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部四 太平御覽
卷八百四十七.飲食部五
飲食部六 

食上编辑

《周禮·天官·膳夫》曰:膳夫掌王之食、飲、膳、羞,以養王及后、世子。羞有滋味。凡王之饋,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飲用六清,羞用百二十品,珍用八物,醬用百有二十甕。王日一舉,鼎十有二,物皆有俎。以樂侑食。膳夫授祭,品嚐食,王乃食。

又曰:王齊,則玉府供玉食。鄭玄注曰:玉,陽之精,御水氣也。鄭司農云:食玉犀也。

又《天官·食醫》曰:掌和王之六膳、百羞、百醬、八珍之齊。凡食齊視春時,飲宜溫。羹齊視夏時,羹宜熱。醬齊視秋時,醬宜涼。飲齊視冬時。飲宜寒。凡和,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咸,調以滑甘。凡會膳食之宜,牛宜徐,羊宜黍,豕宜稷,犬宜梁,雁宜麥,魚宜。凡君子之食,恆放焉。

又曰:內饔,掌王及后、世子膳羞之割烹煎和之事,辨體名肉物,辨百品味之物。割,肆解肉也。烹,煮也。煎和齊以五味。選百羞、醬物、珍物以侯饋,先進其中御者。共后及世子之膳羞。膳夫掌之。

又曰:小宰,凡朝覲、會同、賓客,以牢禮之法,掌其牢禮、委積、膳獻、飲食、賓賜之飧牽與其陳數。

又曰:大宗伯,以飲食之禮,親宗族兄弟。

《大戴禮》曰:食谷者必智惠而巧。

《禮記·曲禮上》曰:侍食於長者,主人親饋,則拜而食;主人不親饋,則不拜而食。共食不飽,無流啜鄭玄注曰:流啜,有似貪也。無吒食,吒,陟嫁切。毋齧骨,毋反魚肉,毋投與狗骨,毋固獲,飲自得曰固,爭自取曰獲。毋刺齒。

又曰:凡進食之禮,左肴右胾,食居人之左,羹居人之右,皆便食也。肴,骨體也。胾,切肉也。食,飯屬也。居之左右,明其近也。肴在俎,胾在豆。膾炙處外,醯醬處內。肴胾之外內也。近醯醬者食之主。膾炙皆在豆也。蔥[A11N]處末,[A11N]蔥也。處醯醬之左,言末者殊加也,在豆。酒醬處右。處羹之右,此言若酒若漿耳。兩有之,則左酒右漿也。以脯脩置者,左朐右末。亦便食也。屈中曰朐,其俱切。

又曰:齊大飢,黔敖為食於路,以待餓者而食之。有餓者蒙袂輯屨貿,貿然來。黔敖左奉食,右執飲,曰:「嗟!來食!」揚其目而視,曰:「予惟不食『嗟來』之食,以至於斯也。」從而謝之。終不食而死。《風俗通》曰:齊人不食而死也。

又曰: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助哀戚也。

又曰:庶人春荐韭,夏荐麥,秋荐黍,冬荐稻。韭以卵,麥以魚,黍以豚,稻以雁。庶人無常牲,取與新物相宜而已。

又曰:文王之為太子,朝於王季。日三食上,必在視寒暖之節。在,察也。食下,問所膳。問所食者。命上宰曰:「末有原。」應曰:「諾」,然後退。未猶勿也。原,再也。勿有所再進,為其失飪臭味惡也。退,反其寢也。又曰:朝夕之食上,世子必在視寒暖之節。食下,問所膳。羞必知所進,以命膳宰,然後退。羞必知所進,必知親所食也。若內豎言疾,則世子親齊玄而養。親猶自也。養疾者齊,玄冠玄端也。膳宰之饌,必敬視之。疾者之食,齊和所欲或異。疾之藥,必親嘗之。試毒也。嘗饌善,則世子亦能食;善謂多於前。嘗饌寡,世子亦不能飽。又不及武王一飯再飯。

又曰:古者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實、烏獸之肉,飲其血,茹其毛。後聖有作,然後修火之利,以炮以燔,以烹以炙,以為醴酪。

