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410

 人事部五十 太平御覽
卷四百一十.人事部五十一
人事部五十二 

交友五编辑

《傅與張叔威書》曰:吾與足下,義結紈素,恩比同生。

《東方朔與公孫弘書》曰:爵祿不相責以禮,同類之游不以遠近爲故。東門先生居蓬戶空穴之中,魏公子一朝以百騎造之。呂望未嘗與文王同席而坐,一朝讓以天下半。大丈夫相知,何必接塵而游,垂齊年哉!

《張奧與延柿裴書》曰:吾與柿裴剖心相知,豈以流言相猜耶!

曹植《離友詩》曰:王旅旋兮背故鄉,彼君子兮篤人綱,騰駕行兮歸朔方,馳原隰兮尋舊疆。

郭璞《贈溫嶠詩》曰:人亦有言,松竹有林。及爾臭味,異本同岑。言以忘得,交以淡成。

謝朓《贈友人詩》曰:芳洲有杜若,可以訂佳期。清風動簾夜,孤月照窗時。安得同携手,酌酒賦新詩。

陸亻垂《贈京邑僚友詩》曰:時逢世道泰,騫足步高衢。江間寒事早,夜露傷秋草。心屬姑蘇台,目送邯鄲道。麗壟郭或同舟,潘、夏時方駕。歡娛終美景,敷文永清夜。捉膝豈異人,戚戚皆明婭。

蕭鈞《晚景游泛懷友詩》曰:龍門低禦溝,鳳轄轉芳州。峰初辯夏,麥氣早迎秋。山翠餘烟積,川平晚照收。浪隨文轉,波逐彩鴛浮。風花輕未落,岩泉咽不流。一辭金穀菀,空想竹林游。

潘岳詩曰: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歸。

《古善哉行》曰:月沒參橫,北斗闌干,親友在門,忘寢與餐。□□□□□□請交不許□□。

《後漢書》曰:侯霸欲友王丹,霸子見丹下車拜,丹答拜。霸子曰:「大人方願交歡,奈何拜小子?丹曰:「君房有是言,丹未之許也。」

又曰:張霸遷侍中,時皇后兄虎賁中郎將鄧騭當朝,貴戚聞霸名行,欲與爲交,逡巡不答。衆笑其不識世務。

《魏志》曰:將軍張遼與其護軍武周有隙。遼就刺史溫恢交胡質,質辭以疾。遼出遇質曰:「僕安意于君,何以相孤如此?」質曰:「古人之交也,多取知其不貪,奔北知其不怯,聞流言而不信,故可終也。武伯南身爲雅士,往者將軍稱之,不輟于口,今以睚眦之恨,反成嫌隙。况質才薄,豈能終好?是以不願也。」遼感其言,復與周平。

《蜀志》曰:劉巴,字子初。《零陵先賢傳》曰:「張飛嘗就巴宿,巴不與語,飛遂忿恚。諸葛亮謂巴曰:飛雖實武人,愛慕足下。足下雖天爵素高,宜少降意。巴曰:丈夫處世,當交四海英雄,如何與兵子共語?」

《晋書》曰:解系,字少連,濟南人也。系及二弟結、育,幷清身潔己,甚有聲譽。時荀勖門宗弘盛,勖諸子謂系等曰:「我與卿爲友,應向我公拜。」勖曰:「我與君尊先使君親厚。」系曰:「不奉先君遺教。公若與先君厚,往日哀頓,當垂書問。親厚之誨,非所敢承。」勖父子大慚。

《梁書》曰:庾詵,字彥實,新野人也。性純夷簡,罕所游狎。河東柳惲欲與之交,拒而不許。

《齊春秋》曰:王僧祐,字宗,亭然獨立,不交當代名士。王思遠之徒托意請交,幷不降意。自天子及侯伯,未嘗與一人游焉。

嵇康《高士傳》曰:井丹,字太春,扶風人也。博學,故京師爲之語曰「五經紛綸井太春」。未嘗書刺候謁人。梁松請友,丹不肯見。後遂隱遁。

皇甫士安《高士傳》曰:嚴遵,字君平,蜀人也。揚雄少從之游,數稱其德。李溫爲益州牧,喜曰:「吾得君平爲從事矣。」雄曰:「可備禮與相見,其人不可屈也。」王鳳請交,不許,嘆曰:「益我財者損我神,生我名者殺我身。」故不仕。時人服之。

《世說》曰:何晏、鄧顒、夏侯太初幷求傅嘏交,而嘏終不許。諸人乃因荀粲說合之。傅曰:「夏侯太初志大心勞,能合虛譽,誠所謂利口覆國之人。鄧顒、何晏有爲而躁,博而寡要,外好名利,而內無關。此三賢者,皆敗德之人耳,遠之猶恐罹禍,况可親之哉?」後皆如其言。

