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孝友先生秦公墓誌銘

孝友先生秦公墓誌銘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5

孝友先生既沒五年,其嗣子約因其友袁華謁予雲間,而致其辭曰:「約不幸先人學而貧,貧而又不得高年,死又不得名能文者銘,重不孝。先人事業不用,亡得稱。行義著述有不得不白者,已賴楊東溪氏狀其詳,敢丐吾子屬比之。」

余始來吳,聞昆太倉為貨居地,不為習屈、挺然以文行自立者二人焉,曰東溪老人楊公譓洎先生也,予皆不及識矣。而獲見東溪所為先生狀,蓋若識於目睫間,故不辭,論次其事而銘之。

先生諱玉,字德卿,姓秦氏。其先鹽城人,世以儒學顯,宋紹興間由某祖徙居崇明之東沙,與袁、陸、謝為望族,而秦氏尤以衣冠文物稱重其鄉。曾祖棟、祖傑,皆宋太學上舍生。父庚,從蛟蜂方先生學,咸淳末以詩試通州第一,國朝不仕,漕萬戶玉溪劉公聞其隱德,延致於館,因又徙昆之太倉家焉。

君四歲,即巋然不群,能屬句對。五歲能暗誦《孝經》《論語》。八歲而喪父,哀慕如成人。母顧氏日夜躬織資,先生亦感奮曰:「吾家世有聞人,其可自我斬乎?」益刻苦自力。比長,通《五經》,尤邃於詩。會貢舉法行,州長踵其後舉先生,先生曰:「予學豈為決科計哉!」遂辭。

性至孝友,事母與兄無違禮事,大小悉稟以行。母有疾,藥食必親嘗,累旬日不解帶。母卒,哀泣至血,執喪過禮,終喪不沐浴、不杯酩,人以為難。初居喪,鄰有火熾不可救,家人收貲為出走計,獨先生伏棺慟不去,火且及屋壁,遂自滅。州長上其孝行,將得旌寵,輒謝止之。憲史張公揆行部,閱其行義,見其所著文,論薦之,且約偕詣闕,弗行。

居常晦默如愚人,見貴人益自閉匿,然衣冠器服必整飭。與弟子講解,音吐灑然而娓娓無倦,教授鄉里二十年。嘗曰:「士讀書,將以惠天下。不幸不及仕,而教人為文行經術,亦惠耳!」裏之貧不能學者,為給饘粥筆劄教之。嘗行道間得遺金,訪其主還之,封識如故。有盜入室竊布帛去,明日復來,仆覘執之,使縱之去。舊有土田在東沙,族人據有之,遂不問,並以舊書歸之,後其人感化,皆歸於善類。先生之於孝友於蹈義執禮至此,亦可謂之篤行君子者已。

先生前歿之歲,嘗夢為詩,猶記其末句曰「五湖四海一閑人」,及覺,悟曰:「合五與四一為十,五十月疾驗矣。四而虛其一為三,明年三月吾疾殆不起矣乎。」至期,果符其言。屬纊,神色不變,時至正四年二月二十四日也,得年五十有三。其徒私諡曰「孝友先生」。

君娶顏氏。子男二,長約、次壁,壁先卒,約能世其學。女二。

先生讀書之舍,自名曰迂闊。所著有《詩經纂例》、《大學中庸探說》、《宋三朝摘要》、《齋居雜錄》並詩文若干卷,藏於家。葬某所。銘曰:

人之機也我曰愚,我之達也人曰迂。嗟!先生愚,不如迂自居,四一以虛卒允符。誠使狃愚以好用,偭迂以利趨,道弗信而畫於途,孰愈孝與友之諡於徒!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