咎徵部一 太平御覽
卷八百七十五.咎徵部二
咎徵部三 

五星编辑

京氏《易五星占》曰:歲星失度何?人君不仁,春殺無辜,則歲星失度;其救也,慈仁敬讓,廣恩惠施,無犯四時,則歲星承度。熒惑失度何?人君內無禮法,輕薄房室,外行慢易,斂奪民財,則熒惑失度;其救也,爵賢位德,養幼廩孤,命樂師,趣{革兆}鼓,合歡欣,熒惑還度,天心得矣。太白失度何?人君薄恩尾,懦弱不勝任,則太白失度;其救也,舉有義,任威用武,則太白復,兵氣消矣。鎮星失度何?人君內無仁義,外多華飾,則鎮星失度;其救也,治社稷,修明堂,近方直之人,此災自消也。辰星失度何?人君內無仁義,外多華飾,則辰星失度;其救也,明刑慎罰,審法必中。

《尚書考靈耀》曰:白經天,水決江。白,太白也。金為水宗,故多水也。

《春秋玄命苞》曰:肽、畢間為天街,日月星以出入。熒惑守之,道不通,天下危。

又曰:卷舌主口語,熒惑臨之,下多亂謀。國君以口舌之害起寇。

又曰:熒惑守軒轅,貴妾爭。

又曰:熒惑守宮室,群妃斗。

《漢書·天文志》曰:五星所行,合散犯守、曆陵斗蝕、彗孛飛流,皆陰之精,本於地而發於天也。孟康曰:合,同居也。散,謂五星有變,則其精散為妖星也。犯,七寸之內,光芒相及。陵,相冒過也。蝕,星月相陵,不見者旁,日食也。韋昭曰:白自下往觸之曰犯。居其旁曰守。經之為曆。相擊為斗。張晏曰:彗,所以除舊布新也。孛氣似彗。飛流,謂飛星流星也。孟康曰:飛,絕跡而去之。流,光跡相連也。

又曰:孝昭始玄中,太白入太微,西藩第一星北出,東藩第一星北東下去。太微者,天庭也。太白行其中,宮門當閉,大將被甲兵,邪臣伏誅。後有流星,下燕萬載宮極,東去。李奇曰:極,屋梁也。三輔名為極也。法曰:「國恐有誅。」其後左將軍上官桀、驃騎將軍安與長公主、燕刺王謀主亂,咸伏誅。

又曰:建始四年七月,熒惑逾歲星,居其東北半寸所,如連李。時歲星在關星西四尺所,熒惑初從畢口大星東北往,數日至,往疾去遲。占曰:「熒惑與歲星斗,有病君、飢歲。」其後旱傷麥,民食榆皮。訶平二年十月壬申,太皇太后避時昆明東觀。

又曰:綏和二年春,熒惑守心。丞相翟方進欲塞災異自殺。

客星编辑

《左傳》曰:昭十年,春,王正月,有星出於婺女。客星也。鄭裨竈言於子產曰:「七月戊子,晉侯將死。今玆歲在顓頊之虛,歲,歲星也。顓頊之虛,謂玄枵。姜氏、任氏實守其地,居其維首,而有妖星焉,告邑姜也。客星居玄枵之維首。邑姜,齊太公女,晉唐叔之母。星占:婺女為既嫁之女,織女為處女。邑姜,齊之既嫁女。妖星在婺女,齊得歲,故知禍歸邑姜。邑姜,晉之妣也。天以七紀,二十八宿面七。戊子,逢公以登,星斯於是乎出,逢公,殷諸侯居齊地者。逢公將死,妖星出婺女,時非歲星所在,故齊自當禍,而以戊子日卒。吾是以譏之。」至時,晉平公卒。

漢書》曰:玄帝初玄玄年四月,客星大如瓜,色青白,在南斗第二星東可四尺。占曰:「為水飢。」其月渤海水大溢;六月關東大飢,民多飢死;琅邪人相食。二年五月,客星見昴分,居卷舌東可五尺,青白色,炎長三寸。占曰:「天下有妄言者。」其十二月,鉅鹿都尉謝君男詐為神人,論死。

