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391

 人事部三十一 太平御覽
卷三百九十一.人事部三十二
人事部三十三 

编辑

《說文》曰:啞,笑也。,大笑。聽,笑貌也。忻,笑喜也。

《易·同人卦》曰:先號兆而後笑。

又《震卦》曰:震來,笑言啞啞。

又《旅卦》曰: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兆。

《毛詩·邶·終風》曰:終風且暴,顧我則笑。謔浪笑傲,中心是悼。

又《碩人》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又《氓》曰:兄弟不知,其笑矣。然笑。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晏晏,和柔也。

又《蓼蕭》曰:燕笑語兮。

《禮記·檀弓》曰:魯人有朝祥而暮歌者,子路笑之。笑其爲樂速也。夫子曰:「由,爾責于人,終無已夫。三年之喪,亦已久矣。」

《禮鬥威儀》曰:君乘土而王,其民好大笑。

《樂動聲儀》曰:人情喜則笑。

《左傳·宣下》曰:晋侯使郤克徵會于齊,齊頃公帷婦人,使觀之。郤子將登,婦人笑于房。

又昭十六曰:晋韓起聘于鄭,鄭伯享之。子産戒曰:「苟有位于朝,無有不共恪。」孔張後至,立于客間,執政禦之,客後。又禦之,縣間。客從而笑之。事畢,富子諫曰:「夫大國之人,不可不慎也。幾爲之笑,而不陵我。」言數見笑,則心陵侮我也。

又昭二十四曰:晋士彌牟逆叔孫于箕。叔孫使梁其待于門內,曰:「余左顧而咳,乃殺之。右顧而笑,乃止。」

又昭二十八年曰:昔賈大夫貌惡,娶妻而美,三年不言不笑。禦以如皋,射雉,獲之,其妻始笑而言。賈大夫曰:「才之不可以已,我不能射,女遂不言不笑。」

《豰梁傳》曰:成公曰:「季孫行父禿,晋郤克眇,衛孫良夫跛,曹公子首傴,同聘于齊。齊使禿者禦禿者,眇者禦眇者,跛者禦跛者,傴者禦傴者。蕭同叔子處台笑之。客不悅,相與立胥閭而語,移日不解。齊有知者曰:「齊患必在此始也。」

又昭公曰:楚靈王圍吳朱方,執齊慶封,將殺之。使人令于軍中曰:「有若齊慶封殺其君者乎?」封曰:「子一息我亦且一言,曰:有若楚公子圍殺其兄之子の而代之爲君者乎?」軍人粲然皆笑。

《論語·憲問》曰:子問公叔文子于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賈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

又《陽貨》曰: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鶏焉用牛刀?」莞爾,小笑貌。

史記》曰:吳王問孫子兵法。孫子曰:「願得大王寵姬二人以爲軍陣長。」吳王曰:「諾。」使二夫人爲軍隊長,各將一隊。令宮女三百被甲而立,告以兵法,令隨鼓進退。令曰:「聞一鼓皆莊,二鼓操兵,三鼓皆爲戰形。」于是,宮女皆掩口而笑。孫子操孢擊鼓,三令五申,其笑如故。孫子怒,目如明星,聲如駭虎M袖上衝冠,鬢旁絕纓。顧謂執法曰:「取鈇鑕引夫人斬之。」

又曰:有者盤散行汲。趙平原君美人居樓上,臨見,大笑之。明日者到門曰:「臣不幸癃病,而君之後宮臨而笑臣。臣願得笑臣者頭。」應曰:「諾。」居歲餘,賓客門下舍人稍稍引去者過半。平原怪之。一人前對曰:「以君之不殺笑者,君爲愛色而賤士,即去耳。」平原乃斬美人頭,自造門進者,因謝焉。其後門下乃復稍稍來。

