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馮翊集

孫馮翊集
作者:孫楚 西晉
本作品收錄於《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孫馮翊集題辭编辑

子荆《零雨》、《正長》、《朔風》,稱於詩家,今亦未見其絶倫也。《除婦服詩》,王武子嘆為情文相生,然以方嵇君道伉儷詩,兄弟間耳。江東未順,司馬文王發使遣書,子荆與荀公曽各奮筆札,孫最傑出,而荀獨見用。謂勝十萬師,文章有神,不在遇合,朝廟之上,賞音尤難。必欲如元瑜、孔璋,見知孟徳,豈易言哉!石驃騎,府主也,郭奕,其同里也,睥睨忿争,遂致沉廢。子荆平日素有傲名,鄉曲缺譽,此亦其見短之一事乎?然同閈相知,有一武子,生死願足,靈床驢聲,何必非叔夜之琴也。《笑賦》調謔自得,《反金人銘》蚩薄箝口,似狂非狂,言各有寄。若夫長虞勁直,箋頌夜光,威輦被髪,遺書勸仕知人,實長未聞玩物。太原名士,磊落英多,其為品狀,寗汝潁哉!

婁東張溥題

內文编辑

编辑

笑賦编辑

有度俗之公子,緫萬物之細故,心髣髴乎巢由;以得意為至樂,不拘戀乎凡流。會親戚於高宇,結宗盟於綢繆。所以交頸偃仰,推匈指掌,冗洪聲於通谷,順長風以流響。氣參譚以相屬,若將頹而復往。或嚬䠞俛首,狀似悲愁,怫鬱唯轉,呻吟郁伊;或攜手悲嘯,噓天長叫,遲重則如陸沉,輕疾則如水漂。徐疾任其口頰,員合得乎機要;或中路背叛,更相毀賤,傾倚叵我,彫聲迄乎日晏。信天下之笑林,調謔之巨觀也。

登樓賦编辑

有都城之百雉,加層樓之五尋,從明王以登極,聊暇日以娛心,涇渭汨以阻邁,卉木鬱而成林,晞朝陽之素暉,羨綠竹之茂陰,望秦墳於驪山,睹八陵於北岑,營巷基峙,列宅萬區,黎民布野,商旅充衢,杞柳綢繆,芙蓉吐芳。俯依青川,仰翳朱楊,體象濛汜,幽若扶桑,白日為之晝昏,鳥禽為之頡頏。

同前编辑

有都城之百雉,加曾樓之五尋。從明王之登遊,聊暇日以娛心。鳴鳩拂羽於桑榆,游鳧濯翅於素波。牧竪吟嘯於行陌,舟人鼓枻而揚歌。百僚雲集,促坐華臺。嘉肴滿俎,旨酒盈杯。談三墳而詠五典,釋聖哲之所裁。

(具載《藝文》,首同四句,而末互異,姑兩存之。)

韓王臺賦(有序)编辑

酸棗寺門外,夾道左右,有兩故臺,訪諸故老,云「韓王聽訟觀」也。

望韓王之故臺,尋往代之所營。雙闕碣以峻峙,貫雲氣而上征。厯千載而特立,顯玅觀於太清。薄邯鄲之叢臺,陋楚國之章華。邈岧嶢以亢極,豈岑樓之能加。至乃宮觀弘敞,層臺隱天。伐文梓於萬仞,發玉石於三泉。優倡角烏烏之聲,蛾眉戲白雲之舞。紛滛衍以低仰,翳修袖而容與。

编辑

薎邱陵之邐迤,亞五嶽之嵳峩。

井賦编辑

倚崇丘以鑿井兮,臨斥澤之淫洿。苦行潦之滓濁兮,靡清流以自娛。乃喟爾而有感兮,率鄰左之數夫。脉厥土以興作兮,登甘醴於玄虛。體象圓川,下貫五仞。幽泉騰涌,津澤傍潤。抱甕而汲,不設機引。絕彼淫飾,安此璞慎。俗尚其華,我篤其信。既處涅而不淄,又磨之而不磷。雖矢之而無妄,寔游心於大順。渴人來翔,行旅是賴。輟耕息肩,不期而會。沉黃李,浮朱柰。雜狸首之班如,飛清塵以洮汰。枕玄石以盥漱,喜遨怡以緩帶。

