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542

 禮儀部二十 太平御覽
卷五百四十二.禮儀部二十一 拜
禮儀部二十二 

《說文》曰:拜,首至地也。

《尚書·舜典》曰:帝曰:「俞,諮垂,汝作共工。」垂拜稽首,讓于殳斨。帝曰:「俞,諮益,汝作朕虞。」益拜稽首,讓于朱虎熊羆。帝曰:「俞,諮伯,汝作秩宗。」伯拜稽首,讓于夔龍。

又《大禹謨》曰: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龜。朕志先定,詢謀僉同,鬼神其依,龜筮葉從,卜不習吉。」禹拜稽首,固辭。

又《大禹謨》曰:益贊于禹曰:「惟德動天,無遠弗届。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禹拜昌言曰:「俞。班師振旅。」

又《益稷》曰:皋陶拜手稽首,言曰:「念哉……。」

《周禮·春官下·大祝》曰:大祝辨九拜:一曰稽首,二曰頓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動,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肅拜,以享右祭祀。稽首,拜頭至地也。頓首,頭叩地。空首,拜頭至手,所謂拜手也。吉拜,拜而後稽顙,謂齊衰不杖以下者也。言吉者,此殷之凶拜,周以其與頓首相近,故謂之吉拜云。凶拜,稽顙而後拜,謂三年服者也。杜子春云︰奇讀爲奇偶之奇。謂先屈一膝雅拜是也。或云奇讀倚,倚拜謂持節持戟拜,身倚之以拜也。鄭大夫云︰動讀爲董,書亦或爲董。振董,以兩手相擊也。奇拜謂一拜也。褒謂報,報再拜是也。鄭司農云︰褒拜,今時持節拜也。肅拜但俯身下手,今時揖是也。介者不拜,故曰爲事敢肅使者。玄謂振動戰忄栗,變動之拜也。《書》曰:王色變,一拜,答臣下也。再拜,禮神與尸享獻也。謂朝獻饋獻也。右讀爲侑。侑勸尸食而拜。

《禮記·曲禮》曰:侍食于長者,主人親饋,則拜而食;主人不親饋,則不拜而食。以其禮于己不隆也。

又《曲禮》曰:君言至,則主人出拜君言之辱。使者歸,則必拜送于門外。介者不拜,爲其拜而拜。則失容節。猶詐也。

又《曲禮下》曰:士有獻于國君。問之,曰:「安取彼。」再拜稽首而後對。

又《檀弓上》曰:孔子曰:「拜而後稽顙,頽乎其順也;稽顙而後拜,頎乎其至也。」頽、頎,懇至也。此俱喪拜時人行之異禮。

又《內則》曰:凡拜,男尚右手,女拜尚左手。鄭玄注曰:左陽右陰。

《左傳·僖公》曰:王使宰孔賜齊侯胙,胙,祭肉。尊之此二王後。曰:「天子有事于文、武,使孔賜伯舅胙。」天子謂異姓諸侯曰伯舅。齊侯將下拜,孔曰:「且有後命。天子使孔曰:『以伯舅耋老,加勞,賜一級,無下拜。』」七十曰耄。級,等也。對曰:「天威不違顔咫尺,言天監察不遠,威嚴常在顔面之前。八寸曰咫。小白,余敢貪天子之命無下拜,小白,齊侯名。餘,身也。恐隕越于下,隕越,顛墜也。揚天王居上,故言恐顛墜于下。以遺天子羞。敢不下拜?」下,拜,登,受。

又《僖中》曰:公子賦《河水》,公賦《六月》。趙衰曰:「重耳拜賜。」公子降,拜,稽首。公降一級而辭焉。衰曰:「君稱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重耳敢不拜?」

又《文上》曰:公如晋,及晋侯盟。晋侯饗公,賦《菁菁者我》。《菁菁者我》,《詩·小雅》,取其「旣見君子,樂且有儀。」莊叔以公降,拜曰:「小國受命于大國,敢不慎儀;君貺之以大禮,何樂如之。抑小國之樂,大國之惠也。」侯降辭,登,成拜。公賦《嘉樂》。《嘉樂》,《詩·大雅》,取「顯顯令德,宜民宜人,受祿于天。」

