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五 欒城集
卷十六 詩一百二十首
卷十七 

目录

卷十六编辑

◎詩一百二十首编辑

程之元表弟奉使江西次前年送赴楚州韻戲別编辑

送君守山陽,羨君食淮魚。
送君使鍾陵,羨君江上居。
憐君喜為吏,臨行不欷歔。
紛紛出歌舞,綠髮照瓊梳。
歸鞍踏涼月,倒盡清樽餘。
嗟我病且衰,兀然守文書。
齒疏懶食肉,一飯甘青蔬。
愛水亦已乾,塵土生空渠。
清貧雖非病,簡易由無儲。
家使赤腳嫗,何煩短轅車。
君船繫東橋,茲行尚徐徐。
對我竟不飲,問君獨何歟。

表弟程之邵奉議知泗州编辑

馬有千里足,所願百里程。
馬心自為計,安用終日行。
何人誌四方,欲買千金輕。
吾弟有俊才,見事心眼明。
二年坐北部,萬口傳佳聲。
談笑頑狡伏,何曾用敲榜。
艱難得銅虎,洗眼長淮清。
民事不足為,但當食魚烹。
負重貴餘力,過飽多傷生。
不見大路馬,垂頭畏繁纓。

次韻子瞻書黃庭內景卷後贈蹇道士拱辰编辑

君誦《黃庭》內外篇,本欲洗心不求仙。
夜視片月墮我前,黑氛剝警日妍。
一暑一寒久自堅,體中風行上通天。
亭亭孤立孰傍緣,至哉道師昔雲然。
既已得之戒不傳,知我此心未虧騫。
指我嬰兒藏谷淵,言未絕口行已旋,
我思其言夜不眠。

次韻子瞻好頭赤编辑

沿邊壯士生食肉,小來騎馬不騎竹。
翩然赤手挑青絲,捷下巔崖試深谷。
牽入故關榆葉赤,未慣中原暖風日。
黃金絡頭依圉人,俯聽北風懷所歷。

送葆光蹇師遊廬山编辑

建城市中有狂人,縱酒罵市無與親。
敲門訪我何逡巡,頭蓬面垢氣甚真。
截河引水登昆侖,下洗尺宅骨髓勻。
告我入室要自門,仙翁道師豈遺群。
歸來插足九陌塵,獨遊凝祥芳草春。
蕭然孤鶴鳴雞群,子欲不死存谷神。
海山微明朝日暾,丹成寄子勿妄云。
出入無朕窮無垠,相思一笑君乃信。

同子瞻次梅聖俞舊韻題鄉舍木山编辑

江槎出沒浮犀牛,波濤掀天谷為洲。
江寒水落驚霜秋,危根瘦節鳴寒流。
脆朽吹去誰鐫鎪,連峰疊嶂立酋酋。
吾家此山不易得,十年棄置空自尤。
猿號鶴唳豈無意,委虵怪我懷羔裘。
西歸父老拍手笑,笑憶翁子躬薪樵。
去時三山今有五,不問故園惟一丘。

次韻子瞻送千乘千能编辑

少年食糠核,吐去願一官。
躬耕遇斂獲,不知以為歡。
謂言一飛翔,要勝終屈蟠。
朝廷未遑入,江海失所安。
多憂變華髮,照影慚雙鸞。
恩從萬里歸,獨喜大節完。
日食太倉米,篋中有餘紈。
奇窮不當爾,自信處此難。
長女聞孀居,將食淚滴盤。
老妻飽憂患,悲吒摧心肝。
西飛問黃鵠,誰當救饑寒。
二子憐我老,輦致心一寬。
別久得會合,喜極成辛酸。
忽聞倚門望,有書驚歲闌。
深情見緩急,欲報非琅玕。
勸爾勤孝友,慎毋慕衣冠。
淵渟自成井,放瀉當生瀾。
豈有白雪駒,舉足無和鑾。

