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奏記丞相府論學事
作者:劉禹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03

十一月七日,使持節都督夔州諸軍事夔州刺史劉某,謹奏記相公閣下:凡今能言者,皆謂天下少士。而不知養材之道,鬱堙而不揚,非天不生材也。亦猶不耕者不歎廩庾之無餘,非地不產百穀也。伏以貞觀中,增築學舍千二百區,生徒三千餘人。時外夷上疏,請遣子弟入附於三雍者五國。雖「菁菁者莪」,育材之道不足比也。今之膠庠,不聞弦歌,而室廬圯廢,生徒衰少。非學官不欲振學也,病無貲財以給其用。鯫生今有一見,使大學立富。幸遇相公在位,可以索言之。

《禮》云:「凡學官春釋奠於其先師。斯禮止於辟廱頖宮,非及天下也。」今四海郡縣,鹹以春秋上丁,有事孔子廟,其禮不應於古,且非孔子意也。炎漢初定,群臣皆起屠販為公卿,故孝惠、高後之間,置原廟於郡國。逮孝元時,韋元成以碩儒為丞相,遂建議罷之。夫以子孫尚不敢違禮以饗其祖,況後學師先聖之道,而首違之乎?《祭義》曰:「祭不欲數。」《語》云:「祭神如神在。」與其煩於舊饗,孰若行其教道?今夫子之教日頹靡,而以非禮之祀媚之,斯儒者所宜憤悱也。竊觀曆代,無有是事。

皇家武德二年,詔於國學立周公、孔子廟,四時致祭。貞觀十一年,又詔修宣尼廟於兗州。至二十年,許敬宗等奏,乃遣天下諸州縣置三獻官,其他如方社。敬宗非通儒,不能稽典禮。開元中,元宗饗學,與儒臣議,繇是發德音,其罷郡縣釋奠牲牢,唯酒脯以薦。後數年定令。時王孫林甫為宰相,不涉學,委御史中丞王敬從校刊之。敬從非文儒,遂以明衣牲牢編在學令。是首失於敬宗,而終失於林甫,習以為常,罕有敢非之者。

謹桉本州四縣,一歲釋奠物之直,緡錢十六萬有奇。舉天下之郡縣,當千七百不啻,羈縻者不在數中。凡歲中所出,於經費過四千萬,適資三獻官飾衣裳、飴妻子而已,於尚學之道,無有補焉。前日詔書,許列郡守臣得以上言便事,今謹條奏:某乞下禮官博士,詳議典制,罷天下縣邑牲牢衣幣。如有生徒,春秋依開元敕旨,用酒醴、腶脩、腒肅、榛栗,示敬其事,而州府許如故儀。然後籍其資,半附益所隸州,使增學校其半率歸國庠,猶不下萬計。築學室,具器用,豐篹食,增掌固,以備使令。凡儒官各加稍食,其紙筆鉛黃視所出州,率令折入。學徒既備,明經日課繕書若干紙,進士命讎校亦如之。則貞觀之風,粲然不殊。其它郡國,皆立程督。投紱懷璽,「棫樸」、「菁莪」,良可詠矣!

伏惟相公發跡,鹹自諸生,其尊素王之道,儀刑四方,宜在今日。是以小生敢沿故事,以奏記於左右,姑舉其大較。至於證據纖悉,條奏具之,章下之日,乞留神省察,不勝大願。惶恐拜手稽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