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妙法蓮華經化城喻品第七

  佛告諸比丘:「乃往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爾時有佛,名大通智勝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 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國名好城,劫名大相。諸比丘,彼佛滅度已來,甚大久遠,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地種,假使有人、磨以為墨、過於東方千國土、乃下一點,大如微塵,又過千國土、復下一點,如是展轉盡地種墨,於汝等意云何,是諸國土,若算師,若算師弟子,能得邊際、知其數否?」「不也、世尊。」「諸比丘,是人所經國土,若點不點,盡抹為塵,一塵一劫,彼佛滅度已來,復過是數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阿僧祇劫,我以如來知見力故,觀彼久遠、猶若今日。」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念過去世、無量無邊劫,有佛兩足尊,名大通智勝。
 如人以力磨,三千大千土,盡此諸地種,皆悉以為墨,
 過於千國土,乃下一塵點,如是展轉點,盡此諸塵墨。
 如是諸國土,點與不點等、復盡抹為塵,一塵為一劫。
 此諸微塵數,其劫復過是,彼佛滅度來,如是無量劫。
 如來無礙智,知彼佛滅度,及聲聞菩薩,如見今滅度。
 諸比丘當知,佛智淨微妙,無漏無所礙,通達無量劫。

  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壽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其佛本坐道場,破魔軍已,垂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諸佛法不現在前,如是一小劫乃至十小劫,結跏趺坐,身心不動,而諸佛法猶不在前。」

  「爾時忉利諸天、先為彼佛、於菩提樹下、敷師子座,高一由旬,佛於此座、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適坐此座,時諸梵天王、雨眾天華、面百由旬,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如是不絕、滿十小劫供養於佛,乃至滅度、常雨此華。四王諸天、為供養佛,常擊天鼓,其餘諸天、作天伎樂,滿十小劫,至於滅度、亦復如是。」

  「諸比丘,大通智勝佛過十小劫,諸佛之法、乃現在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其佛未出家時,有十六子,其第一者、名曰智積。諸子各有種種珍異玩好之具,聞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捨所珍,往詣佛所。諸母涕泣而隨送之。其祖轉輪聖王、與一百大臣、及餘百千萬億人民,皆共圍繞、隨至道場。咸欲親近大通智勝如來,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到已、頭面禮足,繞佛畢已,一心合掌、瞻仰世尊,以偈頌曰:

 大威德世尊,為度眾生故,於無量億劫,爾乃得成佛,
 諸願已具足,善哉吉無上。世尊甚稀有,一坐十小劫,
 身體及手足、靜然安不動。其心常惔怕,未曾有散亂,
 究竟永寂滅,安住無漏法。今者見世尊,安隱成佛道,
 我等得善利,稱慶大歡喜。眾生常苦惱、盲瞑無導師,
 不識苦盡道,不知求解脫。長夜增惡趣,減損諸天眾,
 從冥入於冥,永不聞佛名。今佛得最上、安隱無漏道,
 我等及天人,為得最大利,是故咸稽首、歸命無上尊。

  爾時十六王子、偈讚佛已,勸請世尊轉於法輪,咸作是言:「世尊說法,多所安隱、憐愍、饒益、諸天人民。」重說偈言:

 世雄無等倫,百福自莊嚴,得無上智慧。願為世間說,
 度脫於我等、及諸眾生類,為分別顯示,令得是智慧。
 若我等得佛,眾生亦復然。世尊知眾生,深心之所念,
 亦知所行道,又知智慧力,欲樂及修福,宿命所行業。
 世尊悉知已,當轉無上輪。

  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十方各五百萬億諸佛世界、六種震動,其國中間幽冥之處,日月威光所不能照,而皆大明。其中眾生,各得相見,咸作是言:『此中云何忽生眾生,又其國界、諸天宮殿、乃至梵宮、六種震動,大光普照,遍滿世界,勝諸天光。』』

  爾時東方五百萬億諸國土中、梵天宮殿,光明照曜,倍於常明。諸梵天王、各作是念:「今者宮殿光明,昔所未有。以何因緣、而現此相?」是時諸梵天王、即各相詣,共議此事。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救一切,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我等諸宮殿,光明昔未有,此是何因緣,宜各共求之。
 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而此大光明、遍照於十方。