題王詵都尉畫山水橫卷三首编辑

摩詰本詞客,亦自名畫師。
平生出入輞川上,鳥飛魚泳嫌人知。
山光盎盎著眉睫,水聲活活流肝脾。
行吟坐詠皆自見,飄然不作世俗詞。
高情不盡落縑素,連峰絕潤開重帷。
百年流落存一二,錦囊玉軸酬不訾。
誰令食肉貴公子,不學父祖驅熊羆。
細氈淨幾讀文史,落筆璀璨傳新詩。
青山長江豈君事,一揮水墨光淋漓。
手中五尺小橫卷,天末萬里分毫厘。
謫官南出止筠潁,此心通達無不之。
歸來纏裹任紈綺,天馬性在終難羈。
人言摩詰是前世,欲比顧老疑不癡。
桓公崔公不可與,但可與我寬衰遲。


憐君將帥雖有種,多群智慧初無師。
篇章後發已可駭,丹青妙絕當誰知。
自言五色苦亂目,況乃旨酒長傷脾。
手狂但可時弄筆,口病未免多微詞。
歌鐘一散任池館,幅巾靜坐空書帷。
偶從禪老得真趣,此身不足非財訾。
世間翻覆岸為谷,猛獸相食虎與羆。
逝將得意比春夢,獨取妙語傳清詩。
眼看宮釀瀉酥酪,未與村酒分醇漓。
解鞍駿馬空伏櫪,寄書黃狗閑生犛。
江山平日偶有得,不自圖寫渾忘之。
臨窗展卷聊自適,盤礴豈復冠裳羈。
欲乘漁艇發吾興,願入野寺嗟兒癡。
行纏布襪雖已具,山中父老應嫌遲。


我昔得罪遷南夷,性命頃刻存篙師。
風吹波蕩到官舍,號呼誰復相聞知。
小園畜蟻防橘蠹,橘性甘,多蠹。南人入畜蟻於園中,蟻緣木食蠹。雖鄰家柯葉相接,而蟻不相過。亦一異耳。空庭養蜂收蜜脾。
讀書一生空自笑,賣鹽竟日那復詞。
城中清溪可濯漱,城上連峰堪幕帷。
十千薄俸聊足用,魚多米賤憂無訾。
東坡居士最岑寂,岌然深藂見狐羆。
坐隅止鵬偶成賦,蟆中食暮時作詩。
憐君富貴可灸手,一時出走羞啜醨。
澤傍憔悴凡幾歲,胸中芥蒂無一犛。
江山別來今久矣,不獨能言能畫之。
同朝執手不容久,笑我野馬方受羈。
神中短卷墨猶濕,傍人笑指吾儕癡。
方求農圃救貧病,它年未用譏樊遲。

次韻子瞻十一月旦日鎖院賜酒及燭编辑

銅鈈玉鎖閉空堂,腕脫初驚筆劄忙。
紅燭遙憐風雪暗,黃封微瀉桂椒香。
光明坐覺幽陰破,溫暖深知覆育長。
明日白麻傳好語,曼聲微繞殿中央。

送周正孺自考功郎中歸守梓潼兼簡呂元鈞三絕编辑

白髮熙寧老諍臣,凜然心膽大於身。
吾儕坐看馮唐去,誰起雲中廢棄人。


十年符竹守吾州,故吏相逢嘲土牛。
毋謂徐公不堪用,諸人自與世沉浮。


東道如聞近稍安,乘驄按部凜生寒。
忽逢太守能相下,俱是從來言事官。

雪中訪王定國感舊编辑

昔遊都城歲方除,飛雪紛紛落花絮。
徑走城東求故人,馬蹄旋沒無尋處。
翰林詞人呼巨源,笑談通夜倒清樽。
住在城西不能返,醉臥吉祥朝日暾。
相逢卻說十年事,往事皆非隔生死。
惟有飛霙似昔時,許君一醉那須起。
蘭亭俯仰跡已陳,黃公酒壚愁殺人。
君知聚散翻覆手,莫作吳楚乘朱輪。

