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使契丹二十八首

奉使契丹二十八首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欒城集/16

次莫州通判劉涇韻二首编辑

北國亦知岐有夷,何嘗烽火報驚危。
擁亶絕漠聞嘉語,緩帶臨邊出好詩。
約我一樽迎嗣歲,待君三館已多時。
從今無事唯須飲,文字聲名人自知。


平世功名路甚夷,不勞談說更騎危。
早年拭目看成賦,近日收心聞琢詩。
古錦屢開新得句,敝貂方競苦寒時。
南還欲向春風飲,寒柳凋枯恐未知。

贈知雄州王崇拯二首编辑

趙北燕南古戰場,何年千里作方塘。
煙波坐覺胡塵遠,皮幣遙知國計長。
勝處舊聞荷覆水,此行猶及蟹經霜。
使君約我南來飲,人日河橋柳正黃。生辰使例以人日還至雄州。


城裏都無一寸閑,城頭野水四汗漫。
與君但對湖光飲,久病偏須酒令寬。
何氏溝塍布棋局,李君智略走珠盤,
應存父老猶能說,有意功名未必難。

贈右番趙侍郎编辑

霜須顧我十年兄,朔漠陪公萬里行。
駢馬貂裘寒自暖,連床龜息夜無聲。
同心便可忘苛禮,異類猶應服至誠。
行役雖勞思慮少,會看梨棗及春生。

古北口道中呈同事二首编辑

趙寺郎编辑

獨臥繩床已七年,往來殊復少縈纏。
心遊幽闕鳥飛處,身在中原山盡邊。
梁市朝回塵滿馬,蜀江春近水浮天。
枉將眼界疑心界,不見中宵氣浩然。

二副使编辑

笑語相從正四人,不須嗟歎久離群。
及春煮菜過邊郡,賜火煎茶約細君。
日暖山蹊冬未雪,寒生胡月夜無雲。
明朝對飲思鄉嶺,夷漢封疆自此分。

絕句二首编辑

亂山環合疑無路,小徑縈回長傍溪。
仿佛夢中尋蜀道,興州東谷鳳州西。


日色映山才到地,雪花鋪草不曾消。
睛寒不及陰寒重,攪篋猶存未著貂。

過楊無敵廟编辑

行祠寂寞寄關門,野草猶知避血痕。
一敗可憐非戰罪,太剛嗟獨畏人言。
馳驅本為中原用,嘗享能令異域尊,
我欲比君周子隱,誅彤聊足慰忠魂。

燕山编辑

燕山如長蛇,千里限夷漢。
首銜西山麓,尾掛東海岸。
中開哆箕畢,末路牽一線。
卻顧汝漠平,南來獨飛雁。
居民異風氣,自古習耕戰。
上論召公奭,禮樂比姬旦。
次稱望諸君,術略亞狐管。
子丹號無策,亦數遊俠冠。
割棄何人斯,腥臊久不浣。
哀哉漢唐餘,左衽今已半。
玉帛非足云,子女罹蹈踐。
區區用戎索,久爾縻郡縣。
從來帝王師,要在侮亡亂,
攻堅甚攻玉,乘瑕易冰泮。
中原但常治,敵勢要自變。
會當挽天河,洗此生齒萬。

趙君偶以微恙乘駝車而行戲贈二絕句编辑

鄰國知公未可風,雙駝借與兩輪紅。
他年出塞三千騎,臥畫輜車也要公。


高屋寬箱虎豹裀,相逢燕市不相親。
忽聞中有京華語,驚喜開簾笑殺人。

會仙館二絕句编辑

北嶂南屏恰四周,西山微缺放溪流。
胡人置酒留連客,頗識峰巒是勝遊。


嶺上西行雙石人,臨溪照水久逡巡。
低頭似愧南來使,居處雖高已失身。

出山编辑

燕疆不過古北闕,連山漸少多平田。
奚人自作草屋住,契丹駢車依水泉。
橐駝羊馬散川谷,草枯水盡時一遷。
漢人何年被流徙,衣服漸變存語言。
力耕分獲世為客,賦役稀少聊偷安。
漢奚單弱契丹橫,目視漢使心淒然。
石瑭竊位不傳子,遺患燕薊逾百年。
仰頭呼天問何罪?自恨遠祖從祿山。此皆燕人語也。

