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部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九百七.獸部十九
獸部二十 

编辑

《春秋運斗樞》曰:樞星散為獐。

伏候《古今注》曰:獐有牙而不能噬,鹿有角而不能觸。獐一名麇,青州人謂麇為獐。

《抱朴子》曰:獐兔入軍中,當徙之。

又曰:山中稱赤吏者,獐也。

《呂氏春秋》曰:使獐疾走,馬弗及也。而得之者,時顧也。

《瑞應圖》曰:宋文公玄嘉二十五年,華林園養獐,生二百子。文帝又獲青獐。

《晉起居注》曰:咸寧中,白獐見魏郡,後諸州各送白獐。

《異苑》曰:青州劉幡,玄嘉初,射得一獐,剖肚藏,以草塞之,厥然起走。幡怪而拔塞,須臾復還倒,如此三焉。幡密尋此種,求類治傷痍,多愈。

《北史》曰:後魏廣平王懷,常獵於河北馬場間,逐一獐入草,命人圍繞,將自射之。田已先經燒,不見其出,遂失獐所在,惟有磚塔存焉。懷乃悵然動仁恕之心,解鷹放犬,遂不復獵。

蕭廣濟《孝子傳》曰:蕭國遭喪,有鵠游其庭,至暮而去。獐暮入其門,與馬犬侶,至旦而去。

王述《上白獐表》曰:所領阮藻之於江寧縣界得白獐一頭,毛色鮮潔,異於類。誠嘉祥也。

几筠切编辑

《爾雅》曰:麕,牡麌、牝麜音栗。其子麆音助。其跡,解。絕有力,豜音肩

《說文》曰:麕,麞也。

《毛詩》曰:《野有死麕》惡無禮也。野有死麕,白茅苞之。

《穆天子傳》曰:天子賜曹奴之人白銀之麕。

《論衡》曰:都尉王子鳳時,麕入府中。其後迁為丹陽太守。魏文帝詩曰:巾車出鄴宮,校獵東橋津。湾弓忽高馳,一發連雙麕。

《晉書》曰:中興,所在獻白麕。

《建武故事》曰:咸和六年,計貢合集於樂堂,有野麕走至堂前,左右逐之,於池中而獲之。

沈約《宋書·宗室傳》曰:劉義慶於廣陵有疾,野麕入府,心甚惡之。因陳惡求還,太祖許之,薨于京邑。

编辑

《爾雅》曰:兔,子嬎。敷萬切。其跡,迒。迒,音剛,又胡剛切。絕有力,欣。

《廣志》曰:兔,大者曰毚。音讒

《春秋運斗樞》曰:玉衡星散而為兔。

孫氏《瑞應圖》曰:赤兔者瑞獸,王者盛德則至。

《典略》曰:兔者,明月之精。

《詩·小雅·巧言》曰:躍躍毚兔,遇犬獲之。

又《國風·有兔》曰:有兔爰爰,雉離於羅。爰爰,緩意。

又《小雅·瓠葉》曰:有兔斯首,炮之燔之。斯,白也。字或作鮮。

史記》曰:李斯出獄,顧謂其子曰:「吾欲與爾復牽黃犬,俱出上蔡東門逐狡兔,其可得乎?」

又曰:范雎謂秦昭王曰:「夫以秦而治諸侯,譬若縱韓盧而搏蹇兔也。」

謝承《後漢書》曰:儒叔林為東郡太守,赤烏巢於屋梁,兔產於床下。

又曰:方儲字聖明,丹陽歙人。幼喪父,事母。母死,負土成墳,種樹千株,鸞鳥棲集其上,白兔游其下。

范曄《後漢書》曰:南徼外,蠻夷獻白雉、兔。

又曰:蔡邕性篤孝。母常滯病三年,邕自非寒暑節變未常解衿帶,不寢寢。七旬母卒,廬於冢側,動靜以禮。有兔馴擾其室旁。

《漢獻帝春秋》曰:張楊大將眭固屯於射犬,巫戒之曰:「將軍本名曰兔,兔見炔地驚,不宜屯此。」固不從,司空曰:「兔入犬城,但取之。」遂進軍擊平之。

張璠《漢記》曰:梁冀起兔苑河南,移檄所在,調發生兔。刻其毛以為識,民有犯之者,罪至死。西域常有賈胡來,不知禁,誤殺一兔。轉相告,坐死者十餘人也。

《晉書·載記》曰:石勒時,茌叔之切。平令師歡獲黑兔,獻之於勒,或以為勒龍飛革命之祥:「於晉以水承金,兔陰精之獸,玄為水色,此殿下宜速應天人之望也。」於是大赦,改咸和三年曰大和。

王隱《晉書》曰:慕容皝田於南鄙,見父老曰:「此非獵所。」言卒不見。皝明日又出,見白兔,馳射之,墜馬於石,即死。

《後魏書》曰:有兔入於後宮,檢問門官,無從得入。太祖怪之,令崔浩推其咎徵,浩以為當有鄰國貢嬪嬙者。明年,姚興果來獻女。

《三國典略》曰:周命尉遲迥伐蜀,帥甲士一萬二千,騎萬匹,自散關由固道而入。太祖送於城西,見一走兔,命弟中領軍網射之。網誓曰:「若獲此兔,必當破蜀。」俄而獲兔。太祖喜曰:「事平之日,賞汝佳口。」及克蜀,乃賜侍婢二人。

