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術部五 太平御覽
卷七百二十五.方術部六
方術部七 

卜上编辑

《說文》曰:灼龜也,象兆之縱橫也。

《周禮·天官·太宰》職曰:祀五帝,則掌百官之誓戒,與其具修。前期十日,帥執事而卜日,遂戒。前期,前所諏之日也。十日容散齊,七日致齋,三日執事,親伯太卜之屬也。既卜,又戒百官以始而。

又《春官》:嘗之日,蒞卜來歲之芟。卜者問后歲宜芟不。之日,蒞卜來歲之戒。秋田為你,卜者問后歲兵冠之備。社之日,蒞卜來歲之稼。卜問后歲稼所宜矣。

又曰:太卜掌三兆之法,一曰玉兆,二曰瓦兆,三日原兆。兆者,灼龜發於火,其形可占者。原,原因也。象似玉瓦原之紋罅,是用名之焉。其經兆之體皆百有二十,其頌皆千有二百。

又《卜師》職曰:卜師掌開龜之四兆,一曰方兆,二曰功兆,三曰義兆,四曰弓兆。開,開出其占書也。糹釐兆百二十體,言此四兆者,分之為四部,若易之二篇。《書·金滕》曰:「開見書」是也。

又曰:龜人掌六龜之屬,各有名物。天龜曰靈屬,地龜曰繹屬,東龜曰果屬,西龜曰雷屬,南龜曰獵屬,兆龜曰若屬。各以其方之色與其體辯之。上春釁龜,祭祀先卜。釁者,煞牲以血之神之也。鄭司農云:祭卜其日與牲也。

又曰:占人掌占龜,以八筮占八頌,以八卦占筮之八故,以視吉凶。凡卜筮,君占體,大夫占色,史占墨,卜人占坼。

《禮記》曰:正月命有司釁龜策,占兆,審卦吉凶。《周禮》龜人上春釁龜,謂建寅之月。

《曲禮》曰:凡卜筮日,旬之外曰遠某日,旬之內曰近某日。喪事先遠日,吉事先近日。曰:「假爾泰龜有常,假爾泰筮有常。」命龜筮辭,龜筮於吉凶有常,大事卜,小事筮。卜筮不遇三。卜筮不相襲。龜為卜,策為筮。卜筮者,先聖王之所以使民信時日、敬鬼神、畏法令也,所以使民決嫌疑、定猶與也,故曰疑而筮之。

又《檀弓下》曰石駘仲卒,駘仲,衛大夫石昔之挨。無適子,有庶子六人,卜所以為後者。曰:「沭浴珮玉則兆。」言齊詰則得吉兆也。五人皆沐浴珮玉。石祁子曰:「孰有執親之喪,而沐浴珮玉者乎?」不沐浴珮玉。石祁子兆,衛人以龜為有知也。

又《禮運》曰:龜為前列,先知也。龜知事情者,陣於庭在前。

又《郊特牲》曰:卜郊,授命於祖廟,作龜於禰宮,尊祖親考之義也。授命謂告之退而卜。卜之日,王立於澤,親聽誓命,授教諫之義也。

又曰:國君世子生三日卜,士負之。

又《玉藻》曰:卜人定龜,史定墨,視兆坼。君定體。視兆所得也。

又《少儀》問卜筮,曰:「義與?志與?」義則可問,志則否。大卜問來卜筮者也。義,正事也。志,私意也。

又曰《雜記》曰:大夫之喪,太宗人相,小宗卻庶龜,卜人作龜。

又《祭義》曰:昔者聖人建陰陽天地之情,立以為《易》。易抱龜南面,天子卷冕北面,雖有知明之心,必進斷其志焉。示不敢專,以尊天也。善則稱人,過則稱己。教不伐,以尊賢也。立以為易,謂作易。易抱龜,易官名。《周禮》曰:大卜,大卜主兆三易三夢之吉。

又曰《表記》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恆,不可以為卜筮,古之遺言與龜筮猶不能知也,而況於人乎?

