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二 欒城集
卷十三 詩八十六首
卷十四 

卷十三编辑

◎詩八十六首编辑

除夜编辑

老去不自覺,歲除空一驚。
深知無得喪,久已罷經營。
黃卷譏前失,清樽借後生。
何年遂疏懶,伏臘任躬耕。

種蘭编辑

蘭生幽谷無人識,客種東軒遺我香。
知有清芬能解穢,更憐細葉巧淩霜。
根便密石秋芳草,叢倚修筠午蔭涼。
欲遣蘼蕪共堂下,眼前長見楚詞章。

上元夜编辑

新春收積雨,明月澹微雲。
照水疏燈出,因風遠樂聞。
天涯仍有節,人事竟何分。
賣酒真拘束,何時一醉醺。

次韻王適上元夜二首编辑

燈光欲凝不驚風,月色初睛若發蒙。
羈客不眠詩未就,遊人半醉夜方中。
荒城熠耀相明滅,野水芙蓉亂白紅。
知欲訪僧同寂寂,應憐病懶畏燭燭。


宿雨初乾試火城,端居無計伴遊行。
厭看門外繁星動,想見僧窗一點明。
老罷逢春無樂事,夢回孤枕有鄉情。
重因佳句思樊口,一紙家書百鎰輕。

王子立與遲等遊陳家園橋敗幾不成行晚自酒務往見之明日雨作偶爾成詠编辑

桃李城東近不遙,偶聞花發喜相邀。
斷橋似欲妨佳思,好雨猶能借此朝。
隨分開樽依綠草,偶然信馬及餘瓢。
重來莫道無閑暇,紫燕黃鸝日漸嬌。

幽蘭花编辑

李徑桃蹊次第開,穠香百和襲人來。
春風欲擅秋風巧,催出幽蘭繼落梅。
珍重幽蘭開一枝,清香耿耿聽猶疑。
定應欲較香高下,故取群芳競發時。

胡長史祠堂编辑

白首青衫仍隱居,晚拋環堵就安輿。
生芻忽改烝嘗地,函丈空悲講解餘。
弟子璵璠相照耀,兒孫松桂共扶疏。
我來恨不瞻遺老,空怪鄉鄰盡讀書。

孫賓臾道人编辑

萬里飄然不繫舟,酒壚一笑便相投。
千金不換金丹訣,何事惟須一布裘。

新橋编辑

六月長橋斷不收,朱欄初喜映春流。
虹腰宛轉三百尺,鯨背參差十五舟。
入市樵蘇看絡繹,歸家鹽酪免遲留。
病夫最與民同喜,卯酉匆匆無復憂。

曾子宣郡太挽詞二首编辑

族大徽音遠,年高福祚多。
生兒盡龍虎,封國裂山河。
象服驚初掩,埋文信不磨。
送車江郭滿,咽絕聽哀歌。


安輿遍西北,丹旐曆江湖。
存沒終無憾,哀榮兩得俱。
新封崇馬鬛,餘福薦浮圖。
家法蘋蘩在,空堂始一虞。

曾子固舍人挽詞编辑

少年漂泊馬光祿,末路騫騰朱會稽。
儒術遠追齊稷下,文詞近比漢京西。
平生碑版無容繼,此日銘詩誰為題。
試數廬陵門下士,十年零落曉星低。

次韻王適一百五日太平寺看花二絕编辑

遍入僧房花照眼,細尋芳徑蝶隨行。
歸時不怕江波晚,新有橋虹水上橫。


小檻明窗曾不住,閑花芳草遣誰栽。
但須匹馬尋幽勝,攜取清樽到處開。

又次韻遊小雲居编辑

溪上浮花片片輕,溯流登岸得山行。
僧房幽絕雲居小,春日陰睛野色明。
永遠林棲真有道,溺沮耕養亦忘情。
此身此意何年遂,空使常談笑老生。

次韻秦觀梅花编辑

病夫毛骨日凋槁,愁見米鹽惟醉倒。
忽傳騷客賦寒梅,感物傷春同懊惱。
江邊不識朔風勁,牆頭亦有南枝早。
未開素質夜先明,半落清香春更好。
鄰家小婦學閑媚,靚妝惟有長眉掃。
孤芳已與飛霰競,結子仍先百花老。
苦遭橫笛乳飛英,不見遊人醉芳草。
可憐物性空自知,羞作繁華助芒昊。