雪賦编辑

堯九載以山栖兮,湯請禱於桑林。罔二聖以濟世兮,孰繁衍以迄今。嗟亢陽之踰時兮,情反側以寢興。豐隆灑雪,交錯翻紛。膏澤偃液,普潤中田。肅肅三麥,實獲豐年。

笳賦(有序)编辑

頃還北館,遇華髮人於潤水之濱,向春風而吹長笳,音聲寥亮,有感余情,爰作斯賦。

銜長葭以泛吹,噭啾啾之哀聲。奏塞馬之悲思,詠北狄之遐征。順谷風以撫節,飄逸響乎天庭。爾乃調脣,吻整容止。揚清矑,隱皓齒。徐疾從宜,音引代起。叩角動商,鳴羽發徵。若夫廣陵散,唫三節白紵。太山長曲,哀及梁父。似鴻雁之將雛,乃羣翔於河渚。

相風賦编辑

伊聖皇之高烈,美治道之穆清,兼乾坤之普覆,齊三光之朗明,猶恭己以勞謙,迄日昃而不寗,慮聽政之有闕,誡禍福於無形,建殊才於辰極,樹相風於紫庭。爾乃神獸盤其根,靈烏據其顛,羽族翩飄羅其側,翔風蕭聊出其間。

菊花賦编辑

彼芳菊之為草兮,稟自然之醇精,當青春而潛翳兮,迄素秋而敷榮,於是和樂公子,雍容無為,翱翔華林,駿足交馳,薄言采之,手纖枝,飛金英以浮旨酒,拂翠葉以振羽儀,偉茲物之珍麗兮,超庶類而神奇。

蓮花賦编辑

有自然之麗草,育靈沼之清瀨,結根於重壤,森蔓延以騰邁,爾乃紅花電發,暉光曄曄,仰曜朝霞,俯照綠水,潛緗房之奧密兮,含珍藕之甘腴,攢聚星列,纖離相扶,微若玄黎披幽夜,粲若鄧林飛鵷雛。

杕杜賦(有序)编辑

家弟以虞氏《梨賦》見示,余謂豈以梨有用之為貴,杜無用之為賤。故無用獲全,𠩄以為貴;有用獲殘,𠩄以為賤。故賦云爾。

惟有杕之為杜,齊萬物而並生,其質菲薄,既不施於器用,華葉疎悴,靡休陰之茂榮,昔在召伯,聽訟述職,甘棠作頌,垂之罔極。

茱茰賦编辑

有茱茰之嘉木,植茅茨之前庭。厯漢女而始育,關百載而長生。森蔓延以盛興,布綠葉於紫莖。鶉火西徂,白藏授節。零露既凝,鷹隼飄厲。攀紫房於纖柯,綴朱實之酷烈。應神農之本草,療生民之疹疾。

鷹賦(有序)编辑

郭延考與余厚,其從者韝二鷹以侍側。郭,邊人也,好弋獵顧盼,心欲自娛樂,請余為賦,曰:

有金剛之俊鳥,生井陘之嚴阻,超萬仞之崇嶺。蔭青松以靜處,體勁悍之自然。振肅肅之輕羽,擒狡兔於平原,截鴻鴈於河渚。且其為相也,疏尾闊臆,高鬐禿顱,深目蛾眉,狀似愁胡,曲觜短頸,足若雙枯,麾則應機,招則易呼,背碣石以西遊,經馬嶺而南徂。于時商秋既邁,歲在玄冥,風霜激厲,羽毛振驚,爾乃策良驥,服羔裘,鞲青骹,戲田疇,縈深谷,繞山邱,定心意,審精眸,獸馳厥足,鳥矯其翼,下赴幽谿,上翔辰極,隨指授以騰踴,因升降以畢力,紛連薄以攖竄,遂陷首以摧臆。

鴈賦编辑

有逸豫之俊禽,稟和氣之清沖。候天時以動靜,隨寒暑而污隆。颯同集于曠野,紛羣翔於雲中。翳朝陽之景曜,角聲勢於晨風。族類阜繁,數則千億。迎素秋而南遊,背青春而北息。泝長川以鳴號,凌洪波以鼓翼。任自然而相佯,窮天壤於八極。

