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538

 禮儀部十六 太平御覽
卷五百三十八.禮儀部十七 朝聘
禮儀部十八 

《尚書·周官》曰:六年,五服一朝。五服,侯、甸、男、來、衛。六年一朝會京師。又六年,王乃時巡,考制度于四岳,諸侯各朝于方岳,大明黜陟。

《毛詩·小雅》曰:《采菽》,刺幽王也。侮慢諸侯。諸侯來朝,不能錫命。以禮數征會之,而無信義。君子見微而思古焉。幽王征會諸侯,爲合義兵,征討有罪。旣往而無之,是于義事不信也。君子見其如此,知其後必見攻伐,將無救也。「采菽采菽,筐之之。興也。菽所以Ρ大牢而待君子也。羊則苦,豕則薇。箋云︰菽,大豆也。采之者,采其葉以爲藿。三牲,牛、羊、豕,Ρ以藿。王饗賓客,有牛俎乃用羹,故使采之。君子來朝,何錫予之?雖無予之,路車乘馬。」君子謂諸侯也。箋云︰賜諸侯以車馬,言雖無予之,尚以爲薄也。

《周禮·天官上·宰夫》曰:宰夫之職,掌朝、覲、會、同、賓、客以牢禮之法,掌其牢禮與其陳數。

又《春官上·宗伯》曰:春見曰朝,夏見曰宗,秋見曰覲,冬見曰遇,時見曰會,殷見曰同,此六禮者,以諸侯見王爲文也。六服之內,四方以時分來,或朝春,或宗夏,或覲秋,或遇冬,名殊禮異,更遞而遍。朝猶朝也,欲其來之早也。宗,尊也,欲其尊王也。覲之言勤也,欲其勤王之事也。遇猶偶也,欲其若不期而俱至也。時見者,無常期也。諸侯有不順服者,王將以征討之事,則旣朝覲,王爲壇于國外,合諸侯而命事焉。《春秋傳》曰「有事而會,不協而盟」是也。殷猶衆也。十二歲,王如不巡狩,則六服盡朝。朝禮旣畢,王亦爲壇,合諸侯以命政焉。所命之政,爲王巡狩。殷見四方四時分來,終歲則遍矣。時聘曰問,殷覜曰視。時聘者,亦無常期,天子有事乃聘之焉。境外之臣,旣非朝歲,不敢瀆爲小禮。殷覜謂一服朝之歲,以朝者少,諸侯乃使卿以大禮衆聘焉。一服朝在元年,七年,十一年終也。

又《秋官下·大行人》曰:大行人掌大賓之禮、大客之儀,以親諸侯。大賓,要服以內諸侯也。大客謂其孤卿也。春朝諸侯而圖天下之事,秋覲以比邦國之功,夏宗以陳天下之謨,冬遇以協諸侯之慮,時會以發四方之禁,殷同以施天下之政,此六事者,以王見諸侯爲文。時聘以結諸侯之好,殷覜以除邦國之慝,此二事者,亦以王見諸侯之使來者時爲文。間問以諭諸侯之志,歸以交諸侯之福,賀慶以贊諸侯之喜,致禬以補諸侯之灾。此四者,主使臣于諸侯之禮也。間問者,間歲一問諸侯,謂存省之屬也。諸侯之志者,言語諭書名其類也,交或往或來者也。贊,助也。致禬,凶禮之吊禮禬禮也。補諸侯灾者,若春秋澶淵之會,謀歸宋財。凡大國之孤,執皮帛以繼小國之君。凡諸侯之卿,其禮各下其君二等,以下及其大夫士皆如之。九州之外,謂之蕃國,世壹見,各以其所貴寶爲贄。九州之外,夷服、鎮服、藩服也。凡諸侯之邦交,歲相問也,殷相聘也,世相朝也。小聘曰問。殷,中也。久無事,語褸殷朝者,及而相聘也。

