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陳敵情並設防煙臺疏

奏陳敵情並設防煙臺疏(附妥籌禦備情形片)
作者:陳士杰 清
1884年
本作品收錄於《道咸同光四朝奏議

  山東巡撫臣陳士杰跪奏,為遵旨覆陳,恭摺仰祈聖鑒事。

  竊臣於四月十一日,接到軍機大臣密寄,奉上諭,張佩綸奏請飭邊海各軍,嚴防備戰,以杜要盟等因。仰見朝廷於息事安民之中,仍寓有備無患之意。下懷欽佩,莫可名言。臣才識庸愚,罔知遠大,幸際聖明之世,苟有一知半解,自當據實直陳,以備采擇。竊維控制外洋,必先審其虛實,然後議戰議和,方有把握。查法人所恃者有三,船堅、砲利、軍令嚴肅是也。而其不可恃者有四。法本窮國,今用師越南,眾至萬六千人,餉項支絀,難以持久,一也。其大臣不和,興兵結怨,勢多疑阻,二也。勞師涉遠,國內空虛,人將有乘其隙者,三也。四國訂約,不許擾亂通商口岸,該國入踞越南,得不償失,如欲移師內犯,既恐各國牽制,尤慮華軍襲取越南,前功盡棄,四也。以臣揣之,此次法人呈信講和,必因餉力不支,其兵船先後來華,不過希圖恫喝以遂其計,非敢遽行內犯也。我若稍為示弱,彼必要求無已,即令和成以後,隱憂彌大。臣愚竊以為我雖志在息民,當飭南北洋大臣,多備後膛槍砲,資助滇粵將領及劉永福各軍,催令規復北寧等處,幸而獲勝,則和議較為易成,即使不能取勝,但與相持數月,法軍餉糈必愈奇絀,求和必益真切,因與講解,其欲易償,和議亦可持久,似亦以進作退之方,即諭旨能戰而後能和之意,臣特就所聞申明敵情虛實耳。至於煙臺一口,為各國輪船往來必由之地,如法人肆行內犯,煙臺糧行,前已查明登註,當即飭令搬徙,斷其接濟,並曉諭各國居煙官商,使知釁由法開,該官商去留,聽其自便。彼亦當無異詞。如法船來煙,僅云議和,自當照常通商,未便罷市,致滋藉口。惟有將各港漁戶,嚴密稽查,以杜奸細,責成將領多作地營,相機戰守,固不敢稍涉張皇,亦不敢偶形鬆懈,所有駐煙六營,前已奏派兗州鎮總兵全祖凱統帶,以一事權,將來應否再派統領鈐轄,當俟北洋大臣李鴻章電商前來,斟酌辦理。所有遵旨敬攄管見,及辦理煙臺防務情形,謹專摺密陳,伏乞聖鑑。

  再,臣於三月二十九日在工次接奉軍機大臣密寄,光緒十年三月二十六日,奉上諭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昨據道員邵友濂電報德國施繙譯官云,洋行接廈門電報,法國提督帶兵船八支,過廈門向北開駛等語。法人連陷越南北寧等省,其勢甚張,彼以兵船來華,恫喝要求,自在意中。沿海各處,亟應妥籌備禦等因。欽此。臣查法人既經得志於越,乘勝要求,勢所不免,沿海要隘,誠如聖訓,當力求守禦以備不虞;而備禦之法,不外避其所長,擊其所短。該國槍砲之精,迥非中國所能及。無論為戰為守,總以開挖地溝,先行避其槍砲為要。臣見飭煙、登防守各營,如法辦理,與御史趙爾巽所奏,大略相同。至於以散擊整,以暗擊明,出奇制勝,仍在將領臨時相機為之。總之今日戰守,萬不可狃於從前擊粵匪、擊捻、擊回之成法。臣惟有嚴飭將領,勤加訓練,使技藝漸臻純熟,庶幾緩急稍有足恃耳。所有欽遵諭旨,妥籌備禦大概情形,謹據管見覆陳,伏乞聖鑑。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