儀式部四 太平御覽
卷六百八十四.服章部一
服章部二 

總叙冠编辑

《說文》曰:冠,絭也,所以絭髮弁冕之總名也。

《釋名》曰:冠,貫也。所以貫韜髮也。

董巴《漢輿服志》曰:上古穴居野處,衣毛而冐皮,未有制度。後世聖人易之以絲麻。觀翬翟之文,榮華之色,乃染帛以効之,始作五綵,成爲五緌。

又曰:術氏冠有五彩,衣青玄,裳前員,其制差池四重。趙武靈王好服之,今不施用也。

《白虎通》曰:人所以有冠者,{巾卷}也,所以{巾卷}持髮也。人懷五德,莫不貴德,示成禮,有脩飾文章,故制冠以飾首,別成人也。

《三禮圖》曰:緇布冠,始冠之冠也。太古冠布,齋則緇之,今武冠則其遺象也。太古未有絲繒,始麻布耳。

又曰:建華冠,祠天地五郊,八佾舞人服之,以鐵爲柱,卷貫雜大珠九枚。

《禮記·檀弓》曰:古者冠縮縫,今也衡縫,縮,從也。今禮制衡讀爲橫。今冠橫縫,以其辟積多。故喪冠之反吉,非古也。解時人之喪冠,縮縫,古冠耳。

又《郊特牲》曰:冠義始冠之緇布之冠也。始冠三加,先加緇布冠。太古冠布,齋則緇之,其緌也。齋則緇之,鬼神重幽闇也。孔子曰:「吾未之聞也。」冠而敝之可也。三代改制齋冠不用。適子冠於阼,以著代也。醮於客位,加有成也。三加彌尊,喻其志也。始加緇布冠,次皮弁,次爵弁,冠益尊而志益大也。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委貌,周道也。章甫,殷道也。毋追上音牟,下音堆,夏后氏之道也。周弁,殷{口㝵}音詡,夏收,三王共皮弁素積。」所不易於先代。

又曰:黃衣黃冠而祭,息田夫也。野夫黃冠,黃冠,草服也。以息民服,象季秋草木黃落。

又《玉藻》曰:始冠,緇布冠,自諸侯下達,冠而敝之可也。本大古耳,非時王之法服也。玄冠朱組纓,天子之冠也。緇布冠繢緌,諸侯之冠也。皆始冠之冠也。玄冠,委皃。委,諸侯緇布冠有緌,尊者飾也。繢或作繪,緌或作蕤。玄冠丹組纓,諸侯之齋冠也。玄冠綦組纓,士之齋冠也。言齋時所服也,四命已上齋祭異冠也。縞冠玄武,子姓之冠也。謂父有喪服,子爲之不純吉也。武,冠卷也,古者冠卷也。縞冠素紕,旣祥之冠也紕,緣邊也。紕,讀如埤益之埤,旣祥之冠也,己祥祭而服之也。。垂緌五寸,惰游之士也惰游,罷民也。亦縞冠素紕,凶服之象也。垂長緌、明非旣祥。。玄冠縞武,不齒之服也所放不帥教者。。居冠屬武謂燕居冠也。著冠於武少威儀。。自天子下達,有事然後緌燕無事者去飾。

