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561

 禮儀部三十九 太平御覽
卷五百六十一.禮儀部四十 吊
禮儀部四十一 

《周禮·喪祝》曰:王吊,則與巫前。鄭司農注云︰喪祝與巫以桃茢執戈在王前。

又《司巫》曰:男巫,王吊則與祝前。女巫,後吊則與祝前。女巫與祝前,後如王之禮。

又《太僕》曰:太僕掌三公孤卿之吊勞,王使往也。小臣掌士大夫之吊勞。

《禮》曰:知生者吊,知死者傷。知生而不知死,吊而不傷;知死而不知生,傷而不吊。吊喪不能賻,弗問其所費。

又曰:將軍文子之喪,旣除喪而後越人來吊。主人深衣練冠,待于廟,垂涕Д。子游觀之曰:「將軍文氏之子,其庶幾乎!亡于禮者之禮也,其動也中。」中禮之變也。

又曰:死而不吊者三:謂輕身亡孝也。畏,人或時以非罪攻已,不能有以說之死之者,孔子畏于匡是也。厭,行止危險之下。溺。不乘橋船。

又曰:曾子吊于負夏。負夏,衛地。主人旣祖填池,祖謂移柩車去載處,爲行始也。填池當爲奠徹,聲之誤也。奠徹,遣奠設祖奠。推柩而反之,反于載處,榮曾子吊,欲更始。降婦人而後行禮。禮,旣祖而婦人降。今及柩,婦人辟之,復升堂矣。柩無反而反之,又降婦人,蓋欲矜賓于此婦人。皆非也。從者曰:「禮與?」怪之。曾子曰:「夫祖者,且也。且,未定之辭。且胡爲其不可以反宿也?」曾子襲裘而吊,子游裼裘而吊。曾子指子游而示人曰:「夫夫也,爲習于禮者,如之何其裼裘而吊也?」

又曰:哀公使人吊蕢尚,遇諸道。辟于路,畫宮而受吊焉。哀公,魯君也。畫地爲宮象。曾子曰:「蕢尚不如杞梁之妻知禮也。齊莊公襲莒于奪,杞梁死焉。其妻迎其柩於路,而哭之哀。莊公使人吊之。對曰:『君之臣不免于罪,則將肆諸市朝,而妻妾執。肆,陳尸也。大夫以上于朝,士以下於市。執,拘也。君之臣免于罪,則有先人之敝廬在,君無所辱命。』」無所辱命,辭不受也。《春秋傳》曰:齊侯吊諸其室。

又曰:季孫之母死,哀公吊焉。曾子與子貢吊焉。閽人爲君在,弗內也。閽人,守門者。曾子與子貢入于其厩而修容焉。更鼎飾。子貢先入,閽人曰:「鄉者已告矣。」旣不敢止,以言下之。曾子後入,閽人辟之,見兩賢相隨,彌益恭也。涉內ニ。卿大夫皆辟位,公降一等而揖之。

又曰:殷旣封而吊,周反哭而吊。封當爲空,窆下棺也。

孔子曰:「殷已愨,吾從周。」

又曰:曾子與客立于門側,其徒趨而出。徒謂客之旅。曾子曰:「爾將何之?」曰:「吾父死,將出哭于巷。」以爲不可發凶于人館。曰:「反哭于爾次。」次,舍也。禮,館人使專之,若其自有然。曾子北面而吊焉。

又曰:五十無車者,不越疆而吊人。氣力始衰。

又曰:婦人不越疆而吊人。不通於外。行吊之日,不飲酒食肉焉。以全哀也。吊于葬者,必執引;若從柩及壙,皆執紼。示助之以力。車曰引,棺曰紼。喪,公吊之必有拜者,往謝之。雖朋友州里舍人可也。謂無主後。吊曰:「寡君承事。」示亦爲執事來。主人曰:「臨」。君辱臨其臣之喪。君遇柩于路,必使人吊之。君之於臣有父母之恩。大夫之喪,庶子不受吊。不以賤者爲有爵者主。