復次前韻答潛師编辑

憐君古木依巖槁,西江飲盡須彌倒。
野花幽草亦何為,嶮韻高篇空自惱。
萬點浮溪輒長歎,一枝過嶺仍誇早。
拾香不忍遊塵汙,嚼蕊更憐真味好。
道人遇物心有得,瓦竹相敲緣自掃。
誰知真妄了不妨,令我至今思璉老。
妙明精覺昔未識,但向閑窗看詩草。
浮雲時起鳥四飛,畢竟安能乳清昊。

景福順老夜坐道古人搐鼻語编辑

中年聞道覺前非,邂逅仍逢老順師。
搐鼻徑參真面目,掉頭不受別鉗錘。
枯藤破衲公何事,白酒青鹽我是誰。
慚愧東軒殘月上,一杯甘露滑如飴。

畫枕屏编辑

繩床竹簟曲屏風,野水遙山霧雨蒙。
長有灘頭釣魚叟,伴人閑臥寂寥中。

次韻王適留別编辑

遠謫勞君兩度行,復將文字試平衡。
干時豈為斗升祿,聞道應忘寵辱驚。
未了新書誰與讀,重留佳句不勝情。
決科事畢知君喜,俗學消磨意自清。

次韻子瞻特來高安相別先寄遲適遠卻寄邁迨過遁编辑

老兄騎騾日百里,據鞍作詩若翻水。
忽吟春草思惠連,因之亦夢添丁子。
群兒競長堪一笑,老馬臥餐何日起。
聞兄盡室皆舊人,見面未曾惟遁耳。
遲年最長二十六,已能幹父窮愁裏。
豫兒揚眉稍剛勁,黨子溫純無慍喜。
我兄憔悴我亦窮,門戶久長真待爾。
但令戢戢見頭角,甑倒囊空定何恥。
家藏萬卷須盡讀,此外一簪無所恃。
船中未用廢詩書,閉窗莫看江山美。

次韻子瞻端午日與遲適遠三子出遊编辑

人生逾四十,朝日已過午。
一違少壯樂,日迫老病苦。
丹心變為灰,白髮粲可數。
惟當理鋤耰,教子蓺稷黍。
誰令觸網羅,展轉在荊楚。
平生手足親,但作十日語。
朝遊隔提攜,夜臥困烝煮,未歌《棠棣》詩,已治芻靈祖。
士生際風雲,富貴若騎虎。
奈何貧賤中,所欲空齟齬。

次韻子瞻留別三首编辑

公來十日坐東軒,手自披雲出朝日。
山川滿目竟何有,波浪翻天同一濕。
諸門迭出驚異狀,間道懷歸終舊壁。
此行十里隔江河,何人更問維摩疾。


野人性似修行僧,長願幽居近林麓。
南遷無計脫簪組,西歸誰為栽松竹。
頭上白雲即飛蓋,耳畔清泉當鳴玉。
洛川猶是冠蓋林,更願高飛逐黃鵠。


東西南北無住身,羯末封胡四男子。
彫鎪不遣治章句,爛熳先令飽文字。
疏慵嗟我厲之人,生子夜中惟恐似。
傳家粗足不願餘,同駕柴車還我裏。

次韻子瞻行至奉新見寄编辑

四年候公書,長視飛鴻背。
十日留公談,欲作白蓮會。筠州無可語者,往還但一二僧耳。
匏瓜一遭繫,賣酒長不在。
夜歸步江漘,明月照清瀨。
心開忽自得,語異竟非背。音倍。
一尊談人間,萬事寂寥外。
欲同千里行,奈此一官礙。
何年真耦耕,舉世無此大。

