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五十九 太平御覽
卷四百一十九.人事部六十
人事部六十一 

仁德编辑

《釋名》曰:仁,忍也。性惡殺,好善,含忍之也。

《禮記·經解》曰:上下相親謂之仁。

又《中庸》曰:仁者,人也。親親爲大。

又《表記》曰:子曰:「仁有三,與仁同功而異情。與仁同功,其仁未可知也。與仁同過,然後其仁可知也。仁者安仁,知者利仁,畏罪者弘仁。「子曰:「仁之爲器重,其爲道遠,舉者莫能勝也,行者莫能致也。取數多者,仁也。夫勉于仁者,不亦難乎!」子曰:「中心安仁者,天下一人而已矣。」

又《緇衣》曰:子曰:「禹立三年,百姓以仁遂焉,豈必盡仁?」言百姓效禹爲仁,非本性能仁也。

又《大學》曰:一家仁,一國興仁;堯舜率天下以仁而民從之。

又曰:仁者,以財發身;不仁者,以身發財。

又《儒行》曰:溫良者,仁之本;敬慎者,仁之地;寬裕者,仁之作;遜接者,仁之能;禮節者,仁之貌;言談者,仁之文;歌樂者,仁之和;分散者,仁之施。儒皆兼此而有之,猶且不敢言仁也。

又《鄉飲酒義》曰:天地溫厚之氣,始于東北,盛于東南,此天地之仁義也。

《毛詩·生民》曰:《行葦》,忠厚也。周家忠厚,仁及草木。

《尚書·太甲》曰:民罔常懷,懷于有仁。民所歸無常,以仁政爲常。

又《泰誓》曰:雖有周親,不如仁人。

《論語·時仁》曰:里仁爲美,居仁者之里是爲美。擇不處仁,焉得知。求善居而不處于仁者之里,不得爲有知。

又曰: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于是,顛沛必于是。

又《顔淵》曰:顔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爲仁。一日克已復禮,天下歸仁焉。爲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顔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顔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又《顔淵》曰:仲弓問仁。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仲弓曰:「雍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又《子路》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聖人受命而王,必父子相承,然後天下之民能仁也。

又《憲問》曰: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重言如其仁者,九合諸侯功濟天下,此仁爲大代節仁小者也。

又《衛靈公》曰:民之於仁,甚於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未見蹈仁而死者也。甚於水火,於仁最急也。

又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又《陽貨》曰:子張問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爲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衆,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不敏人無侮慢之言。

又《微子》曰:微子去之,箕子爲之奴,比干諫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此三人,紂同姓人臣。微子知紂惡,而去之。箕子、比干不忍去,故或見奴,或見殺之。

《家語》曰:或問孔子曰:「顔淵何人也?」曰:「仁人也,丘弗如。」

《爾雅》曰:太平之人仁。

《大戴禮》曰:君子執仁志,先行後言。千里之外,皆兄弟也。

《尚書考靈耀》曰:「春行仁政,順天之常。

《尚書大傳》曰:子張曰:「仁者何樂于山也?」孔子曰:「夫山者,𦮼然高。」「𦮼然高則何樂焉?」「夫山,草木生焉,鳥獸蕃焉,財用殖焉。生財用而無私爲,四方皆伐焉,每無私予焉。出雲風以通乎天地之間,陰陽和合,雨露之澤,萬物以成,百姓以饗,此仁者之所樂于山者也。」

又曰:周人以仁接民,而天下莫不仁。故曰文矣。言文王仁,故謂之文也。

又曰:舜不登而高,不行而遠,拱揖于天下,而天下稱仁。

又曰:《誓》可以觀義,《五誥》可以觀仁,《甫刑》可以觀誡,《洪範》可以觀度。

《韓詩外傳》曰:仁道有四:仁者有聖,仁者有知,仁者有德,仁者有謙。

史記》曰:帝堯其仁如天,其知如神。

又曰:孔子適周,問禮于老子,辭去。老子送之曰:「吾聞富貴者送人以財,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貴,竊仁人之號,送子以言。」

又曰:高祖仁而愛人,喜施,意豁如也。

漢書》曰:何武爲人仁厚。

《後漢書》曰:王莽末,虞延從女弟,年在孩乳,其母不能活之,弃于溝中。延聞其號聲,哀而收之,養至成人。

范曄《後漢書》曰:劉寬,字文饒,弘農人,遷南陽太守。溫仁多恕。吏人愆過,但用蒲鞭罰之,示辱而已。

又曰:宣秉所得俸祿,輒以收養親族,其孤弱者,分與田地。自無擔石之儲。《前漢書音義》曰:齊人名小罌爲擔,今江淮人謂一石爲一擔。擔音丁濫切

《齊書》曰:虞願爲晋安太守,郡出蚺蛇,膽可用爲藥。有人餉願,願放之二十餘里。一夜,蛇還,歸床下。復送四十里,經還復故處,願令人更送,遲明乃復歸,如此再三。時以爲仁義之心所致。