《儀禮·覲禮》曰:諸侯覲天子,爲宮方三百步,四門;壇十有二尋,深四尺。上介皆奉其君之旗,置于宮,尚左。公、侯、伯、子、男皆就其旗而立。

《禮記·曲禮》曰:天子當依而立,諸侯北面而見天子曰覲。天子當寧而立,諸公東面,諸侯西面曰朝。諸侯春見曰朝,受摯于朝,受享于廟,生氣文也。秋見曰覲,一受之于廟,殺氣質也。朝者,位于內朝而序進。覲者,位于廟門外而序入,王南面立于依,寧而受焉。夏宗依春,冬遇依秋。春秋時,齊侯言魯昭公以遇禮相見,取易略也。覲禮今存朝野,宗遇禮今亡。諸侯未及期相見曰遇。相見于卻地曰會。諸侯使大夫問于諸侯曰聘。

又《王制》曰:諸侯之于天子也,比年一小聘,三年一大聘,五年一朝。比年,每歲也。小聘使大夫,大聘使卿,朝則君自行。天子無事與諸侯相見曰朝。事謂征伐。

又《中庸》曰:繼絕世,舉廢國,治亂持危,朝聘以時,厚往而薄來,所以懷諸侯也。

又《經解》曰:聘覲之禮廢,則君臣之位失;諸侯之行惡,而背畔侵陵之敗起矣。

又《聘義》曰:聘禮,上公七介,侯、伯五介,子、男三介,所以明貴賤也。此皆使卿出聘之介數也。介紹而傳命,君子于其所尊弗敢質,敬之至也。故天子制諸侯,比年小聘,三年大聘,相厲以禮。使者聘而誤,主君弗親饗食也,所以愧厲之也。諸侯相厲以禮,則外不相侵,內不相陵。此天子之所以養諸侯,兵不用,而諸侯自爲正之具也。比年小聘,所謂歲相問也。三年大聘,所謂殷相聘也。

《左傳·隱公》曰:十一年,滕侯、薛侯來朝,爭長。薛侯曰:「我先封。」滕侯曰:「我,周之卜正。薛,庶姓也。我不可以後之。」公使羽父請于薛侯曰:「周之宗盟,異姓爲後。寡人若朝于薛,不敢與諸任齒。」乃長滕侯。

又《莊公》曰:虢公、晋侯朝王,王饗醴,命之宥。王之覲群侯,始則行饗禮,先置醋酒,示不忘古。飲宴則以幣物。宥,助也,所以助歡敬之意,言備誤也。皆賜玉五,馬三匹,非禮也。雙玉爲塊。王命諸侯,名位不同,禮亦異數,不以禮假人。

又《莊公》曰:夫禮,所以整民也。故會以訓上下之則,制財用之節;朝以正班爵之義,帥長幼之序。

又《文上》曰:穆伯如齊,始聘焉,禮也。穆伯,公孫教也。凡君即位,卿出幷聘,踐修舊好,要結外援,踐猶履行。好事鄰國,以衛社稷。忠信,卑讓之道也。忠,德之正也;信,德之固也;卑讓,德之基也。

又《宣公上》曰:晋靈公不君。趙宣子驟諫,公患之。使鉏賊之。晨往,寢門辟矣。盛服將朝,尚早,坐而假寐。退,嘆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之主,不忠;弃君之命,不信。有一於此,不如死矣。」觸槐而死。

又《宣公》曰:孟獻子曰:「臣聞小國之免于大國也,聘而獻物,于是乎有庭實旅百。朝而獻功,于是乎有容貌采章嘉淑,而有嘉貨。」獻其理國,若征伐之功于牧伯。

又《襄公》曰:晋侯使韓宣子聘于周,王使請事。對曰:「晋士起將歸時事于旅,無他事矣。」王聞之,曰:「韓氏其昌阜于晋乎!辭不失舊。」

又曰:襄二十二年,晋人征朝于鄭。召鄭使朝。鄭人使少正公孫僑對,曰:「在晋先君悼公九年,我寡君于是即位。即位八月,而我先大夫子駟,從寡君以朝于執事。執事不禮于寡君,言朝執事,謙不敢斥晋侯。寡君懼。因是行也。我二年六月,朝于楚。因朝晋不見禮,生朝楚心。晋是以有戲之役,楚人猶,一,競,而申禮于敝邑。敝邑欲從執事,而懼爲大尤,曰:『晋其謂我不共有禮』,是以不敢携貳于楚。我四年三月,先大夫子蟜,又從寡君以觀釁于楚。晋于是乎有蕭魚之役。謂我敝邑,邇在晋國,譬諸草木,吾臭味也,而何敢差池?以大國政令之無常,國家罷病,不虞薦至,無日不惕,豈敢忘職?大國若安定之,其朝夕在庭,何辱命焉?」