又曰:玄冠紫緌,自魯桓公始也。盖僣宋王者之後服也。緌當用繢。

又《冠義》曰:冠者,禮之始也。古者冠禮,筮日筮賓,所以敬冠事;敬冠事,所以重禮;重禮,所以爲國本也。

《傳》曰:狄人滅衛,齊桓公封衛于楚丘,衛國忘亡忘其滅亡之困。。衛文公大布之衣,大帛之冠。用諸侯諒闇之服。

又曰:鄭子華之弟子臧奔宋,好聚鷸冠。鷸,鳥名。聚鷸羽爲冠,言非法之服。鄭伯聞而惡之,使盜誘之。八月,盜殺之陳宋之間。君子曰:「服之不衷,身之災也。」

又曰:衛獻公戒孫文子、寗惠子食。皆服而朝,日旰不召,而射鴻於囿。二子從之,不釋皮冠而與之言。

又曰:齊侯田于沛,招虞人以弓,不進,使人執而問之。辭曰:「昔我先君之田也。旌以招大夫,弓以招士,皮冠以招虞人。臣不見皮冠,故不敢進。」乃舍之。

又曰:范獻子求貨於叔孫,使請冠焉以求冠爲辭。。取其冠法而與之兩冠,曰:「盡矣。」

《詩》曰:彼都人士,臺笠緇撮。緇撮,緇布冠也。

《糓梁傳·哀公》曰:公會晋侯、吳子于黃池。吳王夫差曰:「好冠來。」孔子曰:「大矣夫差,未能言冠而欲冠也。范寗曰:不知冠有差等,唯欲好冠。

史記》曰:高祖時籍孺,孝惠時閎孺,婉佞貴幸,與上卧起,故惠帝時郎中皆冠鵕鸃、具帶、傅脂粉,比閎、籍之屬。

又曰:丞相公孫弘燕見,上或時不冠至。如汲黯見,上不冠不見。甞坐武帳中,黯前奏事,上不冠,望見黯,避帳中,敬禮如此。

漢書》曰:高祖爲亭長,以竹皮爲冠。及貴,所謂劉氏冠也。後令爵非公乘以上,毋得冠劉氏冠也。應劭注曰:竹皮今之「鵲尾冠」是也。

又曰:沛公畧地陳留,麾下騎士酈食其,里中子也。食其見之曰:」沛公吾所欲從。」騎士曰:「沛公不喜儒,諸客冠來者,沛公輙解其冠,溺其中。未可以儒生說也。」

又曰:杜欽字子夏,家富而目偏盲。茂陵杜業亦字子夏,時人號欽爲盲杜子夏以相別。欽惡以疾詆,廼爲小冠,廣裁一寸,由是京師更謂欽爲小冠杜子夏,而業爲大冠杜子夏。

又曰:盖寬饒初拜衛司馬,冠大冠,帶長劒,躬按行士卒之室。

又曰:江充召見,衣紗縠禪衣,冠蟬纚步搖冠,上見之,曰:「燕趙固多奇士。」

又曰:王陽與貢禹爲友。陽爲益州刺史,禹聞之,彈其冠以待陽薦。陽薦禹於成帝,召爲大夫。

《東觀漢記》曰:莽居攝,子宇諫莽而莽殺之。逢萌謂其友人曰:「三䌉絕矣。不去,禍將及人。」即解冠掛東門而去。

又曰:段頴滅羌,詔賜頴赤幘大冠一具。

又曰:馬援與公孫述有舊。援入蜀,述見之甚喜,冠之交內之冠,立舊友之位。

《後漢書》曰:劉虞爲公孫瓉所誅。初,虞以儉素爲操,冠敝不改,乃就補其穿。及遇害,瓉兵搜其內,而妻妾服羅紈,盛綺飾。時人以此疑之。

《續漢書》曰:梁冀改輿服,別制卑幘狹冠。

《晉書》曰:劉暾字長升,轉侍御史。武庫火,尚書郭彰率百人自衛而不救火,暾正色詰之。彰怒曰:「我能截君角也。」暾勃然謂彰曰:「君何敢恃寵作威作福?天子法冠而欲截角乎?求紙筆奏之,彰伏不敢言,衆人解釋,乃止。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燕錄》曰:慕容廆曾祖父慕容跋,見燕代少年多冠步搖冠,好之,乃歛髮襲冠。諸部因呼之爲步搖,其後音訛而爲慕容,遂以慕容爲氏。

又曰:慕容儁下書曰:「周禮冠冕體制,君臣畧同。中世已來,亦旡常體。今特制燕平上冠,悉賜廷尉已下,使瞻冠思事,刑斷詳平。諸公冠悉顔裹屈竹錦纏作公字,以代梁處,施之金瑱,令僕,尚書置瑱而己,秘監令別施珠瑱,庶能敬慎威儀,示民軌則。」

《齊書》曰:武帝幸劉悛第。帝著鹿皮冠,劉悛設兔毛衾於牖中。宴樂,以冠賜悛,至夜乃去。

《梁書》曰:陳伯之。濟陰睢陵人也。年十三四。好著獺皮冠。

又曰:張欣泰爲直閣步兵校尉,領羽林監。欣泰通涉,雅好交結,多是名素正直,輙著鹿皮冠,挾素琴。有以啓武帝曰:「將家兒何敢作此舉止?」

又曰:婆利國以瓔絡繞身,頭著金長冠,高尺餘,形如弁,綴以七寶之飾。

《後魏書》曰:崔休兼給事黃門侍郎,參定禮儀。帝常閱故府,得舊冠,題曰「南部尚書崔逞制」顧謂休曰:「此卿家舊事也。」

《唐書》曰:貞觀中,太宗初服翼善冠,賜貴臣進德冠,因謂侍臣曰:「{巾菐}頭起自周武帝,盖以便於軍容。今四海無虞,息武事,此冠頗採古樣,兼類{巾菐}頭,乃宜常服,可與袴褶通用。」

又曰:肅宗時,司天韓頴奏五官正其官配五方,臣請冠上加一星,衣從方色。

《國語》曰:定王使單襄聘于宋,遂假道于陳,以聘于楚。及陳,陳靈公與孔寗、儀行父南冠以如夏氏。單子歸,告王曰:「陳,我大姬之後也,棄袞冕而南冠以出,不亦簡彝乎?」言簡畧常服也。

