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743

 疾病部五 太平御覽
卷七百四十三.疾病部六
工藝部一 

霍亂编辑

《易說》曰:穀雨,氣當至而不至,則多霍亂。

《春秋考異郵》曰:襄公朝於荊,士卒度歲,愁悲失時,泥雨暑溼,多霍亂之病。

漢書》曰:淮南王上書云:「南越多霍亂之疾。」

《幽明錄》曰:某郡張甲者,與司徒蔡謨舊有親,僑住謨家。數宿行,過期不反。謨晝眠,夢甲云:「暫行,忽暴病,患心腹脹滿,不得吐痢,某時死亡。」

又云:「我病名乾霍亂,自可治也。但人莫知其藥,故令身死。」謨曰:「何以治之?」甲曰:「取蜘蛛,生斷去腳,吞之即愈。」謨覺,使人往甲行所,驗之,果死。問主人病與時日,皆與夢符。後有乾霍亂者,謨試用,輒差。

编辑

《釋名》曰:疰,人死,一人復得,氣相灌注也。

《范汪方》曰:凡九十種寒尸疰,此病隨月盛衰。人有三百六十餘脈,走入皮中,或右或左,如人所刺,遂至於死。死尸相注,或至滅門。

编辑

《說文》曰:瘧,熱寒并作也。┲,熱瘧也,疾二日一發。

《易說》曰:立春氣當至、不至則多疾瘧;白露當降不降,民多溫瘧。

《周禮·天官·疾醫》曰:秋時有瘧寒疾。

《禮記·月令》曰:孟秋行夏令,民多瘧疾。

《左傳·昭二十年傳》曰:齊侯疥,遂┲,┲,瘧疾也。期而不瘳,諸侯之賓問疾者多在。多在齊也。梁丘據與裔款言於公曰:「吾事鬼神,丰於先君,今君疾病為諸侯憂,是祝史之罪也。盍誅於祝固、史へ以辭賓?」欲煞へ固,以謝問疾之賓。公悅,告晏子,晏子諫之,乃止。

《東觀漢記》曰:鄧訓遷護烏桓校尉。吏士嘗人病瘧,轉易至數十人。訓身主湯藥,咸得平愈。

又曰:莖Δ從上至懷,病瘧,在上前瘧病。上曰:「聞壯士不瘧,漢大將軍反瘧病耶?」使小黃門扶起,賜藥醫,歸洛陽,病遂加。

《抱朴子》曰:獼猴之鬼,令人疾瘧。

《山海經》曰:陽華山多若華,華實如,味酸甘,食之己瘧。

《玄晏春秋》曰:夏四月,予瘧於河南,歸於新安,不瘳。

《世說》曰:中朝有小兒,其父患瘧,行乞藥。人曰:「尊侯明德君子,何以病瘧?」答曰:「來病君子,所以為瘧。」

《列異傳》曰:陽蕤字聖卿,逃瘧神祠,有人呼言「杜卸,杜卸。」聖卿應曰:「諾!」起至戶口,人曰:「取此書去。」得素書一卷,皆譴劾百神法,乃差。

《錄異傳》曰:嘉興令吳士季瘧,經武昌廟,遣人辭謝,乞斷瘧鬼。去廟二十里臥,夢見塘上一人乘馬追呼,行太急,速至季舡,下馬與吏共入舡後,縛取一小兒去。夢覺,瘧即斷。

又曰:弘父患瘧經年。後獨至田舍,瘧發,有數小兒持公首腳。公見,因陽瞑。忽起,捉得一兒,化成黃,余者皆走。仍縛以還家,懸著窗上,明、當煞食之。比曉,失,瘧遂斷。於時有瘧者,但呼「弘公」,便斷。

