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光祿集

謝光祿集
作者:謝莊 南朝宋
本作品收錄於《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謝光祿集題詞编辑

謝希逸為殷淑儀哀文,孝武流涕,都下傳寫,及廢帝即位,則銜恨堯門,幾犯芒刃,一文之出,禍福懸途,即作者詎能先覺乎?明帝定亂,命作赦詔,酌酒立成。云子業事穢,東陵行汙飛走,雖鐘鼓討伐之辭,殆直自快胸懷矣!文章四百餘卷,今僅存此《封禪儀註奏》,藻麗雲漢,欲摹長卿《搜才》、《定刑》二表,與索虜互市議雅人之章,無忝國器耳。食者徒稱陳王之《明月》,河南之《舞馬》,欲以兩賦槩其群長,不幾采春華忘秋實哉?典任銓衡,不干喧訴,居守禁門,嚴待墨詔,遂令顏瞋讓清,郅章比節,居風貌之中,獲高明之福,有微子遺則焉。左氏經傳分《國立篇》,征南以後,當稱奇書,竟滅不傳,此余所尤抱恨于謝巖也。

婁東張溥題

內文编辑

编辑

月賦编辑

  陳王初喪應劉,端憂多暇。綠苔生閣,芳塵凝榭。悄焉疚懷,不怡中夜。迺清蘭路,肅桂苑。騰吹寒山,弭蓋秋阪。臨濬壑而怨遙,登崇岫而傷遠。于時斜漢左界,北陸南躔。白露曖空,素月流天。沈吟齊章,殷勤陳篇。抽毫進牘,以命仲宣。

  仲宣跪而稱曰:臣東鄙幽介,長自丘樊,昧道懵學,孤奉明恩。臣聞沈潛既義,高明既經。日以陽德,月以陰靈。擅扶光於東沼,嗣若英於西冥。引玄兔於帝臺,集素娥於后庭。朒朓警闕,朏魄示沖。順辰通燭,從星澤風。增華台室,揚采軒宮。委照而吳業昌,淪精而漢道融。

  若夫氣霽地表,雲斂天末。洞庭始波,木葉微脫。菊散芳於山椒,鴈流哀於江瀨。升清質之悠悠,降澄輝之藹藹。列宿掩縟,長河韜映。柔祇雪凝,圓靈水鏡。連觀霜縞,周除冰淨。君王迺猒晨懽,樂宵宴。收妙舞,弛清縣。去燭房,即月殿。芳酒登,鳴琴薦。

  若迺涼夜自淒,風篁成韻。親懿莫從,羇孤遞進。聆皋禽之夕聞,聽朔管之秋引。於是絃桐練響,音容選和。徘徊房露,惆悵陽阿。聲林虛籟,淪池滅波。情紆軫其何託,愬皓月而長歌。

  歌曰: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里兮共明月。臨風歎兮將焉歇,川路長兮不可越。歌響未終,餘景就畢。滿堂變容,迴遑如失。又稱歌曰:月既沒兮露欲晞,歲方晏兮無與歸。佳期可以還,微霜霑人衣!

  陳王曰:「善。」迺命執事,獻壽羞璧。敬佩玉音,復之無斁。

舞馬賦编辑

天子馭三光,總萬㝢,挹雲經之留憲,裁河書之遺矩。是以德澤上昭天,下漏泉,符瑞之慶咸屬,榮懷之應必躔。月晷呈祥,乾維效氣,賦景河房,承靈天駟,陵原郊而漸影,躍采淵而泳質,辭水穴而南傃,去輪臺而東暨,乘玉塞而歸寶,奄芝庭而獻祕。及其養安騏校,進駕龍涓,輝大馭於國皂,賁上襄於帝閑,超益野而踰綠地,軼蘭池而轢紫燕。五王晦其術,十氏懵其玄,東門豈或狀,西河不能傳。既秣苞以均性,又佩蘅以崇躅,卷雄神於綺文,蓄奔容於帷燭,蘊籋雲之銳景,戢追電之逸足,方疊鎔於丹縞,亦聯規於朱駮。觀其雙璧應範,三封中圖,玄骨滿,燕室虛,陽理竟,潛策紆,汗飛赭,沫流朱。至於肆夏已升,采齊既薦,始徘徊而龍俛,終沃若而鸞盼,迎調露於飛鍾,赴承雲於驚箭,寫秦坰之彌塵,狀吳門之曳練,窮虞庭之蹈蹀,究遺野之環袨。若夫蹠實之態未卷,凌遠之氣方攄,厯岱野而過碣石,跨滄流而軼姑餘,朝送日於西坂,夕歸風於北都,尋瓊宮於倏瞬,望銀臺於須臾。

若乃日宣重光,德星昭衍,國稱梁、岱佇蹕,史言壇場望踐,鄗上之瑞彰,江間之禎闡,榮鏡之運既臻,會昌之厯已辨,感五繇之程符,鑒群后之薦典。聖主將有事於東嶽,禮也。於是順斗極,乘次躔,戒懸日於昭旦,命月題於上年。騑騑翼翼,泛修風而浮慶煙,肅肅雍雍,引八神而詔九仙。下齊郊而掩配林,集嬴里而降祊田,蒲軒次巘,瑄璧承巒,金檢茲發,王牒斯刊,盛節之義洽,升中之禮殫,億兆悅,精祗歡,聆萬歲於曾岫,燭神光於紫壇。是以擊轅之蹈,撫埃之舞,相與而歌曰:聳朝葢兮泛晨霞,靈之來兮雲漢華。山有壽兮松有茂,祚神極兮貺皇家。然後悟聖朝之績,號慶榮之烈,比盛乎天地,爭明乎日月,茂實冠於胥、庭,鴻名邁於勛、發。業底於告成,道臻乎報謁,巍巍乎,蕩蕩乎,民無得而稱焉。

赤鸚鵡賦编辑

徒觀其柔儀所踐,赬藻所挺,華景夕映,容光晦鮮,惠性昭和,天機自曉,審國音於寰中,達方聲於裔表。及其雲移霞峙,霰委雪翻,陸離翬漸,容裔鴻軒,躍林飛岫,煥若輕電,溢煙門,集場棲,圃曄若夭,桃被玉園。至於氣淳體淨,霧下崖沉,月圖光於綠水,雲寫影於青林,溯還風而聳翮,霑清露而調音。

