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曇生詩序

孫曇生詩序
作者:鍾惺 
本作品收錄於《鍾惺集

錫山孫曇生茂才者,少宰柏潭先生塚嗣,而吾師鄒彥吉先生之婿也。生有用世之志,涉世之術,又有出世之識,而粹然一出於學。其藏書富而精,與吾友趙玄度並稱。予過錫山,不及見其人、聞其言。讀彥吉先生所為誌銘者,即其人也;其子出其所為詩乞予序者,即其言也。

鍾子持其詩讀之,作止徘徊,往返吳越舟中始竟。竟而歎曰:古人有言,「人不可以無年」,年者,能待人者也。故人之年,即人之福也。待人而觀其子孫爵祿之成者,其為福也俗而短;待人而觀其文章器業之成者,其為福也清而長。人之無子孫、無爵祿,而獨有年,年而得待其文章器業之成者,俗人之所謂窮,君子之所謂福也。曇生年三十二而卒,可謂無年矣。然予讀其詩,私謂曇生可謂無年,而要不可謂無成。

其說曰:人之為詩,所入不同,而其所成亦異。從名入、才入、興入者,心躁而氣浮。躁之就平,浮之就實,待年而成者也。從學入者,心平而氣實。平之不復躁,實之不復浮,不待年而成者也。待年而成者,年未至而詩聽之,見謂其詩不如此而止,而如此則不可止者也。不待年而成者,年未至而詩及之,見謂其詩不如此而止,而如此亦可止者也。曇生用世之志,涉世之術,出世之識,一無所見,而一見於詩。其融會鑒裁,又無年足以待之,宜其躁者之不能遽平,浮者之不能遽實。然就其意之所之,境之所會,機之所流,無借無強、無離無竭者,從學入也。學之所至,足以持其名、其才、其興,而名與才與興不能自持,故其所成異也。年之為人福也,為其能待人有成耳。如曇生之文章器業,不待年而成,則其無年,庸詎可謂之無福乎?

予長曇生一歲,束發為詩文,今老矣。獨有一子肆夏,端慧精勤,可托以世業,十六歲而殤。記其彌留之際,忍淚執予手,曰:「大人名位尊養無所藉兒,獨一生詩文心力,兒能存而守之。」今見曇生二子表其父之詩而乞予序,予雖老而不死,詩固未必其有成,然感念亡兒,若在初沒。予之讀曇生詩,作止徘徊,往返吳越舟中而後竟,竟而歎焉,有以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