雉賦编辑

體沖和之淑質,飾羽儀於茂林。斑五色之文章,揚皦皦之清音。設密網於巖阿,飛輕繳之雲浮。上無逃而弗獲,下無隱而不搜。遂戢翼以就養,隨籠栖而言歸。恒逍遙於階庭,廕朝陽之盛暉。

蟬賦编辑

惟大化之廣御,何品數之多名。當仲夏之始出,據長條而悲鳴。翼如羅纏,形如枯槁。終日不銜一粒,激哀響之煩擾。

编辑

屈建論编辑

加籩之品,菱芰存焉,楚多陂塘,菱所生久。自嗜之,而抑按宰祝,既毀就養無方之禮,又失奉死如生之義,奪平素欲,建何忍焉!

编辑

尼父頌编辑

皇矣尼父,聖哲之傑。德比天地,明齊日月。周室陵遲,大道蕪穢。禮樂崩阻,姦雄罔世。乃養門徒,廣延俊乂。垂訓列國,頌聲魯、衛。威震夾谷,義厭陳、蔡。德之休明,幽而彌泰。超美三代,風馳雲邁。

梁令孫侯頌编辑

於穆君侯,英才宣朗。神鑒將來,思通既往。受佐陝西,臨我邦壤。聲之所振,下應如響。明斷決疑,易於指掌。野有寇盜,惟侯屏之;我有田疇,惟侯闢之;古人慎獄,惟侯平之。凡此三惠,如何勿思。

编辑

莊周贊编辑

莊周曠蕩,高才英儁。本道根貞,歸於大順。妻亡不哭,亦何所懽?慢弔鼓缶,放此誕言。始矯其情,近失自然。

榮啟期贊编辑

榮公溫雅,既怡既懌。濁以徐清,寂然澹泊。援琴自娛,詠此三樂。眉壽無疆,惟德之宅。

原壤贊编辑

壤之輈張,絕滅禮教。實交仲尼,同機合奧。聖以之藏,俗以之笑。獨協區外,孰知其妙。

顔回贊编辑

束身勵行,宗事聖道。鑽仰孜孜,視予猶考。

管仲贊编辑

管生彎弓,與桓是讎。駿奔從糾,塊為纍囚。沐浴西郊,鸞飛詹邱。

季子贊编辑

季子聰哲,思心精微。玄覽幽寤,觸類應機。

白起贊编辑

烈烈桓桓,時維武安。神機電斷,氣濟師然,南折勁楚,走魏禽韓。北摧馬服,凌川成丹。應侯無良,蘇子入關。嗷嗷讒口,火燎于原。遂焚杜郵,與蕭俱燔。惟其歿矣,古今所歎。

樂毅贊编辑

樂生誕節,實立弘度。丹旄電麾,秦韓景附。威震濟西,齊愍失據。惠之不敏,翻然高翥。栖遲一邸,以保皓素。

韓信贊编辑

淮陰屈節,盤於幽賤。秦失其鹿,英雄交戰。踐楚知亡,撫戈從漢。遂寤明主,超然虎奮。威震趙魏,擒項平難。割據山川,稱孤南面。惜哉遘疑,一朝書叛。

编辑

反金人銘编辑

晉太廟有石人焉,大張其口,而書其胷曰:

我古之多言人也,無少言,無少事,少言少事,則後生何述焉。夫唯立言,名乃長久,胡為塊然,生鉗其口。凡夫貪財,烈士殉名,盜跖為濁,夷柳為清,鮑肆為臭,蘭圃為馨,莫貴澄清,莫賤滓穢,二者言異,歸於一會,堯懸諫皷,舜立謗木,聽采風謠,惟日不足,道潤羣生,化隆比屋,末葉陵遲,禮教彌衰,承旨則順,忤意則違,時好細腰,宮中皆饑,時悅廣額,下作細眉,逆龍之鱗,必陷斯機,括囊無咎,乃免誅夷,顛覆厥德,可為傷悲,則可用戒,無妄之時,假說周廟,於言為蚩,是以君子,追而王之。

