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499

 人事部一百三十九 太平御覽
卷四百九十九.人事部一百四十
人事部一百四十一 

真愚编辑

《毛詩·鴻雁》曰:惟彼愚人,謂我宣驕。

《韓詩外傳》曰:惟磐石千里,不爲有地;愚人不爲有民。

《論語》曰:上智下愚不移。

又曰:柴也愚,參也魯。

又曰:孔子謂仲由曰:「汝聞六言六蔽矣乎?」對曰:「未也。」「居!吾語汝。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

《家語》曰:孔子曰:「勇而好同必勝,知而好謀必成,愚者反是。是以非其人。告之弗聽;非其地,樹之弗生。得其人如聚沙而雨之,非其人如會聾而鼓之。處重擅寵,專事如賢,愚者之情也。

《東觀漢記》曰:上破賊,入漁陽,諸將上尊號,上不許。議曹掾,張祉言:「俗以爲燕人愚,方定大事,反與愚人相守,非計也。」上大笑。

《漢晋陽秋》曰:「司馬文王問劉禪曰:「頗思蜀不?」禪曰:「此間樂,不思蜀也。」郗正聞之,求見禪曰:「若王後問,宜泣而後答。」會王復問,禪曰:「先人墳墓遠在隴蜀,乃心西望,無日不思。」因閉其眼。王曰:「何以似郗正語耶?」禪驚視曰:「如尊命。」左右皆大笑。

王隱《晋書》曰:讖書有蝦蟆當貴。惠帝在宮時,出問左右:「此鳴是官蝦蟆爲私乎?」賈胤對曰:「在官地中爲官蝦蟆,在私地中爲私蝦蟆。」于是,世間遂傅此語。

《後魏書》曰:宋弁族弟鴻貴,爲定州北平府參軍,送戍兵于荊州。坐取兵絹四百匹,兵欲告之,乃斬兵十人。又疏凡不達律令,見律有梟首之罪,乃生斷其手,以水澆之,然後斬决。尋坐優法。時人哀兵之苦,笑鴻貴之愚。

《續晋陽秋》曰:顧愷之,夜于月下長咏,自雲得先賢風制,謝瞻遙稱贊之。愷之得此,彌自力忘倦。瞻將眠,語捶脚人令代焉,愷之不覺其異,遂幾旦而後止。

沈約《宋書》曰:劉義綦封營道縣侯,凡鄙無識知,每爲始興王兄弟所戲。常謂義綦曰:「陸士衡詩曰:營道無烈心。其何意苦阿父如此?」義基曰:「下官初不識士衡,何忽見苦。」

《廣陵列士傳》曰:吳武,字季濟,篤學好古,師事陳仲考。子升,性頑愚。考曰:「父子情重,不忍戮之,卿爲吾教也。」

《趙書》曰:石肇,前石之昆弟也。前石既貴,肇在軍中不能自達,人送詣前石,前石哀之,拜建威將軍。以肇無才力,每高選參佐輔之。爲聘廣川劉典兄女,肇甚懼之。拜長樂太守,治官,每入門,動稱「阿劉」,教可爾不可爾,時人以爲嗤謠。

《鬻子》曰:愚者不自謂愚,而愚見于言;愚者雖自謂知,人皆謂之愚也。

《列子》曰:宋人有于道得人遺契者,歸而藏之。密數其齒,告鄰人曰:「吾富可得矣。」

又曰:杞國有人憂天崩地墜,身無所寄,廢寢與食。又有憂彼所憂,往曉之曰:「天,積氣耳!」其人曰:「天果積氣,日月星宿,不當墮耶?」對曰:「日月星宿,亦積氣中之有光耀者;只使墮,亦不能中傷。」其人曰:「奈地壞何?」對曰:「地積塊耳,充塞四虛,何憂其壞?」其人大喜。

