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章部三 太平御覽
卷六百八十七.服章部四
服章部五 

幘 賾编辑

《釋名》曰:幘,賾也,下齊眉,頤然也。

楊雄《方言》曰:覆髻謂之幘巾,或謂之承露,或謂之覆髻,皆趙魏之間通語也。

應劭《漢官儀》曰:幘,古卑賤執事不冠者之所服也。

徐廣《輿服雜注》曰:天子郊廟,則黑介幘。

漢書》曰:武帝從館陶公主飲,董偃綠幘傅韝伏殿下,乃賛曰:「館陶公主庖人臣偃昧死再拜謁。」

《後漢書》曰:劉盆子探得符,後弃之,復還依俠卿。俠卿爲制絳單衣,半頭赤幘。幘巾,所以覆髻也。《續漢書》曰:童子幘旡屋,示未成人也。半頭幘即空頂幘也。其上無屋,故以爲名。董仲舒《繁露》曰:以赤統者,幘尚赤。盆子承漢統,故用赤也。《東宮故事》曰:太子有空頂幘一枚,即半頭幘之制也。

《東觀漢記》曰:光武初起,與諸李市弓弩、絳衣、赤幘。

又曰:詔賜段熲赤幘大冠一具。

又曰:馬援外類儻蕩簡易而內重禮,事寡嫂,雖在閨內,必幘然後見。

又曰:馬援初見帝,令中黃門引入,上在宣德殿南廡下,但幘坐。援曰:「陛下何知臣非刺客姦臣,而簡易若是?」

謝承《後漢書》曰:巴祗字敬祖,爲揚州刺史,黑幘毀壞,不復改易,以水澡墨,傅而用之。許慎《說文》曰:澡,洗也。

《續漢書》曰:許劭字子將。劭知人,入幘肆,拔樊子昭。

袁曄《漢獻帝春秋》曰:孫堅屯梁東,爲董卓所攻。衆少而不敵,與其驍騎潰圍得出。常著赤{罒剡}幘,卓騎追堅,堅脫{罒剡}幘,令親近將祖茂着之,堅從間道得去。

《吳書》曰:顧悌字子通,疾篤,妻出省之。悌命左右自扶起,冠幘加襲,令妻還,貞潔不黷如此。

《晉書》曰:庾顗字子嵩,性儉家富。劉輿說東海王越,令就換錢千萬,冀其有吝,因此可乘,越於衆坐中問顗,顗頽然己醉,幘墮机上,以頭就穿取,徐荅云︰「下官家故有兩千萬,隨公所取矣。」輿於是乃服,越甚悅。

又曰:易雄字興長,長沙劉陽人也,少爲縣吏,自念卑賤,無由自達,乃脫幘挂縣門而去。

《宋書》曰:檀道濟數拒魏有功,及誅,憤怒氣盛,目光如炬,俄爾間引飲一斛,乃脫幘投地,曰:「乃壞汝萬里長城。」

《齊書》曰:卞彬字士蔚,濟陰宛朐人也。祖嗣之,中領軍。父延之,弱冠爲上虞令,有剛氣。會稽太守孟彭以令長裁之,積不能容,脫幘投地,曰:「我所以屈卿者,政爲此幘耳。今已投之,卿以一世勳門而慠天下國士。」拂衣而去。

《梁書》曰:謝舉,臨川始興,諸王常所遊踐。邵陵王綸於婁湖立園,廣讌,酒後好聚衆賓冠,手自裂破,投之唾壺,皆莫敢言。舉嘗預宴,王欲取舉幘,舉正色曰:「裂冠毀冕,下官弗敢聞命。」拂衣而退。王屢召而不反,甚有慙色。

《北齊書》曰:平秦王歸彥額骨三道,著幘不安。文宣見之,怒,使以馬鞭擊其額,血被面,曰:「爾反時嘗以此骨嚇漢。」後歸彥竟反云。

《漢官儀》曰:謁者著緗幘大冠。

司馬彪《續漢書》曰:梁冀改易輿服之制,作平上軿車、卑幘狹冠也。

衛宏《漢舊儀》曰:凡齋紺幘,耕青幘。

周遷《輿服雜事》曰:漢桓帝延熙中,梁冀誅後,京師作幘皆顏短耳長,短上長下,以爲服袟。

董巴《漢輿服志》曰:古者有冠無幘,秦加其武將首飾,爲絳栢以表貴賤,後稍作顔題。漢興,續其顔却結之,施巾連題却覆之,今喪幘是也。至孝文,乃高顔,續爲之耳,崇其巾爲屋,貴賤皆服之。

