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15

 卷十四 欒城集
卷十五 詩八十五首
卷十六 

卷十五编辑

◎詩八十五首编辑

送陳侗同年知陝府编辑

上書乞江淮,得請臨關河。
所得非所願,親友或相訶。
丈夫誌四方,所遇常逶迤。
況當國西屏,形勝古來多。
昆渠湧北郭,華嶽垂東阿。
羌虜昔未平,驛騎如飛梭。
間諜時出沒,關梁苦誰何。
爾來一清淨,西望多麥禾。
魏絳方和戎,先零正投戈,
秦人釋重負,道路聞行歌。
便當臥齋閤,次第除網羅。
時時一嘯詠,未用勤催科。
諸孤寄吳越,食口如雁鵝。
時分橐中金,何必手自摩。

次韻李曼朝散得郡西歸留別二首编辑

風波定後得西歸,鳥鵲喧呼里巷知。
未熟黃粱驚破夢,相看白髮信乘危。
豚肩尚有冬深味,蠶器應逢市合時。
父老為公留臘酒,不須猶唱式微詩。
懷印徒行尚故衣,邸中掾史見猶疑。
千人上塚鄉關動,五馬行春雨澤隨。
醉裏墜車初未覺,道中破甑復誰悲。
西行漫遣親朋喜,早賦陶翁歸去詩。

送程建用宣德西歸编辑

昔與君同巷,參差對柴荊。
艱難奉老母,弦歌教諸生。
藜藿飽臧獲,布褐均弟兄。
貧賤理則窮,禮義日益明。
我親本知道,家有月旦評。
逡巡戶牖間,時聞歎息聲。
善惡不可誣,孝弟神所聽。
我見此家人,處約能和平。
它年彼君子,豈復地上行。
爾來三十年,遺語空自驚。
松阡映天末,苦淚緣冠纓。
子親八十五,皤然老人星。
安輿及祿養,平反慰中情。
月俸雖不多,足備甘與輕。
今年復考課,得秩真代耕。
倚門老鶴望,策馬飛鴻征。
歸來歲雲莫,手奉屠蘇觥。
我詩不徒作,以遺鄉黨銘。君昔嘗稅居,與敝廬東西相望,武昌君見其家事,知非貧賤人也。此語未嘗語人,俯仰三十年矣。因君西歸,作詩言之,不覺流涕。

次韻子瞻杜介供奉送魚编辑

天街雪霽初通駟,禁籞冰開漸躍魚。
十尾煩君穿細柳,一杯勸我芼青蔬。
寒樽獨酌偶逢客,佳句相酬不用書。
江海歸來叨禁近,空令同巷往來疏。

次韻子瞻招王蘧朝請晚飲编辑

矯矯公孫才不貧,白駒衝雪喜新春。
忽過銀闕迷歸路,誤認瑤臺尋故人。
訪我不嫌泥正滑,留君深愧酒非醇。
歸時九陌鋪寒月,清絕空教僕御顰。

子瞻與李公麟宣德共畫翠石古木老僧謂之憩寂圖題其後编辑

東坡自作蒼蒼石,留趣長松待伯時。
只有兩人嫌未足,更收前世杜陵詩。

王君貺宣徽挽詞三首编辑

妙年收賈傅,白首貴王陽。
志氣文章在,功名歲月長。
遺孫依舊德,故吏滿諸方。
河朔三持節,斯民定不忘。

其二编辑

謫墮神仙侶,飛翔鸞鳳姿,
舊逢黃石老,陰許赤松期。
歷歷僧伽記,申申鄧傅詞。
翻然歸海嶠,無復世人知。公少年過泗州,於僧伽塔中見一老僧,謂公歸視祖墓,有白兔者,君當第一人及第,已而果然。既登科,見張鄧公,為公言:「吾為射洪令,尉捕得一人,疑其行劫,吾覺其非是,釋之,問其所從來,則山中隱者也。以藥遺我曰:『服紫藥可以終天年而無病。』且約我貴極人臣。今子方且貴,慎毋笞辱道人。」公終身用其言。轍佐公於大名,親見公言之。