又《成公九年》曰:季文子如宋致女,覆命。公享之,賦《韓弈》之五章。《韓奕》,《詩·大雅》篇名。其五章言蹶父嫁女于韓,後爲女相所居,莫如韓樂。文子喻魯侯有蹶父之德,宋公如韓侯,宋土如韓樂。穆姜出于房,再拜曰:「大夫勤辱,不忘先君,以及嗣君,施及未亡人。穆姜,伯姬母,聞文子言宋樂,喜而出謝其行勞。婦人夫死,自稱未亡人。先君猶有望也。言先君亦望文子之若此。敢拜大夫之重勤。」又賦《綠衣》之卒章而入。《綠衣》,《詩·邶風》也。取其「我思古人,實獲我心」,喻文子言得己意。

又《襄四年》曰:穆叔如晋,報智武子之聘也。晋侯享之,金奏《肆夏》之三,不拜;《肆夏》,樂曲名。工歌《文王》之三,又不拜;歌《鹿鳴》之三,三拜。韓獻子使行人子員問之。對曰:「《三夏》,天子所以享元侯也,使臣弗敢與聞。《文王》,兩君相見之樂也,使臣不敢及。《鹿鳴》,君所以嘉寡君,敢不拜嘉?嘉者,以叔孫爲嘉賓,故歌《鹿鳴》之詩,取其「我有嘉賓」也。叔孫奉君命求嘉,叔孫乃所以嘉魯君。《四牡》,君所以勞使臣也,敢不重拜?《皇皇者華》,君教使臣曰:『必諮于周。』《皇皇者華》,君遣使臣之詩也。言中臣奉使能輝光君命,如華之皇皇然。又當諮于忠信,以補已不及也。臣聞之:訪問于善爲諮,諮親爲詢,諮禮爲度,諮事爲諏,諮難爲謀。臣獲五善,敢不重拜?」五善謂諮、詢、度、諏、謀也。

又《襄二》曰:公使厚成叔吊于衛曰:「寡君使瘠,聞君不撫社稷而越在他竟,若之何不吊?」衛人使太叔儀對,曰:「群臣不佞,得罪於寡君,寡君不以即刑,而悼弃之。君不記先君之好,辱吊群臣,敢拜君命之辱,重拜大貺。」

又《昭四》曰:初,楚恭王無冢,有寵子五人,無立焉。乃大有事于群望,而祈曰:「隨神擇于五人者,使王社稷。」乃遍以璧見于群望,曰:「當璧而拜者,神所立也,誰敢違之。」旣,乃與巴姬密埋璧于大室之庭,巴姬,恭王妾。太室,祖廟。使五人齊,而長幼入拜。順長幼以次拜也。康王跨之,靈王肘加焉,子幹、子哲皆遠之。王平弱,抱而入,再拜,皆厭紐。

《孝經右契》曰:製作孝經道備,使七十人弟子向北辰星而聲折。孔子絳單衣,向星而拜。

《論語·子罕》曰:拜下,禮也。今拜乎上,泰也。雖違衆,吾從下。臣祭于君,酬酢授爵,當拜于堂下。時臣驕泰,故拜于堂上。

又《鄉黨》曰:康子饋藥,拜而受之。曰:「丘未達,不敢嘗。」饋,進也。拜、受敬也。未知其故,故不敢嘗,禮也。

《家語》曰:子貢曰:孔子爲大司寇,國厩焚,有違火來者,則拜。士一,大夫再。曰:「其來者,亦相吊之道。吾爲有司,故拜之。」

《爾雅》曰:啓,跪也。郭璞注曰:小跪也。

《方言》曰:東齊、青、岱、北燕之郊,跪謂長騖。郭璞注曰:今東郡人亦呼長跪爲長鶩。

《釋名》曰:跪,危也,兩膝隱地,體危倪也。跽,忌也,見所敬者,不敢自安也。拜于丈夫爲跌,跌然屈折,下就地也;于婦人爲扶,自相扶而上下也。

漢書》曰:武帝幸不其,如淳曰:其音基。不其,山名,因以爲縣。祠神人于交門宮,應劭曰:神人、蓬萊仙人之屬也。琅琊縣有交門宮,武帝所造。若有向。坐拜者。作《交門之歌》。