又曰:高祖奉玉卮爲太上皇壽曰:「始大人常以臣無賴,不能治産業,不如仲力,今某之業所就孰與仲多?」殿上群臣皆呼萬歲,大笑爲樂。

又曰:孟嘗君之趙,趙平原君客之。趙人聞孟嘗君賢,皆出觀之。皆笑曰:「始以薛公爲魁然也,今視之眇小丈夫耳!」

漢書》曰:公孫弘爲人談笑多聞。師古曰:善于談笑而又多聞也。

又曰:匡衡字稚圭。好學,諸儒爲之語曰:「無說詩,匡鼎來。匡說詩,解人頤。」如淳曰:使人笑不能止。

《東觀漢記》曰:光武微時與鄧晨觀讖,雲劉秀當爲天子。或言國師公劉秀當之。光武曰:「安知非僕乎?」建武三年,上徵鄧晨還京師,數宴見,說故舊平生爲忻樂。晨從容謂帝曰:「僕竟辯之。」帝大笑。

又曰:初,桓榮遭倉卒困厄時,嘗與族人桓玄卿俱捃拾投,閑輒誦詩。玄卿謂榮曰:「卿但盡氣爾,當安復施用時乎?」榮笑而不應。後榮爲太常,玄卿來候榮,諸子謂曰:「平生笑君盡氣,今何如?」玄卿曰:「我農民,安能預知此!」

又曰:桓榮爲博士,入會庭中。詔賜奇果,受者皆懷之,榮獨舉手奉以拜。帝笑止之曰:「此真儒生也。」愈見敬厚。

《魏志》曰:賈詡字文和。文帝爲五官將,而臨淄侯植才名方盛,各有黨,有奪宗之議。太祖又問詡,嘿然不對。太祖曰:「與卿言而不答,何也?」曰:「思袁本初、劉景升父子也。」太祖大笑。于是,太子遂定。

又曰:明悼毛皇后父嘉,本典虞車工,卒暴富貴。明帝令朝臣會其家飲宴,其容止舉動甚痴,語輒自謂侯身。時人以爲笑。

《蜀志》曰:馬忠爲人寬濟有度量,但談啁張流切。大笑,忿怒不形于顔色。

王隱《晋書》曰:杜預伐吳,軍入城,至都督孫歆帳下,生將歆詣預。王先列,得歆頭。而預生送歆洛中,大笑。

《晋中興書》曰:石勒與李陽相近。陽性剛愎,每歲與爭漚麻池,共相打撲,互有勝負。勒貴,召陽,引入言及平生酒醋,宣陽肘曰:「卿年老,臂中故有力不?頗復與人鬥耶?孤往昔數得卿尊拳,卿亦數遭孤毒手。」因大笑。賞賜甚厚。即日拜陽奉車都尉,除始興太守。時有醉胡乘馬徑入府門,勒問門吏馮翥:「向走馬入門爲是何人而不彈白?」翥見問,惶遽誤對忘諱:「向有醉胡乘馬馳來,即以呵問,胡人難與語,非小吏所制。」勒笑曰:「胡正自難與言。」其後章武太守樊坦入辭,居貧,衣服甚陋,曰:「樊章武貧耶?朝服何以壞惡?」坦性疏謬,對曰:「頃遇羯胡,資財蕩盡,是以窮弊。」勒大笑曰:「羯胡賊乃爾,大惡,取君物盡。」坦汗流而不敢謝。勒賜坦衣,恕而不問。

蕭子顯《齊書》曰:徵張敬兒爲護軍將軍常侍如故。敬兒武將不習朝儀,聞當內遷,乃于密室中屏人學揖讓答對。空中俯仰,如此竟日。妾侍竊窺笑焉。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錄》曰:桃豹字安步,范陽人。少時以膽勇騎射稱,嘗攘臂大言曰:「大丈夫遭遇魏太祖,不封萬戶侯位上將者,非丈夫也。」時類笑之,豹駡言:「爾鼠子輩,安知君子豹變之志乎!」後起中原,豹爲十八騎之雄,事勒甚恭。

又《南燕錄》曰:慕容德。建平四年妖賊王始聚衆于太山萊蕪谷,自稱太平皇帝。置署公卿。父固爲太上皇,兄林爲征東,弟秦爲征西。討擒之將刑焉,市人皆駡之曰:「何爲妖妄,自貽族滅,父兄今幷何在?」始曰:「太上皇蒙塵于外,征東征西爲亂兵所害,朕躬雖存,復何聊賴。」其妻趙氏怒之曰:「君正坐口過以至于此,如何臨死猶有狂言。」始曰:「皇后何不達天命?自古及今,豈有不亡之國。」行刑者以刀環築之,始曰:「朕當崩,終不改號。」德聞而笑謂左右曰:「熒惑之人,死由狂語,何可不殺。」