《荀卿子》曰:宋之愚人得燕石于梧台之東,歸而藏之,以爲大寶。周客觀之,掩口而笑曰:「此燕石也,其與瓦甓不差」主人大怒曰:「商賈之言,醫匠之口。」藏之愈固,守之彌謹。

《莊子》曰:人有畏影惡迹而去之走者,舉足愈數而迹愈多,走愈疾而影不離,自以爲尚遲,疾走不休,絕力而死。

《韓子》曰:燕李季,好遠出,其妻有士。李季至,士在內中,妻患之,乃令士裸而解直出門,曰:「吾屬陽不見也。」于是士從其計,疾走出門。季曰:「是何人也?」家室皆曰:「無有。」季曰:「吾見鬼也。」季婦曰:「爲之奈何,然取五牲之矢浴之?」季曰:「諾!」乃浴矢。

又曰:鄭有人身買履者,先自度其足而買之,及至市得履,乃曰:「吾忘度。」乃歸取之。頃返,市罷,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試以足?」曰:「寧信度數,無自信也。」

又曰: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免走松株,折頸而死。因釋耕而守株,爲宋國笑。今欲以先王之政,治當世民,皆守株之心也。

《呂氏春秋》曰:范氏之亡也,百姓有得其鐘者,欲負之,則鐘大不可負。以椎毀之,恐人聞而奪己也,遽掩其耳,惡人聞也。

又曰:楚人有涉江者,其劍自舟中墜于水,遽刻其舟曰:「是吾劍之所從墜處。」舟止,從其所刻入水求之。

《淮南子》曰:楚人有東家母死,其子哭而不悲,西家子見之,歸謂其母曰:「社何憂,速死,吾必悲哭社。」淮南間謂母爲社。

又曰:故聖人同死生,愚人亦同死生。聖人同死生,通于分理也;愚人之同死生,不知利害之所在也。

《苻子》曰:鄭人有逃暑于孤林之下者,日流影移而徙衽以從陰。及至暮,反席于樹下,及月流影移,復徙衽以從陰,而患露之濡于身,其陰逾去而其身逾濕。是巧于用晝而拙于用夕,奚不處曜而辭陰,反林息露?此亦愚之至也。

《笑林》曰:漢司徒崔烈辟上党鮑堅爲掾,將謁見,自慮不過問先到者。儀有答曰:「隨典儀口喝。」既謁,贊曰:「可拜」,堅亦曰:「可拜」;贊者曰:「就位」,堅亦曰:「就位」。因復著履上座,將離席,不知履所在,贊者曰:「履著脚」,堅亦曰:「履著脚」也。

又曰:平原陶丘氏,取渤海墨台氏女,女色甚美,才甚令。復相敬,已生一男而歸。母丁氏,年老,進見女婿,女婿既歸而遣婦。婦臨去請罪,夫曰:「曩見夫人年德已衰,非昔日比,亦恐新婦老後必復如此,是以遣,實無他故。」

《崔駰與竇憲箋》曰:交淺而言深者愚也,在賤而望貴者惑也。

如愚编辑

《論語·爲政》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又《公冶長》曰:寧武子,邦有道,則智;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其愚不可及也。

《華陽國志》曰:王長文,字德俊,天姿聰警,察孝廉不就,遂陽愚。嘗著絳衣帽,牽猪過市中,乞人與語,僞不聞。常騎牛周游。

《說苑》曰:齊桓公獵,逐鹿入穀中,見一老公,問:「是爲何穀?」對曰:「爲愚公之穀,以臣名之。臣故畜牛生子,大賣之而買馬。少年曰:「牛不能生馬。遂持駒去家。鄰以臣爲愚,故名愚公之穀。」

愚怯编辑

《釋名》曰:怯,脅也,見敵恐脅也。

焦贛《易林》曰:任將力薄,駑孱思怯,如胃見鵲,不敢拒格。

《韓詩外傳》曰:崔杼殺莊公,陳不占東觀漁者,聞君有難,將往死之,餐則失哺,上車失軾。僕曰:「敵在數百里外,今食則失哺,上車失軾,雖往,其有益乎?」陳不占曰:「死君,義也;無勇,私也。」遂驅車。比至門,聞鐘鼓之音、鬥戰之聲,遂駭而死。君子聞之曰:「陳不占可謂志士矣,無勇而能行義,天下鮮矣。」