其三编辑

從軍在河上,仗鉞喜公來。
幕府方閑暇,歌鐘得縱陪。
它年老賓佐,過國泣樓臺。
猶有墳碑在,仍令故客開。今樞密安公厚卿,昔與轍同在幕府,公家方求厚卿作墓碑。

送杜介歸揚州编辑

揚州繁麗非前世,城郭蕭條卻古風。
尚有花畦春雨後,不妨水調月明中。
東都甲第非嫌汝,北牖羲皇自屬翁。
清洛放船經月事,急先鶗鳺繞芳叢。

次韻子瞻與鄧聖求承旨同直翰苑懷武昌西山舊遊编辑

我遊齊安十日回,東坡桃李初未栽。
扁舟亂流入樊口,山雨未止淫黃梅。
寒溪聞有古精舍,相與推挽登崔嵬。
山深縣令嘉客至,寺荒蔓草生經臺。
黃鵝白酒得野饋,藤床竹簟無纖埃。
可憐遷客畏人見,共怪青山誰為堆。
行驚晚照催出谷,中止亂石傾餘罍。
古今相望兩令尹,謂元結與鄧君也。文詞灑落千山隈。
野人豈復識遺趣,過客時為剜蒼苔。
五年留滯屐齒禿,一朝揮手船頭開。
玉堂卻憶昔遊處,笑問五柳應雕摧。
滿朝文士蚤貴達,憑淩霄漢乘風雷。
入參秘殿出華省,何曾著足空山來。
漂流邂逅覽遺躅,耳中尚有江聲哀。

送楊孟容朝奉西歸编辑

三十始去家,四十初南遷。
五十復還朝,白髮正紛然。
故人從西來,鞍馬何聯翩。
握手得一笑,喜我猶生全。
別離多憂患,夢覺非因緣。
惟余歸耕計,粗有山下田。
久糜太倉粟,空愧鄉黨賢。
老兄當治行,令德齊高年。
幸此民事清,未厭軍壘偏。
父老攜壺漿,稚子迎道邊。
應有故相識,問我何當旋。
君恩閔衰病,歸駕行將鞭。

次韻孔武仲學士見贈编辑

羨君眈讀書,日夜論今古。
雖復在家人,不見釋手處。
意求五車盡,未惜雙目苦。
蓬萊倚宵漢,簡冊充棟宇。
學成擅囷倉,筆落走風雨。
破籠閉野鶴,短草藏文虎。
鬢須忽平白,兒女無復乳。
知君不能薦,愧我終何補。
偶來相就談,日落久未去。
歸鞍得新詩,佳句爛如組。
古風棄雕琢,遺味比樂府。
且復調塤篪,泠然五音舉。

送家定國朝奉西歸编辑

我懷同門友,勢如曉天星。
老去髮垂素,隱居山更青。
退翁聯科第,俯仰三十齡。
仕官守鄉國,出入奉家庭。
鵠鷺性本靜,芷蘭深自馨。
新詩得高趣,眾耳昏未聽。
笑我老憂患,奔走如流萍。
冠裳強包裹,齒髮坐凋零。
晚春首歸路,朱轓照長亭。
縣令迎使君,彩服導輜軿。
長歎或垂涕,平反知有令。
此樂我已亡,雖達終不寧。

次韻劉貢父省上示同會二首编辑

流落江湖東復西,歸來未洗足間泥。
偶隨鵬翼培風上,時得衙香滿袖攜。
落筆逡巡看儤直,醉吟清絕許分題。
相望魯衛雖兄弟,終畏鄰封大國齊。


掖垣不復限東西,賓客來衝霧雨泥。
白酒黃封開瀲灩,朱櫻青籠落提攜。
五花愧我連書判,三道高君免試題。
誰遣松蒿同一谷,淩雲他日恐難齊。

次韻孔武仲三舍人省上编辑

君不見
西都校書宗室叟,東魯高談鼓瑟手。
偶然同我西掖垣,竝立曉班分左右。
龍文百斛世無價,屬二公。瓦釜枵然但升斗。
諸兄落落不可望,兩季幸肯分餘光。
大孔奮飛自南鄉,聯翩群雁相追翔,
渠家冠蓋尤堂堂。