又曰:子言之,昔三代明王,皆事天地之神明,無非卜筮之用,不敢以其私褻事上帝,言動任卜筮也。神明謂群神也。是故不犯日月,不違卜筮。日月謂冬夏至及四時也。所不違者,日與牲尸也。卜筮不相襲也。襲,因也。大事則卜,小事則筮也。大事有時日,大事,有事於大神,有常時常日也。小事無時日,有筮。外事用剛日,內事用柔日,不違龜筮。

《左傳》曰:楚伐鄖,莫敖曰:「盍請濟師於王?」斗廉曰:「師克在和,不在眾。商、周之不敵,君之所聞也。成軍以出,又何濟焉?」莫敖曰:「卜之。」對曰:「卜以決疑,不疑何卜?」遂敗鄖師於蒲騷。

又曰:初,懿氏卜妻敬仲,其妻占之曰,吉。事具《筮門》。

又《僖上》曰:初,晉獻公欲以驪姬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從筮。」卜人曰:「筮短龜長,不如從長。」

又《僖中》曰:狐偃言於晉侯曰:「求諸侯莫如勤王。諸侯信之,且大義也。繼文之業,而信宣於諸侯,今為可矣。」使卜偃卜之,曰吉,遇黃帝戰於阪泉之兆。

又曰:晉惠公之在梁也,梁伯妻之。梁嬴孕過期。卜招父與其子卜之,杜預曰:卜招,梁太卜也。其子曰:「將生一男一女。」招曰:「然。男為人臣,女為人妾。」故名男曰圉,女曰妾。及子圉西質,妾為宦女焉。

又曰:夏四月,卜郊,不從,拇殊牲,非禮也。諸侯不得郊天,魯以周公故,得用天子禮樂,故郊為魯常祀。猶三望,亦非禮也。禮不卜常祀,而卜其牲、日,牛卜日曰牲,牲成而卜郊,上怠慢也。望,郊之細也,不郊,亦無望可也。

又曰:衛遷於帝丘,卜曰:「三百年。」

又《文下》曰:邾文公卜遷於繹,史曰:「利於民而不利於君。」邾子曰:「荀利於民,孤之利也。天生民而樹之君,以利之也。民既利矣。孤必與焉。」左右曰:「命可長也,君何弗為?」邾子曰:「命宰滲民。死之長短,時也。民荀利矣,遷也,吉莫如之。」遂遷於繹。五月,邾文公卒。君子曰,知命也。

又曰:春,齊侯戒師期,而有疾,醫曰:「不及秋,將死。」公聞之,卜曰:尚無及期。」惠伯令龜卜楚丘占之,曰:「齊侯不及期,非疾也;君亦不聞,令龜有咎。」二月丁丑,公薨。

又《宣上》曰:郊牛之口傷,改卜牛,牛死,乃不郊。

又《宣下》曰:楚子圍鄭,旬有七日,鄭人卜行成不吉,卜臨於大宮,且巷出車,吉。國人大臨,守陴者皆哭,楚子退師。

又《成上》曰: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

又《襄七》曰:夏四月,三卜郊,不從,拇殊牲。孟獻子曰:「吾乃今而後知有卜、筮。夫郊祀后稷,以祈農事也。是故啟蟄而郊,郊而後耕,今既耕而後卜郊,宜其不從也。」

又《襄十》曰:「鄭皇耳帥師侵衛,楚令也。亦兼授楚之敕命也。皇耳,皇庶子。孫文子卜追之,獻兆於定姜,姜氏問繇曰:「兆如山陵,有夫出徵,而喪其雄。」姜氏曰:「徵者喪雄,御寇之利也。大夫圖之。」衛人追之,孫蒯獲鄭皇耳於大丘。

又曰:晉侯還,及著雍,疾,卜桑林見。事具《樂部》。

又曰:鄭石言於子囊曰:「先王卜徵五年,先徵五年而卜吉凶也。徵謂巡狩。而歲習其祥,祥習,則行,不習,則增修德而改卜。」

又《襄二十八》曰:盧蒲癸、王何卜攻慶氏,示子之兆,曰:「或卜攻讎,敢獻其兆。」子之曰:「克,見血。」庆封田於萊,陳無宇從。文子使召之,請曰:「無宇之母疾病,請歸。」庆季卜之,示之兆曰:「死。」奉龜而泣,乃使歸。

