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帛部五 太平御覽
卷八百一十九.布帛部六
布帛部七 

綿编辑

《說文》曰:纊,絮也。

《禮記·玉藻》曰:纊為繭,為袍。衣也,著之異名也。纊,謂今之新綿也。,謂今纊及舊絮也。

又《喪大記》曰:屬纊以俟絕氣。纊,今之新綿,易動搖,置口鼻之上以為候。

又《內則》曰:婦事舅姑,左佩紛、右佩箴、管、線、纊,施鞶帙。

《左傳·宣下》曰:楚子伐蕭,蕭潰。申公巫臣曰:「師人多寒。」王巡三軍,拊而勉之,三軍之士皆如挾纊。纊,綿也。言悅以忠寒也。

謝承《後漢書》曰:徐稚不就諸公之辟。及有喪者,萬里赴弔。常於家預炙雞一隻,以一兩綿絮漬酒中,曝乾。至門,以綿絮置水中,候有酒氣,以雞置前。祭畢便去。

范曄《後漢書》曰:張奐遺命曰:「吾前後仕進,十腰銀艾,不能和光同塵,為讒邪所忌。通塞,命也;始終,常也。但地下冥冥,長無曉期,而復纏以綿纊,牢以釘密,為不喜耳。今幸有前穿,朝殞夕下,橫尸露床,幅巾而已。」

《晉陽秋》曰:有司奏,依舊調房子、睢陽綿,武帝不許。

《宋書》曰:郭原平孝行既著,高陽許瑤之罷建安郡丞,還家,以綿一斤遺之,不受。瑤之乃自往曰:「今過寒,而建安綿好,以此奉尊上耳。」原平乃拜而受之也。

又曰:朱百年隱居山陰,家室素貧,母以冬月亡衣,并無絮,自此不衣綿帛。嘗寒時就孔凱宿,衣悉衤夾布。飲酒醉眠,凱以臥具覆之,百年不覺,引臥具去體,謂凱曰:「綿定奇溫。」因流涕悲動,凱亦為之傷感。

《齊書》曰:阮孝緒年十六父喪,不服綿纊;雖蔬食,有味,亦吐之。

《英雄記》曰:呂布為曹公所攻甚急,乃求救於袁朮。朮先求布女,布恐朮為女不至故不遣救也,即以綿纏女身,縛著馬上,夜自送女出與朮。太祖守兵相觸,格射不得過,復還城。

《語林》曰:謝萬就人乞裘,云畏寒。答曰:「君妄語,正欲以為豪具耳。若畏寒,無復勝綿者。」以三十斤綿與謝。

陸氏《異林》曰:鍾繇常數月不朝,或問其故,云:「常有好婦來,美麗非凡。」問者曰:「必是鬼物,不可不殺之!」婦人後往,不即前止戶外。繇問:「何以?」曰:「公有相殺意。」繇曰:「無此。」勤勤呼之乃入。繇有不忍心,然猶斬之,傷腳。婦人即出以新棉拭血,竟路。明日,使人尋跡,至一大冢,木中有好婦人,形體如生人,著白練丹繡兩當,傷一腳,以兩當中綿拭血。