又曰:劉章已殺呂産,帝令謁者持節勞章。章欲奪節,謁者不肯。章乃從與載,因節信馳斬長樂衛尉呂更始,還入比軍。復報太尉勃,起拜賀。

又曰:大將軍衛青旣益尊,姊爲皇后,然汲黯與亢禮。或說黯曰:「自天子欲令群臣下大將軍,大將軍尊貴誠重,君不可以不拜。」黯曰:「夫以大將軍有揖客,反不重耶?」

又曰:何武徙京兆大尹。二歲,坐舉方正。所舉者召見,盤辟雅拜,有司以爲詭衆虛僞,武坐左遷楚內史。

又曰:朱博爲琅琊太守,門下掾貢遂,耆老大儒,教授數百人,拜起舒遲。博出,教告主簿:「貢先生不習吏禮,主簿且教拜起,閑習乃止。」

又曰:張禹疾,車駕自臨問之。上親拜禹床下。禹小子未有官,上臨候禹,禹數視其小子,上即拜禹之小子爲黃門郎給事中。

《東觀漢記》曰:耿恭於疏勒城穿井,十五丈不得水。恭乃正衣服,向井再拜,爲吏士禱水。身自率士挽籠,有飛泉涌出,大得水。吏士驚喜,皆稱萬歲。

又曰:陳遵爲大司馬護軍,使匈奴,過辭于王丹。臨訣,丹謂遵曰:「俱遭世反覆,惟我二人爲天地所貴。今子當之絕域,無以相贈,贈子以不拜。」遂揖而別。遵甚悅之。

又曰:司徒侯霸欲與王丹定交,丹被征,霸遣子昱往。昱道遇丹,拜于車下。丹答之。昱曰:「家公欲與君投分,何爲拜子孫耶?」丹曰:「君房有是言,王丹未之許。」

又曰:魏霸爲光祿大夫。霸妻死,長兄伯爲霸娶妻,送至官舍。霸笑曰:「兒子備具,何空養他家姥爲?」即自入拜其妻,手奉案前。因跪曰:「夫人視老夫復何中直而空失計義,不敢相屈。」即拜而出。妻慚,求去,遂送還之。

《後漢書》曰:北匈奴遣使求和親,顯宗遣鄭衆持節使匈奴。衆至北庭,虜欲令拜,衆不爲屈。單于大怒,圍守閉之,不與水火,欲脅服衆。衆拔刀自誓,單于恐而止。乃更發使,隨衆還京師。

華嶠《後漢書》曰:鄭衆使匈奴,欲令衆拜,不爲屈。相議復欲遣衆,衆曰:「今往匈奴,必恐取勝于臣。臣不忍持大漢節對氈裘跪拜。」明帝收系廷尉獄。

《獻帝春秋》曰:董卓自號太師,御史中丞以下皆拜。初,皇甫嵩與卓爭雄,後嵩爲中丞,見卓,拜車下。卓曰:「可以服未?」嵩曰:「安知明公乃至于是。」卓曰:「鴻鵠固有遠志,但燕雀不知耳。」嵩曰:「昔與明公俱鴻鵠,獨明公今爲鳳凰。」卓笑曰:「卿早服,可得不拜也。」

