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宋學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二

卷第四十一 宋學士文集 卷第四十二
明 宋濂 撰 景侯官李氏觀槿齋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四十三

宋學士文集卷第四十二  芝園集卷第二

  方氏族譜序

惟方姓出自方雷氏方雷者西𨹧氏女軒轅之正妃是爲嫘

祖或曰榆岡之子曰雷封扵方山後人因以方爲氏未詳孰

是周宣王時方叔食邑扵洛故世望于河南至西漢末新莾

将篡位司馬府長史紘官扵吴中度天下必大亂即避去歙

之東鄕囙家焉生一子雄雄生三子儕儲儼儕𨵿内矦行南

部太守儼大都督儲字聖明一字頥真太守周歆舉為孝㢘

又舉賢良方正第一累官太常兼洛陽令封黟縣矦和帝時

下郊忤上意飲鴆而卒儲能役使鬼神故鄕人立廟祀之稱

其為僊翁云僊翁生三子纉之弘之𮗚之一云覿洪𮗚盖𫝊

文之異辭爾子孫分爲三族其布列扵諸州者纉之之後則

嚴衢婺越弘之之後則徽宣池秀湖常𮗚之之後則莆田九

江滁陽至今繫盛纉之逺裔曰文亮仕陳爲散𮪍常侍生南

昌令倫倫生随秘書𭅺祚祚生太中大夫伸伸生唐太子中

舎孚孚生右衛将軍始興始興生二子尊逄逄考功𭅺中秦

州刺史生皓皓生吏部員外𭅺苗苗生三子堂常禇禇宣逺

将軍堂永陽令生二子逹讓逹生三子引文引武引祖引文

生道屬道屬生四子聦尊甲乙聦生四子道和令興令安令

保令興生世雄世雄生道明道明生二子赦講講生君讃君

讃生三子公懇公平公郁公郁生二子整漢衞史中丞生刑

部尚書景漢生四子宗宷𫳐宥宗淅東𮗚察推官生三子永

珍永符永豊永豊生十子可榮可昭可暉可浚可瓔可齊可

同可度可剛可法可暉生肅肅生玄英䖏士干干字雄飛世

居睦州白雲原以詩名後𨼆越之鑑湖以終生二子翼嚴翼

小字託兒無嗣嚴生二子甲述甲亡其名生景先述生三子

景珍景珣傳景先生二子彦超彦安景珍生三子彦誠彦暉

彦瓊復自越還居睦景珣生三子承俊承邦承威傳生一子

承招自彦超而下𭈹為九房諸孫復布列于淅河之東多仕

吴越錢氏宋太平興國三年錢俶納土有自睦徙台州黄巖

者曰二四府君雖宗之述不知繫之何房之下旣而君又⺊

遷明之象山未㡬又自象山徙寧海侯城里始㝎居焉至熈

寧元■豊間其族漸大讀書為文辭者後先相望迄予宋季

不衰同郡縣而居若臨海之鮫峯天台之亀峯寧海之愛山

皆號詩書之宗其先同出於睦載諸家乗者甚詳不幸元𥘉

毁扵兵今皆不可知矣府君十四代孫文大為是而懼不可

知者則畧之其稍可知者不問親踈而惓惓並着之成書一

篇以傳扵後嗣文大之従子孝懦従余學經因命来求序予

聞方之族自長史南遷蔓延數郡以科目𤼵身登法従膺郡

