咎徵部四 太平御覽
卷八百七十八.咎徵部五
咎徵部六 

编辑

《左傳》曰:昭公四年正月,大雪。劉向以為昭公娶吳,婚於同姓。董仲舒以為季孫宿專政,陰氣盛也。

漢書》曰:武帝時,十二月,大雨雪,人凍死。時衡山王謀反,廢而殺之。

又曰:玄帝時,十一月,齊楚大雪,深五尺。時石顯陷魏郡,太守京房殺之。

又曰:王莽天鳳中,地震,大雨雪,深一丈,竹柏枯死。其年,琅琊女子呂母為子報仇,黨至數萬,時天下大亂,飢。

《晉書》曰:吳孫權時,正月,大雨雪,平地三尺,鳥獸死者大半。將軍全琮於淮南,戰死者數十萬。

又曰:孫亮時,春,大雨雪,震電。既雷,則雪不當復降。而亮見廢。

《宋書》曰:孝武帝時,大雪,平地二尺。明年,虜侵冀州。

《後魏書》曰:世祖太平真君八年,北鎮大雪,人畜凍死。時召肯急,司徒崔浩濫被誅。

不時雪编辑

《左傳》曰:桓公八年八月,雨雪。劉向以為夫人有淫行,將弒之像。桓公不覺,與夫人如齊而弒死。雪,又雨之陰,出非其時,迫近像,陰氣盛也。

《易通卦驗》曰:乾得坎之蹇,則夏雨雪。

《詩推度災》曰:逆天地,絕人倫,則夏雨雪。

京房曰:夏雨雪,臣為亂。 《漢書》曰:文帝時,六月大雨雪。後二年,淮南王長謀反,遷蜀道,死。

又曰:武帝時,三月雨雪,平地厚五尺。是歲,御史大夫張湯有罪自殺。丞相翟嚴青坐與三長史棄市。

又曰:成帝陽朔四年,四月雨雪,燕雀死。後二年,許皇后廢。

《晉書》曰:武帝時,大雪。其年吳將步闡敗,死傷甚眾。后又八月大雪,折木。

又曰:穆帝時,八月大雪,人馬凍死。時政由臣下。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前涼張祚和平玄年,大會,黑風冥暗,五月雨雪,行人凍死。祚廣徵兵三十餘道,入擊南山諸種,時入千里。張掖人王鸞上書諫言:「軍不可行,行有大變。」祚怒,以為妖言,斬之。祚與嚴展、吳綽升飛鸞觀,徵虜趙長、校尉張璹入謙光殿,拜張玄靜為主,咸稱萬歲。祚愕然便下曰:「欲殺我耶?」長曰:「然。」遂刺祚,傷額,殺之。

又曰:後蜀李雄以晉咸康六年八月死。其日宮內積雪,自外則否。

《石虎鄴中記》曰:虎以五月發五百里內萬人營華林苑。至八月,天暴雨雪,雪深三尺,作者凍死數千人。太史奏:作役非時,天降此變。虎誅起部尚書朱軌以塞天災。

《廣五行記》曰:梁武帝時,三月大雪,平地三尺。時義州刺史文僧朗以州叛於魏。大同中,七月,青州雪害苗稼,交州刺史李賁舉兵僭號。

《後魏書》曰:靜帝興和年,五月大雪。時北齊神武發卒十萬筑鄴城,又有無君之心。

又曰:武定時,二月大雪,人畜凍死,道路相望。時高歡專政,帝政臨虛器。

《隋書》曰:北齊武成河清年二月,大雪連月,南北千里,平地數尺。時匈奴與周師入并州,殺掠吏人。

又曰:武成任用和士開,至後主復寵之。隴東王胡長仁,玄舅之尊,欲理政,被士開所譖,出為齊州刺史。武平二年三月,天忽降雪一尺餘。時生苗已出,雪復之,蓋壟,禾頭微萎而不世。百姓相謂曰:「禾不世,及壟凍。」長仁在齊州,密遣刺客殺士開。事發,敕遣使於齊州賜死。則「壟凍」之驗。

