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夷白齋稿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十三

< 夷白齋稿 (四部叢刊本)
卷之三十二 夷白齋稿 卷之三十三
元 陳基 撰 胡文楷 撰校勘記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鈔本
卷之三十四

夷白齋藁卷之三十三

              臨海 陳 基 著

              金華戴 良 編

  碑

   精忠廟碑

自古将相㓛臣身任社稷安危而存沒始終之際廪然有君子

風百世之下至以其墳廟廢興觀時政之得失如故宋太師忠

武岳鄂王者豈非以其人死而不朽而人心天理固自不可泯

㢤𥘉王之没也盖二十有一年孝宗嗣位實始以禮𦵏王父子

扵杭錢唐縣西湖之北山王之孫制帥甫尚書珂相⿰糹⿱𢆶匹請扵朝

賜㓛徳寺曰褒忠衍福且剏祠墓側賜額曰精忠尋置田若干

畞蘇之崑山以奉烝嘗咸淳戊辰四世孫運幹通復置吳興田

若干畞命僧甲乙主之運去物改寺 廟亦廢大徳卒丑子孫

之在江州義興者相與裒財率力繕葺復完乆之䟽属有為浮

圖氏者盡翦棄前人𠩄封殖而𡻕時𠩄恃以追養厚本者至是

復委地矣泰㝎改元寺主僧可觀獨以祠事不復為已憂朝夕

扶服赱公卿士庶間盖十有三年為至元仍紀元之六年庚辰

經歴李全𥘉嘉其義募郡人力而新之盖亦勤矣至正十九

年己亥十二月妖㓂犯杭先是行省左丞相逹實帖木児公與

太尉吳SKchar張公  以兵属本省平章政事兼同知行樞宻事

張公  鎮杭由冬及春㓂百方攻城不利乃縦兵四掠燒民

廬彂冡墓三月𨐌丑大𢧐數合是夕㓂潰斬首數千級生擒者

以萬計㓂平吳SKchar公命即故阯作新廟經始扵 月 日

落成扵 月 日  中為正𥨊凝土為王像而配享者子則

宋忠州防禦使⿰糹⿱𢆶匹忠侯雲将則宋閬州觀察使文烈張憲而下

各就序前闢廟門東西為兩廡後為燕𥨊則祀王父母洎夫人

餘四子武略郎雷中大夫霖朝奉郎震脩武郎霆女與諸孫咸

仕焉閎邃靚嚴視前有加而栖僧之廬𠉀賔之舘昔之𠩄嘗有

者今無不脩仍命僧甲乙守之而蘇湖之田則俾郡守謝莭量

其出納著成䂓刻之碑隂毋令擅有侵耗焉甫竣事平章公率

僚佐致𥙊廟廷且曰世以鄂王㓛名位望與張魏公浚䓁並為

中興名将至論文武仁智用兵如神慨然以恢復之㓛自任忠

義之言流出肺腑則諧葛武侯以来不多見也當其長驅中原

轉𢧐千里此其心豈忍斯湏忘君父之辱㢤使天而克終其志

則祖豫州不足多道而秦檜乃忍使其自壊萬里長城如劉宋

之殺檀道濟扵是兩宫䰟魄卒従晉懐敏扵地下而神州宗社

鞠為丘墟此誰之罪歟我國家恩覃異代王父子以至部将既

巳䟽封列爵光賁泉壌而太史氏又論次其行事列而為傳矣

獨其忠貫日月勲重丘山始終大節事関世教在𥙊法𠩄當尸

而祝之社而稷之者盖SKchar如也乃上䟽

朝廷請與山川群望歴代賢聖忠烈之在祀典者並著令甲𠩄

以照往烈勸方来禮也公俾書廟廢興𡻕月扵石基不敢辞乃

作詩併刻之其詞曰