  爾時五百萬億國土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祴,盛諸天華,共詣西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即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其所散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其菩提樹、高十由旬,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受。」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世尊甚稀有,難可得值遇,具無量功德,能救護一切。
 天人之大師,哀愍於世間,十方諸眾生,普皆蒙饒益。
 我等所從來、五百萬億國,捨深禪定樂,為供養佛故。
 我等先世福,宮殿甚嚴飾,今以奉世尊,唯願哀納受。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作是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度脫眾生,開涅槃道。」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世雄兩足尊,惟願演說法,以大慈悲力、度苦惱眾生。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又諸比丘,東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昔所未有。歡喜踴躍,生稀有心,即各相詣,共議此事。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大悲,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是事何因緣、而現如此相,我等諸宮殿,光明昔未有。
 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未曾見此相,當共一心求。
 過千萬億土,尋光共推之,多是佛出世,度脫苦眾生。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祴盛諸天華,共詣西北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受。」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聖主天中王,迦陵頻伽聲,哀愍眾生者,我等今敬禮。
 世尊甚稀有,久遠乃一現,一百八十劫、空過無有佛,
 三惡道充滿,諸天眾減少,今佛出於世,為眾生作眼,
 世間所歸趨,救護於一切,為眾生之父,哀愍饒益者。
 我等宿福慶,今得值世尊。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作是言:「惟願世尊哀愍一切,轉於法輪,度脫眾生。」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大聖轉法輪,顯示諸法相,度苦惱眾生,令得大歡喜。
 眾生聞此法,得道若生天,諸惡道減少,忍善者增益。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又、諸比丘,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昔所未有。歡喜踴躍,生稀有心,即各相詣,共議此事:「以何因緣,我等宮殿有此光曜?」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妙法,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我等諸宮殿,光明甚威曜,此非無因緣,是相宜求之。
 過於百千劫,未曾見是相,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祴盛諸天華,共詣北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受。」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世尊甚難見,破諸煩惱者,過百三十劫,今乃得一見。
 諸饑渴眾生,以法雨充滿,昔所未曾睹、無量智慧者,
 如優曇缽華,今日乃值遇。我等諸宮殿,蒙光故嚴飾,
 世尊大慈愍,惟願垂納受。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作是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令一切世間、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皆獲安隱、而得度脫。」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惟願天人尊、轉無上法輪,擊於大法鼓,而吹大法螺,
 普雨大法雨,度無量眾生。我等咸歸請,當演深遠音。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西南方、乃至下方,亦復如是。

  爾時上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皆悉自睹所止宮殿、光明威曜,昔所未有。歡喜踴躍,生稀有心,即各相詣,共議此事:「以何因緣,我等宮殿,有斯光明?」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尸棄,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今以何因緣,我等諸宮殿、威德光明曜,嚴飾未曾有。
 如是之妙相,昔所未聞見,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祴盛諸天華,共詣下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受。」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善哉見諸佛,救世之聖尊,能於三界獄,勉出諸眾生。
 普智天人尊,哀愍群萌類,能開甘露門,廣度於一切。
 於昔無量劫,空過無有佛,世尊未出時,十方常暗冥,
 三惡道增長,阿修羅亦盛,諸天眾轉減,死多墮惡道。
 不從佛聞法,常行不善事,色力及智慧,斯等皆減少,
 罪業因緣故,失樂及樂想,住於邪見法,不識善儀則,
 不蒙佛所化,常墮於惡道。佛為世間眼,久遠時乃出,
 哀愍諸眾生,故現於世間。超出成正覺,我等甚欣慶,
 及餘一切眾,喜歎未曾有。我等諸宮殿,蒙光故嚴飾,
 今以奉世尊,惟垂哀納受。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
 我等與眾生、皆共成佛道。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白佛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多所安隱,多所度脫。」時諸梵天王而說偈言:

 世尊轉法輪,擊甘露法鼓,度苦惱眾生,開示涅槃道。
 惟願受我請,以大微妙音,哀愍而敷演、無量劫集法。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受十方諸梵天王、及十六王子請,即時三轉十二行法輪,若沙門、婆羅門,若天、魔、梵、及餘世間所不能轉,謂是苦,是苦集,是苦滅,是苦滅道。及廣說十二因緣法,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

  佛於天人大眾之中、說是法時,六百萬億那由他人,以不受一切法故,而於諸漏、心得解脫,皆得深妙禪定,三明、六通,具八解脫。第二第三第四說法時,千萬億恒河沙那由他等眾生,亦以不受一切法故,而於諸漏、心得解脫。從是已後,諸聲聞眾、無量無邊不可稱數。