又曰:子張死,曾子有母之喪,齊衰而往哭之。或曰:「齊衰不以吊。」以其無服,非之。曾子曰:「我吊也與哉?」於朋友哀,痛甚而往哭之,非若凡吊。

又曰:晋獻公之喪,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獻公殺其子申生,重耳避難出奔,是時在翟,就吊之。且曰:「寡人聞之:亡國恒于斯,得國恒于斯。言在喪代之際。雖吾子儼然在憂服之中,喪亦不可久也,時亦不可失也。孺子其圖之。」勸其反國,意欲納之,喪謂亡失位。孺,椎也。以告舅犯。舅犯是重耳之舅狐偃也,字子犯。舅犯曰:「孺子其辭焉。喪人無寶,仁親以爲寶。寶謂善道可守者。仁親,親行仁義。父死之謂何?又因以爲利,欲反國求爲後,是利父死。而天下其孰能說之?孺子其辭焉。」說猶解也。

又曰:羔裘玄冠,夫子不以吊。不以吉服吊喪也。

又曰:衛司徒敬子死,子夏吊焉。主人未小斂,绖而往。子游吊焉。主人旣小斂,出绖,反哭。子夏曰:「聞之也與?」曰:「聞諸夫子,主人未改服則不絰。」

又曰:曾子問曰:「三年之喪,吊乎?」孔子曰「三年之喪,練,不群立,不旅行。君子禮以飾情。三年之喪而吊哭,不亦虛乎?」爲彼哀不專于其親也。爲親哀則是妄吊。

又曰:諸侯非問疾吊喪而入諸臣之家,是謂君臣爲謔。

又曰:吊者即位于門西,東面;其介在其東南,北面;西上,于西門。賓立門外不當門。主孤西面。立于阼階下。相者受命,曰:「孤某使某請事。」客曰:「寡君使某如何不淑!」受命,受主人命以出也。不言殯者,喪無接賓。淑,善也。爲何不善,言君痛之甚,使某吊。相者入告,出曰:「孤某須矣。」稱其君名者,君薨,稱子某,使人知通嗣也。須矣,不出逆也。吊者入,主人升堂,西面。吊者升自西階,東面,致命曰:「寡君聞君之喪,寡君使某。如何不淑!」子拜稽顙。吊者降反位。子,孤子也。降反位者,出反門外位。

又曰:婦人非三年之喪,不逾封而吊。逾封,越竟也。或爲越疆。

又曰:諸侯吊于異國之臣,則其君爲主;君爲之主,吊臣恩爲己也。子不敢主當,中庭,北面哭,不拜。諸侯吊,必皮弁錫衰。所吊雖已葬,主人必免。主人未喪服,則君亦不錫衰。必免者,尊人君爲之變也。未喪服,未成服也。旣殯成服。

又曰:殷人吊于壙,周人吊于家,示民不偝也。旣葬,哀而哭踴,于是吊之。

《傳》曰:宋大水,公使吊焉。曰:「天作淫雨,害于粢盛。若之何不吊?」對曰:「孤實不敬,天降之灾,又以爲君憂。拜命之辱。」臧文仲曰:「宋其興乎?禹湯罪己,其興也勃焉。桀紂罪人,其亡也忽焉。」

又曰:齊侯歸,遇杞梁之妻于郊。梁戰死,妻行逆喪。使吊之。辭曰:「殖之有罪,何辱命焉?言若有罪,不足吊。若免于罪,則有先人之敝廬在,下妾不得與郊吊。」婦人無外事,故不猶賤也。齊侯吊諸其室。傳善婦人有禮。