悅曲池賦编辑

北山兮黛柏,南谿兮赬石,赬岸兮若虹,黛樹兮如畫,暮雲兮十里,朝霞兮千尺,步東池兮夜未久,臥西窻兮月向山,引一息於魂內,擾百緒於眼前。

编辑

宋明帝即位赦詔编辑

高祖武皇帝德洞四瀛,化綿九服;太祖文皇帝以大明定基;世祖孝武皇帝以下武寗亂。日月所照,梯山航海;風雨所均,削衽襲帶。所以業固盛漢,聲溢隆周。子業凶嚚自天,忍悖成性,人面獸心,見於齠日,反道敗德,著自比年。其狎侮五常,怠棄三正,矯誣上天,毒流下國,實開闢所未有,書契所未聞。再罹遏密,而無一日之哀;齊斬[1]在躬,方深北里之樂。虎兕難匣,憑河必彰,遂誅滅上宰,窮舋逆之酷,虐害國輔,究孥戮之刑。子鸞同生,以昔憾殄殪。敬猷兄弟,以睚眦殲夷。徵逼義陽,將加屠膾。陵辱戚藩,檟楚妃主。奪立左右,竊子置儲,肆酗于朝,宣淫于國。事穢東陵,行汙飛走。積舋罔極,日月滋深。比遂圖犯玄宮,志窺題湊,將肆梟、鏡之禍,騁商、頓之心。又欲鴆毒崇憲,虐加諸父,事均宮閫,聲遍國都。鴟梟小竪,莫不寵暱,朝廷忠誠,必也戮挫。收掩之旨,虓虎結轍;掠奪之使,白刃相望。百僚危氣,首領無有全地;萬姓崩心,妻子不復相保。所以鬼哭山鳴,星鉤血降,神器殆於馭索,景祚危於綴旒。

朕假寐凝憂,泣血待旦,慮大宋之基,於焉而泯,武、文之業,將墜于淵。賴七廟之靈,藉八百之慶,巨猾斯殄,鴻沴時褰。皇綱絕而復紐,天緯缺而更張。猥以寡薄,屬承乾統,上緝三光之重,俯顧庶民之艱。業業矜矜,若履氷谷,思與億兆,同此維新。可大赦天下,改景和元年泰始元年。賜民爵二級。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穀人五斛。逋租宿債勿復收。犯鄉論清議,贓污淫盜,並悉洗除。長徒之身,特賜原遣。亡官失爵,禁錮舊勞,一依舊典。其昬制謬封,並皆刋削。

编辑

上摉才表编辑

臣聞功照千里,非特燭車之珍;德柔鄰國,豈徒祕璧之貴。故詩稱殄悴,誓述榮懷,用能道臻無積,化至恭己。伏惟陛下膺慶集圖,締宇開縣,夕爽選政,昃旦調風,采言廝輿,觀謠仄遠,斯實辰階告平,頌聲方製。臣竊惟隆陂所漸,治亂之由,何嘗不興資得才,替因失士。故楚書以善人為寶,虞典以則哲為難。進選之軌,既弛中代,登造之律,未闡當今。必欲崇本康務,庇民濟俗,匪更惉懘,奚取九成。升厯中陽,英賢起於徐、沛,受籙白水,茂異出於荊、宛。寗二都智之所產,七隩才之所集,實遇與不遇,用與不用耳。今大道光亨,萬務俟德,而九服之曠,九流之艱,提鈞懸衡,委之選部。一人之鑒易限,而天下之才難原,以易限之鑒,鏡難原之才,使國罔遺授,野無滯器,其可得乎?昔公叔與僎同升,管仲取臣於盜,趙文非親士疎嗣,祁奚豈諂讐比子,茹茅以彙,作範前經,舉爾所知,式昭徃牒。且自古任薦,賞罰弘明,成子舉三哲而身致魏輔,應侯任二士而己捐秦相,臼季稱冀缺而疇以田采,張勃進陳湯而坐以褫爵。此先事之盛准,亦後王之彝鑒。如臣愚見,宜普命大臣,各舉所知,以付尚書,依分銓用。若任得其才,據主延賞;有不稱職,宜及其坐。重者免黜,輕者左遷,被舉之身,加以禁錮,年數多少,隨愆議制。若犯大辟,則任者刑論。

又政平訟理,莫先親民,親民之要,實歸守宰。故黃霸治頴川累稔,杜畿居河東厯載,或就加恩秩,或入崇輝寵。今蒞民之職,自非公私必應代換者,宜遵六年之制,進獲章明,庸墮退得,民不勤擾。如此則下無浮謬之愆,上靡棄能之累,考績之風載泰,楢薪之歌克昌。臣生屬亨路,身漸鴻猷,遂得奉詔左右,陳愚於側,敢露芻言,懼氛恒典。

為八座江夏王請封禪表编辑

惟皇天崇稱大道,始行揖讓。迄于有晉,雖聿修前緒,而跡淪言廢,蔑記於竹素者,焉可單書。紹乾維,建徽號,流風聲,被絲管,自無懷以來,可傳而不朽者,七十有四君。罔仁厚而道滅,鮮義澆而德宣,鍾律之先,曠世綿絕,難得而聞。丘、索著明者,尚有遺炳。故《易》稱「先天弗違,後天奉時」。葢陶唐姚姒商姬之主,莫不由斯道也。是以風化大洽,光熙于後。炎、漢二帝,亦踵曩則,因百姓之心,聽輿人之頌,龍駕帝服,鏤玉梁甫,昌言明稱,告成上靈。况大宋表祥唐虞,受終素德,山龍啟符,金玉顯瑞,異采騰於軫墟,紫煙藹於邦甸,錫冕兆九五之徵,文豹赴天厯之會。誠二祖之幽慶,聖后之冥休。道冠軒、堯,惠深亭毒;而猶執冲約,未言封禪之事,四海竊以恧焉。臣聞惟皇配極,惟帝祀天,故能上稽乾式,照臨黔首,協和窮昊,膺茲多福。高祖武皇帝明並日月,光振八區,拯已溺之晉,濟橫流之世,撥亂寗民,應天受命,鴻徽洽于海表,威稜震乎沙外。

太祖文皇帝體聖履仁,述業興禮,正樂頌,作象厯,明達通於神祇,玄澤被乎上下。仁孝命世,叡武英挺,遭運屯否,三才湮滅,廼龍飛五洲,鳳翔九江,身先八百之期,斷出人鬼之表,慶煙應高牙之建,風耀符發迹之辰,親翦凶逆,躬清昏壒,天地革始,夫婦更造,豈與彼承業繼緒,拓復禹跡,車一其軌,書罔異文者,同年而議哉!今龍麟已至,鳳凰已儀,比李已實,靈茅已茂,雕氣降雰於宮榭,珍露呈味於禁林,嘉禾積穗於殿甍,連理合幹於園禦,皆耀質離宮,植根蘭囿。至夫霜毫玄文,素翮頳羽,泉河山嶽之瑞,草木金石之祥,方畿憬塗之謁,抗驛絕祖之奏,彪炳雜沓,粵不可勝言。太平之應,茲焉富矣。宜其從天人之誠,遵先王之則,備萬乘,整法駕,修封泰山,瘞玉岱趾,延喬、松於東序,詔韓、岐於西廂,麾天閽,使啟關,謁紫宮,朝太一,奏鈞天,詠雲門,贊揚幽奧,超聲前古,豈不盛哉!伏願時命宗伯,具茲典度。