𭔃者在在而是北則濶廖罕聞近世遂指為希姓然㩀新㝎

别譜則謂長史晋元熈間人仙翁仕梁在武帝時而文亮乃

為之子也唐監察御史張友成𠩄造仙翁廟碑及莆田譜圖

記復謂長史官扵西漢之季則仙翁實長史之孫距梁當甚

逺史傳無明文未敢妄加臆㫁而姑以碑爲正大抵江南之

方要皆仙翁苗裔自雉山而分者又為睦州刺史亮之派自

白雲原而分者多為玄英䖏士之支雉山屬淳安亮則汪華

之将武徳四年舉睦州附唐者也今文大之先出扵玄英雖

曰圖諜䘮亡稍闕其𠩄繫屬當無可疑者故予爲稽玄英也

譜特著承傳次第以𥙷其闕畧猶文大之前志也好古愽

君子尚是正焉洪武十年夏四月十五日前翰林學士承

㫖金華宋濂謹序

予按方囬桐江集𠩄載天下之方姓皆出於歙縣歙縣之

東鄕今析為嚴之淳安盖予鼻祖紘西漢不仕王莾避地

時𠩄居仙翁儲之墓在縣學前廟祀則徽嚴山中皆有之

 曰真應廟徽嚴之方莆之方信之鵝湖之方屢出名卿顯

人又按秘書省正字方翥莆田譜圖記𠩄紀王莾之際衣

 冠流離有名紘字子纓者渡江而宅吴中以二說參之皆

 本於張友成仙翁廟記𠩄以先後如出一轍獨新㝎别譜

 謂仙翁爲新㝎人祖紘晋元熈間爲郡功曹父雄生三子

 長儕娶司空謝安女次即仙翁季曰儼字叔威當南齊世

 與仙翁皆𨼆不仕及梁武帝即位仙翁始舉秀才終官大

 常卿𥨸意謝安卒扵晋孝武太元十年卒後三十餘年始

 至㳟帝之元熈又歷宋齊八十餘年而至梁度其時儕必

 尚存相去如此之乆而曰娶安之女似無斯理也儕事且

 然不知仙翁仕梁之事其果𠯁信矣乎又謂仙翁三子長

 曰觀次曰覿季曰洪而著作𭅺方仁傑閩系録則云仙翁

 三子讃之𢎞之觀之譜圖記亦然蓋觀字正同弘則避宋

 宣祖諱改為洪以弘與洪音義相近唯覿與讃稍異耳無

 乃傳聞之易訛耶惟方氏固為江南望族而玄英之支子

 孫尤衆其九世孫監察御史𮐃自記白雲原之族時有二

 十三院實治平之四年至淳熈𥘉吕太史伯㳟見扵文辭

 又云雲源枝葉甚蕃一源數百家聮譜合牒衣SKchar文物之

 盛鄕人紀之嗚呼亦可謂昌且熾矣今文大𠩄譜又略不

 知其源流之詳頗閱勾無譜其稱玄英弟三世諱述之下

 註云子孫遷寜海之侯城因㩀之爲正且爲牽引諸書而

 一辨之亦𥙷闕之義也至若莆田之方則唐昭宗時守長

 史諱琡始遷琡生御史中丞殷符殷符生七子延康延年

 延範延逺延英延輝延滔最號貴顯延安户部侍𭅺子孫

或家滁陽延滔左僕射其後人或遷饒信江蘇諸郡琡亦

 出觀之之裔因爲玄英異支謂其徙扵光之固始者則非

 予恐讀兹序者有疑而不釋謾一䟽之不覺其辭之縷縷

 也是月十八日濂又題

 鄭母蔣夫人墓志銘有序

鄭母蔣夫人諱某字某其先居光之光山五代末有諱光者

徙毗𨹧再徙鄞今爲鄞人光生宗覇宗覇生侃侃生贈金紫

光禄大夫浚明光禄生崇寧某甲子進士某官贈宣奉大夫

珫宣生奉通判台州贈中奉大夫楩中奉生南昌通判贈太

