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14

 卷十三 欒城集
卷十四 詩八十五首
卷十五 

卷十四编辑

◎詩八十五首编辑

次韻王薦推官見寄编辑

可憐衰病孰為媒,私喜鄰邦得俊才。
玉案愧無酬錦繡,木瓜卻用報瓊瑰。
風流似欲傳諸謝,格律猶應學老梅。
始信山川出才士,扁舟新自宛溪來。薦,宣人也。

郭尉願惇夫以琳上人書詩為示次韻编辑

勉強冠裳四十餘,同官早幾亦山居。
朝來過我三竿日,袖有幽僧數紙書。
家信一廛何計反,官供五斗未應無。
聞渠秋後來相訪,脫粟藜羹只自如。

次韻汪琛監簿見贈编辑

連宵暑雨氣如秋,過客不來誰與遊。
賴有澹臺肯相顧,坐令彭澤未能休。
琴疏不辦彈新曲,學廢誰令致束修。
慚愧邑人憐病懶,共成清淨勸遲留。

周昉畫美人歌编辑

深宮美人百不知,飲酒食肉事遊嬉。
彈絲吹竹舞羅衣,曲終對鏡理鬢眉。
岌然高髻玉釵垂,雙鬟窈窕萼葉微。
宛轉躑躅從嬰兒,倚楹俯檻皆有姿。
擁扇執拂知從誰,瘦者飛燕肥玉妃。
俯仰向背樂且悲,九重深遠安得窺。
周生執筆心坐馳,流傳人間眩心脾。
飛瓊小玉雲霧幃,長風吹開忽見之。
夢魂清夜那復追,老人衰朽百事非。
展卷一笑亦胡為,持付少年良所宜。

病中郭尉見訪编辑

偶成三日寒兼熱,知是多聞力未全。
卻問藥王求妙劑,慚非摩詰已虛圓。
勞公強說修行漸,顧我方為病垢纏。
應是床頭有新酒,欲邀佳客故留連。

病後编辑

一經寒熱攻骸骨,正似兵戈過室廬。
柱木支撐終未穩,筋皮收拾久猶疏。
芭蕉張王要須朽,雲氣浮遊畢竟虛。
賴有衣中珠尚在,病中點檢亦如如。

復病三首编辑

病作日短至,病消秋氣初。
山深足氛瘴,俗儉少肴蔬。
藥亂曾何補,心安當自除。
朝廷閔流落,已是脫遷居。


寒作埋冰雪,熱攻投火湯。
今生那有此,宿業未應亡。
委順一無損,力爭徒自傷。
頹然付一榻,是處得清涼。


一病五十日,復爾當解官。
不才歸亦樂,無食去猶難。
黽勉人應笑,低徊意已蘭。
舊師摩詰老,把卷靜中看。

送琳老還大明山编辑

身老與世疏,但有世外緣。
五年客江西,掃軌謝往還。
依依二三老,示我馬祖禪。
身心忽明曠,不受垢汙纏。
偶成江東遊,欲別空淒然。
緣散眾亦去,飄若風中煙。高安三長老,與之甚熟,別後文老去洞山,聰老去聖壽,全老化去。
華陽本荒邑,緇素明星懸。
偶然得老尉,舊依育王山。
璉公善知識,不見十九年。
我昔未聞道,問以所入門。
告我從信人,授我普眼篇。
冉冉百尺松,起自一寸根。
南歸髮盡白,尺書今始傳。
不知鄰邑中,乃有門人賢。
百里走相訪,觸熱汗雨翻。
懷中出詩卷,清絕如斷蟬。
我適病寒熱,氣力才綿綿。
空齋默相向,欲語不能宣。
未暇答佳意,歸錫鏘金環。
空有維摩病,愧無維摩言。

