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夷部二十一 太平御覽
卷八百一.四夷部二十二
珍寶部一 

北狄三编辑

托跋氏编辑

《宋書》曰:托跋氏,其先漢將李陵之後也。陵降匈奴,單于妻之以女,字托跋,其後因氏焉。世豪強,分建種落也。

又曰:索頭虜,姓托跋氏。匈奴有數百千種,各立名號,索頭亦其一也。晉初,索頭種有部落數萬家在云中。惠帝末,并州刺史司馬騰於晉陽為匈奴所圍,索頭虜單于猗駝遣軍助騰。懷帝永嘉三年,駝弟盧率部落自云中入雁門,就并州刺史劉琨,求樓煩等五縣。琨不能制,且欲倚盧為援,乃上言:「盧兄駝有救騰之功,宜請移五縣民於新興,以其地處之。」愍帝進盧為代王,盧孫十翼鞬據陰山,眾數十萬。鞬死,子開字涉圭。即後魏道武皇帝。

又曰:虜俗以四月祠火,六月末,率大眾至陰山,謂之卻霜。陰山去平城六百里,深遠,饒樹木,霜雪未嘗釋,蓋欲以暖氣御寒也。

《後魏書》曰:黃帝子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國有大鮮卑山,因以為號。其後世為君長,統幽都之北。黃帝以土德王,北俗謂土為托,謂后為跋,故以為氏。其裔始均仕堯世,逐女魃於弱水北,民賴其勛。帝舜嘉之,命為田祖。曆三代至秦、漢,獯鬻、獫狁、山戎、匈奴之屬,累代殘暴,作害中州,而始均之裔,不交南夏,是以載籍無聞焉。積六七十世,裔孫毛即成皇帝,諱毛也。統國三十六,大姓九十九,威振北方,莫不率服。至力微立,即成元皇帝。諸部大人悉服,控弦之士二十餘萬,遷於定襄之盛樂也。

又曰:祿官立,始祖子也。分國為三部:一居上谷北,濡源之西,東接宇文部,自統之;一居代郡之參合陂北,兄子猗駝統之;一居定襄之盛樂故城,使猗駝弟猗盧統之。

稽胡编辑

《後周書》曰:稽胡,一曰百步部稽,蓋匈奴別種,劉元海五部之苗裔也。或云山戎、赤狄之後。離石以西,安定以東,方七八百里,居山谷間,種落繁熾。其俗,婦人多貫蜃貝以為耳頸飾。孝昌中,有劉蠡升者,居云陽谷,分遣部眾抄掠,居汾晉之間,略無寧歲。神武遷鄴後,如密圖之,偽許以女妻蠡升之子。蠡升信之,遂遣其子詣鄴,齊神武厚為之禮,緩以婚期。蠡升即恃和親,不為之備。大統元年三月,齊神武潛師襲之。

又曰:保定中,離石生胡數寇汾北,勛州刺史韋孝寬於險要筑城,以遏其路。

又曰:建德五年,高祖敗齊師於晉州,乘勝逐北。齊人所棄甲仗,稽胡乘間竊出,盜而有之。

慕容氏编辑

《晉書·載記》曰:慕容氏,其先有熊氏之苗裔,世居北夷,邑於紫蒙之野,號曰東胡。其後與匈奴并盛,控弦之士二十餘萬。風俗、官號與匈奴略同。秦漢之際,為匈奴所敗,分保鮮卑山,因以為號。《通典》慕容氏亦東胡之後,別部鮮卑也。魏初,渠帥有莫謨跋,率諸部入居遼西,後從司馬宣王討公孫淵,有功,拜率義王。至孫涉歸,魏封為鮮卑單于。涉歸有二子,長曰吐谷渾,西遷河湟之間;次曰,有命代才略,晉太康十年,又遷於徒河之青山也。

又曰:慕容,字弈洛瑰,昌黎棘城鮮卑人也。曾祖莫護跋,初率諸部大人入居遼西,從宣帝伐公孫氏有功,拜率義王,始建國於棘城之北。時燕代多冠步搖冠,莫護跋見而好之,乃斂發襲冠,諸部因呼之為步搖。其後音訛,遂為慕容焉。或云慕二儀之德,繼三光之容,遂以慕容為氏。祖木延左賢王,父涉歸,以全柳城之功,進拜鮮卑單于,遷於遼東北,於是漸慕諸夏之風矣。