次韻王定國見贈编辑

枯木無枝不記年,寒灰誰遣強吹然。
南遷不折知非妄,未老求閑愈覺賢。
屢出詩章新管龠,偶開畫卷小山川。
簿書填委慚君甚,撥去歸來粗了眠。

王子難龍圖挽詞编辑

帝子乘鸞已列仙,遺芳留得眾孫賢。
俊科蚤與寒儒競,禁從終償白髮年。
輦路聯鑣驚往事,圃田回首泣新阡。
舊聞推曆知天命,看熟黃粱定灑然。

次韻李豸秀才來別子瞻仍謝惠馬二首编辑

小床臥客笑元龍,彈鋏無輿下舍中。
五馬不辭分後乘,輕裘初許敝諸公。
隨人射虎氣終在,徒步白頭心頗同。
遙想據鞍橫槊處,新詩一一建安風。

呂司空挽詞三首编辑

少年輕富貴,一意在詩書。
共恨經綸晚,才收老病餘。
寡言知德勝,善應本中虛。
卒相承平業,謳歌元祐初。


將相家聲近,勳名晚歲隆。
給扶安舊德,賜府壓群公。
不見彌縫跡,空推翼戴功。
山公舊多可,寒士泣清風。


罷郡來清潁,微官憶宛丘。
頹垣那可住,隱几若將休。
復起民欣願,全歸天不留。
世間反覆手,有德竟無憂。

公罷潁州,退居於陳,轍為陳學官,時請見焉。

范蜀公挽詞三首编辑

能言人盡爾,有立世終稀。
憂國常先眾,謀身亦勇歸。
見奇初或笑,要極未應非。
僅似西山老,終身止食薇。


賦傳長嘯久,書奏鎛鍾新。
共歎文章手,終為禮樂人。
遺風滿臺閣,好語落簪紳。
欲取褒雄比,終非骨鯁臣。


劍外東來日,城西卻住年。
高齋留寓宿,旅食正蕭然。
語愜聞投石,詩新看湧泉。
清樽寄苦淚,一灑葉墳前。

范百嘉百歲昆仲挽詞二首编辑

少年何敏銳,才氣伏諸生。
展卷五行下,揮毫萬字傾。
百年殊未艾,一病竟無成。
誰謂從夫子,同開鬱鬱城。


季子尤高爽,顏家早哭回。
白頭生便爾,黃壞遽相催。
舊草誰收拾,新松剩插栽。
悲傷有伯氏,諸子尚嬰孩。

安厚卿樞密母夫人挽詞二首编辑

家起側微中,身兼富貴終。
慈仁本宜壽,勤約自成風。
大府寧居久,名邦賜沐雄。
共傳生子福,仍指讀書功。


早歲參戎幕,開門對粉牆。
初聞寡兄弟,共羨好姑章。
一別飛騰速,全歸福祿長。
遺芳在子舍,它日望巖廊。

題李公麟山莊圖並敘编辑

伯時作《龍眠山莊圖》,由建德館至垂雲沜,著錄者十六處,自西而東凡數里,巖隱見,泉源相屬,山行者路窮於此。道南溪山,清深秀峙,可遊者有四:曰勝金巖、寶華巖、陳彭漈、鵲源。以其不可緒見也,故特著於後。子瞻既為之記,又屬轍賦小詩,凡二十章,以繼摩詰輞川之作云。

