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學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卷第五 宋學士文集 卷第六
明 宋濂 撰 景侯官李氏觀槿齋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七

宋學士文集卷第六    鑾坡集卷第六即翰苑前集

  贈髙麗張尚書還國序

皇上誕膺寳曆威服徳懐萬邦𥠖獻共惟帝臣時則有若髙

麗䖏于海東遣使者奉表稱臣貢獻方物  上嘉其誠詔

錫以璽書金寳仍為髙麗國王且錫以王者禮樂使祀宗廟

山川百神扵國中王感  上恩之優渥也事大之禮弗懈

益䖍今年春復遣工部尚書張子温来朝  上御奉天殿

是之侍儀使自殿中傳宣問王起居且勞子温䟦渉之故

皇情謙抑在古𠩄無即日錫燕扵㑹同之舘翌日 東朝命

侍臣饗之自時厥後中書樞府暨御史臺次苐而舉酒觴流

行伎樂交作酣暢和適禮意有加焉夫以  皇明天覆地

載四夷君長孰不重譯来庭使節之往来琛賮之充牣無月

無之而扵海東之使禮遇尤厚者其故何邪他國之君長非

不有其土地人民紐夷俗而蔑禮義騁其詐力惟日不足高

麗乃箕子胥餘之邦上有常尊下有等衰實存先王之遺風

焉政當以中夏視之未可以外國例言之也矧今  聖天

子在上雄兵百萬如雷如霆有抗之者無不殞㓕然扵守禮

之國必寵綏而懐柔之唯𢙢有𠩄不及而髙麗之君亦知天

命𠩄屬雖在數千里之外遥瞻  天威僅同咫尺致使海

東之民安扵田里而弗知戈甲之警含哺而嬉鼓腹而㳺無

異承平之時是𠩄謂君臣交盡其道者也不亦羙歟抑予聞

宋之徐兢嘗往其國其國有禮部尚書金富軾者與其弟富

愽學善属文而進趍詳雅競以綽有華風稱之今子温之

来也應對精明進退有度而文采粲然可觀似無愧扵前二

子者使不賢而䏻之乎因其臣之賢則其國君之賢益可信

矣子温之還大夫士多詩之予因緫脩元史不暇與子温接

頗樂聞其事而為之序云

  送安南使臣杜舜卿序

天眷有徳戡㝎四方以靖安生民扵是我  皇帝龍飛淮

右仗劍渡江天下豪傑雲合景従一鼓而江南平再鼓而汴

洛㝎三鼓而齊魯秦晋以寜四鼓而幽燕遼朔悉入版圖曆

數攸歸大統以正徳威𠩄及雷動風行浩浩蕩蕩覃及無際

于時安南國王陳日煃鼓舞 皇化遣使稱臣  帝嘉其

嚮慕之誠 詔翰林侍讀學士臣張以寜典簿臣牛諒賜以

印綬仍其舊封為王使者齎 詔而行未及國而王薨其世

子日㷂繼志述事守禮惟謹遣陪臣少中大夫杜舜卿告哀

于朝請嗣厥位 帝帥羣臣素服受舜卿見扵西𫟍之幄殿

慰問良久 皇情衋然傷悼退而嘆曰日煃率先内附朕意

西南之民將有攸頼不知賢王何去朕之急也遂親御翰墨

為文一通以𥙊之辭意悽惻讀者感動即日翰林編脩官臣

王濂吏部主事臣林唐臣奉 命以往且 詔世子王其國

取前使者𠩄護王印授之其 徳至渥也嗚呼 皇帝君臨

國如天日之照光無不被而王之父子能守臣節如江水

之流𫝑無不東上以徳而化下下以誠而事上君臣之遇合

可謂千載一時者矣然而漢置九郡而交阯居其一唐分嶺

南爲二道置節度立五管而安南亦隷焉地雖僻在炎徼㴠

濡中華聲敎者巳久固能尊事大國確守臣職昭被 宸眷

克保其土地人民與我 國家相爲悠乆播之方今傳之後