病退编辑

冷枕單衣小竹床,臥聞秋雨滴心涼。
此間本淨何須洗,是病皆空豈有方。
示疾維摩元自在,放身南嶽離思量。
病根欲去真元在,中夜夢遊何有鄉。

病後白髮编辑

枯木自少葉,不堪經曉霜。
病添衰髮白,梳落細絲長。
筋力從凋朽,肝心罷激昂。
勢如秋後雨,一度一淒涼。

答琳長老寄幽蘭白術黃精三本二絕编辑

谷深不見蘭生處,追逐微風偶得之。
解脫清香本無染,更因一嗅識真如。


老僧似識眾生病,久在山中養藥苗。
白術黃精遠相寄,知非象馬費柔調。

次韻侯宣城題疊嶂樓编辑

小邑來時路,宣城最近鄰。
樓臺百年舊,花竹一番新。
登覽春深日,凝思病後身。
何時對樽酒,重為洗埃塵。

初聞得校書郎示同官三絕编辑

讀書猶記少年狂,萬卷縱橫曬腹囊。
奔走半生頭欲白,今年始得校書郎。


百家小邑萬重山,慚愧斯民愛長官。
粳稻如雲梨棗熟,暫留聊復為加餐。


病後濁醪都少味,老來歡意苦無多。
臨行寂寞空相對,不作新詩奈客何。

績溪二詠编辑

豁然亭编辑

南看城市北看山,每到令人意豁然。
碧瓦千家新過雨,青松萬壑正生煙。
經秋臥病聞斤響,此日登臨負酒船。
徑請諸君作佳句,壁間題我此詩先。

翠眉亭编辑

誰安雙嶺曲彎彎,眉勢低臨戶牖間。
斜擁千畦鋪淥水,稍分八字放遙山。
愁霏宿雨峰巒濕,笑卷晴雲草木閑。
忽憶故鄉銀色界,舉頭千里見蒼顏。

辭靈惠廟歸過新興院書其屋壁编辑

來時稻葉針鋒細,去日黃花黍粒粗。
久病終慚多敝政,豐年猶喜慰耕夫。
青山片片添紅葉,淥水星星照白須。
東觀校讎非老事,眼昏那復競鉛朱。

郭尉惠古鏡编辑

凜如秋月照虛空,遇水留形處處同。
一瞬自成千億月,精神依舊滿胸中。俗言:「以鏡予人,損己精神。」故解之云。

歙縣歲寒堂编辑

檻外甘棠錦繡屏,長松何者擅亭名。
浮花過眼無多日,勁節淩寒盡此生。
暗長茯苓根自大,旋收金粉氣尤清。
長官不用求琴譜,但聽風吹作弄聲。

邵武遊氏老人三清堂紫芝编辑

黑龜赤鳳早逢師,白髮蒼顏老不衰。
丹鼎一丸深自秘,紫芝三葉卻先知。
煙熏晴日雲容薄,色凝秋霜玉性奇。
何日刀圭救羸病,盡芟荊棘種交梨。

神宗皇帝挽詞三首编辑

稽古堯無作,勤邦禹有功。
政新天地力,事改漢唐風。
禮樂寰中盛,梯航海外通。
華封徒有誦,龍御忽乘空。


承平終不處,副托重艱難。
統接神孫正,人依聖母安。
橋山封劍佩,原廟見衣冠。
萬國纏哀處,嵩陽檜柏寒。


取士忘疏賤,量書廢寢興。
芻言本何益,玉殿最先登。
日角依俙想,堯言涕泗稱。
龍髯遠莫及,零淚凍成冰。

舟過嚴陵灘,將謁祠登臺,舟人夜解,及明已遠至桐盧,望桐君山寺縹緲可愛,遂以小舟遊之二絕编辑

扁舟匆草出山來,慚愧嚴公舊釣臺。
舟子未應知此恨,夢中飛楫定誰催。


嚴公釣瀨不容看,猶喜桐君有故山。
多病未須尋藥錄,從今學取衲僧閑。

溯潮二首编辑

潮來海若一長呼,潮去蕭條一吸餘。
初見千艘委泥土,忽浮萬斛溯空虛。
映山少避曾非久,借勢前行卻自如。
天地尚遭人意料,乘時使氣定粗疏。


疋練縈回出海門,黃泥先變碧波渾。
初來似欲傾滄海,正滿真能倒百源。
流枿飛騰竟何在,扁舟睥睨久仍存。
自慚不作山林計,來往終隨萬物奔。

贈王復處士编辑

候潮門外王居士,平昔交遊遍海涯。
本種杉松為老計,晚將亭榭付鄰家。
為生有道終安隱,好事來遊空歎嗟。
猶有東坡舊詩卷,忻然對客展龍蛇。王君舊有園亭,子瞻兄名之曰「種德」。其亭頃以貧故鬻之矣。

