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三

<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
卷之一百二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四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三

  皇王部二十八

   後魏顯宗獻文皇帝  髙祖孝文皇帝

   丗宗宣武皇帝    肅宗孝明皇帝

    顯宗獻文皇帝

後魏書曰顯宗獻文皇帝諱弘髙宗文成皇帝之長子也

母曰李貴人興光元年秋七月生於隂山之北太安二年

二月立爲皇太子聦叡機悟㓜有濟民神武之䂓仁孝純

至禮敬師友和平六年夏五月即皇帝位大赦天下秋七

月太尉乙渾爲丞相事無大小皆决於渾是𡻕劉子業叔

父彧殺子業僣立天安元年春正月大赦改元二月丞相

太原王乙渾謀反伏誅皇興元年閏月劉彧青州刺史沈

文秀兾州刺史崔道固並遣使請舉州内属二年夏四月

髙麗庫莫奚契丹于闐波斯諸國各遣使朝獻四年三月

詔宣告天下民有病者所在官司遣醫就家𧦽視所湏藥

物任醫所湏量給之八月帝欲禪位於叔父京兆王子推

羣臣固請帝乃止後下詔曰朕承洪業運属太平淮岱率

從四海清晏是以希心𤣥古志存淡泊躬覽萬務則損頤

神之和一日或曠政有滯淹之失且子有天下歸尊於父

父有天下傳之於子今稽叶靈運考㑹羣心爰命儲宫踐

曻大位朕方優逰恭巳栖心浩然社禝乂安克廣其業不

亦善乎百官有司其祗奉元子以荅天休宣布㝢内咸使聞

悉於是羣公奏曰三皇之丗𣽃泊無爲故稱皇是以漢髙

旣稱皇帝尊其父爲太上皇明不統天下今皇明㓜冲萬

機大政猶冝陛下惣之謹上尊號太上皇帝乃從之太上

皇徙御崇光宫採椽不斵土堦而巳國之大事咸以聞承

明元年二十三崩于永安殿在位六年謚曰獻文皇帝廟

號顯祖葬雲中金陵

    髙祖孝文皇帝

後魏書曰髙祖孝文皇帝諱宏顯祖獻文皇帝之長子母

曰李夫人皇興元年八月生平城紫宫神光照室天地氤

氲和氣充塞帝生而㓗白有異姿襁褓歧嶷長而淵SKchar2仁孝

卓然有君人之表顯祖尤愛異之三年夏六月立爲皇大

子五年秋八月即皇帝位於太華前殿大赦改元延興元

年冬十月沃野統萬二鎮叛詔太尉隴西王元賀追擊至

罕㓕之斬首三萬餘級徙其遺逆於兾定相三州爲

營户十二月詔訪舜後獲東萊郡民嬀茍之復其家畢丗

以彰盛德之不杇二年春二月詔曰尼父禀逹聖之姿體

生知之量窮理盡性道光四海頃者淮徐未賔廟隔非所

致令祠典寢頓禮章殄㓕遂使女巫妖覡淫進非禮殺生

鼓舞倡優媟狎豈所以尊明神敬聖道者也自今巳後

有𥙊孔子廟制用酒脯而巳不聽婦女雜合以祈非望之

福犯者以違制論夏四月詔工啇雜𩔖盡聽赴農詔沙門

不得去寺浮遊民間是月劉彧死子昱僣立秋七月詔州

郡縣各遣二人才堪專對者赴九月講武當親問風俗詔

縣令能静一縣刼盗者兼治二縣即食其禄能静二縣者

兼治三縣三年遷爲郡守二千石能静二郡上至三郡亦

如之三年遷爲刺史三月詔諸倉屯榖夌充積者出賜貧

民夏四月詔以孔子二十八丗孫魯郡孔乗爲崇聖大夫

給以十户供洒掃四年九月以留昱内相攻戰詔將軍元

蘭將三萬騎及假東陽王丕爲後繼伐蜀漢承明元年

月太上皇帝崩大赦改年尊皇太后爲太皇太后臨朝稱

制秋七月追尊皇妣李貴人爲思皇太后太和元年七月

劉昱死弟准僣立二年夏四月京師旱祈天文於北苑親

自禮焉减膳避正殿澍雨大洽曲赦京師九月⻱兹國遣

使獻龍馬三年四月吐谷渾國遣獻猫牛五十頭是年島

夷蕭道成廢其主劉准而僣立自號曰齊四年春罷畜鷹

鷂之所以其地爲報德佛寺五月詔㑹京師𦒿老賜錦綵

衣服几杖稻米蜜麺復家人不傜役六年三月蕭道成死

子𦣱僣立七年閏月皇子生大赦天下定州上言爲粥飢

民所活九十四萬七千餘口八月詔曰帝業至重非廣詢

無以至治今制百辟卿士工啇吏民各上便冝利民益治

損化傷政直言極諌勿有所隠務令辭無煩華理從簡實

朕將親覽以知丗要使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九年

春正月詔曰圖䜟之興起於三季旣非經國之典徒爲妖

邪所憑自今圗䜟祕諱及名爲孔子閉房記者一切皆焚之

留者以大辟論又諸巫覡假稱神鬼妄說𠮷凶及委巷諸卜

非墳典所載者嚴加禁斷大饗羣臣干大華殿班賜皇誥

十年春正月帝始服衮冕饗方國二月𥘉立黨里鄰三長

定民户籍夏四月始制五等公服帝服以法服御輦祀於

西郊八月給尚書五等品爵巳上朱衣玉佩大小組綬九

月詔起明堂辟雍冬十月有司議依故事配始祖於南郊

十有一年春正月詔定樂章非雅者除之十有一月詔罷

尚方錦繡綾羅之工四民欲造任之無禁其御府衣服金

銀珠玉綾羅紬錦太官雜器太僕乗具内庫弓矢岀其太半

班賚百官及京師民庶下至工啇皂𨽻逮於六鎮戍士各

有差十二月詔祕書丞李彪著作郎崔光改析國記依紀傳

之體十有二年春正月𥘉建五牛旌旗五月詔雲中河西

及𨵿内六郡各脩水田通渠漑灌増置彛器於太廟九月

起宣文堂經武殿十三年春正月車駕有事於圓丘於是

𥘉備大駕七月幸靈泉池與羣臣御龍舟賦詩而罷立孔

子廟於京師十有四年八月詔議國之行次九月皇太后

馮氏崩冬十月葬文明太后於永固陵車駕謁永固陵羣

臣固請公除帝不許帝居廬引見羣寮於大和殿東陽王

丕等據權制固請帝引古禮徃復羣臣乃止十五年春正月

帝始聽政於皇信東室𥘉分置左右史官夏四月帝始進

蔬食自正月不雨至于六月有司奏祈詔百神曰昔成湯

遇旱齊景逢災並不由祈山川而致雨皆至誠發中澍潤

千里萬方有罪在予一人今普天喪恃幽顯同哀神(⿱艹石)