《東觀漢記》曰:杜篤仕郡文學掾,以目疾,二十餘年不窺京師。篤外高祖破羌將軍辛武賢,以武略稱。篤常嘆曰:「杜氏文明善政,而篤不任爲吏。辛氏秉義經武,而篤又怯于事。外內五世,至篤衰矣!」

沈約《宋書》曰:周朗兄嶠爲吳興太守。賊劭弑立,隨王誕舉義于會稽,劭加嶠冠軍將軍,誕檄又至。嶠素恇怯,回惑不知所從,爲府司馬丘珍孫所殺。

又曰:劉彥節少以宗室清謹見知。齊高帝輔政,彥節知運祚將遷,密懷異圖。及沈攸之舉兵,齊高帝入屯朝堂,袁粲鎮石頭,潜與彥節反諸大將黃回等謀,夜會石頭,詰旦乃發。彥節素怯,騷擾不自安,再晡後便自丹楊郡車載婦女盡室奔石頭。臨去,婦蕭氏强勸令食,彥節ヱ羹,寫胸中,手振不自禁。事敗被殺。

《趙書》曰:石勒屯葛陂,值天雨不息。勒長史刁應勸勒降晋,勒啾然而嘯。張賓勸勒還北,勒欣然曰:「賓計是也。應宜斬,明其性怯,可退爲將軍。」

《孫卿子》曰:夏首之南有人曰涓濁梁,其爲人愚善,畏明月而霄行。俯見其影,以爲伏鬼;仰見其,以爲伏魅,匍踣而走。比至其家,失氣而死。《慎子》曰:有勇不以怒,反與怯均也。

《呂氏春秋》曰:夫民無常怯,有義則實,實則勇;無氣則虛,虛則怯。怯勇虛實,其所由甚微,不可不知。

《淮南子》曰:怯者,夜見立表以爲鬼,見寢石以爲兕,懼掩其氣也。

《抱朴子》曰:拙人得工輸之斤斧,不能以成雲梯;怯者得馮婦之刀戟,不能以格兕虎也。

智怯编辑

《韓詩外傳》曰:楚白公之難,有杜之善者,辭其母將死君。其母曰:「死君可乎?」杜之善曰:「聞事君者,內其祿而外其身。今所養母者,君之祿也。請往死之。」比至朝,三廢車中。其僕曰:「子懼,何不返也。」杜之善曰:「懼吾私也,死君公也。吾聞君子不以私害公。」遂往死也。

《家語》曰:或問孔子曰:「顔淵何人?」曰:「仁人也,丘弗如也。」「子貢何人?」曰:「辯人也,丘弗如也。」「子路何人?」曰:「勇人也,丘弗如也。」客曰:「三子者皆賢于夫子,而服役何也?」孔子曰:「丘能仁且忍,辯且訥,勇且怯。以三子之能,易丘之道弗如也。」

史記》曰:管仲曰:「吾嘗三戰三走,鮑叔不以我爲怯,知我有老母也。」

又曰:淮陰屠中少年有侮韓信者,曰:「若雖長大,好帶劍,中情怯耳?」衆辱之,曰:「能死,刺我;不能,出我跨下。」信視之,俯出跨下,匍匐。一市人皆笑信,怯也。

《尸子》曰:聖人畜仁而不主仁,畜智而不主知,畜勇而不主勇。昔齊桓公脅于魯君而獻地,勾踐脅于會稽而身宮之,趙襄子脅于智伯而以顔爲愧。其卒,桓公臣魯君,勾踐滅吳,襄子以智伯爲戮,此謂勇而能怯者也。