張惕山人,即昔所謂惠思師也,余舊識之於京師,忽來相訪,茫然不復省,徐自言其故,戲作二小詩贈之编辑

昔日高僧今白衣,人生變化定難知。
故人相見不相識,空怪解吟無本詩。
聽誦長江近章句,喜逢澄觀已冠巾。
醉吟揮弄清潮水,誰信從前戒律人。

次韻子瞻送楊傑主客奉詔同高麗僧遊錢塘编辑

人言長安遠如日,三韓住處朝日赤。
飛帆走馬入齊梁,卻渡吳江食吳橘。
玉門萬里唯言九,行人淚墮陽關酒。
佛法西來到此間,遍滿曾如屈伸手。
出家王子身心虛,飄然渡海如過渠。
遠來忽見傾盆雨,屬國真逢戴角魚。
至人無心亦無法,一物不見誰為敵。
東海東邊定有無,拍手笑作中朝客。

寄龍井辯才法三絕並敘编辑

轍自績溪蒙恩召還,將自宣城沿大江以歸。家兄子瞻以書告曰:「不如道歙溪,過錢塘,一觀老兄遺跡。」轍用其言。既至吳中,迫於水涸,不能久留。十月八日,遊上天竺,子瞻昔與辯才師相好,今隔南山不得見,仍作三小詩以寄之。

我兄教我過東吳,遺墨山間無處無。
忽報冬潮催出𣹐,俗緣深重道心粗。


山色青冥葉未紅,湖光凝碧曉無風。
行窮上下兩天竺,望斷南山龍井龍。


井水中藏東海魚,側盆翻雨洗凡夫。
隔山欲共公相見,莫道從來一滴無。

元絳參政挽詞编辑

吳越朝天功在民,當年卿相亦仁人。
曾孫終與元豐政,故老猶知異代因。
吏治清明開白日,文詞俊發吐青春。
鄴都從事堂中客,涕灑高原柏子新。

過王介同年墓编辑

平生使氣坐生風,徐叩方知學有功。
應奉讀書無復忘,虞翻忤物自甘窮。
埋根射策久彌奮,投老為邦悍莫攻。
墳木未須驚已拱,少年我亦作衰翁。昔與中甫同登制科,僕年最少,今已老矣。

將遊金山寄元長老编辑

粗砂施佛佛欣受,怪石供僧僧不嫌。
空手遠來還要否,更無一物可增添。

元老見訪留坐具而去戲作一絕調之编辑

石霜舊奪裴休笏,坐具只今君自留。
留放書房還會否,受降曾不費戈矛。

元老和示小詩,自謂非戰之罪,復作一絕,並坐具還之编辑

請君卻領彌天具,不欲終收陷虎名。
莫道昏沉非戰罪,何如不戰屈人兵。

子瞻與長老擇師相遇於竹西石塔之間,屢以絕句贈之,又留書邀轍同作,遂以一絕繼之编辑

遠老陶翁好弟兄,虎溪廬阜久逢迎。
何須更要經平子,清議從來貴士衡。

高郵贈別杜介供奉编辑

淮南魚米年年賤,直便歸休無俸錢。
錦背圖書何益事,塵生弦筦正參禪。
逢人未廢一樽酒,送客長隨百里船。
世上得如君自在,不須開府事開邊。幾先去年送家兄子瞻至高郵,今年復留此相別。

答王定國問疾编辑

五年竄南荒,頑質不伏病。
吸清吐濁穢,氣練骨隨勁。
澹然久忘歸,寂寂就遐屏。
國恩念流落,牽挽畀鄰境。
葉舟溯長江,藤鞋過重嶺。
峽深蔦蘿惡,山險崖石橫。
恢臺夏初發,氛霧秋愈盛。
菘薤食有時,豚羔詎曾省。
門開訟氓入,日晏鳺舌競。
肝脾得寒熱,冰炭迫晨暝。
俚醫固空疏,蠻覡劇粗猛。
老妻但坐哭,遺語未肯聽。
長子亦在床,一臥昏不醒。
思歸未可得,即死副前定。
如如性終在,冉冉歲將冷。
筋骸稍輕安,冠服強披整。
餘方厭苓術,日食禁醪茗。
髮衰亂隨櫛,骨瘦空看影。
薄書勉復親,環玦非所請。
馬老固伏櫪,槎流舊安井。
淩競就輕車,邂逅出修綆。
此生誠夢幻,俯仰成吊慶。
故人枉新詩,萬里慰孤耿。
賞音我非曠,斫鼻君真郢。
南遷昔所同,臥疾今亦並。
遠行信由天,未死庸非命。
歸舟正飄兀,齋舍念清淨。
作書附鴻翼,去路瞻斗柄。
閘水漸安流,吳音未全正。
一樽對清言,及此冬夜永。