《甄異傳》曰:吾興張安病正發,覺有物在被上,病便更甚。安自力舉被捉之,物化成鳥如鵂留,瘧登時愈。

盛弘之《荊州記》曰:始興含淮縣有翁水下流,有聖鼓橫在川側,上下船人刺篙有撞之者,皆得瘧病。

消渴编辑

《後漢書》曰:司馬相如有消渴病。

《後漢書》曰:李通素有消渴疾,消,消中之疾也。《周禮》云:春有疾。自為宰相,謝病不視事。帝令以公位歸弟養病。

《魏略》曰:卞蘭得消渴疾,時明帝信咒水,使人持水賜蘭。蘭曰:「治病當以方藥,何信於此?」遂不肯飲,以至於卒。時人見蘭好直言,謂帝面折之而蘭自煞,其實非也。

《晉書》曰:斐楷有渴利疾,不樂處勢。王渾為楷請當見將養,不違其志,不聽。及疾,詔遣黃門郎王衍省疾,楷回眸矚之曰:「竟未見識。」衍深嘆其神雋。

《南史》:何點少時嘗患渴,逾歲不愈。後在吳中石佛寺建講所,晝寢,夢一道人,形貌非常,授丸一掬,夢中服之而差。

《唐書》鄧玄挺綜鈄堋,無藻鑒之明,又患消渴,人因號為鄧渴。

王子年《拾遺錄》曰:晉武為撫軍時,羌人姚馥字世芬,姚襄即其祖也,好啜嚼濁糟,言渴於醇酒。群輩常狎之,呼為渴羌。為朝歌邑長,馥辭之。帝曰:「朝歌,紂之故鄉,地有酒池。故使老羌不復呼飲。」

《交州記》曰:浮石,體虛而輕,煮飲止渴。

《淮南子》曰:嫁女於疾消渴者,夫死後,則難可復處。以為故妨之,后人不娶。

蹶逆编辑

《韓詩外傳》曰:扁鵲過虢,虢侯世子暴病死,乃追宮門曰:「世子病,所謂尸蹶者也。」

《呂氏春秋》曰:室大多陰則蹶。

咳嗽编辑

《釋名》曰:咳,刻也,氣奔至,出入不平調,若克物也。嗽,促也,用力急促也。

《易說》曰:立秋,氣未當至而至,則少陽脈盛,人病咳。

《周書》曰:立秋之日,白露不降,民多病咳。

《禮記·月令》曰:季夏行春令,則國多風咳。

《春秋繁露》曰:人君好戰,貪城邑,則民多病咳嗽。

《抱朴子》曰:龜鱉黿鼉之鬼,令人病咳。

劉弘教曰:吾昨四鼓中起,聞西城上兵咳聲甚深,即呼省之。年過六十,羸病無襦,而督將差以持時,持時,備不虞耳。此既無所防捍,又老病羸凍,不隱卹,必致死亡,督將豈可乃爾耶?

嘔吐编辑

《左傳·哀下》曰:衛侯為靈台於藉圃,與諸大夫飲酒焉。褚師聲子襪而登席,古者見君解襪。公怒,辭曰:「臣有疾,異於人,足有瘡疾。若見之,君將殼之。」殼,嘔吐也。

漢書》曰:西域有大小頭痛阪,令人嘔吐。

謝承《後漢書》曰:吳郡媯皓字元起,其母至婚家醉,嘔吐。恐食得毒,伏地嘗吐,仰曰:「吐寒耳,非毒也。」

鄧粲《晉記》曰:阮籍母死,與人棋如故。既而飲酒三升,舉聲一號,吐血數升。

《晉中興書》曰:王允之年在總角,為從伯惇所知。嘗夜飲,允之辭醉,眠在別床。惇與錢鳳謀逆,允之悉聞其語,便於眠處大吐。以為大醉,不復疑。

沈約《宋書》曰:蕭惠開除府加給事,性素剛,益不得志,發病嘔血,有物如肝肺者甚多。

《孟宗別傳》曰:孟宗為光祿勛,嘗大會,公先少飲酒。偶有強者,飲一杯便吐。時令峻急,凡有醉吐者,皆傳詔司察。公吐麥飯,察者以聞。上乃嘆息,詔問食麥飯意。宗答曰:「臣家足有米奮鼴,直愚性所安。」其德純素如此。