《南史》曰:宋司徒褚彥回送相州刺史王僧虔,閣道壞,墜水。僕射王儉馬驚跣下車。謝超宗撫掌笑曰:「落水三公,墮車僕射。」

《唐書》曰:馬周疏曰:「人主每見前代之亡,則知其政教之所由喪,而皆不知其身之失。是知殷紂笑夏桀之亡,而幽厲亦笑殷紂之滅,隋煬帝大業之初,又笑齊魏之失國。今之視煬帝亦猶煬帝之視齊魏,不可不誡。」

又曰:李義府貌狀溫恭,與人語必嬉怡微笑,而褊忌陰賊,既處權要,欲人附己,微忤意者,輒加傾陷。故時人言:「義府笑中有刀。」

《戰國策》曰:楚王游于夢,有狂兕觸車徑輪。彎弓而射,應發而殪。仰天而笑曰:「樂矣!今日之游。萬歲千秋之後,誰與此同樂乎?」安陵君泣涕數行而進曰:「臣入則侍綸席,出則陪萬乘,萬歲千秋之後,願得身滅黃泉,先辱螻蟻。」王大悅。

《晏子》曰:景公置酒太山之上。酒酣,公四面望,喟然嘆曰:「寡人將去此堂堂國而死耶!「左右泣者三人,曰:「臣細人也,猶將難死,而况公乎!」晏子搏髀仰天大笑曰:「樂哉!今日之飲也。」公怒曰:「笑何也?」對曰:「臣見怯君一、諛臣三,是以大笑。」公慚而更辭。

《老子》曰: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爲道。

《列子》曰:晋文公出,會欲伐衛。公子鉏仰而笑,公問何笑。曰:「臣之鄰人有送其妻私家者,道見桑婦悅而與言,然顧視其妻,亦有招之者。臣竊笑之。」公悟其言,乃引師還。未至,而有伐其北鄙者矣。

《莊子》曰:齊桓公田于澤,見鬼焉。公反,誒音熙音怡爲病,數日不出。齊士有皇子告敖者曰:「臣聞野有委蛇惡,聞雷車之聲,則捧其首而立,見者殆乎。」霸公囅然笑曰:「此寡人所見也。」不終日而病去。

又曰:造不及笑,獻笑不及排。所造皆適,則忘適矣,故不及笑。排者,推移之謂也。夫禮,哭必哀,獻笑必樂,哀樂存懷,則不能與適推移矣。

又曰:盜跖謂孔子曰:「人上壽百歲,中壽八十,下壽六十,除病瘐死喪憂患,其中開口而笑者,一月之中,不過四五日而已矣。

《鄧析子》曰:故體痛者口不能不呼,心悅者顔不能不笑。

《孟子》曰:曾子曰:「脅肩諂笑,病乎夏畦。」脅肩,竦體也。諂笑,强笑也。此言其言勞苦,甚于仲夏之月治畦、灌園之勤也。

《呂氏春秋》曰:戎嘗寇周,幽王擊鼓,諸侯皆至。褒姒大悅而笑。王欲褒姒之笑,數數擊鼓。諸侯至,無寇。及真寇至擊鼓,而諸侯不來,遂爲戎所滅。

又曰:强令之笑則不樂,强令之哭則不悲,不由中心也。

《淮南子》曰:强哭者雖疾不哀,强歡者雖笑不樂。戴哀者見歌而泣,戴樂者見哭而笑。

《說苑》曰:楚魏會于晋陽,將以伐齊。齊王患之,使人召淳于髡曰:「楚魏謀,欲伐齊,願先生與寡人共之。」淳于髡大笑而不應。王怫然作色曰:「先生以寡人國爲戲乎?」淳于髡對曰:「臣不敢以王國爲戲也。臣憐之祠田也。以篋飲與一鮒魚,其祝曰:『下田ㄜ耶,ㄜ耶,下田也。百車。鶏果者宜禾。』果,鶏肝黑土。臣笑其所以祠者少,而所求者多。」王曰:「善。」賜之千金,革車百乘,立爲上卿。

又曰:趙簡子舉斃蕙齊,有被甲而笑者。簡子曰:「子何笑?」對曰:「臣乃有宿笑。」簡子曰:「有以說之則可,無則死。」對曰:「當桑之時,臣鄰家夫與妻俱之田,見桑中女,因追之,不能及。其妻怒而去之。臣笑其曠也。」簡子曰:「今吾伐國失國,是吾曠也。」還師而歸。

《論衡》曰:天怒則隆隆雷聲,天喜應啞啞而笑。那不聞笑也?