世書之信史嘉名羙績焜燿鏗鍧當非它國之君𠩄可及不

亦盛歟在昔之時君子有行役者必賦詩以閔其勤今舜卿

崎嶇萬里而来中朝士大夫皆念其賢勞扵其還也發爲咏

歌以道其事夫導宣 上徳而布之四方者史臣之事也濂

雖不敏乃本諸作詩者之意而爲之叙云

  送晋王府王𫝊李君思迪之官詩序

成周之時王者必立師傳尊之曰公而不煩以政務廣厦細

氊之上論道而巳自漢以来以王爲一等之爵衆建宗親以

為雄藩故亦設𫝊相輔之相則總其國政𫝊則導以徳義歴

代相因未之或改我 聖天子臨御之三年思固泰山磐石

之宗以奠安𥠖庶九子一孫同日封建為王𠩄以敦展親之

道壮維城之勢也于時 晋王開國太原詔簡在廷之臣以

吏部侍郎李君為之𫝊命既下為士者曰我知李君文且賢

也翩翩乎脩辭截截乎雅韻春花明而秋雲敷江濤雄而蛟

龍鳴出其緒餘竟擢髙苐遂為甲午科名進士其膺是選也

則宜在位者曰我聞李君賢且能也自来京師即膺寵眷居

右史有獻替之功佐延安有撫綏之績巳而召入郎曹直躋

従試之也既屢而用之也彌篤其 是選也則宜金華宋

濂則曰是固然矣然而 皇上之意以晋國表裏河山之固

北控代朔南接關陜其地為形勝其民儉嗇而易化必得重

厚誠慤君子輔王而安輯之此李君𠩄以在選要不止前二

者𠩄云而巳也今 王雖未出閤李君之行浚治其城隍經

營其宫闕勞徕其𥠖庶然後迎 王就國日以法言大訓陳

扵前俾 王為哲王斯民為唐虞之民熈鴻名扵無窮垂令

徳扵不刋在此舉矣李君尚朂之㢤濂也不敏待罪 國史

他日𦍒觀勲績之凝必執筆書之曰出鎮太原自晋王始其

導 王以徳義底于成功自賢𫝊李君始不其韙歟李君尚

朂之㢤濂之有望扵李君者若斯而巳李君名吉其字曰思

迪濟南人

  庚戌京畿郷闈紀録序

昊天有成命 皇明受之謂天下可以馬上得不可以馬上

治扵是大興文敎寵𢌿四方乃洪武三年夏五月以科目選

士 詔內外之官胥此焉出閱三月畿甸之士將集試扵京

府禮部以聞 皇帝御謹身殿召前御史中丞臣基今治書

侍御史臣𥙿伯俾司去㽞之任而以翰林侍讀學士臣同弘

文舘學士臣稼起居注臣韶鳳尚寳丞臣潜國史臣濂佐其

事各賜幣帛而勞遣之既受命不敢宿扵家即相率⿰⾔𭥍試𠩄

精白一心以承 休徳先期一日夜漏下十刻始命題至次

日𥠖明給之兵後學廢不敢求備扵人其来試者一百三十

有三在選者過半焉既撒𣗥僉謂遭逢盛際文運方開不可

無紀述以示于後爰以諸執事及貢士之姓名輯成小録而

俾濂序之濂惟天下弗靖者幾二十年干戈相尋曾無寜日

今得以㴠濡文化而囿扵詩書禮樂之中者果誰之賜歟是

知 帝徳廣𬒳其大難名不可以一言而盡也棫樸之詩有

曰周王夀考遐不作人  聖天子之造士者可謂至矣烝

民之詩有曰夙夜匪懈以事一人凡為士者尚思盡瘁報國

以無負扵科目㢤是為序

  會試紀録題辭

皇明設科倣古者六藝之敎參以歷代遺制𣣔兼𭣣文武而

任之既詔天下三年一賔興其薦于州郡者凡丑百人五㧞

其一而授之以官猶以爲未𠯁復𠡠有司自壬子至甲寅三

𡻕連貢𡻕櫂三百人逮于乙卯始復舊制其恩至渥也先是

京畿遵行郷試中程式者七十二未及貢南宫 上求治之

切皆采用之至有拜監察御史者及是當會試之期若河南

若陜西北平若山之西東若江西湖廣若浙江若廣之東西

若福建其爲行中書十有一俊秀咸集而髙句麗之士與焉

右丞相臣廣洋左丞臣惟庸同禮部尚書臣凱臣訓文啓于

東朝然後入奏扵是詔臣凱與前侍講學士臣庭堅爲主司