  爾時十六王子、皆以童子出家、而為沙彌,諸根通利,智慧明了,已曾供養百千萬億諸佛,淨修梵行,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俱白佛言:「世尊,是諸無量千萬億大德聲聞,皆已成就,世尊,亦當為我等說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我等聞已,皆共修學。世尊,我等志願如來知見,深心所念,佛自證知。」爾時轉輪聖王所將眾中、八萬億人,見十六王子出家,亦求出家。王即聽許。

  爾時彼佛受沙彌請,過二萬劫已,乃於四眾之中、說是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說是經已,十六沙彌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皆共受持,諷誦通利。說是經時,十六菩薩沙彌皆悉信受,聲聞眾中、亦有信解,其餘眾生、千萬億種,皆生疑惑。佛說是經,於八千劫、未曾休廢,說此經已,即入靜室,住於禪定、八萬四千劫。是時十六菩薩沙彌、知佛入室、寂然禪定,各升法座,亦於八萬四千劫、為四部眾、廣說分別妙法華經,一一皆度六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眾生,示教、利喜,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大通智勝佛過八萬四千劫已,從三昧起,往詣法座、安詳而坐,普告大眾:「是十六菩薩沙彌、甚為稀有,諸根通利,智慧明了,已曾供養無量千萬億數諸佛。於諸佛所,常修梵行,受持佛智,開示眾生、令入其中。汝等皆當數數親近而供養之。所以者何。若聲聞、辟支佛、及諸菩薩,能信是十六菩薩所說經法、受持不毀者,是人皆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來之慧。」

  佛告諸比丘:「是十六菩薩、常樂說是妙法蓮華經,一一菩薩,所化六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眾生,世世所生、與菩薩俱,從其聞法,悉皆信解,以此因緣,得值四百萬億諸佛世尊,於今不盡。」

  「諸比丘,我今語汝,彼佛弟子十六沙彌,今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十方國土、現在說法,有無量百千萬億菩薩、聲聞、以為眷屬。其二沙彌,東方作佛,一名阿 ,在歡喜國,二名須彌頂。東南方二佛,一名師子音,二名師子相。南方二佛,一名虛空住,二名常滅。西南方二佛,一名帝相,二名梵相。西方二佛,一名阿彌陀,二名度一切世間苦惱。西北方二佛,一名多摩羅跋栴檀香神通,二名須彌相。北方二佛,一名雲自在,二名雲自在王。東北方佛、名壞一切世間怖畏,第十六、我釋迦牟尼佛,於娑婆國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諸比丘,我等為沙彌時,各各教化無量百千萬億恒河沙等眾生,從我聞法,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此諸眾生,於今有住聲聞地者,我常教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諸人等,應以是法、漸入佛道。所以者何。如來智慧,難信難解。爾時所化無量恒河沙等眾生者,汝等諸比丘、及我滅度後、未來世中聲聞弟子是也。我滅度後,復有弟子、不聞是經,不知不覺菩薩所行,自於所得功德、生滅度想,當入涅槃。我於餘國作佛,更有異名,是人雖生滅度之想、入於涅槃,而於彼土、求佛智慧,得聞是經,惟以佛乘而得滅度,更無餘乘,除諸如來方便說法。」

  「諸比丘,若如來自知涅槃時到,眾又清淨,信解堅固,了達空法,深入禪定,便集諸菩薩及聲聞眾,為說是經。世間無有二乘而得滅度,惟一佛乘得滅度耳。比丘當知,如來方便、深入眾生之性,如其志樂小法,深著五欲,為是等故、說於涅槃,是人若聞,則便信受。」

  「譬如五百由旬險難惡道,曠絕無人、怖畏之處,若有多眾,欲過此道、至珍寶處。有一導師,聰慧明達,善知險道通塞之相,將導眾人,欲過此難。所將人眾、中路懈退,白導師言:『我等疲極、而復怖畏,不能復進,前路猶遠,今欲退還。』導師多諸方便、而作是念,此等可愍,云何捨大珍寶而欲退還。作是念已,以方便力,於險道中,過三百由旬、化作一城。告眾人言:『汝等勿怖,莫得退還。今此大城,可於中止,隨意所作,若入是城,快得安隱。若能前至寶所,亦可得去。』是時疲極之眾、心大歡喜,歎未曾有:『我等今者、免斯惡道,快得安隱。』於是眾人前入化城,生已度想,生安隱想。爾時導師,知此人眾既得止息,無復疲倦。即滅化城,語眾人言:『汝等去來,寶處在近。向者大城,我所化作、為止息耳。』」