又《昭五》曰:越大夫常壽過,帥師會楚子於瑣。瑣,楚地也。聞吳出師,啟疆帥師從之,從吳師也。遽不設備,吳人敗諸鵲岸。廬江舒縣有鵲尾渚。楚子以馹至於羅馹,傳也,羅,水名。吳子使其弟蹶由犒師,犒,勞。楚人執之,將以釁鼓。王使問焉,曰:「汝卜來吉乎?」對曰:「吉。寡君聞君將治兵於弊邑,卜之以守,龜,曰:『余亟使人犒師,請行以觀王怒之疾徐,而為之備,尚克知之。』龜兆告吉,曰:『克可知也。』君若焉,好逆使臣,滋弊邑休怠,休,解。而忘其死,亡無日矣。今君奮焉震電憑怒,憑,盛也。虐執使臣,將以釁鼓,則吳知所備矣。敝邑雖識羸,若早修完,其可以息師。難易有備,可謂吉矣。且吳社稷是卜,豈為一人?使臣獲釁軍鼓,而弊邑知備,以御不虞,其為吉孰大焉?國之守龜,其何事不卜?一臧一否,其誰能常之?城濮之兆,其報在必阝。今此行也,其庸有報志?」乃弗煞。

又《昭十》曰:公卜,使王黑以靈姑釒丕暗丕。率,吉。請斷三尺焉,而用之。靈姑釒丕,公旗也。斷三尺,不敢與君同。

又《昭十三》曰:楚召觀從,曰:「惟爾所欲。」對曰:「臣之先,佐開卜。」乃使為卜尹。佐卜人開龜兆。

又昭十七曰:初,靈王卜,曰:「余尚得天下。」不吉。投龜,詬天而呼曰:「是區區者而不余畀,余必自取之。」民患王之無厭也,故從亂如歸。

又曰:吳伐楚,陽モ為令尹,卜戰,不吉。司馬子魚曰:「我得上流,何故不吉?且楚故,司馬令龜,我請改卜。」令曰:「魴也,以其屬死之,楚師繼之,尚大克之!」吉。戰於長岸。子魚先死,楚師繼之,大敗吳師。

又《昭二十五》曰:初,臧昭伯如晉,臧會竊其寶龜僂句。僂句,龜所出地名。以卜為信與僭,僭吉。

又《定下》曰:晉車千乘在中牟。衛侯將如五氏,卜過之,龜焦。衛侯曰:「可也。衛車當其半,寡人當其半,敵矣。」乃過中牟。

又《哀上》曰:楚子在城父,將救陳,卜戰,不吉。卜退,不吉。王曰:「然則死也。再敗楚師,不如死;弃盟逃讎,亦不如死。死,一也。其死讎乎?」命公子申為王,不可。則命公子結,亦不可。則命公子啟,五辭而後許。將戰,王有疾。庚寅,昭王攻大冥,卒於城父。

又曰:楚昭王有疾,卜,曰:「河為祟。」王弗祭。事具《江部》。

又曰:晉趙鞅卜救鄭,遇水適火。水火之兆。占諸史趙、史墨、史龜。皆晉史也。史龜曰:「是謂沈陽,火陽得水故沈。可以興兵。兵,陰類也,故可以興兵。利以伐姜,不利子商。姜,齊姓也。子商謂宋。伐齊則可,敵宋不吉。」史墨曰:「盈,水名也。子,水位也。名位敵,不可干也。炎帝為火師,姜姓其後也。水勝火,伐姜則可。」史趙曰:「是謂如川之滿,不可游也。鄭方有罪,不可救也。救鄭則不吉,不知其他。」陽虎以《周易》筮之,遇《泰》之《需》曰:「宋方吉,不可與也。微子啟,帝乙之元子也。宋、鄭,甥舅也。祉,祿也。若帝乙之元子歸妹而有吉祿,我安得吉焉?」乃止。