中大夫如愚太中生峴嶸峴慶元丙辰進士刑部尚書寳章

閣學士階正奉大夫嶸𨼆居弗仕夫人之曽大父也大父遜

父某𭈹䖏士善孫妣趙氏夫人生簮纓家進退皆有度䖏士

愛之不肯與凡子𥘉䖏士之女弟歸同郡某路學録鄭方叔

生某路教授覺民覺民字以道居弱齡時文行流聞䖏

士喜曰吾乆擇婿無踰此甥也遂歸之夫人旣至事舅姑甚

㳟謹衣之燠寒食之早莫咸懸懸入念慮唯恐有弗及姑患

睬目教授君日候床下以舌䑛之夫人必與俱問姑𠩄𣣔爲

而退姑殁舅春秋髙卧痾不能興在袵席者數年夫人烹鍊

藥劑候火性剛柔必盡其功乃進乆而愈䖍舅常謂人曰吾

聞孝婦當産佳兒有若蔣婦其子将亢吾宗乎舅旣殁教授

君令譽日廣貴人家曁閭里之族競以厚幣聘爲塾師家政

悉仰扵夫人夫人不動聲色具有條序米鹽細故日親涖之

而不憚煩雖貧賤患難有不恤也教授君有妹適趙某生一

子一女病手𠯁拘攣殊若甚夫人遣介候問無虚月及卆鬻

環釧爲具棺歛且不避塗潦送之塟𠩄未㡬其子亦卒歛之

如其母竭力嫁其女扵士族中外皆稱其賢教授君殁夫人

衰慟㡬致隕絶戒従者治塟具必誠必信無毫毛可憾旣塟

𡻕時躬自省視且将結廬墓左以俟同穴一旦無疾而卒洪

武三年十月十九日也夀六十九四年十月五日祔塟教授

君墓墓在鄞縣西奥山之原𥘉塟教授君時啓殯而雨執紼

者衣爲盡濕夫人泣曰雨不克塟書于春秋故在廟未發之

時得爲雨止今既在塗矣如之何異日𫉬従夫子使果雨也

其必少止矣乎及是天日清朗送者縞素𡘜泣盡哀而去人

以爲遂夫人之願云夫人子男子三長曰駒義烏縣學教諭

次曰真鄕貢進士臨濠縣學教諭皆以文學稱于時季曰鳯

某縣主簿子女子二一適同郡劉濬一適天台葉亮元季兵

禍作死扵節義孫男五翁㫒同昇東昇𠃔昇復昇孫女三皆

㓜惟四明䆠族莫乆扵蔣氏重珪疊組㡬與宗室相始終故

其賢女之可書有如此者禮義㴠濡之功誠不可誣㢤濂與

故太史危君素㳺備聞教授君之行與夫人之賢教授君之

墓危君甞銘之獨夫人未有𠩄傳前年之冬扈従

皇太子㳺荆山真迎拜道左惓惓以爲言今年春𮐃

恩致政而歸駒復来謁哀請如真有過無不及焉濂故特書

其世裔之詳俾勒扵墓碑以見君子之澤乆傳而不斬庻可

少爲流俗之勸嗚呼夫人亦可謂之有子矣夫銘曰

其徳肫肫其行以孝聞其訓子熾然而文其無忝伐閱之子

洪武十年夏四月具官宋濂撰

  𩀱桂軒記

濂侍經   青宫時四明桂君彦良實爲正字朝夕同出

入 禁中怡怡然侃侃然異姓兄弟也彦良間謂濓曰吾家

在慈溪世舉進士或知望縣或司六察或帶閣職連綰郡章

聲明文物固甞盛矣故昔人稱其𠩄居爲攀桂里㑹宋亡爲

元業書詩者猶不廢區區雖不文亦以學詩𫉬與鄊貢之選

二子冢曰慎介曰全今逄盛時復耆學不厭思𣣔趾前人遺

芳顧南榮有桂一章雙榦直上始合于一又復岐而旁逹妍

茂紛㽔香滿戸庭私竊以爲桂吾姓也其殆符二子文字之

祥乎讀書之室遂以𩀱桂命焉慎甞従吾子受經幸有以記

