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帝即位赦詔

宋明帝即位赦詔
作者:謝莊 劉宋
465年
本作品收錄於《謝光祿集

高祖武皇帝德洞四瀛,化綿九服;太祖文皇帝以大明定基;世祖孝武皇帝以下武寗亂。日月所照,梯山航海;風雨所均,削衽襲帶。所以業固盛漢,聲溢隆周。子業凶嚚自天,忍悖成性,人面獸心,見於齠日,反道敗德,著自比年。其狎侮五常,怠棄三正,矯誣上天,毒流下國,實開闢所未有,書契所未聞。再罹遏密,而無一日之哀;齊斬[1]在躬,方深北里之樂。虎兕難匣,憑河必彰,遂誅滅上宰,窮舋逆之酷,虐害國輔,究孥戮之刑。子鸞同生,以昔憾殄殪。敬猷兄弟,以睚眦殲夷。徵逼義陽,將加屠膾。陵辱戚藩,檟楚妃主。奪立左右,竊子置儲,肆酗于朝,宣淫于國。事穢東陵,行汙飛走。積舋罔極,日月滋深。比遂圖犯玄宮,志窺題湊,將肆梟、鏡之禍,騁商、頓之心。又欲鴆毒崇憲,虐加諸父,事均宮閫,聲遍國都。鴟梟小竪,莫不寵暱,朝廷忠誠,必也戮挫。收掩之旨,虓虎結轍;掠奪之使,白刃相望。百僚危氣,首領無有全地;萬姓崩心,妻子不復相保。所以鬼哭山鳴,星鉤血降,神器殆於馭索,景祚危於綴旒。

朕假寐凝憂,泣血待旦,慮大宋之基,於焉而泯,武、文之業,將墜于淵。賴七廟之靈,藉八百之慶,巨猾斯殄,鴻沴時褰。皇綱絕而復紐,天緯缺而更張。猥以寡薄,屬承乾統,上緝三光之重,俯顧庶民之艱。業業矜矜,若履氷谷,思與億兆,同此維新。可大赦天下,改景和元年泰始元年。賜民爵二級。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穀人五斛。逋租宿債勿復收。犯鄉論清議,贓污淫盜,並悉洗除。長徒之身,特賜原遣。亡官失爵,禁錮舊勞,一依舊典。其昬制謬封,並皆刋削。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註釋
  1. 喪服名。指五服中的“齊衰”與“斬衰”。《禮記·檀弓上》: 穆公之母卒,使人問於曾子曰:「如之何?」對曰:「申也聞諸申之父曰:『哭泣之哀,齊斬之情,饘粥之食,自天子達。』」孔穎達疏:齊斬之情者,齊是為母,斬是為父。父母同情,故答云「之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