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族部八 太平御覽
卷九百二十二.羽族部九
羽族部十 

编辑

《春秋運斗樞》曰:搖光星散為燕。

《禮記》曰:仲春之月,玄鳥至之日,以趟鬮祠於高,天子親往。

《左傳》曰:郯子云:「少皥,鳥師而鳥名。玄鳥氏,司分者也。」玄鳥,燕也。春分來秋分去。

又曰:吳公子札自衛如晉,將宿於戚,戚,孫文子之邑也。聞鐘聲,曰:「異哉!夫子之在此也,猶燕之巢於幕上也。」言至危也。

《詩》曰:《燕燕》,衛莊姜送歸妾也。燕燕於飛,差池其羽。之子於歸,遠送於野。燕燕於飛,下上其音。

又曰: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玄鳥,乙鳥也。春分某駁。湯之先祖有女簡狄配高辛,與之祈於郊,而生契。故本以玄鳥至而祠焉。茫茫,大貌也。

《爾雅》曰:燕燕,乙也。注云:梁曰燕,齊曰乙。

史記》曰:帝嚳少妃有音嵩。曰簡狄,以春分玄鳥至之日祠於高。有玄鳥遺卵,簡狄吞之,生契。

又曰:陳勝輟耕,嘆曰:「燕雀安知鴻鵠擲昃哉!」

又曰:臨江閔王榮坐侵廟ヂ為宮。上徵榮,詣中尉府。郅都責訊王,王恐,自殺,葬蘭田。燕數萬銜土置豕上,百姓憐之。

《漢書名臣奏》曰:丞相薛宣奏曰:「茂陵寢上食日,玄鳥來集,吐所含大豆,紫墨色,翱翔殿上。此陛下永與天無極,天下幸甚。」

又曰:成帝和平二年秋,大水,有燕生雀。

又曰:王莽開哀帝母丁姬冢,有燕數千,銜土投其穿中。

《魏志》曰:館陶令諸葛原遷新興太守,管輅祖餞之,賓客并會。自起取燕卵、蜂巢、蜘蛛著器中,使輅復輸。卦成,輅曰:「含氣須變,依於宇堂。雄雌以分,翅未舒張。此燕卵也。」

《晉中興書》曰:中原喪亂,鄉人遂共推郗鑒為主,與千餘家俱避難於魯國嶧山。山有重險,百姓飢饉,野無生草,時或掘野鼠、蟄燕而食之。

《晉書·載記》曰:慕容俊時,燕巢於俊正陽殿之西椒,生三雛,頂上豎毛。凡城獻異鳥,五色成章。俊謂群僚曰:「是何祥也?」咸稱:「燕者,燕鳥也。首有毛冠者,言大燕龍興,冠通天冕,章甫之像也。巢正陽西椒者,至尊臨軒,朝萬國之徵也。三子者,數應三統之驗也。神鳥五色,言聖朝將繼五行之,以御四海者也。」俊覽之大悅。

《南史》曰:襄陽霸城王整之姊嫁為衛敬瑜妻。年十六而敬瑜亡,父母舅姑咸欲嫁之,誓而不許,乃截耳置槃中為誓,乃止。所住戶有燕巢,常慫憒去,後忽孤飛。女感其偏棲,乃以縷系腳為志。後歲,此燕果復更來,猶帶前縷。女復為詩曰:「昔年無偶去,今春猶獨歸。故人恩既重,不忍復雙飛。」雍州刺史西昌侯藻嘉其美節,乃起樓,於門題曰:「貞義衛婦之閭」。又表於台。

崔鴻《北涼錄》曰:昔魯人有浮海而失津者,至於澶州,見仲尼及七十子游於海中。與魯人一木杖,令閉目乘之,使歸告魯侯,筑城以備寇。魯人出海,投杖死晷,乃龍也。具以狀告魯侯,不信。俄而,有群燕數萬銜土培城。魯侯信之,大城曲阜。訖,而齊寇至,攻魯不克而還。

《韓子》曰:天下無道,攻擊不已。甲冑生蟣虱,燕雀處帷幄。

《淮南子》曰:故先王之政,四海之雲至而修封疆。春分之后,四海出雲。蝦蟆、鳴燕降,而達路除道。春分之后。

又曰:大廈成而燕雀相賀。

《呂氏春秋》曰:有氏有二佚女,為九成之台,飲食必鼓。帝令燕往視之,鳴若「謚謚」。二女愛而爭搏之,復以玉筐。少選,高誘注曰:少選,須臾。發而視之,燕遺二卵,北飛,遂不反。二女作歌,曰《燕往飛》,實始為北音。