又曰:江泌,字士清,性行仁義。衣弊虱多,以綿裹致之。食菜不食心,以其有生意也。

崔鴻《後燕錄》曰:趙秋,字子武,汲郡朝歌人也。輕財好施。鄰人李玄度,母死,家貧無以葬。秋謂其兄曰:「赴死生,救不足,仁之本也。家有二牛以與之。」玄度得以葬。他年,秋夜行,見一老母遺秋金一餅,曰:「子能葬我,是以相報。子五十已後當富貴不可言,勿忘玄度也。」

《老子》曰:大道廢,有仁義。

《文子》曰:積惠重厚,使萬物欣欣,樂其性者,仁也。

《莊子》曰:仁義,先王之蘧廬。蘧廬,猶傅舍也。可能一宿,而不可以久處。古人假道于仁,托宿于義。

《莊子》曰:義人利物之謂仁。

《曾子》曰:伯夷、叔齊,仁者也。

《鬻子》曰:除天下之害,謂之仁。

《孟子》曰:齊宣王問:「交鄰國,有道乎?」對曰:「惟仁者能以大事小,故湯事葛伯,文王事昆夷。」

又曰:君行仁政,斯民親其上而死其長矣。

又曰:當今之時,萬乘之國行仁政,民之悅之,猶解倒懸也。

又曰:夫仁,天之尊爵,人之安宅。

又曰:爲富不仁矣,爲仁不富矣。

又曰:爲天下得人謂之仁。

又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國之所以廢興存亡者亦然。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諸侯不仁,不報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廟;士庶人不仁,不保四體。今惡死亡而樂不仁,是猶恐醉而强酒也,

又曰:仁則榮,不仁則辱。今惡辱而居不仁,是猶惡濕而居下。

又曰:仁之勝不仁,猶水之勝火。

《荀卿子》曰:仁、義、禮、善之于人,譬之若貨、財、栗、米之于家也。多有之者富,少有之者貧,無有之者泅攏

《尸子》曰:仁則人親之,義則人尊之,知則人用之也。

又曰:文王四乳,是謂至仁。

《六韜》曰:仁之所在者,天下歸之。

《呂氏春秋》曰:工尹他爲荊使于宋,司城子罕觴之。南家之墻,犨於前不直;猶犨出。西家之潦,經其宮而不止。工尹他問其故。子罕曰:「南家,二人也爲鞔。鞔,履,一曰靷也。吾將徙之。其父曰:『吾將鞔以食三世矣。今徙,是宋國之求鞔者不可。吾將不食也。』是弗徙也。西家高,吾庳,潦之經吾宮也利,故弗禁也。」工尹他歸荊,適攻宋,工尹他諫于荊王曰:「宋不可攻。其主賢,其相仁。」故釋宋攻鄭。

《新序》曰:魏文侯曰:「仁人者,國之寶也。國有仁人,則群臣不爭。」

《姚信士緯》曰:孟軻驅世士于仁義之域,行者步中正之途。

《抱朴子》曰:仁者爲政之脂粉,刑者禦世之轡策。

《苻子》曰:《春秋華林傳》曰:「不知不言,其所以仁。」

延篤《仁孝論》曰:夫仁之有孝,猶四體之有心腹,枝葉有本根。仁以枝葉疏爲大,孝猶心體充實爲先。

曹植《仁孝論》曰:且禽獸悉知愛其母,知其孝也。惟白虎麒麟稱仁獸者,以其明盛衰知治亂也。孝者施近,仁者及遠。

《逸士傳》曰:高鳳,鄰里有爭財鬥者,兵刃相加,鳳脫衣巾爲叩頭曰:「仁義遜讓,不可廢也。」

《會稽典錄》曰:陳囂,字子公,山陰人也。同縣車嫗,年八十餘,無子,慕囂仁義,欲求寄命。囂以車嫗有財産,未敢便許。乃諮于長者,長者僉曰:「其宜。」囂遂迎嫗,朝夕定省,如其所親,出家財以供肴膳。嫗以壽終。囂殯斂畢,皆勉其奴,令守嫗墓。財物付與嫗內外,宗族衣國。不入殯者,以置椁中。制服三月。由是著名流稱上國矣。

仁惻编辑

周公曰:文王在鄗,召太子發曰:「吾語汝,童牛不服,童馬不馳,是謂大仁。」

《樂嘉耀稽》曰:仁者有惻隱之心,本生于木。仁生于木,故惻隱出于自然也。

《禮記·表記》曰:中心憯怛,愛人之仁也。

《左傳·文下》曰:邾文公卜遷于繹。史曰:「利於民而不利於君。」公曰:「苟利於民,孤之利也。天生民而樹之君,以利之也。民既利,孤必與焉。」左右曰:「命可長也,君何弗爲?」邾子曰:「命宰滲民。死之短長,時也。民苟利矣,遷也,吉莫如之。」遂遷于繹。邾文公卒,君子曰:「知命也。」

《家語》曰:孔子曰:「啓蟄不殺,方長不折,此高柴之行。」

漢書》曰:汲黯,字長孺,濮陽人。河內失火,燒千餘家,上使黯往視之。還報曰:「家人失火,燒比屋,延燒,不足憂。臣過河內,貧人傷水旱萬餘家,父子相食,臣謹以便宜,持節發河內倉栗以賑貧氏。請歸節,伏矯制罪。」上賢而釋之。

