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部十 太平御覽
卷八百九十九.獸部十一
獸部十二 

牛中编辑

《春秋潛潭巴》曰:宮有牛鳴,政教衰,諸侯相并。牛,兵之符也。

楊方《五經鈎沉》曰:東夷之人以牛骨占事,呈吉示凶,無徃不中。牛非含智之物,骨有若此之效。

《穆天子傳》曰:泰山,百獸之所聚也,爰有赤豹封牛。

又曰:天子大饗正、侯、諸王、七萃之士於丕衍,韓之人獻朋牛三百。

又曰:天子飲於文山,乃獻良馬駟,牥牛二。此牛能行沙中,如橐駝。

又曰:天子北徵,舍於珠澤,釣於流水。因獻良馬三百,牛羊二千。

皇甫謐《帝王世紀》曰:黃帝於東海流波山得奇獸,狀如蒼牛身,無角,能走。出入死晷則風雨。光如日月,其音如雷。名曰夔。黃帝殺之,以其皮為鼓,聲聞五百里。

《世本》曰:鯀作服牛。鯀,黃帝臣也,又云少昊時人,始駕牛。

《孔子家語》曰: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魯人必拯溺矣。」

焦贛《易林》曰:教牛逐兔,任非其人,費日無功。

《相牛經》曰:《牛經》自寧戚傳百里奚,漢世河西薛掛其書,以相牛,千百不失。至魏世,高堂生傳晉高祖宣皇帝,其後王愷秘其書。

又曰:牛歧胡,壽。歧,牽兩腋眼下分為三。去角近,行駃。眼欲得大,眼中有白脈貫童子,最駃。頸骨長且大,駃。壁堂欲得闊。壁堂,兩股間也。倚欲得如絆馬聚而正也。膺庭欲得廣,膺廷,胸前。天關欲得成,天關,背接骨。俊骨欲得垂,眷也。央欲得下。蘭株欲得大,尾株。丰岳欲得大。膝株骨。垂星欲得有怒肉垂星,蹄上也。肉復蹄間名怒肉。力柱欲得大而成,當車骨也。懸蹄欲得如八字,陽鹽欲得廣。陽鹽者,夾尾株前兩臁上。常有似鳴者,有黃也。洞胡無壽,珠淵無壽。游靡目下也,上池有亂毛,妨主,凶。上池,角中央也。身欲得如卷。大臁疏肋,難飼。龍頭突目,好跳。豪筋欲得成就。豪筋,腳后橫筋也。毛欲得短密,若長疏,不耐寒氣。尾不用至地,尾毛少骨多者有力。膝上肉欲得堅。角欲得細。鼻如鏡,鼻難牽。口方易飼,ⅶ府方易飼。

《莊子》曰:聲氏之牛,夜亡而遇夔,止而問焉,曰:「我尚有四足,動而不善,子一足而起踴,何以然?」夔曰:「以吾一足王於子矣。」

《莊子》曰:夫釐牛,其大如垂天之雲,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

又曰:魯聞顏闔得道之人,使幣致焉。顏闔守廬,粗布之衣,而自飯牛。魯君之使者問:「此顏闔家耶?」闔曰:「然。」使者致幣,闔對曰:「恐聽謬而遺使者罪,不若審之。」使者還反,復求之,則不得也。

又曰: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曰:「臣之刀十九年,所解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彼節者有間,而刀刃無厚,以無厚入有間,而恢恢乎其投刃必有餘地。是以十九年刀刃如新。」

《管子》曰:屠牛坦朝解九牛而刀可以剃髮,則刃游於其間也。

又曰:或聘莊子,莊子應其使曰:「子見夫犧牛乎?衣以文繡,食以芻菽,及其牽入於太廟,雖欲為狐犢,其可得乎?」

《孟子》曰:臣聞胡齕云:「王坐於堂上,有牽牛而過堂下者。王見之,曰:『牛何之?』對曰:『將以釁鐘。』王不忍其觳觫,欲以羊易之。是見牛而不見羊也。」

《晏子春秋》曰:今公之牛老於欄牢,不勝服也;車蠹於瓦石,不勝乘矣。

《列子》曰:宋人有好行義者,三世不懈。家無故而黑牛生白犢,以問孔子。孔子曰:「此吉祥也。」以享上帝。居一年,其父無故而盲。牛又復生白犢,其父令其子問孔子,孔子曰:「吉祥也。」復以祭。居一年中,其子又盲。其後楚攻宋,圍其城,民易子而食之,折骸而炊之。丁壯皆乘城,戰死者大半,此人父子有疾,皆免也。

《呂氏春秋》曰:昔葛天氏之樂,三人操牛尾,捉足以歌八闕。注事具樂部。

又曰:使烏獲疾引牛尾,尾絕簾豫而牛不行,逆也。使五尺豎子引其卷,而恣所之,順也。

又曰:亂國之妖,有牛馬言。

《韓子》曰:商太宰常使庶子行市,還云市門多車。太宰召市吏問曰:「市何多牛馬耶?」吏怪太宰是神知。

又曰:詹何坐,弟子侍,有牛鳴於門外。弟子曰:「是黑牛也,而白在其蹄。」詹何曰:「然,黑牛也,而白在其頭。」使人視之,果黑牛而以布裹其角。

《試縈》曰:夫龍門,魚之難;太行,牛之難;以德報怨,行之難也。

《淮南子》曰:牛歧蹄而戴角,馬被髦而全足者,天也。絡馬之口,穿牛之鼻者,人也。

又曰:剝牛皮鞹以為皷,正三軍之眾,然為牛計者,不若服軛也。

又曰:城上視牛,如羊如豕,所居高也。

又曰:戴角者無上齒,無角者膏而兌前,豕馬之屬前小。有角者脂而兌後。牛羊后小。

又曰:季春之月,乃合騾牛騰馬,游牝於牧。

又曰:取牛膽途熱釜,即鳴矣。

又曰:牛膽途目,莫知其誰。注曰:「取八歲黃牛膽,滾獰寸著膽中,百日以成。因使巧工刻,象人丈夫,著目下;為女子,著頭上;為小兒,著頤下。盛以五彩囊。先宿齋,無令人知也。」