又曰:夫禮之初,始諸飲食。其燔黍捭豚,捭,卜麥切。尊而А飲,,驊切。А,步侯切。蕢桴而土鼓,蕢,苦對切。猶若可以致其敬於鬼神。言其物雖質略,有齊敬之心,則可以荐羞於鬼神。鬼饗德,不饗味也。又曰:天子一食,諸侯再,大夫三。

又曰:不食雛鱉。狼去腸,狗去腎,狸去正脊,兔去尻,狐去首,豚去腦,魚去乙,鱉去丑。皆為不利人也。

又曰:膳、目諸膳也。鄉、燻、堯、肜,音香。燻,許云切。堯,許堯切,牛炙;醢、牛胾;醢、牛膾;羊炙、羊胾、醢,豕炙、醢;豕胾、芥醬、魚膾;雉、兔、鶉、此上大夫之禮,庶羞二十豆也。以公食大夫榔ネ校之,則堯、牛炙間不得有醢。醢,衍字也。又以為{奴鳥}也。

《玉藻》曰:侍食於先生,異爵者,後察先飯。謙也。客祭,主人辭曰:「不足祭也。」祭者盛王人之饌也。客餐,主人辭以疏。飧者,美主人之食也。疏之言粗也。

又曰:父命呼,惟而不諾,手執業則投之,食在口則吐之。

又曰:若賜之食,而君客之,則命之祭,然後祭。雖見賓客,猶不敢備禮也。侍食則正不祭。先飯,辨嘗羞,飲而俟。侯君食而後食之,患也。將食,臣先嘗,孝也。若有嘗羞者,則俟君之食,然後食,飯飲而俟。不祭侍食,不敢備禮也。不嚐羞膳,宰存也。飯飲,利將食也。君命之羞,羞近者。辟貪味也。命之品嚐之,然後惟所欲。必先遍嘗之。凡嘗遠食,必順近食。從近如也。君未覆手,不敢飧。覆手,已循耳,已食也。飧,勸食也。君既食,又飯飧。不敢先君飽。飯飧者,三飯也。臣勸君食,如是可也。君既徹,執飯與醬乃出授從者。食於尊前,親徹也。凡侑食,不盡食,食於人不飽。謙也。

又《學記》曰:雖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雖有至道,弗學,不知其善也。旨,美也。

又《雜記》曰:孔子曰:「吾食於少施氏而飽,少施氏食我以禮。言貴其以禮待己而為之飽也。時人倨慢,若季氏,則不以禮矣。少施氏,魯惠公子施父之後。吾祭,作而辭曰:『疏食,不足祭也。』吾飧,作而辭曰:『疏食也,不敢以傷吾子。』納幣一束,束五兩,兩五尋。」

又《坊記》曰:故食禮,主人親饋,則客祭;主人不親饋,則客不祭。故君子苟無禮,雖美不食焉。

《左傳》曰:晉公子重耳過衛,衛文公不禮焉。出於五鹿,五鹿,鄭地。乞食於野人,與之塊。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賜也!」得土,有天賜。稽首受而載之。

又曰:楚伐庸,出師旬有五日,百濮乃罷。濮夷無屯聚,見難則散歸。自廬以往,掌マ同食。往,往伐庸也。振,發也。廩,倉也。同食,上下無異饌也。

又曰:初,宣子田於首山,舍於翳桑。田,獵也。翳桑,桑之多蔭翳者。首山,在河東浦板縣東南。見靈輒餓,問其病,曰:「不食三日矣。」食之,舍其半。問之,曰:「宦三年矣,宦,學也。未知母之存否。今近焉,去家近。請以遺之。」使盡之,而為之簞食與肉,簞,笥也。置諸橐以與之。既而與為公介,靈輒為公甲士。倒戟以御公徒而免之。問其故,對曰:「翳桑之餓人也。」問其名居,問所居。不告而退。不望報也。遂自亡也。輒亦去。

又曰:諸侯之師次於鄭西,我師次於督楊,不敢過鄭。督楊,鄭地。子叔聲伯使叔孫豹請逆於晉師,為食於鄭郊,師逆以至。聲伯戒叔孫以必須所遞晉師至乃食。聲伯四日不食以待之。食使者,使者,豹之介。而後食。言其忠也。

