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966

 果部二 太平御覽
卷九百六十六.果部三
果部四 

编辑

謝承《後漢書》曰:丹陽張磐,字子石,為廬江太守。尋陽令嘗餉一奩甘,其小男年七歲,就取一枚。磐奪取,付外。卒以兩枚與之,磐奪兒甘,鞭卒曰:「何故行賂於吾子!」

《宋書》曰:彭城王義康,時四方獻饋,皆以上品薦義康,而以次者供御。上嘗冬月啖甘,嘆其味並劣。義康在坐,曰:「今年甘殊有佳者。遣人還東府取甘,大三寸。」

又曰:元嘉末,魏太武征彭城,遣使送九種塩并胡皷,仍求黃甘。

《梁書》曰:呂僧珍既有大勳,任惣心膂,性甚恭慎。當直禁中,盛暑不敢解衣。每侍御座,屏氣鞠躬,果食未嘗舉筯。嘗醉後取一甘食,武帝笑謂曰:「卿今日便是大有所進!祿外令月給錢十萬。」

《唐書》曰:羅浮甘子,開元中始有山僧種於南樓寺,其後常資進獻。幸蜀、幸奉天之歲,皆不結實。

又曰:天寶中,中書門下奏曰:「臣等今日因奏事承德音:『聞江南為橘,江北為枳,蓋以地氣有殊,物性因變。朕近於宮內種甘子樹數株,今秋已來,結實一百五十顆,乃與江南及蜀道所進無別,亦可謂稍異也。』」

《晉令》曰:閬中縣置守黃甘吏一人。

《風土記》曰:甘,橘之属,滋味甜美特異者也。有黃者,有赬者。赬者謂之壺甘。

《廣志》曰:甘有二十一核。有成都平蔕甘,大如升,色蒼黃。犍為南安縣出黃甘。

《神異經》曰:東方朔云:「東南外有建春山,其上多美甘樹。」

《京口記》曰:京城東門射堂前,柑樹十餘株。

盧諶《祭法》曰:冬祠用柑。

《襄陽記》曰:李衡,字叔平,為丹陽太守。衡每欲治家,妻輙不聽。後密遣十人,於武陵龍陽洲上作宅,種柑千樹。臨死勑兒曰:「汝母惡吾治家,故窮如是。吾州里有千頭木奴,不責汝衣食,歲上一疋絹,亦足用矣。」及衡甘成,歲得絹數千疋。

《荊州記》曰:枝江有名甘。宜都郡舊江北有甘園,名宜都甘。

《湘州記》曰:州故大城內有陶侃廟地,是賈誼故宅。誼時種甘,猶有存者。

崔豹《古今注》曰:甘實形如石榴者,謂為壺甘也。

《唐新語》曰:益州每歲進甘子,皆以紙裹之。他時,長吏嫌紙不敬,代之細布。既而恐甘子為布所損,每懷憂懼。俄有御史甘子布至,長吏以為推布裹甘子事,懼曰:「果為所推!」及子布到驛,長吏但敘以布裹甘子為敬。子布初不之知,久而方悟,聞者莫不大笑。

又曰:安祿山將反,宰臣韋見素請以平章事追之,玄宗許焉。草詔訖,中留之,遣中使輔璆琳送甘子,且觀其變。璆琳受賂而還,因言無反狀。玄宗謂宰臣曰:「祿山必無二心,詔本朕已焚矣。」

《異苑》曰:河內司馬玄胤,元嘉中為新淦令,喪官。月旦設祭,甘化而為鳶。

又曰:南康皈美山石城內,有甘橘橙柚。就食其實,任意取足。脫持歸者,便遇大虺,或顚仆失徑,家人啖之亦病。

《述異記》曰:南康郡有東望山,營民入山頂,有湖清深;又有菓林,周四里許,眾菓畢植,間無雜木,行列整齊,如人功也。甘子熟,三人共食致飽。訖,懷二枚欲以示外人。便還,尋覓向逕,迴旋半日,迷不能得。即聞空中語云:「放雙甘,乃聽汝去!」懷甘者恐怖,放甘於地,轉眄即見歸徑,乃相與俱卻返。

