人事部二十九 太平御覽
卷三百八十九.人事部三十
人事部三十一 

嗜好编辑

《禮記·檀弓上》曰:孔子與門人立,拱而尚右。二三子亦皆尚右。孔子曰:「二三子之嗜學也。我則有姊之喪故也。」二三子皆尚左。喪,上石,陰也;吉,上左,陽也。

又《祭義》曰:先王之孝也,心志嗜欲不忘乎心。

又《祭統》曰:不齊則于物無防也,嗜欲無止也。及其將齋也,防其邪物,訖其嗜欲,耳不聽樂。

《左傳·閔公》曰:衛懿公好鶴,鶴有乘軒者。及有狄人之難,國人皆曰:「鶴實有祿位,余焉能戰?」遂敗。

又《僖中》曰:齊侯好內,多內寵,內嬖如夫人者六人。

《左傳·襄公》曰:鄭伯有好田而嗜酒,爲窟室,而夜飲酒,擊鐘焉,朝至未已。朝者曰:「公焉在?」家臣故謂伯有爲公。其人曰:「吾公在壑穀。」壑穀窟室。

又《昭公》曰:莒子庾輿虐而好劍,苟鑄劍,必試諸人。

又《哀上》曰:曹伯陽即位,好田弋。曹鄙人公孫强好弋,獲白雁,獻之。

《公羊傳·僖公》曰:虞公貪而好寶,及爲晋所滅,抱寶牽馬而出。

《國語》曰:屈到嗜艾。有疾,召其宗老而屬之:「祭我必以艾。」子木曰:「夫子不以私欲奸國之典。」言不犯常法。遂不用。

《論語·公冶長》曰: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

又《雍也》曰:哀公問:「弟子孰爲好學?」孔子對曰:「有顔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

又《衛靈公》曰: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家語》曰:子路見孔子,曰:「汝何好?」對曰:「好長劍。」孔子曰:「加之以學,豈可及乎?」子路曰:「南山有竹,不揉自直,斬而用之,射達于犀裒攏以此言之,何用學焉?」子曰:「括而羽之,所達深矣。」

史記》曰:魏文侯問曰:「吳起何如人?」李克曰:「起貪而好色,然其用兵,司馬穰苴弗過也。」于是魏文侯以爲將,撥秦五城。

又曰:范增說項羽曰:「沛公居山東之時,貪于財貨,好美姬,入關財物無所取,婦人無所幸,此其志不在小。」

漢書》曰:濟東王彭離,昏暮私與其奴亡命少年數十人行剽,殺人取財物以爲好。以是爲好喜之事也。

又曰:漢家言律曆者,本張蒼。蒼好書,無所不觀,無所不通。

又曰:朱買臣字翁子,吳人也。家貧,好讀書,不治産業。

又曰:陳遵嗜酒。每大飲,賓客滿座,輒閉門,取客車轄投井中,雖有急不能出。

《續漢書》曰:劉寬簡略嗜酒,不好盥浴。

《東觀漢記》曰:耿字伯昭,扶風人。少好學,習文業。常又令試騎士,建旗鼓,肄馳射,由是好將帥之事。

又曰:姜詩字士游,廣漢雒人。以傭作養母。赤眉賊經其里落,云:「不可驚孝子」。母好飲江水,兒取水溺死。恐母知,詐雲行學,歲歲作衣投于江中,俄而涌泉,出于舍側,味如江水。

