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843

 百穀部六 太平御覽
卷八百四十三.飲食部一
飲食部二 

酒上编辑

《世本》曰:儀狄始作酒醪,變五味。少康作秫酒。

《戰國策》曰:帝女儀狄作酒,而進於禹。

《春秋緯命》曰:凡黍為酒,陽據陰乃能動,故以麴釀黍為酒。麥,陰也。是先漬麴,黍後入,故曰陽相感皆據陰也。相得而沸,是其動也。凡物陰陽相感,非惟作酒。

《釋名》曰:酒,酉也,釀之米麴酉澤,久而味美也。亦言踧也,能否皆強相踧持也;又入口咽之,皆踧其面也。

《說文》曰: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惡也。一曰造也,吉凶所起造也。

又曰:酴音途,酒母也。醴,酒一宿熟也。醪,汁滓酒也。酎,三重之酒也。醨,薄酒也。醑,莤酒也。

《酒經》曰:空乘穢飯,醞以稷麥,以成醇醪,酒之如也。烏梅、女{麥完}胡板反。、甜醹音乳。、九杸,澄清百品,酒之終也。

《周禮·天官下》曰:酒正,掌酒之政令,以式法授酒材。辨五齊之名:一曰泛齊,二曰醴齊,三曰盎齊,四曰醍齊,五曰沉齊。以節度作之,故以齊為名。泛者,成而滓浮泛泛然,如今宜成醪矣。醴猶體也,成而汁滓相將,如今甜酒矣。盎猶翁也,成而色翁翁然,葱白色,如今鄼白矣。醍者,成而紅赤,如今下酒矣。沉者,成而滓沉,如今造清酒矣。辨三酒之物,一曰事酒,二曰昔酒,三曰清酒。事酒,如今之醳酒也。昔酒,久酒,今之舊醳也。清酒,今之冬釀夏成者也。

《禮記·月令·孟冬》曰:是月也,乃命有司:秫稻必齊,麴孽必時,湛熾必潔,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齊必得。兼用六物,酒官監之,無有差貣。有司,謂煮酒之官。六物者,一曰秫稻,二曰麴蘗,三曰湛熾,四曰水泉,五曰陶器,六曰火齊。命酒官監之,無有差貣,謂失誤善惡。

又《曲禮》曰:侍飲於長者,酒進則起,拜受於尊所。降席拜受,敬也。長者辭,少者反席而飲。長者舉未酹,少者不敢飲。

又《檀弓》曰:知悼子卒,未葬。悼子,晉大夫荀盈。平公飲酒,師曠、李調侍,鼓锺。樂作也。杜蕢自外來,聞锺聲,曰:「安在?」曰:「在寢。」燕於寢。杜蕢入寢,曆階而升,酌,曰:「曠飲斯!」又酌,曰:「調飲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飲之,降,趨而出。三酌皆罰。平公呼而進之,曰:「蕢,曩者爾心或開予,是以不與爾言。謂始來入時。開,謂諫爭有所發。爾飲曠,何也?」曰:「子卯不樂,紂以甲子死,桀以乙卯亡,王者謂之疾日。不以舉樂為吉事,所以自戒懼。知悼子在堂,斯其為子卯也大矣!言大臣喪重於疾日也。曠也,大師也,不以詔,是以飲之也。詔,告也。師,典奏樂。「樂飲調,何也?」曰:「調也,君之褻臣也。為一飲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飲之也。」言調貪酒食。褻,嬖也。近臣亦當規君疾憂。「爾飲,何也?」曰:「蕢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又敢與知防?是以飲之也。」防,禁放謚。

又《玉藻》曰:君子之飲酒也,受一爵而色灑如也,灑如,肅敬貌。二爵而言言斯;言言,和敬貌。禮已三爵而油油油油,說敬貌。以退。禮:飲過三爵,則敬殺,可以去矣。

又《樂記》曰:夫豢豕為酒,非以為禍也,而獄訟益繁,則酒之流生禍也。以谷食犬豕曰豢。為,作也。言豢豕作酒,本以饗祀養賢,而小人飲之善醉以致獄訟。是故先王因為酒禮。壹獻之禮,賓主百拜,終日飲酒而不得醉焉。此先王之所以備酒禍也。壹獻,士飲酒之百拜,以喻多禮。

又《坊記》曰:子云:「觴酒豆肉,讓而受惡,民猶犯齒。」

《左傳·莊公二十二年》曰:陳公子完奔齊,桓公使為正卿,辭,使為工正。飲桓公酒,樂,公曰:「以火繼之!」辭曰:「臣卜其晝,未卜其夜,不敢!」君子曰:「酒以成禮,不繼以淫,義也;夜飲為淫樂也。以君成禮,弗納於淫,仁也。」