又曰:南陽宗世林與魏武同時,而薄其爲人,不與之交。及魏武作司空,總朝政,從容問宗曰:「可以交未?」答曰:「松柏之志甚存。」

世交编辑

《後漢書》曰:孔僖,字仲和,魯人也。祖父建少游長安,與崔篆仕王莽,爲建新大尹。僖與崔篆、孫駰復相友善焉。

《晋書》曰:咸寧初,有司奏何劭及兄遵等受故<鬲令>袁毅貨,雖經赦宥,宜皆禁止。事下廷尉,詔曰:「太保與毅有累世之交,遵等所取善薄,一皆置之。」

父子交编辑

《左傳·襄二十六年》曰:初,伍參與蔡太師子朝友,其子伍舉與聲子相善。聲子,子朝之子也。伍舉出奔鄭,將遂奔晋。聲子時如晋,遇之于鄭郊,班荊相與食。班,布也。布荊坐地,朋友世親也。

《魏書》曰:陳群,字長文,通達有識度,其所交皆父党也。魯國孔融與群父紀友,又與群交。

王隱《晋書》曰:王戎隨父渾在郎舍,時阮籍亦爲郎。每詣渾,輒云:「與卿語不如阿戎談。」戎時年十五,籍乃交焉。

《北齊書》曰:陸昂,字駒,洛陽人也。父子璋,魏中書監。昂爲河間邢劭所賞。邢又與子璋交游,嘗謂子璋云:「吾以卿老蚌復出明珠。」

《高士傳》曰:班嗣在京師,家有賜書,內足于財,父党楊子已下莫不造門。

《唐書》曰:郗士美,字和夫。少好學,善記覽。父友顔真卿、蕭潁士輩,嘗與之討論經傅,應對如流。既而相謂曰:「吾曹異日當交二郗之間矣。」

《汝南先賢傳》曰:薛勤,字恭祖,仕郡爲功曹。陳仲舉時年十五,爲父賫書詣勤。勤顧而察之,明日造焉。仲舉父出迓勤,勤曰:「足下有不凡子,吾來候之,不從卿也。」言義盡日。

《道學論》曰:許邁,字叔玄。清虛接真,遐栖世表,志在往而不返,故自改名「遠游」。與王右軍父子爲世外之交。王亦辭榮,好養生之事,每造遠游,未嘗不彌日忘返。

《吊蕭孟恩文》曰:東海蕭惠,字孟恩者,父昔爲御史,與先君同僚。孟恩及,旦夕同游,分義早著。孟恩夫婦皆亡,門無立嗣。時有伯父、從兄之憂,未獲自往,致文一篇,以吊其魂。

絕交编辑

《毛詩·穀風》曰:《穀風》,刺幽王也。天下俗薄,朋友道絕焉。

又曰:伐木廢,則朋友缺矣。

史記》曰:相國曹參,始微時與蕭何善,及爲將相有隙。

又曰:越石父賢,在于縲紲之中。晏子出,遭之塗,解左驂贖之,載歸。弗謝,入門。久之,石父請絕。晏子忄矍然,攝衣冠謝曰:「晏雖不仁,免子于厄,何求絕之速也。」石父曰:「不然。吾聞君子屈于不智己而伸于智己者。方吾在縲紲之中,彼不知我也。夫子既已感而贖我者,是智己;智己而無禮,固不如縲紲之中。」晏子于是延入爲上客。

漢書》曰:張耳、陳餘始居約時,相然信死,豈顧問哉!及據國爭權,卒相滅亡,勢利之交,古人羞之,蓋謂是矣。

又曰:蕭育,少與陳咸、朱博爲友,著聞當世。往者,有王陽、貢公,故長安人語曰:「蕭、朱結綬,王、貢彈冠。」言其相薦達也。始育與公卿子顯名,咸最先進,年二十餘爲御史中丞。時朱博尚爲杜陵亭長,爲咸、育所舉援,後遂幷曆刺史、郡守相,及爲九卿,而博先至將軍上卿,歷位多于咸、育,遂至丞相。育與博後有隙,不能終,故世以友爲難也。

范曄《後漢書》曰:許劭,少峻名節,好人倫,多所賞識,劭邑人李達,杜直有高氣,劭初善之,而後有隙。

《東觀漢記》曰:梁鴻初與京邑蕭友善約不爲陪臣,及友善爲郡吏,鴻以書責之而去。

又曰:王良,字仲子,東海人。少清高。爲司徒司直。以病歸,一歲復徵,至滎陽,疾篤,不任進道,乃過其友人。友人不肯見,曰:「不有忠言奇謀而取大位,何其往來屑屑不憚煩也!」遂拒之。良慚,自後連征,輒稱疾。