《毛詩》曰:升彼虛矣,以望楚矣。望楚與堂,景山與京。降觀於桑,卜云其吉,終然允臧。龜曰卜,違國必卜之。

又曰:爾卜爾筮,體無咎言。

又曰:君曰卜爾,萬壽無疆。

又曰:卜筮偕止,會言近止,徵夫邇止。卜之筮之,會人占之,箋云:或卜或筮,俱占之,言於繇為近,徵夫如今近耳。

又曰:我龜既厭,不我告猷。卜筮數而瀆龜。龜靈厭之,不復告其所圖之吉凶。言雖不兆,占繇不中。

又曰:爰群爰謀,爰契我龜。

又曰:考卜維王,宅是鎬京。惟龜正之,武王成之。

又曰:哀哉填寡,宜岸宜獄。握粟出卜,自何能穀。哀我窮盡寡財之民,仍有獄訟之事。持粟行卜,求其勝負,從何能得生。

《尚書·大禹謨》曰:枚卜功臣,惟吉之從。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於元龜。朕志先定,詢謀僉同,鬼神其依,龜筮協從。卜不習吉。」

又《洪範》曰:七,稽疑:擇建立卜筮人,龜曰卜,蓍曰筮。拇庶卜筮:曰雨,曰霽,曰蒙,曰驛,氣落驛不連屬。曰克,曰貞,曰悔,兆相交錯五者卜兆之常法。內卦曰貞,外卦曰悔。凡七。卜五,占用二,衍忒。立時人作卜筮。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汝則有大疑,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汝則從,龜從,筮從,卿士從,庶民從。是之謂大同。身其康強,子孫其逢吉。汝則從,龜從,筮從,汝則逆,庶民逆,吉。庶民從,龜從,筮從,汝則逆,卿士逆,吉。汝則從,龜從,筮逆,卿士逆,遮民逆,作內吉,作外凶。龜筮共違於人,用靜吉,用作凶。

又《金縢》曰: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伐討明年,武王有疾,不悅豫。二公曰:「我其為王穆卜。」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穆,敬也。戚,近也。召公大公言,王疾當卜吉凶。周公言,未可以死近我先王相順之辭。公乃為三壇同墠。乃卜三龜,一習吉。習,因也。以三王之龜卜一相因而吉也。

又《大誥》曰:寧王遺我大寶龜,紹天明。即命。我有大事,休?朕卜并吉。天休於寧王,興我小邦周,寧王惟卜,用克綏授玆命。又《洛誥》曰:予惟乙卯,朝至於洛師,致政在冬,本其春來至洛眾說,始卜定都之意。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澗水東、瀍水西,惟洛食;我使人卜澗氵廛之間,南近洛吉。我又卜氵廛水東,亦惟洛食;來,以圖,及獻卜。

史記》曰:宋元王二年,江使神龜使於河,至泉陽,漁者豫且舉網得而囚之,置籠中。臆鼬見夢於元王曰:」我為江使於河,豫且得我,我不能去。身在患中,莫可告語。王有德義,故來告訴。「元王召博士衛平問之,平乃授式而起,仰天視月之光,觀斗所指,定日處鄉,規矩為輔,副以權衡。四維以定,八卦相望。視其吉凶,介蟲先見。乃對曰:「今昔斗壬子,宿在牽牛。河水大會,神鬼相謀。漢正南北,江河固期,南風新至,江使先來。白雲擁漢,萬物盡留。斗柄指日,使者當囚。玄服而乘輜車,其名為龜。」使人問泉陽令,取龜獻使者,載行出於泉陽之門。正晝無見,風雨晦暝。雲蓋其上,五彩青黃,雷雨并起。將入洞逝,見於東箱。身如流水,潤澤有光。望見元王,引頸而前,三步而止,縮頸而卻,復其故處。元王見而怪之,問衛平,平對曰:「龜在患中,而終夕囚,王有德義,使人活之。今延頸而前,以當謝也;縮頸而卻,欲亟去也。」元王曰:「善哉!趣駕送龜,毋令失期。」平對曰:「龜者是天下之寶,先得此龜者為天子,且十言十當,十戰十勝。生於深淵,長於黃土。知天之道,明於上古。游三千歲,不出其域。安平靜正,動不用力。壽蔽天地,莫知其極。與物變化,四時變色。居而自匿,伏而不食。春蒼夏黃,秋白冬黑。明於陰陽,審於刑德。先知利害,察於禍福。以言而當,以戰而勝。王能寶之,諸侯盡服。王勿遣也。」王大悅,於是向日而謝,再拜而授。擇日齋戒,甲乙最良。乃刑白雉,以血灌龜,於壇中央。以刀刳之,身全不傷。脯酒禮之,橫其腹腸。荊支卜之,必制其瘡。程達於理,文相錯迎。使工占之,所言盡當。