其事夫桂之爲木歷代頗貴之至唐重進士科貴之尤甚每

藉之以爲喻蓋俗傳月中有桂桂苟在月孰得而攀之其意

若曰擢苐之難猶平地而升青霄云爾非實指夫桂也元豊

之末新㝎有二倪生曰直侯曰直儒相⿰糹⿱𢆶匹中進士苐郡守因

表其坊曰𩀱桂非惟新㝎之爲然也彦良之鄕有蔣氏伯仲

焉曰璿曰珫陳忠肅公之弟子也紹聖崇寧間亦先後發髙

科公因號其堂曰連桂由是而觀以桂旌坊又以名其堂則

前𠩄謂桂者似實而非虚也雖然古之人立言而比興爲多

其在楚辭則桂與申椒木蘭並稱此無它芬香之物𠯁以取

譬君子也芬香之物當以𩔖相應而卉木又得氣之最先者

庸詎知𩀱桂不爲二子之祥乎今慎也端毅自持而辭章後

麗全也趨善若水而期扵無息皦然𩀱璧光彩交映馴而致

之二倪兩蔣之問學直易易耳連捧貢凾同策大廷亦冝也

未見其爲難也然而名者造物之𠩄深忌桂氏自先世以来

多以科目發身聞譽𨺚蔚逹于遐邇至于彦良猶且不墮其

業二子復将起而⿰糹⿱𢆶匹之斯𠩄謂難也視彼倐榮忽悴父不能

及子者果何如㢤果何如㢤桂之爲祥兆又見扵斯惡得不

爲彦良喜楊伯子有言曰桂之𩀱人之祥濂扵彦良亦云遂

書之以爲記

  郭考功文集序

國家當興王之運其人才必超出常倫訏謨㝎命𠯁以創業

而垂綂奉将天罰𠯁以威加乎海内至扵文學侍従之臣亦

皆愽習經藝彰露文綵𠯁以備顧問資政化𠩄以竭其彌綸

輔翼之責作其𤼵楊蹈厉之勇攄其獻替賛襄之益致其黼

黻藻㑹之盛此皆天也天意巳㝎扵𡨋𡨋之中楚生材而晋

實用之撥亂世反之正昭宣人文而風動四方夫豈細故也

洪武七年秋濂侍   皇上升武樓賜坐其側従容問

曰天下雖㝎朕猶垂意宿學之士卿能知其人乎濂對曰㑹

稽有郭傳者其字爲文逺𭔃迹釋氏法中其學有淵源其文

雄贍新麗而精魄焜煌其論議崇谹皆根㩀乎六經波瀾相

推若不知其𠩄窮誠一代竒才也   上頷之未㡬復召

濂謂曰郭傳之文卿可持至朕将親覧焉時文逺偶以文一

卷来貺因𠩄以進   上覧巳𥬇曰誠如卿言會丞相暨

御史大夫来朝命内使出示之且褒嘉至再即日 召見於

謹身殿奏對稱 㫖詔銓曹擢爲應奉翰林文字於是文逺

日侍 左右以備顧問 賜予便蕃不一而𠯁每命題俾撰

文若詩輙見賞愛文逺自以受知之深精白一心以承 休

徳凡可以獻替者咸無𨼆情巳而陞修起居注遷考功丞而

眷注益𨺚矣今年春濂𮐃 特恩謝事東歸将與文逺别文

逺盡出𠩄爲文請濂序其首嗚呼古今辭章之士未甞之人

第患知之者鮮爾州里中知之巳𦕅𠯁自慰况於卿大夫乎

卿大夫知之則聲聞漸著亦可表見于世况於諸侯乎諸侯

知之則光輝四逹十百之中僅一二見焉人且𧰟之曰是夫

也爲人不翅𠯁矣况上簡   聖天子之知而屢見褒辭

者乎然   聖人之言即天也文逺之文天且知之矣則

其際遇 有道之朝㳟承 寵靈可謂千載一時者矣昔宋

之孝宗甞扵禁中觀蘇子瞻文史臣書之以爲至榮此異世

尚爾今文逺親受知扵   聖明其爲榮輝又當何如㢤

