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部一 太平御覽
卷七百七十三.車部二
車部三 

敘車下编辑

司馬彪《續漢書·輿服志》曰:奚仲為車正,具物以時,六材皆良。

又曰:輕車,古之戰車也,不巾不蓋。

《孫吳兵法》云:車有巾有蓋,謂之武剛車。武剛者,為先驅,又為屬車,輕車為後殿焉。

又曰:大使車,立乘,駕駟,赤帷。持節者重道從,賊曹皆兩大車,伍百璅弩十二人,辟車四人,從車四人。從車乘元,單導減半。小使車,不立乘,有騑,赤屏泥油,重絳帷,導無斧車近,小使車蘭輿赤轂、白蓋、赤帷,從騶騎四十人。此謂追捕、考案、有所敕取者之所乘也。其送葬曰堊已下,駟車,而後還。公卿中二千石郊廟、明堂、祠陵法出,皆大車,立乘、駕駟。他出乘安車。大行載車,其飾如金根,加施組,組連璧交結,四角金龍首、銜璧,垂五彩,析羽,流蘇,前後雲氣畫裳,靈文畫曲轓。長輿車等,大仆御,駕六希者,淳白駱馬,施色以黑藥灼其身為虎文。

又曰:諸車之文:乗輿,倚龍伏虎,靈文畫輈陟周切。,龍首、鸞衡、班輪,升龍飛輅。皇太子、諸侯,倚虎伏鹿,靈文畫輈陟周切。,轓吉陽筩,朱鹿班輪文,飛軨旂旗,九斿音留降龍。公列侯,倚鹿伏熊,黒轓,朱班輪,鹿文,飛九斿降龍。卿,朱两轓,五斿降龍。二千石以下,各從科品。諸輻車以上,軛皆有吉陽筩。

《漢獻帝傳》曰:董卓作乘輿,青蓋,金范瓜畫兩輻者。乘之,時人皆號月軨磨車,言近天子也。後地動,卓問蔡邕。邕曰:「地動陰盛,大臣逾制之所致也。公乘青蓋,遠近以為非宜。太師之乘,白蓋車,畫輻。」

《東觀漢記》曰:郭丹,字少卿。從師於長安,買符入函谷關。既入,封符訖,乃慨然嘆曰:「不乘使者車,終不出關!」

又曰:梁冀作平上軿車。侍御史張綱獨埋輪於洛陽都亭,曰:「豺狼當路,安問狐狸!」遂奏冀。

應劭《漢官儀》曰:天子有五色安車,皆駕四馬。《毛詩》:「四者,示有四方之志也。」是為五時副車。孝景帝六年,令二千石朱兩,千石、六百石朱轓較車耳,及出為藩屏也。

又曰:天子出祭陵,常乘金根車。春二月,青安車在前;秋八月,白虎在前。

又曰:天子法駕所乘,曰金根車,駕六龍,有五色。立車各一,皆駕四馬。

又曰:甘泉鹵簿,有道車五乘,游車九乘,在輿前。

《漢雜事》曰:古諸侯貳車九乘,秦滅九國,兼其服。故大駕屬車八十一乘,尚書、御史乘之。最後一車懸豹尾。

《漢官解詁》曰:馬有廄,車有府。皮軒,以虎皮為軒。

魏收《後魏書》曰:安車,紫蓋朱里,與公侯同。子車皂蓋青里。

《晉書》曰:謝玄敗苻堅於淝水,獲堅所乘雲母車、儀服等。

又曰:和嶠為給事黃門侍郎,遷中書令,帝深器遇之。舊監令共車入朝,時荀勗為監。嶠鄙勗為人,以意氣加之,每同乘,高枕專車而去坐。乃后使監令異車,自嶠始也。

《晉公卿禮秩》曰:安平王孚、齊王攸、梁王肜,給青蓋車,垂九旒,駕四馬。太常何曾、太傅楊駿、梁王肜,乘車入殿,依漢田千秋故事。光祿魏館軺車施黑,孚薨葬給徘徊黑耳車一乘。諸王及縣王皆給青徘徊車,花瓜蓋。孤李降給雲母陽遂車一乘,犢車二十乘,鹿車五十乘。