《列子》曰:東方有人焉,曰爰旌目,將有適也而餓於道。狐父之盜曰丘,見而下壺飧而之,爰旌目三而後能視,曰:「子何為者也?」曰:「我狐父之人丘也。」爰旌目曰:「嘻,汝非盜耶?胡為而食我?吾義不食子食也。」兩手據地而嘔不出,客客而死。

水疾编辑

《東觀漢記》曰:東平王蒼到國後,病水氣喘逆。上遣太醫丞相視之,小黃門侍疾,置驛馬傳起居,以千里為程。

《晏子春秋》曰:景公水病,夢與二日斗,不勝,召占夢問之。晏子謂占夢曰:「公所病者,陰也。日,陽也。一陰不勝兩陽,公病將己。」占夢以其言對。三日,公病大愈,賜占夢。占夢曰:「晏子教臣也。」公召晏子,賜之。晏子曰:「占夢以臣言對,故有益也;若使臣言,則不信也」

编辑

《釋名》曰:腫,鍾也,寒熱氣所鍾聚也。

《春秋潛潭巴》曰:枉矢黑,軍士不勇疾流腫。宋均注云:矢當楊光明,今黑,有死喪之氣,則腫死。

《春秋繁露》曰:人君簡宗廟,逆天時,民病流腫。

《尸子》曰:有醫者,秦之良醫。張子之背腫,謂之曰:「背非吾背也,任子制焉。夫身與國亦猶此也,必有委制,然後治之。」

《齊諧記》曰:范光祿得病,腹腳并腫,不飲食。忽有一人,清朝不自通,遙進入光祿齋中,就光祿邊坐。光祿云:「先不識君,君那得來而不自通?」此人答曰:「佛使我來治君病。」發衣見之,因捉其腳,以甘刀針腫上。倏忽之間,頓針而腳及膀胱百餘下,然不覺痛。復欲針腹,其兒黃門不聽語竟,便去。後針孔中黃濃汁當出二三升許,至明曉,腳都差,針亦無孔。范甚喜。

编辑

《釋名》曰:心痛曰疝。疝,詵也。氣詵詵然而上也。

《後漢書》太醫皮循從獵上林還,暮宿殿門下。寒疝病發,時鄧訓直事,聞循聲,起往問,曰:「冀得火以熨背。」訓至太官門為求火,不得,乃以口噓其背,復呼同廬郎共更噓,至朝遂愈。

编辑

《龍魚河圖》曰:犬狗魚鳥不熟,食之成瘕。

《易說》曰:白露氣當至不至,太陰脈盛,人多瘕疝。

《宋書·徐文伯傳》宋明帝宮人患腰痛牽心,每至,輒氣欲絕,眾醫以為肉瘕。文伯曰:「此髪瘕。」以油投之,即吐,得物如髪,稍引之,長三尺,頭己成蛇,能動。懸柱上,水滴盡,一髪而己,病都差。

《山海經》曰:麗麂之水,其中多有育沛,珮之無瘕疾。郭曰:育珮,未聞。

《列仙傳》曰:玄俗者,常餌巴豆、雲母,賣藥於都市。河間王病瘕,玄俗脈之,下蛇十餘頭。俗言王病六世余殃,非王所招也。曰:「王嘗放鹿,鹿是麟母,仁心感天,故遭俗耳。」

《續搜神記》曰:太尉郄公鎮丹徒,嘗出獵。時二月中,蕨始生,有一甲士折一莖食之,即覺心中淡淡欲吐,因歸家,仍成心腹疾。半年許,忽大吐,吐一蛇,長尺餘,尚活動搖。乃掛著屋檐前,汁稍稍出,蛇漸焦小。經一宿,視之,成一莖蕨,猶昔所食也。病遂除差。

又曰:桓宣武帝時,有一督將,因時行病後虛熱,更能飲復茗,必一斛二升乃飽。人苦勸,復啜五升,乃大吐,向所飲都盡。有一物隨吐後出,如斗大。試以一斛二升復茗洗之,此物吸之都盡。而正覺小脹,又增五升,便悉混,然後從口中涌出。既吐此物,病遂差。或問之曰:「此何病?」答曰:「此病名斛二瘕。」