又曰:晉侯合諸侯,楊干亂行,魏絳戮其仆。晉侯以絳為能以刑佐民矣,反役,與之禮食,使佐新軍。群臣族會禮食也。

又曰:衛獻公戒孫文子、寧惠子食。勸戒二子欲共燕食。皆服而朝,日旰不召,而射鴻於囿。二子從之,不釋皮冠而與之言,二子怒。

又曰:魏獻子為政,以魏戊為梗楊大夫。梗楊人有獄,魏戊不能斷,以獄上。上魏子也。其大宗賂以女樂,訟者之大宗。魏子將受之。戊謂閻沒、汝寬二人魏子大夫。曰:「主以不賄聞於諸侯。若受梗楊人,賄莫甚焉!吾子必諫!」皆許諾。退朝,待於廷。魏子朝君退,而待於魏子之庭。饋入,召之。召大夫食。比置,三嘆。既食,使坐。魏子曰:「吾聞諸伯叔,諺曰:唯食忘憂。吾子置食之間三嘆,何也?」同辭而對曰:「或賜二小人酒,不夕食。或,他人也。言飢甚也。饋之始至,恐其不足,是以嘆。中置,自咎曰:豈將軍食之而有不足?是以再嘆。及饋之畢,願以小人之腹為君子之心,屬厭而已。」屬,足。小人腹飽知足也。言君子之心厭宜亦然。獻子辭梗楊人。

又曰:叔孫穆子食慶封,慶封泛祭。有餘,示有所先也。泛祭,遠散所祭不共。穆子不說,使工為之誦《茅鴟》。工,樂師。《芋鴟》,逸師,刺不敬。亦不知。

又曰:晉悼夫人食輿人之城杞者。與,眾也。城祀在往年。絳縣人或年長矣,無子而往與於食。

又曰:華亥與其妻,必盥而食所質公子者,後食公與夫人。每日必適華氏食公子而後歸。

又曰:昔闔廬在國,天有災厲,親巡孤寡,而共其乏困。在軍熟食者,分而後敢食。必須軍士皆分熟食,不敢先食。分猶遍也。其所嘗者,卒乘與焉。所嘗,甘珍,非常食。

又曰:衛侯為虎幄於藉圃,於藉田之圃新造幄幕,以虎獸為飾。成,求令名者而與之始食焉。太子請使良夫,以良夫應為令名。良夫乘衷甸兩牡,衷甸,一轅,卿車。紫衣狐裘,紫衣,君服。至袒喪不釋劍而食。食而熱,故偏袒,亦不敬。太子使牽以退,數之以三罪,而殺之。

又曰:左師每食擊锺。聞锺聲,公曰:「夫子將食。」

《詩》曰:民之失德,干飠侯以愆。飠侯,食也。《箋》云:德言過乎。

又曰:民之質矣,日用飲食。質,成。

又《生民》曰:克歧克嶷,以就口食。

《韓詩外傳》曰:子夏過曾子,食之。子夏曰:「不為公費乎?」曾子曰:「有三費,飲食不在其中。少而學,長而志之,一費;事君而輕負,二費;久交中絕,三費。」

《舜典》曰:咨十有二牧,曰食哉惟時。王肅注曰:食哉者,所以重之也。

又《洪范》曰:八政:一曰食。

又曰:惟辟玉食。孔安國曰:玉食,美食。

《周書》曰:甘食美衣便長貧。 《尚書大傳》曰:八政何以先食?食者,萬物之始,人之所本者也。

《易》曰:云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燕樂。需,飲食之道也。九五,需於酒食,貞吉。

又曰:「噬嗑」,食也。頤中有物,曰:「噬嗑」。

又曰:山下有雷,頤,君子慎言語,節飲食。

《論語》曰:一簞食,一瓢飲,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又曰:齊必變食,居必遷坐。食不厭精,膾不厭細。肉雖多,不使勝食氣。食不語,寢不言。雖蔬食菜羹,瓜祭必齋如也。