《宣驗記》曰:程德度,武昌人。昔在尋陽,夜見屋里自明。先有燕巢,忽有小兒長尺餘,潔白,從巢出,至床前曰:「卻後三年,當得長生之道。」尋暗而滅,甚秘密之。

又曰:沛國周氏有三子,,并不能言。有人來乞飲,聞其兒聲,問之,具以實對。客曰:「君可還內思過。」既異其言,知非常人。良久,云:「都不憶有罪過。」客曰:「試更思幼時事。」入內,食頃出曰:「記小兒時,當床有燕巢,中有三子,母還哺之,輒出取食。屋下舉手得及,指向巢中,燕子亦出口承受,乃取三蒺藜,各與之吞,即死。母還,不見子,悲鳴而去。恆自悔責。」客變為道人之容,曰:「君既自知悔罪,今除矣。」便聞其兒言語周正,即不見道人。

《廣雅》曰:玄鳥,燕也。

《說文》曰:燕,玄鳥也。布翅,拔尾,像形也。齊魯謂之。作巢避戊巳。

《論衡》曰:燕,鳥也。形似非氣也。安得生人?且燕之長不過五寸,安能成七尺之形?契母適欲懷妊,遭吞燕卵,好奇因以為其生耳。

揚子《法言》曰:朱鳥,歸其肆矣。侯苞注曰:朱鳥,燕別名,四海肆也。

《博物志》曰:人食燕肉,不可入水,為蛟龍所吞。

又曰:燕戊巳日不銜泥途巢,此非才智,自然得之。

《吳地記》曰:春申君都吳宮,因加巧飾。春申死,吏照燕窟,失火,遂焚。

《越絕書》曰:吳路西宮,在長秋,周一里二百二十六步。秦始皇十二年,守宮者照燕,失火燒之。

《蘇州冢墓記》曰:宋青州刺史郁泰玄,字義真,好黃老。故老相傳:泰性仁恕,德感禽獸。初葬之日,有群燕數千銜土於冢上。今冢猶高大,與他有異。村鄉歲時,迄今祭祠。

《茅君內傳》曰:句曲山有神芝五種。弟三名燕貽芝,其色紫,形如葵藿,葉上有燕像,如欲飛狀,光明洞澈。食一株,拜為太清龍虎仙君。

崔豹《古今注》曰:燕,一名天女,一名鷙鳥。

《廣州志》曰:燕有三種,乳於岩崖者為土燕。

《湘中記》曰:零陵有石燕,形似燕。得雷風則飛,吉如真燕。

《談藪》曰:王景素嘗與劉同在小齋,有燕集承塵,飛鳴相追。景素曰:「萬物各有性靈,而獨賤於鱗羽乎?若斯鳥也,游則參於雲煙之上,止則隱於林木之下,飢則啄,渴則飲,形體無累乎物,得失不關於心,一何樂哉!」

