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787

 四夷部七 太平御覽
卷七百八十七.四夷部八
四夷部九 

南蠻三编辑

赤土國编辑

《隋書》曰:赤王國,扶南之別種也。在南海中,水行百餘日而達。所都土色赤,因以為號。東婆羅剌國,西婆羅婆國,南訶羅旦國,北巨大海,地方數千里。其王姓瞿曇氏,名利富多塞。不知有國近遠,稱其父釋王位,出家為道,傳位於利富多塞,在位十六年矣。有三妻,并鄰國王之女也。居僧祗城,有門三重,相去各百許步,每門圖畫仙人菩薩之像,懸金花鈴。毦婦女數十人,或奏樂,或捧金花。又飾四婦人,容飾如佛塔邊金剛力士之狀,夾門而立,門外者持兵杖,門內者執白拂。夾道垂素網綴花。王宮諸屋悉是重閣北戶,北面而坐,坐三重之榻,衣朝霞布,冠金花冠,垂雜寶瓔珞,四女子立侍左右,兵衛百餘人。王榻後作一龕,以金銀五香木雜鈿之,龕後懸一金光焰,夾榻又樹二金鏡,鏡前并陳金甕,甕前各有金香爐,當前置一金伏牛,牛前樹一寶蓋,蓋左右皆有寶扇,婆羅門等數百人東西重行相向而坐。其官有薩陀迦羅一人,陀拏達叉二人、加利密迦三人,共掌政事,俱羅末帝一人掌刑法。每城置那耶迦一人、缽帝十人。其俗皆穿耳剪發,無跪拜之禮。以香油塗身敬佛,尤重婆羅門。婦人作髻於項後。男女通以朝霞朝云雜色布為衣,豪富之室恣意華靡,惟金鎖非王賜不得服用。每婚嫁擇吉日,女家先期五日作樂飲酒,父執女手以授婿,七日乃配焉。既娶則分財別居,惟幼子與父同居。父母兄弟死,則剃發素服,就水上搆竹為棚,棚內積薪,以尸置上,燒香建幡吹蠡擊鼓以送之,縱火焚薪,遂落於水。貴賤皆同,惟國王燒訖收灰,貯以金瓶,藏於廟屋。冬夏常溫,雨多霽少,種植無時,特宜稻穄、白豆、黑麻,自余物產多同交址。以甘蔗作酒,雜以紫瓜根,酒色黃赤,味亦香美,亦名椰漿為酒。

又曰:煬帝即位,募能通絕域者。大業三年,屯田主事常駿、虞部主事王君政等請使赤土。帝大悅,賜駿等帛各百匹,時服一襲,遣齎物五十段以賜赤土王。其年十月,駿等自南海郡乘舟晝夜二旬,每值便風,至焦石山而過東南,泊陵伽缽拔多洲,西與林邑相對,上有神祠焉。又南行至師子石,自是島嶼連接。又行二、三日,西望見狼牙須國之山。於是南達雞籠島,至於赤土之界。其王遣使婆羅門鳩摩羅以舶三十艘來迎,吹蠡擊鼓,以樂隨使,進金鎖以纜駿船,月余至其都。王遣其子那耶迦請與駿等禮見,先遣人送金槃貯香花,并鏡鑷金合二枚、貯香油金瓶八枚、貯香水白疊布四條,以擬供使者盥洗。將象二頭,持孔雀蓋,以迎使人。并致金花槃,以藉詔函。男女百人奏蠡、鼓,婆羅門二人導路。至王宮,宣詔訖,引駿等坐,奏天竺樂。事華,駿等還館。又遣人送食,以草葉為槃,其大方丈。後請駿等入宴,王前設兩床,床上并設草葉槃,方一丈五尺,上有黃、白、紫、赤四色之餅,牛、羊、魚、鱉、豬、玳瑁之肉百餘品。延駿升床,從者坐於地席,各以金鍾置酒,女樂迭奏,禮遺甚厚。尋遣那邪隨駿貢方物。既入海,見綠魚群飛水上。浮海上十餘日至林邑,東南并山而行,其海水闊千餘步,色黃、氣腥。舟行一日不絕,云是大魚糞也。循海北岸,達於交址。至六年春,與那耶迦於弘農謁帝。帝大悅,賜物及官,賞各有差。

蒲羅中國编辑

吳時,康泰為中郎,表上《扶南土俗》曰:拘利正東行,極崎頭海邊有居人,人皆有尾五、六寸,名蒲羅中國。其俗食人。

優鈸國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優鈸國者,在天竺之東南可五千里,國土熾盛,城郭、珍玩、謠俗與天竺同。

橫趺國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橫趺國在優鈸之東南,城郭饒樂不及優鈸也。

比攎國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諸薄之東南有比攎洲,出錫,轉賣與外徼。

馬五洲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諸薄之東有馬五洲,出雞舌香,樹木多華少實。

薄嘆洲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諸薄之西北有薄嘆洲,土地出金,常以釆金為業,轉賣與諸賈人,易糧米雜物。