《隋書》曰:華秋,汲郡臨河人也。幼喪父,事母以孝聞。家貧,佣賃為養。其母卒,秋髮盡禿落,廬於墓側,負土成墳。有人欲助之者,秋輒拜而止之。大業初調狐皮,郡縣大獵。有一兔,人逐之,奔入秋呂晷,匿秋膝下。獵人至廬所,異而免之。自爾此兔常宿呂晷,馴其左右。郡縣嘉其孝感,具以狀聞。

《春秋考異郵》曰:熒惑不明,雉生兔焉。

《春秋運斗樞》曰:行失搖光則兔出月。宋均注曰:陰不銜陽,故兔出月也。

《春秋玄命苞》曰:君失德則地吐泉,魚銜兔。宋均注曰:兔,陽精,魚是陽,見制也。

《詩推度災》曰:八月成光,決鼻始明。決鼻,兔也。

《皇帝占書》曰:月望而月兔不見者,所見之國山崩,大水滔民。

崔豹《古今注》曰:兔口有缺,尻有九孔。

《括地圖》曰:天池之山有獸如兔,名曰飛兔,以背毛飛。

《莊子》曰:蹄者所以在兔也,得兔而忘蹄。蹄者,取兔網。

《韓子》曰: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兔走觸,折頭而死。因釋耕守株,冀復得兔,為宋國笑。

《慎子》曰:一兔走街,百人追之。積兔於市,過而不視。非不欲得,分定不爭也。

《韓子》曰:趙王游於圃中,左右以兔與則輟之,虎ツ然環其眼。王曰:「可惡哉!虎在。」左右曰:「平陽之目可惡過此。」平陽君,趙王之弟。

《文子》曰:飛鳥反鄉,兔走歸窟,狐死首丘。

《抱朴子》曰:兔壽千歲,五百歲其色白。

又曰:山中卯日稱丈人者,兔也。

又曰:彩女丹法,以兔血和丹與蜜,蒸之百日,服之如梧子者二丸,一百日,有神女二人來侍之,可役使。

《淮南子》曰:以兔之走,使大如馬,則逐日追風。及其為馬,則不走矣。

又曰:楚王佩玦逐兔,為速破。乃取兩玦重而著之,其破愈疾。

《述異記》曰:殷紂之時,大龜生毛,兔生角,兵甲將興兆也。

《春秋後語》曰:昔齊有良兔曰東郭俊,本或作狡兔。以其善走,故曰俊。一日走百里。有良狗韓子獹,黑犬也。獹,讀之如盧也。亦一日而走百里。使人遙見而指屬,指屬,猶指蹤也。屬,音之欲切。則雖韓獹不及良兔;躡跡而蹤之,則雖東郭不能離也。

《春秋後語》曰:淳于髡說齊威王曰:「韓子獹,天下之壯犬也。東郭俊者,海內之狡兔也。韓子獹逐東郭俊,環山者三,騰山者五,兔極於前,而犬疲於後,犬兔俱疲,各死其處。田父見而獲之,無勞倦之苦而擅其功。今齊魏相持,頓兵敝眾,臣恐強秦大楚乘其後而有田父之功也。」威王懼而罷兵。

又曰:莊辛對楚王曰:「臣聞鄙諺曰:見兔而顧犬,未為晚也;亡羊而補牢,未為遲也。」

又曰:馮煖謂孟嘗君曰:「聞狡兔有三穴。」

《范子計然》曰:兔毫出玄菟、樂浪。

《竹書紀年》曰:昭王十九年,天大曀,雉、兔皆震。宣王三十年,有兔舞鎬。

《風俗通》曰:食兔臏音牝。者令人面生臏。食得臏者賞以寒酒。案秦法言好車裂抽脅,黔首飲泣永嘆,故食兔臏以為嘉瑞,全己之臏也,所以有賞耳。

《古今注》曰:成帝建平玄年,山陽得白兔,目赤如朱。

京房《妖占》曰:兔止城上,邑必虛;入宮生子,宮空。

《廣志》曰:漢諸郡獻兔毫書鴻都門題,惟趙國毫中用。

《論衡》曰:兔舐雄毫而孕,及其生子,從口中出。

又《慱物志》曰:兔望月而孕,兔吐子。舊有此說,余目所見也。

又曰:儒者言月中兔。夫月,水也。兔在死晷,無不世者。夫兔,月氣也。

又曰:妊娠者不食兔肉,令兒口缺。

《幽明錄》曰:桓大司馬溫時,有參軍夜坐,忽見屋梁棟間有一伏兔,張目切齒向之,甚可畏惡。兔來轉近,遂引刀而斫之,正中於兔,而實反傷其膝,流血滂沱。深怪此意,命家中悉藏刀刃,不以自近。後忽復見如前,意回,或復索刀重斫,因傷委頓,幸刀不利,故不至死。再過而止。

傅玄歌辭曰:兔搗藥月間,安足道?神烏戲雲間,安足道?

《楚辭·天問》曰:夜光何德,死則又育?夜光,月也。育,生也。言月得於天,死而復生也。

古艷歌曰:煢煢白兔,東走西顧。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樂府歌詩曰:彩取神藥山之端,白兔搗成蝦蟆丸,奉上陛下一玉柈。音槃。

 獸部十八 ↑返回頂部 獸部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