贈醫僧鑒清二絕编辑

肘後醫方老更精,鬚眉白盡氣彌清。
只應救病能無病,豈是平生學養生。


門人久作開堂老,庭檜看成合抱圍。
他日浴堂歸洗背,回頭還解放光輝。

贈醫僧善正编辑

老怯江邊瘴癘鄉,城東時喜到公房。
歷言五藏如經眼,欲去三彭自有方。
身厭遠遊安靜默,術因多病更深長。
時時為我談尊宿,曾入南公古道場。

食菱编辑

野沼漲清泉,烏菱不直錢。
蟹肥螯正滿,石破髓初堅。
節物秋風早,樽罍夜月偏。
令人思淮上,小舫藕如椽。

留滯高安四年有餘,忽得信聞當除官真楊間,偶成小詩,書於屋壁编辑

數間茅屋久蹉跎,四見秋風入薜蘿。
北棹偶然追雁羽,南公誰復伴漁蓑。
三年賈傅驚吾老,九歲劉郎愧爾多。
此去仍家江海上,不妨一葉弄清波。

洪休上人,少年讀書,以多病出家,居泐潭,為馬祖修塔,以三絕句來謁。答一首编辑

早除郎將少年狂,祖塔結緣歸故鄉。
習氣未消餘業在,逢人依舊琢詩章。

勉子瞻失幹子二首编辑

人生本無有,眾幻妄聚耳。
手足非吾親,何況妻與子。
偶來似可樂,強作室家喜。
忽去未免悲,欣成要矜毀。
君家兩歲兒,畢竟何自始。
變化違初心,涕泗劇翻水。
吾儕近始悟,造物聊復試。
道力竟未完,聰明信難恃。


破甑不復顧,彼無愛甑心。
棄璧負赤子,始驗愛子深。
誠知均非我,胡為有不能。
一從三界遊,久被百物侵。
朝與喜怒交,莫與寵辱臨。
四物皆不勝,生死獨未曾。
不經大火燒,孰為真黃金。
棄置父子恩,長住旃檀林。

偶遊大愚,見餘杭明雅照師,舊識子瞻,能言西湖舊遊,將行,賦詩送之编辑

五年賣鹽酒,勝事不復知。
城東古道場,蕭瑟寒松姿。
出遊誠偶爾,相逢亦不期。
酉軒吳越僧,弛擔未多時。
言住西湖中,巖谷涵清漪。
卻背閭井喧,曲盡水石奇。
昔年蘇夫子,杖屨無不之。
三百六十寺,處處題清詩。
麋鹿盡相識,況乃比丘師。
辯淨二老人,精明吐琉璃。
笑言每忘去,蒲褐相依隨。
門人几杖立,往往聞談詞。
風雲一解散,變化何不為。
辯入三昧火,卯塔長松欹。
淨老不復出,麈尾清風施。
蘇公得罪去,布衣拂霜髭。
空存壁間字,鬱屈蟠蛟螭。
知我即兄弟,微官此棲遲。
問何久自苦,五斗寧免饑。
俯首笑不答,且爾聊敖嬉。
我兄次公狂,我復長康癡。
反復自為計,定知山中宜。
但欲畢婚娶,每為故人疑。
君歸漫灑掃,野鶴非長羈。

將移績溪令编辑

坐看酒壚今五年,恩移巖邑稍西還。
他年貧富隨天與,何日身心聽我閑。
山栗似拳應自飽,蜂糖如土不須慳。
仲卿意向桐鄉好,身後烝嘗亦此間。

約洞山文老夜話编辑

山中十月定多寒,才過開爐便出山。
堂眾久參緣自熟,郡人迎請怪忙還。
問公勝法須時見,要我清談有夜闌。
今夕客房應不睡,欲隨明月到林間。

將之績溪夢中賦泊舟野步编辑

扁舟逢野岸,試出步崇岡。
山轉得幽谷,人家餘夕陽。
被畦多綠茹,堆屋剩黃粱。
深羨安居樂,誰令誌四方。

謝洞山石臺遠來訪別编辑

竄逐深山無友朋,往還但有兩三僧。
共遊渤澥無邊處,扶出須彌最上層。
未盡俗緣終引去,稍諳真際自虛澄。
坐令顛老時奔走,竊比韓公愧未能。

贈方子明道人编辑

水銀成銀利十倍,丹砂為金世無對。
此人靳術不肯傳,闔戶泥牆畏天戒。
今子何為與我言,人生貧富寧非天。
鉗錘橐龠枉心力,齏鹽布被隨因緣。
我來江西晚聞道,一言契我心所好。
廓然正若大虛空,平生伎倆都除掃。
子言舊事淨慈師,未斷有為非淨慈。
此術要將救饑耳,人人有命何憂饑。