又曰:昔有一人與奴俱得心瘕病。奴既死,剖腹視,得一白鱉,赤眼,甚鮮明。乃試以諸毒藥澆灌之,并內藥於鱉口,無損。乃系鱉於床腳,有客乘白馬來看之,溺濺,鱉惶遽,疾咨避溺。既系之,不得去,乃縮頸藏腳,不敢動。病者察之,謂其子曰:「吾疾或可救。」乃試取白馬溺以灌鱉,鱉消滅成數升水。病者乃頓飲升余白馬溺,病即豁然除。

《異苑》曰:章安有人,元嘉中啖鴨肉,乃成瘕病,胸滿面赤,不得飲食。醫令服秫米潘,須臾,煩悶,吐一鴨雛,身喙翅皆己成就,惟左腳故綴昔所食肉。病遂獲差。

《志怪》曰:有人得瘕病,腹晝夜切痛。臨終,敕其子云:「吾氣絕後,可剖視之。」其子不忍違,割之,得一銅酒釒倉,容數合。后華他聞其病而解之,便出巾箱中藥以投釒倉,釒倉即消成酒。

编辑

《春秋考異郵》曰:痺在喉,壽命凶。

漢書》曰:哀帝即位,痿痺。

又曰:馮野王弟立為東海太守,下溼,病痺。天子聞之,徙為平原太守。

《晉書》皇甫謐字士安,得風痺疾,猶手不輟卷。

《後魏書》:臨淮王譚孫孚好酒,後遇風,患手足不隨,口不能言。乃左手畫地作字,乞解所任。

《唐書》曰:處羅可汗欲分兵大掠中國,群下多諫。外羅曰:「我父失國,賴隋得立,恩不可忘。」時處羅久疾痺,隋義城公主有五石餌之,俄而處羅發疽死。

编辑

《釋名》曰:痔,食也,蠱食之也。

《山海經》曰:天帝山有鳥,其狀如鶉,黑文而赤翁,郭璞注云:翁,頸下毛也。名曰櫟,食之己痔。又虎蛟可以為痔,郭璞注:為,治也。

《莊子》曰:秦王有病,召醫破廱者,得一車乘;舐痔者,得車五乘。所治愈下,得乘愈多。

《尸子》曰:有醫者,秦之良醫,為惠王治痔,皆愈。

宋玉《登徒子賦》曰:登徒子之妻,既疥且痔。

编辑

《釋名》曰:泄痢,言出漏泄而利也。

漢書》曰:韋玄成父喪。既葬,當襲爵,即陽為病狂,臥便痢,妄笑語,欲讓避兄也。

《北史》:齊司馬應之好讀《太玄經》文,注揚雄《蜀都賦》,每云:「我欲與揚子周游。」患痢十七年,竟不愈。齊亡歲,以痢疾終。

《魏武令》曰:凡式水甚強寒,飲之皆令人痢。

陰痿编辑

漢書》曰:膠西王端為人殘戾,又陰痿,一近婦人,病數月。

又曰:周仁為人陰重不泄。張晏曰:陰重不泄,下溼,故溺,是以得此官者入后宮。

《魏志》:公孫康死,子晃、淵皆小,眾以康弟恭詞。恭陰消為閹人,劣弱不能治國,淵脅奪恭位。

《晉書》南陽王模世子保,體質丰偉,嘗自稱,重八百斤。素喜睡,痿疾,不能御婦人。

《宋書》曰:明帝素肥,晚年痿疾,不能御內。

陽病编辑

《左傳·襄三》曰:楚子使子馮為令尹,訪於申叔豫。申叔豫曰:「國多寵,王弱,國不可為也。」遂以疾辭。方暑,闕地下冰而床焉,重繭衣裘,鮮食而寢。楚子使醫視之,復曰:「瘠則甚矣,而血氣未動。」言無疾。

