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夷白齋稿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十二

卷之三十一 夷白齋稿 卷之三十二
元 陳基 撰 胡文楷 撰校勘記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鈔本
卷之三十三

夷白齋藁卷之三十二

              臨海 陳 基 著

              金華戴 良 編

  題䟦

   䟦陳汝資先生書其弟汝泉詩後

余年二十許時及識四明陳先生汝泉翁翁時年巳五十餘矣

越二十有七年従其嗣子桱獲觀翁兄教授君𠩄書翁十八𡻕

時侍其先公祕監府君中秋飲酒𠩄賦五言三韵七篇盖翁以

學問文章世其家業而老蒼峻潔之氣巳見扵少年如此夫以

祕監公為之父教授君為之兄詩章翰墨輝暎扵玉昆金友間

而故家文獻隠然未泯扵此盖亦有可徴者矣嗚呼翁今不可

復作而嗣子桎伯仲又能以家學為已任引而勿替君子之澤

其未艾乎至正二十年九月甲子臨海陳基識

   䟦李伯時追SKchar

蘇長公謂有唐之盛文至扵韓愈詩至扵杜甫書至扵顔真卿

畫至扵吳道元天下之能事畢矣識者以為知言宋三百年文

章大手筆如歐陽公諸君子不待言矣至扵書𦘕名品如李伯

時軰盖亦極天下之能者今觀蔡君彦文𠩄蔵追SKchar圖人馬態

度極唐人以来畨𮪍之妙冝其為世𠩄寳玩也至正二十一年

五月甲子䟦

   䟦蘭亭序

蘭亭㝎武舊刻承平時亦不多見此本故内翰王公以為趙公

閭閒家故物由趙公至今不知更變㡬故矣况趙公之前又𠩄

不論耶世傳墨寳𠩄在若有神物訶護之然亦不可以其為迂

而不信也蘭亭序既殉𦵏昭𨹧天下遂以㝎武夲為書法之宗

此夲雖字盡差肥然書家者流觀其位置猶可遡流求源而永

和之遺風餘韵隐然可見未可以群議紛紛而⿺辶䖏有𠩄優劣也

   䟦同别峯講師𠩄蔵蘇文忠公帖

蘇長公文章氣節為天下萬世𠩄宗雖尋常往復尺素中而忠

君愛國之心未嘗不惓惓也别峯上人逰乎方之外視公遺壘

不啻法寳亦可尚㦲

   跋蘇文忠公自書前赤壁賦

余偶過東武山與寳林師語已覺精神蕭散師又岀蘇長公自

書前赤壁賦對山展玩無異汎舟従公之快此亦一時之竒遇

   䟦饒叅政草書後

余嘗怪古人評書而草獨以聖名夫書而至扵聖亦精矣然夷

考其人皆有超世絶俗之才不得盡用扵世故扵是焉彂之昔

韓文公論書至與堯舜禹湯治天下並稱有以㢤臨川饒公介

之學問器識卓然為士大夫翹䠂而其嚮用扵世盖𠩄謂鷙鳥

舉而風迫之也書特其餘事耳然近来𠩄書尤SKchar詭逸群可喜

公豈欲以書擅當世㢤然觀其𫝑殆不至扵聖不止也

   書朱雲傳後

漢成帝舉天下以聽大将軍王鳯而内寵趙氏史稱其容受直

辞豈以其不殺朱雲而云尔乎然劉輔以諌立趙后論為SKchar

王章奏王鳯不忠而抵極刑朱雲獨以廷辱張禹而得不死盖

趙氏内嬖也王鳯外戚也張禹師傅也師傳視内嬖外戚其情

孰親孰䟽則三人之得罪可従知矣當劉輔之繫祕獄也帝之

怒豈𨐌慶忌䓁𠩄能觧㢤然輔𠩄以得减死一䓁者徒以立趙

氏非元后意尔及遣㝎陶共王歸國實鳯以計推逺之王章不

忍以帝兄弟之親而爲鳯𠩄間乃上奏皆切中鳯罪上亦一時

感悟然㝎陶王之势不如鳯加以太后一不食雖百王章鳯無

憂矣此鳯之𠩄以偃然居位而章不免扵SKchar也朱雲見劉輔王

章皆以言坐張禹以帝師傅與鳯並領尚書略無㡬微匡救意

乃彂憤上書願賜尚方斬馬劒㫁佞臣一人以厲其餘其言斥

禹不及鳯而𠩄謂臣下得従龍逄比干逰扵地下𠯁矣未知聖

朝何如又𠯁以感動上心故𨐌慶忌一叩頭雖攀折殿檻有𠩄

不問然則𠩄言親者罪重䟽者罪輕向使雲一言斥鳯則斬馬

之剱反以加雲雖欲居鄠田乗牛車従諸生不可得而謂成帝

容受直辞可乎嗚呼成帝在位直臣亦不爲少然自劉輔得罪

而嗣子不立王章𡨚死而權移外家雖有不易折檻以旌直臣

之言亦善善而不能用惡惡而不能去漢欲不亡得乎當是時

朱雲不以諌顯名平𨹧一匹夫耳雲既以諌𩔰則華隂守丞嘉

雖以薦雲坐罪無憾噫若雲者亦誠忠匹丈夫也㢤

   書趙冀公墨梅後

右故宋趙冀公墨梅石刻在中吳虎丘寺此乃夲監郡西夏六

十公子約𠩄蔵以為珎玩者也余嘗𮗚其新英静秀有冀公少

年機警之風其盤根錯節似與金人𢧐髙頭而横斜勁㧞之势

又佀帥突𮪍應䇿奮擊金人呼聲撼山谷之時其寒梢挺特有

直而不屈之態彷彿論李全必叛義形扵色而請兵討賊以安

朝廷之氣雖有賁育不能奪也至扵風霜揺落之餘而貞色凛

然氣壓群木又儼若筋力既老而衛國之志不衰嗚呼壮㢤公

之大節如此亦可謂社稷之臣矣宋自端平以来捍禦淮蜀兩

邉非其材館賔客即其偏禆将校當時𠋣之如長城有以夫惜

其兩叅政府而不得安扵朝廷一命右相而不得宅乎百揆而

雄材大略一以見之武㓛是猶梅之不得盡其和𦎟之用而樝

梨橘柚之属反得効其滋味扵爼豆聞此豪傑之士𠩄以不能

無遺憾也公在淳祐間上䟽論天下事莫先用人用人莫先牧

養莫先寛厚今監郡公以寛厚之政治呉吴人恃之如金城湯

池使其居

朝廷賛百揆遭冀公𠩄不得之時行今日𠩄欲行之志䓁而上

之則扵公乎何有且冀公之聲名不待盡而傳監郡公之玩賞

不待梅而勝然觀其𦘕而思其人囙其玩而知其志則斯卷也

豈可少㢤




夷白齋藁卷之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