沈約《宋書》曰:漢制:乘輿金根安車、立車,輪皆朱班重轂,兩轄飛ぎ。以金薄繆龍,為輿倚較。靈文畫轓,文獸伏軾,龍首銜軛,鸞雀立衡。靈文畫轅,翠羽蓋,黃里,所謂黃屋也,金華拖轑,建旂旗,十二斿也。畫日月升龍,駕六黑馬。又加犛牛尾,大如斗,置左騑馬軛上,所謂左纛也。其五色立車、五色安車,亦皆如之。太后、皇后法駕乘重翟羽蓋金根車,加青交路,青帷裳,云靈畫轅,黃金塗五末。皇太子皆要車,朱班輅倚,獸伏鹿軾,旂旗九斿,畫降龍文。

又曰:沈慶之,前廢帝立,加几杖,給三望車。慶之每朝賀,常乘豬鼻無幰嚴偃切。車,左右從之不過三五騎。履行園田,每農桑劇月,無人從行,過者不知三公也。及加三望車,謂人曰:「我每游履田園,有人時,與馬成三;無人則與馬成二。今乘此車,安所之乎?」及賜几杖,并皆固讓。

《孝經援神契》曰:上德至山陵,則山出木根車,應載萬物。金車,王者志行仁德則出。虞舜德盛於山陵,故山車出。山車,自然之物也。山藏之精,與象車相似。舜德盛,山車有垂綏。

《古史考異》曰:黃帝作車,少皥時略加牛。禹時,奚仲駕馬。仲又造車,更廣其制度也。

《神仙傳》曰:葛玄行過神廟,乘車不下。須臾,有大回風逐玄,埃塵張天。玄怒曰:「小雅敢爾!」舉手指風,風即止。

《穆天子傳》曰:王欲肆其心,周行天下,皆有車轍馬跡焉。

《韓詩外傳》曰:田子方,魏太子從車百乘,而送於郊。太子再謁,田子方不下車。太子不悅,曰:「敢問如何,則可以驕人乎?」子方曰:「吾聞,以一國驕人而亡者有矣,由此觀之,則貧賤可以驕人矣!夫志不得,扌奚履而適秦、楚耳,安往而不得吾貧賤乎?」於是太子再拜而後退,子方遂不下車。

《漢武內傳》曰:內外謐寂,以候仙官到。夜二更之後,忽見西南如白云起,蓊郁直來,遙趨宮庭。須臾,王母或駕龍虎,或乘白麟,或乘白鶴,或乘軿車,或乘天馬,群仙數千,光輝庭宇。

《關令內傳》曰:尹喜常登樓,望見東極有紫氣西邁,喜曰:「應有聖人過京邑!」果見老君乘青牛車來過。

《神仙傳》曰:洗義學道於蜀中,與妻共載,路逢白鹿車一乘。

《王子年拾遺記》曰:周成王六年,然丘之國獻比翅鳥,雌雄各一隻,以玉為樊。其國使者拳頭奓陟加切。鼻,衣云霞之布,經百有餘國方到京師。越鐵峴,泛沸海,有蛇洲蜂岑。鐵峴峭礪,車輪皆剛金為輞。比至京師,輞脫几盡。沸海涌起如煎,魚鱉皮骨堅強如石,可以為鎧。泛沸海之時,以銅薄為底,蛇龍蛟不得近。經蛇洲,度則以豹皮為屋,於屋中推車。經蜂岑,然胡蘇之木,此木煙能殺百蟲。經塗五年,然後至洛邑。

《老子》曰: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

《莊子》曰:秦王有疾,召醫。破癕潰疽者,得車一乘;舐痔者,得車五乘。

《管子》曰:奚仲之為車也,方圜曲直,皆中規矩鈎繩。故機旋相得,成器堅固。主猶奚仲也,言辭動作,皆中朮數,故眾理相當,上下相親。巧者,奚仲之所以為器也。

《孔叢子》曰:孔子使宰子於楚昭王,以安車象飾遺孔子。宰予曰:「夫子無以為也。」王曰:「何?」對曰:「臣自侍衛夫子已來,竊見其言不離道,動不遺仁,貴義尚清,素好儉,妻不服彩,妾不衣帛,車器不雕,馬不食粟。若夫觀物之麗靡,窈妙之浮音,夫子過之弗聽也。故臣知夫子之不用車也。」