又《宣公上》曰:晉侯飲趙盾酒,伏甲,將攻之。其右提彌明知之,右,車右。趨曰:「臣侍君宴,過三爵非禮也。」遂扶以下。

又《成公下》曰:鄢陵之戰,楚王召子反謀。谷陽豎獻飲於子反,子反醉而不能見。谷陽,子反內豎。王曰:「天敗楚也夫!余不可以待。」乃宵遁。

又《襄公二十三年》曰:季武子無適子。公彌長而愛悼子,欲立之。訪於臧紇,曰:「飲我酒,吾為之立之。」季氏飲大夫酒,臧紇為客。為上賓。既獻,巳獻酒。臧孫命北面重席,新樽潔之。酒樽既新復潔。召悼子,降,逆之。大夫皆起。臧孫下,迎悼子。及旅,而召公鉏,獻酬禮畢而通行為旅。使與之齒。季孫失色。

又《昭公十二年》曰:晉侯以齊侯宴,中行穆子相。穆子,荀吳。投壺,晉侯先。穆子曰:「有酒如淮,有肉如坻。淮,水名。坻,山名。寡君中此,為諸侯師。」中之。齊侯舉矢,曰:「有酒如澠,有肉如陵。寡人中此,與君代興。代,更也。」亦中之。

又《哀公下》曰:齊子多夕,夕視事。陳逆殺人,逢之,遂執以入。陳氐方睦,使疾而遺之潘沐,備酒肉焉。使詐病內潘沐,并得酒肉。潘沐,可以沐頭。饗守囚者,醉而殺之,而逃。

又曰:衛侯占夢,嬖人以能占夢見愛。求酒於大叔僖子。僖子,大叔遺。不得,與卜人比而告曰:「君有大臣在西南隅,弗去,懼害。」托占卜夢而言。乃逐大叔遺,遺奔晉。

《毛詩·國風》曰:十月獲稻,為此春酒,以介眉壽。

又《小雅·魚藻》曰:王在在鎬,豈樂飲酒。《箋》云:豈亦樂而天下平安,萬物得其性,武王向所處乎?處於鎬京,樂八音之樂,與群臣飲酒而已。

又《小雅》曰:伐木許許,釃酒有藇。以筐曰釃,以數曰湑。藇,美貌。

又曰:有酒我,無酒酤我。氵胥,茜之也。酤,一宿酒也。《箋》云:酤,買也。此族人東王之思也。王有酒則沛酋之,無酒酤買之,要欲厚於族人。

《尚書·酒誥》曰:乃穆考文王,肇國在西土。厥誥毖庶邦、庶士越少正、御事,朝夕曰:「祀玆酒。文王告眾國眾土,朝夕敕之,惟祭祀用此酒,不常飲。惟天降命,肇我民,惟元祀。天降威,我民用大亂喪德,亦罔非酒惟行;越小大邦用喪,亦罔非酒惟辜。文王誥教小子、有正、有事無彞酒。越庶國,飲惟祀,德將無醉。自成湯咸至於帝乙,成王畏相,惟御事,厥有恭,不敢自暇自逸,矧曰其敢崇飲。崇,聚也。自暇自逸猶不敢,況敢聚會飲酒乎?明無。厥或誥曰群飲,汝勿佚!盡執拘以歸於周,予其殺!」盡執拘群飲酒者,以歸於京師,我其擇罪重者而殺之。

《論語》曰:惟酒無量,不及亂。沽酒市脯,不食。

《禮記外傳》曰:五齊三酒,皆供祭祀之用。五齊尊而三酒卑。所以明齊者,酒人和合之,分劑之名也。一曰泛齊,酒之初成,滓有泛者,泛泛然,俗為白醪。二曰醴齊,醴,體也。汁滓末相同一體也。今之甜酒也。三曰盎齊,一名醆酒,狀如葱白色,今之白醝酒也。四曰醍齊,色在白赤之間。五曰況齊,一名澄齊。醍之與沉三灑,與上君夫人及賓長,廟中酌獻尸及相酬酢之用。三酒者,列於堂下,臣下相酌,酬酢之用。一曰事酒,一名醳酒,新成者酌飲有事謂廟中助祭親事者也。廟中有事者為榮。,二曰昔酒;久成而色白,謂舊醳之酒,無事飲之。三曰清酒。冬釀夏成,味醇厚。

史記》曰:秦繆公亡善馬,歧下野人共得而食之者三百餘人。逐得,欲法之。公曰:「君子不以畜害人。」乃赦之。

又曰:高帝除秦苛法,為簡易。群臣飲酒爭功,高帝患之。叔孫通知上益厭也,說上,願與諸弟子共起朝儀。漢七年,長樂宮成,群臣皆朝。十月,復置法酒。諸臣侍坐殿上,皆伏,以尊卑次起上壽。觴九行,謁者言罷酒。御史執法,舉不如儀者輒引去。竟朝置酒,無敢失禮者。高帝乃曰:「吾今日知為皇帝之貴也!」