他日文逺道益行文益顯史臣必爲立傳與經國諸臣同載

簡册以見興王之運人材之出皆非細故豈不爲盛典歟濂

也不敏齒日衰而學日落縦曰以文自娱其視文逺殆猶𡈽

鉶之扵殷敦序諸首簡能不自愧乎雖然濂知文逺之文者

也相知者不一言疇将言之因不敢牢譲文逺冝刪正焉可

  恒齋銘

考功丞李君名永永為恒乆之義遂以守恒爲之字復自𭈹

其藏脩之𠩄曰恒齋易有之恒乆也蓋恒之爲卦震上而巽

下雷震風發二者𫝑必相湏𠩄恒乆而不已也李君有學有

守之人也既取是義爲字與名又掲以命齋其篤扵信道常

能乆者歟爲着銘曰天地之道恒而不窮剛柔相應雷動

従君子觀象随時變易終始循環唯道之適苟執一塗子

莫之中無𫞐以行是謂真㐫日月在天旋運不息𨇠次𠩄經

罔有差忒陽隂代謝寒暑迭更盪摩呼吸萬物乃成唯乆故

恒動有常則唯恒故乆靜不留物聖有明訓𣗳此教基逐物

而遷有愧巫醫侃侃李君𠩄學淵奥立不易方大中是蹈彼

不度𫝑獨浚之求或䖏非㩀無禽致羞孰正孰偏有若白黒

慎而行之永保終吉

  三益軒記

明之昌國徐君元凱SKchar古好脩鄊邦稱為善士生子男子三

長曰友直字孟益次曰友諒字仲益又次曰友聞字季益家

雖貧徐君能使其頌詩讀書弗輟且因其字名軒曰三益以

勵之友聞自郡諸生貢入成均近奉 㫖受事中書頗與予

相親時来執經問難遂以軒記爲請夫益之爲卦其象為風

雷風雷激則風怒風激則雷迅二者不待相期而相益者也

君子觀之見善則吾将遷焉有過則吾将改焉而其爲益也

大矣然則何以知過而改之曰必得直友焉友能直則加以

箴規矣何以知其善而遷之曰必得諒與多聞之士焉友能

諒則舎虚而従實友多聞則察理明而擇善精矣嗚呼此以

取友扵外者言之爾今季益家庭之内兄弟熈熈賄善則相

資有過則相告曽不出戸而講習之功勝州里之人莫不慕

𧰟而交之其益将非止扵三至扵十朋之亀弗克違亦有之

矣他日徳茂才顯若河東之三薛江東之三岑其有不齊𮜿

而馳者㢤雖然予昔甞取友矣始也自一家群従之間朝夕

摩切之然不敢自謂已𠯁也復取之鄊人焉如是者乆之亦

不敢自謂巳𠯁也又求之國人焉如是者又乆之間有謂曰

學無止法也我安敢自畫于斯復求諸天下之人焉今𦒿矣

秋髪𦆯紛而垂領矣尚孜孜弗SKchar益求古簡書之間見問學

之優廣者質實而無偽者則云我未之能及也凾遷而従

志𥚹而行僻與過失而文飾者則云我寧或有之乎脱有之

凾改而正諸此無它知益之爲象若此自近而及逺期終身

行之也季益兄弟其果以余言爲然乎季益通經而能文已

出㳺扵成均是友天下之人矣予尚何言儻或東歸見二兄

焉冝以予文勒諸軒中庻不負扵翁名軒之意云抑余聞昌

國古㑹稽之翁洲也東控三韓日本北抵海泗登莱土地幽

邃風俗撲茂人材往往多著聞予時今又将扵季益兄弟観

之上慎㫋㢤