送顧子敦奉使河朔编辑

去年送君使河東,今年送君使河北。
連年東北少安居,慷慨憐君色自得。
河流西決不入土,千里汗漫敗原隰。
壯夫奔亡老稚死,粟麥無苗安取食。
君憂臣辱自古然,自說過門三不入。
忠誠一發鬼神輔,心念既通謀計集。
堤防旋立村落定,波浪欲收蛟蜃泣。
二年歸國未為久,故舊相看髮猶黑。
成功豈在延世下,好勇真令腐儒服。
此時為國頌河平,當使君名長不沒。

席上再送编辑

人言虎頭癡,勇作河朔遊。
黃河六七月,不辨馬與牛。
單車徑北渡,橫身障西流。
虎頭亦不癡,志在萬戶侯。
徜徉歷三邊,歸借坐上籌。
腰垂黃金印,不受白髮羞。
此計雖落落,但問有誌不。
臨岐且一醉,行役方未休。

次韻孔文仲舍人酴糜编辑

蒼蛇凍不死,輕素暖仍歸。
落蕊時吹面,繁香自撲幃。
光凝真照夜,枝軟或牽衣。
似厭風霾苦,應思霧雨霏。
開樽迎最盛,掃地見初稀。
賴有清陰在,金波肯發揮。

送錢承制赴廣東都監编辑

家聲遠繼河西守,遊宦多便嶺外官。
南海無波閑斗舸,北堂多暇得羞蘭。
忽聞常棣歌離索,應寄寒梅報好安。
它日扁舟定歸計,仍將犀玉付江湍。

次韻曾子開舍人四月一二日扈從二首编辑

萬人齊仗足聲勻,翠輦徐行不動塵。
夾道歡呼通老稚,從官雜遝數徐陳。
旌旗稍放龍蛇卷,旒冕初看日月新。
天遣雨師先灑道,農夫不復誤占辛。農家常以上辛占麥,辛深則麥熟。今年正月八日得辛,而雨不時應,駕未出,一日初得雷雨,麥始有望。


衣冠雙日款蓬萊,簾脫瓊鉤扇不開。
清曉逮驚三殿啟,翠華遙自九天來。
晨光稍稍侵黃蓋,瑞霧霏霏著禁槐。
千兩翟車觀禮罷,歸時滿載德風回。是日內外命婦皆會景靈,仰瞻三宮,肅然雍穆,不言而化。諸公之家,有能言之者。

再和二首编辑

病起江南力未勻,強將冠劍拂埃塵。
木雞自笑真無用,芻狗何勞收已陳。
行從鑾旗風日細,側聽廟樂管弦新。
誰知四載勤勞後,並舉成功祚泣辛。


宸心惻惻念汙萊,南籞西池閉不開。
長樂鳴鞘千乘出,顧成薦鬯萬方來。
從臣暗泣新宮柳,父老行依輦路槐。
雙闕影斜朱戶啟,都人留看屬車回。

次韻張昌言給事省中直宿编辑

還家未暇拂塵衣,攜被重來趁落暉。
省戶鳴騶久分散,宮槐棲鵲共翻飛。
周廬見日風霾靜,斜漢橫空星斗稀。
多病心身怯清禁,故山依約夢西歸。

次韻貢父子開直宿编辑

擲簡搖毫氣吐虹,興餘庭藥詠殘紅。
今宵文字知無幾,鼾睡簾中笑二公。

去年冬轍以起居郎入侍邇英講不逾時遷中書舍人雖忝冒愈深而瞻望清光與日俱遠追記當時所見作四絕句呈同省諸公编辑

邇英肅肅曉霜清,玉宇時聞槁葉零。
風過都城吹廣內,萬人笑語落中庭。


銅鉼灑遍不勝寒,雨點勻圓凍未乾。
回首曈曨朝日上,槐龍對舞覆衣冠。邇英前有雙槐甚高,而柯葉拂地,狀若龍蛇,講官進對其下。


早歲西廂跪直言,起迎天步晚臨軒。
何知老侍曾孫聖,欲泣龍髯吐復吞。轍昔舉制策,坐於崇政西廊,蓋邇英之北也。是日晚,仁皇自延和步入崇政,過所試幄前。瞻望天表,最為親近。