又曰:安北將軍張華,有知人之鑒。慕容童冠時,往謁之,華謂曰:「君至長,必為命世之器。」因以所服簪幘遺

又曰:慕容謀於眾曰:「吾先公以來,世奉中國。且華裔理殊,強弱固別,豈宜與晉國競乎?何為不和,以害吾百姓耶?」乃遣使來降,帝嘉之,拜為鮮卑都督。致敬於東夷府,巾衣詣門,抗士大夫之禮,何龕嚴兵引見,乃改服戎衣而入。人問其故,曰:「主人不以禮賓,復何為哉?」龕聞而慚之。以大棘城即帝顓頊之墟,元康四年乃移居之,教以農桑,法制同於上國。永嘉初,自稱鮮卑大單于。建武初,元帝承制,拜假節散騎常侍、都督遼左雜夷流人諸軍事、龍驤將軍、大單于、昌黎公。刑政修明,流亡者多歸之。乃立郡以統流人,冀州人為冀陽郡,豫州人為成周郡,青州人為營丘郡,并州人為唐國郡。卒,嗣立。雄毅多權略,日強盛,遂自稱燕王。後遷都於柳城。俊、即其子孫。

宇文莫槐编辑

《後漢書》曰:宇文莫槐出於遼東塞外,其先南單于之遠屬。莫槐之人皆剪發,而留其頂上以為飾。婦人被長襦及足而無裳焉。秋收烏頭,為毒藥,以射禽獸。

《北史》曰:莫部眾強盛,自稱單于。塞外諸部咸畏憚之。莫槐父子世雄漠北,又先得玉璽三鈕,自言為天所相,每自夸大。莫之孫曰乞得龜,為慕容破之。先是海出大龜,枯死於平郭,至是乞得龜敗也。

高車编辑

《北史》曰:高車,蓋古赤狄之種也。初因號為狄曆,北方以為敕勒,諸夏以為高車,丁零。其語略與匈奴同,而時有小異。或云:其先匈奴甥也。其種有狄氏、袁紇氏、斛律氏、解批氏、護骨氏、異奇斤氏。其人好引聲長歌,有似狼嗥。本無都統、大帥,當種各有君長。為性粗猛。黨類同心,至於寇難,翕然相依。斗無行陣。其俗:婚姻用牛馬納聘,以多為榮。俗無谷,不作酒。迎婦之日,男女相將持馬酪、熟肉節解,主人延賓,亦無行位,穹廬前叢坐,飲宴終日。

又曰:高車俗不潔淨。喜致震霆,每震則叫呼射天,而集之移去。至來歲秋馬肥,復相率集於震所。埋羖羊,然火拔刀,女巫祝說,如中國祓除,而群隊駝為旋繞百匝乃止。人持一束柳枝,因曲豎之,以乳酪灌焉。

又曰:高車婦人以皮裹羊骸,苦交切。戴之首上,縈屈發肖而綴之,有似軒冕。其死亡葬送,掘地作坎,坐尸於中,張臂引弓,佩刀挾槊,無異於生,而露坎不掩。走馬繞旋,多者數百匝,男女無小大皆集會之。

又曰:高車與蠕蠕同,惟車輪高大,輻數至多。後徙於鹿渾海西北百餘里,部落強大,常與蠕蠕為敵。後魏道武帝度弱洛水,西行至鹿渾海,襲破之,復討其餘種於狼山。

又曰:道武帝自牛川南引,大校獵,以高車圍騎徒,遮列七百餘里,聚雜獸於其中。因驅至平城,即以高車眾起鹿苑,南固台陰,北距長城,東包白登之西山。

又曰:高車族有十二姓:一曰泣伏利氏,二曰吐盧氏,三曰乞旃氏,四曰大連氏,五曰窟賀氏,六曰達薄氏,七曰阿侖氏,八曰莫允氏,九曰俟分氏,十曰副伏羅氏,十一曰乞袁氏,十二曰右叔沛氏。

又曰:高車昧利,不顧後患。

又曰:高車斛律部帥倍侯利,為蠕蠕掩襲,遂奔魏,賜爵孟都公。倍侯利質直,勇健過人,北方之人畏之,嬰兒啼者語曰:「倍侯利來。」便止。處女歌謠云:「求良夫,當如倍侯利。」其眾服如此。善用五十蓍筮吉凶,每中,故得親幸。倍侯利卒,道武悼惜,葬以魏禮,謚曰忠壯王。