  大般若經通𨵿法序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凡六百卷唐三藏法師玄奘𠩄譯卷帙

紛紜浩如烟海學者未易倍之鳯城雪月大師大𨼆發其巧

智創爲通𨵿之法而四明演忠律師省悟重爲編㝎而益加

精嚴其法畫十二圖用十三法二十九界八十四科爲之都

凢諸圖𠩄列或齊行或各行或單位或避位或間位或加法

或鈎鎻連環或廣略不過一千言間揔攝𥘉分難信觧品一

百三卷無一字或違噫亦異矣先是浙水東見者甚鮮逮宋

淳熈中有異僧載經行甬東暗誦弗休大姓沃承璋以為疑

抽一二卷試之其誦如𥘉■且出関法以授承璋承璋乃刻

板流通元至正𥘉黄巖沙門絶璘琚公獲拾儀真歸刋雲峯

證道院未㡬燬扵火雪山成公甞受經扵絶璘思繼前志復

重刋而行之增以佛國白禪師𠩄觧名相繫諸𨵿後使人了

知義趣云惟般若尊經乃綂攝世出世間色心諸法皆歸實

相其功用不可思議譬如四大海水茫無邉際攝之入一毛

孔無𠩄增减而彼大海本相如故𠩄謂舒之則大包無外卷

之則小入無内者也雪月以方便智造是通関之法一彈指

能背其經六分之一其饒益羣生甚大雪山父子又能

意傳布唯恐或後皆不負先佛囑累者矣雖然真覺性者中

一辭不立光明殊勝洞照無礙大阿難等結集八藏諸文一

一自光明中發現讀是関者儻能扵此求之則山河大地有

情無情咸成文句身不待較䌓簡扵卷帙之間也雪山徧叅

諸方甞主藏鑰扵靈𨼆景徳禪寺其衛道之志蓋皦然云洪

武十年春正月具官宋濂序

  般若松賛有序

千岩大師扵元泰㝎之冬度濤江而来憇止烏傷伏龍山山

有龍夀寺廢基大師遂縛庵以居手植一松庵前誓曰此地

般若當興吾松其茂乎自時厥後大師之道盛行遂化瓦礫

之區爲伽藍松亦䆮長析爲二榦詰曲紏蟠如虬龍夭矯𫝑

𣣔飛動至正丁酉春南枝忽悴其夏大師示寂嗚呼松雖植

物其有知興衰死生之意者㢤後植松五十一年為 國朝

洪武丁已住山龍門海公同太師之上首良𣏌請吴興林君

子山繪𦘕成圖求濂命名濂因稽太師之言以般若𭈹之且

爲之賛大師諱元長㑹稽人賛曰

大師東来化導有情青松手植用表真乗観爾榮悴以占廢

興有聲四逹播徳維馨爲法来者霧滃雲蒸樓閣頓現儼如

化城松亦有知森勁摩𡨋夭矯𣣔𡚒虬龍騫騰孰謂卉木本

乎無情有感斯應壹出乎誠惟誠之至通神致靈勗爾龍象

慎母敢櫻視松如師是儀是刑天髙月白風度成聲恍如演

法誨言𥘉聆太史作賛勒扵岩扃百世之下庶㡬可徴其年

五月五日前翰林學士承 㫖金華宋濂撰

  三老圖頌

浦江鄭氏以孝弟爲政一門五十餘室不别槃案而飯者垂

三百年靈和𠑽牣發爲祥徴三夀作朋形扵同氣孟曰伯陽

父年七十有二叔曰仲徳父年視孟而縮其四季曰仲舒父

年比叔又劣其五惟是三老人者身載明徳聿昭前聞天休

滋錫精神熈康羣従子姓趨翼乎後先仁聲義聞流衍扵倫

類誠可謂備享百福而綏有遐齡者矣濂𥨸聞之南極有老

人之星占者謂其光明潤則下多夀考是則天人之間氣化