講罷淵然似不勝,詩書默已契天心。
高宗問答終垂世,未信諸儒測淺深。

次韻張問給事喜雨编辑

已收蠶麥無多日,旋喜山川同一雲。
禾黍趁時青覆壟,池塘流潤淥生文。
兩宮尚廢清晨集,中禁初消永夜薰。
倉粟半空民望足,深耕疾耨肯忘君。

次韻宋構朝請歸守彭城编辑

得郡迎親願不違,書來無復寄當歸。
馬馳未覺西南遠,烏哺何辭日夜飛。
湖水欲平官舍好,茶征初復訟氓稀。
平反聞道加餐飡,五袴應須換破衣。

次韻劉貢父西掖種竹编辑

竹迷誰定知迷否,趁取滂沱好雨初。
栽向鳳池吹律處,劚從芸閣殺青餘。
迎風一嘯朝回早,弄月相差直宿疏。
應怪籍咸林下客,相看不飲作除書。仲馮方作左史,必與貢父並直於此。

次韻劉貢父省中獨直编辑

簾深巧為隔朝暾,竹密時能引雀喧。
朝罷宿酲還續夢,靜中諸妄稍歸根。
坐曹聞道仍分省,出沐誰當與比軒。
竹簟茅簷它日事,重因遺詠記君恩。

得告家居次韻貢父見寄编辑

君恩賜告許歸來,雨後中庭有綠苔。
起問日高三丈久,臥聞車過九門開。
泥封連日傳新語,腕脫知君有軼才。十八、二十二兩日除目猥多。
待得晴乾追後乘,未應塵土熱如灰。

黃幾道郎中同年挽詞二首编辑

溫恭天賦此心良,惠愛人知政術長。
井水無波任瓶綆,牛刀投隙應宮商。
分符出遍各城守,攜被歸從華省郎。
不到汝陰遺恨遠,坐令湖水減清光。


早歲相從能幾時,淮陽花發正遊嬉。
鳴弓矍相人如堵,席地滄浪柳作帷。
十載舊遊真是夢,一時佳客尚存誰。
遙聞葬日車千兩,漬酒綿中寄一悲。

轍昔與幾道相遇於陳,陳守張聖民相與遊從甚密,逮今將三十年。當時賓客在者少矣,而幾道復化去,言之淒惻無已。

和王定國寄劉貢父编辑

度嶺當年惜遠行,過淮今日似前生。
留連秋思江侵海,搖蕩春心花滿城。
欲寄尺書慵把筆,偶聞佳句獨含情。
何時復看清虛會,醉聽蓁箏促柱聲。

故濮陽太守贈光祿大夫王君正路挽詞二首编辑

落落承平佐,英英嗣世風。
芝蘭托庭戶,鸞鵠峙梧桐。
結客賢豪際,傾財緩急中。
悲傷聞故老,淪謝未衰翁。

其二编辑

吳中試良守,濮上繼嘉聲。
平賦權家恨,蠲租盜俗清。
家貧久未葬,身去獨留名。
天報多男子,終存好弟兄。

韓幹三馬编辑

老馬側立鬃尾垂,御者高拱持青絲。
心知後馬有爭意,兩耳微起如立錐。
中馬直視翹右足,眼光已動心先馳。
僕夫旋作奔佚想,右手正控黃金羈。
雄姿駿發最後馬,回身奮鬛真權奇。
圉人頓轡屹山立,未聽決驟爭雄雌。
物生先後亦偶爾,有心何者能忘之。
畫師韓幹豈知道,畫馬不獨畫馬皮。
畫出三馬腹中事,似欲譏世人莫知。
伯時一見笑不語,告我韓幹非畫師。