赤雪编辑

《晉書》曰:武帝大康七年,河陰雨赤雪二頃。

编辑

謝承《後漢書》曰:郎顗上事曰:「入歲常有霜氣,月不舒光,日不宣耀。陛下倦於萬機,政有闕也。」

《抱朴子》曰:若霜氣有圍城,或入於城,則外兵得入;若霜氣從內出,主人出戰。

京房《易傳》曰:興兵妄誅,厥災夏霜殺五穀;誅不原情,玆謂不仁,冬先雨,乃隕霜有芒角;賢聖遭害,其霜附木不入地。

《毛詩》曰:正月繁霜,我心憂傷。正月,夏之四月也。繁,多也。四月建巳,純陽用事,霜多急,恆寒苦之異,傷害萬物,故心憂也。

《春秋考異郵》曰:魯僖公即位,隕霜不殺草,李梅實。梅李,大樹,比草為貴,是君不能伐也。定公即位,隕霜不殺菽。菽者稼最強,季氏之萌。

又曰:穆公即位,仲夏霜殺草,日中不消。

《春秋命曆序》曰:桀無道,夏出霜。

《師曠占》曰:春夏一日有霜者,君父母治政大嚴,大殺,天以示之。何以言之?霜威殺萬草,坐大殺也。見變如此,宜損威殺,重人之命。

《漢書·五行志》曰:《左傳》僖公時,八月,霜不殺草。謂襄仲專權,殺嫡立庶,公室遂弱。至三十三年冬,霜不殺草。劉向以為君誅不行,舒緩之應。是時,公子遂專政,三桓繼為卿,皆為亂矣。

又曰:定公玄年八月,霜殺菽。劉向以為誅罰不由君出,在臣下之像。是時季氏逐昭公,死於外。

又曰:武帝時,四月,霜殺草木。是時天下戶口減耗。

又曰:玄帝時,三月,九月,隕霜殺稼。時弘恭、石顯專政,迫逐忠烈,進用邪佞。

又曰:王莽天鳳六年四月,霜殺草木,則專政已亂。至地皇四年秋,霜,關東人相食。馬適、王匡等起兵,群盜大亂。

《晉書》曰:武帝時,八月,霜害豆。又五月隕雪,傷穀。時大舉征吳。又五月,霜殺桑麥。時王濬大功被陷,無辜。

又曰:惠帝時,三月,霜傷木,五曰雨雹。時賈后廢愍懷太子。

《隋書》曰:梁武帝時,三月、六月,降霜殺草。時發卒拒魏,百姓勞距。

《唐書》曰:太宗貞觀初,突厥頡利可汗部落五月霜降。至四年,為僕射李靖所滅。

晝霜编辑

《隋書》曰:北齊武成時,晝霜下。其年傳位於太子緯。

编辑

京房《易飛候》曰:雹下盡樹木枝、害五穀者,君賦斂克民。

《禮記·月令》曰:仲夏行冬令,則雹凍傷穀。

《左傳》曰:昭公四年正月,大雨暴。季武子問於申丰曰:「雹可御乎?」對曰:「聖人在上無雹,雖有不為災。古者日在北陸而藏氷,西陸朝睹而出之,其出入也時。今棄而不用,雹之為災,誰能御之?」

《春秋考異郵》曰:僖公九年秋,昭三年冬,并大雨雹。時僖公專樂,齊女、綺畫、珠璣之好掩月光,陰精凝為災異。昭公事晉,陰精用密,故災。

史記》曰:周孝王七年,厲王生,冬大雹,牛馬死,江漢俱動。及孝王崩,厲王立,王室大亂。

漢書》曰:宣帝本始中,山陽、濟陽雨雹,如雞子;深二尺五寸,殺飛鳥,牛馬皆死。七月,大司馬霍禹謀反,皆伏誅。八月,霍皇后廢。成帝時,四月,襯搡雨雹,大如斧,飛鳥死。王氏專政。