而以侍讀學士臣同國子司業臣濂吏部員外郎臣本前貢

士臣恂與考試事 上召至內廷親諭以取舎之意臣凱等

受命而出交相戒飭期有以副 上㫖遂議分經而考互相

參㝎使無𠩄憾乃進干主司主司徧觀而後次苐之猶慮滄

海有遺珠之嘆卷之巳黜者復覆視而致謹焉晝盡其力夜

向午燭影熒熒扵簾几間不敢自寜士之就試者二百黜者

僅八十人署名于榜用鼓吹導至中書掲而張焉甚盛典也

書有之野無遺賢萬邦咸寜夫賢之在野無以自見多由進

士升名扵天府故昔人謂進士為將相科如以宋言之深沉

有徳如王旦面折廷争如㓂凖出當方面如張詠盖不可以勝

數至今科目𠋣之以為重與茲選掄者當思以前脩自勗以

忠貞佐 國家而致𥠖民扵變時雍之治庶扵明體適用之

學或無𠩄媿不然則是録之行他日將有指其名而議之者

矣可不慎歟可不慎歟

  使南槀序

吏部考功主事林君元凱奉使安南還以使南槀一編授予

序序曰安南古交趾也漢唐以来其地皆入職方稱臣奉貢比

內諸侯近代馭非其術徼其重貨責其躬朝蠻夷始敢為弗

恭廷議憤之復有鑄金為人夜光為目之徵而蠻夷心亦離

使者至其國多貪夫恱其金貝輙昧昧攫之遂致其䙝侮燕

于廡下君子每為之短氣方今聖天子御極之𥘉遣使往

告即位其國主陳曰煃稽首上表遂仍封為安南王未至日

煃卒嗣王日㷂有請干 朝復詔襲爵如𥘉妙柬廷臣充

頒封使者僉謂元凱前進士學古明經尤長扵辭令其出使

為宜 上召至奉天殿親加勞問而遣焉元凱即日上道越

五月至其國布宣 天子威徳君臣恱服乃北面拜跪聽

詔如藩臣禮將還日㷂遣陪臣夜半持黄金為夀元凱峻却

之陪臣舉手加額稱為賢使者而後去肆惟 皇上宅居土

中逺夷慕化者以其限山絶海使各安扵境土而無𠩄利之

深合古帝王懐柔之道固當著之史牒垂憲萬世有若元凱

之為使義正辭嚴𠯁以聳動羣聽凡其國以利相㗖之姦卒

無𠩄售亦可謂不辱君命者矣然予聞序事之體志其大而

舎其細故特取蠻夷叛服之由 聖世明良之盛書之扵首

簡至扵行役之勞倡酬之適山川土俗之詳已見詩中者可

得而畧也元凱臨漳人名唐臣今以時制𠩄禁更為弼文辭

爾雅吾友王內翰品評閩南人物謂元凱為巨擘云

  南征録序

皇帝即位之二年春正月 詔使者易濟往安南告以中夏

革命萬邦底寜國王陳日煃遣陪臣同時敏奉表稱臣

上嘉其事大有禮降璽書錫以王封仍須之金印 𠡠翰林

侍講學士張㠯寧及典簿牛諒將之以行未及境而日煃卒

㠯寜乃護 詔印㽞洱江上使諒往其國諭以 朝廷𠩄以

来之意嗣君日㷂復遣陪臣杜舜卿来告哀上素服御西

𫟍之幄殿 召舜卿入見慰問有加扵是親御翰墨製祭文

一通命翰林編脩王㢘充祭吊使既至其君臣出迎于郊議

授受之禮往返數四不能决㢘厲聲訶之乃奉 御製文扵

綵輿迎入壽光殿别設日煃靈位于殿前使者南向而布宣

之日㷂率郡臣再拜俛伏以聽成禮而還此皆 王化逺𬒳

蠻夷之國無不駿奔受命而為之使者𠩄以導宣 徳意使

萬里之外 天威咫尺非賢者善扵辭令亦豈能之㢤㢘嘗

與濂為文字交遂以𠩄作歌詩曰南征録者授濂序昔吾夫

子以誦詩三百能專對扵四方然則詩固宜使者之𠩄優為

矧本乎人情該乎物理㢘盖學之有素矣發扵中而形諸外

者夫孰禦㢤今觀其措辭和而弗流激而弗怒雅而不凡可

能專對者非耶㢘字熈陽括蒼人以能文辭稱𠩄著迂論

數十卷鉤考名物制度之異同千載不决之疑䏻以意决之