和子瞻次孫覺諫議韻題郡伯閘上鬥野亭見寄编辑

扁舟未遽解,坐待兩閘平。
濁水汙人思,野寺為我清。
昔遊有遺詠,枯墨存高甍。
故人獨未來,一樽誰與傾。
北風吹微雲,莫寒依月生。
前望邦溝路,卻指鐵甕城,
茅簷卜茲地,江水供晨烹。
試問東坡翁,畢老幾此行。
奔馳力不足,隱約性自明。
早為歸耕計,免慚老僧榮。僧榮,鬥野主人也。子瞻將卜居丹陽蒜山下,此亭正當歸路,故云爾。

次韻子瞻題泗州監倉東軒二首编辑

肩輿嫋嫋渡浮梁,吏隱知君寄一倉。
十里遙看飛皂蓋,小軒相對有壺漿。
清霄往往投車轄,永日霏霏散篆香。
留滯淮南久仍樂,莫年何意復為郎。


萬斛塵飛日為霾,無心退食自成齋。
梅生紅粟初迎臘,魚躍銀刀正出淮。
臥病空看帆度磧,誦詩猶記雪填階。
夾河南北俱形勝,且借高城作兩崖。

答顏復國博编辑

歲晚河水留畫船,一軒修竹喜蕭然。
詩詞溫厚新成格,道論精微近入禪。
病後不勝清醑釅,別時仍得舊書傳。
欲成《古史》須諮考,陋巷何因接尺椽。

次韻王定民宣德编辑

彭城寺壁看詩來,顏氏瓢樽偶共開。
茅屋未完先鑿沼,竹林成後想宜梅。
新詩妙絕難為繼,高論微低得共陪。
第一詞人生不識,茲行尚喜揖君才。

河冰编辑

扁舟多艱虞,與我平日類。
初乘滂洋流,旋涉凍淺地。
日西陰風作,夜半流澌至。
悄然孤寂枕,覺此凝冽氣。
河聲噤不喧,燈花結復墜。
忽來觸舟去,聲與裂帛似。
平明發窗扉,吏卒僵未起。
奔騰陣馬過,洶湧晴雲駛。
紛紛散環玦,卷卷浮席被。
彙流忽騰蹙,曲岸相撐抵。
欹危起丘山,汗漫接洲沚。
連艘恣淩曆,千槌競紛委。
剛強初悍頑,潰散終披靡。
掃除就虛曠,沿溯弄清泚。
我行無疾徐,乘流得坎止。
偶然追還期,愧此墮千指。
陰陽有定數,開塞亦常理。
窮冬治舟行,嗟此豈天意。

復賦河冰四絕编辑

客心凜凜怯寒冰,擁褐無言夜漏深。
河伯似知歸意速,風號西北故相禁。


春來歸夢劇飛鳧,夜半流澌擁舳艫。
似勝去年彭蠡口,雪封廬嶽浪翻湖。


朝來縣令借長船,仍遣千夫上下牽。
不惜瓊瑤分眾手,貪看雪片滿河壖。


輕紈破碎佩環流,顛倒鏘鳴亂觸舟。
解紼投篙曾不顧,不知何處擁汀洲。

河冰稍解喜呈王適编辑

留滯江湖白髮生,西歸猶苦凍崢嶸。
春風未到冰先解,河水初深船自輕。
去國偶然經畫夢,逢人稍欲問都城。
羈鴻共有成行喜,雙鯉應將尺素迎。

河冰復結復次前韻编辑

懊惱河冰散復生,徂年近已失崢嶸。
身留短舫厭厭睡,目送飛鴻一一輕。
引𣽲低徊疑上阪,打淩辛苦甚攻城。
東風憐我歸心速,稍變楊梢百里迎。

題南都留守妙峰亭编辑

我登妙峰亭,欲訪德雲師。
春陽被原野,濉渙含流澌。
未復桃李色,稍增松桂姿。
孑孑東來檣,冉冉將安之。
萬物委天運,此身免奔馳。
悵然懷舊遊,一丘覆茅茨。
清冷久沮洳,文雅空頹隳。
提攜二三子,醉倒春風吹。
不見妙峰處,安知德雲期。
南遷久忘反,有獲空白知。
歸來覽新構,恍然發深思。
遠行極南海,此地初不移。
酌我一斗酒,盡公終日嬉。
德雲非公歟,相對欲無詞。