编辑

江淮鄙上之使,結軌于璧門,西鶼北采之譯,相望於道路。

改定刑獄表编辑

臣聞明慎用刑獄,存姬典,哀矜折獄,實暉呂命,罪疑從輕。既前王之格範,寗失弗經,亦列聖之恒訓,用能化致升平。道臻恭已,逮漢文傷不辜之罰,除相坐之令。孝宣倍深文之吏,立鞫訊之法,當是時也。號令刑存,陛下踐位,親臨聽訟,億兆相賀,以為無冤民矣。而比囹圄未虛,頌聲尚缺。臣竊謂五聽之慈,弗宣於宰物,三宥之澤,未洽於民謠,頃年軍旅餘弊,劫掠猶繁,監司計獲,多非其實,或規免咎,不慮國患。楚對之下,鮮不誣濫,身遭鈇鑕之誅,家嬰孥戮之痛,比伍同閈,莫不及罪,是則一人罰謬,坐者數十。昔齊女告天,臨淄臺殞,孝婦冤戮,東海愆陽,此皆符變靈祗。初咸景緯,臣近兼訊,見重囚八人,旋觀其初,死有餘罪,詳察其理,實並無辜。恐此不少,誠可怵惕也。舊官長竟囚畢,郡遣督郵案驗,仍就施刑。督郵賤吏非能異於官長,有案驗之名,而無研究之實,愚謂此制宜革。自今人重之囚,縣考正畢,以事言郡,并送囚身,委二千石,親臨覈辯,必收聲吞釁,然後就戮,若二千石不能決,乃度廷尉。神州統外,移之刺史。刺史有疑,亦歸臺獄,必令死者不怨,生者無恨。庶鬻棺之諺,輟歎於終古,兩造之察,流詠於方今。臣學闇申韓,才寡治術,輕陳庸管,懼乖國憲。

請弘風則表编辑

詔云「貴戚競利,興貨廛肆者,悉皆禁制」,此實允愜民聽。其中若有犯違,則應依制裁糾。若廢法申恩,便為令有所屈。此處分伏願深思,無緣明詔既下,而聲實乖爽。臣愚謂大臣在祿位者,尤不宜與民爭利,不審可得在此詔不?拔葵去織,實宜深弘。

太子元服上至尊表编辑

伏惟皇太子殿下,明兩承乾,元良作貳,抗法迂身,英華自遠,樂以修中,禮以治外,三善克懋,德成教尊,令日昭辰,顯加元服,對靈祇之望,儔上庠之歡,率天罄世,莫不載躍。

太子元服上太后表编辑

離景承宸,樞光陪極,毓問東華,飛英上序,樂正歌風,司成頌德,清明神鏡,溫文在躬,練日簡辰,顯被元服,懋三王之教,爥少陽之重。

謝賜貂裘表编辑

臣莊言:主衣黃達宣敕賜臣貂裘,匭發衽開,玄華有曜,靡毫柔毳,黯鑑自凝,固以綵越綴翬,光逾緝鷰。臣聞嚬笑不妄,韓裳勿假,績有昭庸,楚纊爰建。臣歡忭自歌,而同委衾之澤;勤勞未報,而叨解裘之寵。空荷榮施,徒賁微軀。承殊恩,必識服以淪生,銘悅之情,罔知所寘。臣受假無由,躬拜謹遣表。

東海王讓司空表编辑

臣側觀前載,與窺洪典,三事之授,惟帝其難。臣乘少籍長久,分踰涯量,出滿入泰,每究榮光,不悟乾燭方遠,義路同遺,下參弘化,上尸爕理,自非德仞具瞻,聲湛民詠,未有妄臻此澤,空集(茲靈)。

讓中書令表编辑

伏惟陛下,登取震維,臨齊璿政,澤與風翔,恩從雲動。臣聞璧門天邃,鳳沼神深,絲綸王言,出納帝命,自非望允當時,譽宣庠塾,未有謬垂曲寵,空席茲榮,在於平壯,猶不可勉,況今綿痼,百志俱淪。

讓吏部尚書表编辑

招才琴釣之上,取士歌牧之中,終能克夷景命,榮懷萬宇,豈容先私首曲,近有經過,且不習冠制,趙客興鑒,未閒統馭,鄭臣有規,匪痗身譏。

编辑

上封禪儀註奏编辑

臣聞崇號建極,必觀俗以樹教;正位居體,必採世以立言。是以重代列聖,咸由厥道。玄勳上烈,融章未分,鳴光委緒,歇而罔藏。若其顯謚騰軌,則系綴聲采,徵畧聞聽。爰洎姬、漢,風流尚存,遺芬餘榮,綿映紀緯。雖年絕世祀,代革精華,可得騰金綵,奏玉潤,鏤迹以燻今,鐫德以麗遠。而四望埋禋歌之禮,日觀弛修封之容,豈非神明之業難崇,功基之迹易泯。自茲以降,訖于季末,莫不欲英弘徽位,詳固洪聲。豈徒深默修文,淵幽馭世而已。諒以縢非虛奏,書匪妄埋,擊雨恕神,淳廕復樹,安得紫壇肅祗,竹宮載竚,散火投郊,流星奔座。寶緯初基,厭靈命厯,德振弛維,功濟淪象,玄浸紛流,華液幽潤,規存永馭,思詳樹遠。

太祖文皇帝以啓遘泰運,景望震凝,采樂調風,集禮宣度,祖宗相映,軌迹重暉。聖上韞籙蕃河,竚翔衡漢,金波掩照,華耀停明,運動時來,躍飛風舉,澄氛海、岱,開景中區,歇神還靈,頹天重耀,儲正凝位於兼明,袞嶽蕃華於元列。故以祥映昌基,繫發篆素。重以班朝待典,飾令詳儀,纂綜淪蕪,摉騰委逸,奏玉郊宮,禋珪玄畤,景集天廟,脉壤祥農,節至昕陽,川丘夙禮,綱威巡驅,表綏中甸,史流其詠,民挹其風。於是涵迹視陰,振聲威響,厯代之渠,沈□望內,安侯之長,賢王入侍,殊生詭氣,奉俗還鄉,羽族卉儀,懷音革狀,邊帛絕書,權光弛燭。天岱發靈,宗河開寶,崇邱淪鼎,振采泗淵,雲皇王嶽,摛藻□漢,并角即音,栖翔禁禦,袞甲霜咮,翾舞川肆,榮泉流鏡,後昭河源,故以波沸外關,雲蒸內澤。若其雪趾青毳,玄文朱綵,日月郊甸,擇木弄音。重以榮露騰軒,蕭雲掩閣,鎬頴孳萌,移華淵禁,山輿竚衡,雲鶼竦翼,海鰈泳流,江茅吐蔭。校書之列,仰筆以飾辭,濟、代之蕃,獻邑以待禮。豈非禮勰氣昌,物瑞雲照,蒱軒龜軫,□泉淳芳。