書郭熙橫卷编辑

鳳閣鸞臺十二屏,屏上郭熙題姓名。
崩崖斷壑人不到,枯松野葛相欹傾。
黃散給舍多肉食,食罷起愛飛泉清。
皆言古人不復見,不知北門待詔白髮垂冠纓。
袖中短軸才半幅,慘澹百里山川橫。
巖頭古寺擁雲木,沙尾漁舟浮晚晴。
遙山可見不知處,落霞斷雁俱微明。
十年江海興不淺,滿帆風雨通宵行。
投篙椓杙便止宿,買魚沽酒相逢迎。
歸來朝中亦何有,包裹觀闕圍重城。
日高困睡心有適,夢中時作東南征。
眼前欲擬要真物,拂拭束絹付與汾陽生。

題王生畫三蠶蜻蜓二首编辑

饑蠶未得食,宛轉不自持。
食蠶聲如雨,但食無復知。
老蠶不復食,矯首有所思。
君畫三蠶意,還知使者誰。


蜻蜓飛翾翾,向空無所著。
忽然逢飛蚊,驗爾饑火作。
一飽困竹稍,凝然反冥寞。
若無饑渴患,何貴一簞樂。

贈寫真李道士编辑

君不見
景靈六殿圖功臣,進賢大羽東西陳。
能令將相長在世,自古獨有曹將軍。
嵩高李師掉頭笑,自言弄筆通前身。
百年遺像誰復識,滿朝冠劍多傳人。
據鞍一見心有得,臨窗相對疑通神。
十年江海須半脫,歸來俯仰慚簪紳。
一揮七尺倚牆立,客來顧我誠似君。
金章紫綬本非有,綠蓑黃箬甘長貧。
如何畫作白衣老,置之茅屋全吾真。

次韻子瞻郭熙平遠二絕编辑

亂山無盡水無邊,田舍漁家共一川。
行遍江南識天巧,臨窗開卷兩茫然。


斷雲斜日不勝秋,付與騷人滿目愁。
父老如今亦才思,一蓑風雨釣槎頭。

次韻錢勰待制秋懷编辑

壯心老自消,秋思悲不怨。
中懷不堪七,那用日食萬。
朝陽淨塗潦,白露沾草蔓。
夾衣搜故褚,酒債積新卷。
狙猿便林藪,冠帶愁檻圈。
夢追赤松遊,食我青精飯。
歸心久已爾,佳句聊復勸。
近聞洮東將,間出邊馬健。
裨王坐受縛,右袂行將獻。
念此愧無功,歸歟適吾願。

宿滎陽甯氏園编辑

喧卑背城市,曠蕩臨溪水。
車流溯絕壁,河潤及桃李。
居人有佳思,過客得新喜。
中橋一回顧,欲入迷所自。

滎陽唐高祖太宗石刻像並敘编辑

滎陽大海院高齊石像二,高不數寸,而姿製甚妙。唐高祖為鄭州刺史,太宗方幼而病甚,禱之即愈。因各為一碑,刻彌勒佛,且記其事,至今皆在。元祐二年九月,祭告永裕陵,過而觀焉,作小詩以授院僧。

