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部四 太平御覽
卷六百一十一.學部五  勤學
學部六 

史記》曰:蘇秦,洛陽人。與魏人張儀同師鬼谷先生。讀書至睡,秦輒引錐刺股,血流至踝。

漢書》曰:董仲舒,廣川人。景帝時爲博士。少耽學業,下幃讀書,弟子傳以相受,莫見其面。十年不窺園圃,乘馬三千年不知牝牡。

又曰:路溫舒字長君。父使牧羊,溫舒取澤中蒲截以爲牒,編用寫書。

《後漢書》曰:桓榮字春卿,沛國龍亢人也。少與兄元卿俱在田捃拾,而榮開書讀之,講誦不息。元卿嗤榮曰:「但自苦氣力,何時復施用乎?」榮笑不應。日夜不倦。世祖聞,召拜議郎,使入教授太子,帝稱善曰:「得生幾晚。」後爲太子少傅。帝賜其車馬衣服,榮得之,陳于庭,謂父兄曰:「此吾稽古之力也。」元卿嘆曰:「我本農家子,豈意學之爲利乎?」

又曰:法真隱居大洋,講論術藝,歷年不窺園圃。

又曰:何休作《公羊解詁》,覃思不窺園者十有七年。

又曰:趙昱常就處士東莞綦毒公受《公羊傳》,至歷年潜思,不窺園門,親疏稀見其面。

又曰:張霸字伯饒,成都人。好學,七歲通《春秋》,復欲進餘經,父母曰:「汝小,未能也。」霸曰:「我饒爲之。」故字伯饒。四遷侍中。

謝承《後漢書》曰:戴封字平仲。年十五,詣太學,師事東海申君。申君卒,送喪到東海,道經其家,父母以封當還,豫爲娶妻。封過拜親,不宿而去。

又曰:高鳳字文通,南陽祭人。家以農畝爲業,而勤學專精讀誦。妻嘗之田,曝麥于庭,令鳳護之,懼鶏,以竿授之。時天暴雨,而鳳持竿讀書不覺,潦水大至,流其麥矣。

又曰:《袁閎傳》:黃巾賊起,攻沒郡縣,百姓驚散。閎誦不移。賊相約語,不入其閭。鄉人就閎避難,皆得全免。

又曰:曹博雅疏通,尤好禮事。常感朝廷制度未備,慕叔孫通爲漢禮儀,晝夜研精,沉吟專思:寢則懷抱筆扎,行則誦習文書;當其念至,忘所之適。

又曰:承宮少孤,年八歲,爲人牧豕。鄉里徐子盛者,以《春秋經》授諸生數百。承宮過息廬下,樂其業,因就聽經,遂請留門下。

《續漢書》曰:宮過徐子盛,好之,因弃其猪而留聽經。主怪其不還,求索,得宮,欲笞之。門下生共禁止,因留之,爲諸生拾薪執苦數年,勤學不倦。

又曰:崔琦字子瑋,濟北相瑗之宗也。引古今成敗以誡梁冀,冀不能受,乃作《外戚箴》,又作《鵠賦》以爲諷。後除臨濟令,不敢之職,解印而去。冀令刺客求之,見琦耕于陌上,懷書一卷,息輒偃而咏之。刺客賢之,以實告琦,因得脫走。

又曰:荀爽字慈明,幼好學。太尉杜喬見而稱曰:「可爲人師。」爽遂耽思經籍,慶吊不行,征命不應。

司馬彪《續漢書》曰:杜喬字叔榮,累祖吏二千石,以孝稱。雖二千石子,常步擔求師。

又曰:李固少有俊才,雅志好學,爲三公子,常躬步驅驢,負書隨師。

《魏志》曰:楊浚同郡王蒙少孤,爲人僕隸。年十七,見使牧羊,而私讀書,因獲捶楚。俊美其才,即贖著家中,聘娶立屋,然後與別居。官至散騎常侍。

《魏略》曰:常林少單貧,爲諸生。耕帶經鋤,其妻自擔餉饋之,相敬如賓。

又曰:賈逵字梁道。好《春秋左傳》,及爲牧守,常自課讀之,月一遍。

《蜀志》曰:譙周字元南。耽古篤學。家貧,未嘗營産業。誦讀典籍,欣然獨笑,以忘寢食。研精六經,頗曉天文,而不留意諸子文章,非心所存。

《吳志》曰:魯肅爲人方嚴,寡于玩飾。治軍整頓,禁令必行。雖在軍陣,手不釋卷。

又曰:闞澤字德潤,山陰人。常爲人傭書,所寫畢,誦之亦遍。

虞溥《江表傳》曰:張紘事父至孝。居貧,躬耕稼,帶經而鋤,孜孜汲汲,以夜繼日,至于弱冠,無不窮覽。

《晋書》曰:王育少孤貧,爲人傭,牧羊豕。近學堂。育常有暇拾薪,以雇書手抄書,合截蒲以學書,日夜不止。亡失羊豕,其主笞之,育甚有慚色,將鬻已以償。于是許子章聞而嘉之,代育還羊豕,給其衣食,令育與其子同學。育遂博通經史,仕僞漢,官至太傅。