又曰:沛公先入關,屯霸上。項羽至,沛公左司馬曹無傷使人言於羽曰:「沛公欲王關中。」羽大怒,欲擊之。沛公因項伯見羽,羽留沛公飲。項王、項伯東向坐,亞父南向坐——亞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張良西向侍。增數目項王,舉所佩玉,示之者三。項王默然。項莊入,以劍舞,欲因擊沛公。張良至軍門,見樊噲,曰:「甚急!今項莊拔劍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噲曰:「此迫矣。臣請入,與之同命!」噲即帶劍擁盾入軍門。交戟之衛士欲止不內,噲則其盾以撞,衛士仆地。噲遂披帷西向而立,瞋目視項王。項王按劍而跽,曰:「客何為者?」良曰:「沛公參乘樊噲也。」王曰:「壯士!賜之卮酒。」則與斗卮酒,樊噲飲之。王曰:「賜之彘肩。」則與一生彘肩,噲覆盾於地,拔劍切而啖之。王曰:「壯士!能復飲乎?」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辭!」

又曰:「曹參代蕭何為相,一遵何約束,日夜飲淳酒。卿大夫及賓客見參不事事,皆欲言。至者,參輒飲醉之,終莫得言。丞相舍後園近吏舍,吏舍日飲歌呼,從吏惡之,無如之何。乃請參游園中,聞吏醉歌呼,從吏請按之。參乃取酒,張坐飲,亦歌呼與相參。

又曰:高祖過沛,置酒,自擊筑為歌,使沛子弟佐酒。

又曰:高后與諸呂、劉氏大臣宴飲,令朱虛侯章為酒吏。章曰:「臣,將種也,清以軍法行酒。」后可之。酒酣,諸呂有一人醉,亡酒,章追斬之。后與左右皆大驚也。

漢書》曰:酒者,天之美祿,帝王所以頤養,天下享祀祈福,扶衰養病,百福之會。

又曰:百末旨酒百華之末酒也。布蘭生。芬芳布列,若蘭之生也。

又曰:於定國飲酒至石不亂,益精明。

又曰:陳遵,守孟公。每大飲賓客,閉門,取車轄投井中。雖有急,終不得去。

又曰:張讓專權,孟他以葡萄酒一斗遺讓,拜他為涼州刺史。

《後漢書》曰:光武詔馮異歸家上冢,使太中大夫齎牛酒,令二百里內太守、都尉已下及宗族會焉。

又曰:寇恂數與鄧禹謀議,禹奇之,因奉牛酒交歡。

又曰:魯恭兄弟俱為諸儒所稱,學士爭歸之。太尉趙熹慕其志,每歲時,遣子問以酒糧,皆辭不受。問,遺也。

又曰:汝南太守歐陽歙,請郅惲為功曹。汝南舊俗:十月饗會,百里內縣皆齎牛酒到府宴飲。時臨饗,禮訖,歙教曰:「西部督郵繇延,天資忠貞,稟性公方,摧破奸凶,不嚴而理。今與眾儒共論延功,顯之於朝。太守敬嘉厥休,牛酒養德。」主簿讀書教,戶曹引延受賜。惲於下坐,愀然前曰:「司正舉觥,愀,變色貌也。司正,主禮儀者。觥,罰爵也。以君之罪,告謝於天。案延資性貪邪,外方內圓,言延外示方直,而實柔弱也。朋黨搆奸,罔上害人,所在荒亂,怨慝并在。明府以惡為善,股肱以直從曲,此既無君,又復無臣,惲敢再拜奉觥!」歙色慚動,不知所言。門下掾鄭敬進曰:「君明臣直,功曹言切,明府德也!可無受觥哉?」歙意少解,曰:「實歙罪也,敬奉觥。」

又曰:張酺雖在公位,而父常居田里。酺每有遷職,輒一詣京師。嘗來候酺,適會歲節,公卿罷朝,俱詣府奉酒上壽,極歡醉,眾人皆慶羨之。及父卒,既葬,詔遣使賫牛酒為釋服。

又曰:大將軍袁紹總兵冀州,遣使要鄭玄。大會賓客,玄最後至,乃延升上坐。身長八尺,飲酒一斛,秀眉明目,容儀溫偉。

《魏志》曰:徐晃破關羽,振旅還摩陂。太祖迎晃七里,置酒大會。太祖舉卮酒勸晃,且勞之曰:「全樊、襄陽,將軍之功也!」

又曰:呂布騎將侯成,遣客收馬十五匹。客悉驅馬去,向沛城欲歸劉備。成自將騎逐之,悉得馬還。諸將合禮賀,釀五六斛酒,獵得十餘豬。未飲食,先持半豬、五斗酒自入詣布前,跪言:「蒙將軍恩,逐得所失馬。將來相賀,自釀少酒,獵得豬,末敢飲食,先奉上微意。」

又曰:邴原初辭家求學。原舊性能飲酒,自行之後,八九年間酒不向口。單步負笈,苦身持刀。至陳則師韓子助;潁川則宗陳仲弓;汝南則交范孟博;涿郡則親盧士干。臨別,師友以原不飲酒,會米肉送原。原曰:「敝塑飲酒,但以荒思廢業,故斷之耳。今當遠別,因見貺餞,可以飲宴。」於是安坐飲酒,終日不醉。

 百穀部六 ↑返回頂部 飲食部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