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六十八

卷之六百六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六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六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六十八

 道部十

     養生

太平經曰養生之道安身養氣不欲喜怒也人無憂故自

壽也

又曰一者數之始也生之道也元氣所起也天之大綱也

故守而思一也子欲養老守一最夀平氣徐卧與一相守

(⿱艹石)泉源其身何各是謂眞寳老襄自去

又曰古者三皇之時人皆氣清深知天地之至情故悉學

眞道乃復得天地之公求道之法静爲基先心神巳明與

道爲一開蒙洞白𩔖如晝日不學其道(⿱艹石)處暗室而迷方

也故聖賢遑駭

太上經曰守一則諦定心源守静則存神忘形定氣通無

道成眞降

三元眞一經曰體百神者耳爲帝君之牎門目者太一之

日月鼻者三元之丘山口者絳宫之朱淵眉者白元之華

盖髮者明堂之林精舌者元英之龍轅齒者胃宮之威力

手者膽神之外援足者腎元之靈関隂極者洞房之真機

又曰㳙子授蘇林守三眞一之道後林復詣㳙子寢静之

室無復之矣留一𥿄書置卧内以與林也其文曰五斗三

一大帝所秘精思十二年三一見相授子書矣但有三一

長生不滅況復守之乎能守三一名刋玉札况與三一相

見乎加存洞房爲上清公加知三元爲五帝君後金闕帝

君所以乗景迅雲周行十天者寔由洞房三元眞一之道

也世之學者皆尊守一當令心朴神凝體專誠感所以百

念不生精意不散但有三月内視注心一神繫念不散專

氣致和由朴之至也得之速也自朴散眞離華僞互起争

競亂生故一不卒感神不即應非不欲徃存之者不專思

之者不審故起積年之功絶有髣髴耳三一之法上清眞

書之首篇髙上之玉道神仙之津途衆眞之妙訣子能守

一一亦守子子能見一一亦見子一湏身而立身湏一而生

守一之戒戒於不專專復不乆乆不能精精不能固固而

不恒則三一去矣身爲空宅

五符經曰知一者無一不知也不知一者無一能知也一

者至貴無偶之號必欲長生三一當明思一至飢一與之

粮思一至渴一與之漿一能成隂生陽推行寒暑其大不

可以六合隱其小不可以毫芒兆能暇能豫一乃不去存

一至勤一能通神少飲約食一乃留息知一不難難在於

終知眞不爲與不知同求之不巳登彼玉清

又曰養其氣所以全其身

又曰食氣者常有少容

老子曰道言微深子未能別撮其樞畧愼戒勿失先損諸

欲莫令意𨓜閑居静處精細齋室丹書萬卷不如守一當

制念以定志静身以安神寳氣以存血思慮兼忘冝想内

視則身神並一静思期眞則衆妙感㑹專精積神不與物

𮦀謂之清反神服氣安而不動謂之道

又曰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兕虎入軍不𬒳甲兵兕無所投

其角虎無所措其𤓰兵無所容其刃

太上眞經曰一乃無像求之難得守之易失易失由識劣