石人銘编辑

大象無形,元氣為母,杳兮冥兮,陶治眾有。

编辑

故太傅羊祜碑编辑

禀二儀之純靈,膺造化之冲氣。文為辭宗,行作世表,遷黄門侍郎,受祕書監。公筭滅吳之略,以為孟獻營虎牢而鄭人懼,晏弱城東陽而萊子服。乃進據險處,開建五城,收膏腴之地,奪敵人之資。於是江浦馳義,襁負而至,雖研精軍政,用思滅敵,然兼立學校,闡揚典訓。是以縉紳之士,鱗集仰化,雲翔衡門,雖泮宫之詠魯侯,菁莪之美育才,無以過也。銘曰:

金徳發矅,惟公作輔。肇造嘉謨,建我民主。不遺公,俾屏聖皇。哲人其徂,孰不増傷?

鴈門太守牽府君碑编辑

君體徳允直,才量高潔,明鑒逹於世變,弘毅足以致遠,聿振鴻翼於衮塵之表,卓爾先覺於擬議之前。君與劉備,少長河朔,英雄同契,為刎頸之交。俄而委質於太祖,備遂鼎足於蜀漢。所交非常,為時所忌,毎自酌損,在乎季孟之間。遷鴈門太守,教民耕戰,聽斷以情,信賞必罰,下服其命,是以夷狄窘迫,罔知所安,譬秋枯之隕晨風,激雹之不及掩耳也。伐叛柔服,威震沙漠,遺種逺迹,萬里無煙。

烈烈君侯,文武允崇。少兼七徳,翰飛撫戎。名揚河朔,威鎮漢中。臨危運竒,在難匪從。廻旌東麾,撫司徐青。截彼降賊,海岱以平。剖符千里,為國干城。

编辑

龍見上疏编辑

頃聞武庫井中有二龍,羣臣或有謂之禎祥而稱賀者,或有謂之非祥無所賀者,可謂楚既失之,而齊亦未為得也。夫龍或俯鱗潛于重泉,或仰攀雲漢,游乎蒼昊,而今蟠于坎井,同於蛙蝦者,豈獨管庫之士或有隱伏,廝役之賢沒于行伍?故龍見光景,有所感悟。願陛下赦小過,舉賢才,垂夢於傅巖,望想於渭濱,脩學官,起淹滯,申命公卿,舉獨行君子可惇風厲俗者,又舉亮拔秀異之才可以撥煩理難、矯世抗言者,無繫世族,必先逸賤。夫戰勝攻取之勢,并兼混一之威,五伯之事,韓、白之功耳;至於制禮作樂,闡揚道化,甫是士人出筋力之秋也。伏願陛下擇狂夫之言。

九品疏编辑

九品,漢氏本無。班固著《漢書》,序先往代賢智以九條,此葢《記鬼錄》次第耳。而陳羣依之,以品生人。又魏武拔奇,决于胸臆,收才不問階次,豈賴九品而後得人!今可令長守為小大中正,各自品其編戶也。

取士疏编辑

當今士子繁多,略以萬計。當患官少才多,無地以處,秀才自別是一種仕官,非若漢代取人之例也。假使秀才對五問可稱,孝廉答一策能通,此乃雕蟲小道,何關理功得人。以此求才,徒虗語爾。

编辑

薦傅長虞牋编辑

楚聞騏驥不遺能於伯樂,良寶不藏輝於卞和,是以輝光夜射,價連秦趙,飛駟絕影,終朝千里。物尚有之,士亦宜然。

謝賜鄣日牋编辑

大恩賜鄣日,其器雖小,而禮遇甚弘。昔衛綰錫六劍,珍而不用。楚雖不敏,且受而藏之。

编辑

為石苞與孫皓書编辑

蓋聞見機而作,《周易》所貴,小不事大,《春秋》所誅,此乃吉凶之萌兆,榮辱之所由興也。是故許鄭以銜璧全國,曹譚以無禮取滅。載籍既記其成敗,古今又著其愚智矣。不復廣引譬類,崇飾浮辭,苟以夸大為名,更喪忠告之實。今粗論事勢,以相覺悟。