《廣古今五行記》曰:唐高宗調露中,連州見一甘樹,四月中有子,如拳大,剖之,有兩頭虵。

又曰:唐光宅中,季崇真任益州刺史。廳事前有甘樹,有子大如雞子,晚熟,微有小孔如針。郡官咸異之,方欲將進,久而方罷。因剖之,得一赤班虵,長尺餘。崇真後為兵所殺。

王廙《洛都賦》曰:若夫黃甘、荔支,殊遠之珍,雖非方土之所產,重九譯而來臻。

潘安仁《笙賦》曰:披黃苞以授甘,傾縹瓷以酌醽。

張載詩曰:三巴黃甘,瓜州素柰,渴者所思,銘之裳帶。

郭璞《柚讚》曰:厥苞橘柚,精者曰甘。

孔坦表曰:天恩例賜,酃酒黃甘,不勝受遇,謹表以聞。

張衡《七辯》曰:離支、黃甘。

宗炳《甘頌》曰:煌煌嘉賓,磊如景星,南金其色,隨侯厥形。

编辑

焦贛《易林·剝之屯》曰:北山有萊,橘柚所聚。荷囊戴畚,盈我筐筥。

《尚書·禹貢》曰:淮海惟楊州,厥苞橘柚錫貢。小曰橘,大曰柚。其所苞而致者也。錫命乃貢,言不嚐也。

《周禮·冬官上·考工記》曰:橘踰淮而北為枳,此地氣然也。

《春秋運斗樞》曰:旋星散為橘。

史記》曰:蘇秦說燕文侯曰:「君誠能聽臣,齊必置魚塩之海,楚必致橘柚之園。」

漢書》曰:江陵之千樹橘,其人皆與千戶侯等。

《東觀漢記》曰:馬援好事,至荔浦,見冬筍,名曰苞荀,上言:「《禹貢》『厥苞橘柚』,疑謂是也。」

又曰:建武中,單于來朝,賜橙橘。

謝承《後漢書》曰:張磐為廬江太守,尋陽令餉橘一奩,小男年七歲,卒以兩橘與之。磐還橘鞭卒。具甘部。

又曰:沛國桓嚴,字文林,罷鄮縣,舍楊州從事屈豫室。廷有橘樹一株,遇其實熟,數垂室內,嚴乃以竹蕃樹四面。時風吹動,兩實墮地,以書繩縛繫樹枝。

《後漢書》曰:廉范為成都太守,部人楊由善風雲占候。嘗有風吹削哺,哺當作材,音孚廢切。太守以問由,對曰:「方當有薦木實者,其色黃赤。頃之,五官掾獻橘數苞。益部耆舊同。

《魏志》曰:倭國有橘,不知滋味。

《吳志》曰:陸績年六歲,於九江見袁術。出橘,績懷三枚,拜辭墮地。術謂曰:「陸郎作賓客,而懷橘乎?」績跪荅曰:「欲歸遺母。」術大奇之。

《吳錄·地理志》曰:朱光祿為建安郡,中庭有橘,冬月樹上覆裹之。至明年春夏,色變青黑,味尤絕美。《上林賦》云:「盧橘夏熟。」盧,黑也,蓋近是也。

《吳曆》曰:吳王饋魏文帝大橘,魏文帝詔羣臣曰:「南方有橘,酢正裂人牙,時有甜耳。」

《建武故事》曰:咸和六年,平西將軍庾亮送橘,十二實共同一柢,以為瑞異,百官畢賀。《中興書》曰:王者德盛,則嘉禾生。橘亦嘉味之流。

《晉宮閣名》曰:華林園,橘十一株。

《宋書》曰:孝武大明中,芳香琴堂東西有雙橘連理,改芳香琴堂為連理堂。

《齊書》曰:豫章王嶷薨,忽見形於第後園,乘腰輿指麾處分,呼直兵。直兵無手板,左右授一玉手板與之,曰:「橘樹一株死,可覓補之!」因出後園閣,直兵倒地,仍失手板。

《南史》曰:虞愿始數歲,家中橘樹冬熟,諸兒競來取之,愿獨不取,家人皆異之。

《三國典略》曰:梁侯景未平,王僧辯獻嘉橘一帶二十五子于湘東王。王荅之曰:「昔文康獻橘,十有二子,用今方古,彼有慚色。今景之兇惡既稔,凱歌之聲已及,嘉瑞遠臻,但增鯁慰。」

《晏子》曰:晏子使楚,楚王謂其左右曰:「晏嬰,習辤者也,吾欲傷之。」坐定而縛一人至,問何為,曰:「齊人,坐盜。」王視晏子曰:「齊人善盜乎?」晏子對曰:「嬰聞橘生於淮北則為枳,枝葉徒似,其實味不同,水土異也。今民生於齊不盜,入楚,得無俲楚民善盜耶?」王笑曰:「寡人取病焉。」

又曰:晏子使楚,楚王進橘置削。晏子并食不剖,王曰:「橘當云剖。」對曰:「臣聞之,賜人主前者,瓜桃不削,橘柚不剖。今者萬乘無教,故不敢剖,臣非不知也。」

《莊子》曰:三王五帝之禮義法度,譬猶樝梨橘柚,其味相反,而皆可適於口。

《淮南子》曰:夫橘樹之江北,化而為橙。

《呂氏春秋》曰:常山之北,投淵之上,有百菓焉,群鳥所食。箕山之東,青馬之所,有甘櫨焉。箕山,許由隱所。青馬,崑崙山東矣。江浦之橘,雲夢之柚,漢上之菤,所以致之。菤,菤耳也。音卷。