又曰:游吉相鄭伯以如晉,亦賀虒祁也。史趙見見太叔曰:「甚哉,其相蒙也!蒙,欺也。可吊也,而又賀之。」子太叔曰:「若何吊也?豈特惟我賀,將天下實賀。」

又曰:琴張聞宗魯死,琴張,孔子弟子,字子開,名牢。將往吊之。仲尼曰:「齊豹之盜,而孟縶之賊,女何吊焉?」言齊豹所以爲盜,孟縶所以見賊,皆由宗魯。

又曰:晋頃公卒,秋八月,葬。鄭游吉吊,且送葬。魏獻子使士景伯詰之曰:「悼公之喪,子西吊,子蟜送葬。在家十五年。今吾子無二,何故?」

漢書》曰:龔勝死,有老父來吊,其哭甚哀。旣而曰:「籲!薰以香自燒,膏以明自消。龔生竟夭天年,非吾徒也。」

又曰:蔣詡字元卿遭父憂,有吊者盈門。後母疾之,不與席,不得止舊廬,于側作小,往如舊也。

《續漢書》曰:郭太字林宗,退身隱居教授,徒衆甚盛。喪母,友人或千里來吊之。

《東觀漢記》曰:祭遵病薨,喪至河南,詔遣百官皆詣喪所。上車駕素服往吊,望城門,舉音遂哭,而至哀慟。復幸城門,遇喪車,瞻望涕泣。上親臨,祠以太牢,儀如孝宣帝臨霍將軍故事。

謝承《後漢書》曰:徐孺子不就諸公之辟,及有喪者,萬里赴吊。常于家預炙鶏一隻,以一兩綿絮浸酒中,暴幹,以裹鶏。徑到所赴冢,遂以水漬綿,使有酒氣,以鶏置前,祭畢便去。

王隱《晋書》曰:何劭爲司徒,薨,養子岐爲嗣。袁粲吊岐,岐辭以疾。粲獨笑而出曰:「今年决下歧品。」王詮謂之曰:「知死吊死,何必見生?岐前多罪,爾時不下,今何公新亡便下岐品,人謂中正畏强侮弱。」粲乃止也。

鄧粲《晋記》曰:阮籍能爲青白眼,禮俗之士,輒以白眼對之。宗正嵇喜,康之兄也。聞籍喪,吊焉。籍以不哭,見其白眼。喜不懌而退也。

《晋中興書》曰:周嵩兄顗旣被害,王敦便人吊嵩。嵩曰:「亡兄天下之罪人,爲天下所殺,復何吊?」敦甚銜之。

《家語》曰:季桓子死,魯大夫朝服而吊。子游問孔子曰:「禮乎?」孔子不答。他日,又問。孔子曰:「始死則羔裘玄冠者,易之而已,又何疑焉?」

又曰:孔子有母之喪,旣練,陽虎吊焉。私于孔子曰:「今季氏將大饗境內之士,聞諸乎?」曰:「丘弗聞之。雖在衰絰,亦欲與往。」陽虎曰:「子謂不然乎?季氏饗士不及子。」

《禮統》曰:吊生曰唁,吊死曰吊。生謂之唁何?非有喪之位,哭之事,但嗟嘆以言,故謂之嗟。吊死謂之吊何?吊者,毒也。致有恩厚,禮無服屬,但致傷哀痛毒,故謂之吊。

《白虎通》曰:《檀弓》記曰:「天子哭諸侯,爵弁純衣。」

又曰:遣大夫吊,辭曰:「皇天降灾,子獨遭離之,嗚呼哀哉!」

《莊子》曰:孔子圍于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太公任吊之曰:「幾死乎?」曰:「然。」「子惡乎?」曰:「然」。任曰:「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飾智以驚愚,修身以明,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故不免。」

又曰:莊子妻死,惠子吊之,則方箕踞,鼓盆而歌,曰:「察其始,本無生。非徒無生也,本無形。非徒無形也,本無氣。變而有生,今變而之死,人且寢于巨室,我嗷嗷隨而哭之,自以爲不通乎命,故止之。」

又曰:老聃死,秦失吊之,三號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耶?」曰:「然。」「然則吊焉若此,可乎?」曰:「然。始也吾以爲其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吊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會之,必有不蘄言而言、不蘄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