靈猶應未息安饗何冝四氣未周便行祀事當考躬責巳

以待天譴五月議改律令上於東明觀析疑獄八月議養

老又議肆𩔖上帝禋于六宗之禮帝親臨决詔郡國有時

物可以薦宗廟者貢之移道壇於桑乾之隂改曰崇靈寺

詔諸州舉秀才先盡才學定親祫禘之禮議律令十有一

月詔二千石考在上者假四品將軍賜乗黄馬一疋上中

者五品將軍上下者賜衣一襲十有二月帝爲髙麗王璉

舉哀於城東行宫車駕迎春於東郊十有六年春正月饗

群臣於太華殿帝始爲王公興懸而不樂宗祀顯祖獻文皇

帝於明堂以配上帝遂昇靈臺以觀雲物詔定行次以水

承金制諸逺屬非太祖子孫及異姓爲王者皆降爲公公

爲侯侯爲伯伯爲子子爲男二月詔祀唐尭於平陽祀虞舜

於廣㝤夏禹於安邑周文王於洛陽改謚宣尼曰文聖尼父

謚孔廟夏四月頒新律令大赦天下八月司徒尉元以老遜

位以尉元爲三老㳺明根爲五更又飬國老庶老詔曰夫

文武之道自古並行威福之施必也相籍故三五至仁尚

有征伐之事夏殷明叡未捨兵甲之行今則訓文有典教

然於習武之方猶未盡將於馬射之前先行講武之式可勑

有司豫脩場埒其列陣之儀五戎之數別俟後勑冬十月太極

殿成大饗羣臣十有七年夏四月立皇后馮氏六月帝將南

伐詔造河橋立皇子恂爲皇太子秋七月以皇大子立詔賜

民爲父後者爵一級是月蕭頥死孫昭業僣立八月車駕

發京師南伐歩騎三十餘萬太尉丕奏請以宫人從詔曰臨

戎不語内事宜停車駕至肆州幸并州親見髙年問疾苦

車駕所經傷民秋稼𠭇給榖五斛戊辰濟河語洛懷并肆

所過四州賜髙年爵百年以上假縣令九十以上賜爵三

級八十以上賜爵二級七十以上賜爵一級鰥寡孤獨不

能自存者人粟五斛帛二疋幸洛陽周廵故宫基趾帝頋

謂侍臣曰晉德不脩早傾宗祀荒毁至此用傷朕懷遂詠

𮮐離之詩爲之流涕觀河橋幸太學觀石經詔六軍發軫

帝戎服執鞭御馬而出羣臣稽顙於馬前請停南伐帝乃

止仍定遷都之計冬十月幸金墉城詔徵司空穆亮與尚

書李冲將作大匠董爵經始洛陽帝幸河南城幸豫州解

嚴設壇於滑臺城東告行廟以遷都之意大赦天下還幸

鄴十有八年春朝羣臣於鄴宫車駕南廵幸洛陽西宫二

月行幸河陽䂓建方澤之所車駕北廵至平城宫臨朝堂

部分遷留三月罷西郊𥙊天帝臨太極殿喻在代羣臣以

遷移之略秋七月以宋玉劉昶爲大將軍是月㠀夷蕭鸞殺

其主蕭昭業立業弟昭文冬十月親告太廟奉遷神主車

駕發平城宫次於中山之唐湖是月蕭鸞廢殺其主蕭昭

文而僣立車駕幸鄴經比干墓傷其忠而獲戾親爲吊文

樹碑而刋之車駕至洛陽蕭鸞雍州刺史曹虎據襄陽降

十有二月車駕至懸SKchar詔壽陽鍾離馬頭之師所𫉬男女

之口皆放還南十有九年春正月饗羣臣於懸瓠講武於

汝水之西大賚六軍車駕濟淮二月幸八公山路中雨甚

詔去蓋見軍士病者親恤之車駕至鍾離軍士擒鸞三

卒帝曰在君爲君其民何罪於是免歸之車駕發鍾離遣使