奚君编辑

宅在中京南。

奚君五畝宅,封戶一成田。
故壘開都邑,遺民雜漢編。
不知臣僕賤,漫喜殺生權。
燕俗嗟猶在,婚姻未許連。

惠州编辑

傳聞南朝逃叛者多在其間。

孤城千室閉重闉,蒼莽平川絕四鄰。
漢使塵來空極目。沙場雪重欲無春。
羞歸應有李都尉,念舊可憐徐舍人。
會逐單于渭橋下,歡呼齊拜屬車塵。

神水館寄子瞻兄四絕编辑

十一月二十六日,是日大風。

少年病肺不禁寒,命出中朝敢避難。
莫倚皂貂欺朔雪,更催靈火煮鉛丹。馬上作李若芝守一法,似有功。


夜兩從來相對眠,茲行萬里隔胡天。
試依北斗看南斗,始覺吳山在目前。


誰將家集過幽都,逢見胡人問大蘇。
莫把文章動蠻貊,恐妨談笑臥江湖。


虜廷一意向中原,言語綢繆禮亦虔。
顧我何功慚陸賈,橐裝聊復助歸田。

木葉山编辑

奚田可耕鑿,遼土直沙漠。
蓬棘不復生,條幹何由作。
茲山亦沙阜,短短見叢薄。
冰霜葉墮盡,鳥獸紛無托。
乾坤信廣大,一氣均美惡。
胡為獨窮陋,意似鄙夷落。
民生亦復爾,垢汙不知怍。
君看齊魯間,桑柘皆沃若。
麥秋載萬箱,蠶老簇千箔。
餘粱及狗彘,衣被遍城郭。
天工本何心,地力不能博。
遂令堯舜仁,獨不施禮樂。

虜帳编辑

虜帳冬住沙陀中,索羊織葦稱行宮。
從官星散依塚阜,氈廬窟室欺霜風。
舂粱煮雪安得飽,擊兔射鹿誇強雄。
朝廷經略窮海宇,歲遺繒絮消頑凶。
我來致命適寒苦,積雪向日堅不融。
聯翩歲旦有來使,屈指已復過奚封。
禮成即日卷廬帳,釣魚射鵝滄海東。
秋山既罷復來此,往返歲歲如旋蓬。
彎弓射獵本天性,拱手朝會愁心胸。
甘心五餌墮吾術,勢類畜鳥遊樊籠。
祥符聖人會天意,至今燕趙常耕農。
爾曹飲食自謂得,豈識圖霸先和戎!

十日南歸馬上口占呈同事编辑

南轅初喜去龍庭,入塞猶須閱月行。
漢馬亦知歸意速,朝暘已作故人迎。
經冬舞雪長相避,屈指新春旋復生。
想見雄州饋生菜,菜盤酪粥任縱橫。

傷足编辑

少年謬聞道,直往寡所疑。
不知避礙險,造次逢顛危。
中歲鮑憂患,進退每自持。
長存鄙夫計,未免達士嗤。
前日使胡罷,晝夜心南馳。
中塗冰塞川,滉漾無津涯。
僕夫執轡前,我亦忘止之。
馬眩足不禁,拉然臥中坻。
異域非所息,據鞍幾不支。
昔嘗誦《楞嚴》,聞有乞食師。
行乞遭毒刺,痛劇侵肝脾。
念覺雖覺痛,無痛痛覺知。
念極良有見,遂與凡夫辭。
我今亦悟此,先佛豈見欺。
但爾不即證,欲往常遲遲。
咄哉後來心,當與初心期。

春日寄內编辑

春到燕山冰亦消,歸驂迎日喜嫖姚。
久行胡地生華髮,初試東風脫敝貂。
插髻小幡應正爾,點盤生菜為誰挑。
附書勤掃東園雪,到日青梅未滿條。

渡桑乾编辑

北渡桑乾冰欲結,心畏穹廬三尺雪。
南渡桑乾風始和,冰開易水應生波。
穹廬雪落我未到,到時堅白如磐陀。
會同出入凡十日,腥膻酸薄不可食。
羊修乳粥差便人,風隧沙場不宜客。
相攜走馬渡桑幹,旌旆一返無由還。
胡人送客不忍去,久安和好依中原。
年年相送桑乾上,欲話白溝一惆悵。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