又曰:車胤字武子,南平人。勤學不倦。家貧,嘗不得油,夏月則練囊,盛數十螢火蟲以照書。

《晋中興書》曰:孫盛字安國,爲秘書監。好學,自少及長,常手不釋卷。旣居史官,乃著《三國晋陽秋》。

又曰:劉,長不滿七尺,精學不倦,雖居官職,至于皓首,手不釋卷。

崔鴻《春秋前燕錄》曰:豫州刺史張怖字文祖,清河武城人也。怖少孤貧,隨母長于舅氏,令其牧牛。怖幼而好學,事母以孝聞。每日必于牧暇采樵二束、菜二本,一以供母,一以雇人書。晝則折木葉學書,夜則以所書者。

《宋書》曰:沈攸之字仲達,晚好讀書,《史》《漢》事多所諳憶。常嘆曰:「早知窮達有命,恨不七年讀書。」

又曰:鄭鮮之字道子,滎陽開封人。鮮之下帷讀書,絕交游之務。

又曰:王歆字休泰,琅琊人。家貧好學,嘗三日絕糧,執書不輟。父母家人或謂之曰:「困窮如此,何不耕農爲求活乎?」歆答曰:「我當以典籍自耕耳。」武帝以其博學有文才,累遷中書侍郎、揚州牧。

《後魏書》曰:甄琛,中山人也。舉秀才,入都累歲,常以弈棋,通夜不止。手下蒼頭奴,常令執燭,或時睡,則加杖之,如此非一。奴不勝痛楚,乃曰:「郎君辭父母仕官,若爲讀書執燭,不敢辭罪。今博弈,是何事也?」琛惕然大慚,遂寫書,研習經史,聞見日優,仕至侍中。

蕭子顯《齊書》曰:顧歡字景怡,吳郡鹽官人也。年六七歲,書晝甲子,有簡三篇。歡推計,遂知六甲。家貧,父使驅田中雀,歡作《黃雀賦》,雀食稻過半。父怒,欲撻之,見賦乃止。鄉中有學舍,歡貧,無以受業,于舍壁後倚聽,無遺忘者。八歲誦《孝經》、《詩》、《論》。及長,篤志好學。母年老,躬耕誦書,夜則燃糠自照。

又曰:隱士沈ら士,遭火燒書數千卷。ら士年過八十,耳目猶聰明,手以反故抄寫,燈下細書,復成二三千卷,滿數十篋。

《南齊春秋》曰:江泌字士清。少貧,晝日斫さ,夜讀書,隨月光握卷升堂。

《北齊書》曰:杜弼字輔玄。高祖令弼帶州驃騎府長史。弼性好名理,探味玄宗。自在軍旅,帶經從役。

又曰:李鉉字實鼎。家貧,苦學,春夏務農,秋冬入學。三冬不畜枕,每至睡時,假寐而已。

《後魏書》曰:李道固,頓丘衛國人,高祖賜名焉。家寒,少孤,有大志,好學不倦。初受業于長樂監伯陽。伯陽稱美之。晚與漁陽高悅,北平陽尼等將隱于名山,不果而罷。悅兄閭博學高才,家富典籍,彪遂于悅家手抄口讀,不暇寢食。

《三國典略》曰:齊右僕射富平子魏收字伯起,钜鹿曲陽人。幼習騎射,欲以武藝自達。太學博士鄭伯猷調之曰:「魏郎弄戟多少。」收慚悟,乃折節讀書,坐板床積年,板亦爲之銳。收嘗爲《庭竹賦》以自發名。伯猷謂之曰:「卿不值老夫,猶當逐兔。」

《後周書》曰:樊深博物,性好學,老而不怠。朝暮還往,常據鞍讀書,至馬驚墜地,折損支體,終亦不改。後除國子博士。

《梁史》曰:沈約十三而遭家難,潜竄。會赦,乃免。旣而流寓,孤貧,篤志好學,晝夜不釋卷。母恐其以勞生疾,常遣减油滅火,而晝之所讀,夜輒誦之。遂博通群籍,善屬文。濟陽蔡興宗聞其才而善之。及爲郢州,引爲安西外兵參軍記室。興宗常謂其諸子曰:「沈記室人倫師表,宜善師之。」

