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一百一十八 太平御覽
卷四百七十八.人事部一百一十九
人事部一百二十 

贈遺编辑

《毛詩》曰:《鶏鳴》,刺不說德也。「知子之來之,雜佩以贈之。知子之順之,雜佩以問之。」

又曰:惟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藥。

又曰:《渭陽》,康公念母也。康公之母,晋獻公之女。文公遭驪姬之難,未返,而秦姬卒。穆公納文公。康公時爲太子,贈送文公于渭之陽,念母之不見也。「我見舅氏,如母存焉。我送舅氏,曰至渭陽。渭,水名。秦時都雍至渭陽者,蓋東行送舅氏于咸陽之地。何以贈之?輅車乘黃。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贈之?瓊瑰玉佩。」

《禮記》曰:孔子之衛,遇舊館人之喪,入而哭之哀。出,使子貢脫驂而賻之。子貢曰:「無乃已重乎?」夫子曰:「余向者入而哭之,遇于一哀而出涕;餘惡夫涕之無從也,小子行之!」

《左傳》曰:鄢陵之戰,卻至三遇楚子之卒,必下,免胄而趨風。楚子使工尹襄問之以弓,曰:「方事之殷,有韋之跗注,君子也。見不穀而趨,無乃傷乎?」卻至見客,免胄承命。

又曰:越圖吳,趙孟使楚隆使于吳王曰:「黃池之役,君之先臣志父得承齊盟,曰好惡同之,今君在難,無恤不敢憚勞。非晋國之所能及也,使陪臣敢展布之。」王拜稽首曰:「寡人不佞,不能事越,以爲大夫憂。拜命之辱。」與之一簞珠。

又曰:吳公子札聘于鄭,見子産如舊相識,與之縞帶,縞帶,大帶也。子産獻紵衣焉。紵衣,禪衣。謂子産曰:「鄭之執政侈,難將至矣。政必及子,子爲政,慎之以禮,不然鄭國將敗。」

又曰:叔鮒欲求貨于衛,淫芻蕘者。淫,放也。使欲衛患之而致貨焉。衛人使屠伯饋叔向羹,與一篋錦,屠伯,衛大夫。曰:「諸侯事晋,未敢携貳,况衛在君之宇下,屋宇之下,喻近。而敢有異志?芻蕘者異于它日,敢請之。」請正之意。叔向受羹反錦。受羹示不逆其意。且非貨賂也。

《論語·鄉黨》曰:康子饋藥,拜而受之。曰:「丘未達,不敢嘗。」饋,遺也。拜受,敬也。曰:「丘未達」,言不服之意。藥從中制外,故當慎也。

又《微子》曰:齊人饋女樂,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

漢書》曰:文帝賜趙它書,上褚五十衣、中褚三十衣遺王。上褚、下褚,謂之多少、厚薄,夾復之名。

范曄《後漢書》曰:李恂徵拜謁者,領西域副校尉。西域殷富,多珍寶,諸國侍子及督使賈胡數遺恂奴婢、宛馬、金銀、香之屬,一無所受。

《東觀漢記》曰:陳遵爲大司農護軍,嘗使匈奴,過辭于王丹。臨訣,丹謂遵曰:「俱遭時反覆,惟我二人爲天地所遺。今子當之絕域,無以相贈,贈子以不拜。」遂揖而別,遵甚悅。

《後漢書》曰:王丹,字仲回。資性清白,少修節義。時京師大豪陳遵朋友喪親,遵爲護喪事,賻縑數百匹。丹懷縑一匹至喪主前,出縑授之,謂曰:「如丹是縑,出自機杼。」遵有慚色。

又曰:閔中叔,太原人。好黃老,清志潔行,不仕王莽之世,恬靜養神,弗役于物。與周党相友,党過叔舍,共含菽飲水,無菜茹黨。嘗遺其生麻,叔嘆曰:「我欲省煩耳。」受而不食。

又曰:光祿勛杜林與馬援鄉里,親厚。援南方還時,林馬適死,援遣子將馬一匹遺林曰:「朋友有車馬之饋,可以備之。」居數月,林還之。

後漢書曰:或問第五倫曰:「公有私乎?」對曰:「昔人有與吾千里馬者,雖不受,每三公有所選舉,心不能忘而亦終不用也。吾兄子嘗病,一夜十往,退而安寢。吾子有病,雖不省視而竟夕不眠。若是者,豈謂無私乎?」