酈善長《水經注》曰:房子城西出白土,細滑如膏,可用濯綿,霜鮮雪曜,異於常綿。世俗言:房子之纊也,抑亦類蜀郡之錦得江津矣。故歲貢其綿,以充御府。

编辑

史記》曰:人有上書告周勃反,下廷尉薄,太后以為無反事。文帝朝,太后以冒絮提文帝,曰:「絳侯綰皇帝璽,將兵北軍,此時不反,今居一小縣,顧欲反也?」帝乃出之。

又《貨殖傳》曰:絮千乘家。

漢書》曰:帝以公主為老上單于閼氏,使宦者燕人中行說傅公主。說既至,因降單于,單于愛幸之。其得漢之繒絮,以馳草棘中,衣褲皆裂弊,以示不如旃裘堅善也。

司馬彪《續漢書》曰:光武建武二年,野蚕成繭,民收其絮。

《東觀漢記》曰:建初二年,詔齊相其止勿復送冰紈、方空縠、吹綸絮也。

《漢舊儀》曰:皇后親蚕,還獻繭。凡蚕絲絮,織室作祭服,其皇帝得以作縷縫衣,皇后間以作巾絮而已。

《魏志》曰:曹公定鄴,臨祠袁紹墓,哭之流涕。慰勞紹妻,還其家人寶物,賜雜繒絮,廩食之。

《吳書》曰:顧悌,字子通,父亡,孫權作布衣一襲,皆擘絮著之,強令悌釋服。

《晉中興書》曰:王惇害周顗,籍其家,政見素簏數枚中有故絮也。

《晉書》曰:佛圖澄腹傍有一孔,常以絮塞之。每夜讀書則披絮,孔中出光,照於一室。

《宋書》曰:顏竣丁父憂。起為丹陽尹,遣中書舍人戴明寶抱竣登車,載之郡舍。賜以布衣一襲,絮以彩綸,遣主衣就衣諸體。

又曰:阮長之,元嘉十一年,除臨海太守。在官常擁敗絮。

《齊書》曰:江革補國子生。王融、謝嘗行還過候革,時大寒雪,見革弊絮單席,而耽學不倦。嗟嘆久之。

又曰:卞彬《蚤虱賦序》曰:「余之多病,起居甚疏。縈寢敗絮,不能自釋。」

《莊子》曰: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䌟絖為事。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䌟絖,不過數金;今一朝鬻技百金,請與之。」