又曰:更始韓夫人尤嗜酒,每侍飲,常侍奏事,輒怒曰:「帝方對我飲,正酣,何此時持事來乎?」起,褫破書案。

謝承《後漢書》曰:馬武字子張,南陽人。爲人好酒,豁達,敢直言。時在御前,面折同列,以爲笑樂。

《典略》曰:荊州牧劉表跨有南土,子弟驕貴,幷好酒。設大針于杖端,客有醉寢伏,輒以鋤禦切。刺,驗其醒醉。

《晋書》曰:王濟好弓馬,嘗乘一馬,著連幹鄣泥,前有水,終不肯渡。濟云:「此必是惜鄣泥。」使人解去,便渡。故杜預謂濟有馬癖。

《晋中興書》曰:郭璞性輕易,不持威儀,嗜酒好色,或過度。其友人干寶常誡之曰:「此非性爾。」璞曰:「吾所受有本限,用之恒恐不盡,乃憂爲害乎?」

《後魏書》曰:辛少雍,字季仲。少有孝行,尤爲祖父紹先所愛。紹先愛食羊肝,常呼少雍共食。及紹先卒,少雍終身不食羊肝。

《宋書》曰:庾炳之,性好潔,士大夫造之者,去未出戶,輒令拭席洗床。時陳郡殷沖亦好淨,小人非淨浴新衣,不得近左右。士大夫小不整潔,每容接之。炳之好潔反是,沖每以此譏焉。

又曰:謝靈運出爲永嘉太守,郡有名山水,靈運素所愛好,出守既不得志,遂肆志游遨,遍歷諸縣,動逾旬朔。

又曰:劉邕所啖食,每异于人。性嗜瘡痂,以爲味似蝮魚。常詣孟靈休,靈休先患灸瘡,瘡痂落床上,邕因取食之。靈休大驚。邕答云:「性之所嗜。」靈休瘡痂未落者,悉褫取以貽邕。邕既去,靈休與何勖書曰:「邕向顧見啖,遂舉體流血。」南康囚國吏二百許人,不問有罪無罪,遞互與鞭,鞭痂常給邕膳。

《齊書》曰:何佟之,字士威,廬江人也。性好潔,一日之中洗滌者十餘過,猶恨不足,時人稱爲水淫。于時又有遂安令劉澄,性彌淨潔。縣中灑掃,郭邑無橫草,水湔塵穢,百姓不堪命,坐免官。

又曰:王思遠,琅琊臨沂人也。好簡潔。衣服垢穢,方便不前,形象新楚,乃與促膝。雖然,既去之後,猶令二人交帚掃其坐處。

又曰:明帝好食逐夷,以銀鉢盛蜜漬之,一餐數鉢。謂王景文曰:「此味頗足不?」景文曰:「臣夙好此味,貧素致之甚難。」帝甚悅。食逐夷積多,胸腹不息,氣將絕,疾大困,一食漬汁猶至三斗,終以此卒。

《管子》曰:吳王好劍而國士輕死。

《墨子》曰:晋文公好士之惡服,大夫羊之裘,韋以帶劍,大帛之冠。越王好士勇,自焚其室曰:「越國之寶悉在此中!」王自鼓,蹈火而死者百餘人。

《孟子》曰:曾晰嗜羊棗而曾子不忍食羊棗。羊棗,大棗也。

《莊子》曰:子張見魯哀公,哀公不禮。曰:「臣聞君好士,不遠千里以見公。今見公之好士也,有似葉公子高之好龍。葉公好龍,室中雕文,畫以爲龍,于是天龍聞而下之,窺頭于牖,拖尾于堂。葉公見之,弃而還走,失其魂魄,五神無主。是葉公非好龍也,好夫似龍而非龍也。今君非好士也,好夫似士而非士也。」《新序》同。

《尹文子》曰:昔齊桓公好紫,闔境不鬻异采。

又曰:齊宣王好射,所用弓不過三石,以示左右。左右引之,皆曰:「此不下九石。」而宣王終身自以爲用九石。

《韓子》曰:齊桓公好服紫,一國盡服紫。當時十素不得一紫,公患之。管仲曰:「君欲止之,何不試勿衣也?謂左右曰:吾甚惡紫之臭。」公曰:「諾。」於是三日,境內莫有衣紫。

又曰:楚恭王與晋厲公戰于鄢陵,楚師敗,恭王傷目。其戰之時,司馬子反渴而求飲,雲陽竪操觴酒而進之。子反曰:「此酒也。」竪曰:「非也。」飲之。子反爲人嗜酒,弗能絕口。