《尹文子》曰:語曰:「好牛不可察也。」好則物之通稱,牛則物之定形。以通稱隨定形,不可不察也。重白而憎黑,嗜甘而逆苦,能定名則萬事不亂也。

《卞子》曰:郭林宗謂仇季智曰:「子常有過否?」季智曰:「吾常飯牛,牛不食,搏牛一下。」

《說苑》曰:秦穆公使賈人載鹽徵百里奚,諸賈人以五羖羊之皮,將車之秦。秦穆公觀鹽,見百里奚牛肥也,問何以致此,對曰:「臣飲食以時,使之不以暴,有險,先後之以身,是以肥也。」穆公知其君子也,乃以為上卿。

《張溫自表》曰:昔百里奚賢,秦穆公欲干之。繆公好牛,奚因賃官以養牛。蹄上,垂肉三寸。公使禽息行牛,息入言之,公不信,怒。息復言之,公又怒。吏曰:「再怒其主,罪當刖,使守門。」公出,禽息跪而請之曰:「夫養牛者,願君勿忘也。」公乃問百里奚,奚曰:「臣之長非養牛者也,乃養民也。」公視牛,察之,則賢人也,遂與同車而出,謝禽息。息曰:「所以不世者,君未知客也;今已知之矣。」乃觸門而死。

《抱朴子》曰:南方水牛,無冬夏常臥雪中。

又曰:智禽銜蘆以逆網,水牛結陣而卻虎矣。

《說苑》曰:齊桓公出獵,逐鹿入山谷中,見一老父,問曰:「此何谷也?」曰:「愚公之谷。」曰:「何也?」曰:「畜牛,子大,賣之買駒。少年曰:『牛不能生馬』,遂持駒去。旁人聞,以臣為愚,因以為谷也。」管子曰:「此臣之過也。使堯在上,皋陶為大理者,安有取人駒乎?」

《論衡》曰:十圍之牛,為牧豎所驅。

又曰:牡馬見雌牛,不相合者,異類也。

《風俗通》曰:賣牛勿握角,令不售。案恐觸人,人不取也。

又曰:秦昭王使李冰為蜀守,開成都兩江溉田。江神歲取童女二人為婦,冰自以其女與神為婚。徑至神祠,勸神酒,杯但澹淡不耗,笨灑聲責之,因忽不見。良久,有兩蒼牛斗於岸旁。有頃,冰還,流汗,謂官屬曰:「吾斗大極,不當相助耶?南向,要中正白者,我綬也。」主簿刺殺北面者,江神遂死。

又曰:丁壯小犢,跳梁弄角。飲水數石,生芻十束。當風露夜,至死不曲。

《慱物志》曰:介葛盧聞牛鳴,知生三犢,盡為犧牲。嵇叔夜以為無此,皆先儒妄說。

又曰:蜀牛不施繩,右前曰「排」,左側曰「綱」,而牛解人語。

又曰:九真有神牛,生溪上里。時時共斗,即海沸而昏,或出斗岸上,人家牛皆怖。人或遮捕,即霹靂。號曰神牛。

《洞林記》曰:義興叔保得傷寒,垂死,令郭璞占之,不吉,令求白牛厭之,求不得。璞為致之,即日白牛從西來,逢叔保,大驚,遂病差。

《語林》曰:宋岱為青州刺史,禁淫祠,著《無鬼論》。有一書生,葛巾,修刺詣岱曰:「君絕我輩血食二十餘年,君有青牛、髯奴,所以未得相困耳。奴已叛,牛已死,今日得相制矣。」言絕而失。明日而岱死。

《郭子》曰:蒲奮字武林,高平人,畏風。在晉武帝坐,北窗有琉璃扇,實密似疏,奮有難色。帝乃笑之,奮曰:「臣猶吳牛,見月而喘。」

《述異記》曰:牛之不角者呼為犝牛。

《金樓子》曰:東海中有牛,剝其皮貫之,潮死炅則毛起,潮去則毛弭。

《諸葛亮集》曰:木牛者,方腹曲頭,一腳四足,頭入領中,舌著於腹。載多而行,少則否。宜可大用,不可小使。

《杜預奏事》曰:臣前在南,聞魏興西北山有野牛野羊。牛之大者二千斤,羊之大者千數百斤。

袁喬《江賦注》曰:吳時有錢約,釣於牛渚,獲一金鎖,引之則金牛泛然而出。約懼而舍,因以為名。

《延游賦》曰:乘露車以偃蹇,駕蘭單之疲牛。連縋索以為鞅,結斷綆而為酋。

臧彥《快牛賦》曰:殊相允備,名不虛假。偉質魁梧,骨奇形雅。竦若驚鹿,駔若奔馬。

 獸部十 ↑返回頂部 獸部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