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豸部七 太平御覽
卷九百五十一.蟲豸部八
木部一 

编辑

焦贛《易林·萃之大過》曰:亂頭多憂,蚤虱生愁。膳夫仲年,使我無聊。

《說文》曰:蚤,齧人跳蟲也。

《韓子》曰:子韋見孔子於商太宰,曰:「吾見孔子,則視子猶蚤虱之細者也。今吾見之於君。」鐘韋恐孔子貴於君也,因謂太宰曰:「且君之已見孔子,亦將視子猶蚤虱。」太宰弗復見也。

又曰:韓昭侯搔而佯亡一蚤,求之甚急,左右因取其蚤虱而殺之。昭侯以此察左右不誠也。

《淮南子》曰:昌羊去蚤虱,而人弗席者,為其來蛉窮也。高誘曰:窮,幽冀謂之氐,入耳之蟲。育音育。

又曰:釋大道,任小技,尾使蟾諸捕蚤。

《論衡》曰:人在天地之間,猶蚤虱之在衣裳,螻蟻之在穴隙也。

趙壹《解檳賦》曰:丹鴻可殺蚤虱。

《抱朴子》曰:蚤虱群攻,臥不獲安。曹植《論》曰:孟春之旦,從陽徑生貴放鳥雀者,加其祿也。得者莫不馴而放之,為利人也;得蚤者莫不摩之齒牙,為害身也。

虞翻《與弟書》曰:其餘几何,老更衣希,為蚤虱所咋,故一二相告。省書一過,悉以付火。

齊卞士《蚤虱賦序》曰:余居貧,布衣十年不制。一袍之,有生所托,資其寒暑,無與易之。為人多病,起居甚疏,縈寢敗絮,不能自釋。兼攝性懈惰懶事,皮膚澡刷不謹,氵沐失時,四體<寧毛>々,乃耕切。加以臭穢,故葦席蓬纓之間,蚤虱猥流,探揣獲撮,日不替手。

蝨蟣编辑

《說文》曰:蝨,齧人蟲也。蟣,蝨子也。

漢書》曰:項羽謂宋義曰:「疾引兵渡河,破秦必矣!」義曰:「不然。夫搏牛之虻,不可以破蝨。」虻喻秦,蝨喻章邯等。言大小不同勢。

又曰:王莽校尉韓威進曰:「以新室之威而吞胡虜,尾口中蚤蝨。」

《東觀漢記》曰:馬援擊尋陽山賊,上書曰:「除其竹木,譬如嬰兒頭多蟣蝨而剃之,蕩蕩然蟣蝨無所復依。」書奏,上大悅,因出小黃門,頭有蝨者皆剃之。

《續晉陽秋》曰:咸陽王猛被袍而詣桓溫,一見面,談當時之事,猛摸蝨而言,傍若無人。溫察而奇之。

《晉書》曰:阮藉著《大人先生傳》,曰:「少稱鄉黨,長聞鄰國,上欲圖三公,下不失州牧。獨不見群蝨之處禈中,逃乎深縫,匿乎壞絮,自以為吉宅,行不敢離縫,匿手禈襠,自以為得繩墨也。然炎丘火流,焦邑閩獰,群蝨處於禈中而不能出也?君子之處域內,何異夫蝨之處禈中乎?」

《齊書》曰:江泌性行仁義,衣弊蝨多。綿里置壁上,恐蝨飢死,乃置衣中。數日中,終身無復蝨。

又曰:卞彬為南康郡丞。彬頗飲酒,擯棄形體,仕既不熟,乃著《蚤蝨》、《禺蟲》、《蝦蟆》等賦,皆大有指斥。

《三國典略》曰:梁劉愨,常有飛書謗愨,梁主怒曰:「劉愨似衣中蝨,必須扌舀音恰。之!」

《北史》曰:司馬子如為大行台,及文襄輔政,見之,哀其憔悴,以膝袂承其首,親為擇蝨;賜酒百瓶、羊五百口,糧米五百石。子如曰:「無事尚被囚几死,若受此,豈有生路耶?」

《列子》曰:紀昌學射於飛衛,使學視小如大。紀昌以犛懸蝨於牖南面而望之,二年之後如車輪焉。以睹余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孤蓬之射之,貫蝨之心而懸不絕。以告飛衛,飛衛曰:「汝得之矣。」