又曰:公儀休相魯而嗜魚,一邦皆爭買魚而獻之,公儀子不受。

又曰:鄒君好服長纓,左右皆服纓,纓甚貴,鄒君患之,問左右,左右對曰:「君服之,百姓亦多服,是故貴也。」鄒君因先自斷其纓而出,國中皆不服長纓。

賈誼曰:文王使呂望傅太子發,發嗜鮑魚,公不與,曰:「鮑魚不登于俎,豈有非禮而可養太子哉!」

《說苑》曰:魏文侯封太子擊于中山,三年不往來,趙倉唐曰:「君何不遣人使大國。」太子曰:「願之久矣,未得可使者。」對曰:「臣願奉使。」于是遣倉唐糸北犬奉晨鳧獻之。文侯曰:「擊愛我,知我所嗜好。」《韓詩外傳》同。

《風俗通》曰:趙王好大眉,民闊半額;楚王好廣領,國人沒頸。

《文士傳》曰:嵇康性絕巧,好鍛。家有盛柳樹,乃激水圜之。夏天甚凉,恒居其下自鍛。有人就者,康不受其直。

《孝子傳》曰:隗通字君相,犍爲道人。母好飲江脊水,常乘船捷致,漂浚辛苦。忽然有橫石特起直江脊,後取水無復勞劇。

又曰:陳遺爲郡主簿,母好食鐺底焦飯,常持一囊盛之懸案下。

《郭子》曰:陸士衡初入雒,張公雲宜詣劉道真。于是二陸既往。劉尚在哀制,性嗜酒,禮畢,初無他言,惟問:「東吳有長柄胡盧,卿得種不?」陸兄弟殊失望,乃云:「悔往。」

《世說》曰:謝遏年少玄也,好著紫羅香囊。太傅患之,而不欲傷其意,賭得而焚之。

又曰:林公好鶴,往剡東時,有人遺其雙鶴。少時翅長欲飛,林公意甚惜之,乃惟其翮。鶴騫翥不能復起,乃舒翼反頭視之,如似懊惱意。林公曰:「既有淩霄之姿,何肯爲人作耳目近玩?」養令翮成,遂飛去。

又曰:王武子好驢鳴。既葬,文帝臨其喪,顧語同游曰:「王子好驢鳴,可各作聲以送赴。」客皆一時作驢鳴。

《語林》曰:王武子死,孫子荊哭之甚悲,賓客莫不垂涕。哭畢,向靈座曰:「卿嘗好我作驢鳴,今我爲君作驢鳴。」聲似真,賓客皆笑。孫聞之曰:「諸君不死,而令王武子死。」賓客皆畔猩。

又:戴叔鸞母好驢鳴,叔鸞每爲驢鳴,以樂其母。

又曰:祖約少好財,阮遙集好屐,幷常自經營,同是一累而未判其得失。有詣祖,見料視財物,客至,幷當不盡,餘兩小{}以置背後,傾身障之,意未能平。或有詣阮,正見自蠟屐。因嘆曰:「未知一生當著幾兩屐!」神甚閑暢。于是勝負始分也。」

又曰:王子猷嘗暫寄人空宅住,使令種竹。或問:「暫住何煩爾?」嘯咏良夕。直指竹曰:「何可一日無此君!」

《語林》曰:張湛好于齋前種松柏,袁山松出游好令左右輓歌。時人謂張屋下陳尸,袁道上行殯。

曹植《求祭先王表》曰:先王喜鰒魚,臣前以表,徐州臧霸遺鰒魚二百枚,足自供事。

容止编辑

《毛詩》曰:《臣工·振鷺》,二王之後來助祭也。二王,夏、殷也。其後,杞宋也。「振鷺于飛,于彼西雍。我客戾止,亦有斯容。」箋云:自鳥集于西雍之澤,言所集得其□□□。有斯容,言威儀之若鷺然也。