建德館编辑

龍眠淥淨中,微吟作雲雨。
幽人建德居,知是清風主。

墨禪堂编辑

此心初無住,每與物皆禪。
如何一丸墨,舒卷化山川。

華巖堂编辑

佛口如瀾翻,初無一正定。
畫作正定看,於何是佛性。

雲薌閣编辑

清溪便種稻,秋晚連雲熟。
不待見新春,西風薌自足。

發真塢编辑

山開稍有路,水放亦成川。
遊人得所息,真意方澹然。

薌茅館编辑

山居少華麗,牽茅結淨屋。
此間不受塵,幽人亦新沐。

瓔珞巖编辑

泉流逢石缺,脈散成寶網。
水作瓔珞看,山是如來想。

棲雲室编辑

石室空無主,浮雲自去來。
人間春雨足,歸意帶風雷。

秘全庵编辑

世道自破碎,全理未嘗違。
溪山亦何有,永覺平日非。

延華洞编辑

共恨春不長,逡巡就搖落。
一見洞中天,真知世間惡。

澄元谷编辑

石門日不下,潭鏡月長臨。
細細溪風渡,相看識此心。

雨花巖编辑

巖花不可攀,翔蕊久未墮。
忽下幽人前,知子觀空坐。

泠泠谷编辑

層崖落飛泉,微風泛喬木。
坐遣谷中人,家家有琴築。

玉龍峽编辑

白龍晝飲潭,修尾掛石壁。
幽人欲下看,雨雹晴相射。

觀音巖编辑

倚巖開翠屏,臨潭置苔石。
有所獨無人,君心得未得。

垂雲沜编辑

未見垂雲沜,其如歸興何。
路窮雙足熱,為我洗盤陀。

勝金巖编辑

置馬步巖間,巖前得平地。
肴蔬取行簏,粗飽有遺味。

寶華巖编辑

團團寶華巖,重重蔭珍木。
歸來得商鼎,試鬻溪邊綠。

陳彭漈编辑

蒼壁立精鐵,縣泉瀉天紳。
山行見已久,指與未來人。

鵲源编辑

溪深龜魚驕,石瘦椿楠勁。
借子木蘭船,寬我芒鞋病。四詩皆記伯時所畫。

將使契丹九日對酒懷子瞻兄並示坐中编辑

黃華已向初旬見,白酒相攜九日嚐。
萸少一枝心自覺,春同斗粟味終長。
蘭生庭下香時起,玉在人前坐亦涼。
千里使胡須百日,暫將中子治書囊。

題王詵都尉設色山卷後编辑

還君橫卷空長歎,問我何年便退休。
欲借巖阿著茅屋,還當溪口泊漁舟。
經心蜀道雲生足,上馬胡天雪滿裘。
萬里還朝徑歸去,江湖浩蕩一輕鷗。

次韻子瞻相送使胡编辑

朔雪胡沙試此身,青羅便面紫狐巾。
擁盤代北隨飛雁,頓足江東有臥麟。
欺酒壺冰將送臘,照溪梅萼定先春。
漢家五餌今方驗,更愧當年歎息人。

歐陽文忠公夫人挽詞二首编辑

先生才蓋世,家事少經心。
流落初相偶,委虵誌益深。
功名入圖史,文字刻繆琳。
有助知由內,騶虞欲重吟。


好禮忘耆老,持家歷盛衰,
謹嚴終至一,貧富各從宜。
晚歲仍聞道,臨終竟不疑。
外人傳一二,猶得載銘詩。

歐陽伯和仲純挽詞二首编辑

之人雖蚤病,對客每清言。
不信疾為累,要稱學有原。
籧篨視名器,果蓏指乾坤。
長短何須問,傳家已抱孫。


仲氏氣無前,為文思湧泉。
飄然落筆地,時出疾邪篇。
杶幹要經雪,驊騮行著鞭。
淒涼悲故客,不及見華顛。

奉使契丹二十八首编辑

次莫州通判劉涇韻二首编辑

北國亦知岐有夷,何嘗烽火報驚危。
擁亶絕漠聞嘉語,緩帶臨邊出好詩。
約我一樽迎嗣歲,待君三館已多時。
從今無事唯須飲,文字聲名人自知。


平世功名路甚夷,不勞談說更騎危。
早年拭目看成賦,近日收心聞琢詩。
古錦屢開新得句,敝貂方競苦寒時。
南還欲向春風飲,寒柳凋枯恐未知。

贈知雄州王崇拯二首编辑

趙北燕南古戰場,何年千里作方塘。
煙波坐覺胡塵遠,皮幣遙知國計長。
勝處舊聞荷覆水,此行猶及蟹經霜。
使君約我南來飲,人日河橋柳正黃。生辰使例以人日還至雄州。


城裏都無一寸閑,城頭野水四汗漫。
與君但對湖光飲,久病偏須酒令寬。