太宰江夏王臣義恭咀道遵英,栖奇麗古,該潤圖史,施詳閟載,表以功懋徃初,德耀炎、昊,升文中岱,登牒天關,耀冠榮名,摛振聲號。而道謙稱首,禮以虛挹,將使玄祗缺觀,幽瑞乖期,梁甫無盛德之容,介邱靡升聞之響。加窮泉之野,獻八代之駟,交木之鄉,奠絕金之楛,肅靈重表,珍符兼貺。伏惟陛下謨詳淵載,衍屬休章,依徵聖靈,潤色聲業,諏辰稽古,肅齊警列,儒僚展采,禮官相儀,懸蕤動音,洪鍾竦節,陽路整衞,正途清禁。於是績環珮,端玉藻,鳴鳳竚律,騰駕流文,閒綵比象之容,昭明紀數之服。徽焯天陣,容藻神行,翠葢懷陰,羽華列照。乃詔聯事掌祭,賔客贊儀,金支宿縣,鏞石潤響。命五神以相列,闢九關以集靈,驚衞兵而開雲,先雨祗以灑路。霞凝生闕,煙起成宮,臺冠丹光,壇浮素靄。爾乃臨中壇,備盛禮,天降祥錫,壽固皇根,谷動神音,山傳稱響。然後辨年問老,陳詩觀俗,歸薦告神,奉遺清廟。光美之盛,彰乎萬古;淵祥之烈,溢乎無窮。豈不盛歟!

臣等生接昌辰,肅懋明世,束教管聞,未足言道。且章志湮微,代徃淪絕,拘採遺文,辯明訓誥,□□□簉訪鄒、魯,草縢書堙玉之禮,具竦石繩金之儀,和芝潤瑛,鐫璽乾封。懼弗軌屬上徽,煇當王則。謹奉儀注以聞。

封皇弟奏编辑

臣聞桐圭睦親,書河汾之策,賜帶懷賢,敬東平之祚,諒以訓經終始,義洽垣墉。第某皇弟等,器彩明敏,令識頴悟,並宜憲章前典,光啓祚宇,作屏王室,式雍帝載。臣等參議,可封郡王。

改封長公主奏编辑

臣聞爵厚懿戚,國之恆典。景祚既新,禮與時渥,永興等七公主,可封郡長公主。

编辑

為北中郎謝兼司徒章编辑

臣聞爕理陰陽,寅亮天地,弗惟其官,無人則闕,司徒掌敷五教,職擾兆民,豈悟乾靈罔匱,光渥方闡,不次之任,殊絕藩岳,豈可權尸三事,假備六符,慙震周廻,顧步交悸。

為北中郎拜司徒章编辑

不為震施罔匱,鴻慶方惆,爕調之重,遂臻非據,智小謀大,周易興規,少陽微暄,有鑒前史,辨其動植,布其安擾,以倡九牧,阜成王教,豈臣眇末,所能克荷。

啟事编辑

與世祖啟事编辑

賊劭自絕於天,裂冠毀冕,窮弒極逆,開闢未聞,四海泣血,幽明同憤。奉三月二十七日檄,聖迹昭然,伏讀感慶。天祚王室,叡哲重光。殿下文明在嶽,神武居陝,肅將乾威,龔行天罰,滌社稷之仇,雪華夷之恥,使弛墜之構,更獲締造,垢辱之甿,復得明目。伏承所命,柳元景、司馬文恭、宗慤沈慶之等精甲十萬,已次近道。殿下親董銳旅,授律繼進。荊、鄢之師,岷、漢之眾,舳艫萬里,旌斾虧天,九土冥符,群后畢會。今獨夫醜類,曾不盈旅,自相暴殄,省闥橫流,百僚屏氣,道路以目。檄至輙布之京邑,朝野同欣,里頌塗歌,室家相慶,莫不望景聳魂,瞻雲伫足。先帝以日月之光,照臨區㝢,風澤所漸,無幽不洽。況下官世荷寵靈,叨恩踰量,謝病私門,幸免虎口,雖志在投報,其路無由。今大軍近次,永清無遠,欣悲踊躍,不知所裁。

编辑

與大司馬江夏王義恭牋编辑

下官凡人,非有達槩異識,俗外之志,實因羸疾,常恐奄忽,故少來無意於人間,豈當有心於崇達邪。頃年乘事回薄,遂果饕非次,既足貽誚明時,又亦取愧朋友。前以聖道初開,未遑引退,及此諸夏事寗,方陳微請。欵志未伸,仍荷今授,被恩之始,具披寸心,非惟在己知尤,實懼塵穢彝序。

禀生多病,天下所悉,兩脅癖疾,殆與生俱,一月發動,不減兩三,每至一惡,痛來逼心,氣餘如綖。利患數年,遂成痼疾,吸吸惙惙,常如行尸。恒居死病,而不復道者,豈是疾痊,直以荷恩深重,思答殊施,牽課尫瘵,以綜所忝。眼患五月來,便不復得夜坐,恒閉帷避風日,晝夜惛懵,為此不復得朝謁諸王,慶弔親舊,唯被勑見,不容停耳!此段不堪見賓,已數十日,持此苦生,而使銓綜九流,應對無方之訴,實由聖慈罔已,然當之信自苦劇。若才堪事任,而體氣休健,承寵異之遇,處自效之塗,豈苟欲思閒辭事邪。家素貧弊,宅舍未立,兒息不免麤糲,而安之若命,寗復是能忘微祿,正以復有切於此處,故無復他願耳。今之所希,唯在小閑。下官微命,於天下至輕,在己不能不重。屢經披請,未蒙哀恕,良由誠淺辭訥,不足上感。

家世無年,亡高祖四十,曾祖三十二,亡祖四十七,下官新歲便三十五,加以疾患如此,當復幾時見聖世,就其中煎憹若此,實在可矜。前時曾啓願三吳,勑旨云「都不須復議外出」。莫非過恩,然亦是下官生運,不應見一閒逸。今不敢復言此,當付之來生耳。但得保餘年,無復物務,少得養疴,此便是志願永畢。在衡門下有所懷,動止必聞,亦無假居職,患於不能俾補萬一耳。識淺才常,羸疾如此,孤負主上擢授之恩,私心實自哀愧。入年便當更申前請,以死自固。但庸近所訴,恐未能仰徹。公恩眄弘深,粗照誠懇,願侍坐言次,賜垂拯助,則苦誠至心,庶獲哀允。若不蒙降祐,下官當於何希冀邪。(仰憑愍察,願不垂恡。)

编辑

為朝士與袁顗書编辑

夫夷陂相因,興革遞數,或多難而固其國,或殷憂而啟聖明,此既著於前史,亦彰於聞見。王室不造,昏凶肆虐,神鼎將淪,宗稷幾泯,幸天未亡宋,乾厯有歸。主上體自聖文,繼明作睿,而辱均牖里,屯踰夏臺。既天地俱憤,義勇同奮,剋殄鯨鯢,三靈更造,應天順民,爰集寶命,四海屬息肩之歡,華戎見來蘇之泰。吾等獲免刀鋸,僅全首領,復身奉惟新,命承亨運,緩帶談笑,擊壤聖世。