《梁書》曰:韋族弟受字孝友,沉毅有器局。年十二,嘗游京師,值天子出游南苑,邑里喧嘩,老幼爭觀。愛坐讀書,不釋卷。宗族莫不異之。

沈峻字士嵩,師事宗人沈ら士。嵩在門下積年,晝夜自課。或睡寐,輒以杖自擊,其爲志如此。

又曰:江革字休映,考城人。吏部侍郎謝眺常過革第,時大寒雪,革敝絮單席而耽學不倦。眺乃脫其所著衣幷手割半氈與革。後建安王爲雍州刺史,表求記室。人或薦之,以爲征北記室參軍。與弟觀少長共居,不忍離別,苦求同行。參軍沈約、任同與革書曰:「此雍府妙選英才,文房之職總卿昆弟,可謂馭二龍于長途,騁騏驥于千里。」

又曰:劉峻字孝標,平原人。勤學,去學五六里,常行讀書不息,地有坑坎,每常倒蹶,然後始悟。

《隋書》曰:皇甫績字功明。三歲而孤,爲外祖韋孝寬所鞠養。嘗與諸外兄博奕,孝寬以其惰業,督以嚴訓。績嘆曰:「我無庭訓,養于外氏,不能克躬勵已,何以成立?」深自感激,命左右自杖。孝寬聞而對之流涕。于是精心好學,略涉經史。

又曰:盧思道字子行。年十六,遇中山劉松爲人作碑,以示思道,讀之多所不解。于是感激,閉戶讀書,師事河間邢子才。後思道爲文以示劉松,松又不能甚解。思道乃喟然嘆曰:「學之有益,豈徒然哉?」

又曰:劉炫字光伯。少以聰敏見稱,與信都劉焯閉戶讀書,十年不出。

又曰:王劭篤學,好經史遺落世事。用思旣專,性頗悅忽,每至對食閉目凝思,盤中之肉,輒爲僕從所啖,劭弗之覺,惟責肉少,數罰厨人。厨人以情白,依前閉目,伺而獲之。厨人方免笞辱。其專固如此。

《唐書》曰:李榽,昭宗朝爲宰相。榽自在台省,聚書至多,手不釋卷。時人號「李書樓」。所撰文章及注解書傳之闕疑近百餘卷,經亂悉亡。

《世說》曰:管寧、華歆嘗同席讀書。有乘軒冕過門者,寧讀書如故,歆出觀。寧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

《邴原別傳》曰:原字根矩。家貧,早孤。鄰有書舍,原過其傍而泣。師問曰:「童子何悲?」原曰:「夫書者,必皆具有父兄者,一則羨其不孤,二則羨其得學。」師亦哀原之言而爲之泣,曰:「童子苟有志,我從相教,不之求費也。」

《楚國先賢傳》曰:孫敬好學,時欲寤寐,懸頭至屋梁以自課。常閉戶,號爲「閉戶先生」。

《廬江七賢傳》曰:文党字翁仲。欲之學。時與人俱入叢木,謂侶人曰:「吾欲遠學,先試投我斧高木上,斧當挂。」乃仰投之,斧果上挂。因之長安受經。

《七賢傳》曰:阮籍有奇才異質,或閉戶讀書連月不出,或游行丘林經日不返。

《益部耆舊記》曰:朱倉字卿,廣漢人。畜錢八百文,之蜀從處士張寧受《春秋》。糴小豆十斛,屑之爲糧,閉戶精誦。寧矜之,斂得米二十石,倉不受。

嵇康《高士傳》曰:逢真,王莽辟,不至。嘗爲杜陵門下掾,終身不窺長安城,但閉門讀書,未嘗問政。

《呂氏春秋》曰:寧越,中牟之鄙人也。苦耕稼之勞,謂其友曰:「何爲而可以逸此苦也?」其友曰:「莫如學。學三十年,則可以達矣。」寧越曰:「請以十五歲。人將休,吾不休;人將臥,吾不臥。」學十五歲,而周威公師之。

《世要論》曰:有讀書倦而刺其掌。

《墨子》曰:墨子使衛,載書甚多。强唐子見而怪之。墨子曰:「昔周公旦朝讀書百篇,夕見七十士。相天子猶如此,况無事,敢廢此乎?」

《鄒子》曰:朱買臣孜孜修學,不知雨之流粟。

漢武帝《洞冥記》曰:董謁字仲玄,出隱無常。常息人家,于座以筆題掌,還以竹籜寫之。書竟,舐掌中。加以少來精勤,舐之累爛。世謂之《董仲玄掌錄》。

《西京雜記》云︰匡衡好學,貧無燭,鄰家甚富,穿壁引光照書。

漢書》曰:倪寬,千乘人。受業孔安國。貧無資,傭作帶經而鋤。在太學爲弟子都養。

 學部四 ↑返回頂部 學部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