《淮南子》曰:藡苗類絮,而不可以為絮。藡苗,藿秀也,楚人謂藡。又讀音敵。

《古今注》曰:元帝永光四年,東萊郡東牟山有野蚕為繭,繭生娥,蛾生卵,卵著石。收得萬餘石,民人以為絲絮。五年,長安雨絮,垣屋上皆白,民衣之。

《管寧別傳》曰:管寧性至孝,恆布裳貉裘,惟祠著單衣絮巾也。

《吳越春秋》曰:吳王將死,曰:「吾以不用子胥言,以至於此。死者無知則已,死者有知,何面目見子胥也!」遂蒙絮覆面而自刎。

《慱物志》曰:蜀人以絮巾為帽絮。

裴淵《廣州記》曰:蠻夷不蚕,釆木綿為絮。

盧毓《冀州論》曰:房子好綿,地產不為無珍也。

皇甫規《與馬融書》曰:與被絮一雙,以通微心。

陸云《與兄機書》曰:一日案行,視曹公器物,見拭目黃絮有垢黑,目淚所沾污。

《孝子傳》曰:閔子騫幼時為後母所苦,冬月以蘆花衣之以代絮。其父後知之,欲出後母。子騫跪曰:「母在一子單,母去三子寒。」父遂止。

《世說》曰:王文度在西州,與林法師講,韓、孫諸人并在坐。林公理每欲小屈,孫興公曰:「法師今日似著弊絮在荊棘中,觸地掛閡。」

牽離编辑

《說文》曰:絓,繭滓絓頭也,一曰牽離。

《釋名》曰:煮繭曰莫。莫,莫也,貧者著衣,可以幕絮也。或謂之牽離,煮熟爛牽引,使離散如綿也。

编辑

《釋名》曰:紈,煥也,細澤有光煥然也。

漢書》曰:齊俗作冰紈。容如冰也。

又曰:齊韓延壽衣黃紈方領。

又曰:白縠衣表,薄紈之里,天子之服也。

《東觀漢記》曰:楚王英奉送黃縑三十五疋、白紈五疋入蜀,楚相以聞,詔書還蜀縑紈,以助伊蒲塞桑門之盛饌。

《漢舊儀》曰:乘輿冠,高山冠,飛羽之纓幘,赤丹紈里。

《范子計然》曰:白紈素,出齊、魯。

《王子年拾遺記》曰:瀛洲有金巒之觀,中有瑤几,覆以云紈之素。

繁欽《定情詩》曰:何以合歡欣?紈素三條裙。

编辑

《說文》曰:組,綬屬。其小者以為纓也。

《禮記·檀弓上》曰:有子蓋既祥,而絲屨組纓。

《禮記·玉藻》曰:玄冠朱組纓,天子之冠也。玄冠丹組纓,諸侯之冠也。

又曰:弟子縞帶,并細約,用組。

又曰:天子佩白玉而玄組綬,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組綬,大夫佩水蒼玉而緇組綬,世子佩璆玉而綦組綬,士佩需珉而組綬,孔子佩象環五寸而綦綬。

又《少儀》曰:國家靡弊,則車不雕几,甲不組滕。几,附纏為沂鄂也。組,滕以飾。

《左傳·襄三年》曰:楚子重伐吳,為簡之師。克鳩玆,至於衡山,使鄧廖帥組甲三百,被練三千。

史記》曰:秦王子嬰繫頸以組,降沛公軹道旁。

漢書》曰:錦繡纂組害女工。

《穆天子傳》曰:天子見西王母,好獻錦組百純。

又曰:盛姬之喪叔坐,贈用茵組。茵,褥也。叔,姓,穆王女。

《墨子》曰:昔楚莊王鮮冠組纓,絳衣博袞,以治其國。

《韓子》曰:吳起示其妻以組,曰:「子為我織組,令如是組。」妻織組,果善。吳起曰:「非戒也!」使之衣而歸。妻兄請之,起曰:「起家無虛言。」

《呂氏春秋》曰:邾之為甲,常以帛。公息忌謂邾君曰:「凡甲所以為固者,以滿竅也。今竅滿矣,而任力者半組,則不然,竅滿則盡任力矣。」邾君以為然,曰:「將何所得組?」公息忌對曰:「上用之,則民為之矣。」邾君曰:「善。」下令,今官為甲必以組。公息忌知說之行也,令其家皆為組。人有傷之者,曰:「公息忌之所以欲用組者,其家多為組也。」邾君不悅,於是乎止官無以組。邾君有所尤也,為甲以組而便,公息忌雖多為組,何損?以組不便,公息忌雖無為組,亦何益?為組與不為組,不足以累公息忌之說。用組之心,不可不察。

劉梁《七舉》曰:華組之組,從風紛弦。

應璩《報燕中尉樊彥皇書》曰:登輿北,踐燕路,方當化銀龜以為黃,變青組以為紫。

又《報平陸長賁瑋伯書》曰:從此辭矣,何敢復飛蟬於惠文,鳴玉於縞組哉?

编辑

《魏武令》曰:吾衣皆十歲也。歲歲解浣補納之耳。

《魏志》曰:太祖幃帳壞即補納。

汲太子妻李氏與夫書曰:并致納一端。

《宋書》曰:徐逵之尚會稽長公主。初,武帝微時,貧過甚,常自新洲伐荻,有納布衣襖等,皆是敬皇后手自作。武帝既貴,以此衣付主,曰:「後世若有驕奢不節者,可以此衣示之。」主子湛之,為大將軍彭城王義康所愛,與劉湛之等頗相附。及劉湛之得罪,事連主子。文帝大怒,將致大辟。湛之憂懼無計,以告公主。公主即日入宮,及見文帝,因號哭下床,不復施臣妾之禮,以錦囊盛武帝納衣擲地,以示上曰:「汝家本貧賤,此是我母為汝父作此納衣。今日有一頓飽食,便欲殘害我兒子!」上亦號哭,湛之由此得全。