又曰:沛父老率子弟共史沛令,開城門,迎劉季,欲以為沛令。父老皆曰:「平生所聞劉季,奇怪當貴,且卜筮,莫如劉季。」於是乃立為沛公。

又曰:陳平等遣人迎代王,欲立為帝。代王卜之龜,卦兆得大橫。占曰:「大橫庚庚,余為天王,夏啟以光。」曰:「寡人因己為王矣,又何王?」卜人曰:「所謂天王,乃天子也。」

又曰:常以月旦祓龜,先以清水澡之,以卵祓之,乃持龜而遂之。若常己卜,不中皆祓之以卵。東鄉立居,取生荊枝及堅木。堅木枝燒之,斬取熱處以灼龜,所卜處灼以荊。若卵指之者三,持龜以卵周環之。祝曰:今日吉,謹以梁卵,祓去玉靈之不祥。玉靈必信以誠,知萬事之情。辯兆皆可占,不信不誠,則燒玉靈,揚其灰,以懲後龜。

又曰:竇皇后弟廣國,字少君。年四五歲時,家貧,為人所略賣。至宜陽,為其主人入山作炭,寒臥岸,岸崩,獨得脫,不死。自卜,數日當侯。

又曰:司馬季主,楚人也。卜於長安東市。宋忠為中大夫;賈誼為博士,俱出洗沐,相從論議,誦習先王聖人之道術,究遍人情,相視而嘆。賈誼曰:「吾聞古之賢人,不居朝,必在卜醫之中,今吾己見三公九卿朝士大夫,皆可知矣。試之卜數中觀彩。」二人即同與之市,游於卜中。天新雨,道少人,司馬季主閑坐,弟子三四人侍,方辯天地之道,日月之運,陰陽吉凶之本。二大夫再拜謁司馬季主,季主觀其狀貌,類有道者,即禮之,使弟子延之坐。坐定,司馬季主復理前語,分別天地之始終,日月星辰之紀差,次仁義之際,別吉凶之符,語數千言,莫不順理。宋忠、賈誼瞿然而悟,獵纓正衿危坐,曰:「吾望先生之狀,聽先生之辭,小子竊觀於世,未嘗見也。今何居之卑,何行之污也?」司馬季主捧腹大笑,曰:「觀大夫之貌,類有道術者,今何言之陋也,何辭之野也!今夫子所賢者誰也?所高者何也?今何以卑污長者乎?」二君曰:「尊官厚祿,世之所高也,賢才處之。今所處非其地,故謂之卑。言不信,行不驗,取不當,故謂之污。夫卜筮者,世之所賤簡也。世皆言曰:『夫卜者,多言夸嚴以得人情,虛高人祿命以說人志,擅言禍災以傷人心,矯言鬼神以盡人財,厚求拜謝以私於己。』此吾之所恥,故謂之卑污也。」司馬季主曰:「公且安坐。公見夫被髪童子乎?日月照之則行,不照則止,然問日月疵瑕吉凶,則弗能理也。今夫卜者,必法天地,象四時,順於仁義,分策定卦,旋式正棋,然後別天地之利害,事之成敗。昔者先王定國,必先龜策日月,而後乃敢代也;正時日,乃後入家;產子,必先占吉凶,後乃有之。自伏羲作八卦,周文王演三百八十四爻而天下治。越王勾踐仿周文王分卦以破敵國,霸天下。由是觀之,卜筮有何負哉!且夫卜筮者,掃除設坐,正其冠帶,然後乃言事,此有禮也。言鬼神或以饗,忠臣以事其上,孝子以養其親,慈父以畜其子,此有德者也。而以義置數十百錢,病者或以愈,且死或以生,患或以免,事或以成,嫁子娶婦或以養生。此之為德,豈直數十百錢哉!此老子所謂『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今夫卜筮者利大謝少,老子之言豈異於是乎?莊子曰:『君子內無飢寒之患,外無劫奪之憂,居上而敬,居下而不為害,君子之道也。』今夫卜筮者之為業也,積之無委聚,藏之不用府庫,徙之不用車輜,負裝之不重,而用之無盡索之時。持不盡索之物,游於毋窮之世,雖莊氏之行未能增也,子何故而云不可卜哉?天不足西北,星辰西北移;地不足東南,以海為池;日中必移,月滿必虧;先王之道,乍存乍亡。公責卜者言必信,不亦惑乎!公見夫談士辯人乎?慮事定計,必是人也,然不能一言說人主意,故言必稱先王,語必道上古;慮事定計,飾先王之成功,語其敗害,以恐喜人主之志,以求其欲。多言夸嚴,徐廣曰:一作險。莫大於此矣。然欲強國成功,盡忠於上,非此不立。今夫卜者,導惑教硬。夫愚惑之人,豈能以一言知之哉!言不厭多,故麒驥不能與罷驢為駟,鳳凰不與燕雀為群,而賢者亦不與不肖者同列。故君子處卑隱以避眾,自匿以避倫,微見德順,以除眾害,以明天性,助上養下,多其功利,不求尊譽。公等喁喁者也,何知長者之道乎!」