臨江數蕭鸞罪惡幸小沛遣使以太牢𥙊漢髙祖廟行

幸瑕丘以太牢祠岱岳詔選諸孔宗子一人封崇聖侯邑百户

以奉孔子之祀又詔兖州爲孔子起圉栢脩飾墳壠更建碑

銘褒楊聖德行幸滑臺次于石濟車駕至自南伐六月詔

始爲漢語不得以北俗之語言於朝廷若有違者免所居

官詔求天下遺書祕閣所無有禆時用者加以優償詔遷

洛之民死葬河南不得還北於是代人南遷者悉爲河南

洛陽人詔改長尺大升依周制度班之天下八月詔選天

下武勇之士十五萬人爲羽林虎賁以充𪧐衛九月六宫

及文武盡遷洛陽十有二月引見羣臣於光極堂宣示品

令第大選之始二十年春正月詔改姓爲元氏二月詔介

山之邑聽爲寒食自餘禁斷帝以旱咸秩羣臣自癸未不

食至于乙酉是夜澍雨大洽十有二月開鹽池之禁與民

共之置常平倉二十有一年春正月立皇子恪爲皇太子夏

四月行幸長安遣使者以太牢𥙊周文王於豐𥙊武王於鎬

六月車駕至自長安帝親爲羣臣講喪服於清徽堂八月

車駕南討九月車駕至新野冬十月四面進攻不尅詔左右軍

築長圍以守之二十有二年春正月拔新野三月大破蕭

鸞平北將軍崔惠景黄門郎蕭衍軍於鄧城斬獲首虜

二萬有餘秋七月詔曰朕以寡徳属兹䘮亂實頼群英凱清

南夏宜約躬賞効以勸茂績后之私府便可損半六宫嬪

御五服男女𢘆恤𢘆供亦令减半在我之親三分省一是

月蕭鸞死子寳卷僣立九月當以蕭鸞死禮不伐喪乃詔

反斾二十有三年春正月朝羣臣於鄴宫三月車駕南伐

帝不豫司徒彭城王勰侍疾禁中攝百揆車駕至馬圈

賊將蔡道福成公期率萬人弃順陽遁走帝疾甚車駕北

次榖塘原詔司徒勰徴太子於魯陽踐祚夏四月帝崩於

榖塘原之行宫在位二十九年時年三十三祕諱至魯陽發

喪還京師上謚曰孝文皇帝廟曰髙祖葬長陵帝幼有至

性寡𣣔寛慈毎垂矜捨進食者曽以𤍠羹傷帝手曽又於食

中得蟲穢之物𥬇而恕之宦者譛帝於太后太后大怒杖

帝數十帝黙而不自明太后崩後亦不以介意聽覽政事

從善如流哀矜百姓𢘆思所以濟益天地五郊宗廟二分之

禮常必躬親不以寒暑爲倦雅好讀書手不釋卷五經之

義覽之便講學不師授探其精奥史傳百家無不該渉善

談莊老尤明釋義才藻冨贍好爲文章詩賦銘頌有興而

作有大文筆馬上口授及其成也不改一字自㤗和十年

巳後詔𠕋皆常之文也自餘文章百有餘篇愛竒好士情

如飢渴待納朝賢隨才輕重常寄以布素之意悠然𤣥邁

不以丗務嬰心又少而善射有膂力年十餘𡻕能以指彈

碎羊膊骨及射禽獸莫不隨志而斃之至年十五便不復

殺生射獵之事悉止性儉素常服澣濯之衣鞍勒鐵木而

巳帝之雅志皆此𩔖也

    丗宗宣武皇帝

後魏書曰丗宗宣武皇帝諱恪髙祖孝文皇帝之弟二子

也母曰髙夫人𥘉夢爲日所逐避之床下曰化爲龍繞夫

人數匝寤而驚悸旣而有娠㤗和七年閏四月生帝於平

城宫二十一年正月立爲皇太子二十三年夏四月即皇