耽蘭洲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諸薄之西北有耽蘭之洲,出鐵。

巨延洲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諸轉薄之東北有巨跡洲,人民無田種芋,浮船海中,截大蚶螺杯往扶南。

濱郍專國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濱郍專國出𩥄都田切。馬及金,俗民皆有衣被結髮也。

烏文國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烏文國,昔混滇初,載賈人大舶所成此國。

斯調國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斯調洲灣中有自然監,累如細石子。國人取之,一車輸王,余自入。

《南州異物志》曰:斯調,海中洲名也,在歌營東南可三千里。上有王國,城市街巷,土地沃美。

萬震《南方異物志》曰:斯調國,又有中洲焉。春夏生火,秋冬死。有木生於火中,秋冬枯死,以皮為布。

林陽國编辑

康泰《扶南土俗》曰:扶南之西南有林陽國,去扶南七千里。土地奉佛,有數千沙門,持戒六齊,曰魚肉不得入國。一日再市,朝市諸雜米、甘果、石密,暮市但貨香花。

《南州物異志》曰:林陽在扶南西七千餘里,地皆平博,民十餘萬家。男女行仁善,皆侍佛。

牟奴七國摸盧國、末利國、卑離國、滿都國、𦅰余國、沙樓國编辑

《晉起居注》曰:太熙元年正月,牟奴等國大小口十七萬九千餘人,各遣正、副使詣護東夷校尉何龕。上獻方物。

蒲林國编辑

《晉起居注》曰:興寧元年閏月,蒲林王國新開通,前所奉表詣先帝,今遣到其國慰諭。

師子國编辑

《宋元嘉起居注》曰:師子國王遣使奉獻,詔曰:「此《小乘經》甚少,彼國所有,皆可悉為寫送之。聞彼鄰多有師子,此所未睹,可悉致之。」

《法顯記》曰:師子國本無人,止有鬼神及龍居之。諸國商人來共市易,鬼神自現身,但出寶物,顯其時直,商人則依價值取物。諸國人聞其土樂,悉亦復來,於是遂成大國。和適,無冬夏之異,草木常茂,田種隨人,無有時節。

毗加梨國编辑

《宋元嘉起居注》曰:五年,天竺毗加梨國王月受遣使上表,并奉金剛指環一枚、剛印摩勒金環一枚、𣰅㲪一具、白旃檀六段、白赤鸚鵡各一頭、細疊兩張。

干陀利國编辑

《南史》曰:干陁利國在南海洲上。其俗與林邑、扶南略同,出班布、古貝,檳榔特精,為諸國之極。宋孝武世,王釋婆羅那鄰陀遣長史竺留陀獻金銀寶器。梁天監元年,其王瞿曇修跋陀羅以四月八日夢一僧謂曰:「中國今有聖主,十年後佛法大興。汝若遣使,貢奉禮敬,則土地丰樂、商旅百倍。若不信我,則竟土不得自安。」初未之信,既而又夢此僧曰:「汝若信我,我當與汝往觀。」乃於夢中至中國,拜覲天子。既覺,心異之。陀羅本工畫,乃寫夢中所見武帝容資,飾以丹青。仍遣使并畫工,奉表獻玉槃等物。使人既至,摸寫帝形以還其國,比所畫則符同焉。因盛以寶函,日加禮敬。後跋陀死,子毗針耶跋摩立,遣長史毗員跋摩奉表獻金芙蓉、雜香藥等。

狼牙修國编辑

《南史》曰:狼牙修國在南海中,其界東西三十日、南北二十日行,北去廣州二萬四千里。土氣、物產與扶南略同。偏多棧沉婆律香。其俗男女皆袒而披發,以古貝為汗漫。其王及貴臣,乃加云霞布覆胛,以金繩為絡帶,金環貫耳;女子則布,以纓絡繞身。其國累磚為城,重門樓閣。王出乘象,有幡旄旗鼓,罩白蓋,兵衛甚嚴。國人說,立國已四百餘年,後嗣衰弱,王族有賢者,國人歸向之。王聞,乃加囚執,其鎖無故自斷。王以為神,因不敢害,乃逐出境。遂奔天竺,天竺妻以長女。俄而狼牙王死,大臣迎還為王。二十餘年死,子婆伽達多立。天監十四年,遣使阿撤多奉表入貢。

婆利國编辑

《南史》曰:婆利國,在廣州東南海中洲上。去廣州二月日行。國界東西五十日行,南北二十日行,有一百三十六聚。土氣暑熱,如中國之盛夏。谷一歲再熟,草木常榮。海出文螺、紫貝。有石名坩貝,大硬。其國人披古貝如袍,及為都縵,乃用班絲者,以瓔絡繞身。頭著金長冠,高尺餘,形如牟,綴以七寶之飾,帶金裝劍。偏坐金高座,以金鐙支足。侍女皆為金花雜寶之飾,或持白毦拂及孔雀扇。王出,以象駕輿,輿以雜香為之,上施羽蓋、珠簾,導從吹螺擊鼓。自古來通中國。問其先及年數,不能記,自言白靜王夫人即其國女。天監十六年,遣使奉表獻金席等。普通三年,其王頻伽復遣使珠智獻白鸚鵡、青蟲、兜鍪、琉璃器、古貝、螺杯,雜色香數十種。