漢書》曰:谷口有鄭子貞,蜀有嚴君平,皆修身自保,非其服弗服,非其食弗食。成帝時,元舅大將軍王鳳以禮聘子貞,子貞遂不詘而終。君平卜筮於成都市,以為卜筮賤業,以惠眾人。有邪惡非正之問,則依蓍龜為言利害,與人子言依於孝,與人臣言依於忠,各因其勢,道之以善。

又曰:張禹字子文。父徙家蓮勺。上音輦,下音酌。禹為兒,數隨家至市,喜觀於卜相者前。久,頗曉其別蓍布卦意,時從旁言。卜者愛之,又奇其面貌,謂禹父:「是兒多知,可令學經。」及禹至長安,學從沛郡施讎授《易》。

謝承《後漢書》曰:姜肱,桓帝時再以玄纁聘,不就。即拜太史大夫,詔書至門,肱使家人對云:「久病,就醫。」遂羸服間行,竄伏青州界中,賣卜給衣,召命得斷。家亦不知其處,曆年乃還。

又曰:田戎擁眾夷陵,聞秦丰被圍,懼大斃藿至,欲降,而妻兄辛臣諫戎曰:「今四方豪杰各據郡國,洛陽地如掌耳,不如按甲以觀其變。」戎不從,乃留辛臣守夷陵,自將兵沿江沂沔,止黎丘,刻日當降。而辛臣於後盜戎珍寶,從間道先降於岑彭,而以書召戎。戎疑墳賣己,乃灼龜卜降,兆不吉,中折,遂止不降。

又曰:范丹字史雲,朝議欲以為侍御史,因遁身逃命於梁、沛之間。徒行弊服,賣卜於市。

《魏志·管公明傳》曰:洛中有一小人失婢,輅為卦,教明日東明城門中伺擔豚人牽與共斗。具如其言,豚逸走,即追之。豚入人舍,突破主人甕,婢從甕中出。輅在田舍時,常候遠鄰,主人患失火。輅卜,教使明日於陌上伺,有一角巾書生駕黑牛弊車,必引留宿,此能除之。即從輅語,得書生,遂留宿,意甚不安。主人罷入,生乃抱刀出門,薪積有一小物,直來如獸,手中持火,以口吹之。生舉刀斫斷腰,視之,狐也。自此無復火災。

 方術部五 ↑返回頂部 方術部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