《莊子》曰:濡需者,豕蝨是也。擇疏鬣,自以為廣宮大囿;奎蹄曲限,乳間股腳,自以為安室利處。不知屠者一旦布燥煙火,而與豕俱焦。

《韓子》曰:天下無道,攻擊不已。甲冑生蟣蝨,燕雀處帷幄,而兵不歸。故曰:「戎馬生於郊。」《淮南子》亦云。

又曰:應侯謂秦王曰:「王得宛,臨陳陽夏,斷河內,臨東陽;邯鄲,猶口中蝨也。」

又曰:三蝨食彘,相與訟。一蝨遇之,曰:「奚訟?」三蝨曰:「爭肥饒者」。一蝨曰:「若爾,不患臘之將至而烹之也?躁目,若有奚患?」於是乃相與聚其目而食之,彘瘦,人乃不殺。

《淮南子》曰:牛馬之氣蒸,不能生蟣蝨;蟣蝨之風蒸,不能生牛馬。故化生於外,非生於內也。

又曰:湯沐具而蟣蝨相弔,大廈成而燕雀相賀。

《抱朴子》曰:夫蝨生於我,我非蝨之父母,蝨非我之子孫也。

又曰:眼能察天衢,而不能周項領之間;耳能聞雷霆,而不能址蝨之音也。

又曰:今頭蝨著身,皆稍變而白;身蝨著頭,皆漸化而黑。則玄、素果無定質,移易在乎所漸也。

《符子》曰:齊、魯爭汶陽之田,魯侯有憂色。魯隱者周丰往觀曰:「臣常晝寢,愀然聞群蝨之斗乎衣中,甘臣膏腴之肌,珍臣項膂之膚,相與樹黨爭之,日夜不息,相殺者大半。蝨父止之曰:『我與汝所廬不過縫,所饗食不過容口,奚用竊爭交戰為哉?群蝨止。』今君以七百里地為君之城,亦以足矣,而以汶陽數步之田感君之心,曾不如一蝨擲戟,竊為君羞之!」魯侯曰:「善。」

《語林》曰:顧和始為揚州從事,月旦,當朝未入,停車州門外。須臾,周侯巳醉,著白袷,憑兩人來詣丞相,曆和車邊。和先在車中覓蝨,夷然不動。周始見遙過,去行數步,覆反還,指顧心曰:「杆中何所?」顧擇蝨不輟,徐徐應曰:「杆中最是難測量地。」

《風俗通》曰:河南趙仲讓為梁冀從事郎中。冬月,坐庭中,向日解壞裘捕蝨。襄成君使推問之,冀笑曰:「杆我從事,絕清高士也。

楊偉《時務論》曰:夫吞八荒者,不咀蟣蝨也。

《神異經》曰:西荒擲晷有人焉,長短如人,著百結敗衣,手足虎爪,名犭為。張茂先曰:俗曰貌偽。音伺人眠,輒往就人,欲食人腦。先使捕蝨,得臥而舌出,槃地丈餘,聞其聲。常燒火石,伺其得臥舌出,以石投舌上,於是低頭絕氣而死。

《異苑》曰:太孫廣頭上不得有蝨,蝨大者便遭期喪大功,小則小功緦服。

劉義慶《宣驗記》曰:晉義熙中,京師長年寺道人惠祥與法向連堂。夜四更中,惠遙喚向暫來,往視,祥仰眠,交手胸上,足廷直,云:「可解我手足繩。」曰:「上并無繩也。」祥因得轉動,云:「向有人眾縛我手足,鞭交下。問何故齧蝨?」語祥:「若更不止,當入兩間磕音盍。之。」祥後懲戒於蝨,余無精進。