汝雖劬勞于外,跡阻京師,然心期所寄,江、漢何遠。自九江告變,皆謂鄧氏狂惑,比日國言藉藉,頗塵吾子。道路之議,豈其或然,聞此之日,能無駭惋。

凶人反道敗德,日夜滋深,昵近狡慝,取謀豺虎,非惟毒流外物,惡積中朝,乃欲毀陵邑,虐崇憲,燒宗廟,鹵御物,然後蕩覆京都,必使蘭蕕俱盡。自非聖上廟筭靈圖,俛眉遜避,維持內外,擁衞臣下,則赤縣為戎,百姓其魚矣。此事此理,寗可孰念。

既天道輔順,謳歌有奉,高祖之孫,文皇之子,德洞九幽,功貫三曜,匡拯家國,提毓黔首,若不子民南面,將使神器何歸。而羣小構慝,妄生窺覬,成軫惑燕,貫高亂趙,讒人罔極,自古有之。汝中京冠冕,儒雅世襲,多見前載,縣鑒忠邪,何遠遺郎中之清軌,近忘太尉之純槩。相與,或羣從舅甥,或姻婭周款,一旦胡、越,能無悵恨。若疑誑所至,邪詖無窮,汝當誓眾奮戈,翦此朝食。若自延過聽,迷塗未遠,聖上臨物以仁,接下以愛,豈直雍齒先封,乃當射鈎見相矣。當由力窘跡屈,丹誠未亮邪。跂予南服,寤寐延首,若反棹沿流,歸誠鳳闕,錫珪開㝢,非爾而誰?吾等竝過荷曲慈,俱叨非服,紆金拖玉,改觀蓬門,入奉舜、禹之渥,出見羲、唐之化,雍容揄揚,信白駒空谷之時也。奈何毀擲先基,自蹈凶戾,山門蕭瑟,松庭誰掃,言念楚路,豈不思父母之邦。幸納惡石,以蠲美疢。裁書表意,爾其圖之。

编辑

昨還帖编辑

弟昨還,方承一日,忽患悶當時,乃爾大惡,殊不易追企,怛想諸治,昨來己漸勝,眠食復云何?頃日寒重,春節至居,患者無不増動。今作何治?眼風不異耳!指遣承問,謝莊白呈左僕射。

编辑

索虜互市議编辑

臣愚以為獯獫棄義,唯利是視,關市之請,或以覘國,順之示弱,無明柔遠,拒而觀釁,有足表彊。且漢文和親,豈止彭陽之寇;武帝修約,不廢馬邑之謀。故有餘則經略,不足則閉關。何為屈冠帶之邦,通引弓之俗,樹無益之軌,招塵點之風。交易爽議,既應深杜;和約詭論,尤宜固絕。臣庸管多蔽,豈識國儀,恩誘降逮,敢不披盡。

编辑

竹贊编辑

瞻彼中唐,綠竹猗猗。貞而不介,弱而不虧。杳裊人圃,蕭瑟雲崖。推名楚潭,美質梁池。

哀䇿文编辑

宋孝武帝哀䇿文编辑

應門洞望,馳道南除,叢塗已撤,鬱鬯將虛。哀子嗣皇帝,擗摽池綍,周遑旌軫,攀七緯之崩淪,慟三靈之徂盡,百神慕而行雲沉,萬國哀而素霜霣,衣冠緬邈,弓劔不追,敢緝謳頌,髣髴希夷。其辭曰:

樞電皇根,月瑤國緒。胤裔丹陵,蟬聯華渚。二后在天,大行纂武。克睿克聖,重規襲矩。昭昭金式,明明玉溫。望雲其遠,就日其尊。雨零露湛,冬暖春暄。聲芳納麓,道昭賓門。上德無稱,至功不器。怊悵四始,優遊六位。綴響蘭深,緝言瓊秘。悠哉梁踐,眇焉汾肆。敬業開寓,離經作翰。鴻起荊河,鸞遊楚漢。泗濱霑明,江區承奐。陝左清郊,棠陰虛館。地維不紐,乾綱弛機。羲庭薄蝕,紫路流飛。泣血泒涘,顧瞻川沂。孝貫樞極,義震寰圍。誓鉞皇郊,詔師牧甸。七景締華,五雲卷煽。雪怨園邑,掃恥瀛縣。啟聖宸葢,集寶龍見。王室多故,國步方蹇。淮濟裂冠,江荊毀冕。東楚亂常,西華啟釁。動筭揮圖,爰戡爰剪。浹宙斯澄,綿區咸鏡。修風曉逸,德星夕映。溽露飛甘,舒雲結慶。禎被動植,信泊翔泳。𡙇禮克宣,墜章必搆。方堂饗極,圓流肆冑。南聳郊宮,北清靈囿。瑤軒春藉,翠華冬狩。經緯窮文,克定盡武。鄗上呈祥,介邱載伫。在盈念冗,成功弗處。榮鏡中世,舄奕前古。睿業初遠,鴻化方亭。丹雲承日,素景媵星。玉几去襲,綴衣在庭。辭重陽之昭昭,降大夜之冥冥。氣貿炎涼,史詔龜筮。文物空嚴,鑾和虛衛。動蜃輅之逶迤,顧璧羽之容裔,出國文而分天地,向幽途而異身世。龍旌鬱而青槐遠,驚葭亂而白楊翳。觀初霜之變條,聽秋風之下蔕。橋山絙雲,穀林虧日。輦道結寒,松庭盡密。芝葢迫軨,上驤眷轡。萬㝢肅其北𨌹,靈阿閴其深隘。南維有時傾,離光不常鏡。騰英聲與茂實,方流華於舞詠。

皇太子妃哀䇿文编辑

楹凝桂酒,庭肅龍轀,風吹國輅,雲起郊門。皇帝傷總繸之掩綵,悼副褘之滅華,行光既宴,長河又斜,顧而言曰:璇瑤有毀,郁烈無湮,翦素裁簡,授之史臣。其辭曰:

霍岫虧天,灊流凝漢。祥發桐珪,慶昭金筭。毓景帝里,飛芳戚閈。秘儀施谷,升音集灌。月晷幾望,娣袂維良。釋幃春宮,承飾少陽。五葉衍藻,四訓抽光。葳蕤蕙振,婉孌瓊相。清徽就遠,祲沴方摶。臨華罷翠,當曄收蘭。複殿生響,長廡結寒。節移虛饋,氣變容衣。中庭草曖,階上螢飛。傷縈里第,痛溢朝闈。霜侵燭昧,風密帷凄。驚葭夕轉,龍驂夜嘶。筵既訣兮奠既徹,背青闕兮去神閨。旌掩鬱而還泛,蓋逶遲而顧低。素紼斂維,華軿解馭。山燧恒陰,松阿不曙。離天渥兮就銷沈,委白日兮即冥暮。菊有秀兮蘅有芬,德方遠兮聲彌樹。

宣貴妃謚册文编辑

維年月日,皇帝曰:咨故淑儀殷氏,惟爾合徽挺懋,爰光素里,友琴流荇,實華紫掖,奉軒景以柔明登譽,處椒風以婉孌升名,幽閑之範,日藹層闈,繁祉之慶,方隆蕃世,而當春掩藻,中波滅源,朕用震悼,傷于厥心,松區已剪,泉冥將墜,宜有旌德第行,式衍聲芳。今遣某官集冊,告謚日宣。魂而有靈,尚茲寵渥,嗚呼哀哉!