又曰:張奐少立志節,常與士友言曰:「大丈夫處世,當爲國家立功邊境。」及爲將帥,果有勛名。董卓慕之,使其兄遺縑百匹。奐惡卓爲人,絕而不受。

《吳志》曰:太史慈,字子義。曹公聞其名,遺慈書,以篋封之,發省無所道,而但貯當歸。

《蜀志》曰:宗預東聘吳,孫權捉預手,涕泣而別曰:「君每銜命結二國之好。今君年長,孤亦衰老,恐不復相見!」遺預大珠一斛。

《宋書》曰:王弘之徵爲通直散騎常侍,不就。從兄敬弘常解貂裘與之,即著以采藥。

又曰:王弘之隱居,性好釣。日夕載魚入往上虞郭,經親故門,各以一兩頭置門內而去。

又曰:《陶潜傳》:顔延之爲始安郡,經過,日日造潜,每往必酣飲致醉。臨去,留二萬錢與潜,潜悉送酒家,稍就取酒飲。

《宋書》曰:郭原平。高陽許謠之居在永興,罷建安郡丞還家,以綿一斤遺原平,不受,送而復反者前後數十。瑤之乃自往曰:「今歲過寒,而建安綿好,以此奉尊上耳。」平乃拜而受之。

《齊書》曰:庾易徵辟不就,以文義自樂。安西長史袁彖欽其風,通書致遺。易以連理機竹翹書格報之。

又曰:張融,字思光,吳郡吳人也。祖禕,晋琅琊王國郎中令。父暢,宋會稽太守。融年弱冠,道士同郡陸修靜以白鷺羽尾扇遺融,曰:「此既異物,以奉異人。」

又曰:何點隱居不仕,豫章王命駕造門,點從後門逃去。竟陵王子良聞之,曰:「豫章王尚不屈,非吾所議。」遺點嵇叔夜酒杯、徐景山酒槍以通意。

范享《燕書》曰:高祖少有大度,雄略杰出。晋安北將軍張華鎮薊,總禦諸部。高祖童冠往見,華甚異之,謂高祖曰:「君必爲命時之器,匡時濟難者也。」脫所著幘簪以遺高祖,結殷勤而別。

崔鴻《後燕錄》曰:王猛伐洛陽,將發,謂慕容垂曰:「吾將遂清東夏,或爲東山之別。見物思人,卿將何以爲信?」垂以佩刀遺之。

崔鴻《前秦錄》曰:慕容沖進逼長安,苻堅遣使送錦袍一遺沖。使者稱有詔:「古人兵交,使在其間。卿遠來草創,得無勞乎!今送一袍,以明本懷,朕于卿恩分如何?而于一朝忽爲此變!」

《後魏書》曰:西域厭達、波斯諸國,各因公使幷遺任城王澄駿馬一匹,請付太僕,以充國閑。詔曰:「王廉貞之行,有過楚相,可敕付厩以成君子大哉之美。」

《陳書》:賀德基少游學于京邑,積年不歸,衣資罄乏,又耻衣服故弊,盛冬止衣夾襦。嘗于白馬寺前逢一婦人,容服甚盛,呼德基入寺門,脫白綸巾以贈之。仍謂德基曰:「君方爲重器,不久貧寒,故以此相遺耳。」德基問嫗姓名,不答而去。

《唐書》曰:陸贄以博學弘詞登科,授華州鄭縣尉。罷秩,東歸省母,路由壽州,刺史張鎰有時名,贄往謁之。鎰初不甚知,留三日,再見與語,遂大稱賞,請結忘年之契。及辭,遺贄錢百萬,曰:「願備太夫人一日之膳。」贄不納,惟受新茶一串而已。曰:「敢不承君厚意。」

又曰:陸贄丁母憂,東歸洛陽,寓居嵩山豐樂寺。藩鎮賻贈乃別陳餉遺,一無所取;與韋皋布衣時相善,惟西川致遺,奏而受之。

《家語》曰:子路將行,辭于孔子。子曰:「贈汝以車乎,贈汝以言乎?」對曰:「請以言。」孔子曰:「不疆不達,不勞無功,不忠無親,不信無復,不恭失禮,慎此五者而已矣。」子路曰:「由請終身奉之。」

《戰國策》曰:蘇秦說李兌,抵掌而談。李兌送蘇秦以明月之珠,和氏之璧,黑狐之裘,黃金百鎰。蘇秦得以爲用,西入于秦。

又曰:張儀爲秦破從連橫,說楚王遺車百乘,獻駭鶏之犀、夜光之璧于秦王。

梁祚《魏國統》曰:初,太祖過故人呂伯奢也。遂行,日暮,道逢二人,容貌威武,太祖避之路。二人笑曰:「觀君有奔懼之色,何也?」太祖始覺其異,乃悉告之。臨別,太祖解佩刀與之曰:「以此表吾丹心,願二賢慎勿言。」