史記》曰:張蒼嘗被刑,王陵救免之。蒼常德陵。後為丞相,洗沐常先朝陵,夫人上食,然後敢歸家。

又曰:韓信從下鄉南昌亭長寄食,數月,亭長患之,乃晨炊蓐食,時信往,不為具食。信亦知其意,怒,竟絕去。乃釣城下,一漂母飯信,竟漂數十日。信喜,謂漂母曰:「吾必有以重報母!」母怒曰:「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孫而進食,豈望報乎!」

又曰:景帝居禁中,召條侯周亞夫賜食,獨置大胾,無切肉,又不置箸。條侯心不平,顧謂尚席取著。景帝視而笑曰:「此不足君所食乎?」條侯免冠謝。

又曰:東方朔,詔賜之食於前。飯已,盡懷其餘肉持去,衣盡污。

《古史考》曰:始有燔炙,人裹肉燒之,曰炮,故食取名焉。及神農時,民食谷,釋米加於燒石之上而食。及黃帝,始有釜甑,火食之道成。

《戰國策》曰:蘇秦之楚,三月乃得見王。談卒,辭行。楚王曰:「先生不遠千里而臨寡人,曾弗肯留,願聞其說。」對曰:「楚國食貴於玉,薪貴於桂,謁者難見於鬼,王難見於帝。今令臣食玉炊桂,因鬼見帝,其可得乎?」

漢書》曰:陸賈勸陳平與太尉絳侯和,以謀諸呂。平乃以奴婢百人,車馬五千乘,錢五百萬,遺賈為飲食資。

又曰:萬石君,時賜侯食於家,必稽首俯伏而食,如在上前。子孫有過,對案不食。

又曰:有司劾竇嬰矯先帝詔棄市。嬰陽病不食,欲死。或聞上無意殺嬰,復食也。

又曰:昌邑王在喪,詔太官上乘輿,食如故。食監奏:「未釋服,未可御故食也。」

又曰:鮑宣上書曰:「陛下擢臣岩穴,誠冀有益毫毛,豈徒欲臣美食大官,重高門之地哉?」晉灼曰:高門,殿名也。

又曰:太師孔光,聖人之後,先師之子,德行純淑,賜飧十七物。服虔曰:食具十七動物也。

《續漢書》曰:靈帝數游於西園,令後宮釆女為客舍主。身為商賈,行至客舍,釆女下酒,因共飲食。

《東觀漢記》曰:光武過鄧營禹,進禹炙魚,上大餐啖。百姓聚觀,皆言:「劉公真天人也!」

又曰:汝郁,字叔異,陳國人。年五歲,母疾,不能飲食,郁亦不肯食。宗親共奇之,因名曰異。

又曰:趙孝,字長平。建武初,天下新定,谷食尚少。孝得谷,炊熟,令弟禮夫妻使出。比還,孝夫妻共茹蔬菜,禮夫妻來歸,告言已食,輒獨飯之。積久,禮心怪疑,後掩伺見之,亦不肯後出,遂共蔬食。兄弟怡怡,鄉里歸德。

又曰:梁鴻少孤,以幼童詣太學受業,治《詩》、《禮》、《春秋》。常獨止,不與人同食。

又曰:明德皇后既處椒房,太官上飯,累肴膳備副,重加幕覆,輒撤去,譴敕令與諸舍相望也。

謝承《後漢書》曰:茅容,字季偉,陳留人。與等輩避西樹下,眾皆箕踞相對,容危坐愈恭。郭林宗見而奇之,共與言,因請寓宿。旦日,容殺雞為黍,林宗謂為己設。既而以供其母,自以菜蔬與林宗同飯。林宗起拜之,曰:「卿賢乎哉!」因勸令學,卒以成德也。

又曰:董宣為洛陽令,殺胡陽公主奴。帝怒,欲殺宣,後原之。敕令詣太官賜食。宣受詔出,飯盡,覆杯食按上。太官以狀聞,上問宣,宣對曰:「臣食不敢遺余,如奉職不敢遺力。」

又曰:帝憫竇融年衰,遣中常侍中謁者,即其臥內,強進酒食。

又曰:趙咨,躬率子孫,耕農為養。盜嘗夜往劫之,咨恐母驚懼,乃先至門迎盜,因請為設食,謝曰:「老母八十,疾病須養,居貧,朝夕無儲,乞少置衣糧。妻子物余一無請。」盜皆慚嘆,跪而辭曰:「所犯無狀,干暴賢者。」言畢奔出。咨追,以物與之。由此益知名。