桓子《新論》曰:關東語曰:「人聞長安樂,則出門西向笑。知肉美味,則對屠門而大嚼。」

《郭子》曰:王淳與婦鍾氏共坐,見武子從庭前過。淳謂婦曰:「生兒如是,足慰人意。」婦笑曰:「若使新婦得配參軍,生兒故可不翅如此。」參軍是渾中弟,名淪,字太沖,爲晋文王大將軍。從征壽春,遇疾亡。時人惜焉。

《世說》曰:二陸入洛,而士龍不詣張公。公問士衡,何以不來。機曰:「有疾,恐公不悉,故未敢自見。」俄而,詣華。華爲人多姿質,又好帛纏鬢,見而大笑,不能自已。士龍嘗著衰幘上船,因水中自見其影,便大笑不能已,幾落水中。

又曰:王大將軍尚主,如厠,見漆箱中盛乾棗本,以塞鼻。王謂厠上果,食遂爲之盡。既還,婢擎金漆盤盛水,琉璃碗盛澡豆,王因倒豆著水中飲之,謂是乾飯。群婢莫不笑。

又曰:殷荊州有所識作賦示之,殷甚以爲有才。語王恭:「見新文甚可觀。」便于手中亟出之。王既讀,殷笑不自勝。王看竟,既不笑亦不言好惡,但以如意點之而已。殷悵然自失。

《語林》曰:吊王武子。客正哭,見孫子荊驢鳴,變聲成笑。

又曰:董昭失勢,久爲衛尉。昭乃厚加意于侏儒。正朝大會,侏儒作董衛尉啼,面叙太祖時事,舉坐大笑。明帝悵然不怡,月中以爲司徒。

《曹瞞別傳》曰:太祖爲人佻易無威儀,每與人談論戲弄,言確盡無所隱。及歡悅大笑,至以頭投諸案中,肴膳皆沾污巾幘。

《瑣語》曰:師曠禦,晋平公鼓瑟,輟而笑曰:「齊君與其嬖人戲,墜于床而傷其臂。」平公命人書之曰:「某年某月,齊君戲而傷。」問之于齊侯,笑曰:「然。有之。」

《東方朔別傳》曰:朔于上前射覆,中之。郭舍人亟屈,被榜。上輒大笑。

又曰:南山有木,名曰柘。良工材之,可以射,射中人情,如掩兔。舍人數窮,何不早謝。上乃搏髀大笑也。

《荀勖別傳》曰:司徒钅,帝問其人。勖曰:「魏文用賈詡爲公,孫權笑之。」

《神异經》曰:東方有人,不妄語,恒笑。倉卒見之,如痴。張華注曰:今人痴好笑,本此。

《搜神記》曰:孫綝殺徐光而無血。後上蔣陵,有大風蕩車,顧見光在松樹上附手笑之。俄而誅。

《蜀記》曰:譙周字允南,巴西人。體貌素樸,無造次辯論之才。諸葛亮領益州牧,命周爲勸學從事。初見,左右皆笑,既出,有司請推笑者。亮曰:「孤猶不能忍,况左右乎?」

黃義《仲交廣記》曰:合浦尹牙爲郡主簿,太守到官三年不笑。牙問其故,曰:「父爲太尉所殺。」牙乃辭,至洛爲太尉養馬。三年,斷其頭而還南。

《正論》曰:搔癬之爲悅,先笑而後出攏

《養生要訣》曰:人語笑欲令至少,不欲令聲高,若過誤笑,損肺腸,精神不足。

《楚詞·九歌》曰:若有人兮山之阿,披薜荔兮帶女蘿,既含睇兮又宜笑。

宋玉《登徒子賦》曰:腰如約素,齒如含貝。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

 人事部三十一 ↑返回頂部 人事部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