《淮南子》曰:北塞上之人有喜游者,其馬無故亡入胡中。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知乃不爲福?」居數月,其馬將胡駿馬而歸。人皆賀之。其父曰:「此何知乃不爲禍?」家富良馬,其子好騎,墮馬而折髀。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知乃不爲福?」居一年,胡夷大出,丁壯者控弦而戰,塞上之人死者十九。此獨以跛之故,子父相保。

《符子》曰:陶之富者朱公喪其中子,鄰人往吊之。朱公方擁膝蹲踞,捧頭而笑。鄰人曰:「聞有喪,將唁子之哀。」朱公曰:「生不致哀,死而唁,何鄰人之不通也!」

《說苑》曰:孫叔敖爲楚令尹,一國吏民皆來賀。有老父衣粗衣、冠白冠,後來吊曰:「身已貴而驕人者,民去之;位已高而擅權者,君惡之;祿已尊厚而不知足者,患處之。」叔敖再拜:「敬受命!願聞餘教。」父曰:「位已高而意益下;官益高而心益小;祿已厚而慎不敢取。君謹守此三者,足以治楚矣。」

《世說》曰:顧彥先性好琴,及喪,家人常以琴置靈床上。張季鷹往哭顧,不勝其慟,徑上床鼓琴,作數曲竟,撫琴曰:「彥先頗復賞此不?」因又慟哭,下,執孝子手而去。

賀循《喪服要記》曰:始吊,朝玄端之服也。皮弁絰,素弁而加環絰也。始死而往朝服者,主人未變,賓未可以變也。

又曰:古之吊者,皆因朝夕哭而入吊。賓至,主人出,即中門外,西面,北上,拜。賓入門,即位于堂下,當阼階,西面。賓入,即位,皆哭。哭止,主人拜之。

又曰:大夫吊于大夫,始死而往,朝服裼裘,如吉時也。當斂之時而至,則弁絰,服皮弁之服,以襲裘也。主人成服而往,則皮弁绖而加錫衰也。大夫於士有朋友之恩,乃得弁绖。

謝茲《喪服圖》曰:天王吊三公及三孤,弁绖錫衰。吊六卿,弁绖錫衰。吊大夫,弁绖疑衰。吊士,弁绖緦衰。吊畿內諸侯,弁绖緦衰。

《郭太別傳》曰:賈淑字子厚,林亭鄉人。雖世有冠冕,而性險害,邑里患之。林宗遭母憂,淑來吊之,而钜鹿孫咸直亦至。咸直以林宗賢而受惡人吊,心怪之,不進而去。林宗遽追而謝曰:「賈子厚誠凶德,然洗心同善。仲尼不逆互鄉,故許其進也。」淑聞之,改過自厲,終成善士。又林宗有母喪,徐稚往吊,置生芻一束于廬前而去。林宗曰:「此必南州徐孺子也。《詩》不雲乎:『生芻一束,其人如玉。』吾無德以堪之。」

《裴楷別傳》曰:裴楷少知名,而風情朗悟。初,陳留阮籍遭母喪,楷弱冠往吊,籍乃離喪位,神志晏然。至乃縱情嘯咏,傍若無人。楷不爲改容,行止自若,遂便率情獨哭;哭畢而退,威容舉動無異。

《陶侃傳》曰:侃丁母艱,在墓下,忽有二客來吊,不哭而退,儀服鱗異。知非常人,遣隨而看之,但見雙鶴孤而沖天也。

《列女傳》曰:魯黔婁先生之死,曾子與門人往吊焉。隱門而入,立于堂下。其妻出,衣褐袍。曾子吊之,上堂,見先生尸在牖下,枕毄土席稾,缊袍無表。覆以布被,首足不盡斂,覆頭則足見,覆足則頭見。

《皇覽·逸禮》曰:君使大夫吊于國君,禮錫衰裳弁绖,有下大夫爲介,亦如之。士介者,將命者緦衰裳弁绖,異姓葛,同姓麻。

《語林》曰:陳元方遭父喪,形體骨立,其母哀之,以錦蒙其上。郭林宗往吊,見錦被而責之,賓客絕百許日。

 禮儀部三十九 ↑返回頂部 禮儀部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