  「諸比丘,如來亦復如是,今為汝等作大導師,知諸生死煩惱惡道、險難長遠,應去應度。若眾生但聞一佛乘者,則不欲見佛,不欲親近,便作是念:『佛道長遠,久受勤苦、乃可得成。』佛知是心、怯弱下劣,以方便力,而於中道為止息故,說二涅槃。若眾生住於二地,如來爾時即便為說:『汝等所作未辦,汝所住地、近於佛慧,當觀察籌量所得涅槃、非真實也。但是如來方便之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如彼導師、為止息故,化作大城。既知息已,而告之言:『寶處在近,此城非實,我化作耳。』」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
 諸天神龍王、阿修羅眾等,常雨於天華,以供養彼佛,
 諸天擊天鼓,並作眾伎樂,香風吹萎華,更雨新好者。
 過十小劫已,乃得成佛道,諸天及世人,心皆懷踴躍。
 彼佛十六子,皆與其眷屬、千萬億圍繞,俱行至佛所,
 頭面禮佛足,而請轉法輪。聖師子法雨,充我及一切,
 世尊甚難值,久遠時一現,為覺悟群生,震動於一切。
 東方諸世界、五百萬億國,梵宮殿光曜,昔所未曾有。
 諸梵見此相,尋來至佛所,散花以供養,並奉上宮殿,
 請佛轉法輪,以偈而讚歎。佛知時未至,受請默然坐。
 三方及四維、上下亦復爾,散華奉宮殿,請佛轉法輪,
 世尊甚難值,願以大慈悲、廣開甘露門,轉無上法輪。
 無量慧世尊,受彼眾人請,為宣種種法,四諦十二緣,
 無明至老死、皆從生緣有。如是眾過患,汝等應當知。
 宣暢是法時,六百萬億垓、得盡諸苦際,皆成阿羅漢。
 第二說法時,千萬恒沙眾,於諸法不受,亦得阿羅漢。
 從是後得道,其數無有量,萬億劫算數、不能得其邊。
 時十六王子、出家作沙彌,皆共請彼佛、演說大乘法。
 我等及營從,皆當成佛道,願得如世尊、慧眼第一淨。
 佛知童子心,宿世之所行,以無量因緣、種種諸譬喻,
 說六波羅蜜、及諸神通事。分別真實法、菩薩所行道,
 說是法華經,如恒河沙偈。彼佛說經已,靜室入禪定,
 一心一處坐、八萬四千劫。是諸沙彌等,知佛禪未出,
 為無量億眾、說佛無上慧,各各坐法座,說是大乘經,
 於佛宴寂後,宣揚助法化。一一沙彌等、所度諸眾生,
 有六百萬億,恒河沙等眾。彼佛滅度後,是諸聞法者,
 在在諸佛土、常與師俱生。是十六沙彌,具足行佛道,
 今現在十方,各得成正覺。爾時聞法者,各在諸佛所,
 其有住聲聞,漸教以佛道。我在十六數,曾亦為汝說,
 是故以方便、引汝趨佛慧。以是本因緣,今說法華經,
 令汝入佛道,慎勿懷驚懼。譬如險惡道,迥絕多毒獸,
 又復無水草,人所怖畏處。無數千萬眾、欲過此險道,
 其路甚曠遠,經五百由旬。時有一導師,強識有智慧,
 明了心決定,在險濟眾難。眾人皆疲倦、而白導師言,
 我等今頓乏,於此欲退還。導師作是念,此輩甚可愍,
 如何欲退還,而失大珍寶。尋時思方便,當設神通力,
 化作大城郭,莊嚴諸舍宅,周匝有園林、渠流及浴池,
 重門高樓閣,男女皆充滿。即作是化已,慰眾言勿懼,
 汝等入此城,各可隨所樂。諸人既入城,心皆大歡喜,
 皆生安隱想,自謂已得度。導師知息已,集眾而告言,
 汝等當前進,此是化城耳。我見汝疲極,中路欲退還,
 故以方便力、權化作此城,汝今勤精進,當共至寶所。
 我亦復如是,為一切導師。見諸求道者、中路而懈廢,
 不能度生死、煩惱諸險道。故以方便力,為息說涅槃,
 言汝等苦滅,所作皆已辦。既知到涅槃,皆得阿羅漢,
 爾乃集大眾,為說真實法。諸佛方便力,分別說三乘,
 唯有一佛乘,息處故說二。今為汝說實,汝所得非滅,
 為佛一切智,當發大精進。汝證一切智,十力等佛法,
 具三十二相,乃是真實滅。諸佛之導師,為息說涅槃,
 既知是息已,引入於佛慧。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