《漢雜事》曰:韋玄成讓侯,詔書不聽,引拜之也。

又曰:馬援與梁統友善,統子虎賁中郎將松往候援。援小疾病,松拜床下。援于床上坐視,不爲禮。左右曰:「松貴,不當禮耶?」曰:「我乃松父友,雖貴,奈何失禮。」

《典略》曰:太子嘗請文學,酒酣,坐,忻命夫人甄氏出拜坐。衆人皆伏,而劉楨獨平視。太祖聞之,收楨,减死。

胡沖《吳曆》曰:孫策系豫章,先遣虞翻說華歆。歆葛巾迎策。策謂歆:「府君德望,遠近所歸。策年幼稚,宜修子弟之禮。」便向歆拜。

《魏志》曰:魯國孔融,高才倨傲,年在紀、群之間。先與紀友,後與群交,更爲紀拜,由是顯名。

《魏志》曰:常林年七歲,有父党造門,問林曰:「伯先在不?汝何不拜?」對曰:「對子字父,何拜之有?」

又曰:晋宣王以常林鄉邑耆德,每爲拜。或謂林曰:「司馬公貴重,君宜止之。」林曰:「司馬公自欲敦長幼之序,爲後生法。貴、非吾之所畏也,拜、非吾之所制也。」言者踧踖而退。

《蜀志》曰:先主爲漢中王,許靖爲太傅,丞相諸葛亮皆爲之拜。

又曰:伊籍隨先主入益州,東使吳。孫權聞其才辯,欲逆折以辭。籍適入拜,權曰:「勞事無道之君。」籍即對曰:「一拜一起,未足爲勞。」

《吳志》曰:朱冶領吳郡,舉孫權爲孝廉,後權歷位上將。及爲吳王,冶每見,權常親迎,執板交拜。

又曰:人誣樓玄謗訕政事,華上疏,乞玄自新。孫皓疾玄名聲,復徙玄及子男據,付交趾將張幷,使以戰自效,陰別敕幷令殺之。據到交趾,病死。玄一身隨幷,討賊持刀,見幷輒拜,幷未忍殺。會幷暴疾卒,玄殯斂幷,于器中見敕書,還便自殺耳。

王隱《晋書》曰:何曾爲司徒,與高、鄭二公將見。文帝曾在中央,獨先拜。

《漢晋春秋》曰:晋公旣進爵爲王,太尉王祥、司徒何曾、司空荀顗幷請詣謁。顗謂祥曰:「相王尊重,何侯旣已書敬,今日便當相率而拜,無所疑也。」祥曰:「相國勢位誠爲尊貴,然要是魏之宰相。吾等魏之三公,公、王相去一階而已,班例大同。安有天子三司可輒拜人者?損魏朝之望,虧晋王之德,君子愛人以禮,吾不爲也。」及入,顗遂拜,而祥獨長揖。帝曰:「今日方知君見顧之重矣。」

《晋書》曰:潘岳性輕躁,趨世利,與石崇諂事賈謐。每候其出,與崇輒望塵而拜。

《晋中興書》曰:王猛少貧賤,鬻畚爲事。嘗至洛陽貨畚,有一人于市買其畚,云︰「家近在此也,隨我去取直。」猛隨去。忽至深山中,此人語「且住樹下,當先啓導。」須臾,猛進,見一公踞胡床,悉白,侍從十許人,有一人引猛云︰「大司馬公。」猛因拜老公。公曰:「王公何緣拜?」即十倍酬畚直,遣人送猛出山。旣出嶺視,乃嵩高山。

《晋中興書》曰:顯宗嘗使太常丞張放歸胙于王導,詔無下拜。導不敢當,辭以疾。初,顯宗幼沖,見導恒拜。

《晋諸公贊》曰:司馬駿鎮西戎,旣薨,每見其碑,讀者無不拜之。

《後魏書》曰:沈文秀爲慕容白曜攻之,長圍數匝。自夏至秋,始克。文秀取所持節衣冠,儼然坐齊內。亂兵入,文秀厲聲數四,身見執而裸送于白曜。曜左右令拜,文秀曰:「各二國大臣,無相拜之禮。」