《禮記·玉藻》曰:君子之容舒遲。足容重,舉欲遲也。手容恭,高且正也。目容端,不睇視也。口容止,不妄動也。聲容靜,不噦咳也。頭容直,不傾顧也。氣容肅,似不息也。立容德,如有予也。色容莊。勃如戰色。坐如尸。尸,居神位,敬慎也。燕居告溫溫。告,謂教使也,詩云:溫溫恭人。凡祭,容貌顔色,如見所祭者。喪容累累,羸憊貌也。色容顛顛,憂思貌也。視容瞿瞿梅梅,不審貌也。言容繭繭。聲氣微也。戎容暨暨,果毅貌也。言容訁各訁各,教令嚴也。色容厲肅,儀形貌也。視容清明;察于事也。立容辯卑、毋諂。辯,讀爲貶。自貶卑,謂聲磬折也。

又《表記》曰:容貌以文之,衣服以移之。是故君子服其服,則文以君子之容;有其容,則文以君子之辭。

《左傳·定下》曰:邾隱公來朝。子貢觀焉。邾子執玉高,其容仰。公受玉卑,其容俯。子貢曰:「以禮觀之,二君者,皆有死亡焉。」

《論語·子張》曰: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幷爲仁矣。」言子張容儀盛而于仁道薄,難勉進。

漢書》曰:薛宣好威儀,容止甚可觀。

又曰:息夫躬,河淖嬸人也。少受《春秋》,通覽《詩》、《書》,容貌壯麗,爲衆所异。

又曰:江充召見大台宮,自請以所常被服見上。上許之。充衣紗縠單衣,冠步搖冠。爲人魁岸,容貌甚壯。帝望見而异之,謂左右曰:「燕、趙固多奇士。」

又曰:武帝即位,徵天下賢良,待以不次之位,自鬻者以千數。

東方朔上書曰:臣朔年二十二,長九尺三寸,目若懸珠,齒若編貝。

漢書》曰:王商爲丞相。河平四年,單于來朝,引見。丞相坐未央庭中,單于前,拜謁商。商起,離席與言,單幼腎視商貌,大畏之,遷延却退。天子聞而嘆曰:「此真漢相矣!」

又曰:司馬相如,字長卿,蜀郡成都人也。至臨邛,富人卓王孫請之。相如時從車騎,雍容閑雅,甚都。都,美也。詩曰:不見子都。王孫有女文君,新寡,竊從戶窺,心說而好之,遂夜奔相如。

又曰:俊不疑,字曼倩,渤海人也。武帝末,郡國盜賊群起,暴勝之爲直指使者。至東海,素聞不疑賢,請與相見。望見不疑容貌尊嚴,衣冠甚偉,勝之ε履起迎。

《續漢書》曰:侯霸字君房,河南人。爲人矜嚴,有威容,家累千金,不事産業,篤志詩書,師事房玄,常爲都講。

《東觀漢記》曰:上過潁陽,祭遵以縣吏數進見,上愛其容儀,署爲門下吏。

又曰:虞延,字子太,陳留人。爲都督郵,世祖聞而奇之,二十年東巡,路過小黃。高帝母昭陵後園陵宰繕。時延爲都督郵,詔呼引見,問園陵之事。延進旨從容,跪拜可觀,其陵樹株柏皆諳其數,俎豆犧牲,頗曉其禮。帝善之,敕延從駕西盡郡界,賜錢及劍帶佩刀還郡。

又曰:杜詩薦伏湛疏曰:「湛容貌堂堂,國之光輝,知略謀慮,朝之淵藪。齠勵志,白首不衰。實足以先後王室,名足以光示遠人。柱石之臣,宜居輔弼。

《英雄記》曰:袁紹生而孤,幼爲郎,容貌端正,威儀進止,動見仿效。弱冠除復陽長,有清能名。

《吳書》曰:張純字玄基,少厲操行,學博才秀,切問捷對,容止可觀,拜郎中,補廣德令。治有异績,擢爲太子輔義都尉。

《吳錄》曰:滕胤年十二,孤單煢獨,爲人白晰,威儀可觀。每正朔,朝會修覲,在位大臣見者莫不嘆賞。

《魏志》曰:延康玄年,蜀將孟達率衆降。達有容止可觀,文帝甚器愛之,使達爲新城太守,加散騎常侍。

《蜀志》曰:魏文帝察黃權有局量,試欲驚之,遣左右請權,未至之間,累催相屬,馬使奔馳,交錯于道,官屬莫不褫魄,而權舉止顔色自若。後領益州刺史。大將軍司馬宣王深器之,問權曰:「蜀中有卿輩幾人?」權笑而不答曰:「不圖明公見顧之重。」