孚浃同流上下閱世靈長似若不偶然者况扵孝弟之家通

扵神明者乎冝其人瑞之𪔂立景貺之川臻也濂也不敏覧

圖興嗟斯頌之𠩄由作其辭曰

維天降康其福穣穰斯夀之祥其祥何徴非景之星非雲之

卿非三秀之榮鍾我夀朋大冠緇衣載肅其儀其神孔熈其

樂孔皆叶燕居之耽時盍其簮如𪔂之安如星之參恊數于

三孰不式且瞻旌門有侐孫子之𩛙有百斯集雅雅魚魚振

振蟄蟄或馮或翼弗徐弗亟唯歩武是式𡻕時宴饗叶肆筵

于堂籩豆大房曰殺羔羊其醪苾芳鍾皷喤喤笙簧洋洋多

士鏘鏘更獻夀觴祝鯁于前執酳扵傍人士来觀有嘆有言

維此旌門徳義之尊維此壽朋景福攸臻積之既蕃受之弗

諼錫羡于後昆其羡之都孰侈孰舒孰形匪圖古亦有諸其

年曰耆或至于期頥是繪是摹儷羙而同趨九藍之山有石

巖巖白麟之水其流亹亹眉壽無有害與之同體夀俊之良

髮素而眉龎苐禄具慶叶流榮于鄊匪榮于鄊實邦家之光

洪武十年七月望日前具官宋濂述

  義烏樓氏家乗序

東陽著姓載扵方册者有八曰斯曰留曰路曰駱曰厲曰哀

曰苗而樓居其一焉樓本妙姓夏少康之後周封杞東樓公

支孫以樓為氏亦𭈹東樓氏城陽諸縣有婁鄊是其地也氏

族家以婁鄊之故遂謂婁與樓姓同殊不知婁乃邾婁氏之

裔其姓曰曹判然不相屬也漢之季世樓泰字𠃔恭者始自

譙郡徙㑹稽其子苗建安中又自㑹稽遷烏傷苗字秀實生

三子孟曰恭仲曰侍中玄季曰散𮪍常侍畯皆仕扵吴畯生

宣威将軍陟陟生康樂今㣧㣧生豊其下世次不可復知矣

至南齊時有居烏傷竹山里者曰靈璨𭔃迹釋氏法中梁武

帝賜𭈹曰智者大師今義烏之智者鄊實因此而得名其地

多樓氏居之宋南渡後諱奭府君生二子四孫六曽孫而玄

孫之繁數登扵十其中諱大年者嘉㝎癸未進士通判吉州

大年従子諱子固嘉熈戊戌進士嚴州桐廬尉自是蔚爲衣

SKchar之望宗矣府君十世孫璉懼其族大而譜逸也扵是撰爲

家乗二卷一倣司馬遷年表之法畫而爲圖字名卒塟咸具

䟽之一輯先世墓誌家傳𥙊文之屬而通判君遺詩之僅存

者亦附著焉與宗人謀将刻諸梓以傳而請予序之予知樓

氏之族甚乆而弘若永康若武義若東陽皆自義烏而分其

居縣之東門者尤爲近屬實同出扵秀實之裔而四明之支

則祖秀實之子恭恭之逺孫宣獻公鑰甞述髙祖先生事畧

自謂其先婺人但不詳徙居之始耳此皆鑿鑿可信無疑苐

智者大師附錄以婁㓜瑜乃樓玄之裔而合樓婁爲一音者

似為氏族家𠩄誤證諸史傳甚爲不然也嗚呼凡言姓氏者

皆原於世本公子譜二書二書則本春秋左氏傳左氏傳則

因生賜姓胙土命氏及以字以謚以官以邑五者而已後世

得姓受氏者多至三十二類益淆亂而難明况襲氏冐姓之

不一者乎無怪乎附録之不𠯁徴也今璉也爲斯而懼惓惓

扵譜事而不敢忘亦可謂賢也已因爲辨析繫諸篇首使其

子孫有考焉璉字士連甞従予學經 國朝洪武壬子試吏

部中選授将仕佐莭大同府宣寧縣主簿遷成都府仁夀縣

云丁已秋八月具官金華宋濂序