蔡邕《獨斷》曰:漢元帝額有壯髮,不欲使人見,始進幘服,群臣皆隨焉,尚無巾。王莽頭禿,因施巾,故里語曰:「王莽禿,幘施屋。」

傅暢《晉公卿禮袟》曰:中書監令着介幘。

《晉氏要事》曰:哀帝隆和元年,太學博士曹弘之等議立秋應讀令,不應著緗幘,改爲素。

《英雄記》曰:公孫瓉字伯珪,上計吏,郡太守劉基以事公車徵,伯珪褠衣平幘,御車洛陽,身執徒養。

張敞《晉東宮舊事》曰:太子衣冠有空頂幘一。

摯虞《决疑》曰:凡救日蝕者,皆著赤幘,以助陽也。侍臣皆赤幘帶劒。

干寶《搜神記》曰:昔魏武軍中無故作白幍,此喪徵也。初橫縫其前,名之曰顔。晉永嘉初,乃去其縫,名無顔幘。其後二年,四海分崩,下人悲嘆,無顔以生也。

《廣志》曰:交趾、蒼梧俗以翡翠爲幘。

董仲舒《止雨書》曰:執事者赤幘,由是言之,知不著冠之所服也。

裴啓《語林》曰:晉明帝年少不倫,常微行,詔喚人以衣幘迎之,涉水過,衣幘悉濕。元帝己不重,明帝忽復有此,以爲無不廢理。旣入,幘不正,元帝自爲正之,明帝大喜。

劉楨《荅魏文帝書》曰:南垠之金,登窈窕之首;貂蟬之尾,綴侍臣之幘。

《魏武遺令》曰:吾有頭病,自先着帽幘,持大服,如存時勿遺。

陸雲《與兄書》曰:一日案行視曹公器物,有一介幘如吳幘。

编辑

《釋名》曰:帽,冒也。

《釋志》曰:楊阜字義山,拜城門校尉,嘗見明帝着帽,披縹綾半袖。阜問帝曰:「此於禮何法服也?」帝默然不荅,自是不法服不以見阜。

又曰:管寧在家,恒著皂帽布裙,隨時單復。

魚豢《魏略》曰:夫餘國以金銀飾帽。

韋昭《吳書》曰:朱然破魏將李典等軍,斬首五百級,得鼓車三乘。拜然左大司馬,加錫御織成帽。

又曰:陸遜破曹休於石亭,還,上脫翠帽以遺遜。

《晉書》曰:王濛字仲祖,美姿容。居貧,帽敗,自入肆買之。嫗悅其貌,爭遺新帽。

蕭方等《三十國春秋》曰:石季龍將獵,輙冠金縷之帽。

又陸翽《鄴中記》云︰季龍獵,著金縷織成合歡帽。

《宋書》曰:沈慶之隨宗慤等伐沔北諸山蠻,大破之,威震諸山,羣蠻皆稽顙。慶之患頭風,好着狐皮帽,群蠻惡之,號曰:「蒼頭公」。

又曰:元凶劭始生三日,帝徃視之,簪帽甚堅,無風而墜于劭側,上不悅。

又曰:何尚之,大明二年以左光祿開府儀同三司,侍中如故。尚之在家常著鹿皮帽,及拜開府,天子臨軒,百僚陪位,沈慶之於殿庭戲之曰:「今日何不着鹿皮冠?」

蕭子顯《齊書》曰:東昏侯自造遊宴之服,綴以花采錦繡,群小又造四種帽。帽因勢爲名,一曰山鵲歸林者,《詩》曰:「《鵲巢》,夫人之德。」東昏寵嬖滛亂,故鵲反藪。二曰兔度坑天意,言天下將有逐兔之事也。三曰反縛黃離嘍,黃口小鳥也,反縛之應也。四曰鳳凰度三橋,鳳凰者嘉瑞,三橋,梁王宅處也。