编辑

孝武宣貴妃誄编辑

大明六年夏四月壬子,宣貴妃薨。律谷罷煖,龍鄉輟曉,照車去魏,連城辭趙。皇帝痛掖殿之既閴,悼泉途之已宮,巡步檐而臨蕙路,集重陽而望椒風。嗚呼哀哉!天寵方隆,王姬下姻。肅雍揆景,陟屺爰臻,國軫喪淑之傷,家凝霣妣之怨,敢撰德於旂旒,庶圖芳於鐘萬。其辭曰:

玄邱煙熅,瑤臺降芬。高唐渫雨,巫山鬱雲。誕發蘭儀,光啟玉度。望月方娥,瞻星比婺。毓德素里,棲景宸軒。處麗絺綌,出懋蘋蘩。修詩賁道,稱圖照言。翼訓姒幄,贊軌堯門。綢繆史舘,容與經闈。陳風緝藻,臨彖分微。游藝磾數,撫律窮機。躊躇冬愛,怊悵秋暉。展如之華,實邦之媛。敬懃顯揚,肅恭崇憲。奉榮維約,承慈以遜。逮下延和,臨朋違怨。祚靈集祉,慶藹迎祥。皇胤璿式,帝女金相。聯跗齊潁,接萼均芳。以藩以牧,燭代輝梁。視朔書氛,觀臺告祲。八頌扇和,六祈輟滲。珩璁滅容,翬翟毀衽。掩綵瑤光,收華紫禁。嗚呼哀哉!

帷軒夕改,軿輅晨遷。離宮天邃,別殿雲懸。靈衣虛襲,組帳空煙。巾見餘軸,匣有遺絃。嗚呼哀哉!

移氣朔兮變羅紈,白露凝兮歲將闌。庭樹驚兮中帷響,金釭瞹兮玉座寒。純孝擗其俱毀,共氣摧其同欒。仰昊天之莫報,怨凱風之徒攀。茫昧與善,寂寥餘慶。喪過于哀,棘實滅性。世覆沖華,國虛淵令。嗚呼哀哉!

題湊既肅,龜筮既辰。階撤兩奠,庭引雙輴。維慕維愛,曰子曰身。慟皇情於容物,崩列辟於上旻。崇徽章而出寰甸,照殊策而去城闉。嗚呼哀哉!經建春而右轉,循閶闔而徑渡。旌委鬱於飛飛,龍逶遲于步步。鏘楚挽於槐風,遏邊簫於松霧。涉姑射而環廻,望樂池而顧慕。嗚呼哀哉!

晨轀解鳳,曉葢俄金。山庭寢日,隧路抽陰。重扄閉兮燈已黯,中泉寂兮此夜深。銷神躬於壤末,散靈魄于天潯。響乘氣兮蘭馭風,德有遠兮聲無窮。嗚呼哀哉!

黄門侍郎劉琨之誄编辑

秋風散兮涼葉稀,出吳州兮謝江幾。瞻國門兮聳雲路,睇舊里兮驚客衣。魂終朝而三奪,心一夜而九飛。過建春兮背闕庭,厯承明兮去城輦。旌徘徊而北係,轜逶遲而不轉。挽掩隧而辛嘶,驥含愁而鳴俛。顧物色之共傷,見車徒之相泫。

墓誌銘编辑

豫章長公主墓誌銘编辑

稟中樞之照,體星軒之華。肅恭在國,掖庭欽其風。恪勤衡館,庶族仰其德。

神葉靈條,爰自帝堯。文信啓魯,肇京于楚。宵燭載照,娥英是從。婉娩絺綌,優柔肅雍。蘅蕙有寶,金碧不居。泉庭一夜,里館長蕪。

司空何尚之墓銘编辑

還源長瀾,自晉徂韓。潛川韜玉,霍岫騰鸞。處華民瞻,出光帝難。寂寞壽仁,茫昧報施。調於餁歸,經難褰寄。晻映流芳,煙煴作義。

樂府编辑

宋明堂歌九首编辑

迎神歌编辑

地紐謐,乾樞回。
華蓋動,紫微開。
旌蔽日,車若雲。
駕六,乘絪缊。
曄帝京,輝天邑。
聖祖降,五靈集。
構瑤戺,聳珠簾。
漢拂幌,月棲檐。
舞綴暢,鐘石融。
駐飛景,行風。
懋粢盛,潔牲牷。
百禮肅,群司虔。
皇德遠,大孝昌。
貫九幽,洞三光。
神之安,解玉鑾。
景福至,萬歡。

登歌编辑

雍臺辨朔,澤宮練
潔火夕照,明水朝陳。
六瑚賁室,八羽華庭。
昭事先聖,懷濡上靈。
《肆夏》敬,升歌發德。
永固鴻基,以綏萬國。

歌太祖文皇帝编辑

維天為大,維聖祖是則。
辰居萬,綴旒下國。
內靈八輔,外光四瀛。
蒿宮仰蓋,日館希旌。
殿留景,重檐結風。
刮楹接緯,達承虹。
設業設虡在王庭。
肇禋祀,克配乎靈。
我將我享,維孟之春。
以孝以敬,以立我烝民。

歌青帝编辑

參映夕,駟照晨。
靈乘震,司青春。
雁將向,桐始蕤。
柔風舞,暄光遲。
萌動達,萬品新。
潤無際,澤無垠。

歌赤帝编辑

龍精初見大火中,光北至圭景同。
帝在在離司衡,水雨方降木槿榮。
庶物盛長咸殷阜,恩覃四冥被九有。

歌黄帝编辑

宅中,司繩四方。
裁化遍寒燠,布政周炎涼。
景麗條可結,霜明冰可折。
凱風扇辰,白雲流素節。
分至乘晷,啟閉集恆度。
帝運緝萬有,皇靈澄國步。

歌白帝编辑

百川如鏡,天地爽且明。
雲沖氣舉,德盛在素精。
木葉初下,洞庭始揚波。
夜光徹地,翻霜照懸河。
庶類收成,歲功行欲
浹地奉渥,罄宇承靈。

歌黒帝编辑

歲月既,晏方馳。
靈乗坎,徳司規。
玄雲合,晦路。
繁,亘天涯。
雷在地,時未光。
飭國典,閉關梁。
四節遍,萬物殿。
福九域,祚八鄉。
晨晷促,夕漏延。
太陰極,微陽宣。
鵲將巢,氷已解。
氣濡水,風動泉。