帝位于魯陽大赦天下帝居諒闇委政SKchar2輔秋八月遵遺

詔髙祖二夫人以下悉歸家景明元年春正月車駕謁長

陵大赦改年丁未蕭寳卷豫州刺史裴叔業以壽春内屬

二年春正月帝始親政三月詔曰治尚簡静任貴應事州

府佐史除授稍多誠爲損弊無益政道又京師百司寮局

殷雜官有閑長者亦同此例茍非精要悉從蠲省是月蕭

衍立寳卷第南康王寳融爲主年號中興東赴建業九年

發畿内夫五萬五千築京師三百二十三坊四旬而罷立

皇后于氏十有一月築圎丘於伊水之陽仍有事焉是月

寳卷直後張齊殺寳卷降蕭衍衍克建業三年三月寳卷

第建安王寳寅來降是月蕭衍又廢其主寳融而僣立自

稱曰梁九月車駕行幸鄴詔使者吊殷比干墓閱武於鄴

南冬十月帝親射遠及一里五十歩羣臣勒銘於射所四

年春正月車駕籍田於千𠭇三月皇后先蚕於北郊夏四

月南天笁國獻辟支佛牙正始元年春正月大赦改年八

月詔洛陽令有大事聽面敷奏元英攻義陽拔之擒送蕭

SKchar車蔡靈恩等十餘將英又大破衍將仍清三𨵿冬十

有一月勑有司依漢魏舊章營繕國學十二月以𫟍牧公

田分賜代遷之户詔羣臣議定律令二年詔尚書李崇太

府卿于忠散騎常侍㳺肇諌議大夫鄧羡俱爲大使糺斷

畿内其守令之徒各失彰露者即便施决州鎮重職聽爲

表聞三年春正月皇子生大赦天下十一月帝爲京兆王

愉清河王懌廣平王懷汝南王恱講孝經於式乾殿十一

月禁河南畜牝馬自碣石至於劒閣東西七千里置二十

二都尉永平元年六月詔曰慎重獄刑著於徃誥朕御兹

寳暦明鑒未逺斷决煩疑寔有攸愧可依洛陽舊國修聽

觀農𨻶起功及冬令就當與王公卿士親臨録問八月

兾州刺史京兆王愉據州反假尚書李平鎮北將軍行兾

州刺史討之大赦改元年尅信都執愉羣臣請誅帝弗許

詔送京兆二年春正月胡宻歩就磨切宻盤是悉萬斤卒

豆𨚗越狀切諸國並遣使朝獻嚈噠薄知國遣使來朝貢

白象髙昌國遣使朝貢冬十月郢州獻七寳牀詔不納十

一月詔禁屠殺含孕以爲永制帝於式乾殿爲諸僧朝臣

講維摩詰經三年冬十月詔曰朕乗乾暦年周一紀而道謝

擊壤敎慙刑措至於下人之焭鰥疾苦心常愍之此而

不恤豈爲民父母之意也可勑太常於閑敵之處嚴𠡠醫

署分師療治考其能否而行賞罰雖齡數有期脩短分定

然六疾不同或頼針石庶秦扁之言理驗今日矣又經方

愽條流處廣應病投藥卒難窮究更令有司集諸醫士

㝷篇推簡務有精要取三十餘卷以班九服郡縣備冩布

下郷邑使知救患之術延昌元年三月京師榖貴出倉粟

八十萬石以賑貧者夏四月詔曰肆州地震䧟死傷甚多

言念毀没有酸懷抱亡者不可復追生病之徒冝加療救

可遣太醫折傷醫并給所取之藥就治之大赦改元二年夏

四月庚子以絹五十五萬疋賑恤河南郡飢民三年春三月

詔曰肆州秀容郡敷城縣鴈門郡原平縣並自去年四月以

来山鳴地震于今不已告譴彰咎朕甚懼馬祗畏兢兢(⿱艹石)