誰言膚寸像,勝力妙人天。
欲療眾生病,陰扶濟世賢。
身微須覆護,眼淨照幾先。
豈為成功報,猶應歷劫緣。

次韻劉貢父從駕编辑

一經空記弟傳兄,舊德終慚比長卿。
扈駕聯翩來接武,登科先後憶題名。
竹林共集連諸子,棣萼相輝賴友生。
它日都門俱引去,不應廣受獨華榮。

次韻劉貢父和韓康公憶其弟持國二首编辑

霜風瑟瑟卷梧蕉,燕處超然夜寂寥。
羽客信來丹鼎具,石淙夢斷水聲遙。
赤松作伴誰當見,黃鵠高飛未易招。
劍履終身定何益,勤勞付與沛中蕭。


愛君憂世老彌深,特操要須得失臨。
晚歲飛騰推有德,故鄉安穩信無心。
小邦近似西山隱,元氣終當北斗斟。
聖主方求三世舊,老臣何止一遺簪。

聞京東有道人號賀郎中者唐人也其徒有識之者作詩寄之编辑

賀老稽山去不還,鏡湖獨棹釣魚船。
南來太白尋無處,卻作郎官又幾年。
岱下迎鸞驚典謁,蒙山施藥湣耕田。
試窮腳力追行跡,亦使今生識地仙。

送家安國赴成都教授三絕编辑

城西社下老劉君,春服舞雩今幾人。
白髮弟兄驚我在,喜君遊宦亦天倫。微之先生門人,惟僕與子瞻兄、復禮與退翁兄皆仕耳。


垂白相逢四十年,猖狂情味老俱闌。
論兵頓似前賢語,莫作當年故目看。


石室多年款誌平,新書久溷裏中生。
遣師今見朝廷意,文律還應似兩京。

送歐陽辯编辑

我年十九識君翁,鬚髮白盡顴頰紅。
奇姿雲卷出翠阜,高論河決生清風。
我時少年豈知道,因緣父兄願承教。
文章疏略未足云,舉止猖狂空自笑。
公家多士如牛毛,揚眉抵掌氣相高。
下客逡巡愧知己,流枿低昂隨所遭。
卻來京洛三十載,重到公家二君在。
伯亡仲逝無由追,淚落數行心破碎。
京城東西正十里,雨落泥深旱塵起。
衣冠纏繞類春蠶,一歲相從知有幾。
去年叔為尚書郎,家傳舊業行有望。
今年季作澶淵吏,米鹽騷屑何當起。
前輩今無一二存,後來幸有風流似。
黃河西行於沒屋,桑柘如雲麥禾熟。
年豐事少似宜君,飽讀遺書心亦足。

送韓康公歸許州编辑

功成不願居,身退有餘勇。
心安里閭適,望益縉紳重。
朝為北闕辭,莫犯南河凍。
人知疏公達,王命顯父送。
百壺山泉溢,千兩春雷動。
旋聞二季賢,繼以一章控。
詔書未云可,廷論已爭竦。
茲行迫寒食,歸及掃先壟。
萬人擁道看,一子腰金從。
爾曹勿驚嗟,令德勸勤種。