貪欲滯心廓然無爲惟在守一積而未極皆由漸𦫵當在

三元諦識神氣狀皃名字出入有無生鎭三宫尸毒自去

聖眞仙經隨因授之

八素經曰凢學至道諦定其心除患清身知變革慮正身

清然後心定心定則道成道成則眞降凢存一守神要在

正化正化由定心心定則識清識清則㑹于道

又太極眞人曰古人爲道也玄寂静神念眞存元示漸引

末歸識源神知而能見見而能從從而能習習而能堅堅

而能成成而不居善人在於天下如橐籥乎非與萬物交

争其德常歸焉以其謙虚無欲也欲者㐫害之根也無者

天地之元也莫知其根莫知其源聖人者去欲入無以輔

其身也

太一洞眞經曰兩耳名爲六合之髙牎也

又云齊中名曰受命之宫也

又曰養生之道耳目爲主𮦀視則目闇廣聽則耳𨳲

裴君内傳曰夫求道者要先令目清耳聦爲主也且耳目

是尋眞之梯級綜靈之門户得失繫之仙經曰養生以不

傷爲夲此要言也

太清眞經曰一切含氣莫不貴生生爲天地之大德德莫

過於長生長生者必其外身也不以身害物非惟不害而

巳乃濟物忘其身忘其身而身不忘是爲善攝生者也眞

道養神神能飛化

太上三元經曰養生之道必愛氣存神不可語大呼使

神勞氣損是以眞人道士常吐納以和六液

𤣥示經曰夫形體者特生之具也非所以生生也生生乃

以素朴爲體以氣爲元以神爲形此乃生之宫庭也以無

爲育其神舒釋玄妙之門徃來無形之間休息於無隣此

所謂得玄明之生源又云外想冝絶内注𤣥真然後長生

可保

妙眞經曰道人謀生不謀於名𦚾中絶白意無所傾志(⿱艹石)

流水居(⿱艹石)空城積守無爲乃能長生

衆眞戒曰性躁𭧂者一身之劇賊求道之散梯也用之者

眞去改之者道來每事觸𩔖皆當柔遟而盡精㓗之理如

此幾乎道也神者天地之所馳也頥神養性行生道氣以

度難也此乃上聖眞人逹識也夫爲道者當行此以載其

太一帝君經曰(⿱艹石)能常行九晨照洞房𭰖丸之法者檢䰟

魄制萬邪清浄行之以致靈仙之氣降于寢室所謂引三

光九星以照百神者也

上清列紀曰胎閉静息内保百神吞景咽液飲食自然身

必壽考可得陸仙矣

太上眞人祕要曰夫氣者神明之器清濁之宗處𤣥則天

清在人則身存夫生死虧盈蓋順乎攝御之間也

太洞玉經日食玄根之氣者使人體中清朗神明八聦身

有日映面有玉澤服餌朝夜懸粮絶粒道要於金醴事妙

於水玉所謂吐納自然之太和御九精之靈氣者也

抱朴子曰長生之要在乎還年之道也延年除病其次焉

有不以自伐(⿱艹石)年尚少壯而知還年隂丹以𥙷腦采七益

於長谷者不服餌藥亦不失一二百歳凢傷之道有數焉

才所不逹而困思之力所不勝而張舉之深憂重怨悲哀

喜樂汲汲所欲戚戚所患寢息失時沉醉吐嘔飽食即卧

跳走喘息歡呼𡘜泣隂陽不交積傷至盡乖養性之方耳

不極聽目不乆視坐不至疲先寒而衣先𤍠而解不欲極

飢而食食不過飽極渴而飲飲不過多不欲甚勞不欲多

汗及多唾奔車走馬極目逺望多食生冷冬不欲極温夏

不欲極凉大寒大𤍠大風大霧不欲昌之五味不可偏多

凡言傷者亦不便覺乆則損壽耳是以善攝生者卧起有

四時之早晚興居有至和之常制調利筋骨有偃仰之方

杜疾閑邪有吞吐之術流衝營胃有𥙷㵼之法節宣勞𨓜

有與奪之要忍怒以全隂抑喜以養陽然後先將服草木

以救虧鈌後服金丹以定無窮長生之理盡於此矣(⿱艹石)