盜竊编辑

《易》繫辭曰:慢藏誨盜,冶容誨淫。

又曰:負且乘,致寇至,盜之招也。

《禮記·月瘤路曰:季秋行冬令,則國多盜賊。

《左傳·僖中》曰:介之推曰:「竊人之財猶謂之盜,况貪天之功以爲己力乎?」

又《昭五年》曰:鄭子産有疾,謂子太叔曰:「我死,子必爲政。惟有德者能以寬服民,其次莫如猛。」太叔爲政,不忍猛而寬。鄭國多盜,取人于萑蒲之澤。太叔悔之曰:「吾早從夫子之言,不及于此。」興徒兵以攻萑蒲之盜,盡殺之。盜少止。

《論語·顔淵》曰:季康子患盜,問于孔子,孔子對曰:「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家語》曰:子貢爲信陽宰,將行,辭于孔子,孔子曰:「勤之、慎之,奉天之時,無奪、無伐、無暴、無盜。」子貢曰:「賜也少事君子,豈以盜爲累哉!」孔子曰:「爾未之詳。夫以賢代不賢,是之謂奪;以不肖代賢,是之謂伐;緩令急誅,是之謂暴;取善自與,是之謂盜,非竊財之謂也。」

史記》曰:秦昭王囚孟嘗君,謀欲殺之。孟嘗使人抵昭王幸姬求解,姬曰:「妾願得君狐白裘。」此時孟嘗君有一狐白裘,值千金,天下無雙,入獻昭王,無他裘。孟嘗患之,遍問客,莫能對。最下座爲狗盜者,曰:「臣能得。」乃夜爲狗以入秦宮藏中,取所獻狐白裘至,以獻秦王幸姬。幸姬爲言昭王,釋孟嘗君。

又曰:有盜高廟座前玉環,捕得,文帝怒下廷尉治之。張釋之案律盜宗廟服禦物者,奏當弃市耳。

漢書》曰:彭越,字仲,昌邑人,常漁钜野澤中爲盜。

又曰:龔遂,字少卿,山陽人。恭帝時渤海左郡歲饑,盜賊幷起,二千石不能擒制。上選能治者,御史舉遂可用,上以爲渤海太守。問曰:「渤海廢亂,君欲何以息盜賊?」對曰:「海濱遐遠,不沾聖化,其民困于饑寒而吏不恤,故使弄陛下之兵于潢池中耳。今欲使臣勝之耶,將安之也?」「臣聞理亂民如理亂繩,惟緩之而後可。」

《吳志》曰:孫堅與父之錢塘,會海賊胡玉等取賈人財物岸上分之。堅追斬一級。

《晋書》曰:蔡裔有勇氣。嘗二盜入室,裔不知,拊床一呼,二盜俱殞。

又曰:王獻之夜臥齋中而有偷入其室盜物,獻之徐曰:「偷兒青氈,我家舊物,可特置之。」群偷驚走。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錄》曰:徐龕勇果薄行,舊爲劫盜者,無不歸之,公行掠抄,迅如風雲。

《北齊書》曰:宋世良,字玄友,爲清河太守。郡東南有曲堤,成公一姓阻而居之,群盜多萃于此。人爲之語曰:「寧使東吳、會稽,不曆成公曲堤。」世良施八條以制盜,盜奔他境。人又謠曰:「曲堤之險賊何益,但有宋公自屏迹。」

《呂氏春秋》曰:秦繆公乘馬,車敗,右服失而野人取之。繆公自往求馬,見野人方將食之于歧山之陽。繆公笑曰:「食駿馬之肉不飲酒,餘恐共傷汝也。」遍飲而去。處一年,韓原之戰,晋人已環繆公之車矣,嘗食馬肉三百餘人畢力爲繆公疾鬥,大克晋軍,反獲惠公以歸。

《莊子》曰:將爲去篋探囊發匱之盜爲守備,則必攝緘縢,固扃,此世俗所謂智也。然而巨盜至,則負匱揭篋擔囊而趨,惟恐緘縢,扃之不固。然向所謂智者,不乃爲大盜積者乎?