《曹瞞別傳》曰:沛國桓邵亦輕太祖。邵避難交州,得出,首拜謝于庭中。太祖曰:「跪可解死耶?」遂殺之。

《郭太別傳》曰:鄉人見太,皆于床下拜。

《鄭玄別傳》曰:建安元年,自徐州還高密,道遇黃巾賊數萬人,見玄皆再拜。

《樊英別傳》曰:英嘗病臥便室中,英妻遣婢拜問疾。英下床答拜。陳問英:「何答婢拜?」英曰:「妻,齊也,共奉祭祀。禮,無往而不反。」

《荀氏家傳》曰:魏文帝在東宮,武帝謂曰:「荀公爲人之師表也,汝當盡禮敬之。」荀曾病,世子問疾,拜床下。

《三輔决錄》曰:孟他字伯郎。靈帝時,中常侍張讓專朝。讓監奴典任家計,他殫家財賂監奴,共結親厚。積年,衆奴心慚,問他所欲。他曰:「欲得汝曹拜。」奴等皆許諾。時賓客求見讓者,門車常數百乘,或累日不得過。他最後往,衆奴以其至,皆迎而拜之,將他車騎入。衆人大驚,謂他與讓善,爭以珍物遺他。他得,盡以賂讓。讓大喜。後以葡萄酒遺讓,即拜梁州刺史。

《燕書》曰:皇甫真字楚季。鄴城失守,秦王初入,臨前殿宴群臣。數百人皆集東掖門,見侍中王猛來,真等望馬首拜之。明日,更見真,乃卿猛。猛曰:「昨拜朝,卿何恭慢之相違。」真答曰:「卿昨爲賊,朝是國士。吾冥拜賊,而卿國士,亦何所怪也?」猛嘉之。

《韓子》曰:禮者,所以貌情也。中心懷而不諭,故疾趨卑拜以明之。

《燕丹子》曰:田先主見太子,太子側階而迎,迎而再拜。

《賈誼書》曰:受計之禮,主所親拜者二:聞生民之數則拜之,聞登則拜之。

《郭子》曰:陶公自上流來陶侃,字士衡。赴蘇峻之難,含怒于庾公。庾公謂必戮已,進退無計。溫公乃勸詣陶公:「卿但徑拜,必無他。我爲卿保之。」庾殊未了,而不得不往,乃從溫言詣陶,至便拜。庾風姿雅潤,陶見拜,不覺自起,止之曰:「庾元規何緣拜陶士衡?」

江統祚《謁拜議》曰:以爲諸郡吏都無太守伯叔兄敬者,近臣君服,斯服。然則朝佐以下,左右者可從君而拜,君所拜統士。古者見,賓主皆拜,今日非君臣上下,則不拜。君之新親者,惟佐小吏則可,君拜,斯拜矣。君之諸父無道,謂之事甲辰。儀:臣見諸王直恭敬而已,無鞭板拜揖。雖于皇帝,爲諸祖諸父,其義皆同。又河南河內諸郡吏,前後亦爲太守伯叔兄謁拜者,其比甚衆矣。

尚書逸令曰:卞等奏:「三代以來,記籍禮經無拜臣之制,惟漢成帝拜張禹,庸主凡臣,不足爲軌。先帝拜司徒導,以元皇興自蕃國。布衣之交,拜,在人臣之故。師而不改,以君拜臣,大教有違,事應改正。」太后又詔曰:「帝幼少,宜一遵先帝。」等又固爭云云:「臣期不奉詔。」又反覆,乃從外奏。成帝拜王公,時議曹疑于儀注。博士杜瑗及陳舒議:「禮無以君拜臣下也。小會崇謙,非臣下所知,無在儀注之制。」張闈受侯,不拜。國太妃表云︰昔爲晋陵內史,在東海國封內。時世孫幼小,太妃秉政,前內史遷授除拜日,及當之官,皆上疏拜圖,執純臣之禮。闓自以雖爵有五等,然執受瑞,俱爲列國,無相臣之體。又晋制:拜列侯爲相,內史于天朝,不曰陪于蕃國,不稱臣。臣以從古則懼有行簡之譏,隨俗又恐失君臣之訓。經國垂範,宜有定準,乞出臣表,下八座參詳、答報。」

《唐書》曰:田承嗣方跋扈,亻艮傲無禮。郭子儀嘗遣使至魏州,承嗣輒望拜之,指其膝謂使者曰:「茲膝不屈于人,今爲公拜。」

 禮儀部二十 ↑返回頂部 禮儀部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