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二

卷之一百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三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二

  皇王部二十七

   後魏太宗明元皇帝丗祖太武皇帝

   髙宗文成皇帝

     太宗明元皇帝

後魏書曰太宗明元皇帝諱嗣太祖道武皇帝之長子母

曰劉貴人登國七年生雲中宫太祖晚有男聞而大恱乃

大赦天下帝明叡寛毅非禮不動太祖甚竒之天興六年

封曰齊王加車𮪍大將軍拜相國𥘉帝母旣賜死太祖乃

召帝告曰昔漢武帝將立其子而殺其母不令婦人預國

政使外家爲亂汝當繼統故吾逺同漢武爲長乆之計帝

素純孝哀泣不能自勝太祖怒之帝還宫哀不自止日夜

號泣太祖知又召之帝欲入左右諌曰孝子事父小杖則受

大杖則避之今陛下怒盛入或不測䧟帝於不義不如且

出待和解而進不晚也帝從之乃遊行於外天賜六年

十月即皇帝位大赦改元爲永興元年追尊皇妣爲宣穆

皇后公卿大臣先罷歸第不與朝者悉復登用之是年乞

伏乾歸自稱𥘿王海夷馮䟦僣號天王國稱大燕三年春

二月詔曰衣食足知榮辱夫人飢寒切巳惟恐朝夕不濟

所急者温飽而巳何暇及於仁義之事乎王敎之多違蓋

由於此非夫耕婦織内外相承何以家給人足矣其簡宫

人非所當御及執作𠆸巧自餘悉岀以賜鰥民三月詔侍

臣常佩劒四年二月登虎圈射虎夏四月宴羣臣於西宫

使各獻言勿有所諱秋七月東廵置四廂大將又於十二

時置十二小將以山陽侯奚斤元城公元屈行左右丞相

是𡻕沮渠𫎇遜僣稱河西王神瑞元年春正月以慎瑞頻集

改年大赦二年六月幸去畿陂觀漁次于濡源臺遂射

白熊于頽牛山獲之幸赤城親見長老問民之疾苦復租

一年南次石亭幸上谷問百年訪賢俊復田租之半壬申

幸𣵠鹿登橋山觀温泉使以太牢祠黄帝唐尭廟幸廣寗

事如上谷登廣寗之暦山以太牢祠虞舜廟帝親加禮焉

㤗常元年六月帝自鹿陂西行大獵于牛川發釡山臨殷

繁水而南觀于九十九泉三年春正月帝自長川詔護髙

車郎將薛䌓率髙車丁零十二部大人衆二萬北至弱水

招懐伐叛降者二千餘落獲牛馬二萬餘頭是年赫連勃

勃僣稱皇帝四年夏四月車駕有事於東廟逺蕃助𥙊者

數百國五月詔曰宣武皇帝體得一之𤣥遠應自然之冲

妙配純化而御丗演大道以宣風大行大名未盡盛羙其

改宣曰道更上尊謚曰道武皇帝是年劉𥙿廢殺其主司

馬徳文僣稱皇帝自號爲宋七年夏四月封皇子燾爲太

平王拜相國𥘉帝服寒食散頻年動發不堪萬機五月詔皇

太子臨朝聽政冬十月車駕南廵出自天門𨵿路𢘆嶺四

方蕃附大人各率所部從者五萬餘人十有一月皇太子

親統六軍出鎮塞上八年二月築長城於長川之南起自

赤城西至五原延袤二千餘里備置戍衛三月田於鄴南

韓陵山幸汲郡至于坊頭濟自靈昌津幸陳留東郡濟河

而北西之河内造浮橋於治坂津夏四月幸成臯觀虎牢

而城内乏水懸綆汲河帝令連艦上施轒輼絶其汲路

分切輼於云切兵車也又穿地道以奪其井丁SKchar2幸洛陽觀石經蠻

王梅安率渠帥數千人来朝閏月還幸河内北登太行幸

髙都晉陽賜百官王公巳下至於厮賤無不霑洽五月還

次鴈門皇太子率留臺王公迎于句注之北庚寅車駕至

自南廵冬十月廣西宫起外牆周廽二十里是𡻕民飢詔

所在開倉賑給十有一月帝崩於西宫在位十五年時年

三十二遣詔以司空奚斤所獲軍實賜大臣自司徒長孫

嵩巳下至于士卒各有差十二月上謚曰明元皇帝𦵏于

雲中金陵廟稱太宗帝禮愛儒生好覽史傳以劉向所撰

