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841

 百穀部四 太平御覽
卷八百四十一.百穀部五
百穀部六 

编辑

焦贛《易林·漸之乾》曰:旦種菽豆,暮成藿葉。心之所願,志快意愜。

《毛詩·豳風》曰:七月烹葵及菽。

又《魚藻·采菽》曰:采菽采菽,筐之之。

又《生民》曰:藝之荏菽,荏菽旆旆。

《左傳·成公》曰:晉周子有兄無惠,不能辯菽麥。

《春秋佐助期》曰:豆神名靈殖,姓樂。

《春秋說題辭》曰:菽者,屬也。春生秋熟,理通體屬也。菽赤黑,陰生陽,大體應節。小變赤,象陽色也。宋均注曰:陰陽而春夏也。大體,謂多黑也。小變,謂時之熟也。

《孝經援神契》曰:赤土宜菽。

《爾雅》曰:戎菽謂之荏菽。郭璞注曰:孫叔然以為大豆。按,《春秋》齊侯獻戎捷,《穀傳》曰:戎,菽也。《管子》亦云:北伐山戎,出冬蔥及戎菽,布之天下。今之胡豆是也。

《龍魚河圖》曰:歲暮夕四更,取二十豆子、二十七麻子、家人頭發少,合麻豆,著井中,咒敕井吏,其家竟年不遭傷寒,辟五溫鬼。

史記》曰:張儀說韓王曰:「韓地險惡山居,五穀所生非菽而麥,民之食大抵飯菽藿羹,一歲不收,民不饜糟糠。」

又曰:棄為兒時,好種樹麻菽,麻菽美。

《東觀漢記》曰:閔仲叔,太原人也。與周黨相友。黨每過仲叔,共含菽飲水,無菜茹。

又曰:赤眉平後,百姓飢餓,人相食。黃金一斤易豆五升。

又曰:光武二年,寇恂為潁川郡,大生旅豆,收得一萬餘斛,以應給諸營。

又曰:鄧禹攻赤眉,陽敗,棄輜重走。車皆載土,以豆覆其上。兵士飢,爭取之。

又曰:劉平嘗為餓賊所得,平叩頭曰:「老母飢,少氣,待平為命。願得還飯母,馳來就死。」賊即遣去。母已食,平曰:「向與賊期,義不可欺。」乃復往,賊驚怪其信義,曰:「不忍食汝。」平既免脫,乃摭莢,得三升豆,以謝賊恩。

又曰:倪萌,字子明,齊國臨淄人。兄為赤眉賊所得,賊欲殺啖之,萌詣賊叩頭,言兄年老,羸瘠不肥健,願代兄。賊義而不啖,命歸求豆來贖兄。萌歸,不能得豆,復自縛詣賊。賊遂放之。

《後漢書》曰:世祖自薊東南至饒陽蕪蔞亭,馮異獻豆粥一。

又曰:馮異破延岑,時百姓飢餓,人相食,黃金一斤易豆五斗。道路斷隔,委輸不至,軍士悉以果實為糧。

又曰:獻帝在長安,穀貴,豆一斛二十餘萬。

又曰:汝南有舊鴻郄陂。成帝時,丞相翟方進毀之。時人歌曰:「敗我陂者翟子威,飴我大豆,烹我芋魁。」方進,字子威。芋魁,芋根也。

《漢名臣奏》曰:丞相薛宣曰:「陛下八月酎祠,嘉美上升,皇天報應。茂陵寢廟上食日,玄鳥來至集,吐所含大豆,紫黑色,食物之象也。」

《蜀志》曰:彭與諸葛亮書:「先民有言:左手據天下之圖,右手刎咽喉,愚夫不為,況仆頗別菽麥。」

《魏志》曰:華佗還家,太祖累書呼佗,佗恃能厭事,猶不上道,托妻疾。太祖大怒,使往視,若妻信疾,賜小豆四十斛。

《吳志》曰:孫權北徵,使陸遜與諸葛瑾攻襄陽。陸遜遣親人韓扁齎表報,遇敵於江中,邏得扁。瑾聞之,甚懼,書與遜云:「大駕以旋,賊得韓扁,具知吾闊狹,且當急去。」遜未答,方催人種豆,與諸將弈棋射戲如常。

又曰:趙達善算,使人取小豆數升,播之席上,立處其數,驗覆,果信。計飛蝗,射隱伏,無不中。

王隱《晉書》曰:時王浚制邊陲,潛使人問霍原,原不答,浚既銜之。又有遼東內徙三百餘人,依山為賊,意欲劫原為主,亦未能行。時有謠曰:「天子在何許?近在豆田中。」浚以為豆者,霍也。浚遂害原,懸其首,諸生悲哭其中。