又曰:王莽時,雨雹,殺牛羊。莽殺其少子咸。時天下大亂,百姓窮愁,起為盜賊。

《後漢書》曰:安帝玄初四年六月,郡國三雨雹,大如雞子,殺六畜。時鄧太后以陰盛專於陽政。

又曰:獻帝初平四年六月,扶風雨雹,大如升,殺人。時天下潰亂,曹操專政,帝臨虛器。

《吳志》曰:孫權時,雨雹。權聽讒,太子和見廢。

《晉書》曰:武帝時,五月,雹傷禾麥,壞屋。時王有大功被陷,帝不斷,陰脅陽之應。

又曰:惠帝時,六月雨雹,深三尺。時賈氏專政,遂廢愍懷太子。

又曰:玄帝時,風雹殺人。時王敦擁兵不朝,內外戒嚴。

又曰:明帝時,京都大雨暴,燕雀死。

又曰:四月大雨雹,是年蘇峻為亂。

又曰:穆帝時,六月雨雹,大如升。後四年,張祚在涼州為宋混所滅。

《宋書》曰:文帝玄嘉三十年五月,盱眙雨雹,大如雞卵。明年冬,太子劭兵亂。

《隋書》曰:梁武帝大通年四月,雹。時帝數舍身作奴,為沙門所制,陰脅陽之應。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後趙石勒時,暴風,大雨雹,震建德殿端門、襄國市西門倒,殺五人。雹起西河,大如雞子,平地三尺,窪下丈餘。行人、禽獸,死者萬數。曆千餘里,樹木摧折,禾稼蕩然。勒問徐光,光曰:「去年不禁寒食。介推,帝鄉之神也,歷代所尊,故有此災。」

又曰:石遵時,雨雹,大如盂升。立百餘日,為石鑒所殺。鑒為冉閔殺之。

《隋書》曰:陳宣帝太建二年六月,大雨雹。十年四月,又大雨雹。始興王叔陵刺後主於喪次,據痘援反,俄而伏誅。

编辑

《禮記·月令》曰:仲冬行夏令,則氣霧冥冥。霜霧之氣也,散相亂也。

《晉書》曰:成帝咸和玄年,大霧,步武不相見。會稽王道子專政之應。

《國志曆》曰:晉咸和玄年三月,霧殺桑、果。

《宋書》曰:晉安王子勛,帝子業景和年中即偽位,其日雲霧四合,旬日被殺。

《齊書》曰:武帝時,大霧竟天,如煙,入人眼鼻。後二年,皇太子死。

《後魏書》曰:靜帝武定年冬,大霧六旬,晝夜不解。明年,常侍荀濟、華山王大器及玄思僅等謀殺大將軍高洋。事泄,荀濟等并戮於市。

《隋書》曰:陳後主末年正月朔,大會群官。大霧四塞,人眼鼻辛酸。明年降隋。

《陸機別傳》曰:機被誅日,大風折木,天地霧合。

《抱朴子》曰:伊尹受戮,大霧三日。

《兵書》曰:霧四面圍城,必有兵到城下,不出其月。

黃霧编辑

《尚書中候》曰:桀為無道,地吐黃霧。

漢書》曰:成帝初即位,封舅王鳳、王根等五人關內侯。其月,黃霧四塞,終日竟夜,著地者如黃土塵,奪日光。王鳳等大懼。

又曰:王莽天鳳元年六月,黃霧四塞。其年緣邊大飢,人相食。

《晉書》曰:惠帝時,冬,黃霧四塞,六日乃止。明年,趙脫凶篡位。時朝昏兵亂,帝屢蒙塵。

又曰:明帝初,頻有黃霧四塞。時王敦害尚書刁協、僕射周顗。

又曰:穆帝時,涼州黃霧下,如塵。時張重華納譖,後年重華死,嗣子見殺。

又曰:孝武帝時,黃霧四塞。時會稽王道子專政,親近佞人。

又曰:安帝時,黃霧昏濁,不雨。時桓玄謀逆,帝返正。頻年大霧。時帝室衰微,臣下擁斃藪,土地非君之有。

《晉中興書·徵祥說》曰:大寧玄年,黃霧四塞,王敦之應。

《宋書》曰:文帝玄嘉二十九年十二月,黃霧四塞。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前涼張茂四年正月,黃霧四塞。其年茂死也。