又曰:絕聖弃智,大盜乃止;摘玉毀珠,小盜不起也。

《列子》曰:晋國苦盜。有郗雍者,能視盜之貌,察其眉睫之間而得其情。晋侯使視,千里無遺一焉。晋侯大喜,告趙文子曰:「吾得一人,而一國盜爲之盡矣。」文子曰:「君司察而得盜,盜不盡矣,且郗雍必不得其死。」俄群盜謀曰:「吾所以窮者,郗雍也。」遂戕之。晋侯聞大駭。召文子曰:「果如子言,然取盜何方?」文子曰:「君欲無盜,舉賢而任之。」遂取隨會爲政,而君盜奔秦焉。

又曰:牛缺者,上地之大儒,之邯鄲,遇盜于耦沙之中,盡取其衣車牛,步而去,視之欣然無憂怯之色,盜追而問其故。曰:「君子不以所養害其所以養。」盜曰:「嘻!賢夫矣,彼往見趙君,以我爲事,必困。」乃相與追而殺之。

又曰:東方有人曰爰旌目,將有所而餓于道。狐父之盜曰丘,見而下壺餐以之。爰旌目三而後能視,曰:「子能何爲者也。」曰:「我狐父之人丘也。」爰旌目曰:「嘻!女非盜耶?胡爲而食我?吾義不食子之食也。」兩手據地而歐之,不出,喀喀然而死。

《淮南子》曰:楚將子發好求伎道之士。有善爲偷者,往見曰:「聞君求伎道之士。臣,楚市偷也,願以伎修一卒。」子發見而禮之。無幾何,齊興師伐楚,子發將師以當之。兵三却。于是市偷請曰:「臣有薄伎,願爲君行之。」子發曰:「諾!」偷則夜出,解齊將軍之綢帳而獻之。子發使歸之。明夕復往取其枕,又使歸之。明夕復往取其簪,又使歸之。于是,齊師大駭,將軍與軍吏謀曰:「今夕不去,楚軍恐取吾首。」即還。

《秦子》曰:孔文舉爲北海相,有母病差者思食新麥,家無,乃盜鄰熟麥而進之。文舉聞之,特賞盜而不罪。

《抱朴子》曰:夷吾奪田,不可以薄;蕭何竊妻,不可以廢也。

《郭子》曰:王安期爲東海太守,小吏盜池中魚,綱紀推之。王曰:「與衆共之,魚何足吝。」

皇甫士安《高士傳》曰:孔嵩,字仲山。辟公府,之京師,道宿下亭,盜共竊其馬。尋問,知是嵩也。乃相責讓曰:「孔仲山善士,豈宜侵盜乎?」於是,遂以馬還之。

《先賢行狀》曰:王烈,字彥考,通識達道。時國中有盜牛者,牛主得之。盜曰:「邂逅迷惑,從今已後將改過。子既已赦宥,幸勿使王烈知之。」

《海內先賢傳》曰:姜肱,字伯淮。嘗與弟季江遇盜,將奪其衣。人問不言。盜聞,扣頭謝罪,還肱衣,肱不受。

《陳實別傳》曰:有盜夜入其室,止于梁上。實陰見之,乃起呼命子孫,正色訓之曰:「夫人不可不勉。不善之人未必本惡,習與性成,遂至于此,如梁上君子是矣。」盜大驚,自投于地,稽顙歸罪。實徐譬之曰:「視君狀貌不是惡人,宜深克己反善,當由困貧,今遺絹二匹。」自是,一縣無復盜竊。

劉欣期《交州記》曰:趙嫗者,乳長數尺,不嫁,入山聚群盜。遂北郡常著金蹋是,戰退輒張帷幕,與少男通,數十侍側。刺史陸胤平之。

 人事部一百三十九 ↑返回頂部 人事部一百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