劉向《說苑》曰:田子方使人遺子思狐白之裘,恐其不受,因謂之曰:「吾與之也,如弃之。」子思辭曰:「聞:妄與不如遺弃于溝壑。雖貧,不忍以身爲溝壑也。」

《說苑》曰:孔子之楚,有漁者獻魚,孔子不受。獻魚者曰:「天暑市遠,賣之不售,思慮欲弃之,不若獻之君子。」孔子再拜受,謂弟子曰:「掃除將祭之。」弟子曰:「夫人將弃之,今夫子將祭之,何也?」孔子曰:「吾聞之務施而不腐餘財者,聖人也。今受聖人之賜,可無祭乎?」

劉向《列仙傳》曰:安期先生者,時人皆言千歲公。秦始皇請與語,三日三夜,賜金璧數千萬,出于阜鄉亭,皆置去,留書,以赤玉舄一量爲報。曰:「後千歲求我于蓬萊山下。」

《費禕別傳》曰:孫權以手中嘗所執寶刀贈禕,答曰:「臣不才,何以堪明令?然刀所以討不庭,禁暴亂者也。但願大王勉建功業,同獎漢室,臣雖暗弱,不負采顧。」

《蜀王本紀》曰:蜀王獵于褒谷,見秦王,以金一笥蜀王,報以禮物,盡化爲士。秦王大怒。臣下拜賀曰:「土者,地也。」

葛洪《西京雜記》曰:朱買臣爲會稽太守,懷章綬,至金亭,而國人未知也。所知錢勃,見其曝露,乃勞之曰:「得無罷乎?」遺以紈扇。買臣至郡,引爲上客。

《雜記》曰:公孫弘爲國士所推,上爲賢良。國人郵長贈以生芻一束、素絲一糸遂、樸玉一枚。

孟儀《周載》曰:悼公時,晋智伯爲政,强暴好侵伐,欲謀襲衛,乃遺衛君野馬四、白璧一,以結好。

《韓子》曰:仲尼爲政于魯,齊景公患之。黎鉏謂景公遺哀公女樂。景公曰:「善!」乃以女樂二人遺哀公,哀公果怠于政。仲尼諫,不聽,去而之齊。

又曰:晋獻公欲伐虞虢,乃遺之屈産之乘、垂棘之璧、女樂二八,以縈其心,而亂其政。

《孔叢子》曰:子思居貧,其友有饋之粟者,受二車焉。或獻樽酒束修,子思弗爲當。或曰:「子取人粟而辭吾酒,是辭少取多也。」子思曰:「不幸而貧于財,至乃困乏,將絕先人祠。夫所以受粟,爲周乏也。酒脯則飲宴,方乏于食,而乃飲宴,非義也,吾豈以爲介哉!」

又曰:孔子使宰予于楚,楚昭王以安車蒙飾,因宰予遺孔子焉。宰予曰:「夫子無以此爲也。臣竊見其行不離道,動不違仁,貴義尚德,清素好儉,仕而有祿,不以爲費,不合則去,退無吝心,妻不服彩,妾不衣帛,車器不雕,馬不食粟,道行則樂其治,不行則樂其身,臣知夫子之不用此車也。」

古詩曰:客從遠方來,贈我一端綺。文作雙鴛鴦,裁爲合歡被。

謝惠連詩曰:客從遠方來,贈我鶴文綾。裁爲親身服,著以便寢興。

古詩曰:客從遠方來,贈我一端綺。相去萬餘里,故人心尚爾。

張衡《四愁詩》曰:美人贈我金錯刀,何以報之英瓊瑤。

又云:美人贈我翠琅玕,何以報之雙玉盤。

又云:美人贈我錦綉緞,何以報之青玉案。

又云:美人贈我貂プ,何以報之明月珠。

傅玄《四愁詩》曰:美人贈我明月珠,何以報之比目魚。

又云:美人贈我蘇合香,何以報之翠鴛鴦。

張載《擬四愁詩》曰:美人遺我綠綺琴,何以贈之雙南金。

《琴操》曰:許由無有杯器,手掬水。人見由無器,以瓠瓢遺之。由操飲,飲訖,挂于樹枝,風吹樹動,有歷歷聲。由以爲煩憂,取損之。

《楚辭》曰:折疏麻兮瑤華,疏麻,神麻也。瑤,玉華。將以遺兮離居。離居,隱者也。

皇甫規《與劉司空箋》曰:明公至德,佐國憂世,雖贈兩梁冠及鮐魚一雙,服厚尊貺,榮施其弘。

《班固集》曰:竇憲餉身所服物:虎頭綉盤囊一雙,又遺身所服襪三具,錯鏤鐵一。

魏武帝《與楊彪書》曰:今贈足下青氈床褥三具。

慕容晃《與顧和書》曰:今致綉鞋一兩。

《張敞集·敞答朱登書》曰:登爲東海相,遺敞蟹醬,敞答曰:蘧伯玉受孔子之賜必以及其鄉人,敞謹分斯貺于三老尊行者,曷敢獨享之。

 人事部一百一十八 ↑返回頂部 人事部一百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