《宋書》曰:廢帝子業。景和初,人種紫花草及豆,皆化為白花。俄而帝見廢之應。

《南史》曰:「傅琰為山陰令,有二野父爭雞。琰各問雞所食,一人云粟,一人云豆。乃破得粟,罪言豆者,縣內稱神明。

《北齊書》曰:厙狄伏連之家口百數。盛夏之日,料以倉米二升,不給鹽菜,常有飢色。冬至之日,親表稱賀,其妻為設豆餅。伏連問:「此豆何因而得?」妻對:「向於食馬豆中分減充用。」伏連大怒,典馬、掌食之人并加杖罰。

《唐書》曰:裴諝為河東道租庸等使,時大旱,諝請入計。代宗召見,問榷酤之利一歲幾何,諝久之不對。帝復問之,對曰:「臣有所思。」帝曰:「何思?」對曰:「臣目河東來,其間三百里,見農夫愁嘆,欲菽未種,誠為陛下憂之。而乃責臣以利,故臣未敢即對。」

又曰:貞元中,李元諒為隴右節度使,開部下荒田數十里,勸軍士樹藝,歲收菽粟數十萬斛。

《山海經》曰:廣都之野,爰有膏菽。菽,豆也。

《管子》曰:桓公伐山戎,得戎菽以布天下。

《鶡冠子》曰:兩葉蔽目,不見太山;兩豆塞耳,不聞雷霆。

《孟子》曰:易其田疇,薄其賦稅,民可使富也。民非水火不生,聖人治天下,使菽粟如水火。

《淮南子》曰:河水中調而宜菽。

又曰:孟夏、仲夏,天子衣紫衣,乘赤騮,騮,赤馬,黑髦也。食菽與雞。

《說菀》曰:齊景公嘗賞賜及後宮,文繡被台榭,菽粟食鳧鴈。出而見殣,謂晏子曰:「此何為死?」晏子曰:「此餒而死。」公曰:「嘻!寡人之無德也,何甚矣!」對曰:「君之德著而彰,何為無德也?」景公曰:「何為也?」對曰:「君之德及後宮與台榭。君之玩物,衣以文繡;君之鳧雁,食以菽粟。君之營內自樂,延及後宮之族,何謂其無德也!頃臣願有請於君之意:自樂之心推而與百姓同之,則何殣之有?君不推此,而苟營內好私,使財貨偏有所聚,菽粟幣帛腐於府,惠不遍加於百姓,公心不周乎萬國,則桀、紂之所以亡也。夫士民之所以叛,由偏之也!君如察臣嬰之言,推君之盛德,公布之於天下,則湯、武可為也!一殣何足卹哉?」

《呂氏春秋》曰:得時之菽,長莖而短足,其莢二七以為族,多枝數節,競葉嗇實,二七十四實也。大菽則圓,小菽則摶以芳,稱之重,食之息以香,如此者不蟲。先時者必長以蔓,浮業疏節,小英不實。後時者,短莖疏節,本虛不實。

《世說》曰:魏文帝使東阿王七步作詩,不成,當行大法。王應聲曰:「箕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乃急?」

又曰:石崇為客作豆粥,咄嗟便辦;恆冬天得韭,以萍菹。

《汜勝之書》曰:大豆保歲易為宜,古所以備凶年也。種大豆,率人五畝。大豆忌申、卯。三月榆莢時雨,高田可種大豆。夏至後二十日,尚可種小豆,不保歲,難得宜。椹黑時種,畝五升。豆生布葉,鋤之;生五六葉,又鋤之。治養美田,畝可得十石,一斗大豆有萬千粒。

