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辨
 李文馥
1831年
錄自《閩行襍詠》,收入《越南漢文燕行文獻集成》第12冊,第257-264頁。

  歲辛卯,有澚南使者以護送失風官眷等事,將命來閩。八月二十日進抵省城公舘之門,見題粵南夷使公舘等字。舘在閩縣署側,蓋縣尹黃宅中揭示也。余至曰:我非夷,不入此夷舘。伴送官郎列其字而後入。黃尹聞而立至,伴送官以告,黃固二甲進士也,初不知,既則亟謝而改之,題曰粤南國使官公舘。使者恐其未盡曉然也,因為夷辨以揭于舘,其辭曰:

  自古有中華,有夷狄,乃天地自然之限也,而華自為華,夷自為夷,亦聖賢辨別之嚴也。華之所以為華,無論己乃有華而不為夷,不夷而乃夷之者,此則不容以不辨。夫夷之為夷,圣經之賢傳鄙之,而周公之所必膺之也。何者?或專於道,暴橫而不知有道,礼居分如古之荊楚是也。或又舉之國而[ ]端之,而於吾人之綱常道義一棄而不顧,如今之東西洋黠夷是也。称之曰夷,固其所也。

  我粵若是班乎?我粵非他,古中國聖人炎帝神農氏之後也。方其遐僻自畫,顓蒙未開,此辰而夷之猶可也。而於周為越裳則氏之,於歷代為交趾則郡之,未有稱為夷者。況自陳安南以還,土地日闢,於今而倍蓰焉。北接中州廣東、廣西、雲南三省,西控諸蠻,接於南掌、緬甸諸国,東臨大海,包諸島嶼,南亦抵<亦>于海,遶而西南隣于暹羅,其餘屬國附蠻不一而足,真裒然為天地間一大國矣。氏之且不可,郡之且不可,而可以夷之乎?然此姑淺言之耳。以言乎治法,則本之二帝三王;以言乎道統,則本之六經四子,家孔孟而戶朱程也。其學也,源左國而溯班馬;其文也,詩賦則昭明文選而以李杜為歸依;字畫則周禮六書而以鍾王為楷式。賓賢取士,漢唐之科目也;博帶峩冠,宋明之衣服也。推而舉之,其大也如是。而謂之夷,則正不知其何如為華也。

  或為高論者曰:舜東夷之人也,文王西夷之人也,傳有之,於夷乎何損?不知此蓋就生之地言之耳。舜文之所以為舜文,自去籍以來有稱為夷帝者乎?有稱文為夷王者乎?或為卑論者曰:蓋因其夷服夷言而夷之耳。是尤不然。且就目前言之,如福建一省,考亭朱夫子之遺教也,而所居泉漳,人往往以巾代帽,豈非夷服?今<公>將從而夷之乎?又如十八省言語各各不同,而土語與官語又各不同,此豈非夷言?亦將從<婿>而夷之乎?其必不然也明甚。通乎華夷之後,但當於文章禮義中求之,余之辨可無作也。而余豈好辨哉?余不得已也。

  此辨既去,迨入見總督堂,宣示云:貴使來此,本省自以侯臣之禮待之,不敢以外夷視也。既而中州士夫抄者相繼,其中亦多有評閲之者。並附存之:

  議論正大,佩服之至黃宅中

  議論明正,平素根深福州拔貢徐眾政

  是是周芸皋覓察

  即文更是許少鄂司馬

  不激不隨,非富乎學者不能杭州舉人葉培芳

  持論高明,筆氣遒勁侯官秀才陳鄒林

  余欲以一辭贊之,更弗就西江知事陳春榮以竹

  論議濶大,非深于學者不能翁叔裴芥丹

  筆如生龍活虎,不可羈縛來錫秦番子庚

  一筆縱橫,[ ]咻靜聽梅峯先生

  可多錄三五通,今人神悟儒學訓導季振仁案:振仁為人極慷慨,睹我衣冠乃自擲其帽曰:即我是夷而反夷人乎?

  夷也戎也,蠻也狄也,自就五方言之,非意之也。顧亦覓乎道學之顯晦習尚之微急何如耳此辨直參得透秀斌香雪

  稱其可令行價增色也宜哉思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