回寄聖壽聰老编辑

五年依止白蓮社,百度追尋丈室遊。
睡待磨茶長展轉,病蒙煎藥久遲留。
讚公夜宿詩仍作,巽老堂成記許求。
回首萬緣俱一夢,故應此物未沉浮。

乘小舟出筠江二首编辑

短舫漂浮真似葉,小蓬低淺僅如巢。
幽吟但覺山川走,困睡不如風雨交。
紅飯白醪供醉飽,青蓑黃箬可纏包。
一竿鶴發他年事,萬斛龍驤任見嘲。


宦遊欲學林間鵲,每到新年旋疊巢。
篷蒻龍船聊似屋,漁樵把臂便成交。
不妨袖裏攜詩卷,尚可床頭置藥包。
古史》欲成身愈困,客來未免答譏嘲。

寄題孔氏顏樂亭编辑

顏巷久已空,顏井固不遷。
荊榛翳蔓草,中有百尺泉。
誰復飲此水,裹飯耕廢田,
有賢孔氏孫,芟夷發清源。
廢床見緶刻,古甃昏苔痕。
引缸注瓢樽,千歲忽復然。
嗟哉古君子,至此良獨難。
口腹不擇味,四體不擇安。
遇物一皆可,孰為我憂患。
阮生未忘酒,嵇生未忘鍛。
欲忘富貴樂,托物僅自完。
無托中自得,嗟哉彼誠賢。

徐孺亭编辑

徐君鬱鬱澗底松,陳君落落堂上棟。
澗深松茂不遭伐,堂毀棟折傷其躬。
二人出處勢不合,譬如日月行西東。
胡為賓主兩相好,一榻掛壁吹清風。
人生遇合何必同,一朝利盡更相攻。
先號後笑不須怪,外物未可疑心胸。
比干諫死微子去,自古不辨汙與隆。
我來故國空歎息,城東舊宅生茅蓬。
平湖十頃照清廟,獨書徐子遺陳公。
二人皆合配社稷,胡不相對祠堂中。

滕王閣编辑

客從筠溪來,欹仄困一葉,
忽逢章貢餘,滉蕩天水接。
風霜出洲渚,草木見毫末。
勢奔西山浮,聲動古城嶪。
樓觀卻相倚,山川互開闔。
心驚魚龍會,目送鳧雁滅。
遙瞻客帆久,更悟江流闊。
史君東魯儒,府有徐孺榻。
高談對賓旅,確論精到骨。
餘思屬湖山,登臨寄遺堞。
驕王應笑滕,狂客亦憐勃。
萬錢罄一飯,千金賣豐碣。
豪風相淩蕩,俳語終倉猝。歐陽文忠公嘗云王勃記文似俳,而唐人貴之如此何也。
事往空長江,人來逐飛楫。
短篇竟蕪陋,絕景費彈壓。
但當倒罌瓶,一醉付江月。

次韻道潛南康見寄编辑

一葉追隨魚與龍,紅粳白酒幸年豐。
也知山色遙相待,苦畏君詩欲見攻。
乘興風帆終日去,尋幽蠟屐及春同。
請君先入開先寺,待濯清溪看玉虹。

車浮並序编辑

結木如巢,承之以簀,沉之水中,以浮識其處,方舟載兩輪挽而出之,漁人謂之車浮。此詩所謂汕也,與遲、適同作車浮詩。

寒魚得汕便為家,兩兩方舟載小車。
謀食旋遭芳餌誤,求安仍值積薪遮。
情存未免人先得,欲盡要令物莫加。
身似虛舟任千里,世間何處有罦罝。

題都昌清隱禪院编辑

北風江上落潮痕,恨不乘舟便到門。
樓觀飛翔山斷際,松筠陰翳水來源。
升堂猿鳥晨窺坐,乞食帆檣莫繞村。
誰道谿巖許深處,一番行草認元昆。長老惟湜,曾識子瞻兄於淨,因有簡刻石。

逢章戶掾赴澧州编辑

江船不厭窄,船窄始宜行。
風裹長先過,灘頭一倍輕。
迎親無惡處,祿養勝躬耕。
澧上春蘭早,猶堪吊屈生。

除夜泊彭蠡湖遇大風雨编辑

莫發鄔陽市,曉搒彭蠡口。
微風吹人衣,霧繞廬山首。
舟人釋篙笑,此是風伯候。
杙舟未及深,飛沙忽狂走。
晴空轉車轂,淥水起岡阜。
眾帆落高張,斷纜已不救。
我舟舊如山,此日亦何有。
老心畏波瀾,歸臥塞窗牖。
土囊一已發,萬竅無不奏。
初疑丘山裂,復恐蛟蜃鬥。
鼓鐘相轟豗,戈甲互磨叩。
雲霓黑旗展,林木萬弩彀。
曳柴眩人心,振旅擁軍後。
或為羈雌吟,或作倉兕吼。
眾音雜呼吸,異出殊圈臼。
中宵變凝冽,飛霰集粉糅。
蕭騷蓬響幹,晃蕩窗光透。
堅凝忽成積,澎湃殊未究。
紵縞鋪前洲,瓊瑰琢遙岫。
山川莽同色,高下齊一覆。
淵深竄魚鱉,野曠絕鳴雊。
孤舟四鄰斷,餘食數升糗。
寒齏僅盈盎,臘肉不滿豆。
敝裘擁衾眠,微火拾薪構。
可憐道路窮,坐使妻子詬。
幽奇雖云極,岑寂頓未觀。
一年行將除,茲歲真浪受。
朝來陰雲剝,林表紅日漏。
風棱恬已收,江練平不縐。
兩槳舞夷猶,連峰吐奇秀。
同行賀安穩,所識問臒瘦。
驚餘空自憐,夢覺定真否。
春陽著城邑,屋瓦凍初溜。
艱難當有償,爛熳醉醇酎。