次韻發運路昌衡淮見山堂编辑

疊石初成得賜環,未應苔蘚上蒼顏。
據鞍華嶽旌旄裏,回首淮山夢想間。
烽火日傳西塞靜,丘陵應伴壯心閑。
終南太白皆公有,肯向庭中更作山。

送戴朝議歸蜀中编辑

岷山招我早歸來,劍閣橫空未易回。
北叟忽驚鶗鳺晚,西轅欲及海棠開。
避仇賦客親耕來,因亂詩翁著酒杯。
但愛江山無一事,為言父老莫相猜。

後省初成直宿呈子瞻二首编辑

掖垣初蓋斧斤張,棟宇猶聞松桂香。
江海蹔來俱野客,雲霄並直愧花堂。
月明似與人煙遠,風細微聞禁漏長。
諫草未成眠未穩,始知天上極清涼。


射策當年偶一時,對休夜雨失前期。
廬間還往無多地,夢裏追尋亦自疑。
螭墨屢乾朝已久,囊封希上出猶遲。
茅薝半破松筠老,歸念蕭然欲語誰。

次韻子瞻送陳睦龍圖出守潭州编辑

海上石橋餘折棟,大舶記君過鐵甕。
東行萬里若乘空,老蜃辰鯨應入鞚。
波搖風卷臥不起,免教髀肉鞍磨痛。
歸來過我話艱苦,驚汗津津尚流汞。
海涯風物盡成圖,錯落天吳兼紫鳳。
至今想象隔人世,往往風濤吹晝夢。
長沙欲往壓飛楫,幸有千兵作迎送。
文章清逸世少比,科第崢嶸聲自重。
遠行屢屈眾所歎,出祖誰攀車欲動。
明朝鼓角背王城,莫聽單于吹曉弄。子雍奉使三韓,轍時在南都,見其往返,故此詩言之。