又《昭二》曰:康有酆宮之朝。酆在始平阝縣東有靈台,康王于是朝諸侯。

又《昭四》曰:明王之制,使諸侯歲聘以志業,志,職也。歲聘以修其職業。間朝以講禮,三年而一朝,正班爵之義,率長幼之序。再朝而會以示威,六年而一會,以訓上下之則,制財用之節。再會而盟以顯昭明。十二年而一盟,所以昭信義也。凡八聘,四朝,再會,王一巡狩,盟于方岳之下。志業于好,講禮于等,示威于衆,昭明于神。

《春秋說題辭》曰:朝者,不占而到。諸侯秉政,尊卑有序。各來朝,講文德,明禮讓,天下法制,四方受度。會者,所以興德明義,考遺廢于天下。

史記》曰:子貢結駟連騎束帛之幣,以聘享諸侯。所至,國君無不郊迎與抗禮者。

《漢書·武紀》曰:元年春正月,朝諸侯王于甘泉宮。

又曰:宣帝甘露二年,呼韓邪單于款五原塞,願奉國珍朝。三年春,呼韓邪單于朝天子于甘泉宮,漢寵以殊禮,位諸侯王上。贊謁稱藩臣而不名,賜以璽綬冠帶衣裳,使有司導單于,先行就邸長安,宿長平。上自甘泉宿池陽宮。上登長平坡,詔單于毋謁,諸蠻夷君長王侯迎者數萬人,夾道陳。上登渭橋,咸稱萬歲。

《後漢書》曰:竇融將朝,會于高平,先遣從事問會見儀。適是時,軍旅代興,諸將與三公交錯道中,或背使者交私語。帝聞融先問禮儀,甚善之,以宣告百僚,乃置酒高會,引見融等,待以殊禮。

《孟子》曰:諸侯朝天子曰述職。一不朝則貶其爵,再不朝則削其地,三不朝則六師移之。

《白虎通》曰:所以制朝聘之禮何?所以尊君父,重孝道也。夫臣之制君,猶子之事父。欲同臣子之恩,一統尊君,故必朝聘也。謂之聘何?聘者,問也。謂之朝何?朝者,見也。因用朝時見,故謂之朝。

又曰:言諸侯時朝于天子。朝用何月?皆以夏之孟四月。因留助祭。朝禮奈何?諸侯將至京師,使人通會于天子。天子遣大夫迎之百里之郊,遣世子迎五十里之郊矣。

又曰:諸侯以月旦告朔于廟者,緣生以事死。故國君月朔朝宗廟,存神,受政。

又曰:諸侯來朝,天子親與之合瑞信者,正君臣,重法度也。

《五經異義》曰:古春秋王氏說:閏以正時,時以作事,事以厚生,生民之本于是乎在。不告閏朔,弃時政也;弃時正則不知其所行,故閏月不以朝者。諸侯歲遣大夫之京師,受十二月之政,還藏于太廟。月旦朝廟存神,有司因告曰:「今日當行某政。」至于閏月,叢殘餘分之月,無政,故不以朝。經書「閏月猶朝之者」是也。

摯虞《决疑要注》曰:漢制:正會于建始殿;晋制:大會于太極殿,小會于東堂。其會則五時朝服,庭設金石、虎賁、旄頭、文衣、綉尾。

《廣州記》曰:尉他所都處築高臺,以朝漢室。圓基千步,直峭百丈,螺道登進頂上,朔望拜。號爲朝台。

左思《吳都賦》曰:昔夏後氏朝群臣于茲土,而執玉帛者萬國。蓋先王之高會,四方之軌則也。

 禮儀部十六 ↑返回頂部 禮儀部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