昔炎精幽昧,曆數將終,桓靈失德,災釁並興,豺狼抗爪牙之毒,生人陷炭之艱。於是九州絕貫,皇綱解紐,四海蕭條,非復漢有。太祖承運,神武應期,征討暴亂,克區夏;協建靈符,天命既集,遂廓洪基,奄有魏域。土則神州中岳,器則九鼎猶存,世載淑美,重光相襲,固知四隩之攸同,天下之壯觀也。

公孫淵父兄,世居東裔,擁帶燕胡,馮凌險遠,講武盤桓,不供職貢,內傲帝命,外通南國,乘桴滄流,交疇貨賄,葛越布於朔土,貂馬延乎吳會;自以為控弦十萬,奔走足用,信能右折燕齊,左振扶桑,凌轢沙漠,南面稱王也。宣王薄伐,猛銳長驅。師次遼陽,而城池不守;桴鼓一震,而元凶折首。然後遠跡疆埸,列郡大荒,收離聚散,咸安其居,民庶悅服,殊俗款附。自茲遂隆,九野清泰,東夷獻其樂器,肅慎貢其楛矢,曠世不羈,應化而至,巍巍蕩蕩,想所具聞。

吳之先主,起自荊州,遭時擾攘,播潛江表;劉備震懼,亦逃巴岷。遂依丘陵積石之固,三江五湖,浩汗無涯,假氣游魂,迄于四紀。二邦合從,東西唱和,互相扇動,距捍中國。自謂三分鼎足之勢,可與泰山共相終始。相國晉王,輔相帝室,文武桓桓,志厲秋霜,廟勝之筭,應變無窮,獨見之鑒,與眾絕慮。主上欽明,委以萬機,長轡遠御,妙略潛授,偏師同心,上下用力,稜威奮伐,铪入其阻,并敵一向,奪其膽氣。小戰江介,則成都自潰;曜兵劍閣,而姜維面縛。開地五千,列郡三十。師不踰時,梁益肅清,使竊號之雄,稽顙絳闕,球琳重錦,充於府庫。夫虢滅虞亡,韓并魏徙,此皆前鑒之驗,後事之師也。又南中呂興,深睹天命,蟬蛻內向,願為臣妾。外失輔車齒之援,內有毛羽零落之漸,而徘徊危國,冀延日月,此猶魏武侯卻指河山以自大,殊不知物有興亡,則所美非其地也。

方今百僚濟濟,乂盈朝,虎臣武將,折衝萬里,國富兵,六軍精練。思復翰,飲馬南海。自頃國家,整治器械,造舟楫,簡習水戰。伐樹北山,則太行木盡,濬決河洛,則百川通流。樓船萬艘千里相望。自刳木以來,舟車之用,未有如今日之盛者也。驍勇百萬,畜力待時,役不再舉,今日之謂也。然主上眷眷,未便電邁者,以為愛民治國,道家所尚,崇城卑,文王退舍,故先開示大信,喻以存亡,殷勤之旨,往使所究。

若能審識安危,自求多福,蹶然改容,祗承往告,追慕南越,嬰齊入侍,北面稱臣,伏聽告策,則世祚江表,永為藩輔,豐報顯賞,隆於今日矣。若侮慢不式王命,然後謀力雲合,指麾風從,雍益二州,順流而東;青徐戰士,列江而西;荊楊兗豫,爭八衝;征東甲卒,虎步秣陵。爾乃皇輿整駕,六師徐征,羽燭日,旌旗流星,龍曜路,歌吹盈耳,士卒奔邁,其會如林,煙塵俱起,震天駭地,渴賞之士,鋒鏑爭先,忽然一旦身首橫分,宗祀屠覆,取誡萬世,引領南望,良以寒心。

夫治膏者必進苦口之藥,決狐疑者必告逆耳之言,如其迷謬,未知所投,恐俞附見其已困,扁鵲知其無功也。勉思良圖,惟所去就。

與董京書编辑

(京與隴西計吏,俱至洛陽,被髪而行,逍遥吟咏,嘗宿白社中,時乞於市。孫楚數就社中,與京語,載以俱歸,京不肯至。楚貽之書,京答以詩。)

今尭、舜之世,胡為懐道迷邦?