昔宋中葉國𡵯危宗廟共守九鼎移兩宫蒙塵四海悲王獨自

誓扶𧺫之河潰華坼徒手支長驅中原屢搴旗敵氣巳奪赱且

罷讎執耻雪復舊畿忠孝要與靈胥期䜛臣居中肆罔欺勲業

垂成俄復SKchar長城自壊大厦欹耿耿忠誠天地知西湖之曲北

山陲SKchar神護此南拱枝爰作新廟𠋣翠微子祔而食将校随白

蘋為羞雜江蘺吳田有稷牲膾肥擊鼔考石吹叅差王乗雲車

駕文螭左右列祖參兩儀麾叱靈霳命雨師福澤下土年榖滋

鈞天無䜛究厥施盍配羣望歆無違

  墓誌銘

   陳隐君墓誌銘

隠君諱謙字子平妵陳氏吳人也甫児時即知事父母三十始

受室悛悛色養退則率諸生講說周孔孟荀壹是以脩身事親

為務年踰五十父母尚無恙父疾革思鱖隐君進鱖父沒遂終

身不忍食鱖事兄訓謹甚訓字師敬為吏不務苟同在兩浙醝

臺時嘗粥𠩄乗馬書𦘕器物属錢𠩄知贏什一自給𠩄知死妻

操錢子母歸師敬師敬謝曰生享其利死餒其孤此市道吾弗

為乃悉以錢丐之及書滿徒𡵯歸吳下則甚窶隐君曰吾兄能

若是復何憂乃力苦周旋惟兄𠩄欲爲人謂師敬爲吏㢘君實

有以左右之亰口孫子翼與隐君爲忘年交貧有女不能嫁隐

君許助之後十餘年孫病篤隐君曰吾死欲見孫君地下即持

貲赱亰口爲畢嫁事𥘉隠君事林䖏士寛寛強隐君以業試有

司隐君勉就塲屋属吏卒搜撿懐挟者待士甚無状囙歎曰道

䘮至此尚可以徼倖失得爲㢤即罷歸盡棄舉子習折莭屏除

世好潜心六藝㫄攬百家而卒守之以約嘗従師敬北客揚潤

南寓杭累數𡻕不與人事接獨日従搢紳髙世之士揚確論議

爲文章馳騁上下尤善古賦及古今軆詩詭麗春容詞辯鋒出

不少譲故内翰蜀郡虞公金華黄公今晉寕張公與諸老之在

朝者交口論薦隐君冝在著廷與鳴太平之盛隠君力謝乃心

行省承

制署師敬由SKchar史陞照磨佐分省軍事扵常之無錫間謁告歸

里第㑹郡事蹙語妻曰吾分必死矣謂隐君汝無官守冝自為

計隠君曰兄在吾何𠩄之有頃兵突至迫師敬隠君以身翼蔽

之兵怒斥引出隐君復求入見師敬已殪即匍匐伏屍哭甚哀

遂并遇害師敬妻王氏與老奴王乙亦自經死旦日門人范文

絅訪其隣知隐君兄弟皆死状囙泣求屍𠩄得之篠橋下水中

猶兄弟相𠋣立故人成元章白其事幙府為具棺歛且求其子

詒属陳氏扵是隐君年六十七矣文絅奉二君𦵏吳縣天平山

先隴側實至正丙申二月癸亥也隐君娶頋氏亦篤婦道先卒

生子一詒女二長⿺辶商范伯暠次⿺辶商阮文通隐君𠩄著述甚冨兵

後散亡獨𠩄著周昜觧詁及古今雜詩二十四首得之灰燼中

不燬越七年詒奉文絅状来請銘基哭曰隐君兄弟存時時人

為之語曰陳氏之子一儒一吏孝友豈弟今不幸俱遇兵死豈

善不足恃㢤且人孰不死而人獨哀隐君者哀其義不苟生死

不求幸而免也嗚呼隐君之志亦烈矣乃論次其言行為銘銘

其學也匪榖其集也擇木載翔載伏而巢以義覆孰仁其雏猗

徳不孤我作銘詩以敦薄夫不亦悲夫

   䖏士𡊮君墓誌銘

䖏士諱徳昌字子潤妵袁氏其先汴人宋𥘉以進士𧺫家曰仲

賢仲賢之後有提㸃亰西刑獄者扵䖏士為六世祖建炎間渡

江居吳今長洲之蛟龍浦有東袁有西袁盖以其𠩄居别之東

𡊮有静春先生愽學好著書家居不言禄實䖏士之諸父䖏士

則𠩄謂西𡊮者也曽大父諱邁大父諱義父諱英彂䖏士身長