《家語》曰:哀公問孔子曰:「昔舜何冠?」孔子不對。公曰:「有問於子,不對何也?」對曰:「舜之爲君,好生惡殺,任能授賢。君舍此不遵而冠是問,是以緩對。」

又曰:大夫請罪用白冠氂纓。

《周書》曰:成王將加元服,周公使人來零陵,取文竹爲冠。

《春秋繁露》曰:冠之在首,玄武之象也。玄武,貌之最嚴威者。其象在後。反居首者,武之至而不用者矣。

《春秋合誠圖》曰:天皇大帝,北辰星也。含元秉陽,舒精吐光,居紫宮中,制御四方,冠有五采。

《戰國策》曰:王升謂齊宣王曰:「王之憂國愛民,不若王愛尺縠也。」王曰:「何謂?」升曰:「王使人爲冠,不使左右便辟而使工者,何也?爲能之也。今王治齊,非左右便辟無使也,臣故曰不如愛尺縠也。」

桓子《新論》曰:傳記言魏牟北見趙王,王方使冠工制冠於前,問治國於牟。對曰:「大王誠能重國若此二尺縱,則國治且安。」王曰:「國所授於先人,宗廟社稷至重,而比之二尺縱,何也?」牟曰:「大王制冠,不使親近而必求良工者,非爲其敗縱而冠不成與?今治國不善,則社稷不安,宗廟不血食。大王不求良士而任使其私愛,此非輕國於二尺縱之制耶?」王無以應。

又曰:宋康王爲無頭之冠以示勇。

《六韜》曰:冠雖弊,禮加之於首;履雖新,法踐之於地。

《莊子》曰:宋鈃、尹文爲華山之冠以自表。

又曰:盜跖責孔子曰:「爾詐言造語,妄稱文武,冠拔木之冠,帶死牛之脅,搖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

《尉繚子》曰:天子玄冠玄纓,諸侯素冠素纓,大夫已下練冠練纓。

《墨子》曰:昔齊桓公高冠博帶以治其國,楚莊王鮮冠組纓、絳衣博袍以治其國。

《孟子》曰:陳相道許子之行言於孟子。孟子曰:「許子必種粟而後食乎?」曰:「然。」「許子冠乎?」曰:「冠。」曰:「奚冠?」曰:「冠素。」曰:「自織之與?」曰:「以粟易之。」曰:「許子奚爲不自織?」曰:「害於耕。」

《韓子》曰:齊桓公飲酒,遺其冠,耻之,三日不朝。管仲曰:「此有國者之耻,公胡不雪之以政?」公曰:「善!」因發囷倉,賜貧窮,論囹圄,出薄罪。處三日,而民謌之曰:「公胡不復遺其冠乎?」

《晏子春秋》曰:景公爲巨冠長衣以聽朝。

《淮南子》曰:莊王誅史里,孫叔敖制冠澣衣。史里,佞臣也。惡人死,自知當見用,故作冠澣衣。

又曰:楚莊王好觟胡瓦切冠,楚國効之也。許慎注曰:今力士冠。

又曰:冠之於人也,寒不能煖,風弗能鄣,暴不能敵,然而戴冠履屨者,其所自託者然。

又曰:魯人身善制冠,妾善織履。徃徙於越而大困,以有用遊於不用之鄉也。

《瑣語》曰:范獻子卜獵,命人占之。其繇也曰:「君子得黿,小人遺冠。」范獻子獵而無得,遺其豹冠。

《語林》曰:丞相拜,司空諸葛道明在坐。王指冠冕曰:「君當復着此乎?」

《古今注》曰:曾參鋤瓜,三足烏來萃其冠。

《漢武內傳》曰:上元夫人戴九星靈芝夜光之冠,西王母戴太真晨嬰之冠。

《神仙服食經》曰:漢武帝閑居未央殿。有人乘白雲車,駕白鹿,冠芙蓉冠,曰:「我中山衛叔卿也。」

《楚辭》曰:余幼好此奇服,年旣老而不衰;帶長鋏之陸離,冠青雲之崔嵬。

又曰:高余冠之岌岌,長余珮之陸離。

又曰:握申椒與杜若,冠浮雲之峩峩。

摯虞《遊思賦》曰:戴朗月之高冠,綴大珠之明璫。

傅玄《冠銘》曰:居高無忘危,在上無忘敬。懼則安,敬則正。

曹植《與陳琳書》曰:夫披翠雲以爲衣,戴北斗以爲冠,帶虹蜺以爲紳,連日月以爲珮。此服非不美也,然而帝王不服者,望殊於天,志絕於心矣。

張衡《七辯》曰:微霧之冠,飛翮之纓。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八十四

 儀式部四 ↑返回頂部 服章部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