《隋書》曰:婆利國,自交址浮海,南過赤土、丹丹,乃至其國。國界東西四月行,南四十五日行。王姓剎利耶伽,名護濫那婆。官曰獨訶邪拏,次曰獨訶氏拏。國人善投輪刀,其大如鏡,中有竅,外鋒如鋸,遠以投人,無不中。其餘兵器與中國略同。俗類真臘,物產同於林邑。其殺人及盜,截其手,奸者鎖其足,期年而止。祭祀必以月晦,槃貯酒肴,浮之流水。每十一月,必設大祭。海出珊瑚。有鳥名舍利,解人語。大業十二年,遣使入貢,後遂絕。

訶羅陀國编辑

《南史》曰:訶羅陀國,宋元嘉七年遣使奉表,曰:「伏承聖主重三寶,興立塔寺,周滿國界,今故遣使二人,表此微心。」

訶羅單國编辑

《宋元嘉起居注》曰:去年六月,闍婆洲河羅單國王毗沙跋摩遣使獻奉。

又曰:十一年,訶羅單國王尸梨毗遮耶獻銀漆槃等。

《南史》曰:訶羅單國都闍婆洲。元嘉七年,遣使獻金剛指環、赤鸚鵡鳥、天竺國白疊、古貝葉、婆國古貝等物。十年,河羅單國王毗沙跋摩奉表曰:「常勝天子陛下,諸佛世尊,常樂安穩,三達六通,為世間尊,是名如來,是故至誠五體敬禮。」其後與子所篡奪。十三年,又上表。二十六年,文帝詔曰:「河羅單國、婆皇、婆達三國,頻越遐海,款化納貢,遠誠宜甄,可并加除授。」乃遣使策命之。二十九年,又遣長史婆和沙彌獻方物。

蒲黃國编辑

《宋元嘉起居注》曰:二十六年,蒲黃國獻牛黃等物,又獻郁金香等物。

婆皇國编辑

《南史》曰:婆皇國,元嘉二十六年,國王舍利婆羅跋摩遣使獻方物四十一種,文帝策命之為婆皇國王。二十八年,復遣使貢獻。孝武孝建三年,又遣長史竺那婆智奉表獻方物,以那婆智為振威將軍。大明三年,獻赤、白鸚鵡。大明八年、明帝泰始二年、又遣使貢獻,明帝以其長史竺須羅遠、前長史振威將軍竺那婆智并為龍驤將軍。

婆達國编辑

《南史》曰:婆達國,元嘉二十六年,國王舍利不陵伽跋摩遣使獻方物,文帝策命之為婆達國王。二十六年、二十八年,復遣使獻方物。

闍婆達國编辑

《南史》曰:闍婆達國,元嘉中,國王師利婆達呵阿陀羅跋摩遣使奉表曰:「宋國大主大吉天子足下:教化一切種智,安穩天人師,降伏四魔,成等正覺,轉道法輪,度脫眾生。我雖在遠,亦沾靈潤。」

槃槃國编辑

《宋起居注》曰:孝建二年七月二十日,槃槃國王遣長史竺伽藍婆奉獻金銀琉璃諸香藥等物。

《南史》曰:槃槃國,元嘉、孝建、大明中,并遣使貢獻。梁中大通元年、四年,其王遣使奉表,累送佛牙及畫塔、沉檀等香數十種。六年八月,復遣使送菩提國舍利及畫塔圖,并菩提樹葉、詹糖等香。

《梁書》曰:槃槃南海大洲中,北與林邑隔小海,自交州船行四十日至其國。王曰楊栗{羽是},音翅。栗{羽是}父曰楊德武連,以上無得而紀。百姓多緣水而居,國無城,皆豎木為柵。王坐金龍床,每坐,諸大人皆兩手交抱肩而跪。及其國多有婆羅門,自天竺來就王乞財物,王甚重之。其大臣曰勃郎索濫,次曰昆侖帝也,次曰昆侖勃和,音胡臥切。次曰昆侖勃帝索甘且。其言「昆侖」、「古龍」聲相近,故或有謂為古龍者。其在外城者曰那延,猶中夏剌史、縣令。其矢多以石為釒旌,槊則以鐵為刃。有僧尼寺十所,僧尼讀佛經,皆食肉而飲酒。亦有道士寺一所,道士不飲食酒肉,讀阿修羅王經,其國不甚重之。俗皆呼僧為比丘,呼道士為貪。隋大業中,亦遣使朝貢。

《唐書》曰:槃槃國,在林邑西南海曲中,北與林邑隔小海。自交州船行四十四日乃至,其國,與狼牙修國為鄰。人皆學婆羅門,甚敬佛法。貞觀九年,遣使來貢方物。

斤陁利國编辑

《宋起居注》曰:孝建二年八月二日,斤陀利國王釋陀羅降陀遣長史竹留陀及多奉表獻方物。

 四夷部七 ↑返回頂部 四夷部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