又曰:太和十四年,阿伏至羅遣使至京,以二箭奉貢,云:「蠕蠕為天子賊臣,當為天子討除。」孝文賜繡褲褶一具,雜彩百匹。

又曰:高車部眾分散,或來奔附,或投蠕蠕。詔遣宣威將軍羽林監孟威撫納降人。

又曰:高軍遣使貢金方一、銀方一、金杖二、馬七匹、駝十頭。

又曰:高車與蠕蠕戰於蒲類海北,割蠕蠕之發,送於羽林監孟威。

又曰:高車遣使獻龍馬五匹、金銀、貂皮及諸方物。詔賜樂器一部、樂工八十人、赤綢十匹、雜彩六十匹。

又曰:高車王伊匐遣使朝貢,因乞朱畫步挽一乘,并幔鞦必褥一副,傘、扇各一枚,青曲蓋五枚,赤漆扇五枚,鼓角十枚詔給之。

烏洛侯编辑

《北史》曰:烏洛侯國,在地豆干北,去代都四千五百餘里。其地下溼,多霧氣而寒。國人尚勇,不為奸竊,故慢藏野積而無冠盜,好射獵。樂有箜篌,木槽革面,施九弦。太武真君四年來朝,稱其國西北有魏先帝舊虛,石室南北九十步,東西四十步,高七十尺,室有神靈,人多祈請。太武遣中書侍郎敞告祭,刊祝文於石室之壁而還。

《唐書》曰:烏羅渾國,蓋後魏之烏洛侯也,今亦謂之烏羅護。其國在京師東北六千三百里,東與鞂羯,西與突厥,南與契丹,北與烏丸接。風俗與鞂羯同。貞觀六年,其君長遣使獻貂皮。

庫莫奚编辑

《後魏書》曰:庫莫奚國之先,東部宇文別種也。初為慕容元貞所破邑落,竄匿於松漠之間。

《後周書》曰:庫莫奚,鮮卑之別種也。先為慕容晃所破,竄於松漠之間。後種漸多,分為五部:一曰辱紇主,二曰莫賀弗,三曰契個,四曰木昆,五曰室得。每部置俟斤一人。有阿會氏者,最為豪帥,五部皆受其節度。

《北史》曰:登國三年,道武親討庫莫奚,至弱水南,大破之。

又曰:武成之世,庫莫奚歲致名馬文皮。太和四年,輒入塞內,辭以畏豆地干抄掠,詔書切責之。

軻比能编辑

《魏志》曰:軻比能,本小種鮮卑,以勇健、斷法平端、不貪財物,眾推以為大人。部落近塞,自袁紹據河北,中國人多叛歸之,教作兵器鎧楯,頗學文字,故其勒御部眾,擬於中國,出入弋獵,建立旄麾,鼓節為進退。

又曰:建安中,烏桓反,軻比能動為寇害。太祖以鄢陵侯彰為驍騎將軍北徵,大破之。

又曰:延康初,軻比能遣使貢馬。文帝立比能為附義王。

又曰:黃初二年,軻比能出諸魏人在鮮卑者五百餘家,還居代郡。黃初三年,軻比能率部落,與代郡烏丸等三十餘口交市,遣魏人千餘家居上谷。後與東部鮮卑大人素利及步度根三部爭斗,烏桓校尉田豫和之,使不得相侵。五年,軻比能復擊鮮卑,豫帥輕騎徑進椅其後。比能使別小帥瑣奴拒豫,進討破之,由是懷貳,乃與輔國將軍鮮卑輔書曰:「夷狄不識文字,故校尉閻柔保我於天子。我與烏丸為仇,往年攻擊之,而田校尉助素利。烏丸也。我臨陳使瑣奴往,聞使君來,即引軍退,步度根數數鈔盜,又殺我弟,而誣我以鈔盜。我夷狄,雖不知禮義,兄弟子孫受天子印綬,牛馬尚知美水草,況我有人心耶?將軍當保明我於天子。」輔得書,聞帝,帝復使豫詔納安慰。軻比能眾遂強盛,控弦十餘萬騎。每鈔掠得財物,均平分付,一決目前,終無所私。故能得眾死力,余部大人皆憚之。

 四夷部二十一 ↑返回頂部 珍寶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