又曰:夏至二十日可種豆,帶申而生,不用深耕。豆花憎見日,見日則黃爛而根焦矣。知歲所宜:以囊盛種,平量埋陰地,冬至後五十日以發取量之,最多者種焉。

《說文》曰:小豆,菽也。箕,豆莖也。藿,菽之少也。

《物理論》曰:菽者,眾豆之總名。

嵇康《養生論》曰:豆令人重,榆令人瞑。

《雜五行書》曰:常以正月旦,亦用月半,以麻子七枚、赤豆二七枚著井中,辟溫病甚神效。與《龍魚河圖》語小異,故重出。

又曰:正月七日,男吞赤豆七枚,女吞十四枚,竟年無病。

《益部耆舊傳》曰:朱倉,字卿雲。之蜀,從處士張寧受《春秋》。糴小豆十斛,屑之為糧,閉戶精誦。寧矜之,斂得米二十石,倉不受一粒。

《陳留耆舊傳》曰:小黃恆牧為都尉功曹,與郎君共歸鄉里,為赤眉所得,欲殺啖之,牧求先死。賊義釋之,送營豆一斛。

又曰:八月雨為豆花雨。

《廣雅》曰:大豆,菽也。小豆,荅都合切也。{豆畀}兵迷切。豆、豌豆,留豆也。胡豆,{豆夆}爻龍切{豆雙}音雙也。豆角謂之莢,其葉謂之藿也。巴菽,巴豆也。

《廣志》曰:種小豆,一歲三熟,味甘;白豆,粗大可食;剌豆,亦可食;{禾豆}豆,苗似小豆,紫華,可為面,生朱提、建寧;胡豆,有青有黃者。

《鄴中記》曰:石虎諱胡,胡物皆改名,胡豆曰國豆。

《古今注》曰:宣帝元康四年,南陽雨豆。光武建武三年春,縑一匹易一斗豆;夏,野生旅豆,民收取之。明帝永平十八年,下邳雨大豆,似槐實。

王子年《拾遺記》曰:東極之東有頃離豆,見日即傾葉,食者曆歲不飢。豆莖皆大若指而緣,一莖爛漫數畝。

《博物志》曰:左元放度荒年法:擇大豆,粗細調均,種之。必生者熟,令有光,使暖氣徹豆心。先一日不食,以冷水頓服三升;服訖,其魚肉、菜果、酒醬、咸酢、甘苦之物,一不得復經口。渴則飲水,慎不可暖飲。初小困,極數十日後,體力更壯健,不復思食。大較法服三升為劑,亦當隨人,先食多少增損之。歲豐欲還食者,煮葵子及脂蘇、肥肉羹,漸漸飲之。須豆下乃可食,豆未下盡而食實物,腸塞則殺人。此未試,於理或可爾。

又曰:人食豆三斗則身重,行止動難。恆食小豆,令人肌燥粗理。

《本草經》曰:大豆黃卷,味甘平,生平澤,治溼痺、筋攣、膝痛。生大豆,張騫使外國,得胡麻豆,或曰戎菽。塗廱腫,煮計飲之,殺鬼毒,止痛。赤小豆,下水,排腫血,生太山。

《吳氏本草》曰:大豆黃卷,神農、黃帝、雷公,無毒。釆無時。去面{黑干},得前胡、烏喙、杏子、牡厲、天雄、鼠屎,共蜜和,佳;不欲海藻、龍膽。此法,大豆初出土黃牙是也。生大豆,神農、歧伯生熟寒,九月釆,殺烏頭毒,并不用玄參。赤小豆,神農、黃帝咸,雷公甘,九月釆。小豆花,一名應累,一名付月,神農甘,無毒,七月釆,陰四十日,治頭痛,止渴。

《魏王花木志》曰:《交州記》「木豆出徐、潼間。子美,似烏頭。大葉似柳。一年種,數年釆。」

《唐明皇雜錄》曰:盧懷慎清貞,素不營產業。常器重宋理璟及盧從願,見之甚喜,留連永日。命設食,有蒸豆兩甌,菜數俎而已,此外蕭然無辦。

孔融《教高密令》曰:志士鄧子然告困焉,得愛釜庾之問,以惕烈士之心。今與豆三斛,後之復言。

曹子建《鷂雀賦》曰:言雀者但食牛矢中豆、馬矢中粟。

《葛龔荐戴昱》曰:兄弟同居二十餘年,及為宗老所分,昱持妻子,逃舊業,入虞澤,裙獲野豆,以自賑給。

编辑

《毛詩·黍離·丘中有麻》曰:丘中有麻,彼留子嗟。

《禮記·月令》曰:仲秋之月,天子乃以犬甞麻,先薦寢廟。鄭玄注曰:麻,新黂。

《爾雅》曰:黂,枲實。孫炎注曰:黂,麻子,音汾。

《呂氏春秋》曰:得時之麻,必芒以長,疏節而色陽,小本而逕堅。厚枲以均,後熟多榮,日夜分復生,如此者不蝗蝗蟲不食麻節也。

《東觀漢記》曰:周黨遺閔仲叔生麻,叔嘆曰:「我欲省煩耳!」受而不食。

《齊書》曰:宣帝陳皇后生高帝,高帝年二歲,乳人乏乳。后夢人以兩甌麻粥與之,覺而驚,乳因此豐足。

《淮南子》曰:三秋之月,天子衣白衣,乘白輅,食麻與犬。

又曰:汾水濛濁而宜麻。

王子年《拾遺記》曰:有飛明麻,葉黑,實如玉,風吹之如塵,亦名明塵麻。

又曰:東極之東,有紫麻,粒如粟,色紫,迮為油,則汗如清水。食之,目視鬼魅。又有倒葉麻,葉如倒巨,色紅紫,亦名紅冰麻。言冰乃有實,食之,顏色白潔。

《鹽鐵論》曰:大夫李斯與鮑丘子俱事孫卿。鮑丘飯麻蓬黎,修道白屋之下;李斯為秦丞相,終致五刑。

《本草經》曰:麻子味甘,無毒,主補中益氣,令人肥健。

《養生要集》曰:麻子,味甘無毒,主補中益氣,服之令人肥健。麻子一名蕡,一名麻{孛攵}。

 百穀部四 ↑返回頂部 百穀部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