《後漢書·天文志》曰:孝安永初四年六月甲子,客星大如李,蒼白,芒氣長二尺,西南指上階。星,上階為三公。後太尉張、禹、司空張敏免官。

又曰:中平五年六月丁卯,客星如三升碗,出貫索,西南行入天市,至尾而消。占曰:「客星入天市,為貴人喪。」

謝承《後漢書》曰:吳郡周敞,師事京房。為趙顯所譖,謂敞曰:「吾死後三十日,客星必出天市,即吾無辜也。」死後果如言。

编辑

《左傳》曰:文十四年,有星孛入於北斗。周內史叔服曰:「不出七年,宋、齊、晉之君皆將死亂。」

又曰:昭十七年冬,有星孛於大辰,西及漢。申須曰:「彗,所以除舊布新也。天事恆像,今除於火,火出必布焉,諸侯其有火災乎?梓慎曰:「往年吾見之,是其徵也,火出而見。今玆火出而章,必火入而伏。其居火也久矣,其與不然乎!火出,於夏為三月,於商為四月,於周為五月。夏數得天,若火作,其四國當之,六物之占,在宋衛鄭陳乎?宋,大辰之虛也;陳,大皥之虛也;鄭,祝融之虛也。皆火房也。星孛及漢,漢,水祥也。衛,顓頊之虛也,故為帝丘,其星為大水。水,火之牡也,其以丙子若壬午作乎?水火所以合也。若火入而伏,必以壬午,不過其見之月。」鄭裨竈言於子產曰:「宋衛陳鄭,將同日火,若我用瓘瓚玉瓚,鄭必不火。」鐘產弗與。後四國皆火。

《春秋孔演圖》曰:海精死,彗星出;宋均注曰:海精,鯨魚。彗星出則國樞橛。

《春秋考異郵》曰:鯨魚死,彗星合。宋均注曰:鯨魚陰物,生於水。今出而死,是時有兵相殺之祥也,故天應之以妖彗也。

《春秋合誠圖》曰:赤彗,火精,如火,曜長七尺。

《孝經鈎免》曰:周襄王不能事其母弟,彗入斗,亡其度。

《孝經內記》曰:彗星入北斗,禍大起;在三台,臣害君;在太微,君害臣;在天獄,諸侯作禍。彗行所指,其國大惡。彗在月中者,君有德,天下欣心,大丰盛。

《爾雅》曰:彗星為楚緘切。槍。楚庚切。

《河圖帝通紀》曰:彗星者,天之旗。

《河圖稽耀鈎》曰:五星散為五色之彗。

《戰國策》曰:唐睢謂秦王曰:「專諸刺王僚,彗星襲月。」

史記》曰:秦始皇十五年,彗星四見,大者八十日,長或竟天。其後秦遂滅六王,并中國,外攘四夷,死人如麻。

漢書》曰:建玄六年,彗星見。淮南王心怪之,以為上無太子,天下有變, 諸侯并爭,愈益治攻戰具,遂謀反。 又曰:哀帝建平二年二月,彗星出牽牛,日月五星所從起。曆數之玄,三正之始,彗而出之,改更之像也。其後卒有王枚蕆國之禍。

《後漢書》曰:獻帝建安二十三年正月,孛星晨見東方二十餘日,夕出西方。紀曆五車、東井、五諸侯、文昌、軒轅,入太微,指帝坐。占曰除舊布新之像。

《后漢書·天文志》曰:王莽地皇三年十一月,有孛星於張,東南行,五日不見。孛星者,惡氣所生,為亂兵;又參然孛焉,兵之類也,故名之曰孛。孛之為名,猶有所傷害,有所妨蔽。或謂之彗星,所以除穢而布新也。張為周地,星孛於張,東南行,即翼、軫之分,翼為楚,楚地將有兵亂。後一年正月,光武起兵舂陵,都雒,居周地,除穢布新之像也。

又曰:孝明永平三年,六月丁卯,彗星出天舡北,長二尺所,稍北行,百三十五日。韌嶼舡為水,彗星出之為大水。是歲伊雒水溢,到津城門,壞伊橋,郡七、縣三十二皆大水。

又曰:永和六年,二月丁巳,彗星見東方,長六七尺,色青白,西南指營室,及墳墓。營室者,天子常宮,墳墓主死。彗星砌獰向營室,至墳墓,不出五六年,天下有大喪。

又曰:光和玄年八月,彗星出亢池,入天市中,長數尺,稍長至五六丈,赤色,經歷十餘宿,八十餘日,乃消於天苑中,彗除天市,將徙帝,將易都。至初平玄年,獻帝遷都長安。

又曰:孝獻建安九年十月,有星孛於東井與鬼魁,入軒轅太微。十一年正月,有孛於斗,首在斗中,尾貫紫宮,及北辰。占曰:「彗掃太微、紫宮,人主易位。」其後魏文帝受禪。十二月辛卯,有星孛於鶉尾,荊州分也。時荊州牧劉表專據荊州,從事周群以為荊州牧將死而失士。明年秋,表卒,以小子琮自代。曹公將攻荊州,琮懼,舉軍詣公降。