說苑新序於經典正義多有所闕乃撰新集三十篇採摭

經史該洽古義兼資文武焉

    丗祖太武皇帝

後魏書曰丗祖太武皇帝諱燾太宗明元皇帝長子也母

曰杜貴嬪天賜五年生於東宫體貌瓌異太祖竒而恱之

曰成吾業者此子也㤗常七年四月封太平王五月爲監

國太宗有疾命帝㹅攝百揆聦明大度意豁如也八年十

一月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十有二月追尊皇妣爲密皇太

后進司徒長孫嵩爵爲北平王司空奚斤爲冝城王藍田

公長孫翰爲平陽王其餘普增爵位各有差始光元年

四月東廵幸大寗二年三月尊保母竇氏曰保太后營故

東宫爲萬壽宫起永安安樂二殿臨望觀九華堂𥘉造新

字千餘詔曰昔帝軒刱制造物乃命倉頡因鳥獸之跡以

立文字繼歷乆逺傳習多失其真今制定文字丗所用者

頒下逺近永爲揩拭是年赫連屈丐死子昌僣立三年春

二月起太學於城東祠孔子以顔淵配十有一月帝率輕

𮪍二萬襲赫連昌至其城下徙萬餘家而還十有二月武

都氐王楊𤣥及沮渠蒙遜等皆遣使内附四年春赫連昌

遣其弟平原公定率衆二萬向長安帝聞之乃遣就隂山

伐木大造攻具二月車駕還宫三月遣髙源王禮鎮長安

詔執金吾桓貸造橋於君子津五月車駕西討赫連昌濟

君子津至于黒水帝親祈天告祖宗之靈而誓衆焉六月

昌引衆出城大破之車駕入城虜昌羣弟及其諸母姊妹

妻妾宫人萬數府庫珎寳車旗器物不可勝計八月車駕

至自征飲至䇿勲告於宗廟班軍實以賜留臺百寮各有

差冬十一月以氐王楊𤣥爲都督荆梁益寧四州諸軍事

假征南大將軍梁州刺史南秦王神䴥元年春正月以

天下守令多行非法精選忠良悉代之二月改元是歳皇

子晃生三年春正月行幸廣寗臨温泉作温泉之歌三月

帝聞劉義隆將宼邊乃詔兾定相三州造𦨣三千艘簡幽州

已南戍兵集于河上以備之秋七月詔諸征鎮將軍王公仗

節邊逺者聽開府辟召其次増置吏貟詔大鴻臚卿杜超

假節都督兾定相三州諸軍事行征南大將軍太𫳐進爵爲

王鎮鄴爲諸軍節度九月立宻皇太后廟于鄴甲辰行幸

統萬遂徃平涼十一月車駕至平凉先是赫連定將數萬

人東御於鄜城留其弟上谷公杜于廣陽公度洛孤城守

帝至于凉登北原使赫連昌招喻之杜于不降遂掘壍圍

守之十二月定弟杜于度洛孤面縳出降涼平收其珍寳

定長安臨晉武功守將皆奔走𨵿中平車駕東還留巴

東公延普等鎮安定四年九月加太尉長孫嵩柱國大將

軍特進左光禄大夫崔浩爲司徒征西大將軍長孫道生

爲司空詔曰頃逆命縱逸方夏未寧戎軍屢駕不遑休息

今二㓂摧珍士馬無爲方將偃武修文遵太平之化昩旦

思求想遇師輔訪諸有司咸稱范陽盧𤣥愽陵崔綽趙郡

李靈河間邢潁滄水髙允廣平㳺雅太原張偉等皆賢雋

之胄冠冕州邦羽儀之用庻得其人任之政事共臻邕熙

之羙易曰我有好爵吾與爾縻之如𤣥之比隠跡衡門不

曜名譽者盡勑州郡以禮發遣遂徴𤣥等及州郡所遣至

者數百人皆差次叙用冬十月詔司徒崔浩改定律令延

和元年春正月尊保太后爲皇太后立皇后赫連氏立皇

子晃爲皇太子謁於太廟太赦改年大延元年出太祖太

宗宫人令得嫁大赦改年六月詔曰去春小旱冬作不茂

憂勤尅己祈請靈祗上下咸秩豈朕精誠有感何報應之

速雲雨震洒流澤沾渥有鄙婦人持方寸王印詣潞縣侯

孫家旣而亡去莫知所在玉色鮮白光照内映印有三字

爲龍鳥之形要妙竒巧不𩔖人迹文曰旱疫平推㝷其理

蓋神靈之報應也朕用嘉焉比者以來禎瑞仍臻所在非

一天降嘉貺將何德以酬之所以内省警震欣懼交懐其

令天下大酺五日禮報百神守𫳐𥙊界内名山大川上荅

天意以求福禄二年十一月行幸棝陽驅野馬於雲中

置野馬𫟍三年髙麗契丹國龜兹恱服焉𦒿車師栗特䟽