《相牛經》曰:治牛蝨,用苦梗、生魚汁、清坎底土、苦酒合途之。

《夢書》曰:夢梳篦,為憂解也;其髪滑澤,心喜也;蟣蝨盡去,百病愈也。蟣蝨為憂,齧人身也。夢見蟣蝨,有憂至也。

揚雄《長楊賦》曰:鞮鍪生蟣蝨,介冑被沾汗。

趙壹作《非草書》曰:俯而擇蝨,不暇見地;仰而觀針,不暇見天。天地至大而不見者,銳精於針、蝨也。

魏文帝《與王朗書》曰:蚤蝨雖細,虐於安寢;鼷鼠至微,猶毀郊牛。

嵇康《養生論》曰:夫蝨處頭而黑,麝食柏而香。

又《與山濤書》曰:危坐一時,髀不得搖;性復多蝨,把搔尾。而當襲以章服,揖拜上官,三不可堪也。

编辑

《字林》曰:螕,齧牛蟲也。

蟭暝编辑

《晏子春秋》曰:景公問晏子曰:「天下有極細乎?」對曰:「東海有蟲,生於蚊睫,有乳而飛,蚊不為驚。臣嬰不知其名,東海耆老命曰蟭暝。」

《列子》曰:江浦之間生么細么也。蟲,其名曰焦暝。群飛而集於蚊睫,不相觸也,棲宿去來,蚊不覺也。離朱、子羽方晝拭眥揚眉而望之,弗見其形。離朱,黃帝時明目人。子羽,未聞也。

《抱朴子》曰:暝屯蚊眉擲晷,而笑彌天之大鵬;寸鮒游牛跡之水,不貴橫海之巨鱣也。

音囿编辑

《說文》曰:蛕,腹中長蟲也。

叩頭编辑

《異苑》曰:有小蟲,形色如大豆,咒令叩頭,又使吐血,皆從所教。如似請放稽顙,輒七十而有聲,故俗呼為叩頭也。

傅咸《叩頭蟲賦序》曰:叩頭蟲,蟲之微細者。然觸之,輒叩頭。人以其叩頭,殺之不祥,故莫之害也。

食尸编辑

裴氏《廣州記》曰:林任縣有甲蟲,嗜臭肉。人死,食尸都盡。紛紛滿屋,非可驅殺。

《博物志》曰:景初中,蒼梧刺史到京師云:「廣州西南數郡,人病將死,便有飛蟲狀如麥集舍,人死便食,不可斷截,惟殘骨在便去。以梓板為器,則不集。」

编辑

音饒

《說文》曰:蟯,腹中短蟲也。

史記》曰:臨菑里女子薄吾病甚眾,醫皆為寒熱篤,當死不治。淳于意診其脈曰:「蟯瘕。」蟯瘕為病,腹大,上膚黃粗,循之戚戚然。意飲以元華一撮,即出蟯,可數升。病已三十日,如故。

《淮南子》曰:天下物莫不資於水,澤及蛟音歧。蟯而不求報。

编辑

《廣雅》曰:復育,蛻也。

《論衡》曰:蟬生於復育,開背而出。

编辑

《詩》曰:螓首蛾眉。

《爾雅》曰:蛾,虜蠶蛾。

《廣雅》曰:并,步丁反。蛾也。

漢書》曰:建始玄年春三月,上幸雍祠五畤。秋八月,有白蛾群飛蔽日,從東都門至軹道。

《宋書》曰:傅亮。少帝失德,常懷憂懼。直宿禁中,睹夜蛾赴燭,作《感物詩》,以寄意焉。

《王子年拾遺記》曰:有谷將子學道者也,言於燕昭王曰:「西王母尋來,必語虛尤之朮。」不逾一年,王母果至,與昭王游於燧林之下。談炎上鑽火之朮,取緣桂之膏燃以映夜。忽有飛蛾銜火狀如丹雀來,拂於桂膏之上。蛾出於員丘之穴。