《九章算朮》曰:五雀六燕,飛集於衡,衡適平;一雀一燕飛而異處,則雀重而燕輕。

白燕编辑

《宋玄嘉起居注》曰:玄年七月,有白燕集於齊郡,游翔庭宇。經九日,乃去。眾燕翼隨,恆有數千。

《陳書》曰:高士馬樞目常黃,能視暗中物。有白燕一詩,巢其庭樹,馴狎欄廡,時上几案。春來秋去,几三十年。

《抱朴子》曰:千歲燕,戶向北,其色白而尾屈。陰乾之,服一頭得五百歲,此肉芝也。

京房《易占》曰:山見白燕,其君且得貴女。今俗名為天女也。

《續異記》曰:孫氏崎縷氏,見一童子當前,以釵擲之,躍入雲中。夜聞戶外歌曰:「昔填夏家冢,輦泥頭欲禿。今寄黃氏居,非意傷我目。」尋覓巢中,得一白燕,左目傷。

《宣城記》曰:侍中紀昌睦,初生,有白燕一詩出巢。既表素質,官途亦通。

《涼州記》曰:呂光大安三年,白燕游酒泉郡,黑燕列從。

《王威別傳》曰:時有白燕來翔,被令為賦。

赤燕编辑

《田俅子》曰:少昊氏之時,赤燕一銜遇獰慓奚,集少昊氏之戶,遺其丹書。

编辑

《春秋運斗樞》曰:涯摑星散為雀。

《禮記·月令》曰:季秋,鴻雁來賓;雀入大水,化為蛤。

又《內則》曰:雀、晏、蜩、范。鄭玄注云:范,蜂。

又《三年問》曰:凡豎天地之間,血氣之屬,莫不知愛其類。今失喪其匹,至於燕雀,猶有啁噍之頃焉,然後乃能去之。

《詩》曰: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

《春秋外傳》曰:趙簡子曰:「雀入淮而為蛤。」

《韓詩外傳》曰:夫鳳皇之初起也,遙遙千里,藩籬之雀喔咿而笑之。及其升少陽,一詘一信,門羽雲間,藩籬之雀超然自知,不及遠矣。

《易通卦驗》曰:立夏,雀子飛。

史記》曰:趙武靈王自號「主父」,廢長子章,而傳國於公子何。主父游沙丘,公子章作亂,與何戰,敗。章趨主父,主父受之。成、兌遂圍主父。主父飢,探雀鷇而食之。月余,遂餓死沙丘。

范曄《後漢書》曰:楊由,字襄侯,蜀郡人。少習《易》,為文學掾。時有雀夜集庫門上,太守廉范以問,由對曰:「杆占郡內當有小兵,然不為害。」後二十餘日,廣柔縣蠻夷反,殺傷長吏。