送千之姪西歸编辑

京洛東遊歲月深,相逢初喜解微吟,
夢中助我生池草,別後同誰飲竹林。
文字承家憐女在,風流似舅慰人心。
便將格律傳諸弟,王謝諸人無古今。

駕幸親賢宅贈隨駕諸公编辑

日日南風夜氣煩,一聲鳴䟆萬人看。
禁溝飛水清黃道,涼殿分冰遍從官。
急雨未成昏觀闕,微飆稍覺泛和鑾。
相看揮汗塵埃裏,散髮何人舊不冠。

次韻子瞻飲道者院池上编辑

雨氣涼侵殿,河流滲入池。
黃粱淪魚子,白酒瀉鵝兒。
風細初生袖,塵清免汗眉。
郊行不易得,拂壁看題詩。

答孔平仲惠蕉布二絕编辑

裘葛終年累已輕,薄蕉如霧氣尤清。
應知浣濯衣棱敗,少助晨趨萃蔡聲。


燈籠白葛扇裁紈,身似山僧不似官。
更得雙蕉縫直掇,都人渾作道人看。

次韻朱光庭司諫喜雨编辑

焦枯連夏火,洗濯待秋霖。
都邑溝渠淨,郊原黍豆深。
流膏侵地軸,晴意動風琴。
誰似臣居易,先成喜雨箴。

次韻光庭省中書事编辑

放浪江湖久惰慵,安排誰置從官中。
粗疏空與延和對,開納初還正觀風。
二鄙兵消真帝力,四方雨足自天功。
時將一勺傾滄海,漫使人知達四聰。

送張睡奉南京簽判二首编辑

楚蟹吳柑初著霜,梁園官酒試羔羊。
老如計相非無齒,清似留侯未卻糧。
杖屨稍通賓客過,肴蔬要遣子孫嚐。
詔書委曲如公意,幕府新除朱紱郎。


朱紱還家罷倚門,留都無事最宜親。
下車趨走驚鄰舍,決獄平反慰老人。
相見只今多邂逅,舊遊他日半埃塵。
何年重起扁舟興,會作東湖十日賓。

送賈訥朝奉通判眉州编辑

歸念長依落日邊,壺漿今見逆新官。
聲傳已覺謳歌遍,身到前知政令寬。
民病賢人來已暮,時平蜀道本無難。
明年我欲修桑梓,為賞庭前荔子丹。

眉州倅廳舊有荔支二株,甚大。

次韻黃庭堅學士猩毛筆编辑

不悟身邊一斗紅,聖賢隨世亦時中。
何人知有中書巧,縛送能書陳孟公。

李誠之待制挽詞二首编辑

脫遺章句事經綸,滿腹龍蛇自屈伸。
南駕威聲傳絕域,西征舊恨失奸臣。
空留諫疏驚頹靡,終託詩詞話苦辛。
直氣如雲未應盡,一雙嗣子亦騏驎。


濟南風物在西湖,湖上逢公初下車。
談笑樽前伏齊虜,旌旗門外聽除書。
一封未奏先焚草,三黜歸來便種蔬。
淚落西堂歌灑地,杉松空見歲寒餘。

司馬溫公挽詞四首编辑

白髮三朝舊,青山一布衾。
封章留帝所,德澤在人心。
未起謳吟切,來歸顧托深。
楊公不久住,天意定難忱。


決策傳賢際,危言變法初。
紛紛看往事,一一驗遺書。
富貴終何有,清貧只自如。
西州不忍過,行哭便回車。


區區非為己,懇懇欲忘生。
力盡心終在,身亡勢亦成。
遺民拋劍戟,故老半公卿。
魏丙生前友,俱傳漢相名。


少年真狷淺,射策本粗疏。
欲廣忠言地,先收眾棄餘。
流離見更化,邂逅捧除書。
趙孟終知厥,他人恐罵予。

送表弟程之元知楚州编辑

與君外兄弟,初如一池魚。
中年雲雨散,各異澗谷居。
客舍復相從,語極長欷歔。
青衫奉朝謁,白髮驚晨梳。
百年不堪把,一樽歡有餘。
清言我未厭,昨夜聞除書。
淮南早已久,疲民食田蔬。
詔發上供米,仍疏古邗渠。
要須賢使君,均此積歲儲。
徑乘兩槳去,不待五馬車。
別離難重陳,勞徠不可徐。
政成得召節,歲晚當歸歟。

送王震給事知蔡州编辑

朝廷入忘返,冠蓋如雲屯。
賢哉貴公子,獨以民社言。
西臺出命書,落筆波濤翻。
東臺典封駁,坐惜日月奔。
試劇得上蔡,高臥強東藩。
早歲獨多麥,時雨如傾盆。
鈴軒省鞭潏,幕府多壺樽。
逡巡文字樂,斥去簿領煩。
賜環行當至,坐席恐未溫。
三槐日成陰,富貴屬曾孫。

送王廷老朝散知虢州编辑

滿腹貯精神,觸手會眾理。
一廢十五年,直坐才多爾。
我昔遊宋城,憶始識君子。
簿書填丘山,賓客亂蜂蟻。
出尋城下宅,屢屣床前履。
清談如鋸木,落屑紛相委。
解頤自有樂,置酒姑且止。
逡巡破黃封,婉娩歌皓齒。
風高熊正白,霜落蟹初紫。
夜蘭意未厭,河斜客忘起。
歸來笑僮僕,熟醉未曾爾。
江湖一流蕩,歡意日頹弛。
西還經舊遊,相逢值新喜。
詔催西州牧,門有朱轓柅。
都城挽不住,山賊近方侈。
提刀索崖谷,援桴動閭里。
居家百無與,王事非有已。
何日卻休官,復飲梁王市。

送魯有開中大知洺州次子瞻韻编辑

仲連雖不仕,而非綺與園。
逡巡笑談間,屢解戰鬥繁。
子敬識二孫,長揖鼓鼙喧。
意氣感周郎,振策起江村。
二賢繼英風,千載為高門。
曾孫事仁祖,風義夙所敦。
臺閣餘故事,父老稱遺言。
白髮識公子,十載友元昆。
婆娑久不試,俯仰色愈溫。
五馬忽嘶鳴,朱輪夾征軒。
旌旄隔河至,部曲幾人存。
銅虎不可留,芻狗行當燔。
秋潦決河防,遺黎化驚魂。
憂心念千里,何暇把一樽。
西城叩門別,南風吹帽翻。
嗟我限出竭,未敢逾短垣。
新晴水尚壯,想見民驚奔。
安得萬丈堤,止此百里渾。
姑爾救一境,誰當理其源。
百聞貴一見,尺書為我論。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