《魏志·鍾會傳》曰:王弼爲人淺而不識物情,初與王黎、荀融友善,黎奪其黃門郎,于是恨黎,與融亦不終。

又曰:管寧與華歆同學,歆聞車馬聲出門,寧割席曰:「子非吾友也!」

徐廣《晋記》曰:相國掾魏諷有盛名,同郡任覽與諷友善。鄭袤謂覽曰:「諷奸雄,必以禍終,子宜絕之。」後諷果敗。

《北齊書》曰:初,劉逖與祖班以文義相得,結陳、雷之契,又爲弟俊聘班之女。將免魏彥深等也,以告逖,仍付密啓,令其奏聞。彥深等頗知之,先自申理,班由是疑逖告其所爲。及班被出,逖遂遣弟離婚,其輕交易絕如此。

《唐書》曰:韋澳,貫之之子也。大和六年擢進士第。兄溫與御史中丞高玄裕友善,溫請用澳爲御史,謂澳曰:「高二十九持憲綱,欲與汝相面,汝必得御史。」澳不答。溫曰:「高君端士,汝不可輕。」澳曰:「然恐無呈身御史。」終不詣玄裕之門。

袁淑真《隱士傳》曰:鶡冠者,或曰楚人也。隱居山林,衣弊履穿,以鶡爲冠,莫測其名。因服成號,著書言道家事,馮爰嘗師事焉。爰後顯于趙。鶡冠子懼其薦已也,乃與爰絕焉。

《新序》曰:吳有士張胥鄙、譚夫吾前交而後絕。張胥鄙有罪,拘將死,譚夫吾合徒取之,出,于道而後知其夫吾。輟行而辭曰:「吾義不同子,故前交而後絕。吾聞之,君子不以安肆志,不爲危易行。吾今從子,是安則肆志,危則易行也。吾因子而生,不若反拘而死。」闔廬聞之,命吏釋之。胥鄙辭曰:「吾義不同于譚夫吾,故不受其任矣。今利以是出,誠以譚夫吾故免也。」遂觸墻而死。譚夫吾聞之,曰:「致任而不受,佞也;不知而出之,愚也。佞不可以接上,愚不可以事君,吾行虛矣。人惡以吾力生,吾亦耻以此立于世。」乃絕頸而死。

後漢朱公叔《絕交論》曰:世之務交游也,甚矣!不惇于業,不忌于君,犯禮以追之,背公以從之,事替義退,公輕私重。

劉孝標《廣絕交論》曰:騁黃馬之劇談,縱碧鶏之雄辯。于是有弱冠王孫、綺紈公子,道不挂于通人,聲未遒于閣。是曰「談交」。魚以泉涸而煦沫,鳥因將死而鳴哀。斷金由于湫隘,刎頸起于苫蓋,是曰「窮交」。馳騖之俗,澆薄之倫,無不操權衡,秉纖纊。衡所以揣其輕重,纊所以屬其鼻息。若衡不能舉,纊不能飛,雖顔冉、龍翰、鳳雛,曾史、蘭熏、雪白,視若游塵,遇如土梗。近世有樂安、任,見一善則盱沖扼腕,遇一才則揚眉抵掌,雌黃出于唇吻,朱紫由其月旦。于是冠蓋輻凑,衣裳合,輜軿擊彗,坐客恒滿。及瞑目東越,歸骸洛浦。む帳猶懸,門罕漬酒之彥;墳未宿草,野絕動輪之賓。藐是諸孤,朝不謀夕。自昔把臂之英、金蘭之友,曾無羊舌下泣之仁,寧慕後阝成分宅之德。太行孟門,豈雲嶄絕。是以耿介之士,疾其若斯。獨立高山之頂,歡與麋鹿同群。

袁嶠《與褚左軍解交書》曰:皇太后踐登正祚,臨御皇朝,將軍之于國,外姓之太上皇也。與將軍游處,少長雖世譽,先後而臭味同歸。平昔之交,禮與數而降;箕踞之欣,隨位事而替。雖欲虛咏,濠肆脫落,儀制其能得乎?

稽康《與山濤絕交書》曰:足下見直木必不可以爲輪,曲者不以爲桷,蓋不欲枉其天材,令得其所。不可自好章甫,强越人以文冕也。今但願守陋巷,教子孫,時時與親舊叙闊,陳說平生。濁酒一杯,彈琴一曲,志願畢矣。

 人事部五十 ↑返回頂部 人事部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