詩特其一事爾㢘發京師也以三年夏四月其還也以四年

春二月 上念其勞親擢為工部員外郎以階資躐等力辭

不拜今改授澠池丞云

  剡源集序

濂嘗學文扵黄文獻公公扵宋季辤章之士樂道之而弗巳

者唯川源戴先生為然濓因日購先生之文絶不能以多致

㑹有 詔纂脩元史命濂總裁其事事有闕遺者遂以上聞

遣使訪扵郡國竊以謂先生著作有關扵勝國宜多乃屬使

者入鄞徧求之鄞先生鄊國庶㡬有得之者曽未㡬何有司

果以剡源集二十八卷来上濂始𫉬而盡覽焉因作而曰辭

章至扵宋季其敝甚久公卿大夫視應用為急俳諧以為体

偶儷以為竒靦然自負其名髙稍上之則穿鑿經義𭬚栝聲

律孳孳為譁世取寵之具又稍上之剽掠前脩語録佐以方

言累十百而弗休且曰我將以明道奚文之為又稍上之騁

愽則精麄雜糅而略繩墨慕古奥則刪去語助之辭而不

可以句顧𣣔矯弊而其敝尤滋𥝠自念辭章在世如日月之

麗乎天雖疾風𭧂雨動作無時將不䏻蔽蝕其精明獨怪夫

當時之士奚為乏一人障其狂瀾邪復念豪傑之士何代云

無苐區區𠩄見孤陋故鮮能知之非誠然也及覽先生之文

新而不刻清而不露如晴巒出雲姿態横逸而連翩弗㫁如

通川縈紆十歩九折而無直瀉怒奔之失嗚呼此非近扵𠩄

謂豪傑之士邪盖先生七𡻕即知攻文咸淳中入太學以三

舎法陞內舎生既而試禮部苐十人登進士乙科調敎授建

寜府及遷臨安敎授行戸部掌故皆不就㑹宋亡爲元執政

者薦之起爲信州敎授先生年巳六十一矣尋遷婺州以疾

辭後六年終𥘉先生既擢苐憫宋季辭章之陋即濯然自異

久之四方人士争相師法故至元大徳問東南文章大家皆

歸之先生無異辭先生之殁僅六十年已罕有知其名若字

者殊可哀也濂在史局既命彚入儒學傳中及司業成均復

將録其剡源集者歸以示諸人而先生之鄊有夏君閱来爲

國子正方與先生之孫資先謀刻于梓夏君遂以題辭爲請

且謂知先生之深者唯黄文獻公公既不可作子𦍒無譲扵

是忘其僣踰而爲序之如此嗚呼豐城之劍荆山之玉縦埋

沒泉壤爲巳久神光上貫扵霄漢者終弗能掩也其先生之

謂乎先生諱表元字帥𥘉一字曽伯慶元奉化州人洪武四

年秋八月望日金華後學宋濂謹序

  羅氏五老圖詩卷序

明之慈溪羅氏出扵唐觀察判官𨼆之子塞翁塞翁来攝縣

令因家焉至宋有名明復及謙者相⿰糹⿱𢆶匹擢苐奉常蔚為書詩

之家然而謙之後人多以𦒿夀稱其諱絅者年八十有四而

終絅之子善郷其卒之年如絅而不及者再朞善卿娶某氏

生五男子其一曰明逺年八十又三次二曰明傑其年如明

逺而少二𡻕次三曰明徳其年如明傑而少十又三歳次四

曰明純次五曰明叔明純如明徳而少二歳明叔如明純而

少三歳惟此五老人者髙邁八袠卑踰六旬當風日和羙之

時婆娑中庭衣冠偉如珮玉鏘如于于而趍雍雍而語皓𩬊

龎眉照耀後前華帨綵衣給事左右見者驚詫不曰此人世

之上瑞則曰是國家之休貞嗟嘆慕𧰟若有𠩄不及噫亦異

㢤昔者睢陽固嘗以五老聞矣其系非一姓其生非一門不

過仕焉而止優㳺鄊梓相與賦詩倡酬人猶以為異而傳之

今羅氏則一姓也非直一姓又出一門焉豈帷一門又連苐

若兄焉然兄弟之親有一従者有再従従者有羣従者不

能必其同也又同出扵一父母焉揆扵睢陽之𠩄聞不為尤

異者歟尤異之事可不彰而傳之歟藉曰睢陽之傳皆以爵

顯而羅氏則𨼆約扵布衣然爵禄有命不可以倖致顯弗顯

固不當計也嗟夫人生至欲者莫踰扵夀考書之九五福舉

以為首詩人善頌雖不一而足尤以此為至𩓑焉羅氏一門