又曰:永明中,蕭諶開博風帽後裠之制,又爲破後帽。世祖崩後,建謀廢立,誅滅諸王。

又曰:茹法亮,吳興武康人也,爲前軍。延昌殿爲世祖陰室,藏諸御。高宗即位,開陰室,出世祖白紗帽、防身刀,法亮歔欷流涕。

又曰:徐龍駒常住含章殿,着黃綸帽,被貂裘,南面向案,代帝書勑。

又曰:豫章王嶷妃庾氏嘗有疾,瘳,上幸嶷邸。後堂設金石樂,宮人畢至,登桐臺。使嶷着烏紗帽,因極宴盡歡。

《梁書》曰:到溉嘗夢武帝遍見諸子,至湘東而脫帽與之,於是密敬事焉。

又曰:初,賀革之江陵也。意甚不悅,過別御史中丞江革,以情告之。荅曰:「吾嘗夢主上遍見諸子,唯至湘東王所,手脫帽以與之,此人後必當璧,卿其行乎!」

又曰:沙門寶誌忽重着三布帽,亦不知於何得之。俄而武帝崩,文惠太子、預章文献王相繼薨。

又曰:鄧至國,其俗呼帽曰災何。

又曰:俀國男女皆露髻,富貴者以錦綉雜彩爲帽,似中國胡公頭。

又曰:庾弘遠字士操,清實有士譽,仕齊,爲江州長史。刺史陳顯達舉兵敗,斬於宋雀航。將刑,索帽著之,曰:「子路結纓,吾不可以不冠而死。」

又曰:垣崇祖爲豫州刺史。魏攻壽春,崇祖着白紗帽,肩輿上城,决水破之。

《後魏書》曰:辛紹先有至孝性,丁父憂,三年口不甘味,頭不櫛沐髮遂落盡,故常垂裙皂帽。

又曰:高昂轉司徒公,好着小帽,世因稱司徒帽。

《北齊書》曰:齊制,宮內唯天子紗帽,臣下皆戎帽,特賜平秦王歸彥紗帽以寵之。

《後周書》曰:獨孤信在秦州嘗因獵日暮馳馬入城,其帽微側,詰旦而吏人有戴帽者,咸慕信而側帽焉。

《隋書》曰:後周之時著突騎帽,如今胡帽,垂裙覆帶,盖索髮之遺象也。又文帝項有瘤疾,不欲人見,每常著焉。相魏之時,著而謁帝,故後周一代將爲雅服,小朝公宴,咸許戴之。

《唐書》曰:代宗時禁民皂衫壓耳帽,以異官徤。

《西京雜記》曰:趙飛燕爲皇后,其弟在昭陽殿,遺飛燕書曰:「令月嘉辰,貴姉懋膺大册,上遺金花紫綸帽,以陳踴躍。」

《孟嘉別傳》曰:嘉爲桓溫參軍。九月九日,溫遊龍山,參僚悉集。時佐吏並戎服,有風吹嘉帽墮,初不覺。良久如厠,溫命還之,授孫盛紙筆,啁之,置嘉坐處。嘉還見之,請筆即荅,四坐嗟嘆。

《幽明錄》曰:安開者,安成之俗師也,善於幻術。時王凝之爲江州,向王當行陽爲王刷頭,簪荷葉以爲帽與王著。當時亦不覺帽之有異,到座之後,荷葉乃見,舉坐皆驚駭,王不知。

