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章部七 太平御覽
卷六百九十一.服章部八
服章部九 

單衣编辑

《釋名》曰:單衣,言無裡也。

《方言》曰:單衣,江淮南楚之間謂之㲲,關之東西謂之單,趙魏之間謂之左衣,古謂之深衣是也。

《禮·王制》曰:有虞氏深衣而養老。

又《深衣》曰:古者深衣,蓋有制度,以應規矩,繩權衡。短毋見膚,長毋被土,帶下毋壓髀,上毋壓脅。制十有二幅,以應十二月,袂圓以應規,曲袷如矩以應方,負繩及踝以應直,下齊如權以應平。故齊糸胥。《易》曰:坤六二之動,直以方也。下齊如衡者,以安其志而平其心也。五法以施,故聖人服之。故規矩取其無私,繩取其直,權衡取其平,故先王貴之,故可以爲文,可以爲武,可以擯相,可以治軍旅。

又《儒行》曰:丘少居魯,衣縫掖之衣。鄭玄曰:縫猶大也。大掖衣大袂單衣,君子有道義者所衣也。

漢書》曰:江充召見,上衣紗縠單衣曲裾,後垂交輸。張晏曰:曲裾者,人衣也,後垂覆帶半之也。

又曰:趙王彭祖爲人巧佞,持詭辯以中人。每二千石至,彭祖衣皂布單衣,自行迎,多設疑事以詐動之,得二千石失言,中忌諱,輒書之。

又曰:蓋寬饒左遷爲衛司馬,未出殿門,斷其單衣,短令離地,躬按行士卒廬室。

《後漢書》曰:馬援爲隗囂使公孫述,述盛陳陛衛,以延援入,交拜禮畢,使出就館。更爲援制都布單衣。《東觀記》曰:都作答。《史記》曰:答布千匹。《前書音義》曰:答布,白叠也。

謝承《後漢書》曰:陸閎建武中爲尚書令,美狀什,喜著越布單衣,上見而好之,自是常敕會稽郡獻越布。

又曰:陳留尹苞字延博,與同郡范史云善。二人俱貧,出入共一單衣,到人門外。苞年長,常先著單衣前入,須臾出,解與史云。

《魏志》曰:管寧四時祭祀,在遼東時布單衣,親薦饌。

王隱《晋書》曰:梁孝王彤,宣帝子,將單衣補車幰,以爲清。參軍王銓曰:「晏嬰大官稱清者,以爲禦食七百家也。公無此費,掖世衣服,使內外相稱。」

《晋書》曰:桓溫廢東海王,王著白帢單衣,步下西堂。群臣拜辭,莫不噓欷。

又曰:簡文帝初立,于朝堂服著平巾幘,單衣,東向拜,授璽綬。

又曰:王導傳蘇峻平後,帑藏空竭,庫中惟有練數十萬匹,賣之不售,而國用不足。導患之,與朝賢俱制練布單衣。于是士庶翕然競服之。練遂貴,端至二金。

《晋令》曰:朝服皂緣、中單衣。

《趙書》曰:勒參軍周承爲館陶令,斷官絹數百匹獄,以八坐議宥之。後每宴大會,使俳兒著介幘,黃絹單衣。優問曰:「汝何官?」答:「我本館陶令。」鬥藪單衣曰:「正坐取是,故入汝輩。」以爲大笑。事具《樂部》。