何氏溝塍布棋局,李君智略走珠盤,
應存父老猶能說,有意功名未必難。

贈右番趙侍郎编辑

霜須顧我十年兄,朔漠陪公萬里行。
駢馬貂裘寒自暖,連床龜息夜無聲。
同心便可忘苛禮,異類猶應服至誠。
行役雖勞思慮少,會看梨棗及春生。

古北口道中呈同事二首编辑

趙寺郎编辑

獨臥繩床已七年,往來殊復少縈纏。
心遊幽闕鳥飛處,身在中原山盡邊。
梁市朝回塵滿馬,蜀江春近水浮天。
枉將眼界疑心界,不見中宵氣浩然。

二副使编辑

笑語相從正四人,不須嗟歎久離群。
及春煮菜過邊郡,賜火煎茶約細君。
日暖山蹊冬未雪,寒生胡月夜無雲。
明朝對飲思鄉嶺,夷漢封疆自此分。

絕句二首编辑

亂山環合疑無路,小徑縈回長傍溪。
仿佛夢中尋蜀道,興州東谷鳳州西。


日色映山才到地,雪花鋪草不曾消。
睛寒不及陰寒重,攪篋猶存未著貂。

過楊無敵廟编辑

行祠寂寞寄關門,野草猶知避血痕。
一敗可憐非戰罪,太剛嗟獨畏人言。
馳驅本為中原用,嘗享能令異域尊,
我欲比君周子隱,誅彤聊足慰忠魂。

燕山编辑

燕山如長蛇,千里限夷漢。
首銜西山麓,尾掛東海岸。
中開哆箕畢,末路牽一線。
卻顧汝漠平,南來獨飛雁。
居民異風氣,自古習耕戰。
上論召公奭,禮樂比姬旦。
次稱望諸君,術略亞狐管。
子丹號無策,亦數遊俠冠。
割棄何人斯,腥臊久不浣。
哀哉漢唐餘,左衽今已半。
玉帛非足云,子女罹蹈踐。
區區用戎索,久爾縻郡縣。
從來帝王師,要在侮亡亂,
攻堅甚攻玉,乘瑕易冰泮。
中原但常治,敵勢要自變。
會當挽天河,洗此生齒萬。

趙君偶以微恙乘駝車而行戲贈二絕句编辑

鄰國知公未可風,雙駝借與兩輪紅。
他年出塞三千騎,臥畫輜車也要公。


高屋寬箱虎豹裀,相逢燕市不相親。
忽聞中有京華語,驚喜開簾笑殺人。

會仙館二絕句编辑

北嶂南屏恰四周,西山微缺放溪流。
胡人置酒留連客,頗識峰巒是勝遊。


嶺上西行雙石人,臨溪照水久逡巡。
低頭似愧南來使,居處雖高已失身。

出山编辑

燕疆不過古北闕,連山漸少多平田。
奚人自作草屋住,契丹駢車依水泉。
橐駝羊馬散川谷,草枯水盡時一遷。
漢人何年被流徙,衣服漸變存語言。
力耕分獲世為客,賦役稀少聊偷安。
漢奚單弱契丹橫,目視漢使心淒然。
石瑭竊位不傳子,遺患燕薊逾百年。
仰頭呼天問何罪?自恨遠祖從祿山。此皆燕人語也。

奚君编辑

宅在中京南。

奚君五畝宅,封戶一成田。
故壘開都邑,遺民雜漢編。
不知臣僕賤,漫喜殺生權。
燕俗嗟猶在,婚姻未許連。

惠州编辑

傳聞南朝逃叛者多在其間。

孤城千室閉重闉,蒼莽平川絕四鄰。
漢使塵來空極目。沙場雪重欲無春。
羞歸應有李都尉,念舊可憐徐舍人。
會逐單于渭橋下,歡呼齊拜屬車塵。

神水館寄子瞻兄四絕编辑

十一月二十六日,是日大風。

少年病肺不禁寒,命出中朝敢避難。
莫倚皂貂欺朔雪,更催靈火煮鉛丹。馬上作李若芝守一法,似有功。


夜兩從來相對眠,茲行萬里隔胡天。
試依北斗看南斗,始覺吳山在目前。


誰將家集過幽都,逢見胡人問大蘇。
莫把文章動蠻貊,恐妨談笑臥江湖。


虜廷一意向中原,言語綢繆禮亦虔。
顧我何功慚陸賈,橐裝聊復助歸田。

木葉山编辑

奚田可耕鑿,遼土直沙漠。
蓬棘不復生,條幹何由作。
茲山亦沙阜,短短見叢薄。
冰霜葉墮盡,鳥獸紛無托。
乾坤信廣大,一氣均美惡。
胡為獨窮陋,意似鄙夷落。
民生亦復爾,垢汙不知怍。
君看齊魯間,桑柘皆沃若。
麥秋載萬箱,蠶老簇千箔。
餘粱及狗彘,衣被遍城郭。
天工本何心,地力不能博。
遂令堯舜仁,獨不施禮樂。