𫉬之為多誠稀世之盛事厥今之竒逢是宜材士大夫播諸

聲詩牘累篇聮繩繩猶未巳也他日恊諸律吕𬒳于管絃使

其子若孫持觴為五老人夀非特為一時之羙談觀風之使

或采而上之則牛酒之寵勞絮帛之敷錫天光下照赫奕扵

東海之濵矣猗歟休㢤顧序睢陽之事者錢公明逸也明逸

之文雄故能傳諸久逺若予荒靡不振之作將焉用之要不

𠯁爲羅氏之重輕姑述其㮣扵首簡以俟如明逸者刪焉羅

氏五昆弟生子二十二人共㸑而食者五世至正𥘉以同居

𦒿徳旌其門予嘗求其故絅孜孜樂善惠利及人者衆善卿

生平不害物命其好施如其父𡻕儉則散粟給宗族無死徙

之憂臨殁又聚借貸諸劵焚之然其𠩄培植者逺矣

  張氏譜圖序

張以字爲氏出扵晋之公族有解張者其字曰張侯故晋國

世有張氏而譜家謂少昊弟五子揮爲弓正賜姓爲張則非

也子孫蔓延分適他國而居清河爲最盛清河之族布扵大

江之南其遷江隂者則不知始扵何丗圖諜喪澷不可鈎考

至月崖翁始入扵譜翁諱睴喜聚四庫書多至充棟人有𩓑

購者輙乞與之然愽聞强記或以疑難質焉則曰是出扵何

書何篇従容而起抽架上𠩄有拂塵而驗之無差爽者暉生

翊翊生思明通天官之學兼以六物推人休祥宛然目擊閭

右民有不平之鳴知思明直而無徇嘗徼而愬之思明出片

言理詘者面頸發赤以去不敢譁然尤尚風義州有過客𭈹

材大夫者必主之雖至單乏不恤也市有病氓卧道周氣奄

奄𣣔絶思明舁至扵家召醫調護之愈乃遣東甌書生疫死

逆旅中逆旅氏大怖不知𠩄為計思明具衣SKchar藏之淺土其

後竟得以䘮歸三山梁先生與思明有連及死無為主後者

㷀妻與四女日夜相持以𭈹思明為治塟事飲食其妻終身

且悉配其女扵士族君子稱之曰古有行義之士今惟吾張

明徳乎明徳思明字也後為隂陽學正以終思明生端通毛

氏詩用吕肅公之薦入仕四為校官遷浙西部使者SKchar丁元

多故干戈相尋丞相康里公承制行事遂録其軍功超授江

浙行樞宻院都事端生宣宣能辭章入國朝以考禮𬒳

来南京尋至史局與脩元史 上親書其名召至殿庭即日

擢翰林國史院編脩官人以為異恩云時子適長詞林宣數

来請白宣之宗族遭兵亂之餘凋落殆盡𠩄僅存者唯宣之

祖若父暨宣兄弟為四人三世自相師友漸摩道義不敢違

聖賢之明訓邇者先祖又傾背矣痛念世徳弗昭家牒不脩

皆無以示逺爰輯為一書虚其首簡先生儻𢌿矜之冠以序

文實宣之𩓑也嗚呼三代之前姓氏分而為二男子稱氏女

子稱姓氏𠩄以別貴賤姓𠩄以别婚姻三代之後姓氏合而

為一皆𠩄以别婚姻而以地望明貴賤去古為益逺矣夫姓

之與氏亦昭然易見者獨混淆而無辨况扵遷轉之無常承

傳之盛衰又焉䏻盡知其𠩄自出㢤此無他圖譜之局不設

中正之簿狀不存亦巳久矣雖有智者出扵其後將何徵之

邪宜乎宣之痛心疾首而不能自已也予竊聞之為善者必

有後宣之家素以善行聞其後將益蕃歷数十世子孫⿰糹⿱𢆶匹脩

此譜者屢書不一則指月崖翁為江隂之𥘉祖造端之功豈

非宣之𠩄為歟舊譜厄扵兵燹有不𠯁恨也或者則曰宇文

周之時嘗命叱羅氏為張姓今子何𠩄據獨謂此出扵晋之

張乎曰叱羅之張稍盛扵燕代之間而江南則無有也此非

予之𥝠言也盖亦有𠩄受之也

  溧水端氏家牒序

惟端氏出扵孔門弟子子貢子貢衛人也名賜其姓端木後

人以省文獨呼為端端氏之後有遷居汴者一在曹門一在

酸𬃷門二族甚盛曹門之裔曰某府君者為里之蕭氏贅婿

宋南渡初蕭氏通判昇州府君與之俱寓居烏衣巷中昇州