《南史》曰:齊張欣泰為直閣步兵校尉,領羽林監。欣泰通涉雅俗,交結多是名素,下直輙著鹿皮冠,納衣錫杖,挾素琴。有以啟武帝,帝曰:「將家兒何作此舉止?」

又曰:沙門寶志在建康,寶亮欲以納被遺之。未及有言,寶志忽來,牽被而去。

《陳書》曰:大軍侵魏,造陝城,魏兵大合,輕騎挑戰。侯安都睜目橫矛,單騎突陣,四向奮擊,左右皆披靡,殺傷不可勝數。於是眾并鼓噪俱前。魏多縱突騎,眾軍患之。安都怒甚,乃脫兜鍪,解所帶鎧,惟著絳衲兩襠衫,馬亦去具裝,馳入賊陣,猛氣咆勃,所向無當其鋒者,莫不應刃而倒。

编辑

《釋名》曰:綸,倫也,作之有倫理也。

《說文》曰:綸,糾青絲綬也。

《禮記》曰:王言如絲,其出如綸。王言如綸,其出如

《後漢書》曰:《仲長統書》曰:「井田之變,豪人貨殖。館舍布於州郡,田畝連於方國。身無半通青綸之命,而竊三辰龍章之服。」

《續漢書·輿服志》曰:百石青紺綸一釆,宛轉繆織長丈二尺。

《東觀漢記》曰:建初二年,詔齊相其止勿復送吹綸絮。

鄭玄注《禮記》曰:綸,今有秩嗇夫所佩也。

《鄴中記》曰:石虎皇后出,女騎一千,冬月皆著紫綸巾。

《齊書》曰:徐龍駒常住含章殿,著黃綸帽,被貂裘,南面向案,代帝書敕。

《世說》曰:謝萬詣簡文,無衣幘可前,簡文曰:「但前,不須衣幘。」即呼使入,萬著白綸布而前。既見,共談移日。

孟達《與諸葛亮書》曰:貢白綸帽一,以示微意。

编辑

《尚書·禹貢》曰:海、岱及淮惟徐州,厥篚玄、纖縞。玄,黑繒也。縞,白縞也。二物皆當細也。

《毛詩·緇衣》曰:出其東門,有女如雲,縞衣綦巾,聊光我云。願室家得相樂。

《禮記·王制》曰:殷人{曰吁}況羽反。而祭,縞衣而養老。

又《玉藻》曰:朝服之以縞也,自季康子始也。

《左傳·襄六》曰:季札聘於鄭,見子產,如舊相識。與之縞帶,子產獻紵衣焉。

史記》曰:新城三老董公說漢王以義帝死故。漢王遂發喪,臨三日,告諸侯曰:「天下共立義帝,北面事之。今項羽攻殺,大逆無道,寡人親發喪。」諸侯皆縞素歸漢。

《韓子》曰:魯人身善織屨,為履之也,而越人跣;縞欲冠之也,而越人被髮。欲無窮可得乎?

《淮南子》曰:鈞之縞也,一端以為冠,一端以為絑,冠則戴之,絑則履之。

司馬相如《子虛賦》曰:被阿緆,揄紵縞。阿,細繒。緆,細練也。緆音錫,揄音臾。

曹洪《與魏文帝書》云:我軍入漢中,若駭鯨之決細網,奔兕之觸魯縞,未足以喻其易也!