《梁書》曰:劉曇靜母亡,時天寒,曇靜身衣單布衣,廬于瘞所,晝夜哭臨不絕聲。

又曰:張稷爲吳郡太守,就僕射徵。道由吳,鄉人候稷者滿水陸。稷單衣裝,徑卉骷下,人莫之識。其率素如此。

董巴《與服志》曰:羽林左監,虎賁冠鶡,著紗縠單衣。

又曰:虎賁、武騎皆衣虎文單衣,襄邑歲獻織成虎文。

應劭《漢官儀》曰:謁者皆著緗幘大冠、白絹單衣。

徐野民《車服雜注》曰:元帝召陳郡王隱待詔著作,單衣幘,朝望于著作之省。

又曰:天子郊禮、釋奠,中單衣,絳緣其領袖,其朝服皂緣也。

《燕丹子》曰:荊軻抱秦王,乞聽琴聲而死。召姬人鼓琴聲,曰:「羅縠單衣,可掣而絕;八尺屏風,可超而越。」

齊桓公夜出迎客,寧戚叩牛角而歌曰:「短布單衣適至骭,終朝飲牛至夜半。」

仲長統《滄茉》曰:薊子訓,不知何郡人,到陳公舍,自云︰「今日當死。」陳公與之一著單衣,于是入室寢,日中果死。

傅子》曰:梁冀作火浣布衣,會客賓,行酒失杯而污之。僞怒,解衣而燒之,垢盡火滅,粲然潔白。

《世說》曰:王戎性儉,爲其從子婚,與一單衣,後更責償之。

《陳留耆舊傳》曰:吳祐爲膠東相,嗇夫孫性盜富戶錢五百,爲父市單衣。父恐,便以單衣詣門自謝,祐以單衣遺其父。

《梁冀別傳》曰:冀作狐尾單衣,上短下長。

《邊讓別傳》曰:讓才辯俊逸,孔融薦讓于武帝曰:「邊讓爲九州之被則不足,爲單衣襜褕則有餘。」

《楊彪別傳》曰:魏文帝令彪著布單衣,待以賓客之禮。

《拾遺記》曰:漢末,羽山之民獻赤布,梁冀制爲衣,謂之丹衣。而史家雲單衣則今縫掖也,字異聲同,未知孰是也。

《神仙傳》曰:曹公欲煞左慈,將出市,忽失慈所在,乃閉市索之。傳曰:「一目眇,著葛巾幘、單衣。」正爾視之,一市中數萬人皆眇一目,葛巾績,單衣,竟不知所取。

《搜神記》曰:永嘉以來,士大夫競服生單衣,識者怪之,曰:「此古者繐衰之布,諸侯大夫所以服天子。」其後湣懷晏駕。

馬融《遺令》曰:穿中除五時衣,但得施絳絹單衣。

中衣编辑

《禮·郊特牲》曰:綉黼、丹朱、中衣,士大夫僭襀。鄭玄注責曰:綉讀爲綃。綃,繒名也。衣制即今中單也。

董巴《漢與服志》曰:祀宗廟,初玄絳領袖爲中衣、絳袴襪,示其赤心其奉神。五郊各從其色。

徐廣《與服雜注》曰:夫天子郊禮,釋奠,中衣以絳緣其領袖,其朝皂緣。

《魏官儀》曰:皂緣領袖、中單衣。

《會稽典錄》曰:鄭弘爲縣嗇夫,民有弟斥兄錢者,未還之。嫂領詣弘,賣中單爲叔還錢。兄聞之慚,遣婦,賫錢還弘不授。

曲領编辑

《釋名》曰:曲領,上橫壅頸,其狀曲也。

《禮·深衣》曰:曲袷如矩以應方。夾,曲領也。古者方領。

《後漢書》曰:朱勃字叔陽,年十二,能誦《詩》、《書》。嘗候馬援兄况,勃衣方領,能短步。《前書音義》曰:頸下施領正方,學者之服也。

袿䙱编辑

《廣雅》曰:䙱,長襦也。

《釋名》曰:婦人上服曰袿,其下垂者,上廣下狹,如刀圭也。䙱,屬也。衣裳上下相連屬也。

徐廣《輿服雜注》曰:今皇后謁廟,服袿䙱大衣。

《後漢書》曰:和憙鄧后性儉約,每有讌會,諸姬貴人競自脩整,簪珥光彩,袿裳鮮明,《說文》曰:簪,竿也。珥,瑣也,以玉充耳。后獨省素無飾,其衣有與陰后同色,即時改易。