即金𨹧為江南佳麗之地府君之弟四人亦来相依乆之蕭

遷居溧水之巉山巉山之側有地曰東村府君遂率諸弟㝎

居焉大署其門曰曹門端木氏盖以自表見也府君生某某

生彦彦生進義校尉萬以材雄于鄊統縣兵為保障盗不敢

犯民懐其徳為之立祠進義生省省生夀皆以樂善聞壽生

時中性最SKchar學朝夕沈酣經史間發為辭章沛如也時中生

安不𦍒早世安生邦逺宇國用㓜孤能自振其家每以澤物

為務借貸而不償者焚其劵如古之寛厚長者國用生復𥘉

字以善精敏通䟽有為治之才𥘉由樞府屬連佐大府遂以

政事聞復𥘉生四子曰仁慷慨有竒氣亦早卒曰義能負荷

家事弗貽親憂曰禮與智従金華許文懿公門人㳺循循雅

飭有士君子之行然而端氏為溧水大姓群従子弟居山東

西前後者餘百家高墉飛甍環數里相接也至正壬辰兵燹

方張咸蕩為灰 -- 灰 燼雖譜牒之屬片簡隻削亦無存者復𥘉間

與予言愀然不自寜因叩其𠩄記憶者府君父子之名已逸

自彦而至復𥘉凡七傳皆係世嫡復𥘉因請予備著于首篇

而四弟之子若孫尚多行當蒐采為圖以⿰糹⿱𢆶匹其後至扵字某

娶某氏壽㡬何塟于某地亦以𠩄聞附注其下其無由知者

則聞之復𥘉之心可謂至矣昔者黄文節公譜其世系僅六

七傳而止其上則𨷂而不書盖不𣣔失傳信之義也復𥘉之

事何其有合扵文節公㢤嗚呼譜諜重事也三世不脩古者

以為不孝柰何世人多忽之而弗講也有若復𥘉殆知本之

士也㢤

  陶氏家乗序賛

台之黄岩有大姓曰陶氏其先自閩中徙永嘉復自永嘉来

徙遂占藉為黄岩人其後族系日滋分而為二房曰赤山曰

陶下陶夏之房有諱泰和者遷于湫水即今𠩄謂陶陽也泰

和字䖏温宋皇祐間仕為䖏州裏溪都廵檢生子四人長曰

埴徙扵石塘次曰某字萬里仍居陶陽次曰昉裔絶不傳次

曰武功大夫甄甄子三班借職詢别遷于武林盖自廵檢府

君至今秘書丞宗儒巳十有二世矣宗儒字漢生明經善屬

文予供奉詞林時溪生嘗為典籍以同官之故間来請曰惟

萬里府君實為陶陽之祖譜尚失其名宗儒深竊憂之使今

而不脩則其世次或有不能言者矣扵是徧求石塘陶陽一

譜而一之各䟽其名若字娶某氏生子某夀若干扵其下無

𠩄考者則𨷂而不書存疑也武林之宗人久不相通其譜之

存否不可復知行當采訪而鈔入焉既繕寫成帙滴露研朱

而系絡之矣為序其首簡以示後之人夫自唐以前官有簿

狀家有譜系凡有司選舉民俗昏聘則互相徵考𠩄以明貴

賤别親踈各有統紀不相淆亂也五季以来學失其傳雖嘗

𭈹簮紳家者論議非不閎愽文辭非不富麗問其𠩄自出則

曰我無𠩄扵考也問其𠩄承傳則曰曾祖巳上則莫能詳也

嗚呼此無他其學之不講其書之不脩雖有知者興扵其後

亦末如之何也巳宜乎以莊為嚴以慶為賀而無𠩄分别也

漢生乃能㽞意扵斯鰓鰓焉而不少置其賢度越扵諸人者

不亦逺乎昔河南劉燁能存其譜自中書侍郞環雋至其身

凡十有一世當時以為羙談漢生今之𠩄譜揆之扵燁復加

其一焉又惡知世之人不以羙燁者羙漢生㢤漢生之後嗣

尚思謹而續之斯可也予既欣然爲書其事復述爲賛曰

君子重本必譜其宗惇孝廣愛以恊民衷氏族失官士無適

従同姓塗人實感扵中陶陽之裔家扵海東閱世十一益衍

而豐爰合親踈以昭異同朂尓後嗣載續載崇









宋學士文集卷第六    鑾坡集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