虜帳编辑

虜帳冬住沙陀中,索羊織葦稱行宮。
從官星散依塚阜,氈廬窟室欺霜風。
舂粱煮雪安得飽,擊兔射鹿誇強雄。
朝廷經略窮海宇,歲遺繒絮消頑凶。
我來致命適寒苦,積雪向日堅不融。
聯翩歲旦有來使,屈指已復過奚封。
禮成即日卷廬帳,釣魚射鵝滄海東。
秋山既罷復來此,往返歲歲如旋蓬。
彎弓射獵本天性,拱手朝會愁心胸。
甘心五餌墮吾術,勢類畜鳥遊樊籠。
祥符聖人會天意,至今燕趙常耕農。
爾曹飲食自謂得,豈識圖霸先和戎!

十日南歸馬上口占呈同事编辑

南轅初喜去龍庭,入塞猶須閱月行。
漢馬亦知歸意速,朝暘已作故人迎。
經冬舞雪長相避,屈指新春旋復生。
想見雄州饋生菜,菜盤酪粥任縱橫。

傷足编辑

少年謬聞道,直往寡所疑。
不知避礙險,造次逢顛危。
中歲鮑憂患,進退每自持。
長存鄙夫計,未免達士嗤。
前日使胡罷,晝夜心南馳。
中塗冰塞川,滉漾無津涯。
僕夫執轡前,我亦忘止之。
馬眩足不禁,拉然臥中坻。
異域非所息,據鞍幾不支。
昔嘗誦《楞嚴》,聞有乞食師。
行乞遭毒刺,痛劇侵肝脾。
念覺雖覺痛,無痛痛覺知。
念極良有見,遂與凡夫辭。
我今亦悟此,先佛豈見欺。
但爾不即證,欲往常遲遲。
咄哉後來心,當與初心期。

春日寄內编辑

春到燕山冰亦消,歸驂迎日喜嫖姚。
久行胡地生華髮,初試東風脫敝貂。
插髻小幡應正爾,點盤生菜為誰挑。
附書勤掃東園雪,到日青梅未滿條。

渡桑乾编辑

北渡桑乾冰欲結,心畏穹廬三尺雪。
南渡桑乾風始和,冰開易水應生波。
穹廬雪落我未到,到時堅白如磐陀。
會同出入凡十日,腥膻酸薄不可食。
羊修乳粥差便人,風隧沙場不宜客。
相攜走馬渡桑幹,旌旆一返無由還。
胡人送客不忍去,久安和好依中原。
年年相送桑乾上,欲話白溝一惆悵。

送文太師致仕還洛三首编辑

國老無心豈為身,五年朝謁慰簪紳。
元臣事業通三世,舊將威名服四鄰。
遍閱後生真有道,欲談前事恐無人。
比公惟有淩雲檜,歲歲何妨雨露新。


齊魯元勳古太師,寂寥千載恐無之。
昔歸暫縮經邦手,復起還當問道時。
入謁何曾須掖侍,到家依舊擁旌麾。
孔公靈壽固應在,秋晚香山訪佛祠。


西都風物漢唐餘,天作溪山養退居。
盈尺好花扶几杖,拂天修竹倚庭除。
白頭伴侶誰猶健,率意壺飧久已疏。公昔與司馬公同居洛下,常與諸老為真率之會,酒肴果蔬,隨有而具。
我欲試求三畝宅,從公它日賦歸歡。先人昔遊洛中,有卜築之意,不肖常欲成就先志,顧未暇耳。