《宋書》曰:蕭思話在青州,常所用銅斗,復在藥廚下。忽於斗下得二死雀,思話嘆曰:「斗復而雙雀殞,其不祥乎!」俄而被系。

《北史》曰:後魏河南王曜,五歲,常射雀於道武前,中之,帝驚嘆焉。

又曰:潘樂,字相貴。初生,有一雀止其母左肩,占者咸言富貴之徵,因名相貴,後以為字。

《唐書》曰:開玄二十二年秋八月甲申,幽州長史張守圭,渝關界內,方蟲食田稼,蔓延入平州。俄傾,有群雀來食此蟲,一日食盡。平州稼穡無有傷者。

《莊子》曰:一雀遇羿,羿必得之。或曰:以天下為之籠,則雀無所逃。是故殷湯以庖人籠伊尹,秦穆以五羊之皮籠百里奚。

《抱朴子》曰:千羊不能捍獨虎,萬雀椿能抵一鷹。

《戰國策》曰:莊辛謂楚王曰:「夫雀俯啄白粒,仰棲茂樹,鼓翅奮翼,自以為伍錄。不知夫公子王孫左挾彈、右握丸,以加其頸也。」

《晏子春秋》曰:齊景公探雀鷇,鷇弱,反之。晏子再拜,曰:「吾君有聖人之道矣。君探鷇而弱,故反之,是長幼也。禽獸若此,而況人乎?此聖人之道也。」

《家語》曰:孔子見羅者所得雀皆黃口也,孔子曰:「黃口盡得,大雀獨不得,何也?」羅者對曰:「黃口從大雀者不得,大雀從黃口者可得。」孔子顧語弟子曰:「君子慎所從。」

《孔叢子》曰:邯鄲民以正月旦獻雀於趙王,而綴以五彩,王大悅。申叔告子順曰:「王何以為也?」對曰:「正旦放之。」

《呂氏春秋》曰:燕、雀爭處於一屋之下,子母相哺,焉相樂,以為安矣。突決上焚棟宇,燕、雀顏色不變,是何也?不知禍之將及。為人臣能免燕雀擲暱者寡矣。

《陳留耆舊傳》曰:圉人魏尚,高帝時為大史,有罪系治獄。有萬頭雀集獄棘樹上,拊翼而鳴。尚占曰:「雀,爵命之祥,其鳴『即即復』也。我其復故官也!」有頃,詔還故官。

《說文》曰:雀,依人小鳥也。

《太玄經》曰:明珠彈雀,貴不當也。

《風俗通》曰:中平中,懷陵上有雀萬餘,亂斗殺,頭懸著樹也。

郭璞《洞林》曰:丞相府有將雛雞,雀飛集蒲俺上,驅之去,復來,如此再三。令璞占之,此晉王即祚之漸也。

崔豹《古今注》曰:雀,一名嘉賓。言棲宿人家,狀如賓客也。

《王子年拾遺記》曰:舜葬蒼梧之野,有鳥如丹雀,自州來,吐五色氣,氛氳如雲,名曰憑宵雀,能群飛銜土成墳。

《異苑》曰:上虞孫家奚奴,多諸方朮;向空長嘯,則群雀來萃;夜咒蚊虻,悉死於側。

又曰:任城魏肇之,初生,有雀飛入其手。占者以為封爵之祥。

《益部耆舊傳》曰:楊宣為西河太守,行縣,有群雀鳴桑樹上。宣謂吏曰:「前有復車粟,此雀相隨欲往食。」行數里,果有復車粟。

張顯《析言》曰:萬雀椿及一鳳皇,眾星不如一明月。

《沙洲記》曰:寒嶺韌熒陽川三十里,便有雀鼠同穴。雀亦如家雀,色小白;鼠亦如家鼠,色如黃,瓦無尾。

舞雀编辑

《述異記》曰:周成王玄年,貝多國人獻舞雀,周公命返之。

神雀编辑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仙藥,有昆丘神雀。

漢書》曰:宣帝玄康三年,詔曰:「前年夏,神雀集雍。今春,五色鳥以萬數飛屬縣,翱翔而舞,欲集未下。其令三輔,毋得以春夏擲巢、探卵、彈射飛鳥,具為令。」

《東觀漢記》曰:永安十七年,公卿以神雀五色翔集京師,奉觴上壽,令賈逵作《神雀頌》。

崔豹《古今注》曰:孝哀帝太初三年,泰畤殿有雀五色,頭冠長寸余。始到時,鳥環其旁也。

《隋書》曰:開皇十六年,有神雀降於含章闥。高祖召百官賜宴,告以此瑞。許善心於坐請紙筆,制《神雀頌》奏之。高祖甚悅,曰:「我見神雀,共皇后觀之。今且召公等入適述此事,善心於坐,始知即能成頌。『文不加點,筆不停毫』,常聞此言,今見其事。」因賜物二百段。

赤雀编辑

《春秋孔演圖》曰:鳥化為書,孔子奉以告天。赤雀集書上,化為黃玉,刻曰:「孔提命作法為制,赤雀集。」將受命制。

《尚書中候》曰:赤雀銜丹書入丰,止於昌前。

謝承《后漢書》曰:琅璉獰仲為不其令,赤雀乳廳事前桑上,民為作歌頌。

《吳錄》曰:景帝永安六年,赤雀見於豫章。

《北齊書》曰:天保玄年,京師獲赤雀,獻於南郊。

《唐書》曰:武德中,赤雀巢於殿門。宴五品以上,頌者十餘人,極歡而罷。

《抱朴子》曰:《靈寶經》,仙朮也。吳王伐石治宮室,而合石擲晷,得紫文金簡之書,不能讀之。使使者以問仲尼,曰:「吳王閑居,有赤雀銜書以置殿前,不知其義,故遠諮呈。」仲尼視之,曰:「杆乃靈寶方,長生之法,禹所服也。禹將仙化,封之名山石函擲晷。今乃赤雀銜之,殆天授也。」