哀文编辑

和氏外孫道生哀文编辑

嗟爾道生,和氏之寶。玉顔豐下,曜於懐抱。暮春而育,孟冬而夭。二十三旬,竒于五日。方之期頥,百分之一。命之修短,始則有終。誰能長久,與天無窮。籛翁近千,殤子幼冲。俱反無形,㝠昩之中。造化多少,豈獨爾躬。

和氏外孫小同哀文编辑

曄曄蕣華,朝生夕落。爾命方之,猶為淺薄。暫有㝠質,尋反㝠漠。譬彼蜉蝣,不識晦朔。死尚未知,生亦焉知。爾雖旬月,我未之視。萬物混焉,天地一指。杪末嬰孩,安足稱誄。大人逹觀,同之一揆。

编辑

答弘農故吏民编辑

昔我先侯,邁徳垂化。
康哉之詠,實由良佐。
惟余忝辱,弗克負荷。
每厯貴邦,仰瞻泰華。
追慕先軌,感想哀嗟。
詵詵臣故,爰及羣士。
皓首老成,率彼邑里。
闡崇高義,長幼以齒。

除婦服詩(婦,胡母氏也。)编辑

時邁不停,日月電流。
神爽登遐,忽已一周。
禮制有叙,告除靈邱。
臨祠感痛,中心若抽。

征西官屬送於陟陽候作詩编辑

晨風飄歧路,零雨被秋草。
傾城遠追送,餞我千里道。
三命皆有極,咄嗟安可保?
莫大於殤子,彭聃猶為夭。
吉凶如糾纆,憂喜相紛繞。
天地為我爐,萬物一何小?
達人垂大觀,誡此苦不早。
乖離即長衢,惆悵盈懷抱。
孰能察其心?鑒之以蒼昊。
齊契在今朝,守之與偕老。

太僕座上詩(以下闕文。)编辑

朝欽厥庸,出尹京畿。
迴授太僕,四牡騑騑。
緑耳盈箱,翠華葳蕤。
勲齊庭實,増國之輝。

祖道詩编辑

仰天惟龍,御地以驥。
利有攸往,不期而至。

之馮翊祖道詩编辑

舉翮撫三秦,抗我千里目。
念當隔山河,執觴懐慘毒。

附錄编辑

本傳编辑

孫楚,字子荊,太原中都人也。祖資,魏驃騎將軍。父宏,南陽太守。楚才藻卓絕,爽邁不羣,多所陵傲,缺鄉曲之譽。年四十餘,始參鎮東軍事。文帝遣符劭、孫郁使吳,將軍石苞令楚作書遺孫皓。劭等至吳,不敢為通。

楚後遷佐著作郎,復參石苞驃騎軍事。楚既負其材氣,頗侮易於苞,初至,長揖曰:「天子命我參卿軍事。」因此而嫌隙遂構。苞奏楚與吳人孫世山共訕毀時政,楚亦抗表自理,紛紜經年,事未判,又與鄉人郭奕忿爭。武帝雖不顯明其罪,然以少賤受責,遂湮廢積年。初,參軍不敬府主,楚既輕苞,遂制施敬,自楚始也。

征西將軍扶風王駿與楚舊好,起為參軍。轉梁令,遷衛將軍司馬,時龍見武庫井中,羣臣將上賀,楚言龍蟠坎井,下有伏才,請起淹滯。

惠帝初,為馮翊太守。太康三年卒。

初,楚與同郡王濟友善,濟為本州大中正,訪問銓邑人品狀,至楚,濟曰:「此人非卿所能目,吾自為之。」乃狀楚曰:「天才英博,亮拔不羣。」楚少時欲隱居,謂濟曰:「當欲枕石漱流。」誤云「漱石枕流」。濟曰:「流非可枕,石非可漱。」楚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厲其齒。」楚少所推服,惟雅敬濟。初,楚除婦服,作詩以示濟,濟曰:「未知文生於情,情生於文,覽之悽然,增伉儷之重。」

三子:眾、洵、纂。眾及洵俱未仕而早終,惟纂子統、綽,竝知名。

史臣曰:孫楚體英絢之姿,超然出類,見知武子,誠無媿色。覽其貽皓之書,諒曩代之佳筆也。而負才誕傲,蔑苞忿奕,違遜讓之道,肆陵憤之氣,十年沈廢,葢自取矣。

  ↑返回頂部  
  本西晉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