史記》曰:廉頗云:「我為趙將,有攻城野戰之功。而藺相如徒以口舌為勞,而位居我上。」相如聞,不肯與會,每朝時常稱病,不欲與爭列。

《續漢書》曰:楊彪見漢祚將終,自以累世為公卿,恥為魏臣,遂稱足疾,不復行。

范曄《後漢書》曰:高詡字季回,父容,哀平間為光祿大夫,詡以父任為郎。

世傳《魯詩》,以信行清操知名。王莽篡位,父子稱盲,逃不蝕失。

又曰:封觀者,以兄名位未顯,恥先授之,遂稱風疾,不能言。火起燒屋,徐出避之,忍而不告。

謝承《後漢書》曰:沛國陳禁,性不好榮,建武中拜議郎,引見賜食。禁陽眼目無所見,以肉投羹中,出又撐柱乃歸。

《魏末傳》曰:李騰為荊州刺史,曹爽令別司馬懿。懿使婢進粥,持杯而飲,粥皆流出,謂爽曰:「太傅非復可濟,令人愴然。」故爽不復設備。

《曹瞞傳》云:太祖少,飛膺走狗,游蕩無度。其叔父首茉之於嵩,太祖患之。後逢叔父於路,乃佯敗面咼口。叔父怪問其故,太祖曰:「卒中風。」叔父告嵩,嵩驚呼太祖,太祖貌如故。嵩問曰:「叔父言汝中風,己差乎?」太祖曰:「初不中風,但失叔父愛,故見罔爾。」嵩乃疑,自後,叔父所言,嵩不復信。

《晉書》:曹爽專權,宣帝稱疾,何曾亦謝病。爽誅,曾乃起視事。

又曰:鍾會將反於蜀,使衛瓘慰勞諸軍。瓘心欲去,且堅其意,曰:「卿三軍主,宜自行。」會曰:「卿先行,吾當後出。」瓘便下殿,會悔遣之,使呼瓘。瓘辭眩疾動,詐仆地,北出ト。數十信追之。瓘至外廨,服鹽湯,大吐。瓘素羸,便以困篤。會遣所親人及醫視之,皆言不起,會由是無所憚。

《晉陽秋》曰:宣帝初不欲屈節曹氏,辭以風疾不能起。魏武使人往微刺之,以觀信否,宣帝堅臥不動。

《晉書》曰:王戎族弟惇有高名,戎惡之。惇每候戎,輒托疾不見。惇後果為逆亂,其鑒賞先見如此。

又曰:長樂馮恢父為弘農太守,愛少子淑,欲以爵傳之。恢父終,服闕,乃還鄉里,結草為廬,陽不能言。淑得襲爵,恢始任為博士祭酒。

《隋書》曰:郭衍為洪州總管,晉王鎮淮海,因召衍,陰共計議。又恐人疑無故來往,托以衍妻患癭,王妃蕭氏有朮能醫之,以狀奏高祖。高祖套苘共妻向江都往來無度。

《唐書》曰:安祿山陷西京,王繼佯中風失音,賊猶強授偽官。後蒙原罪。

又曰:《王徽傳》:黃巢入潼關,僖宗出幸。徽與同列崔沆豆、盧彖、僕射於琮至曙方知,遂相與奔馳,赴行在。徽夜落荊榛中,隱於崖谷,為賊所得,迫還京師。將授之偽命,徽示以足折口,雖白刃環之,初無懼色。賊令與歸弟,命醫工視之。月余,守視者稍怠,徽乃雜於負販,竄之河中,遣人間道奉絹表入蜀。天子嘉之,詔授光祿大夫,守兵部尚書。

稽康《高士傳》曰:王莽徵孔休,休飲血,於使者前吐之,為病篤,遂不行。

《益部耆舊傳》曰:公孫述僭號,徵犍為任永君,許以大位。永君故托以清盲,妻於面前淫若不見。子入井,忍情不問。述伏誅,永君澡浴,引鏡照形,曰:「世適平,目即清。」妻乃自煞。馮信季成亦不授公孫述聘,托清盲十三年,侍婢於面前淫而不問。述誅,取紙作書,婢因自煞。

 疾病部五 ↑返回頂部 工藝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