送神歌编辑

蘊禮容,餘樂度。
靈方留,景欲暮。
開九重,肅五達。
鳳參差,龍已沫。
雲既動,河既梁。
萬里照,四空香。
神之車,歸清都。
璿庭寂,玉殿虛。
睿化凝,孝風熾。
顧靈心,結皇思。

宋世祖廟歌二首编辑

世祖孝武皇帝歌编辑

帝錫二祖,長世多祜。
於穆睿考,襲聖承矩。
玄極弛馭,乾紐墜緒。
我皇維,締我宇。
刷定四海,肇構神京。
復禮輯樂,散馬墮城。
澤牣九有,化浮八瀛。
慶雲承掖,甘露飛甍。
肅肅清廟,徽徽閟宮。
舞蹈象德,笙磬陳風。
黍稷非盛,明德惟崇。
神其歆止,降福無窮。

宣太后歌编辑

稟祥月輝,毓德軒光。
嗣徽媯汭,思媚周姜。
母臨萬,訓藹紫房。
硃弦玉籥,式載瓊芳。

编辑

烝齋應詔(以下五言)编辑

霜露凝宸感,肅僾動天引。
西郊滅湮揜,東溟起昭晉。
舞風泛龍常,輪霞浮玉軔。
紫階協笙鏞,金途展應𣌾。
方見六詩和,永聞九徳潤。
觀生識幸渥,睇服慙悋。

和元日雪花應詔编辑

從候昭神世,息燧應頌道。
玄化盡天秘,凝功畢地寳。
笙鏞流七始,玉息承三造。
委霰下璇蕤,疊雪翻瓊藻。
積曙境㝢明,聯萼千里杲。
掩映順雲懸,揺裔從風掃。
發貺燭侄前,騰瑞光圖表。
澤厚見身末,恩踰悟生眇。
竦誠岱駕肅,側志梁鑾矯。

七夕夜詠牛女應制编辑

輟機起春暮,停箱動秋衿。
璇居照漢右,芝駕肅河陰。
容裔泛星道,逶迤濟煙潯。
陸離迎宵佩,倐爍望昏簮。
俱傾環氣怨,共歇浹年心。
珠殿釭未沬,瑤庭路已深。
夕清豈淹拂,弦輝無久臨。

侍宴蒜山编辑

龍旌拂紆景,鳯葢起流雲。
轉蕙方因委,層華正氛氲。
煙竟山郊遠,霧罷江天分。
調石飛延露,裁金起承雲。

侍東耕编辑

肅鑣奉晨發,恭帶厠朝聞。
仙鄉降朱靄,神郊起青雲。
陰臺承寒彩,陽樹迎初熏。
觀徳欣臨籍,瞻道樂遊汾。

遊豫章西觀洪崖井编辑

幽願平生積,野好嵗月彌。
捨簮神區外,整褐靈鄉垂。
林遠炎天隔,山深白日虧。
游陰騰鵠嶺,飛清起鳯池。
隱曖松霞被,容與澗煙移。
將遂邱中性,結駕終在斯。

自潯陽至都集道里名為詩编辑

山經亟旋覽,水牒勌敷尋。
稽榭誠淹留,煙臺信遐臨。
翔州凝寒氣,秋浦結清陰。
眇眇高湖曠,遙遙南陵深。
青溪如委黛,黃沙似舒金。
觀道雷池側,訪徳茅堂陰。
魯顯闕微迹,秦良滅芳音。
訊遠博望崖,採賦梁山岑。
崇館非陳宇,茂苑豈舊林。

北宅秘園编辑

夕天霽晩氣,輕霞澄暮陰。
微風清幽幌,餘日照青林。
收光漸牕歇,窮園自荒深。
綠池翻素景,秋槐響寒音。
伊人儻同愛,絃酒共棲尋。

喜雨编辑

燕起知風舞,礎潤識雲流。
冽泉承夜湛,零雨望晨浮。
合頴行盛茂,分穗方盈疇。

江都平解嚴编辑

肅旗簡廟律,聳鉞暢乾靈。
朝晏推物泰,通渥抃身寗。
擊轅歌至世,撫壤頌惟馨。

從駕頓上编辑

申權臨楚路,前茅望吳雲。
冀馬依風蹀,邊簫當夜聞。

八月侍華林曜靈殿八關齋编辑

玉桴乗夕遠,金枝終夜舒。
澄淳玄化闡,希㣲寂理孚。

懷園引(以下雜言)编辑

鴻飛從萬里,飛飛河岱起。
辛勤越霜霧,聯翩遡江汜。
去舊國,違舊鄉,舊海悠且長。
迴首瞻東路,延翮向秋方。
登楚都,入楚關,楚地蕭瑟楚山寒。
嵗去氷未巳,春來鴈不還。
風肅幌兮露濡庭,漢水初綠柳葉青。
朱光藹藹雲英英,離禽喈喈又晨鳴。
菊有秀兮松有㽔,憂來年去容髪衰。
流陰逝景不可追,臨堂危坐悵欲悲。
試託意兮向芳蓀,心綿綿兮屬荒樊。
想綠蘋兮既冐沼,念幽蘭兮已盈園。
夭桃晨暮發,春鶯旦夕喧。
青苔蕪石路,宿草塵蓬門。

山夜憂编辑

庭光盡,山明歸。
流風乗軒卷,明月緣河飛。
澗鳥鳴兮夜蟬清,橘露靡兮蕙煙輕。
凌别浦兮值泉躍,經喬木兮遇猿驚。
南臯别鶴行伫漢,東隣孤管入青天。
沈疴白髪共急日,朝露過隟詎賖年。
年既去兮髪不還,金膏玉液豈留顔。
廻舲拓繩户,收棹掩荊關。

聯句编辑

華林都亭曲水聯句效栢梁體编辑

九宫盛事予旒䌙(宋孝武帝),三輔務根識難亮(揚州刺史江夏王臣義恭)。
策拙枌鄉慙恩望(南徐州刺史竟陵王臣誕),折衝莫效興民謗(領軍將軍臣元景)。
侍禁衛儲恩踰量(太子右率臣暢),臣謬叨寵九流曠(吏部尚書臣莊)。
喉脣廢職方思讓(侍中臣偃),明筆直繩天威諒(御史中丞臣顔師伯)。

附錄编辑

本傳编辑

謝莊字希逸,陳郡陽夏人,太常弘微子也。年七歲,能屬文,通《論語》。及長,韶令美容儀,太祖見而異之,謂尚書僕射殷景仁、領軍將軍劉湛曰:「藍田出玉,豈虛也哉。」初為始興王濬後軍法曹行參軍,轉太子舍人,廬陵王文學,太子洗馬,中舍人,廬陵王紹南中郎諮議參軍。又轉隨王誕後軍諮議,並領記室。分左氏經傳,隨國立篇,製木方丈,圖山川土地,各有分理,離之則州別郡殊,合之則㝢內為一。