欲决意任懷自謂逹識知命不𭰖異端極情不營乆生者

安可告養生之言哉

登眞隱訣曰方諸青童云人學道亦苦不學亦苦二苦之

始乃同爲苦之終則異爲道者縁苦得樂不爲道者從辛

苦而已矣惟人自生至老自老至病𫉬身至死其苦甚矣

心腦積罪生死不絶其苦難說况復不終其天之年老哉此

不爲道之苦也爲道亦苦者清浮存真守玄思靈尋師勞

苦歴試數百用志不墮亦苦之至也此爲道之苦數十年

中爲苦之理乃有甚於彼得道之日乃頓忘此苦猶百日

之飢一朝而飽豈復𮗜向者之餒乏耶非道則不可

右英真人曰夫内接家業以自羈外綜王事以雜役此亦

道之不專也夫抱道不行猶無道也握寳不用猶無寳也

紫微元君曰疾之所生生乎念多邪之所兆兆於心散念

多則事廣事廣則累繁浮泛莫撿紛竟不息内煎萬慮外

勞百役形神弊矣衆病安得不興髙墉重関猶𢙢冦至况

闢扉去防自我致冦也智以無涯傷性心以爲惡蕩真形

來在眼聲發入聽其爲閞意属想實有増羡魂者正神神

貴明信魄者邪鬼鬼尚狂悖飛仙之想觸見必念慈護之

情遇物斯極以此爲心心即道矣

九華經曰眼者身之鏡耳者躰之牖視多則鏡昏聽衆則

牖𨳲磨鏡决牖則能徹洞萬靈眇察絶響靣者神之庭髪

者腦之華心悲則面焦腦减則髮素所以精氣内䘮丹津

損竭精者躰之神明者身之寳勞多則精散營竟則明消

所以老隨氣落耄巳及之

眞誥曰冨貴者破骨之斧鋸載罪之舟車適足誨愆要辱

爲伐命之兵非佳事也是故古之髙人覽罪咎之難豫知

冨貴之不可享矣遂肥遯長林栖景名山欲逺此迹自求

多福保全至素者也裴君曰三関常調是長生之道也口

爲天関手爲人関足爲地関調則五藏安安則無病又存

五神於躰謂兩手兩足頭也頭想𢘆青兩手俱赤二足常

白者則去仙近矣昔徐季道學仙於鵠鳴山中亦時時出

市道間忽見一人着皮袴褶柱桃杖季道乃拜之因語季

道曰欲學道者當巾天青詠大暦踏𩀱白佪二赤此五神

之事其語隱也大暦三皇文也此即太素五神事別有經

黄老經曰士能遺物乃可議生生夲無邪爲物所嬰乆乆

易志志欲外無能守以道爲貴生

太上太真科曰一在人身鎮定三處能守三一動止不忘

三尸自去九虫自消不假藥餌不湏禁防乆視之要守一

爲先次行師教授職隨才依功進位積德居尊宣楊妙氣

開導後生

三皇經曰天能守一覆而不舉地能守一靜而能處岳能

守一不避寒暑海能守一流而不還人能守一必得真仙

昇玄經曰道有大法得之立得是謂三一之道當有將軍

吏兵斷絶惡道

上清玉皇日三眞者兆一身之帝君百神之内始變化離

合與眞洞靈微哉難言非仙不傳

太上素靈經曰三一者一身之靈宗百神之命根津液之

山源魂精之玉室是以胃池體方而受物腦宫圓靈而適

眞太上曰眞人所以貴一爲眞者一而巳一之所契元氣

造化一之變通天地SKchar合是以上一爲身之天帝中一爲

絳宫之丹皇下一爲黄庭之元主而三之一眞並統身内

二十四氣以授生生立一於身上應太微二十四氣眞眞

SKchar和品物流形𤣥神渾分紫房杳SKchar上一眞帝之極也

中一眞皇之主也下一眞王之砂也天皇得極故上成皇

極地皇得主故上成正一人皇得妙故上成衆妙三皇體眞

而守一其眞極也得一而巳

集仙籙曰凢動作視息飲食語言好惡是非人各有歳月

日時隨其所屬以定其分此物理之常數也身有應敗之

患神有應散之期命有必盡之𫝑夫神在則人神去則尸

蓋由SKchar慾亂心不能忘色味之適夫修其道者在適而無

累和而常通善惡各在報應之理毫𨤲無失長生之夲惟

善爲基人生天地間各成其性夫氣清者聦明賢逹氣濁

者㓙虐癡戅氣剛者髙嚴壯烈氣柔者慈仁淳䔍夫明者

伏其性以延命暗者恣其欲而傷性性者命之原命者生

之根勉而修之所以營生以養其性守神以養其命人之

生也皆由於神神鎭則生神斷則死所以積氣爲精積精

爲神故仙者内求内宻則道來眞者修寂修静則合眞神

者湏積感則靈通常能守一則仙近矣則與天地共𭔃於