又曰:郅元義父伯考,為尚書僕射。元義還鄉里,妻留事姑甚謹。姑憎之,幽閉空室,節其飲食,羸困。妻終無怨言。後伯考怪而問之,時義子朗年數歲,言:「母不病,但苦飢耳。」

又曰:韓卓,字子助。臘日,奴竊食祭其先,卓義而免之。

又曰:延熹末,黨事將作。袁閎遂散發絕代,欲投跡深林。以母老不宜遠遁,乃筑土室,四周於庭,不為戶,自牖納飲食而已。

《魏志》曰:典韋好酒食,飲啖兼人。每賜食於前,大飲長啜,左右相屬,人益乃供,太祖壯之。

又曰:漢末,中常侍唐衡弟為京兆虎牙都尉,入謁尹。尹欲修主人,敕外為市買。功曹趙息啟云:「衡、悺子弟來為虎牙,非德選!不足為特酤買,宜隨中舍菜食而已。」

《魏志》曰:文帝為太后弟康起第成,太后至第,請諸家外親,設下廚無異膳,太后左右菜食粟飯無魚肉,其儉約如此也。

又曰:扈累者,嘉平中,年八十九歲,若六七十者。縣官以孤老,日給廩五升。五升不足食,頗行佣作以裨之,糧盡復出,人與不取,食不求美,衣弊故。後一二年病亡。

又曰:諸葛亮出斜谷,與司馬宣王對壘。宣王見亮使,惟問其寢食,及其事之繁簡戎事。使對曰:「諸葛公夙興夜寐,二十罰已上,皆親覽焉。所啖食不至數升。」宣王曰:「亮體斃矣,其能久乎!」

又曰:沐并,字德信,河間人也。少孤苦。袁紹父子時始為吏,名有志介。嘗過姊,為殺雞炊黍,而不留也。正始中,為三府長史。時吳使朱然、諸葛瑾攻圍樊城,遣舡兵於峴山東斫材。牂牁人兵作食,有先熟者呼後熟者,言「其食來」,後熟者答言「不也」。呼者曰:「欲作沐德信耶?」其名流布播於異域如此。雖自華夏,不知者以為前世人。

《江表傳》曰:南陽樊伷為武昌部從事,誘導諸夷叛屬劉備。孫權召問潘浚,浚曰:「以五千兵往,足擒矣!」权曰:「卿何以輕之?」浚曰:「伷昔為州人設饌,比至日中,食不可得,而十餘自起。此亦侏儒觀一節之驗!」权即遣將五千兵往,果平武昌。

《吳志》曰:步騭,字子出。世亂,避難江東,單身窮困。與廣陵衛旌同年相善,俱以種瓜自給,晝勤四體,夜誦經傳。會稽焦徵羌,郡之豪族,人客放縱。騭與旌寄食其地,懼為所侵,乃共修刺奉瓜以奏徵羌。方內臥,駐之移時。旌欲去,騭止之,曰:「本所以來,畏其強也。今舍去,欲以為高,祗怨耳。」良久,徵羌開牖見之,身隱几,坐帳中,設席致地,坐騭、旌於牖外。旌愈恥之,騭辭色自若。徵羌身自亨大案,肴膳重沓,而小槃飯與騭、旌,惟菜茹而已。旌不能食,騭極飯致飽乃辭出。旌怒騭曰:「能忍此乎!」騭曰:「吾等貧賤,是以主人以貧賤遇之,固其宜也,當何所恥?」

《蜀志》曰:漢獻帝舅車騎將軍董承,辭帝,受帝衣帶中密詔當誅曹公。先主是時與曹公從容,曹公謂先主曰:「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數也!」先主食失匕箸。

又曰:關羽嘗為流矢所中,貫其左臂。後瘡雖愈,每陰雨痛。醫曰:「矢鏃有毒,毒入於骨。當破臂作瘡,刮骨去毒,然後此患乃除耳。」關羽便伸臂,令醫鑿之。時羽適請諸將,飲食相對,臂血流離,盈於槃器。而羽割炙引酒,言笑自若。

 飲食部四 ↑返回頂部 飲食部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