  諸暨孝義黄氏族譜序

黄為嬴姓十四氏之一出扵陸終氏後受封于黄今光州㝎城

西十二里猶有黄國故城黄旣爲楚𠩄併子孫散之四方以

國為氏至漢尚書令香居江夏故世之黄氏咸以江夏爲望

隋開皇間有自江夏遷㜈之金華者其諱曰苾歷十九傳至

縈生二子洪浩洪生二子瑕珌浩生三子琛玘璞其子孫析

爲五大族瑕之枝則豊城珌之枝則剡琛之枝則監利玘之

枝則分寧璞之枝則弋陽皆自金華而遷稽之金華豊城二

譜及黄庭堅魏了翁李心傳諸儒𠩄采著者頗同當可信不

誣諸暨孝義之黄氏實出于珌珌之季弟玘有子曰瞻以策

干南唐用爲著作佐𭅺知洪之分寜縣珌與之俱遂同家縣

之雙井江南兵起珌之冢子惠自雙井遷于剡尋従剡遷今

𠩄惠之曽孫宋贈衛尉少卿振仁及于鄊待之舉火者数十

家其妻仁夀縣君劉氏斥嫁貲以規義田均給婣族故其三

子十孫多躋膴仕而十孫之中廣西提刑育爲最顯育之従

子朝請𭅺汝楫當方臘之亂罄家藏金帛以贖𠩄俘者數百

人汝楫生八子開閌閣同登紹興甲戌進士苐而聞與誾亦

⿰糹⿱𢆶匹紹興庚辰乹道已丑乙科闛復占特奏名終荔浦丞

闡𥙷官将仕𭅺閎修職𭅺兄弟一時榮貴文墨彬蔚人比之

荀氏八龍云自時厥後子孫益䌓庻與禄食者代不乏人而

書詩之澤至于今不衰少卿之裔孫周爰輯舊譜而續爲新

圖釐爲若干卷而徴予序之嗚呼氏族之學難言者乆矣他

未暇深論姑以黄氏言之有謂出扵髙陽氏自伯醫賜姓嬴

而其後有江黄諸國為楚𠩄㓕有謂出扵金天氏自㙜駘封

于汾川而其後為沈姒蓐黄諸國為晋𠩄㓕皆以黄為氏今

去唐虞以前殊為極逺其𠩄出難稽猶可言也黄氏之望非

止江夏而已若櫟陽若安㝎房𨹧若漢東上谷譙郡如此之

𩔖多至四十餘房而五大族不與焉氏族之書雖或志之何

以不表其𠩄自出今去漢亦已逺其轉徙之未易明猶可說

也孝義之譜以鍾為始遷之祖而以瑕之五昆季為其子豊

城之譜則以五昆季繫於洪浩之下且謂自秀州崇徳而遷

金華新昌之譜又謂江浙之黄皆出建之浦城而遷金華黄

魯直則又謂七世以上失其譜而各譜乃推至十二世若合

符節近世有聚庭堅諸行作山谷老人傳則又謂六世祖瞻

如分寜縣瞻實生玘抑又何邪今去五季宋𥘉其時為甚邇

其事冝可徴何為紛紜而莫之有㝎也盖因圗譜局廢而無

官以涖之民間以𠩄傳聞論著不能旁捜廣覽以㑹通其故

矛盾不齊冝無𠯁恠予甞侍 先師黄文獻公相與論及譜

事公之先亦自金華析居浦江洊遷義烏其上世之諱亦曰

珪曰琳豈亦榮之従孫耶竊意榮之兄弟必衆支裔實䌓譜

𠩄不及者則亦無如之何要之江夏之後金華實為黃氏之

望故余歷考羣譜參以諸儒之論備書之扵首簡信其𠩄可

信疑其𠩄可疑在覧者之自擇焉周字思文羣従子姓至一

百餘人敦厚而善施皆無忝扵先世云






宋學士文集卷第四十二   芝園集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