絺綌编辑

《說文》曰:綌,粗葛也。絺,細葛也。縐,絺之細者也。

《尚書·禹貢》曰:海、岱惟青州,厥貢鹽、

《周禮·地官下》曰:掌葛,掌以時徵之材於山農。

《禮記·月令》曰:孟夏之月,天子始

又《曲禮上》曰:為天子削瓜者副之,巾以副,折也。既削又四折,乃橫斷而巾覆之。為國君者華之,巾以華,中列之,不四折也。

又《曲禮下》曰:縝不入公門。縝,單也。必表而出,為其褻也。

又《玉藻》曰:浴用二巾,上也。

又《檀弓》:縣子曰:「衰穗裳,非古也。」非時尚輕涼,慢禮。

《毛詩·關雎·葛覃》曰:葛之覃兮,施於中谷。維葉莫莫,則刈是獲。為,服之無ル。

又《綠衣》曰:兮,悽其以風。悽,寒風也。《箋》云:所以當暑也,以待寒,喻失所。我思古人,實獲我心。

又《君子偕老》曰:蒙被縐,是紲袢反蕃反。也。

《論語·鄉黨》曰:當暑縝,必表而出之。縝,單也。暑月,單衣葛,為其形褻也,必有以表之,若今單衣也。

漢書》曰:江都王建謀反,與閩越通。越遺建荃葛。服虔注曰:細葛也。

《東觀漢記》曰:耿純,字伯山。率宗族賓客二千人,皆繒巾,迎上於費。上大悅。

又曰:馬嚴為陳留太守。嚴病,遣功曹史李龔奉章詣闕。上親召見龔,問疾病形狀,以黃金葛賜嚴。

又曰:黃香為郎,召詣安福殿,賜錢三萬,黃、白葛各一端。

《魏武封魏王詔》曰:今以君為魏王,青、絳、皂、黃、白葛各二疋,越葛一端往,欽哉!

《吳曆》曰:孫策送華歆還洛,并送布越香葛。時多盜賊,歆渡牛渚,悉封 還諸物。 《江表傳》曰:魏文帝遣使於吳求細葛。君臣以為非禮,欲不與。孫權敕付使。

《梁書》曰:任卒後,子西華冬月著葛帔練裙。道逢平原劉孝標,泫然矜之,謂曰:「我當為卿作計。」

《後周書》曰:賀蘭祥,梁雍州刺史。岳陽王蕭詧欽其節儉,乃以竹屏風、之屬及經史贈之。祥雖違其意,取而付諸所司。太祖後聞之,并以賜祥。

《隋書》曰:袁充少警悟。年十餘歲,其父黨至門,時冬初,充尚衣葛衫。客戲充曰:「袁郎子兮,悽其以風。」充應聲答曰:「惟,服之無攵。」以是大見嗟賞。

《穆天子傳》曰:天子筮獵革澤,其卦遇《訟》。逢公占之。賜之駿馬十六,紵三十篋。

《帝王世紀》曰:堯見舜於二宮,設饗禮,逆為賓主,南面而問政。然後賜以衣琴瑟,必筑宮室,封之於虞。

《韓詩外傳》曰:孔子南游楚。至阿谷,有處女佩璜而浣。孔子曰:「彼婦人可與言矣。」抽五兩,以授子貢,曰:「善為之辭,以觀其辭。」子貢曰:「吾,北鄙之人也,將南適楚。於此有五兩,吾不敢,置之水浦。」婦人對曰:「行客之人,嗟然永久,分其資財,棄之野鄙。吾年甚少,何敢取之?子不早去,竊有狂夫守之者矣。」

《說苑》曰:綿綿之蔓,在於曠野。良工得之,以為[A129];良工不得,枯死於野。

服虔《通俗文》曰:細葛謂之<辛毛>翅。

稽康《高士傳》曰:善卷曰:「予立宇宙之中,冬衣皮毛,夏服葛。」

劉禎《瓜賦》曰:承之雕槃,冪以纖

夏侯孝若《大暑賦》曰:珠汗沾夫葛。

左思《吳都賦》曰:焦葛升越,弱於羅紈。

庾翼《與燕王書》曰:今致細練十端、竹練三端。

王褒《聖主得賢臣頌》曰:服之涼者,不苦盛暑之郁悒。

段氏《蜀記》曰:邛州鎮南蕉葛,上者一疋直十千。

《諸葛恢表》曰:天恩罔極,特賜纖、細竹。

《顏測集·大司馬江夏王賜絹葛啟》曰:冰紈風,事膺盛服。

 布帛部五 ↑返回頂部 布帛部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