三日上辛祈穀除日宿齋戶部右曹元日賦三絕句寄呈子瞻兄编辑

七度江南自作年,去年初喜奉椒盤。
冬來誤入文昌省,連日齋居未許還。


今歲初辛日正三,明朝春氣漸東南。
還家強作銀幡會,雪底蒿芹欲滿籃。


北客南來歲欲除,燈山火急萬人扶。燈山例以北使見日立。
欲觀翠輦巡遊盛,深怯南宮鎖鑰拘。

次韻王欽臣秘監英殿井编辑

碧甃涵雲液,銅瓶響玉除。
汲花攢點罷,灑霧喚班初。
龍餅煎無數,螭研滴有餘。
從官方醉飽,一酌解清虛。

集賢殿考試罷二首编辑

振鷺紛紛未著行,初從江海覘清光。
卷聲風雨中庭起,筆勢雲煙累幅長。
病眼尚能分白黑,眾毛空復數驪黃。
禁中已許公孫第,得失何私物自忙。


衰病相侵眼漸昏,青燈細字苦勞神。
遍看大軸知無力,聽誦奇篇賴有人。
前日鼓旗聞苦戰,明朝雷雨出潛鱗。
殿廬困極唯思睡,卻憶登科似後身。

問蔡肇求李公麟畫觀音德雲编辑

好事桓靈寶,多才顧長康。
何嘗為人畫,但可設奇將。
久聚要當散,能分慰所望。
清新二大士,畀我夜燒香。

五月一日同子瞻轉對编辑

羸病不堪金束腰,永懷江海舊漁樵。
對床貪聽連宵雨,奏事驚同朔旦朝。
大耿功名元自異,中茅服食舊相要。
一封同上憐狂直,詔許昌言賴有堯。

次韻劉貢父題文潞公草書编辑

鷹揚不減少年時,墨作龍蛇紙上飛。
應笑學書心力盡,臨池寫遍未裁衣。

韓康公挽詞三首编辑

閥閱元高世,功名自發身。
堂堂揖真相,矯矯出稠人。
許國心先定,輕財物自親。
傳經比韋氏,世世得良臣。


耆年時一二,新第闕西南。
好客心終在,忘懷日縱談。
規模人共記,風味我猶諳。
誰是羊曇首,回車意不堪。


師曠聞弦日,相如作賦年。
雖慚眾人後,貪值主文賢。
北道初聞召,南江正遠遷。
平生闕親近,遺恨屬新阡。

送王宗望郎中赴河東漕编辑

春初戎馬掠河壖,屬國倉皇不解鞍。
未免驅民饋邊食,旋聞奉使輟郎官。
年高轉覺精神勝,慮穩要令事業安。
持節近看蔥嶺雪,擁裘應慣雁門寒。

送高士敦赴成都兵鈐编辑

揚雄老病久思歸,家在成都更向西。
邂逅王孫馳驛騎,丁寧父老問耕犁。
禪房何處不行樂,壁像君家有舊題。
德厚不妨三世將,時平空見萬夫齊。

盧鴻草堂圖编辑

昔為大室遊,盧巖在東麓。
直上登封壇,一夜繭生足。
徑歸不復往,巒壑空在目。
安知有十志,舒卷不盈幅。
一處一盧生,裘褐蔭喬木。
方為世外人,行止何須錄。
百年入篋笥,犬馬同一束。
嗟予縛世累,歸來有茅屋。
江幹百畝田,清泉映修竹。
尚將逃姓名,豈復上圖軸。

秦虢夫人走馬圖二絕编辑

秦虢風流本一家,豐枝稼葉映雙花。
欲分妍醜都無處,夾道遊人空歎嗟。


朱幀玉勒控飛龍,笑語喧嘩步驟同。
馳入九重人不見,金細翠羽落泥中。

韓幹二馬编辑

玉帶胡奴騎且牽,銀騣白鼻兩爭先。
八坊龍種知何數,乞與岐邠並錦韉。

試制舉人呈同舍諸公二首编辑

垣中不減臺端峻,池上來從柱下嚴。
同直舊曾連月久,暫來還喜二公兼。僕頃與孫莘老同在諫垣,與彭器資同在西掖。
直言已許侵彈奏,新告行聞振滯淹。
顧我粗官何所與,西曹只合論茶鹽。


早歲同科止六人,中年零落半埃塵。
卻將舊學收新進,幾誤今生是後身。
肮髒別都遺老驥,沉埋秘府愧潛鱗。制科前輩今獨張公安道一人。後來未用,惟張去華而已。
憐君尚勝劉蕡在,白首諸侯呼上賓。

次韻張去華院中感懷编辑

登朝已老似王陽,脫葉何堪霧雨涼。
案上細書憎蟻黑,禁中新酒愛鵝黃。
臨階野菊偏能瘦,倚檻青松解許長。
仕宦不由天祿閣,坐曹終日漫皇皇。

轍頃自績溪除校書郎,未至京,除右司諫。竟不入館,故以為恨。

送周思道朝議歸守漢州三絕编辑

早緣民事失茶官,解印重來十二年。
美惡一周還自復,始知東里解言天。


梓漢東西甲乙州,同時父子兩諸侯。正孺時出守梓州。
它年我作西歸計,兄弟還能得此不。


酒壓郫筒憶舊酤,花傳丘老出新圖。漢州官酒,蜀中推第一。趙昌畫花,摸效丘文播,亦西川所無也。
此行真勝成都尹,直為房公百頃湖。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