七尺状貌甚偉天性醇厚讀書務眀大義縱觀前史知古今理

SKchar人物賢愚遭時治平雅意肥遯世居沃壌深病流俗侈靡之

習嘗曰吾家夲儒業賴祖宗餘澤有屋可以蔽風雨薄田可以

供𥙊祀遺書可以教子孫浮湛郷里偃仰卒𡻕不啻足矣獨念

先大父好施予今力雖不及幸𡻕無水旱螟螣公上之湏粗畢

追飬之禮不𨶕子弟之教不廢能莭衣食為親朋一日之懽

每𡻕時伏臈斗酒相勞雖無兼珎之膳殺雞飯黍亦足以娛親

属有不能自振者周之無吝色嘉時吉日則與𠩄知放舟吳淞

甫間尋前代名賢遺迹逍遥容與有曠世相感之意嘗誦仲長

綂樂志論而歎曰人生行樂耳縦冨貴何為㢤至正六年卒扵

家得年五十有五以九年𦵏吳縣胥臺郷穹隆山職塢之原娶

朱氏子男三人曰禮曰信曰良女二人適葛SKchar2朱珎孫男五

人稷穆穰稚种女三人仲子信好學而尚文雅䖏士既𦵏之明

年信奉清江李衍之状来乞銘南渡以来中故家如𡊮氏者固

不少然求其䖏身脩徳苟可以及其親属朋友者掇口軆之養

為之𢙢後用此終其身如䖏士者盖将以是遺其子孫也夫嗚

呼是冝鉛銘曰

維逢也時有藴弗施維蔵也固有蔚斯樹維銘也弗忘有後斯

永慶

   姪天騏壙銘

天麒陳氏子年十九其父伯淳命至杭見其族伯父基時同来

者𠦑姪九人㽞而不歸者五人天麒最少而知務學問基扵伯

淳同髙祖而天麒之祖諱屺為人信厚以言行重州里天麒兄

弟三人天麒寔嫡且長其来杭也基擇師俾習舉子業未㡬基

使吳門属天麒受詩扵㑹稽趙夲𥘉俄得軟脚疾即卧不能

金華醫者趙以徳𧦽之曰此痿痺少年得老疾雖多投藥無益

冝耴𦻎薟草九蒸暴為丸服之藥未成而疾告革基使還急召

醫治之百方不能得竟死即寓舎買棺歛属時用兵又暑熾甚

用是不免扵水火函骨寄慈濟僧廬尋𦵏杭北山岳武穆王墓

𢔚若干𡵯扵是年二十矣死以至正二十二年六月二十一日

𦵏以明年 月  日銘曰芝蘭斯植霜露委之璞玉甚羙伊

孰燬之生非不㳤命有短脩𦵏近忠烈庶亦無尤嗚呼哀㢤

  墓表

   秦君墓表

淮南秦君沒𦵏崐山恵安郷南岡之原門人私謚曰孝友先生

監察御史張君士堅題其墓曰孝友先生之墓君諱玉字徳卿

其先塩城人四世祖統制府君慶扈宋南渡囙家崇明東沙曽

大父棟大父梁㳺太學為上舎生父庚咸淳末試通州第一入

國朝徙居崐山之太倉遂隐不仕君八𡻕孤即知家世夲末既

長浸滛經史百氏獨不喜為舉子業家居講授二十年事母兄

盡子弟道母頋氏終未𦵏比卒哭里中遺火逼君廬君伏柩號

絶火為自㓕族有據其田者君弗與較更歸之劵嘗道得遺金

亟訪還其主僕間執盗之竊布帛者君縦之使去扵是皆伏君

為長者𠩄論著有詩繤例大學中庸標說雜録澷藁若干卷州

部使者察君卓行将䟽上褒旌論薦之君意不屑也至正四年

三月二十有四日卒扵家年五十有三配顔氏子男二人曰約

有文學曰璧先卒女二人長⿺辶商厶次先卒秦氏自統制府君而

降皆能世其學君雖晦弗售然卒以孝友為郷先生亦無憾矣

余雖不及識君辱與其子約逰約泣謂余曰先君子之墓未有

表表先君子墓者莫子爲冝遂爲之書以告其後人云






夷白齋藁卷之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