勒烏孫渴槃陁鄯善諸國各遣使朝獻奉汗血馬四年春

罷沙門年五十巳下五年六月車駕西討沮渠牧犍侍中

宜都王穆壽輔皇太子决留臺事八月車駕至姑臧牧犍

兄子祖踰城來降乃分軍圍之九月牧犍兄子萬年率麾

下來降是日牧犍與左右文武五千人面縛軍門帝解其

縛待之以蕃臣之禮收其城内户口二十餘萬倉庫珎寳不

可稱計冬十月車駕東還宫徙凉州民三萬餘家于京師太

平眞召元年六月皇孫濬生大赦改元三年春正月帝至道

壇親受符籙備法駕旗幟盡青十月封皇子伏羅爲晉王

翰爲𥘿王譚爲燕王建爲楚王余爲吴王四年冬十一月

詔曰朕承祖宗重光之緒思闡洪基恢隆萬丗自經營天

下剪𭧂除亂掃清不順二十年矣夫隂陽有徃復四時有

代謝授子任賢所以休息優隆功臣式固長乆蓋古今不

昜之令典也令皇太子副理萬機楤統百揆諸朕功臣勤

勞日乆皆當以爵歸第隨時朝請饗宴朕論道陳謨而巳

不冝復煩劇職更舉賢俊以備百官主者明爲科制以稱

朕心五年春正月皇太子始揔百揆諸上書者皆稱臣詔

曰愚民無識信惑妖邪私養師巫挾藏䜟記隂陽圖緯方

𠆸之書又沙門之假西戎虚誕生致妖孽非所以一齊政

化布淳徳于天下也自王公巳下至於庶人有養沙門師

巫及金銀工巧之人在其家者皆遣詣曹不得容匿限今

年二月十五日過期不岀師巫沙門身死主人門誅明相

宣吿咸使知聞詔曰自頃巳來軍國多事未宣文敎非所

以整齊風俗示軌則於天下也今制自王公巳下至於卿士

其子息皆詣太學其百工𠆸巧騶卒子息當習其父兄所業

不聽私立學校違者師身死主人門誅六年春正月車駕行

幸定州引見長老存問之二月遂西幸上黨觀連理樹於

𤣥氏十一月遣殿中尚書安定公韓茂率𮪍屯相州之陽平

郡發兾州民造浮橋於碻苦交五交津七年二月幸長

安存問父老丁亥幸昆明池三月詔諸州坑沙門毁諸佛

像徙長安城内工巧二千家於京師車駕旋𨋎幸洛水夏

四月車駕至自長安毀鄴城五層佛圖於泥像中得玉蠒二

其文皆曰受命於天旣壽永昌其一刻其旁曰魏所受漢

傳國璽八年六月西征諸將扶風公元處真等八將坐盗

没軍資所在虜掠贓各千萬計並斬之九年冬十月以婚

𡛸奢靡䘮葬過度詔有司更爲科限十有一年春正月行

幸洛陽所過郡國皆親對髙年存恤孤寡遂征懸瓠夏四

月車駕還宫賜從者及留臺郎吏巳下生口各有差六月

誅司徒崔浩九月車駕南伐冬十月車駕濟河詔諸將分

道並進使征西大將軍永昌王仁自洛陽岀壽春向書長

孫眞趨馬頭楚王建趨鍾離髙凉王郍自青州趨下邳車

駕自中道十一月至鄒山劉義隆魯郡太守崔耶利率属

城降使使者以太牢祀孔子次于彭城遂趨盱

二月車駕至淮詔刈雚葦作筏數萬而濟義隆盱眙守

將臧質閉門距守將軍胡崇之等率衆二萬援盱眙燕王

譚大破之梟崇之等斬首萬餘級淮南皆降是月永昌王

仁攻懸瓠拔之獲義隆守將趙淮送京師斬之車駕臨江

起行宫於𤓰歩山義隆使獻百牢貢其方物又請進女於

皇孫帝以師婚非禮許和而不許婚使散𮪍侍郎夏侯野

報之帝詔皇孫爲書致馬通問焉正平元年二月車駕濟河

次于魯口皇太子朝於行宫十二月車駕至自南伐飲至䇿

勲告於宗廟夏五月大赦六月改年十月封皇孫濬爲髙陽

王㝷以皇孫丗嫡不冝在藩乃止改封𥘿王翰爲東平王燕

王譚爲臨淮王楚王建爲廣陽王吴王余爲南安王二年二

月帝崩於永安宫在位二十九年時年四十五秘不發喪中

常侍宗愛矯皇后令殺東平王翰迎南安王余入而立之大

赦改元爲承平三月上尊謚曰太武皇帝葬于雲中金陵

廟號丗祖冬十月余爲宗愛所賊殿中尚書長孫渴侯與尚

書陸麗迎立皇孫是爲髙宗帝生不逮蜜太后及有所識

言則悲慟哀感傍人太宗聞而嘉歎曁太宗不豫衣不釋

帶性清儉率素服御飲饍取給而巳不好珎麗食不二味