魏文帝《與劉曄書》曰:劉生帽裁製微不長,有似里父之服。

孟逵《與諸葛亮書》曰:貢白綸帽一顔,以示微意。

劉謐之《下野賦》曰:頭戴鹿心帽,足著狗皮靴,面傅黃灰滓,髻插蕪菁花,男女四五人,皆如燒蝦䗫。

束晳《近遊賦》曰:帽引四角之縫,裠有參條之殺。

又曰:老公戴合歡之帽,少年著蕞角之巾。

编辑

《釋名》曰:巾,謹也。二十成人,士冠,庶人巾,當自謹修四教也。

《方言》曰:兩復結謂之幘巾,或謂之承露巾,或謂覆髮巾也。

《續漢書》曰:鉅鹿張角自稱天師,弟子數十萬人。始起兵,皆著黃巾以相識別,故世謂黃巾賊。

《後漢書》曰:光武徵鮑永,永疑,不至。及更始亡,乃發,去上將軍列侯印綬,悉罷兵,但幅巾與諸將詣河內。幅巾,謂不着冠,但幅巾束首也。

又曰:何進、袁隗欲特表陳寔以不次之位,寔謝曰:「久絕人事,飾巾待終而己。」

又曰:曹操旣猜嫌忌孔融,令丞相軍謀祭酒路粹枉狀奏融,云︰「位爲九列,不遵朝儀,禿巾微行,唐突宮掖。」

《魏志》曰:諸葛亮出斜谷,司馬宣王拒之,堅壁不與戰,亮致巾幗婦人之飾以怒宣王。

又曰:華歆爲豫章太守,孫策略地江東。歆知策善用兵,乃幅巾迎策。

《蜀書》曰:諸葛武侯與宣王在渭濱將戰,宣王戎服涖事,使人視武侯,乘素輿,葛巾、毛扇指麾三軍,皆隨其進止。宣王聞而嘆曰:「可謂名士矣。」

鄧粲《晉書》曰:王敦欲伐甘卓,遣使送大巾。

又曰:謝万字万石,簡文辟爲從事中郎,著白綸巾,鶴氅裘,版而前,帝與談移日。

沈約《宋書》曰:陶潜在家,郡將侯潜,值其酒熟,取頭上葛巾漉酒,還暴着之。

《梁書》曰:武帝賜陶弘景以鹿皮巾,後屢加禮聘,並不出。

又曰:賀德基少遊學都下,積年不歸。衣資罄乏,又耻服故弊,盛冬止衣裌襦袴。嘗於白馬寺前逢一婦人,容服甚盛,呼德基入寺門,脫白綸巾以贈之,仍謂曰:「君方爲重器,不久貧寒,故以此相遺耳。」問姓名,不荅而去。

又曰:武帝與何點有舊,及踐祚,手詔論舊,賜以鹿皮巾等。召之,點以巾褐引入華林園。

又曰:王僧孺遷尚書左丞,俄兼御史中丞。僧孺幼貧,其母鬻紗巾以自業。

《後周書》曰:宣政元年,初服常冠,以皂紗爲之,加簪而不施纓,其制若今之折角巾也。

《唐書》曰:張易之同休嘗請公王大臣宴於司禮寺,因謂御史大夫楊再思曰:「公面似高麗,請作高麗舞。」再思忻然剪紙自帖其巾,反紫袍,遂作之。

陸翽《鄴中記》曰:皇后出,女騎一千爲鹵簿,冬月皆着紫綸巾、孰錦袴褶。

《郭林宗別傳》曰:林宗嘗行陳梁間,遇雨,故其巾一角坫而折。二國學士著巾莫不折其角,云作林宗巾,其見儀則如此。

《傅子》曰:漢末王公多以幅巾爲雅,是以袁紹之徒雖爲將帥,皆著縑巾。

張華《博物志》曰:魏文帝彈綦能用手巾角,時有一書生又能低頭以所冠葛巾角撇棋。

羊祜《與從弟護軍書》曰:年己朽老,旣定邊事,當角巾東路,還歸鄉里。

接離编辑

郭璞注《爾雅》曰:白鷺翅上有長翰毛,江東取爲接離。

《世說》曰:山簡爲荊州,時酣暢,人爲之歌曰:「山公時一醉,逕造高陽池,日暮倒戴歸,酩酊無所知。時復乘駿馬,倒著白接離,舉手謝葛强,何如并州兒。」高陽池在襄陽,强是其愛將,并州人也。

鄣日编辑

《晉八王故事》曰:初,趙王倫將篡位,洛下童謠曰:「屠蘇鄣日覆兩耳,當有瞎兒作天子。」于時啇農通著大裁障日,倫實眇目也。

孫楚《謝牋》曰:大恩賜鄣日,其器雖小而禮遇甚弘。昔衛綰錫六劒,珍而不用,楚雖不敏,且受而藏之。

 服章部三 ↑返回頂部 服章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