《南史》曰:南岳鄧先生名郁,隱居不仕。魏夫人忽來臨降,乘雲而至,從少嫗三十,並著絳紫羅繡袿袿䙱,年皆可十七八許。

傅毅《舞賦》曰:珠翠的皪而炤耀,華袿飛髾而雜纖羅。

《婦人集·張君平與妹憲書》曰:念諸里舍,皆富財賄,袿䙱襲蔽,紛華照曜,于是之際,想汝懷愧。

编辑

《釋名》曰:韨韠,所以蔽前也,婦人蔽膝亦如之。齊人謂之巨巾,田家婦女出至田野,以覆其頭,故因以爲名也。

又曰:跪襜,跪時襜然張也。

《爾雅》曰:衣蔽前謂之襜。

《易·困卦》曰:朱韨方來。

《詩》曰:赤芾在股,邪幅在下。帶,太古蔽膝之象也。冕服謂之帶,其他服謂之亸,以韋爲之。

《禮》曰:一命缊韨𪐲衡,再命赤韨幽衡。韨之言蔽也。缊,赤黃之色,所謂韨也。

又曰:韠,君朱,大夫素,士爵韋。韡以言蔽也。以爲之象裳也。圓史直,日韡制。天子直,公侯前後方,大夫前方後挫角,士前後正。韠,下廣二尺,上廣一尺,長三尺。

又《明堂位》曰:有虞氏服韨,夏后氏山,殷火,周龍章。鄭玄曰:韨,韡也。舜始作之,以尊祭服,禹湯至周,增以益之文,後王彌飾也。

《漢書·東方朔傳》曰:館陶公主迎武帝,蔽膝登階也。

又曰:王莽妻著布蔽膝見客。

《魏志》曰:武帝《內誡令》云︰「今貴人位爲貴人,金印藍紱,女人爵位之極。」

又文帝《與于禁詔》曰:昔漢高祖脫衣以衣韓信,光武解綬以帶李忠,誠皆人主當時貴敬功勞勤心之至也。封賜將軍以魏王時所珮朱韨及遠游冠。

《吳志》曰:孫權潘夫人有娠,夢人以龍頭授己,以蔽膝授之,生亮。

《五經要義》曰:韠者,舜所制也。

又曰:天子朱紱,諸侯赤韨,赤盛色也。

又曰:太古之時,未有布帛,人食禽獸肉而衣其皮,知蔽前,未知蔽後。至舜冕服旣備,故復製之,示不忘古。韠名有三,朝廷則謂之韠,宗廟則謂之韎韐。

《五經異義》曰:韨者,大帶之飾,非韠也。

董巴《漢與服志》曰:五霸遞興,戰兵不息。韨非兵飾,于是去韨。

《白虎通》曰:紼有何謂也?紼者,蔽也。行蔽前者,示有事,因以別尊卑,彰有德也。

徐廣《與服儀注》曰:蔽膝,古之韨也。戰國連兵,以韍非兵飾,去之,漢明帝復製紱。

《環濟要略》曰:凡韠以韋爲之,以象裳色。湯至周增以畫文。夏山,取仁可依,殷火,取其明,周龍章,取其變化。

《莊子》曰:祝牧謂其妻曰:「天下有道,我韨子珮;天下無道,我負子戴。」當隱藏也。

《拾遺記》曰:孔子生,有麟吐玉書于闕里人家,文云︰「水精之子,繼商周而素王出。故蒼龍繞室,五星降庭。」徵在賢明,知爲神異,乃以綉紱系麟角而去。夫子系殷湯水德而素王,至敬王之末,魯定公二十四年,魯人鉏商田于大澤,得麟以示夫子,知命之終,乃抱麟解紱而涕泗焉。

鞶囊编辑

《禮》曰:男鞶革,女鞶絲。鞶,小囊盛帨巾者。男用韋,女用繒。

《禮》曰:鞶厲游纓。杜預曰:鞶,紳帶,一名大帶。厲,大帶之垂也。

《白虎通》曰:男子有鞶者,爾有金革之事。

《東觀漢記》曰:鄧遵破諸羌,詔賜遵金剛鮮卑緄帶一具,虎頭鞶囊一。

《晋書》曰:鄧攸祖殷,亮直强正,爲淮南太守。夢行水邊,見一女子,猛獸自後斷其鞶囊。占者以爲,水女汝字也。斷鞶囊,新虎頭代舊虎頭也。若不作汝陰,當作汝南,後爲汝南太守。

《曹瞞傳》曰:太祖爲人坦易無威重,身珮小鞶囊以盛手巾細物。

《鄴中記》曰:石虎段虎頭鞶囊爲龍頭鞶囊。

楊子《法言》曰:今之學也,非獨爲之華藻,從而綉其鞶囊。

班固《與弟超貢》曰:遺仲叔虎頭旁囊,金銀鈎。

謝承《與步騭書》曰:所在近此,無它異物,裁奉織成虎頭綬囊,可以服之。

孔珠《與王佐長史書》曰:朝不著鞶囊,不知爲何不?答曰:尋此鞶囊,是《內則》施鞶之遺象,此爲針綫之屬,非朝服所宜著。

 服章部七 ↑返回頂部 服章部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