《山海經》曰:洞庭之山,其木多橘。

《正論》曰:橘柚之貢,堯舜不嚐;山龍華虫,帝王不以為褻服。而命臣餘黃甘厭文繡者,蓋以萬數者也。

《鹽鐵論》曰:孝武皇帝平百越,以為園圃,而民皆厭橘柚。

宋躬《孝子傳》曰:王靈之,廬陵西昌人。喪父母,二十年鹽酢不入其口。所住屋,夜有光。廷中橘樹,隆冬三實。

《會稽先賢傳》曰:嚴遵從光武,遇蜀郡獻橘、栗,上持付公卿,遵獨不取。已具甘中。

《水經》曰:劉備時,巴郡結舫水居者五百家。縣有甘橘官荔枝園,夏至則熟。二千石常設廚膳,命士大夫共會樹下食之。縣北有稻田,出御米也。

《南夷志》曰:甘橘,大釐城有之,其味甚酸。穹贆音飄有橘,大如覆杯。

《湘州記》曰:泉陵縣有焦山,山上多橘。

裴淵《廣州記》曰:羅浮山有橘,夏熟,實大如李。

《雲南記》曰:雲南出甘、橘、甘蔗、橙、柚、梨、蒲桃、桃李、梅杏,糖酪之類悉有。

《魏王花木志》曰:盧橘:蜀土有給客橙,似橘而非,若柚而香,冬夏華實相繼,或如彈丸,或如拳,通歲食之。亦名盧橘。

《異物志》曰:橘為樹,白華而赤實,皮既馨香,又有善味。江南則有之,不生他所。交阯有橘,置長官一人,秩三百石,主歲貢御橘。

《續搜神記》曰:晉孝武帝世,宣城秦精嘗入武昌山中採茗,忽見一人,身長一丈,通體皆毛,從山北來。乃探懷中二十枚橘與精,甘美異常。具茗中。

《異苑》曰:南康歸美山石城有橘,就食任意取足。脫持歸者,輙道遇大虺。具甘部。

任昉《述異記》曰:越多橘柚園,越人歲多橘稅,謂之橘籍。吳闞澤表云「請除臣之橘籍是也。」越中有王氏橘園、胡氏梅山、賀氏之瓜。

《廣五行記》曰:陳後主夢黃衣人圍城,繞城橘樹盡伐去之。及隋兵至,上下通服黃衣,未幾為隋攻圍之應。

《嶺表錄異》曰:山橘子,大者冬熟,如土瓜;次者如彈丸。其實金色而葉綠,皮薄而味酸,偏能破氣。容廣之人,帶枝葉藏之。入膾醋,尤加香美。

《楚辭》曰:皇后嘉樹,橘來服。皇,天也。后,土也。服,習也。言皇天后土,生美橘樹,異於眾。受命不遷,生南國。深固難從,更其壹志。綠葉素榮,分其可喜。

又曰:斬伐橘柚,列樹苦桃。

司馬相如《子虛賦》曰:橘柚芬芳。

又《上林賦》曰:盧橘夏熟。郭璞注曰:蜀中有給客橙,即橘也。冬夏華實相繼也。

揚雄《蜀都賦》曰:於西則鹽泉鐵冶,橘林銅陵。

張衡《南都賦》曰:遊女弄珠於漢睪之曲。注曰:遊女,漢女也。鄭大夫交甫於漢見之,而贈之橘柚。

曹植《橘賦》曰:播萬里而遙植,列銅雀之園廷。背江洲之暖氣,處玄朔之肅清。

孫楚《枤杖賦》曰:朱橘甘美,紫梨甜脆。

傅玄《菊賦》曰:詩人覩王雎而詠后妃之德,屈平見朱橘而申貞臣之志焉。

繁休伯《三胡賦》曰:頟似鼬皮,色象萎橘。

左思《蜀都賦》曰:家有鹽泉之井,戶有橘柚之園。

《栢梁臺詩》太官令曰:柤梨橘栗桃李梅。

《古詩》曰:橘柚垂華實,乃在深山側。聞君好我甘,竊獨自雕飾。

崔琦《七蠲》曰:于斯江睪,寔產橘柚。孟冬之月,於時可食。撫以玉手,永用華飾。

王褒《僮約》曰:南安拾栗採橘。南安,縣名,出好栗橘。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六十六

 果部二 ↑返回頂部 果部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