《孟子》曰:子產聽鄭國之政,以其乘輿,濟人於溱洧。

《韓子》曰:商太宰使庶子行市還,云:「西市門多車。」太宰謂庶子曰:「汝勿言。」及市吏至,問曰:「市何多牛屎耶?」吏怪太宰神智。

又曰:昔彌子瑕有寵於君。衛國之法:竊駕君車,罪刖。彌子之母有疾告,彌子矯駕君車。君曰:「孝哉!為母之故犯刖罪。」及彌子色衰愛弛,得罪於君,君曰:「是嘗矯駕吾車也!」

又曰:孫叔敖為令尹,棧車牝馬,糠飯菜羹,枯魚為膳,面有飢色。

《淮南子》曰:夫車之所能轉千里者,以其要在三寸轄。

又曰:見飛蓬轉而知為車,以類取之也。

《晏子》曰:齊人好擊轂相犯以為樂,禁之不止。晏子為新車良馬,出,與其人相犯,曰:「犯轂者不祥!」下車而去之,然後國人不為。

又曰:晏子衣緇布之衣而頳裏,棧軫之車而牝馬,以朝。

《子思子》曰:終年為車,無一尺之軨,則不可以馳。

《尸子》曰:文軒六駃,題無四寸之鍵,則車不行。小亡,則大者不成也。

又曰:寧戚為桓公祝曰:「使公無忘在莒!管子無忘在魯!寧戚無忘車下!」

又曰:車輕道近,則鞭策不用。

《孫卿子》曰:三尺之岸,虛車不能登;百仞之山,負車登焉,陵遲故也。

《蘇子》曰:房麗者,趙之賢人。立東門之外,有行商車轄忘。麗告之,不悟;復更告之,商人怒曰:「吾轄自亡,何須汝告!」惠加於已而反怒之,吾欲比之草木,草木有心矣。

沈約《輿服志》曰:車服以庸,著在《唐典》。夏建旌旗,辯其尊卑。至於殷瑞山車者,金車也。故殷人制為大輅,金根之色也。周人則有玉、金、象、革、木五路之制,其物致巧,備於《考工》。輦車,《周禮》王后五路之車也。后居宮中,從容所乘,非王車也。漢制,乘輿御之。或使人挽,或駕車果下馬。案《女史圖》,班婕妤辭輦則乘之。又復殷之末制,後代遂行之耳。