李公麟陽關圖二絕编辑

百年摩詰陽關語。三疊嘉榮意外聲。
誰遣伯時開縞素,蕭條邊思坐中生。


西山陽關萬里行,彎弓走馬自忘生。
不堪未別一杯酒,長聽佳人泣渭城。

學士院端午貼子二十七首·皇帝閣六首编辑

溽暑避華構,清風迎早期。
楓槐高自舞,冰雪晚初消。


南訛初應歷,五日未生陰。
靈藥收農錄,薰風拂舜琴。


皇心本夷曠,一氣自炎涼。
不廢荊吳舊,民風見未央。


九門已散秦醫藥,百辟初頒淩室冰。
飲食祈君千萬壽,良辰更上辟兵繒。


雨遲麥粒尤堅好,日麗蠶絲轉細長。
入夏民間初解慍,宮中時舉萬年觴。


汴上初無招屈亭,沅湘近在國南坰。
太官漫解供新嵕,諫列猶應記獨醒。

學士院端午貼子二十七首·太皇太后閣六首编辑

決獄初迎雨,開倉旋取陳。
青黃今接夏,饑疫免憂春。


簾密風時度,宮深日倍長。
紵羅隨節賜,黍麥趁新嘗。


執熱寧忘濯,清心自釋煩。
東朝聞好語,畏日解餘暄。


山磨玉塵除舊廩,捧箱采縷看新絲。
一年豐樂今將半,兩殿歡聲外得知。


舟楫喧呼招屈處,禽魚鼓舞放生中。
百官卻拜梟羹賜,凶去方知舜有功。


玉殿清虛過暑天,草廬煩促念民編。
外家近許遷新宅,不遣司農費一錢。

學士院端午貼子二十七首·皇太后閣六首编辑

壽康朝謁蚤,長信燕閑多。
不有圖書樂,其如晝漏何。


玉宇宜朱夏,壺冰生晚涼。
深心念行暍,清夜久焚香。


蠶宮罷採擷,暴室獻朱黃。
翕呷霜紈動,闌班采縷長。


六宮無事著嬉遊,百藥初成及早收。
菖歜還羞十二節,椿年自占八千秋。


萬壽仍縈長命縷,虛心不著赤靈符。
民間風俗疑當共,天上清高定爾無。


楊子江心瀉鏡龍,頗如細谷不搖風。
宮中驚奉秋天月,長照人心助至公。

學士院端午貼子二十七首·皇太妃閣五首编辑

曉起鐘猶凝,朝回露欲乾。
逡巡下清蹕,委曲問平安。


壓蔗出寒漿,敲冰簇畫堂。
人間正袢暑,天上絕清涼。


九夏清齋奉至尊,消除癘疫去無痕。
太醫爭獻天師艾,瑞霧長縈堯母門。


紈扇新裁冰雪餘,清風不隔紵羅疏。
飛升漫寫秦公子,榮謝應憐漢婕妤。


渺渺金河入禁垣,漸臺雨過碧波翻。
共傳太液龍舟穩,不似南方競渡喧。

學士院端午貼子二十七首·夫人閣四首编辑

修廈欺晴日,重簾度細風。
群仙不煩促,長在廣寒宮。


尋芳空茂木,鬥草得幽蘭。
歌舞纖絺健,嬉游玉佩珊。


新煮青筠稻米香,旋抽獨爾薄羅光。
剩堆雕俎添崖蜜,爭作輕衫薦壽觴。


御溝繞殿細無聲,飛灑彤墀曉氣清。
開到石榴花欲盡,陰陰高柳一蟬鳴。

次韻門下劉侍郎直宿寄蘇左丞编辑

雷雨連年起臥龍,穆然臺閣有清風。
一時畫諾雖云舊,此日都俞本自公。
松竹經霜俱不改,鹽梅共鼎固非同。
一篇和遍東西府,六律更成十二宮。

次韻張耒學士病中二首编辑

一臥憐君三十朝,呼醫仍苦禁城遙。
靈根自遂新陽發,病枿従經野火燒。
吻燥未須尋曲蘖,囊空誰與典絺蕉。
何時匹馬隨街鼓,睡起頻驚髀肉消。


塵垢汙人朝復朝,病中吟嘯夜方遙。
長空雁過疑相答,虛幌螢飛坐恐燒。
稍覺新霜試松竹,未應寒雨敗梧蕉。
従來百鏈身如劍,火滅重磨未遽銷。

次韻張君病起二首编辑

壯年得疾勢能支,不廢霜螯左手持。
漸喜一杯好留客,未應五斗似當時。
口中舌在時聞句,雪裏心安不問師。
去臥淮陽従病守,功名他日許君期。


老去生經廢不行,鏡中白髮見空驚。
解將沖氣通枯指,易甚新陽發舊莖。
一悟少年難久恃,不妨多病卻長生。
文章繆忝追前輩,服食従來亦強名。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