臨深谷可恤瘼寛刑以荅災譴四年正月帝不豫丁巳崩

于式乾殿時年三十三謚曰宣武皇帝廟號丗宗葬景陵

帝㓜有大度喜怒不形於色雅性儉素𥘉髙祖欲觀諸子

志尚乃大陳寳物任其所取京兆王愉等皆競取珎玩帝

唯取骨如意而巳髙祖大竒之及庶人恂失徳髙祀謂彭

城王勰曰吾固疑此兒有非常志相今果然矣雅愛經

史尤長釋氏之義毎至講論連夜忘疲善風儀美容貌臨

朝淵嘿端嚴(⿱艹石)神有君人之量矣

    肅宗孝明皇帝

後魏書曰肅宗孝朋皇帝諱翊丗宗宣武皇帝之第二子

母曰胡充華永平三年三月帝生於宣光殿之東北有光

照于庭中延昌元年十月立爲皇太子四年春正月丁巳

夜即皇帝位大赦天下詔太保髙陽王雍入居西栢堂决

庶政又詔任城王澄爲尚書令百官惣巳以聽於二王二

月尊皇后髙氏爲皇太后三月皇太后出俗爲尼徙御金

墉城八月尊皇太妃爲皇太后帝朝皇太后於宣光殿大

赦天下羣臣奏請皇太后臨朝稱制九月皇太后親覽萬

熙平元年春正月大赦改年二年八月宴太祖巳來宗

室年十五巳上於顯陽殿申家人之禮九月詔曰察訟理

𡨚實惟政首躬親聽覽民信所由自今月望當暫岀城闉

親决滯枉主者可宣諸近逺咸使聞知神⻱元年二月詔

以神⻱表瑞大赦改年七月開𢘆州銀山之禁與人共之

二年九月皇太后幸崧髙山正光元年秋七月侍中元又

劉騰奉帝幸前殿矯皇太后詔曰丗祖宣武皇帝以叡明

承業廓寜區夏而鴻功未半早年登遐乃車書弗同勍宼

尚熾幼主稚弱夙纂寳暦曽定宗祏莫尅祗奉朕所以敬

慎羣請臨朝惣政僶俛從事以迄于兹自此春來先𤵜屢

發夏首及今數加動劇恐不堪日𨤲萬務巨細兼省帝齒

周星紀識學逾躋日就月將人君道茂足以撫緝萬邦

決百揆朕當率前志敬遜別宫乃幽皇太后於北宫殺太

𫝊領太尉清河王懌乂等㹅勒禁旅决事殿中帝加元服

大赦改年九月蠕蠕而蠢主阿那瓌來奔以太師髙陽王

雍爲丞相十月詔曰蠕蠕丗雄朔方擅制漠表隣通上國

百有餘載冝且優以賔禮期之立功䟽爵胙土大啓河岳

可封朔郡公蠕蠕王食邑一千户錫以衮冕加之輕蓋禄

秩儀衛同於戚藩二年三月駕幸國子學講孝經祠孔子

以顔淵配十有二月詔司徒崔光安豐王延明等議定服

章三年春正月辛亥帝耕籍田十有一月車駕有事圎丘

詔曰治暦明時前王茂軌孝成正律弈代通䂓去神⻱中

始命儒官改度昜憲如㑹旋衡今天正斯始陽煦將開品

物𥘉萌宜變耳目所謂魏雖舊邦其暦惟新者也便可班

宣内外號曰正光暦思與億兆共此惟新可大赦天下十

二月以牧守妄立碑頌輙興寺塔第宅豐侈店肆商販詔

中尉端衡肅厲威風以見事糺劾七品六品禄足代耕亦

不聽錮店占肆争利城市也四年春二月蠕蠕主阿𨚗SKchar

帥衆犯塞遣尚書左丞元孚兼尚書爲北道行臺持節喻

之四月阿𨚗瓌執元孚驅掠畜牧北遁詔驃騎大將軍尚

書令李崇中軍將軍兼尚書右僕射元纂帥騎十萬討蠕

蠕岀塞三千餘里不及而還五年秦州城人莫折大提據

城反自稱秦王殺刺史李彦詔雍州刺史元志討之南秦