正旦夜夢李士寧過我,談說神怪久之,草草為具,仍以一小詩贈之编辑

先生惠然肯見客,旋買雞豚旋烹炙。
人間飲食未須嫌,歸去蓬壺卻無吃。

舟中風雪五絕编辑

北風吹雪密還稀,雪勢漸多風力微。
孤棹獨依銀世界,山川路絕欲安歸。


曉風吹浪作銀山,夜雪爭妍布玉田。
風力漸衰波更惡,通宵撼我正安眠。


擁纜埋蓬不見船,船窗一點莫燈然。
幽人永夜歌黃竹,賴有丹砂暖寸田。


濁醪粗飯不成歡,白浪飛花雪作團。
窗外時來一雙鴨,沉浮笑我不禁寒。


江面澄清雪未融,扁舟蕩漾水無蹤。
篙師不用匆匆去,遍看廬山群玉峰。

題南康太守宅五老亭编辑

王老高閑不入城,開軒肯就史君迎。
坐中莫著閑賓客,物外新成六弟兄。
雲氣飄浮衣袂舉,泉流灑落佩環聲。
岌然終日俱無語,靜壽相看意自明。

書廬山劉顗宮苑屋壁三絕编辑

山西舊將本書生,歸老巖間示厭兵。
臥聞布水中宵起,錯認邊風萬馬聲。


雕弓掛壁恥言勳,出人樵漁便作群。
五馬親來看射虎,不愁醉尉惱將軍。


肩輿已棄躡風騅,舊物仍存楊柳枝。
一曲清歌近尤好,五陵故態未全衰。

再遊廬山三首编辑

當年五月訪廬山,山翠溪聲寢食間。
藤杖復隨春色到,寒泉頓與客心閑。
巖頭懸布煎茶足,峽口驚雷泛葉慳。
待得前村新雨遍,扁舟應逐好風還。


憶自棲賢夜入城,道邊蘭若一僧迎。
偶然不到終遺恨,特地來遊慰昔情。
海外聲聞安至此,堂中天鼓為誰鳴。
匆匆復向深山去,一盞醍醐飽粟罌。羅漢院有新羅羅漢,堂中法鼓特大。


此山巖谷不知重,赤眼浮圖自一峰。
芒屩隨僧踐黃葉,曉光消雪墮長松。
石泉試飲先師錫,午飯歸尋下寺鍾。
勝處轉多渾恐忘,出山惟見白雲濃。

汲陽阻風编辑

鍾陵距池陽,相望千里內。
江神欺我貧,屢作風雨礙。
欲投皖公宿,三日逢一噫。
孤篷面空山,朝食淡無菜。
白醪幸餘瀝,黃卷漫相對。
饑吟非吾病,疾走老所戒。
焦先近不遠,蝸舍聞尚在。
區區問養生,借我一帆快。

張嘉祐编辑

道人何為者,陽狂時放言。
寶塔昔所構,鐵券今尚存。此張所言,其餘都不可曉。
漫浪難究悉,孰知彼根源。
草庵劣容膝,俯仰拳肩跟。
無食輒行乞,一飽常閉門。
爾來二十年,未嘗變寒溫。
嗟哉豈徒然,此意未易言。
偶來一笑喜,但鞏笑我昏。