《晏子春秋》曰:景公謂晏子曰:「彗星向吾國,我是以悲。」晏子曰:「君穿池欲深廣,為台欲高大,誅戮如仇讎,孛又將至,彗星容可拒乎?」懼,緩刑罰。三十七日彗去。

《尉繚子》曰:昔楚將軍子心與齊人戰,未合,夜彗星出,柄在齊,所在勝,不可擊。子心曰:「彗星何知!」明日與齊人戰大破之。

《淮南子》曰:鯨魚死而彗星出。

天狗编辑

《占》曰:狗者,守御之類;天狗所降,以戒守御也。出入無時,下則有伏尸流血。其流星墜地有聲,野雉皆鳴,或群狗皆吠,或流散化為雲。一曰:流星有聲如雷,下地中,一曰:無雲而雷。一曰:星赤白有光,下地為狗,狗無足。一曰:如火光炎衡天,其上{公上瓦下}下地如數頃田。一曰:大流星,其有光,見人而墜,尾有足。一曰:星狀如奔星,有聲,望之如火。一曰:其色白,其熒熒如遺火狀。皆曰天狗。天狗所下之處,萬人伏尸,狗食血;戍下之邑,大兵起,國易攻,人相食,千里流血,四方相射,破軍殺將,兵喪并起,國破滅已。

《河圖稽耀鈎》曰:太白散為天狗,主候兵。

《洪範五行傳》曰:七國植跌戰於梁地,故天狗先降梁壘,見以其像也。狗者,守御之類也,所降以戒守御也。

史記》曰:秦孝公十二年,星晝墜有聲。至十七年,秦、韓大戰,擒晉惠王。

又《天官書》曰:天狗,狀大如奔星,有聲。其止地類狗,地望之如火光,炎炎撤覦,其下圓如數頃田,處上甕見則有黃色。千里破軍殺將。《洪範五行傳》同。

《漢書·天文志》曰:孝昭玄平玄年二月乙酉,祥雲如狗,赤色,長尾,三枚,夾漢西行。

《漢書星行占》曰:太白散為天狗,為卒起。卒起,枷無時。四月,昌邑王賀行淫僻,大將軍霍光白皇太后廢賀。

又曰:成帝緩和玄年四月,日晡時,天有星,殷如雷聲,有流星如缶,長十餘丈,皎然赤白,從日下東南去,或如盂,或如雞子,熠熠如雨,下至地止。郡國皆言星隕為王者失勢、諸侯起怖戤異。其後王莽專政篡位。

又曰:哀帝建平玄年正月,日出時,有物著天,白,廣如一匹布,長四丈餘,西南行,聲如雷,一刻止,名曰天狗。

《後漢書》曰:光武建武十一年春,有流星大如日,從太微出,入北斗魁中第六星,色白,旁有小星射者十餘枚,後有聲如雷,頃止。斗魁主殺伐,是年吳漢、臧宮破公孫述於成都。十二年春,有大星如缶,出柳,西南行入弧。將滅時分為十餘段,如遺火狀。須臾,有聲殷殷如雷。柳為周,弧為秦蜀。是年,使大司馬吳漢從洛陽發南陽卒,溯江而上,擊蜀白帝公孫述數萬人。

又曰:中玄玄年冬,有大流星從西南向東北行,有聲如雷。其年中郎將竇固將西征。

又曰:順帝永和三年,有流星大如斗,從西北東行,長八九尺,赤黃,有聲隆隆如雷。是時,大將軍梁商與常侍張逵、曹騰、孟賁等爭權,矯制收騰。順帝寤,逵等奔走,或自刺,或解貂蟬投草中。逃亡之應。

《漢獻帝春秋》曰:初平四年六月,流星起織女,東南行天市中。蛇行有尾,長七八丈,色赤照地。又流星如斛,長六七丈,小者六七枚隨之,光照地。又流星西北行,有聲如雷,望之如火,照地。是曰天狗。