太無中矣又能洞靈體無則太無共𭔃於寂寥中矣能洞

寂則聽視不聞見與道SKchar矣道者靈通之至眞也術者變

化之𠆸𤣥也道無形因術以濟人人之有靈因修而契道

道之要者在深簡易功術之祕者惟藥與氣也上士服之

𦫵爲仙官中士服之栖集崑崙下士服之長生人間於是

太一元君述還丹金液之要行於世

又曰木公金母者二氣之祖宗隂陽之原夲仙眞之主宰

造化之元先凝氣成眞與道合體且氣之弥綸天地經營

動植在人爲人在物爲物發大藴散無窮性發乎天而命

成乎人立之者天行之者道𤣥老云致虚極守静篤萬物

將自復復謂歸于道而常存也長乆之要者天保其𤣥地

守其物人養其氣

又曰啇王聞彭祖有道拜爲大夫毎稱疾閑居不預政事

服雲母粉麋鹿角水挂常有少容性深静不自言有道王

詣問莫之告王於掖庭立華屋紫閣使祖居之問延年益

夀之道荅曰欲登天上𥙷仙官者當服元君太一金丹此

道至大其次當愛精養神服食草藥可以長生其次陰陽

運氣導養屈伸使百節氣行関機無滯此可以無使病所

侵思神念眞坐忌錬液皆可以令人長壽苦泝流𥙷腦之

要此甚難行有懷𣗥履刃之危又非王之所爲也吾所聞

淺薄道止於此不足宣𫝊人生於丗伹養之得冝可至百餘歳

不及此者是皆傷之也大醉大喜大怒大温大寒大勞大極

皆傷也至樂至憂至畏至怖至撓至躁至奢至淫皆傷也

甚飢甚渴甚思甚慮皆傷也乆坐乆立乆卧乆行皆傷也

寒温得節飢飽適冝無思無爲惟清惟静此可與言修身

耳巳得其夀復養之得冝則冝長壽但要莫傷也冬温夏凉

不失四時之和者所以適身也美色曼態不至思欲之感

者所以通神也車服威儀知足不求者所以一其志也八

音五色不至躭溺者所以導心也凢此之物本以養人人

之不能斟酌得中反以爲患故聖賢垂戒懼下才溺之流

遁忘返用之失所故修道之士皆令禁之欲以檢制之易

也亦由水火用之過當反爲害耳人不知經脉損血氣不

足内理空踈髓腦不實體已先病故爲外物所犯因風寒

酒慾以發之(⿱艹石)本充實豈有病耶凢逺思羡願傷人也憂

恚悲哀人情過樂忿怒不解汲汲所愛戚戚所患寒温失

節隂陽不交皆所傷也男女相成猶天地相生也所以導

養神氣使人不失其和天地晝離而夜合一歳三百六十

交故四時均而萬物生生成不知窮極所以天不失其動

地不失其和物不失其生而能長乆也人不能法天地而

有常减衣絶食自取死病愚之甚也去此修攝節宣之外

則有服元和之氣得其道則邪不能入此理身之本也其

餘含景思神歴藏導引吞餌服御之事千七百餘條及四

時首月責巳謝過卧起早晏之法可以教𥘉學之士引進

向善之門漸正其心而徐息其罪咎非便能致人得道也

(⿱艹石)血脉枯竭神氣凋敗豈鬼神念眞而能守之固未知其

益矣此由凢人爲道而求其末不務其本也

又曰内不養神外勞其形元精漸虚神氣困竭而晝夜服

勤讀誦經訣此亦無益也諸經萬三千首皆示以始渉之

門庭耳啇王具受諸要行彭祖之亦夀但不能戒其淫慾

集仙籙曰女凢者陳市上酒婦也作酒美有仙人過其家

飲酒即以素書五卷貰酒凢開視之乃仙方養性長生之

術也凢私冩其要訣依而修之三年顔色更少數歳貰酒

仙人復來𥬇謂之曰盗道無師有翅不飛女凢隨仙人去

不知所之

又日太陽女朱翼得吐納之道事絶洞子李脩脩著書四

十篇名曰道源常行之道以柔勝剛弱制強如臨深履危

御奔乗朽差之毫𣯛䘮尓之䇿勤而行之可以長壽

又曰太隂女盧金學道未成當道沽酒宻訪其師㑹客過

使問客𡈽數爲歳但南三北五東九西北中耳一還報曰

客大賢者至得道人也我始問一知五矣遂問長生之道

得𥙷導之要蒸丹之方

又曰太玄女顓和常曰人之處丗一失不可復得一死不

可復生况壽限之促非修道不可延也遂洗心求道而得

其術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六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