所幸昭儀貴人衣無縑綵羣臣白帝更峻京邑城隍以從

周昜設險之義又陳蕭何壯麗之說帝曰古人有言在德

不在險屈丐蒸土築城而朕㓕之豈在城也天下未平方

湏民力土功之事朕所未爲蕭何之對非雅言也毎以財

者軍國之本無所輕費至於賞賜皆是死事勲績之家親

戚愛寵未曽撗有所及

    髙宗文成皇帝

後魏書曰髙宗文成皇帝諱濬景穆皇帝之長子也母曰

閭氏真君元年六月生於東宫帝少聦逹丗祖愛之常置

左右號丗嫡皇孫年五𡻕丗祖北廵帝在後逢慮帥桎一

奴欲加其罰常謂之曰奴今遭我汝宜釋之帥奉命解縛

丗祖聞之曰此兒雖小欲以天子自處意竒之旣長風格

異常毎有大政常叅决可否正平二年二月中常侍宗愛

弑逆立南安王余十月又賊余於殿中尚書長孫渴侯與

尚書陸麗奉迎皇孫即帝位於永安前殿改元興安元年

十二月𥘉復佛法二年二月發京師五千人穿天淵池是

月劉義隆子劭殺其父而自立夏五月行幸崞山是月

劉邵弟駿殺劭而自立閏月太后赫連氏崩八月詔曰朕

以眇身纂承大業即位以來百姓宴安風雨順序邊方無

事衆瑞兼呈不可稱數又於内苑獲方寸玉印其文曰子

孫長壽羣公卿士咸曰休哉豈朕一人尅臻斯應實由天

地祖宗降祐之所致也思與兆庶共兹嘉慶其令民大酺

三日諸殊死已下各降罪一等興光元年二月帝至道壇

受圖籙七月皇子𢎞生大赦改元太安元年遣尚書穆㐲

真等二十人廵行州郡觀察風俗二年春正月立皇后馮

氏二月丁巳立皇子𢎞爲皇太子大赦天下三年冬十月

將東廵狩詔太𫳐常英起行宫於遼西黄山四年春正月

至遼西黄山宫二月登碣石山觀滄海大饗羣臣於山上班

賞進爵各有差改碣石爲樂遊山築壇記於海濵冬十

月北廵至隂山有古SKchar2毀發詔曰昔SKchar文葬枯骨天下歸

仁自今有穿毀墳SKchar2者斬之和平二年正月詔曰刺史牧

民爲萬里之表自項毎因發調逼民假貸大啇冨賈射時

利旬日之間増嬴十倍上下同通分以閏屋故編户之家

困於凍餒豪冨之門日有兼積爲政之弊莫過於此其一

切禁絶犯者十疋以上皆死布告天下咸令知禁二月行

幸中山遂幸信都車駕所過皆親對髙年問民疾苦詔民

年八十以上一子不從役靈丘南有山髙四百餘丈乃詔

羣臣仰射山峯無能踰者帝彎弧發矢出山三十餘丈過

山南二百二十歩遂刋石勒銘三年冬十月詔曰夫三代

之隆莫不崇尚年齒今選舉之官多不以次令班白處後

晚進居先豈所謂彛倫攸叙者也諸曹選𥙷宜各先盡勞

舊才能十二月制戰陣之法十有餘條因大灘曜兵有飛

龍騰虵魚麗之變以示威武四年春三月賜京師民年七

十巳上太官厨食以終其年夏四月上幸西𫟍觀射虎三

頭五月行幸隂山秋七月詔曰朕毎𡻕閏月命羣臣講武

平壤所幸之處必立宫壇縻費之功損勞非一冝仍舊貫

何必改作也八月遂由於河西詔曰朕順時田獵而從官

殺𫉬過度旣殫禽獸乖不圍之義其勑從官及典圍者

將校自今巳後不聽濫殺其田獲皮肉別目頒頼十二月

詔曰名位不同禮亦異數所以殊等級示𮜿儀今䘮葬

嫁娶之禮未備貴𫝑豪冨越度奢靡非所謂式昭典憲者

也有司可爲之條格使貴賤有章上下咸序著之于令詔

曰夫婚姻者人道之始尊卑髙下宜令區別然中古以來

貴族之門多不率法或貪利財賄或因縁私好在於茍合

無所擇選今貴賤不分巨細同貫塵穢清化𧇊損人倫將何

以宣示典謨垂于來裔今制皇族肺腑王公侯伯及士民

之家不得與百工𠆸巧卑姓爲㛰犯者加罪六年四月破

洛郍國獻汗血馬普嵐國獻寳劒五月帝崩於太華殿在

位十四年時年二十六六月上尊謚曰文成皇帝廟號髙

宗葬雲中之金陵





太平御覧卷第一百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