效韋蘇州調嘯詞二首编辑

漁父漁父,水上微風細雨。
青蓑黃箬裳衣,紅酒白魚暮歸。
暮歸暮歸歸暮,長笛一聲何處。


歸雁歸雁,飲啄江南南岸。
將飛卻下盤桓,塞北春來苦寒。
苦寒苦寒寒苦,藻荇欲生且住。

至池州贈陳鼎秀才编辑

淮陽學舍舊相依,常誦曹溪第一機。
卻到江西心有悟,回看過去事皆非。
孤舟遠適身如寄,二頃躬耕道自肥。
欲看齊山君去否,閑中徒侶近來稀。

次韻遲初入宣河编辑

遠客安長道,低蓬稱小溪。
雲添濕帆雨,舟滯沒篙泥。
草綠耕牛健,村深侯鳥啼。
陶翁方作令,歸去未成題。

次韻侯宣州利建招致政汪大夫编辑

社甕壺漿接四鄰,肩輿拄杖試紅塵。
慣眠林下三竿日,來看城中萬井春。
世上升沉無限事,樽前強健不貲身。
經過已足知公政,長見車中有老人。

次韻侯宣城疊嶂樓雙溪閣長篇编辑

作官如負擔,一負當且馳。
不知息肩處,妄問道遠邇。
我乘章江流,卻入宛溪水。
舍舟陟崔嵬,行路極旬已。
名都便欲過,佳處賴公指。
仰攀疊嶂高,俯閱雙溪美。
不悟身乘空,但覺風吹耳。
雲煙變遙壑,歌吹聞近市。
倦遊得清曠,行役有新喜。
公言頃榛穢,斬伐從我始。
堰水種蒲蓮,開山蒔梅李。
擁本待成陰,養花要食子。
遺風揖桓謝,父老邀黃綺。
邦人魚依蒲,食客莪在芷。
春陰迫寒食,謂我姑且止。
嗟餘去鄉國,屢把刀環視。
感公鵠鷺修,憐我鳧鴨庳。
異邦逢故人,寧復固辭理。
高談雲漢上,爛醉笙歌裏。
落日盡公歡,推挽未應起。

初到績溪,視事三日,出城南謁二祠,遊石照,偶成四小詩呈諸同官编辑

梓桐廟编辑

行年五十治丘民,初學催科愧廟神。
無限青山不容隱,卻看黃卷自憐貧。
雨餘嶺上雲披絮,石淺溪頭水蹙鱗。
指點縣城如手大,門前五柳正搖春。

汪王廟编辑

石門南出眾山巔,沃壤清溪自一川。
老令舊諳田事樂,春耕正及雨晴天。
可憐鞭撻終無補,早向叢祠乞有年。
歸告仇梅省文字,麥苗含穗欲蠶眠。

石照编辑

行盡清溪到碧峰,陰崖翠壁書杉松。
故留石照邀行客,上徹青山最後重。
雨開石照正新磨,鳥度猿攀野客過。
忽見塵容應笑我,年來底事白鬚多。

縣中諸花多交代江君所栽,牡丹已過,芍藥方盛,偶寄小詩编辑

偶來山邑便成家,慚愧潘生滿縣花。
想見清樽檻邊飲,尚留佳句壁間誇。
根株未老年年好,豔色方穠日日加。
聞道北遊無意味,春深河上足風沙。

楊主簿日本扇编辑

扇從日本來,風非日本風。
風非扇中出,問風本何從。
風亦不自知,當復問太空。
空若是風穴,既自與物同。
同物豈空性,是物非風宗。
但執日本扇,風來自無窮。

次韻答幽蘭编辑

幽花耿耿意羞春,紉佩何人香滿身。
一寸芳心須自保,長松百尺有為薪。

次韻江法曹山間小酌编辑

高情不奈簿書圖,行揖青山肯見隨。
綠野逢花將盡日,清樽迨我正閑時,
簷間雙燕欲生子,葉底新梅初滿枝,
笑殺華陽窮縣令,床頭酒盡只嚬眉。

官舍胸有鸂鶒遺二宣二首编辑

半畝清池藻荇香,一雙鸂鶒競悠揚。
來從碧澗巢安在,飛過重城毋自將。
野鳥似非官舍物,宰君昔是釣魚郎。
直言愧比奇章老,得縣無心更激昂。


清池定誰至,鸂鶒自來馴。
知我無傷意,憐渠解托身。
橋陰棲息穩,島外往來頻。
勿食游魚子,從交長細鱗。

次韻答人見寄编辑

封案青山雲氣騰,天將隙地養無能。
窗扉迎署梅將溜,虛市無人冷欲冰。
寂默忘言慚社燕,毰毸困睡比春鷹。
深知大府容衰病,復值年來蠶麥登。

次韻答人檻竹编辑

猗猗元自直,落落不須扶。
密節風吹展,清陰月共鋪。
叢長傲霜雪,根瘦恥泥塗。
更種愁無地,應須煎碧蘆。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