《晉書》曰:惠帝永興玄年七月,流星,有聲。二年,又有星隕,有聲。後二年,懷帝、愍帝蒙塵,劉玄海、石勒攻掠,遂亡中夏。

又曰:懷帝永嘉玄年,有大流星如日,自南流於東北,小者如斗相隨。天盡赤,有聲如雷。是年汲桑煞東燕王騰。明年,劉玄海僭號。

又曰:穆帝永和十年,流星大如斗,色赤黃,出織女,沒造父,有聲如雷。其年慕容俊據臨漳,諸將奔散。

又曰:海西公大和四年十月,有大流星西下,有聲如雷。明年,廣漢妖賊李弘反,自稱聖王。又慕容暐克鄴,盡有其地。明年,桓溫廢帝。

又曰:孝武太玄十三年,天狗東北下,有聲。占曰:此交戰流血。是後慕容垂、翟遼、姚萇、符登、慕容永并阻兵爭強。

《宋書》曰:後廢帝玄徽五年四月,星隕於東南,有聲如雷。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後趙石勒建平四年,有流星大如尾,足形,自北極西南流,五十餘丈,光明燭地,墜於河,聲聞九百餘里。其年,石勒死,而季龍殺勒諸子而篡位。

《隋書》曰:北齊孝昭皇建二年十月,天狗下於山。於其下講武厭之,帝將至,有兔驚馬,帝肥,墜馬而死。

又曰:武成清河三年春,天狗南流,下宋地彭城。其年,妖人反於鄴,入北城,劫太師彭王氵攸為主,氵攸不從,見害。

又曰:周宣王大像玄年五月,有流星大如二斗器,云從太微端門流入,有聲如翻旗。其月,靜帝立,隋公楊堅專政,俄而禪位。

又曰:靜帝大定玄年七月,有大流星如斗,出五車,東北流,光明燭地。是月,趙王招越王盛以謀執政,被誅。

又曰:隋煬帝大業十二年八月,夜有大流星如斗,出王良閣道,聲如頹牆。其日又有大流星如甕,出羽林,有聲。明年,帝幸江都,天下大亂。

《山海經》曰:金門之山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者有兵。郭璞注曰:《周書》:「天狗所止地,須臾,光飛天為流星,長數十丈,其疾如風,聲如雷,走如電光。」吳楚七國反時吠過梁野。

《兵書》曰:兩敵相望,其雲氣如牛馬狀,頭低尾仰,曰天狗。勿與戰也。

枉矢编辑

《河圖稽耀鈎》曰:辰星散為枉矢,流所射,可誅。

《河圖》曰:枉矢東流,天下恐。

《尚書運授期》曰:白帝擲晡,六十四世,其亡也,枉矢射參。

《尚書中候》曰:夏桀無道,枉矢射。

《洪範五行傳》曰:枉矢者,弓矢之像也。枉矢之所觸,天下之所伐,滅亡之象也。

《春秋運斗樞》曰:黃帝行失樞,則枉矢出射所謀。謀易失樞之王,故以枉矢射之。

《春秋潛潭巴》曰:枉矢出,臣不忠。

又曰:枉矢或南或北,無聚眾,伐戰國。

《論語摘輔像》曰:虛王反度枉矢合。

《史記·天官書》曰:枉矢,類大流星,蛇行而蒼黑,望之如有毛羽。

又曰:項羽救鉅鹿,枉矢西流,山東遂合從,西坑秦人,屠咸陽。

《說苑》曰:秦二世立,枉矢夜光。俄而天下大亂,二世被殺。

《晉書》曰:武帝玄康四年,枉矢北行竟天。次年,夜,枉矢自北斗魁東南行。占曰:「以亂伐亂。」北斗主殺伐。是後趙脫凶殺司空張華,廢賈后。終自屠滅。

又曰:太熙玄年,有枉矢西南流。懷帝永嘉四年,劉聰嘉平三年,星起牽牛,委曲蛇行,入紫宮,其光照地。其年,帝為劉聰所害。後三年,聰死國亡。

又曰:愍帝建興三年,枉矢自文昌北流,至斗東,如一匹布,絳,蛇行,有手足,因變為雲氣,如人像,二臂一足。至五年,北平人吳祚聚眾千人,立沙門為天子。四年,帝降劉曜。

又曰:玄帝大興三年,枉矢出虛、危,沒翼。大寧二年,王敦殺譙王承及甘卓。

又曰:穆帝平二年,枉矢自東南流於西北,其長半天。時所在擁兵,政非己出。

《隋書》曰:齊昏侯永光三年春,枉矢晝見西方,長十餘丈。其年梁武舉兵,東昏遇害。

又曰:隋煬帝大業十二年,枉矢二出北斗魁,委曲蛇行,注於南斗。後二年,宇文化及於江都僭號許,王世充於東都殺恭帝,僭號鄭。

蚩尤旗编辑

《河圖稽燿鈎》曰:熒惑散為蚩尤旗,主惑亂。《河圖提劉子》曰:帝將怒,蚩尤出乎四野。

《史記曰·天官書》曰:蚩尤之旗,類彗而後曲象旗,見則王者征伐四方。

《魏志》曰:嘉平四年六月,持節奉法駕迎高貴鄉公於玄城,是歲白氣經天。大將軍司馬景王問王肅其故,肅曰:「杆蚩尤之旗也,東南其有亂乎?君若修己以安百姓,則天下樂安者歸德,倡亂者先亡矣。」明年,鎮東將軍毋丘儉、揚州刺史文欽果反。