陸景《典語》曰:吳朝貴戚,或犯道背理。雕車麗服,橫陵市路。車服雖侈,人不為榮;宮室雖美,士不過門。

又曰:顯臣以車服,天下莫不瞻其榮。

又曰:飛車策馬,橫騰超追,來如霧合,去若云散,得志則進,失意則逝也。

《異語》曰:仕宦不止,車生耳,長六尺,法六律。六,陰數也。今其上作簟文,所以缺後者,月滿則虧也。

《風俗通》曰:車一兩,謂兩兩相與為體也。原其所以言兩者,箱裝及輪,兩兩而耦,故稱「兩」耳。

《通俗文》曰:車轢曰:「軋」,後重曰:「軒」,前重曰:「輊」。陟利切。載喪車謂之「䡜轊」。上音六,下音衛。車聲曰:「轞」。胡減切。雇車載曰:「僦」。

蔡邕《獨斷》曰:永安七年,見金根、耕根諸御車。皆一轅,或四馬,或六馬,金箱四輪,皆以金鑄,正黃兩辟,前後克金,作龍虎龜鳥。

又曰:綠車,名皇孫車,天子有孫,乘以從。

蔡邕《車服志》曰:俗人失其名,故名冕為「平天冠」。五時副車,曰「五帝」,鸞旗曰:「雞翹」,耕根曰「三蓋」,其制非一。

《儀制令》曰:諸車:一品青油纁道幰,許偃切。朱里,朱絲絡綱。三品以上,青道幰,朱里。五品以上,青道幰,碧里。六品以下,皆不得用幰。

《括地圖》曰:奇肱民能為飛車,從風遠行。湯時,西風起,奇肱車至於豫州。湯破其車,不以示民。十年,西風至,乃復使作車遣歸。其國去玉門四萬里。

董巴《輿服志》曰:乘輿:金根車五乘,輪皆朱班,重牙貳轂。

《司馬法》曰:夏曰:「子車」,殷曰:「胡奴車」,周曰:「輜車」,三代之輦。

《語林》曰:潘安仁貌美,每行,老嫗以果擲之,常滿車中。張孟陽至丑,每行,兒以瓦礫擲之,亦滿車。

傅暢《故事》曰:尚書令軺車,黑耳後戶。僕射但後戶,無黑耳。中書監令如僕射。

譙周《法訓》曰:鸞車璜珮,求中道心。

《石崇奴券》曰:作車,當取大良白槐之輻,茱萸之輞。

《說苑》曰:齊景公伐宋,至於歧堤之上,登高以望,大息而嘆曰:「昔我先君桓公,長轂八百乘,以霸諸侯;今我長轂三千乘,而不敢久處於此者,無管仲與?」弦章對曰:「臣聞之,水廣則魚大,君明則臣忠。昔有桓公,乃有管仲;今桓公在此,則車下之臣盡管仲也。」

又曰:趙簡主乘弊車癯音衢。馬,衣羖羊之裘。其宰進諫曰:「車新則安,馬肥則往來便,衣狐豹之裘溫且輕。」簡子曰:「吾非不知。吾聞:君子服美則益恭,小人服美則益倨。今我以自備,恐有小人之心。」

又曰:晉平公為馳逐之車,掛之以犀,錯之以羽。車成,立於殿下,群臣得觀焉。田差三過而不觀,平公作色,大怒。差對曰:「臣聞桀以奢亡,紂以侈敗。是以不敢觀也!」平公曰:「善」。令左右去車。

《世說》曰:王武子乘車,著連乾障泥。前有水,馬不肯渡。武子曰:「此馬惜障泥。」使解之,馬乃渡。

《白虎通》曰:制車以步,故立乘。天子大路。路,大也,道也。正君至尊,制度大,所以行道德正車也。諸侯路車,大夫漸子廉切。車,士飾車。

《山海經》曰:番禺生奚仲,奚仲生吉光,始以木為車。郭璞曰:《世本》曰:奚仲造車。此言吉光,明其父子共創意首稱也。

《袁子正書》曰:申屠剛諫光武,以頭軔輪,馬不得前。子正云:「光武近出未有得失,而頭軔輪,此方頭也。」

又曰:輻車即輦,魏、晉公卿小出嘗乘馬,亦多乘輿車。漢諸侯貧者乃乘之,其後轉見貴。孫權云:「車中八牛。」即犢車也。江左御出,則載儲供之物。漢世賤輅車而貴輜軿;魏、晉賤軿車而貴軺車。又有「追鋒」,如軺車而駕馬。又以云母飾犢車,謂之云母車,臣不得乘,時以賜王公。晉氏之有四望車,今制亦存。又,漢制惟賈人不得乘馬車,其餘皆乘之矣。除吏赤蓋杠,余則青蓋杠。云其非法駕,則紫罽軿車。案《字林》:「軿車,有衣蔽,無後轅。」其後有轅者謂之「輻」。

賈誼《新書》曰:古之為路輿也,蓋圜以象天,二十八撩以象列星,軫方以象地,三十輻以象日月。故仰則觀天文,俯則察地理,前視則睹鸞和之響、四時之運,此輿教之道也。

後漢崔駰《車左銘》曰:虞夏作車,取象機衡。君子建左,法天之陽。正位授綏,車不內顧。塵不出軌,鸞以節步。彼言不疾,彼指不躬。玄覽於道,永思厥中。

又《車右銘》曰:擇御卜右,釆德用良。詢納耆老,於我是匡。惟賢是師,惟道是式。箴闕旅賁,內顧自敕。匪望其度,匪愆其則。越戒惇儉,禮以華國。

又《車後銘》曰:敬其在路,體貌思恭。望衡顧轂,允慎玆容。無或好失,匪盤於游。顧省厥遺,虎尾斯求。昭德塞違,抑盈以無。雖有三晉,咸然若虛。

後漢李尤《小車銘》曰:圓蓋象天,方輿則地。輪法陰陽,動不相離。合之嗛苦琰切。噓,疏達開通。兩輜彰邪,尊卑是從。輗軏之用,信義所同。

梁載暠《車馬篇》曰:朝集類蒸煙,晚至如吹雪。子云亦何事,門巷無車轍。

 車部一 ↑返回頂部 車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