《東觀漢記》曰:曹褒在射聲營,舍有停棺不葬百餘所,褒親自履行,問其意故。吏對曰:「此等多是建武以來絕無後者。」褒愴然,爲買空地,悉葬其無主者,設祭以祠之。遷將作大匠。時疾疫,褒巡行病徒,爲致醫藥,經理饘粥,多蒙濟活。

又曰:鍾離意辟大司徒侯霸府,詔部送徒詣河內,時冬寒,徒病不能行。路過弘農,意輒移屬縣使作徒衣,縣不得已與之,而上書言狀,意亦具以聞。上得奏,以見霸,曰:「君所使掾何乃仁于用心?誠良吏也。」

又曰:趙喜爲赤眉所迫,亡走,遇更始親屬,皆裸跣塗炭,饑困不能前。喜見之悲感,所裝縑帛資糧,悉以與之。

又曰:吳祐,字季英,陳留人。遷膠東侯相,政惟仁簡,以身率物。民有相爭訴者,輒閉閣自責,然後斷其訟,以道譬之。或身對閭里,重相和解。自是之後,爭隙省息矣。

又曰:崔篆爲建新大尹,班春。所至之縣,狴獄填滿,篆垂涕曰:「嗟乎!刑罪不中,乃陷民于阱。此皆何罪,而至於是?」遂平理,所出二千餘人。掾吏叩頭諫曰:「誠仁者之心,然獨爲君子,將有悔乎!」篆曰:「殺一大尹贖二千人,蓋所願也。」遂稱疾去矣。

謝承《後漢書》曰:韓韶,字仲黃,潁川人。韶爲嬴長。嬴鄰境歲饑,多被寇,廢耕桑,其民流入縣界,求索衣糧者衆。韶湣其饑困,開倉賑之,所廩贍萬餘戶。主者爭謂不可。韶曰:「長活溝壑之民,而以此伏罪,可含笑入地也。」

范曄《後漢書》曰:史弼,字公謙,陳留人。爲平原相。時詔書下舉鈎黨,郡所奏相連及者多至數百,惟弼獨無所上。詔書責曰:「青州六郡,其五有党,平原,弼何理而得獨無?」弼曰:「先王疆理天下,畫界分境,水土異齊,風俗不同,他郡自有,平原自無,胡可相比?若望上司誣陷良善,淫刑監罰,以逞非理,則平原之民戶可爲黨,相有死而已所不能也。」從事大怒,即收郡僚械送獄,遂奏弼。會黨禁中解,弼以奉贖罪免,濟活者千餘人。

《英雄記》曰:劉翊,字子相,潁川人。遷陳留太守。出關數百里,見士大夫病亡道次。翊以馬易棺,脫衣殮之。又逢知故困饑于路,不忍委去,因殺所駕牛以救之。衆人止之,翊曰:「視沒不救,非志士!」遂俱餓死。

《晋中興書》曰:劉麟之,南陽人,少有信義。去家百餘里,有一獨媼病,將死,嘆息,謂人曰:「誰當埋我,惟有劉長史耳!何由令知?」麟之先聞其有患,故往候之。值其命終,乃身爲治棺,殯送之。其仁愛惻隱若此。

《會稽典錄》曰:盛吉,字君達,山陰人。拜廷尉。吉性多仁恩,務在哀矜。每至冬月,罪當斷,夜省刑狀,其妻執燭,吉手持丹筆,夫妻相向垂泣。所當平决。若無繼嗣,吉令其妻妾得入經營,使有遺類,視事十二年,天下稱其有恩。

《列女傳》曰:俊不疑母,仁而善教。不疑爲尹,行縣錄囚徒還,其母輒問所平活幾何人。即不疑多所平反,平其事,反死爲生也。母喜笑,爲飲食,言語異于他時;或無出,母怒,爲之不食。由是故不疑爲吏,嚴而不殘。君子謂不疑母能以仁教子。

《孟子》曰:君子之于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厨也。

《孟子》曰:惻隱之心仁之端,羞惡之心義之端,辭讓之心禮之端,是非之心知之端。人有四端,猶有四體也。

《莊子》曰:古公亶父居豳,狄人攻之。事之以皮帛而不受,事之以珠玉而不受,狄人所求者地。古公亶父曰:「與人兄居而殺其弟,與人父居而殺其子,吾不忍也,子皆免居矣。爲吾臣與爲狄臣奚以異?且吾聞之,君子不以所用害所養。」因杖策而去,民相連而從之,遂成國于歧山之下也。

《尸子》曰:駙馬共爲荊使于巴,見擔鴆者,問之:「是何以?」曰:「所以鴆人也。」于是請買之,金不足,又益之車馬。已得之,盡注之于江。

《韓子》曰:仁者,謂其中心欣然愛人也。其喜人之有福,而惡人之有禍。

《世說》曰:桓車騎時,有陳莊者爲府將,性仁愛,雖存行陣,未嘗殺戮。

 人事部五十九 ↑返回頂部 人事部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