郭子橫《洞冥記》曰:武帝既耽於靈怪,常得丹豹之髓、白鳳之膏,磨青錫為屑,以淳蘇油和之,照於神檀,夜暴雨,火光不滅。有霜蛾如蜂赴燈,侍者舉麟須之拂以驅之。

《列仙傳》曰:園客,濟陽人。種五色香草,服食其實。一旦,有五色蛾止其香末,收而荐之,生繭焉。

《符子》曰:不安其昧而樂其明,是猶夕蛾去暗赴燈而亡者也。

崔豹《古今注》曰:飛蛾善拂燈,一名火花,一名慕光。

《廣志》曰:有蠶蛾。凡草木蟲以蛹化,為蛾甚眾。

《述異記》曰:楚莊王宮人,一旦化為野蛾而飛去。

《夢書》曰:蛾為婦女眉儇也。夢見蛾者,憂婚也。

《白澤圖》曰:赤蛾兩頭而白翼者,龍也。殺之立死矣。

支曇諦《禍獰菑賦》曰:悉達有言曰:「愚人貪財,如蛾投火。」誠哉斯言!信而有徵。

鮑明遠《飛蛾賦序》曰:仙人司暗,飛蛾候明。均靈升化,詭態齊生。觀生齊而態詭,各會性以憑方。陵焦煙之浮景,赴熙焰之明光。拔身幽草下,畢免子堂。本輕死以邀願,得縻爛其何傷!豈效南山之文豹,避霧雨而岩藏?

编辑

蠶具資產部中

《爾雅》曰:鬼,蛹也。郭璞注曰:蠶蛹也。

《說文》曰:鬼,蛹也,讀若潰。蛹,繭蟲也。

《韓子》曰:蟲有鬼者,一身兩頭,爭食相齧也,遂殺己。人臣爭事,亡其國者,皆鬼類也。

七賜切编辑

《爾雅》曰:戶感切。毛蠹。即蛓。黑,如占切。{斯蟲}。<蟲>屬,今八角<蟲>蟲音蟲。

《說文》曰:蛓,毛蟲也,讀若笥。,毛蠹也。

蟥蛢编辑

上音黃下音瓶

《爾雅》曰:蚑符,蟥蛢。郭璞注曰:甲蟲也。大如虎豆,綠色。江東呼蟥蛢。孫炎曰:翼在甲里。

《說文》曰:蛢音韋。蟥也,以翼鳴者也。

班猫编辑

《本草經》曰:班貓,一名龍尾,味寒,生谷中。

《吳氏本草經》曰:班猫,一名班蠔,一名龍蠔,一名班菌,一卷發髪,一名晏青。神農辛,歧伯咸,桐君有毒,扁鵲甘,有大毒,生河內川谷,或生水石。

地膽编辑

《廣雅》曰:地膽、地要,青也。

《本草經》曰:玄青,春食芫華,故云玄青。秋為地膽。地膽,黑頭赤尾,味辛有毒,主蠱毒、風注。秋食葛華,故名之為葛上亭長。

《吳氏本草經》曰:地膽,一名玄青,一名杜龍,一名青虹。

《陶弘景本草經》曰:地膽,味辛寒,有毒,一名玄青,一名青蛙。真者出梁州,狀如大馬蟻,有小翼子。偽者即是班貓所化,狀如大豆。大都治體略同,必不能得真,此亦可用。

蛤蚧编辑

《嶺表錄異》曰:蛤蚧,首如蝦蟆,背有細麟如蠶子,土黃色,身短尾長。多巢於樹中。端州子牆內,有巢於廳署城樓間者。旦暮則鳴,自呼蛤蚧。或云鳴一聲是一年者。里人彩之,鬻於市為藥,能治肺疾。醫人云:「藥力在尾,尾不具者無功。」

龐降编辑

《嶺表錄異》曰:龐降,生於山野。多在橄欖樹上,形如蜩蟬,腹青而薄。其聲葉,其鳴自呼為龐降。但聞其聲,彩者鮮得。人以善價求之,以為媚藥。

编辑

《梁書》曰:王琳敗後,入齊,為特進侍中。所居屋脊無故剝破,出赤蛆數升,落地化為血,蠕動。

又曰:玄帝時,安城人劉敬躬於田間得白蛆,化為黃金龜。將銷之,龜生光照室。敬躬以為神而禱之,所請多驗。遂謀主亂,帝命都督王剎電討擒之。

《後魏書》曰:宣武遐昌三年,章武王熙為相州刺史。有蛆生於庭。俄而反,伏誅。

《廣五行記》曰:北燕馮跋太平二十一年三月,蛆觸地而生。月余,跋為弟洪所殺。

又曰:唐來俊臣性殘忍貪淫,縱暴自恣。制獄數年,家積巨萬,凡所殺戮不可勝計。俊臣家婢生一塊肉,大如二升碗。剖之,有赤蛆升余。須臾皆變為蜂,螫人而去。

 蟲豸部七 ↑返回頂部 木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