《皇覽·冢墓記》曰:蚩尤冢在東郡壽張縣闕鄉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祠之。有赤氣出如絳,名為蚩尤旗。

獄漢编辑

《河圖稽耀鈎》曰:填星散為獄漢。

《春秋合誠圖》曰:獄漢主逐王。獄漢,填星精所為。

《史記·天官書》曰:獄漢星,孟康曰:青中赤下,有三彗縱橫,亦鎮星之精,一名威漢也。出正北,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察擲晷青。所出非其方,其下有兵沖不利。

五殘编辑

《河圖稽耀鈎》曰:鎮星散為五殘,主奔亡。

《春秋合誠圖》曰:五殘主出亡。

《春秋考異郵》曰:五殘,類辰星,有角,見則政在伯。

《史記·天官書》曰:五殘星,出正東,東方之野,星狀類辰星,去地可五六七丈。所出非其方,其下有兵,沖不利。

《山海經》曰:西王母是司天之五殘。

國皇编辑

《河圖稽耀鈎》曰:歲星之精流為國皇,主內難。

《春秋考異郵》曰:國皇,大而赤,類南極,見則兵起,天下急。宋均注曰:南極,老人星也。

《后漢書·天文志》曰:靈帝光和中,國皇見東南角,去地一二丈,如炬火,十餘日。占曰:「國皇為內亂,外兵喪。」其後黃巾張角、何進、袁紹、董卓亂,燔燒宮室,遷西京。

格澤编辑

《廣雅》曰:格澤,妖氣。

《史記·天官書》曰:格澤星者,如炎火之狀,黃白,起地而上,下大上兌。其見,不種而獲,不有土功,必有大咎。

旬始编辑

《河圖稽耀鈎》曰:填星散為旬始,主招橫。

《春秋合誠圖》曰:旬始主爭兵。

《春秋考異郵》曰:旬始照,其下必有滅主。

《廣雅》曰:旬始,妖氣也。

《史記·天官書》曰:旬始出於北斗旁,狀如雄雞,其色青黑,像伏鱉。

《楚辭·遠游》曰:重陽入帝宮兮,造旬始而觀清都。

司馬相如《大人賦》曰:重旬始以為慘。孟康曰:旬始,氣,如雄雞,在北斗旁,懸如葆卜,以為十二旒。慘,音所御切。

營頭编辑

《占》曰:流星晝行,亡君之戒。一曰:流星晝名營頭,營頭而下,流血滂滂。一曰:有雲如壞山墮,所謂營頭之星。其所墮,復軍流血。

《后漢書·天文志》曰:王莽地皇四年,遣王尋、王邑將兵至昆陽,圍城數重。晝有雲氣,如壞山墮軍上,軍人皆厭,所謂營頭之星也。占曰:「營頭之所墮,其下復軍流血三千里。」是時,光武將兵數千人赴救昆陽,擊賭瞢。會天大風,飛屋瓦,雨如注水,賭瞢亂敗,死者數萬人。

《晉書》曰:惠帝太安二年,星晝流,矢北下,光變白,有聲如雷。占曰:「為營首,營首所在,其下有大亂流血。」

又曰:穆帝永和八年,日未入,有流星大如三斗魁,從辰已上東南行,在箕斗間。占曰:「營首之下,流血滂沱。」是年,慕容俊稱大燕,攻伐無已。

编辑

《詩推度災》曰:逆天地,絕人倫,則天漢滅見。

《史記·天官書》曰:漢者,金之散氣,蒲熬曰十漢,中星多則水少,即旱。

《竹書紀年》曰:晉定公六年,漢不見於天。

蓬星编辑

《漢書·天文志》曰:孝景中三年六月壬戌,蓬星見西南,在房南,大如二升器,色白;癸亥,在心東北;甲子,在尾北;丁卯,在箕北。近漢稍小,且去時大如桃,壬申去,凡十日。占曰:「蓬星出,必有亂臣。」房心間,天子宮也。是時梁王欲為漢嗣,使人殺漢諍臣袁盎。

《晉中興書》曰:太玄二十年九月,有蓬星如粉絮,東行曆女、虛危,及哭星。

 咎徵部一 ↑返回頂部 咎徵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