元嘉二十七年,索虜寇彭城,虜遣尚書李孝伯來使,與鎮軍長史張暢共語,孝伯訪問莊及王黴,其名聲遠布如此。

二十九年,除太子中庶子。時南平王鑠獻赤鸚鵡,普詔羣臣為賦。太子左衞率袁淑文冠當時,作賦畢,齎以示莊,莊賦亦竟,淑見而歎曰:「江東無我,卿當獨秀。我若無卿,亦一時之傑也。」遂隱其賦。

元凶弒立,轉司徒左長史。世祖入討,密送檄書與莊,令加改治。莊遣腹心奉啟事密詣世祖。世祖踐阼,除侍中。索虜求通互市,莊議應固絕。

時竟陵王誕當為荊州,徵丞相、荊州刺史南郡王義宣入輔,義宣固辭不入,而誕克日下船。莊以「丞相既無入志,驃騎發使有期,於事不便。」世祖乃申誕發日,義宣竟不下。

上始踐阼,下節儉詔書,莊慮此制不行,時以為言。

孝建元年,遷左衞將軍。初,世祖嘗賜莊寶劔,莊以與豫州刺史魯爽送別。爽後反叛,世祖因宴集,問劔所在,答曰:「昔與魯爽別,竊為陛下杜郵之賜。」上說,當時以為知言。時摉才路陿,莊表請普命大臣,各舉所知,有詔莊表如此,可付外詳議,事不行。

其年,拜吏部尚書。莊素多疾,不願居選部,與大司馬江夏王義恭牋自陳。三年,坐辭疾多,免官。

大明元年,起為都官尚書,奏改定刑獄。

上時親覽朝政,以吏部尚書選舉所由,欲輕其勢力,下詔曰:「八柄馭下,以爵為先;九德咸事,政典居首。銓衡治樞,興替攸寄,頃世以來,轉失厥序,徒秉國鈞,終貽權謗。今南北多士,勳勤彌積,物情善否,實繫斯任。官人之詠,維聖克允;則哲之美,粵帝所難。加澆季在俗,讓議成風,以一人之識,當群品之誚,望沈浮自得,庸可致乎。吏部尚書可依郎分置,并詳省閑曹。」又別詔太宰江夏王義恭曰:「分選詔旦出,在朝論者,亦有同異。誠知循常甚易,改舊生疑。但吏部尚書由來與錄共選,良以一人之識,不辦洽通,兼與奪威權,不宜專一故也。前述宣先旨,敬從來奏,省錄作則,永貽後昆,自此選舉之要,唯由元、凱一人。若通塞乖衷,而訴達者尠,且違令與物,理至隔閡。前王盛主,猶或難之,況在寡闇,尤見其短。又選官裁病,即嗟誚滿道,人之四體,會盈有虛,旬日之間,便至怨詈,況實有假託,不由寢頓者邪。一詣不前,貧苦交困,則兩邊致患,互不相體,校之以實,並有可哀。若職置二人,則無此弊。兼選曹樞要,歷代斯重,人經此職,便成貴塗,己心外議,咸不自限,故范曄、魯爽,舉兵滅門,以此言之,實由榮厚勢驅,殷繁所至。設可擬議,此授唯有數人,本積歲月,稍加引進,而理無前期,多生慮表,或嬰艱抱疾,事至回移。官人之任,決不可闕,一來一去,向人已周,非有黜責,已貴難賤,既成妨長,寘之無所,盛衰遞襲,便是一段世臣相處之方,臣主生疑,所以彌覺此職,宜在降階。監令端右,足處時望,無人則闕,異於九流。今但直銓選部,有減前資。物情好猜,橫立別解,本旨向意,終不外宣。唯有從郎分置,視聽自改。選既輕先,民情已變,有堪其任,大展遷回。兼常之宜,以時稍進本職,非復重官可得,不須帶帖數過,居之盡無貽怪。自中分荊揚子時,便有意於此,正訝改革不少,容生駭惑。爾來多季,欲至歲下處分,會何偃致故,應有親人故近,因此施行本意,詔文不得委悉,故復紙墨具陳。」於是置吏部尚書二人,省五兵尚書,莊及度支尚書顧覬之並補選職。遷右衞將軍,加給事中。

時河南獻舞馬,詔羣臣為賦,莊所上為佳。又使莊作《舞馬歌》,令樂府歌之。

五年,又為侍中,領前軍將軍。于時世祖出行,夜還,敕開門,莊居守,以棨信或虛,執不奉旨,須墨詔乃開。上後因酒讌,從容曰:「卿欲效郅君章邪?」對曰:「臣聞蒐巡有度,郊祀有節,盤于遊田,著之前誡。陛下今蒙犯塵露,晨往宵歸,容恐不逞之徒,妄生矯詐,臣是以伏須神筆,乃敢開門耳。」改領游擊將軍,又領本州大中正,晉安王子勛征虜長史、廣陵太守,加冠軍將軍。改為江夏王義恭太宰長史,將軍如故。

六年,又為吏部尚書,領國子博士,坐選公車令張奇免官,事在《顏師伯傳》。

時北中郎將新安王子鸞有盛寵,欲令招引才望,乃使子鸞援莊為長史府,尋進號撫軍,仍除長史、臨淮太守,未拜,又除吳郡太守。莊多疾,不樂去京師,復除前職。前廢帝即位,以為金紫光祿大夫。初,世祖寵姬殷貴妃薨,莊為誄云:「贊軌堯門。」引漢昭帝母趙婕妤堯母門事,廢帝在東宮,銜之。至是遣人詰責莊曰:「卿昔作殷貴妃誄,頗知有東宮不?」將誅之。或說帝曰:「死是人之所同,政復一往之苦,不足為深困。莊少長富貴,今且繫之尚方,使知天下苦劇,然後殺之未晚也。」帝然其言,繫於左尚方。太宗定亂,得出。及即位,以莊為散騎常侍、光祿大夫,加金章紫綬,領尋陽王師,頃之,轉中書令,常侍、王師如故。尋加金紫光祿大夫,給親信二十人,本官並如故。

泰始二年,卒,時年四十六,追贈右光祿大夫,常侍如故,謚曰憲子。所著文章四百餘首,行於世。

長子颺,晉平太守。女為順帝皇后,追贈金紫光祿大夫。

编辑

  1. 喪服名。指五服中的“齊衰”與“斬衰”。《禮記·檀弓上》: 穆公之母卒,使人問於曾子曰:「如之何?」對曰:「申也聞諸申之父曰:『哭泣之哀,齊斬之情,饘粥之食,自天子達。』」孔穎達疏:齊斬之情者,齊是為母,斬是為父。父母同情,故答云「之情」也。
  ↑返回頂部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