《蜀志》曰:彭永年,廣漢人,身長八尺,容貌甚偉,姿性驕傲,多所輕忽,惟敬同郡秦子敕。

《吳志》曰:張昭容貌矜嚴,有威風。權常曰:「孤與張公言,不敢妄也。」舉邦憚之。

王隱《晋書》曰:王褒少時立操尚,非禮不動,非法不言,身長八尺四寸,容貌絕异,音聲清亮,辭氣韶雅。

沈約《宋書》曰:玄凶弑逆,義宣發哀,即日便舉兵,張暢爲玄佐,位居僚首,哀容俯仰,蔭映當時。舉哀畢,變服,著黃韋褶,出射堂簡人,音姿容止,莫不矚目,見之者皆願爲盡命。

又曰:羊欣字敬先,少靜默無競于人,美言笑,善容止,遍覽經籍,尤長隸書。

賈誼《新書》曰:朝廷之容,師師然,翼翼然,整以敬。祭祠之容,遂遂然,粥粥然,敬以婉。軍旅之容,忄然肅然,固以猛。喪紀之容,忄幼然懾然,若不還。

《顧譚別傳》曰:譚字子嘿,吳人。常慕賈誼之爲人,身長七尺八寸,少言笑,容貌矜整,有圭璋,威重,未常失色于物。非其人,或終日不言。

《顔含別傳》曰:顔髦字居道,含之子也。少慕家業,惇于孝行,儀狀嚴整,風貌端美。桓公見而嘆曰:「顔侍中,廊廟之望也。」

《桓邵別傳》曰:邵字敬倫,丞相之第五子,清貴簡素,風姿甚美,而善治容儀。雖家人近習,那見其怠墮之貌。溫見而稱之曰:「可謂鳳雛。」《郭子》同。

《三輔决錄》曰:竇叔高,名玄,爲上郡計吏。朝會數百人,儀狀絕衆,天子异之。詔以公主妻之,出,同輩調笑焉。叔高時已自有妻,不敢以聞。方欲迎婦與訣,未發,而詔召叔高就第成婚。

《益部耆舊傳》曰:張肅有威儀,容貌甚偉,弟松爲人短小,不持節操,然識達精果,有才幹。劉璋乃遣詣曹公,曹公不甚禮,楊修深器之。修以所撰兵書示松,飲宴之間,一省即便暗誦,修以此异之。

《會稽典錄》曰:賀邵善容止,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動靜有常,與人交久益敬之。至于官府,左右那見其跣坐,常著襪,希見其足。

《荀氏家傳》曰:荀羨,風器英秀,識准標貴,明鬚眉,美音氣,俯仰顧盼,容止可則。

《世說》曰:太尉總角時常造公,司徒王衍神情明秀,風姿詳雅,山公嗟嘆者良久。既去,目之而言曰:「何物老嫗生此寧馨兒,然恐誤天下生民者,未必非此人。」

又曰:崔琰字季珪,聲姿高朗,須長四尺,甚有威重。武帝見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以雄遠國,使季珪代,自捉刀立床頭。既畢,令間諜問曰:「魏王何如?」答曰:「王雄望非常,然床頭捉刀人,此乃英雄也。」魏武追殺其使。

又曰:裴令公有容儀,脫冠冕、粗服亂頭皆好,時人以爲玉人。

又曰:時人見嵇中散,嘆曰:「隸隸如長松下風,高而且腎攏」山公曰:「嵇叔夜岩岩若孤松之獨立。及其醉也,如玉山之將頽。」

又曰:王右軍見杜弘治,嘆曰:「面如凝脂,眼如點漆,此神仙中人也。」又時人謂右軍:「飄若游,矯若驚龍。」

又曰:海西時,諸公每朝,朝堂猶暗,惟會稽王來,軒軒若朝霞舉。

 人事部二十九 ↑返回頂部 人事部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