《孫氏瑞應圖》曰:赤雀者,王者動作應天時,則銜書來。

《遁甲》曰:赤雀椿見,則國無賢;白雀椿降,則無後嗣。赤雀書,陽精也。白雀,主銜鐵券,陰主銜精也。不來,則國無後嗣也。

《尚書中候》曰:維天降紀,泰伯出狩,至於咸陽。天振大雷,有火下,化為白雀,銜集於公車。

《孝經援神契》曰:王者奉已約儉,台榭不侈,尊事耆老,則白雀見。

《典略》曰:泰伯出獵於咸陽,大雷,有火流下,化為白雀,銜丹書集於公車,書曰:「泰伯霸世。」

《魏略》曰:文帝欲受禪,白雀十九見。

《吳志》曰:華核上孫皎表曰:「明珠既睹,白雀繼見。」

《燕書》曰:愍帝時,有異雀,素質綠頭,集於端門東樹,棲翔頓慨而去。夏四月,以異雀故,大赦;名東園為白雀園。

《涼州記》曰:呂光大安三年,白雀巢陽川令郭敏室。

《惇煌實錄》曰:侯瑾,字子瑜,解鳥語。常出門,見白雀與群雀同行,慨然嘆曰:「今天下大亂,君子小人相與雜。」

《北齊書》曰:臨漳縣令裴鑒,蒞官清苦,致白雀之瑞。樊遜上《清德頌》十首。

《唐書》曰:初,高帝於大原斬王威,有白雀飛入高祖之懷。

又曰:武德九年,江州都督、太子衛副率侯君集於納義門,獻白雀一。

又曰:開玄十三年,兗州奏白雀見景戍。上謂宰臣曰:「往者吏官惟記災異,將令王者懼而循得,故《春秋》不書祥瑞,惟記有年,敕聖人之意明矣。天下諸州府,不得更奏祥瑞。」

《南越志》曰:魯城縣多白雀,大如鳩,素質凝映。

《先賢傳》曰:周不疑,曹公欲以為議郎,不就。時有白雀瑞,不疑已作頌,授紙筆,立令復作,操奇異之。

《羅含傳》曰:含在家中,時有白雀集堂宇,此德行幽感所致。

《豫章舊志》曰:太守孔竺,臨郡三月,白雀出。南昌太守夏侯嵩,臨郡六年,白雀見。

黃雀编辑

《禮稽命徵》曰:祭五岳四瀆,得其宜,則黃雀見。黃雀,土精。

《春秋考異郵》曰:黃帝將起,有黃雀赤頭立日旁。帝占曰:「黃者,土精。赤者,火熒。雀者,賞萌。余當立。」

《古詩》曰:桂樹華不實,黃雀巢其顛。

《說苑》曰:吳王欲伐荊,有諫者死。舍人少孺子羽斨不敢,即懷操彈於後園,露沾其衣,如是三旦。王曰:「子來何沾衣如此?」對曰:「園中有樹,其上有蟬,蟬高居悲鳴,飲露,不知螳螂在其後。螳螂委身曲附,欲取蟬,而不知黃雀在其旁。黃雀延頸,欲啄螳螂,不知彈丸在其下。臣挾彈欲取黃雀,不知露沾衣。如此,皆務欲得於前,不顧於後患。」吳王乃罷。

《漢武故事》曰:拜孫卿為郎,持節候神。自太室至於端慍,云見一人,長五丈,自稱巨公,牽黃犬,持黃雀,欲謁天子,因忽不見。

《續齊諧記》曰:弘農楊寶,字文淵,后漢名士也。年九歲時,至華陰北,見一黃雀,為鴟梟所搏,墜於樹下,為螻蟻絲顴。寶見之,愍然,命左右取之歸,致巾箱中養之,惟食黃花。百餘日,毛羽成,朝去暮還。後忽與群雀俱來,哀鳴繞堂,數日乃去。及夕三更,寶讀書未臥,有黃衣童子向寶拜曰:「我,王母使臣。昔使蓬萊,不慎為鴟梟所搏。君仁愛這ㄈ,實成德濟。今當受使南海,不得奉侍。」極以悲鳴,以白環四枚與寶,曰:「令君子孫潔白,且位登三事,當如此環矣。」於此遂絕。寶生震,震生秉,秉生賜,賜生彪,四世明瀚,為東京盛族。

袁山松《後漢書》曰:陳,字叔明,陳留人。學《尚書》。躬自耕種,常有黃雀飛來,隨翱翔。

《風俗記》曰:六月,東南長風,俗名黃雀風。時海魚化為黃雀,因以為名。

《異苑》曰:永康王曠家,井上有一浣衣石,時時見有赤氣。後有二胡人寄居,忽求買石。未及受錢,曠子婦孫氏睹二黃雀斗於石上,疾往取之,變成黃金。

蕭廣濟《孝子傳》曰:王祥後母礎,欲得黃雀炙。祥思念,卒難致。須臾,忽有數十黃雀,飛入其幕。

《臨海異物志》曰:黃雀魚,常以八月化為黃雀,到十月入海為魚。

《廣志》曰:黃雀體純脂,江夏竟陵常獻給大官。

青雀编辑

《禮記·曲禮》曰:前有水,則載青旌。鄭玄注:載,舉於旌首以驚眾。青雀,水鳥也。

劉禎詩曰:翩翩野青雀,棲竄茨棘蕃。朝拾平田粒,夕飲曲池泉。猥出蔚萊中,乃至丹丘邊。

司馬彪與山巨源詩曰:翩翩野青雀,受性孤且微。昔生三河側,鼓翼帝王畿。

糜玄詩曰:青雀西飛,別鵠東翔。

大雀编辑

《廣志》曰:安息大雀,雁身,蹄似橐駝,色蒼,舉頭高八九尺,張翅丈餘,卵如甕。

《東觀漢記》曰:永平玄年,安息王獻條枝大雀。

《曹大家集》曰:兄超為西域都護,獻大雀,詔大家作頌。

 羽族部八 ↑返回頂部 羽族部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