又曰:前趙劉聰玄年十月,聰將趙固與晉車騎將軍王申相拒於延津。時黃霧晝夜,人不相見,固軍大敗。

又曰:後趙石勒建平四年,黃霧四塞,氛障蔽天。十月,大疫,死。

赤霧编辑

《春秋運斗樞》曰:血濁霧。天下小冤。血濁霧濁如血。

《後魏書》曰:世宗正始二年正月,夜,陰霧四塞,初黑後赤。又延昌玄年,黃霧蔽塞。時帝舅肇擅權,矯詔害諸王公之應。

黑霧编辑

《晉書》曰:愍帝建興二年春,霧著人如墨,連夜五日。時天下兵起。後二年,帝降劉曜。

又曰:玄帝永昌玄年十月,京師大霧,黑氣蔽天,日月無光。十一月,王敦舉兵。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前趙劉聰建玄玄年正月朔日,黑霧四塞,終日竟夜,著人如墨,五日而止。後三年,聰子粲殺其弟。

虹蜺编辑

《易通卦驗》曰:虹不時見,女謁亂公。虹者,陰陽交接之氣,陽倡陰和之像。今失節不見者,似人君心在房內,不循外事,廢禮失義,夫人淫恣而不制,故曰女謁亂公。

京房《易妖占》曰:虹出君池,若飲君井,其君無後。

《春秋潛潭巴》曰:虹五色,迭至照于宮殿,有兵革之事。

《春秋感精符》曰:九女並譌,則九虹並見。

《黃帝占軍氣訣》曰:攻城有虹,喻濂之勝。

京氏《別對災異》曰:虹蜺近日,則姦臣謀;貫日,客代主。其救也,釋安樂,試非常,正股肱,入賢良。

漢書》曰:虹蜺,陰陽之精。如淳曰:雄曰虹,雌曰蜺也。

又曰:兩虹下屬燕王旦井中飲井水竭。其後誅。

《續漢書》曰:靈帝光和玄年,有黑氣墮北宮溫殿東庭中,如車隆起,奮迅五色,有頭,長十餘丈,形似龍。上問蔡邕,對曰:「所謂天投蜺者也。不見足尾,不得稱龍。」中平元年,黃巾賊張角等起。

《東觀漢記》曰:光和中,有虹霓降嘉德殿。上引楊等入金商門崇德署,問以祥異,對曰:「天投霓,天下恐,海內亂。」

《晉書》曰:愍帝建興五年正月,帝在平陽,虹蜺弥天。其年帝為劉聦所殺。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前趙劉聦麟嘉元年時,東西赤虹經天,南有一歧。

《隋書》曰:周武帝建德五年,圍北齊後主於晉州。是夜,州城上有虹首,南向,尾入紫宮,長十餘丈。六月,晉州陷,被擒。

白虹编辑

《詩雅度災》曰:撓弱不立。邪臣蔽主,則白虹刺日。為政無常,天下疑,則蜺逆行。

《周禮·春官·眂祲》曰:掌十煇之法,以觀妖祥。七曰弥。鄭司農云:弥,白虹弥天也。玄謂弥氣貫日也。

史記》曰:鄒陽上書曰:「荊軻慕燕丹之義,白虹貫日。太子畏之。」

應劭曰:燕太子丹,秦始皇遇之無禮,丹亡去,故厚養荊軻,令刺秦王。精誠感天,白虹為之貫日。《烈士傳》曰:太子丹見虹貫日不徹,曰:「吾五事不成矣!」

漢書》曰:成帝即位,時年二十,委政諸舅,王鳳、王愔等兄弟五人遞為宰相。五人同拜封,號五侯。五侯專權,賢者屏退。京兆尹王章以直言被誅。正月,有白虹出於營室。

《後漢書》曰:唐檀,永建五年舉孝廉,除郎中。是時白虹貫日,檀因上便宜三事,陳其咎徵。書奏,乃棄官去。

《吳志》曰:諸葛恪自新城出住東興,有虹見其舡。還拜蔣陵,白虹繞其車,後遂被誅。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後趙石季龍建武六年,大旱,白虹經天。建武九年,白虹出太社,連天。至十四年,國亂。

紫蜺编辑

《太玄經》曰:紫蜺圍日,其疾不割。

 咎徵部四 ↑返回頂部 咎徵部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