州城人孫獠張絞長命韓祖香據城反殺刺史崔遊以應

大提遣城人卜胡襲尅髙平殺鎮將赫連略行臺髙元榮

大提㝷死子念生代立僣稱天子年號天建置立百官孝

昌元年春正月徐州刺史元法僧據城反害行臺髙諒自

稱宋王年號天啓遣其子景仲歸於蕭衍遣其將朝龍牙

成景隽元略等帥衆赴彭城詔祕書監安樂王鑒廻師以

討之鑒於彭城南擊元略大破之盡俘其衆旣而不備爲

元法僧所敗衍遣子豫章王綜入守彭城法僧擁其竂属

守令兵武及郭邑士女萬餘口南入夏四月辛夘皇太后

復臨朝攝政引羣臣面陳得失詔曰神⻱之末權臣擅命

元乂劉騰隂相影響遂使皇太后幽隔後宫爲有無君之

心積習不臣之迹縁事弥彰蔽耳目之明專生殺之柄天

下爲之不康四郊由兹多壘此而可忍孰不可懐騰身旣

徃可追削爵乂之罪狀誠合徽纆但以宗枝舅戚特全弘

貸之法可除名爲民秋八月詔斷逺近貢獻珎麗違者免

官九月詔减天下租調之半十二月山胡劉蠡升反自稱

天子置官寮二年春正月五原降户鮮于脩禮反於定州

魯興元年二月皇太后臨大夏門親覽𡨚訟六月詔曰

自運属宼難歴載於兹烽驛交馳征鼓不息朕威徳不能

𬒳經略無以及逺俾是蒼生罹此荼炭何以茍安黄屋

無愧黔𥠖今便避居正殿蔬飡素服當親自招慕收集忠

勇有直言正諌之士敢决徇義之夫二十五日悉集華林

東門人別引見共論得失班告内外咸使聞知八月賊元

洪業斬鮮于脩禮請降爲賊黨葛榮所殺都督尓未榮

於肆州執刺史尉慶賔令其從叔羽生統州事九月葛榮敗

都廣陽王淵章武王融於愽野白牛邏融殁於陣榮自

稱天子號曰齊國年稱廣安冬十一月杜洛周攻䧟幽州

執刺史王延年及行臺常景丙午稅京師田租𠭇五升借

賃公田者𠭇一升閏月稅市人入者各一錢居店舎爲五

等三年春正月葛榮䧟殷州刺史崔楷固執節死之三月詔

金紫光禄大夫源子邕爲大都督討葛榮冬十月以衛將

軍討虜大都督尓朱榮爲車騎將軍儀同三司雍州刺史

蕭寳寅據州反自號曰齊年稱隆緒武太元年春正月定

州爲杜洛周所䧟執刺史楊津是月皇女生祕言皇子大

赦改元二月帝崩於顯陽殿年十九皇子即位大赦天下

皇太后詔曰皇家握暦受圗年將二百祖宗累聖社稷載

安朕以寡昧親臨萬邦識謝塗山德慙文母属妖逆逓興

四郊多故實望穹靈降祐麟趾衆繁自潘充華有孕椒

宫兾誕儲貳而熊羆無兆唯虺遂彰于時以國歩未康假稱

統胤欲以厎定物情係仰宸極何圖一旦弓劒莫追國道

中胤大行絶祀皇曽孫故臨洮王寳暉丗子釗體自髙祖

天表卓異大行平日養愛特深義齊(⿱艹石)子事符當壁及翌

日弗愈大漸彌留乃延清蒲受命玉几曁陳依在庭登䇿

靡及允膺大寳即日踐祚朕是用惶懼忸怩心焉靡訴今

喪君有君宗祏惟固宜議賞卿士爰及百辟凢厥在位並

加陟叙幼主即位儀同三司大都督尓朱榮抗表請奔喪

乃勒兵而入三月上尊謚曰孝明皇帝葬於定陵廟號

肅宗夏四月尓朱榮濟河皇太后幼主皆崩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